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獵神遊戲2建造魔界比泡杯紅茶還簡單!


活 動 11/1-11/8購書狂歡 全館滿1000,現折100、萬聖節主題書展,優惠折抵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一波波超乎想像的魔法大戰,一步步揭開邪神預言的真相……
麒麟、修羅、三頭犬、付喪神……
東西方魔人大戰及隱藏多年的情感一觸即發!

★神話故事+時空穿越+冒險格鬥+反派角色發威!
開創高度娛樂效果的全新奇幻小說!

★惡魔也賣萌!
人類的未來就交給你們了……
熱血守財奴╳御姐妖貓(妹喜一族)
忠犬女僕╳正太渡鴉(梅林一族)
陽光古惑仔╳好戰幽靈兔(妖刀正村)
瘦弱小蘿莉╳害羞小青蛇(美杜沙一族)

隨書附贈:CHENYAN精心繪製「火龍大君大戰死靈魔法師」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背景設定、人物設定、角色互訪Q&A
獨家公開:奇梵全新加寫「15歲青澀的初戀」外傳!

「咦?小龍,你今天怪怪的啊?」
「……才沒有,好了,不要貼上來,很熱啊。」
「妾身今天有乖乖穿上衣服啊?」
「嗯,我看到了。」
「是真的衣服啊,不是國王的新衣。」
「就說我看到了。」

龍子炎等人穿越到史前時代尋找邪神的源起,見識到上古魔人們深受魔力渾沌的影響後,龍子炎根據之前的神話內容,建議瑪娜可以建造魔界來躲避這場危機。於是眾人前往白牙山尋找建造魔界所需的「麒麟種子」,並不幸遇到絕日的人,混戰中,龍子炎竟然被邪靈附體!並開始意識到自己對琥珀的情感,讓他新添煩惱。

同時,絕日在世界各地展開屠村攻擊,雙方再度對峙。絕日施展了魔法「大封魔結界」,不只能將魔人們的魔力封印,更強行切斷了魔人和契約者之間的聯繫,形勢立刻逆轉,讓所有人都成了絕日的階下囚!龍子炎卻在此時得知,失蹤多年的哥哥龍子洋,也曾被絕日捕獲,並關在同一地點……

「渾身黑煙的邪神,踏著冰冷的腳步來到魔界之門。」
古老的邪神預言即將成真?
或正等著契約者們來重寫歷史?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奇梵
27歲!
不知不覺已經27歲,
近來忍不住在想,
自己追尋夢想的時間晚了點,
應該再早個二、三年才對,
但是世界已經選擇了科學的路線,
而且現今的科技還未先進到能夠造出時間機器,
所以與其多想,不如多寫。

——這樣子說完後,
我自己也覺得很內疚,
在電腦內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作品在等著我……

不過說真的,
人有夢想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衷心希望所有讀友在現實打滾的時候,
也不要忘記心中的夢想啊!

Colorless Mask部落格:http://blog.yam.com/KR1986(不定期更新)

繪者簡介

CHENYAN
生於1984年台北市,童年便開始熱愛畫圖。
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學習傳統繪畫油畫書法等。
大學投入遊戲設計相關領域,畢業後悠遊於插畫界。
參與多部小說插畫封面,現為專職遊戲美術設計師。

