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死神姬的再婚3特典套組(內含多功能A5活頁紙一包)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書展限定商品,本超值組合內含:《死神姬的再婚3》新書1本+《死神姬的再婚3》多功能A5活頁紙一包
一包32張全彩活頁紙,可當信紙、便條紙、活頁紙……多功能用途,搭配A5多用途夾板,便於收納,放入包包中,方便隨時拿出來、隨手塗鴉或記錄重要事項,是學生或OL的貼心好幫手!

【多功能A5活頁紙】
尺寸:12.8cm × 18.8cm
印刷:全彩
材質:紙
產地:台灣
內容物:一包32張

********************************************************************
吃掉小紅帽之路,怎會有那麼多電燈泡?
要防變態偷窺、還要防殺手衝出來打斷親熱,
這樣會內傷的知不知道啊!(怒)

※第九屆ENTAME大獎girls部門獎勵賞&第一屆B’s LOG 文庫新人部門優秀賞!
※日本狂銷55萬冊,出版廣播劇、漫畫及舞台劇的超人氣作品!

★《死神姬的再婚》漫畫即將上市!2014年2月國際書展敬請期待!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岸田Mel繪製8張精美內頁插圖及人物介紹!
首刷限量:立體造型「來~我餵你」造型大杯墊(送完為止)

大野狼暴君憤怒了,為何小妻子的桃花多到砍不完?

好不容易解決了強大的第三者,
卡修凡公爵與艾莉西亞的愛情正要加溫卻遭破壞。
先是來了個變態,躲在暗處觀摩小倆口的閨房私密,
而後艾莉西亞前夫的親戚又跟著來報到,
這個亞歷伯爵剛住下,殺手就尾隨找上門,
笨得被砍傷就算了,居然還勞動艾莉西亞照顧他!

卡修凡決定捍衛夫權,好好「懲罰」小妻子,
讓她明白這個宅邸到底誰當家,
誰知關鍵時刻,又來了個殺手連他一起砍。
「吃掉小妻子初夜」的計畫三番兩次被打斷,
暴君公爵再度被踩爆了火藥桶,
不把這些人打趴,他要怎麼過恩愛的親親生活?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小野上明夜
12月14日生日,射手座O型。
在福岡出生,在關西的許多地方成長。
幾年前在松山落腳至今。
是三姊妹中的長女,但第一次認識我們的人,
幾乎都會以為我家的次女才是長女。
商業小說部分有在經營「天空之城」這個部落格:
http://onogami.blog103.fc2.com/
有興趣的讀者請來看看喔!

繪者簡介 
岸田Mel

A型處女座。
最近搬家到動物園附近。
原以為這樣可以隨時有出門遠足的感覺,
但因為很少出門,好像也就不重要了。
因為一個人在家很寂寞,所以就買了仙人掌,
想著「每天一定要給它澆水唷☆」
還買了噴霧罐來灑水,
可是仙人掌不太需要水分所以也是白買,
只有我一整天拚命喝水喝到都頻尿了。
個人網頁:http://maigo.jp/

譯者簡介

鍾明秀
看了電影《模仿犯》與動畫《十二國記》之後,開始迷上日本小說與動漫產業。喜歡日本的妖怪、傳說、稗官野史,還有一切天馬行空的神奇故事。因興趣自修日語獲得JLPT檢定一級,文化大學推廣部中日筆譯班(29期)進修結業,亦從事法規文件翻譯。作品有《龍魚少女》全六集、《新平台式思考: 超出幾百倍成果的不費力思考工作術》 等。賜教信箱:mingxu526@gmail.com

