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獵神遊戲1(特典套組)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2013漫博限定商品,本超值組合內含《獵神遊戲1》1本+作者加寫「十歲的龍子炎」番外別冊1本。

這裡,存在著你所不知道的真實世界……
天使竟是滅世計畫的終極兵器?唯有惡魔才是人類文明的救世主?
東西方上古魔人重返人間,與人類聯手,對抗邪神和天使!

★神話故事+時空穿越+冒險格鬥+反派角色發威!
開創高度娛樂效果的全新奇幻小說!
★進擊的巨神!
微小的人類如何反抗巨大的神明?一場不該絕望的神魔大戰就此展開!
★惡魔也賣萌!
人類的未來就交給你們了……
熱血守財奴╳御姐妖貓(妹喜一族)
忠犬女僕╳正太渡鴉(梅林一族)
陽光古惑仔╳好戰幽靈兔(妖刀正村)
瘦弱小蘿莉╳害羞小青蛇(美杜沙一族)

隨書附贈:CHENYAN 精心繪製「邪神什麼的,我才不怕呢」人設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背景設定、人物設定、角色互訪Q&A
獨家公開:奇梵全新加寫「我的主人」外傳!

「妾身就是喜歡這樣的小龍喵。」
「小龍喵是什麼新品種的貓咪嗎?」
「真有這種貓也不錯啊,這樣就可以和妾身做些高興快樂的事情喵。」
「死色貓!」

據說邪神創造天使成為滅世的終極兵器,人類只好和上古魔人訂下契約,以此得到魔力和天使展開戰鬥……

香港中學生龍子炎,為了尋找跟天使戰鬥而失蹤的哥哥,因此和魔人妹喜一族的「琥珀」訂契約,成為「契約者」。由於人界的魔力不足,魅力十足的琥珀,只能化身為一隻喜歡開黃腔來調戲龍子炎的雪鞋貓,於是兩人總是一邊打打鬧鬧一邊和天使展開戰鬥。此時,香港的領導者路易卻因為邪神預言而要龍子放棄「契約者」的身分,龍子炎全力反抗,和其他的「契約者」不打不相識,此時卻出現巨大的「天使之巢」並發生大爆炸,讓眾人穿越到龍神仍存在的史前時代!

在眾人想辦法尋找重返原來時空方法的同時,也赫然發現,所謂的「邪神起源」似乎和原本所知的神話故事不同,反而有更多的謎團等著眾人尋找解答……

妹喜、蚩尤、月老、梅林、美杜莎、波塞頓……
隱身在東西方古老的黑暗力量,
誰,才能為人類帶來最後的救贖?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奇梵
27歲!
不知不覺已經27歲,
近來忍不住在想,
自己追尋夢想的時間晚了點,
應該再早個二、三年才對,
但是世界已經選擇了科學的路線,
而且現今的科技還未先進到能夠造出時間機器,
所以與其多想,不如多寫。

——這樣子說完後,
我自己也覺得很內疚,
在電腦內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作品在等著我……

不過說真的,
人有夢想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衷心希望所有讀友在現實打滾的時候,
也不要忘記心中的夢想啊!

Colorless Mask部落格:http://blog.yam.com/KR1986(不定期更新)

繪者簡介

CHENYAN
生於1984年台北市,童年便開始熱愛畫圖。
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學習傳統繪畫油畫書法等。
大學投入遊戲設計相關領域,畢業後悠遊於插畫界。
參與多部小說插畫封面,現為專職遊戲美術設計師。