精采試閱

人工培植實驗
白牙山。
顧名思義,這是一座外形猶如尖牙的白頭山,沒有終年積雪,但是地面不可思議的一片雪白,琥珀佻皮在把腳掌放在地上一按,壓出一隻貓咪的腳印。
「小龍快看!這裡還真是神奇耶!明明不是雪地,地面卻相當柔軟喵。」
「這該不會又是世界的詛咒吧?」
龍子炎倒不如琥珀般興奮,他只是隨意踢著地面,就如琥珀所言,地面十分鬆軟,他不費氣力便堆起一座比腳掌略高的小丘。
「小龍你真是不解溫柔,這裡可是女孩子都很喜歡的雪景耶!」
「原來妳這麼喜歡雪啊?」龍子炎疑惑地問。
「雖然妾身已不是二八年華,但依然有一顆純真的少女心啊,和戀人在雪地上手牽著手並肩而行,只是想像就很浪漫!妳們說對喵?」
「呃,這個……我也有想過類似的事情呢。」顏鳳凰搔著臉頰說。
「這裡讓我想起英國的冬天。」狄安妮輕輕點頭,「小時候我最喜歡冬天了。」
「嘿嘿,對吧?冬天就是屬於女孩子的喵。」
琥珀滿意地點著頭,之後她抬起眼睛,看著走在另一邊的陳雙兒。
「我倒是不曾想像過……畢竟我身體不太好。」陳雙兒淡然回答。
「嘶──我不喜歡冬天,很冷。」貝麗愛兒則顯得十分冷淡,全然不感興趣。
「嗚喵,這樣可不行耶!美杜莎就算了,畢竟蛇是冷血動物,但小雙兒妳這樣不行啊,愛幻想的女孩子才會可愛。」
「可愛嗎?」陳雙兒落寞地笑了一笑,「我能夠活著,能夠像這樣子自由走動……已經心滿意足了,不敢再多想什麼……嗚哇!」
陳雙兒話未說完,忽然背部被人用力一拍,她當場失去平衡,幾乎往前跌個人仰馬翻,幸好在這之前,一條瘦削但結實的臂膀抓住她的腰身,及時扶住了她。
「嘶──混蛋!你想對雙兒做什麼?」
貝麗愛兒馬上凶狠地抬起頭,但是林在武毫不在意,爽朗地笑著說:「沒什麼,只是看不過眼而已。」
「你這混蛋──」
「明明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不要擺出一副弱者的模樣啊。」林在武放開陳雙兒,臉上依然是毫無心機的笑容,「以前誰也看不起妳,但現在妳大可以挺起胸膛,告訴他們誰才是真正的強者。」
「……不,我已經不在意這些事了。」
陳雙兒別過臉,低頭輕聲說道,林在武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聳了聳肩,然後轉頭對路易說:「老闆,我們現在要找的麒麟很強嗎?」
「我嚴重警告你,不要隨便拔刀,不然我會把你丟進次元監獄。」
「收到。」
林在武笑著回答,顯然不把路易的話當一回事,路易隨即不悅地瞪起雙眼,納悶地吐一口氣。
龍子炎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這不是日常景象,不久之前,除了在學校以外,在他身邊就只有琥珀;但是這一星期以來,他們都在集體行動,龍子炎突然有種錯覺,覺得自己好像在很久以前便一直和他們在一起。
「各位的關係……該怎樣說,好像很好,但又好像很複雜呢。」
一個輕柔的聲音把龍子炎拉回現實,龍子炎按捺著皺起眉心的衝動,盡可能平靜地回過頭。
跟在一行人身邊,穿著寬身白袍的不是別人,正是瑪娜。
龍子炎最後還是忍不住皺起眉來,「妳怎麼會跟過來啊?」
「拜託各位幫忙創造魔界的是四海聯盟,我身為盟主,決不可以什麼也不做,靜心等待各位帶回成果。要是我真的這樣做,不是太卑鄙了嗎?」
「我們會提出創造魔界,以及提出麒麟就在白牙山,很可能只是引誘妳離開城堡的詭計而已,根本不是想幫助你們。」
瑪娜隨即輕輕搖頭。「我相信各位,你們是真心想幫助我們。」
「瑪娜小妹,妳不要怪小龍,他只是在害羞耶,妳看,除了他之外,人形的男性只剩下那個好戰小子,其餘四名都是不同氣質的美女,他其實正在拚命壓抑內心的獸慾,痛苦地天人交戰喵。」
「交戰妳個頭。」
龍子炎馬上舉腳過去,琥珀靈巧地避過他的踢擊,然後笑著靠近瑪娜。