精采試閱

「真是的,卡修凡大人到底在想什麼啊?竟然讓素不相識的男人住下來!」
亞歷住下來已經兩天了。諾拉待在宅邸一樓的廚房不斷抱怨,她正坐在簡易的桌子旁,吃著愛莉西亞親手做的濃湯當遲來的早餐。
「對啊。可是亞歷先生受到奧得侯爵的威脅,很不好過吧。」
愛莉西亞喝完第二盤濃湯後說道,諾拉聞言冷哼一聲。
「那我就更不懂了。說到吉士卡‧奧得侯爵,人家可是娶了王女為妻,近年來勢力越來越龐大的奧得地區大領主喔。主人袒護巴斯伯爵,而跟他們作對,有什麼好處呢,只會危險而已呀!」
雖然卡修凡禁止大家偷聽,但還是告訴家人們亞歷來找他所談的事。大概是覺得與其再有人去偷聽,不如他自己先說出來。
『我們敬愛的奧得地區領主──吉士卡‧奧得侯爵閣下,似乎與祈翼教團聯手了。』
前幾天卡修凡用比平日還要嘲諷的聲音說明。
『愛莉西亞,原本應該成為妳丈夫的布萊恩遭到殺害後,巴斯家陷入極度混亂。紛爭之後雖然擁護有僕人血統的亞歷成為當家,但奧得侯爵趁機介入,打算控制新上任的當家讓巴斯家族成為自己的傀儡。』
繼承人之爭相當慘烈,擁有繼承權的人們自相殘殺,最後只剩亞歷留下來。
可是周圍的人都冷眼看著這位母親身分低微的當家。在家族中受到孤立的亞歷,其存在正好適合利用來控制巴斯家。
『亞歷拒絕了侯爵的提議,但對方也使出了強硬手段威脅他。他覺得這樣下去,自己會遭到不測,又得知我與奧得侯爵、祈翼教團之間的糾葛,才孤注一擲地找上門來。』
大致說明完畢之後,卡修凡冷笑著下了結論。
『祈翼就不必說了,我也曾受過奧得侯爵的不少關照呢。他也算是與我們領地接壤的領主,所以我當上領主時曾送信去知會他,但對方連信封上的封蠟都沒動就把信送回來,還附上一支枯萎的薔薇。我想也該是我報恩的時候了。』
『換句話說就是您討厭奧得侯爵吧。』
正如托雷斯在一旁所做的結論,卡修凡從以前就看吉士卡‧奧得不爽。
說到看對方不順眼,之前他也一樣不喜歡狄尼洛。只是吉士卡的問題,是他也一樣討厭新興領主卡修凡。
「卡修凡大人真是的,只是因為跟奧得侯爵交惡,就莫名其妙做這種較勁的事。沒辦法,他本來就是很孩子氣的人,不過這也是他的可愛之處!」
諾拉故意表現出情婦般游刃有餘的態度,最後做了總結。
「我記得在叛變風氣之下,奧得侯爵家幾乎沒有損失任何土地或財產。真令人羨慕呢。不過好像也因為這樣,他們非常重視血統,所以要奧得侯爵跟卡修凡大人當好朋友可能很難。」
愛莉西亞不只聽不懂諾拉的示威,就連事情的嚴重性也都還搞不清楚,繼續在深盤裡盛著第三盤濃湯。
「這方面,亞歷大人和他同為新上任的當家,能夠意氣相投真好。呵呵,所以他才願意提供庇護,讓亞歷大人免遭奧得侯爵威脅吧。」
見愛莉西亞為這種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的共通點而高興,諾拉的神情不以為然,然後發現了某事。
「夫人,您不用姓氏稱呼巴斯伯爵,而是叫他的名字呢。真難得。」
如果沒有獲得對方特別允許,愛莉西亞通常都會以姓氏稱呼擁有爵位的人。
「是啊。如果叫他巴斯伯爵,會讓我想起布萊恩‧巴斯先生。不好,我還是很在意,我去見見亞歷大人好了。」
亞歷似乎對自己的不請自來很有自知之明,因此除了卡修凡找他之外的時間都一直窩在自己借住的房間裡。
可是今天卡修凡帶著托雷斯出門去巡視領地,他曾交代她還是要注意一下亞歷,所以路亞克應該有在盯著他。
「哎呀,夫人,您對巴斯伯爵這麼有興趣嗎?」
諾拉的雙眼精光一閃,愛莉西亞很乾脆地點頭。
「嗯。布萊恩先生被暗殺之後,我就一直很在意巴斯家到底怎麼樣了。雖然卡修凡大人多少有告訴我一些,但細節部分我還是想聽亞歷大人本人說。」
儘管在婚禮完成前丈夫就死了,但好歹是她曾嫁過的家族。雖然這樣很不莊重,但愛莉西亞還是管不住好奇心。
「而且無論我怎麼問路亞克,他都說那是來這裡之前的工作,什麼都不願意告訴我,就連卡修凡大人問他也沒用。」
知道事情與吉士卡有關,卡修凡當然會逼問執行暗殺布萊恩行動的路亞克,想知道侯爵是否從布萊恩遭到暗殺之後,就一直在執行這次的計畫。
可是路亞克依然像平常那樣嘻皮笑臉,「我可是一流的殺手,就算你現在是我的雇主,我也不能透露以前的任務」。