精采試閱

與現實並存的異世界
 
「不要——!」
一聲尖叫駭然響起,補習老師和同學都大吃一驚,一雙雙大小不一的眼睛馬上轉過來,凝望著跳了起來、滿頭大汗的顏鳳凰。
顏鳳凰沒有察覺到眾人的視線,直至全班同學忍俊不禁,老師不悅地叫喚她,她才猛地回過神,然後紅著臉向老師道歉。
「嗚,怎麼會突然睡著啊?」
想起半小時前的窘態,顏鳳凰無奈地嘆息。適時一陣晚風吹來,徹骨的幽冷竄進身體,她立即拉起毛衣的衣領,輕輕呼出一口暖氣。
時值晚上九點十二分,顏鳳凰依然穿著一身樸素校服,這種時間還這樣子走在路上,其實十分顯眼。
「還要夢到那個……」顏鳳凰也沒有留意其他人,她的心思都被剛才的夢抓住,不過還未想下去,她連忙用力甩頭,似乎要把骯髒東西拋出腦袋,然後放下衣領,淡然垂下眼簾。
接著她僵住了。
在她的眼前,剛好有一隻昆蟲掠過。
顏鳳凰鐵青著臉,一雙杏眼極力睜開,視線跟著那隻昆蟲左右游移。那隻昆蟲大如手掌,就像一隻蝴蝶,兩雙猶如花朵的紫色翅膀微微抖動,在空中畫出漂亮的弧線,而尾巴也跟著翅膀的抖動而上下擺動——但哪裡有蝴蝶的尾巴像蠍子一般帶著尖刺?
顏鳳凰幾乎要尖叫出來,幸好她及時掩住嘴巴,把到了嘴邊的叫聲勉強吞回肚子。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它們會在這裡?
顏鳳凰不知道眼前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她確實見過它們。
在夢境之中。
「為什麼……」
無聲的震動忽然從裙袋裡傳來,她當場嚇得跳起來,身體也隨之顫抖,她慌忙探進裙袋,拿出小巧的手機。
沒有任何來電,也沒有任何簡訊。
是錯覺嗎?顏鳳凰緊張地抓緊手機,纖細的指頭都捏得發白了,但她就是不敢放手,彷彿害怕只要自己一鬆手,手機便會再次震動。
接著,手機真的震動了。
「嗚哇——!」
驚叫聲再也壓抑不了,在雙唇張開之際,它馬上流洩而出,震動四周空氣。
可是沒有人聽得見。
街上不只有顏鳳凰在走著,還有一些路人三三兩兩地走著,不過他們都沒有望向她,只是靜靜地往前邁步。
誰都沒有察覺到,顏鳳凰突然在街上消失了。
***************************************************
 