「雖然如此,妾身倒也認同小龍的說話呢,在這種緊要關頭離開城堡,獨自跟在陌生人身邊,恐怕不是明智的決定喵。」
「崔特也是這樣說。」瑪娜腼腆地笑著說:「他還自薦要代替我跟著各位,不過他太高大了,不方便跟在各位身邊。所以各位不必擔心,雖然我不習慣出外,不過總算做足準備,穩定魔力的法印也好好刻在身上。」
瑪娜按著胸口,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是琥珀清楚感受到,瑪娜身邊的魔力確實較四周的安定,只要待在她身邊,似乎隨時都可以變回人形。
「我反而好奇,各位為什麼不刻上法印呢?用原貌活動不是較方便嗎?」瑪娜問道。
「的確,不過妾身要和小龍共同進退,還是這樣子較方便喵,妾身相信其他人也有同樣想法。」
琥珀撒嬌似的貼著龍子炎的小腿磨蹭,龍子炎本來想撥開她,但在要抬起腳之前,他及時停了下來,然後咬緊牙關盯著琥珀。
「嗯?」琥珀本來已經要側身跳開,突然察覺到龍子炎停下來,她隨即挑起眼睛,疑惑地說:「小龍,你這兩天真的有點古怪喵。」
「就說妳想多了。」
「假如是平日,你早就粗暴地壓倒妾身,然後嘿嘿嘿地奸笑著說『好吧,既然妳這麼想,我就來成全妳喵』這樣。」
「退一萬步來說,我怎會用喵做語尾?」
「也就是說,小龍真的想過要推倒妾身喵?」
「才沒有!」
龍子炎臉頰忽然脹紅,但他依然沒撥開琥珀,琥珀隨即饒有趣味地看著他,琥珀色的雙瞳宛如深意地靈巧轉動。
然後琥珀沒再捉弄龍子炎,只是微微一笑,反而令龍子炎更加尷尬了。
「真是的,都怪班長昨天亂說話……」
龍子炎喃喃自語,臉頰同時越來越燙,他馬上用力搖頭,拚命把擠壓在心頭的煩惱拋諸腦後。
「看來各位的關係真的很好呢。」瑪娜笑著說。
「因為妾身和小龍是被命運的紅線繫在一起喵。」
「再亂說話就把妳埋進雪堆裡,我是說真的。」
龍子炎稍微平靜過來,他抬起頭看著前方,但鏡片被霧氣弄得一片朦朧,什麼也看不清楚,他只好脫下眼鏡,輕輕瞇起雙眼。
瑪娜也跟著龍子炎往前看,山頭上的草木都和地面一樣染上一層雪白,放眼望去淨是白色,在日光映照之下,閃爍的金光煞是迷人,不過稀薄的霧氣在四周徘徊不去,也確實為山頭罩上一襲詭祕。
「這陣霧很不自然喵。」
林在武適時插嘴:「也許是毒霧也說不定?真希望不是呢,我對毒這種東西是沒什麼偏見,只是相比起來,我還是喜歡面對面互相對砍啊。」
「不是毒,不過琥珀沒說錯,這陣霧很不自然。」路易也仔細凝望四周:「雖然不明顯,但我感受到有魔力混雜其中。」
「只能招拆招喵。」
沒有人反對琥珀的話,即使再危險也好,他們也不能停步不前,因此他們稍微放緩腳步,一邊注意四周變化,一邊亦步亦趨,慢慢往前邁進。
霧氣越來越濃厚,幸而沒有駭然劇變成綠色,依然一片雪白,可是隨著他們越往高處,空氣變得稀薄。
他們很快便意會過來,二話不說轉過身,望向濃霧的另一頭。
一個黑影正站在白茫茫的煙霧之中。
「是誰在那裡?」
雖然看不清楚,但以影子的輪廓來看,對方是一名人形的生物,要不是魔人,要不就是人類,所以路易馬上開口發問。
對方沒有回答。
「聽得到我的說話吧!」
路易揚聲叫道,不過對方依然沒有回答,路易隨即低下頭望向琥珀。
「難道是原始人喵?」
琥珀不敢肯定,只是瞇起雙眼看著前方,龍子炎則加緊戒備,稍微往前遞出右手,以備隨時召出兵刃。
然而在這之前,林在武已率先撲出。
「阿武,停手!」
路易憤然大喝,不過林在武沒有聽話停下來,反而順勢加速,沒走過幾步,便已來到人影身前。
同一時間,人影終於活動了。
「這是……」
熟悉的金屬聲音響起,黑色的人影霍地扭曲變形,本來它和普通人類差不多大小,忽然手腳變長,連身體也駭然往上伸展,接著腰身猛烈轉動,一隻銀色的利爪急速襲向林在武!
其他人雖然看不清楚,但聽到這個聲音,龍子炎等人都立即知道黑影的真正身分。