卡修凡雖然稍微抱怨,也知道如果對身手不辱死神稱號的路亞克太過施壓,反而會把事情搞砸,因此只要他盯好亞歷。路亞克當然很爽快地就聽從了現任主人的命令。
就是因為有這一番前提,愛莉西亞才想著一定要向亞歷打聽。
可是諾拉卻把愛莉西亞的好奇心強自曲解成她對亞歷本人感興趣。
「哎呀呀,真是的,我都不知道您這麼仰慕巴斯伯爵呢!呵呵,也對啦,夫人您本來應該是要嫁到那一家去的啊。現在也還不遲,您趕快去巴斯伯爵的房間吧!」
諾拉只要看到縫隙就想分化愛莉西亞夫妻的感情,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就在諾拉鼓吹時,一道冷靜的聲音從旁打岔阻止。
「愛莉西亞小姐,如果您要那麼做,請在萊森強公爵回來後再去見巴斯伯爵。遇上男性第三者問題時遭到考驗的夫妻羈絆,我想要了解一番。」
聽著愛莉西亞與諾拉的對話,坐在木桌角落的芮妮靜靜喝著她的第二盤濃湯。
「芮妮,妳也一樣,想在這裡住到什麼時候?」
把芮妮帶來的薩格萊等人回去時,大家以為芮妮也會跟著離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芮妮依然留在這裡,完全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
「話說回來,根本沒有人準備妳的房間,妳到底都睡在哪裡啊?還有,妳什麼時候開始坐在那兒喝湯的?」諾拉有點害怕地問完。
芮妮似乎太過安靜,讓諾拉根本就沒發現她的存在。她放下深盤開口。
「在看見萊森強公爵夫婦更加甜蜜放閃之前,我打算一直在這裡打擾。兩人沒有同房讓我很驚訝。我明明聽巴洛先生說過,強公爵甚至拋棄了海咪咪女僕,只溺愛貧乳嫩妻。」
「我才沒有被拋棄!還有我不叫海咪咪女僕,妳要我說幾次?」
諾拉尖叫著站起來,木桌一陣搖晃。此時一道風吹動了她的紅髮。
「好了、好了,漂亮女僕諾拉,妳冷靜一點。妳看,客人嚇到了喔。」
伴隨著輕挑聲音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影,不用說當然是路亞克。
不過諾拉也習慣他每次唐突的現身了。她迅速回頭,打算瞪向路亞克,卻被他身後小心翼翼探頭的面孔嚇得驚呼。
「哎呀,巴斯伯爵?怎麼了,您來廚房有什麼事嗎?」
「抱歉,我突然跑來……啊,不要緊的,我以前也常常在廚房的角落吃飯。」
有點緊張地走進廚房的人,是應該窩在二樓房間的亞歷。
「喔,亞歷大人,我正想去跟您打招呼呢。」
毫不在意地點的愛莉西亞站起來對亞歷微笑。諾拉不予理會,看著亞歷,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巴斯伯爵,您那身衣服……我記得之前托雷斯穿過吧?上身衣襬的破洞,還是我縫補的……」
「嗯,我當時穿著身上的衣服就離家了,所以沒有替換衣物。卡修凡雖然說要把自己的衣服借我,但是我們體型差太多了,所以就向托雷斯借穿。抱歉。」
「不,這沒什麼好道歉的啦。說起來,伯爵直呼卡修凡大人的名字呢,您們什麼時候這麼親近的?」
亞歷這麼客氣的確讓諾拉有點吃驚,但她更在意的是他對主人的稱呼。
「啊,抱歉。不對,唔、這的確不太好喔。我真的太過小心了,卡修凡就說因為他直呼我的名字,所以也要我叫他的名字,不然無論我怎麼喊,他都不會理我。」
亞歷有點傷腦筋、曖昧不清地笑了笑。路亞克在一旁又調侃他。
「是啊,亞歷。你找不到其他方法,突然就跑來找卡修凡葛格幫忙,既然做了這麼厚臉皮的事,現在又何必客氣呢。」
「唔、也是,這樣說也沒錯。」
亞歷的回答還是不清不楚,但愛莉西亞一副抓到好機會的樣子。
「對了,亞歷大人。為什麼您要來找卡修凡大人幫忙呢?」
就算知道吉士卡與卡修凡之間關係不好,但突然上門求助,吃閉門羹的機會依然很高。
「那是因為……奧得侯爵自己說過,當他完全掌握奧得地區之後,他就打算奪回阿茲貝格地區。」
「奪回?欸,奧得侯爵家族以前曾是阿茲貝格地區的領主嗎?」
見愛莉西亞更加不懂,亞歷馬上為他的解釋不清道歉。