「這裡……怎麼會……」顏鳳凰顧不得頭暈眼花,半掩著嘴巴說道。
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她來到了這裡——這個紅黑格子相間的空間。
她幾乎忍不住吐出來。紅黑相間的色調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內心湧起一陣恐懼,它攀上背部,擠壓著心肺,害她喘不過氣來。
「怎麼會……怎麼會……」
她不想看四周的景象,但雙眼卻不聽使喚,不斷朝左右張望。這裡什麼也沒有,只有紅黑的格子,它們彷彿擁有生命,緩緩地上下起伏,她隨即有種自己隨時要被壓碎的錯覺,連忙抱緊雙臂,顫抖著縮起身體。
「不可能……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這個地方,和她每天晚上,以及剛才在補習班夢到的地方一模一樣。
「這只是夢,只是一個怪夢……」
顏鳳凰喃喃地重覆這一句話,忽然有什麼東西攀上她的小腿,她連忙嚇得尖叫一聲,拚命往前逃跑。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刺耳的聲音倏地從後響起,她立即雙手壓住耳朵,同時緊閉雙眼,不顧危險向前奔跑。突然一股衝擊撞上背部,她馬上狼狽地跌倒在地,接著無數細小的東西在身上掠過,她慌忙蜷縮起身體,等著這陣風暴過去。
然後她張開雙眼,看到了「那個東西」。
她驚訝得坐起來,血色急速地從身體退去,頭腦卻因此冷靜下來。
那是一顆白色巨蛋。在這個空間,純白色巨蛋異常奪目,無數紫色飛蟲在它四周繞纏盤旋,沒有任何規律,也沒有任何秩序,只是偶爾貪婪地攀附在蛋殼之上,似乎想要吸食內裡仍未孵化的東西。
「這是……」她的雙眼就是離不開那顆巨蛋。紫綠色的樹藤從後方纏上來,她立即撥開它們,往旁蜷縮起身體。這一切是何等怪異,又是何等熟悉,她不想承認,除了恐懼之外,還有一種異樣的期待。
她見過這個紅黑空間、也見過這些怪蟲和怪樹,當然也見過眼前的巨蛋,不過她從來沒有見過巨蛋裡的東西。
每天晚上,在巨蛋要孵化之際,她都會駭然驚醒。
蛋殼終於碎裂。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銀白色的翅膀。喀嘞、喀嘞、喀嘞。翅膀緩緩往上張開,金屬獨有的冰冷聲音一節一節響起,一片、兩片、三片,翅膀完全張開,既像一隻巨大的手掌,更像一把由無數刀片組成的刀刃。
一具赤裸的銀色身軀接著出現,翅膀就是她的雙手,肩膀不疾不徐地揮動,她整個人便從蛋殼中往上飛躍,直至如鳥爪的雙腿抓緊地面,她才停了下來,昂然抬首望著前方。
銀色人形的臉是一張同色的面具,沒有明確的五官,只能隱約看出臉型,唯獨閃出藍光的雙眼清晰可見。她低下頭,默默看著眼前的顏鳳凰。
顏鳳凰馬上屏住呼吸。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生物」,那就像強硬地把人類和鳥類拼湊在一起,再在其上鍍上一層銀,完全違反自然的定律——但同時她覺得這種生物,有種獨特的美。
無視一切法則,突破一切極限的存在。
顏鳳凰看得目不轉睛,她想要站起來,想要靠近眼前的生物,但還沒站起來,她馬上摔倒在地,然後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被樹藤緊緊纏住。
發現到這個事實的瞬間,被遺忘的恐懼再一次湧上心頭。
喀嘞。銀色人形抬起頭,筆直望向顏鳳凰。