是天使。
「等等!」
顏鳳凰也駭然領悟過來,她連忙往前飛出,可惜她來不及阻止林在武,林在武右手一揮,銀色的利爪瞬即斷掉,接著他沒有手下留情,天使的身體連同眼前的薄霧,眨眼之間便被妖刀的光芒斬成碎片。
「你這傢伙……」
顏鳳凰激動地瞪著林在武,不過林在武不以為意,只是笑著聳了聳肩。
「怎麼啊?只是這種貨色嗎?」
「你這傢伙!」顏鳳凰顧不了危險,一口氣揪起林在武衣領:「他們……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都是……」
「都是什麼?」
林在武沒有生氣,反而饒有趣味地看著顏鳳凰說:「都是人類嗎?」
顏鳳凰當場僵在原地,她不敢回答,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然後她咬緊牙關,雙眼通紅地瞪著林在武。
「你、你……」
「人類也好,天使也好,魔人也好,只要是敵人我就會砍下去。」
「砍,砍下去!」
面對顏鳳凰的怒火,林在武絲毫不在意,連他肩上的村正也只是興奮地跳著附和,顏鳳凰馬上更加生氣了,她握緊拳頭,拚命忍耐著揍下去的衝動。
「小心!」
忽然一聲驚呼從後響起,林在武和顏鳳凰馬上回過神,同時銀光閃現,二人霍地反方向往後避開,驚險避過從地面撲來的襲擊。
「啊?」林在武驚喜地看著前方,只見散落一地的天使殘骸突然躍動起來,接著它們就像受到磁力吸引的磁石一般,快速往同一個地方聚合起來。
不消一會兒,本應肢離破碎的天使,馬上回復原狀。
這名天使果然比人類高大得多,身上各處都比人類多上兩截骨節,彷彿把人類從頭到腳拆散後,再從指頭、手臂、胸口、大腿、腳掌處拼上更多的骨頭。乍看之下這名天使搖搖欲墜,從頭頂俯視下來的藍色眼睛更像隨時會掉下來,不過它就是一直安然站在地上,一直低頭俯視二人。
然後銀色利爪再次揮出。
「同一招不會有用的啊……」
林在武笑著說道,村正同時揮出迎擊,正當村正如之前一樣,輕鬆削斷天使的手臂之際,突然一道銀光從另一邊映入林在武眼簾。
砰!猛烈巨響從後響起,林在武轉過頭,只見一個銀色尖錐就插在自己腳邊不遠處,而顏鳳凰則站在他身後,左手上的銀色肌膚稍微碎裂。
林在武隨即揚起嘴角,不過他還未說話,眼前天使被斬下的左手便已從地上躍起,另一道銀光也再次閃現,從另一邊猛襲而來!
「這樣子死不斷氣,感覺真噁心啊!」
林在武大聲抱怨,臉上的笑容卻不減反增,接著妖刀駭然閃出一片赤紅,在空中劃出三道猶如血痕的不祥軌跡。
天使的身體,以及猛襲而來的銀色子彈,馬上粉碎。
「阿武,伏下!」
銀色的肢體又再從地面撲起,陳雙兒馬上嬌喝一聲,林在武沒多想,隨即撲向顏鳳凰,顏嚇得馬上想要反抗,但她及時想起陳雙兒的能力,連忙放輕身體,順勢和林在武一起倒在地上。
兩條銀色長鞭已在半空躍起,但是還未揮下,它們便瞬間石化,接著天使整個身體也變成石頭,變成一個不祥的雕像。
「還有兩隻!」
林在武雀躍地跳起來,陳雙兒本來想要跟上去,但腳步一個踉蹌,馬上倒在地上,狄安妮連忙扶住她,並且抱緊她不讓她亂動。
「雙兒,保留體力,我們之後可能需要妳。」
「但是……」
陳雙兒焦躁地抬起頭,忽然一個身影適時衝出,他不是別人,正是把剛才一切看在眼裡的龍子炎。
「琥珀。」
龍子炎沒留意陳雙兒的視線,他只是凝重地盯著前方,接著一個箭步,快速來到顏鳳凰身邊。
「龍子炎,不行……」
顏鳳凰連忙拉住龍子炎的衣袖,龍子炎隨即輕皺眉頭,但沒有甩開她。
「班長,我明白妳的感受,但現在我們不可能手下留情,而且……」
龍子炎抬起頭,馬上找到在天空中盤旋的黑色影子。
「有古怪。」
受到濃霧影響,龍子炎看不清楚天使的動作,只能夠追蹤它的身影,準備隨時避開從天而降的攻擊。