然後她毫不猶豫揮下翅膀。
銀白的光芒刺穿了紅黑的空間,顏鳳凰看得一清二楚,那不是單純的閃光,而是一片又一片的利刃,全都朝著她無情襲來!
就在這時,「嗖」的一聲,猛烈的破風之音,猝然劃過頭頂。
一道狂風般的黑影在她眼前捲起,她嚇得又再驚叫,不過黑影並非劈向她,反而擋在她的身前,準確無誤地接下銀色利刃,她馬上訝異地抬起頭,心有餘悸地看著前方。
那是一柄黑色斧槍,但它和一般斧槍不同,它是一柄雙刃斧槍,斧頭的部分更是大得驚人,寬闊得媲美一個成年人展開雙臂。
「不要亂動。」忽然一個年輕的男聲傳到耳邊,顏鳳凰立即轉過頭,便看見一名高瘦的男孩和一隻棕色的貓。
她還未看清男孩的面孔,男孩已經來到她的身前,他毫不費勁便拔起插在地面的斧槍,接著雙臂一振,斧槍便繞在他的身邊轉了兩圈。
纏著顏鳳凰雙腳的樹藤隨即斷掉。
「……咦?」
顏鳳凰錯愕地看著男孩,正要開口,忽然在男孩身邊的貓走到她的身邊。
「妳還真是不走運耶,不過放心,當成一場刺激的惡夢就好了。」雪鞋貓突然開口說話,顏鳳凰馬上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牠。
「喵?」雪鞋貓抬起頭,輕輕發出貓兒應有的叫聲,但是微微瞇起的雙眼卻閃爍著戲謔的笑意。
「妳剛才……說話了嗎?」
顏鳳凰結巴地問道。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雪鞋貓,但在她的認知之中,雪鞋貓不可能會說話。
「喵?」雪鞋貓歪起頭笑了笑,然後跳到顏鳳凰身上。「好像是耶?」
顏鳳凰當場嚇得全身癱軟,她拚命抬起頭看向眼前的男孩。剛才她沒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他該不會有一張狗的面孔吧?
「好了,不要做多餘的事。」
男孩不悅地回頭望著雪鞋貓說。謝天謝地,他的面孔是個普通人。顏鳳凰打從心底感到慶幸。
男孩的短髮有點凌亂,彷彿剛剛從睡夢之中爬起來,後面的頭髮還有點翹了起來。他察覺到顏鳳凰的視線,銳利的丹鳳眼馬上轉過去,顏鳳凰慌忙別過臉,男孩隨即皺起眉頭,眼神變得更加凶悍了,然後他不耐煩地呼一口氣,轉回頭望著銀色人形。
轟!男孩把斧槍往地面一敲,地面當場發出巨響。明明這柄雙刃斧槍是如此巨大,而男孩又穿著富有現代感的黑色運動衫和牛仔褲,兩者理應毫不搭調,但見男孩毫不費力,斧槍彷彿變成他手腳的延伸,甚至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又撲空了。」
男孩忽然喃喃自語,接著垂下眼簾,輕輕抿緊嘴唇。
同一時間,銀色人形再一次揮下金屬翅膀。
轟!雙刃斧槍應聲而起,在半空中留下兩道猶如黑蛇的殘影過後,銀白的羽毛隨即在男孩身前頹然散落。
男孩昂首踏出腳步,一步一步朝銀色人形前進,銀色人形沒有驚慌,只是再度展開雙翼,然後刀刃就像一顆顆果實,在翅膀上迅速生長。
銀色人形的肩膀已經往後伸展,只要再半秒鐘,漫天的利刃便會直撲男孩,但就在這半秒之間,男孩霍地停下腳步,並且毅然往後拉弓,投擲出手上的黑色斧槍!
銀色人形沒料到男孩有此一著,她走避不及,右肩被斧槍結實貫穿,整個身體隨即往後飛退,撞上了身後的巨蛋殘骸!正在吸食蛋殼殘渣的紫色蟲子嚇得四散逃竄,無頭蒼蠅般在空中亂舞,然後它們察覺到在銀色人形身上流出來的紅色血液,馬上貪婪地飛過去,瘋狂拚命吸啜。
「咕吼——!」
銀色人形的臉頰下方駭然裂開,一聲暴喝,身上的蟲子即場粉碎,接著她奮力站起來,可是右肩上的斧頭實在太沉重了,她只能抬起左邊的身體,猛地往前甩動肩膀,射出鋒利的羽毛刀刃。
刀刃就在眼前,男孩卻不閃不避,反而直盯著前方,然後舉起雙手,毫不猶豫徒手接下!
銀色人形還未來得及反應,男孩倏地拋下手中的羽毛,一口氣疾衝到她的身前。在接過刀刃之後,男孩的雙手竟然毫髮無損,只有一層焦炭似的東西覆蓋手掌,然後他用這樣的右手握起斧槍,借助疾衝之勢往前突刺,槍頭隨即刺穿了銀色人形的身軀,緊接著往旁一揮,從右肩到左側腹,結實地把銀色人形砍成兩半!
金屬似的軀體頹然貼在地上動也不動,剛才的最後一擊濺出大量血花,男孩已經盡力避開,但仍然有不少鮮血沾在身上,他隨便擦過臉上的血跡後,低下頭看看運動衫和長褲,還好兩者都是深色的衣服,沾上了血倒也不太顯眼。
男孩把斧槍擱在肩上,這樣靜止一看,斧槍原來比他要高足足一個頭,厚重的斧刃更比他的手臂粗了一圈,要是在普通場合,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他真能揮動這柄武器。
男孩倚著斧槍,輕輕吁出一口氣。
「這次真快呢,兩三下就解決了。」雪鞋貓笑著說。
「以後我都會用這種速度打倒天使的。」
「男孩子動作太快,討不到女孩子歡心喵。」
「我要求妳解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方.面的動作喵。」雪鞋貓笑著說,並向男孩拋了個媚眼。
「死色貓。」
男孩一腳踢向雪鞋貓,不過速度和力道都不猛,雪鞋貓立即笑著跳上去,輕輕抓住他的小腿。
「好了,不要一直皺著眉頭,這樣子會未老先衰啊,放輕鬆點,放輕鬆點。」
坐在男孩的小腿上,前後擺動了幾次後,雪鞋貓輕盈地跳回地面,然後轉頭望著銀色人形倒下的地方。
雪鞋貓輕巧地躲開地面的血跡,一個跳躍來到人形的殘骸之上,並把手探入其中。
「至少我們不是一無所獲喵。」
一團銀白色光芒從殘骸之中閃出,雪鞋貓右手一挑,光團落到她的背上,接著殘骸漸漸消失,她不慌不忙,翩然回到地上。
「『天使之核』到手了。」
雪鞋貓把光團放在男孩腳邊,男孩低頭看著它,只見它的光芒逐漸消失,最後變成一個幾近透明的白色水晶。
「這是一定會到手的東西啊。」男孩盯著水晶好一會兒,無奈地嘆道。
看著雪鞋貓用前肢把玩著白色水晶,男孩沒好氣地嘆了一口氣,之後他右手一揚,巨大的黑色斧槍竟然倏地消失無蹤。
「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男孩正聳著肩膀舒展筋骨,忽然顏鳳凰開口問道,他不太情願地轉過頭,然後用腳尖輕輕抵著雪鞋貓的側腹。
「琥珀,交給妳了。」
琥珀皺起臉孔,哭笑不得地說道:「喵,這個,該怎樣說?」琥珀走到顏鳳凰跟前,舉起前肢搔著臉頰說:「就像妾身之前說的,妳當成一場惡夢就好?」
「這樣子……太強人所難了吧?」顏鳳凰緊握拳頭,輪流看著男孩和琥珀說:「我很多謝你們救了我,但請不要隨便敷衍我,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忽然顏鳳凰停了下來,她瞇起雙眼,靜靜盯著男孩。
「……怎麼了?」男孩沒有避過視線,只是不悅地問道,同時他右手一張,一副黑色眼鏡落在手中。
男孩戴上眼鏡,凶狠的視線稍微變得溫和,然而往上勾起的眼角仍然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氣息,顏鳳凰幾乎要忍不住別過視線,但她屏住呼吸,仔細地凝望男孩。