「有古怪?」顏鳳凰重複龍子炎的說話,顯然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這不是天使活動的模式……應該說,天使不應該是這樣子。」
天使仍然在半空盤旋,似乎不打算主動攻擊。
「它們為什麼不攻過來?」
「真的很奇怪喵。」琥珀也抬起頭說:「我們就在它眼前耶,它卻一直停留在空中,彷彿只是在……巡邏喵?」
「天使不可能會這樣做的,戰鬥是它們的本能反應,見到敵人應該會立即攻擊才對。」
龍子炎回想著過往所有戰鬥,他肯定每次都是天使主動攻擊,但剛才林在武卻能夠率先搶攻,這樣子絕對不正常。
它們到底在等待什麼?
又或,它們到底在執行什麼命令?
不論目的為何,這都是異常的狀況。天使不可能聽從任何人的命令才對——除了一個人。
不,嚴格來說,不是人。
在傳說中,天使只會聽從邪神的命令。
「難不成……」
龍子炎忍不住嚥一口氣,同時往前踏出一步,接著如他所料,在半空盤旋的天使立即停了下來,然後一道銀光刺穿濃霧,筆直地朝他射來!
「他們在看守什麼東西!」
龍子炎大喝一聲,然後召出斧槍,一邊擋開天使射來的尖錐,一邊往前疾衝,天使果然窮追不捨,尖錐接連襲來,但龍子炎逐一擋下,並且拚命往前衝去。
其他人沒有閒著,見龍子炎快速奔跑,也連忙緊隨其後——既因為擔心龍子炎,也因為他們認同龍子炎的想法。
天使會突然出現,並非要襲擊他們,而是要趕走他們。
在這裡前方,肯定有天使——又或操控它們的幕後黑手不願被其他人看見的事物。
一行人越是前進,天使的攻擊便越是猛烈,林在武多次想停下和天使戰鬥,不過天使一直沒有下來,只是不斷從天空襲擊,他實在沒有辦法反擊,所以只能一聲苦笑,然後跟著眾人往前跑。
忽然攻擊停止了。
本來身後接連傳來尖錐轟穿地面的巨響,但就在他們穿過濃霧,視野變得清明之後,四周變得一片寧靜,抬頭一看,頭頂的是蔚藍的天空,沒有飛翔的天使,只有幾朵白雲緩緩飄揚。
然而眾人沒有因此安心,反而全部錯愕地僵在原地。
在他們眼前是個和藍天白雲完全不搭調的巨大坑洞,幾乎有半個足球場這麼大,而在坑洞之中是數不盡的人類。
「嗚──」
所有原始人都遍體鱗傷,而且擠擁在一起,漫天的惡臭撲面而來,顏鳳凰連忙掩住嘴巴,強忍住湧上喉間的嘔吐。
「嗚噁──!」
陳雙兒忍不住率先嘔吐出來,狄安妮也覺噁心,但她奮力按捺心中的顫抖,輕輕拍著陳雙兒的背部,好讓她稍微冷靜。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瑪娜也是一臉恐慌,她從沒想過竟會在白牙山之上遇到這種事,眼前的人們絕不可能是住在這裡,看他們的模樣,不難猜到他們是被人從遠處擄劫而來,然後為避免他們逃跑,於是擄劫者便挖出這個坑洞當作臨時監牢。
「怎可能……」
忽然路易低喃一聲,然後難以置信地環看四周,越是看得仔細,他便越是驚慌,之後他倏地變回人形,蹲在地上緊抱著頭。
「不可能,這怎麼會……」
「少爺!」
狄安妮顧不得放開陳雙兒,急忙跑到路易身邊:「少爺!你怎麼了?少爺!」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給我滾出來,你這個混蛋!」
路易駭然暴喝一聲,也不理會魔力流失,右手一揚,金色的錫杖便落在手中,接著猶如要劈開石頭似的往旁一揮,整個空間竟然當場扭曲起來!
藍天不再是藍色,白雲也消失在漩渦之中,只有眼前的坑洞維持不變,接著四周變得灰暗,稀薄的霧氣再一次凝聚,眾人馬上屏住呼吸,跟著路易的視線盯著前方。
接著一個人影終於出現。
「真厲害,你是怎樣看穿我的結界?」
眼前的人金髮藍眼,身穿著黑色的長袍,臉上滿是自信的神情,手上還握著一柄金色錫杖——看到他的瞬間,路易的臉色變得更蒼白了,然後他瞪起雙眼,死命盯著這個和自己神態異常相似的男子。
「這種結界,我一眼就看穿了!」