二人大眼瞪小眼,男孩終於厭煩了,正要開口責備,他忽然皺起眉頭,疑惑地盯著顏鳳凰的臉。
「你是龍子炎嗎?」
顏鳳凰猶豫地發問,男孩隨即一愣,顏鳳凰的懷疑當場變成確信,她急忙跨過琥珀,氣沖沖走到男孩身前。
「真的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剛才的又是怎麼回事?」
男孩——龍子炎被顏鳳凰的氣勢壓倒,連忙退後幾步,之後他拚命翻找記憶,自己是什麼時候認識了眼前這個女孩……
「呃。」
龍子炎想起來了,他隨即怪叫一聲,然後和走到腳邊的琥珀交換視線。
「是認識的人喵?」琥珀饒有趣味地問道。
「當然認識!」
「不,她認錯人了。」
女孩和男孩同時回答,顏鳳凰一聽,立即睜大一雙杏眼瞪著龍子炎。
「你說謊!我不可能認錯人,剛才這隻貓叫你『小龍』吧?還有你那雙眼睛,這麼可怕,我一定不會認錯!」
「喵,小龍的眼睛的確很可怕。」
「妳不要隨便附和。」
龍子炎惡狠狠地瞪著琥珀,她立即裝作害怕縮起身體,靈巧的琥珀色瞳孔卻在調皮打轉。
「龍子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顏鳳凰靠過來追問,龍子炎被逼得再退兩步,然後他抓著頭髮,苦惱地嘆一口氣。
「怎麼偏偏是認識的人?」
龍子炎突然一手抓住顏鳳凰手腕,這次換她大吃一驚,之後龍子炎沒有多說,拖著她繞過蛋殼,撥開迎面而來的蟲子,在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
眼前的景色,依然是紅黑相間。
「龍子炎,這到底是……」
「不要吵。」龍子炎冷冷打斷顏鳳凰的話,同時向前伸出左手,一柄猶如彎月的儀式刀隨即在手中出現。
「是這裡沒錯?」
龍子炎轉頭望向琥珀,琥珀笑著點了點頭。「這裡的魔力渾沌最薄弱喵。」
得到琥珀認同,龍子炎沒有猶疑,左手在空無一物的空中輕輕一劃,紅黑格子竟然瞬即被割開兩半,一道儼如傷口的紫色裂縫馬上出現,逐漸上下裂開。
「這是……嗚哇!」
顏鳳凰躡手躡腳地探頭向前,冷不防龍子炎往她背部一推,她馬上失足往前跌倒,直接往裂縫裡掉下去,只剩下驚慌的尖叫在空間徘徊。
「小龍,害羞也要有個限度耶。」琥珀無奈地笑著說。
「我再說一次,這不是害羞。」龍子炎皺著眉頭,朝著琥珀遞出手,「快上來,不然就丟下妳了。」
琥珀笑著搭上龍子炎的手,然後幾個輕盈的跳躍,靈巧地來到龍子炎肩上。
「好了,小龍號出發!」
琥珀說完後,忽然在龍子炎臉上輕輕一啄,龍子炎馬上抿著嘴唇,臉頰微紅地瞥了她一眼。
「再這樣做就要把妳摔下去啊。」
「這只是溫柔親切的姐姐給可愛弟弟的謝禮喵。」
龍子炎瞪了琥珀一眼,之後不再反駁,逕自踏出腳步走進裂縫之中。
噠、噠、噠。交通燈規律的聲響徐徐傳到耳中,接著身體感受到的,是綠柔柔的青草芳香。
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一瞬間變得相當親切。
「哇!」顏鳳凰幾乎要跌在地上,幸好她及時抓緊身邊的欄杆,才免卻一頭栽在地上的危機。
這裡不是她剛才走回家的道路,但也在家的附近,她急忙左右張望,見到龍子炎在不遠處出現,馬上急步跑過去。
「龍子炎!」
「等等。」龍子炎立即舉起手阻止她說下去。「剛才妳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見,我和妳今天晚上也沒有見面。」
「等等,先聽我說!」
「不等。現在已經晚了,好學生補完習快點回家吧,『班長』。」
 
*************************************************************
午飯時間。數學課的教師遲了一分鐘才下課,待他離開教室,顏鳳凰隨即緊隨其後,一個箭步往校門飛奔而去。
學生們三五成群步出校園,顏鳳凰就這樣在逆向人潮,雙手扠腰擋在校門跟前,默默等著龍子炎出現。
「……班長?」
和龍子炎同班的女同學吃驚地叫著顏鳳凰,顏鳳凰隨意向她打個招呼,雙眼則依然死命盯著學生人流不放。
「妳還在找阿龍嗎?」
「嗯,我有事要找他。」顏鳳凰堅定地說。
女同學突然輕呼一聲,雀躍地和身邊兩位朋友交頭接耳,之後她們一起望向顏鳳凰,嘴邊露出明顯的笑意。
「班長妳要加油啊!」
「加油?」
「嗯,要加油啊!」
女同學一邊笑著揮手一邊離開校園,顏鳳凰不禁挑起柳眉,歪頭看著她們逐漸縮小的背影。
「為什麼是加油?」
顏鳳凰想不明白。她和這個疑問一起待在校門,直至學生們陸續回來,然後下午上課的鈴聲響起,她依然困惑不已。
她只是知道,龍子炎一直沒有在校門出現。
 
*************************************************************
 
龍子炎整個人陷入沙發之中,他舉起手臂壓著雙眼,疲憊地吐出一口氣。
「救命,她是不是有病啊……」
「看來我家小龍真的是個害羞小鬼耶,受不了女生的猛烈追求,所以筋疲力盡了喵?」
琥珀往下一躍,準確無誤地落在龍子炎的小腹,龍子炎立即悶哼一聲,然後從手臂底下露出凶狠的目光。
「這不是猛烈追求,簡直是跟蹤狂了。」
「往好方面想,這是難得的桃花運耶,雖然及不上妾身,但她也是個可愛的女孩喵。」
「這算哪門子的桃花?這兩天我根本是被追殺,還有其他人不知誤會什麼,要不以為我和她有特殊關係,要不以為我欺負了她,所以她來報復……救命,我隨口說給我一百元就告訴他們,他們還真的想付錢啊!」
「也難怪他們呢,我家小龍明明是個孤僻又傲嬌的小男孩,忽然有女孩倒貼過來耶,任誰都會誤會喵。」
「為什麼救了人還要受這種罪啊?」
「因為世界很不公平喵。」
琥珀笑著說道,然後輕盈的腳步踏上龍子炎的胸膛。
「先不說這些。今天的『貢品』呢?」
「昨天才補給過,今天沒力氣,不撕了。」
「不要這麼無情嘛,妾身給你五十元吧。」
「妳還真敢說,妳的錢就是從我這裡拿的吧?」龍子炎冷哼一聲。
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了,龍子炎輕輕皺眉,抓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他看著看著,眉頭不期然皺得更緊了。
「呵呵,看來是粉紅色的來電?」琥珀立即笑著說。
「是黑色的來電……可惡,她還真的打來啊。」
手機又再響起。龍子炎想到乾脆關機好了,不過他敢肯定要是這樣做,明天、後天、大後天、甚至直到畢業為止,對方都一定會窮追不捨。
「算了,來個了結吧。」
龍子炎仰頭深呼吸,接著毅然戴上眼鏡,接聽了來電。
「龍子炎,不要再逃避我了!」
對方劈頭就叫道,雖然這是第一次在手機中聽到對方的聲音,但龍子炎馬上認出她是誰。
「妳這個人……稍微有點常識好嗎?」龍子炎不悅地說。
「你指哪方面?」
「這兩天的事。妳在校內追著我跑,到底想怎樣啊?」
「你以為我想嗎?還不是因為你不肯見我!」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吧,我不會告訴妳任何事,就算妳一直追問,我也無可奉告。」
「那麼我會一直追著你,直至你願意告訴我為止。」
「妳就是這點沒常識……現在老師們還沒有什麼反應,但同學們已經談得興高采烈了,妳都不會覺得困擾啊?」
「困擾?為什麼?我們又沒做什麼不見得光的事情。」
「他們可不是這樣想……算我拜託妳,不要再來找我好嗎?他們一直追問我們有什麼關係,還問我們進展到哪個地步,我都要被他們煩死了。」
「關係?不就只是同學嗎?還有進展到哪個地步……他們在說什麼啊?」
顏鳳凰不解地問道,龍子炎一聽,不禁睜大雙眼,更忍不住瞄向手機。
「妳……該不會是白痴吧?」
「就算我不聰明,但我可沒有這麼笨。」顏鳳凰壓低聲音回答。
「妳還真敢說……妳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嗎?」龍子炎哭笑不得地說。
「說起來我也覺得有點奇怪,這兩天到你的教室,他們都用一副奇怪的表情望著我,似乎很高興的,但我明明和他們沒這麼要好啊?」
「……他們是因為有愛情肥皂劇看,所以都樂於坐在一邊吃花生看好戲。」
「愛情肥皂劇?什麼啊,又不是電視,是什麼比喻嗎?誰和誰在交往嗎?」
「就我和妳。」
「你和我……咦!你、你、你在說什麼啊?我、我才沒有和你交往啊嗚!」
顏鳳凰倏地拉高聲線,更當場結巴起來,龍子炎馬上嘆一口氣。
「我們當然沒有在交往,但妳突然不斷跑來找我,誰都會誤會我們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妳也覺得困擾吧?所以我真的拜託妳,忘掉兩天前發生的事情,然後我們河水不犯井水,回到各自的生活。」
「等等!」顏鳳凰連忙叫道,還不慎咬到了舌頭,「嗚,先聽我說幾句話,之後你怎樣做,我絕對不會有怨言!」
最後龍子炎妥協了,「好吧,我給妳三分鐘。」
「謝謝你。」手機對面傳來安心的嘆息,然後顏鳳凰立即進入正題,「我……曾經見過那個地方。」
「妳見過?」龍子炎冷笑一聲:「不可能,我從來沒聽過我們這邊有人被女生瘋狂糾纏。」
「……我知道我造成你的困擾,不過我沒有說謊,我真的見過……應該說,我曾經夢到那個地方。」
「真的嗎?每次都會?妳誇張了吧?」
「真的,但昨天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我沒有跟其他人說過夢境的事,就連爸爸也不知道。」
龍子炎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靜靜望著琥珀。
「龍子炎,請你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什麼?」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完整內容請見《獵神遊戲1妾身還要更多貢品喵!》