「啊?」男子依然自信地笑著,他上下打量路易,然後抬起頭看著其他人,忽然他怔了一怔,吃驚地看著瑪娜說:「這不就是四海聯盟的盟主大人嗎?」
「我是。」
瑪娜本來還一臉茫然,但當她聽到對方這一句話,立即收起所有感情,冰冷地盯著男子說:「你是什麼人?」
「在下梅林一族的查爾斯。」
男子爽快報上身分,聽到他是梅林一族,雖然早就得知,但路易還是忍不住顫抖,而其他人則瞪大雙眼,不知道該怎樣反應。
唯獨瑪娜仍然一臉冷酷地說:「那麼查爾斯,你是絕日的人嗎?」
「正是。」
查爾斯仍然滿臉自信,彷彿不把瑪娜放在眼裡。「盟主大人,我想你們不是要問我這些問題才過來的吧?」
「我們為什麼過來和你無關,反倒是你在這裡做什麼?」瑪娜低頭看著坑洞裡的人們,冷冷地說:「還有他們是被你擄過來的,對嗎?」
「真是野蠻的盟主大人,只容許自己單方面提問嗎?」
「回答我,你在做什麼?」瑪娜盯起雙眼說:「看你的回答,我會決定怎樣對待你。」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嗎?」
「立即回答。」
「要是我拒絕呢?」
「那麼不要怪我。」
瑪娜舉起右手,掌心正對查爾斯,一股沉重壓力隨即從左右兩邊壓過去,查爾斯馬上疼痛得低叫出來,不過他還是一臉自信,毫不畏懼地看著瑪娜。
「回答我,你在這裡做什麼?」
瑪娜維持這份力量,壓得查爾斯動彈不得,不料對方忽然冷笑一聲,挑起嘴角說:「妳真想知道的話……就給妳看看吧……」
「不要動歪腦筋,給我老實……」
轟隆!轟隆!瑪娜話未說完,駭然地面劇烈震動,瑪娜一個分神,拘束著查爾斯的力量瞬即消失,他沒有錯過這大好機會,右手一揚,身影當場在眾人眼前消失無蹤。
「混帳!別想逃!」
路易連忙抬頭大喝,但才剛舉起手,地面又再震動,接著坑洞轟然碎裂,一雙銀色大箝從地底撲出,幾個受重傷的原始人走避不及,當場被撕成碎片!
「不要!」
顏鳳凰率先撲出迎救拚命逃亡的原始人,可惜她只有一雙手,根本救不了多少人,狄安妮也馬上想要施法,不料還未唸咒,她便感覺到魔力空虛,低頭一看,驚見路易已變回渡鴉倒在地上,當場嚇得臉色慘白,趕忙抱起了他。
「小龍,用飛廉!」
「飛廉之幕!」
琥珀才剛說完,龍子炎已經召出飛廉,一道道微形的龍捲風馬上托起往下墜落的原始人,顏鳳凰馬上加快速度拯救他們,不料突然又有兩雙大箝從下撲出,顏鳳凰驚險避開,但緊接而來的是淒厲的慘叫聲,顏鳳凰馬上轉過身,悲痛地叫道:「不要啊!」
無數原始人葬身於銀色巨箝之中,接著一個接一個人形從地面走出來,他們全都一身鐵銀,一雙大箝連著雙肩,彷彿一隻隻直立的巨形螃蟹。
總數十名天使,四方八面包圍眾人。
「本來不想放棄這個地方,但既然被你們發現了,只好忍痛丟掉。」
查爾斯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路易馬上虛弱地抬起頭,憤恨地瞪著前方。
「但也許這是個機會,要是能夠除掉妳這個盟主,我們就可以大舉進攻,也不用做這些實驗了。」
「你這個混蛋……給我出來!」
顏鳳凰激動大叫,但查爾斯當然沒有現身,他只是冷笑一聲,然後緩緩說出一句話。
「腐沼重生。」
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只有路易和狄安妮當場僵住,然後路易咬緊牙關,用盡全身氣力大叫:「天殺的混蛋!」
隨著路易這聲咆哮,地面忽然冒出無數紫煙,眾人反射性地掩住口鼻,不過紫煙沒有飄來,反而像黏液一般,慢慢依附在屍體之上。
在眾人驚惶的視線下,紫煙連接起肢離破碎的屍體,緊接著屍體就像有生命似的,逐一站了起來!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完整內容請見《獵神遊戲2建造魔界比泡杯紅茶還簡單!》