審定推薦

【國高中生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獵神遊戲》是奇梵特有的冒險奇幻風格,加上從未看過的新奇設定,交織出的一篇精彩小說。我非常喜歡龍子炎和琥珀的互動,有點害羞的龍子炎加上大膽奔放的琥珀,兩個性格不同的人搭檔意外地有趣,尤其是在緊張的戰鬥時候,不時冒出一兩句讓人想笑的對話。無論是新鮮的設定、完整的人物刻畫、精彩的格鬥場面,都比《九龍夜族》更加成熟,更加讓我期待。」──讀者 嘉芸

「本書集結了眾多奇幻元素,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希臘神話、中國上古傳說……豐富至極。除此以外,我很喜歡『天使』這個安排,實為黑暗存在卻有著此種名稱,讓人深思天使與惡魔之間的定義和相對。天使不一定是天使,而惡魔也不一定是惡魔。格鬥情節依然熱血,各種武器攻擊或招數多樣化,我很喜歡主角的武器。性格感覺也很鮮明,尤其琥珀被描寫得真是太有趣了!」──讀者 宇棠

「目前我最印象深刻的角色就是妹喜一族的貓妖──琥珀,琥珀總是以「妾身」自稱,討厭穿衣服,喜歡說黃色笑話。我一看見這個角色腦海中就浮現出了很鮮明的形象。琥珀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她補充魔力的來源似乎是撕衣服的聲音?果然是名符其實的一隻色貓~不過這隻色貓神奇地能力很強大,可以跟各種生物結下契約。整個故事就像是一個殺神計劃,蚩尤、妹喜、美杜莎等神話人物的後代要一起去完成這個任務,有點像神話大雜燴,讓人想一直看下去。」──讀者 雅晴

「奇梵的寫作手法是吸引我閱讀的因素之一。奇梵的劇情鋪陳,總是會出現令人猜想不到的結果。從《九龍夜族》就可看出,永遠也猜不到下一頁會是什麼樣的劇情出現。這些出乎意料的轉折就是讓我翻動下一頁的動力、期待續集的原因。最後,最令我期待的是人設。琥珀——這位傳說中的「妹喜」,其外貌究竟有多麼的美麗,真的令人好奇。而男主角——龍子炎是個怎樣的男生,相信也是許多人所關注的焦點。在這個神魔充斥的世界、家庭發生悲劇、身邊又有一位美貌程度媲美『紅顏禍水』的琥珀,這樣的一為男生,不對他產生好奇也難。」──讀者 思詠

獵神遊戲1(特典套組)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