審定推薦

【國高中生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獵神遊戲》是奇梵特有的冒險奇幻風格,加上從未看過的新奇設定,交織出的一篇精彩小說。我非常喜歡龍子炎和琥珀的互動,有點害羞的龍子炎加上大膽奔放的琥珀,兩個性格不同的人搭檔意外地有趣,尤其是在緊張的戰鬥時候,不時冒出一兩句讓人想笑的對話。無論是新鮮的設定、完整的人物刻畫、精彩的格鬥場面,都比《九龍夜族》更加成熟,更加讓我期待。」──讀者 嘉芸

「本書集結了眾多奇幻元素,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希臘神話、中國上古傳說……豐富至極。除此以外,我很喜歡『天使』這個安排,實為黑暗存在卻有著此種名稱,讓人深思天使與惡魔之間的定義和相對。天使不一定是天使,而惡魔也不一定是惡魔。格鬥情節依然熱血,各種武器攻擊或招數多樣化,我很喜歡主角的武器。性格感覺也很鮮明,尤其琥珀被描寫得真是太有趣了!」──讀者 于棠

「目前我最印象深刻的角色就是妹喜一族的貓妖──琥珀,琥珀總是以「妾身」自稱,討厭穿衣服,喜歡說黃色笑話。我一看見這個角色腦海中就浮現出了很鮮明的形象。琥珀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她補充魔力的來源似乎是撕衣服的聲音?果然是名符其實的一隻色貓~不過這隻色貓神奇地能力很強大,可以跟各種生物結下契約。整個故事就像是一個殺神計劃,蚩尤、妹喜、美杜莎等神話人物的後代要一起去完成這個任務,有點像神話大雜燴,讓人想一直看下去。」──讀者 雅晴

「奇梵的寫作手法是吸引我閱讀的因素之一。奇梵的劇情鋪陳,總是會出現令人猜想不到的結果。從《九龍夜族》就可看出,永遠也猜不到下一頁會是什麼樣的劇情出現。這些出乎意料的轉折就是讓我翻動下一頁的動力、期待續集的原因。最後,最令我期待的是人設。琥珀——這位傳說中的「妹喜」,其外貌究竟有多麼的美麗,真的令人好奇。而男主角——龍子炎是個怎樣的男生,相信也是許多人所關注的焦點。在這個神魔充斥的世界、家庭發生悲劇、身邊又有一位美貌程度媲美『紅顏禍水』的琥珀,這樣的一為男生,不對他產生好奇也難。」──讀者 思詠

獵神遊戲2建造魔界比泡杯紅茶還簡單!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