「非常抱歉。所謂的奪回,也只是奧得侯爵單方面的說法。唔,從奧得侯爵的角度來看,我與卡修凡都流著僕人的血。那個人對於許多地方伯失去勢力感到非常擔心,覺得與其要把阿茲貝格地區交給卡修凡,不如由他來統一兩地……」
亞歷小心翼翼地說明後,諾拉翻了翻白眼。
「哼!這麼一來,他就可以在不讓阿茲貝格公爵重新回到領主之位的情況下,達到真正目的。講白了,他只是想要拓展自己的領土罷了。」
「抱歉,說的也是……」
「您別再道歉了。真是,很難相處欸!」
諾拉無奈地嘆了口氣之後,路亞克從旁打岔。
「憂心地方伯失去勢力啊?這方面,奧得侯爵跟祈翼教團的利害關係就一致了。再加上奧得侯爵的妻子是王女,那麼背後應該也有王室的意願了。」
「有可能。我也沒有那麼清楚,但至少知道奧得侯爵只是想把我當成跳板而已。所以我才會來,就算被趕回去了,我只要事先提供這個消息,卡修凡也能自己去調查出來。」
亞歷語氣沉著淡然,嘴角揚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事實上,我已經做好吃閉門羹的心理準備了。可是,這裡的人都很好。我之前還想過最糟糕的下場就是被殺。」
低聲說完之後,亞歷看向愛莉西亞。
「還有,萊森強公爵夫人。我來這裡拜訪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想來見您一面。」
「咦?見我?」
愛莉西亞聞言一臉意外,於是亞歷繼續說了。
「因為死神姬……這樣講好像有點奇怪,但如果布萊恩沒有被暗殺的話,您應該是我們家的夫人,我自己也很在意強公爵夫人現在過得如何。」
反過來說,如果布萊恩沒死,愛莉西亞也不可能嫁來萊森家。
◆幸好現在如此。◆愛莉西亞的腦中瞬間閃過這樣的想法,於是對亞歷說:
「唔,亞歷大人,很抱歉打斷您說話,雖然我已經先這麼喊了,但還是請您允許我稱呼您的名字。另外,也請您直接叫我愛莉西亞就可以了。」
「咦?啊、不,可是,我就算是個伯爵,也只是名義上的存在而已。」
亞歷穿著托雷斯的日常服飾卻一點違和感也沒有,若不知情的人來看,確實看不出他是伯爵家的當家。
「因為亞歷大人已經是卡修凡大人的朋友,也彼此直呼名字了吧?那您對我來說就算是很親近的人,正常跟我說話就好啊。」
愛莉西亞理所當然的態度讓亞歷愣了半晌後,揚起了淡淡的笑容。
「謝謝。您……愛莉西亞……妳和卡修凡成為很棒的夫妻呢。自從聽說妳嫁給人稱阿茲貝格暴君的男人之後,我就一直很掛念。幸好。」
亞歷述說感想時瞇起雙眼,彷彿看著什麼眩目的光芒一樣。
「丈夫的朋友就是妻子的朋友嗎?受教了。」
聽見芮妮的碎碎唸讓諾拉一臉不高興。此時亞歷又神色一正,繼續發言。
「說實話,我很久以前就想見卡修凡一面了。跟我一樣有僕人血統的當家……明明是如此,但傳聞中的強韌精神力與體力卻是我遠遠比不上。不過我本來就是被旁人拱上去的,卡修凡則是靠自己成為當家,本來就不能拿來比較。」
「不過他惡評也不少就是了。」
路亞克的揶揄讓亞歷搖了搖頭。
「受到那麼多惡意評價,還能毫不挫折地堅持自己的道路,光這點我就很佩服……我就絕對做不到。」
亞歷感慨甚深地說完,再度看著愛莉西亞。
「或許這麼說對死去的布萊恩很不敬……但你們能成為這麼好的夫妻,真是太好了。」
他溫和的笑容中有些微陰影,說話的聲音又稍低了些。
「因為我覺得布萊恩很可能不會像卡修凡這麼重視妳。」
「咦,亞歷大人討厭布萊恩大人嗎?」
儘管現在似乎飄著一股陰暗且難以插話的氣氛,愛莉西亞依舊很直接的提問打破了沉默。
「說起來,應該是他討厭我才對。我想布萊恩現在應該在至高國度裡咬牙切齒喔,因為那個亞歷竟然取代他成了巴斯家的當家。」
派遣到巴斯家的祈翼教團聖職者應該已經為布萊恩舉行了盛大的葬禮。
就算他是個在婚禮上對新娘嫌東嫌西的男人,畢竟還是伯爵家的人,一出生就註定能獲得羽翼,靈魂也能飛向至高國度,人們都深信這一點。
自嘲般說完後,亞歷盡可能地揚起開朗的笑容。
「很抱歉打擾各位用餐。不過,如果愛莉西亞以及各位願意的話,希望能有機會再聊天,我會很高興的。巴斯家裡沒人願意好好跟我說話,很無聊呢。」
「那當然好,諾拉,對不對?」
「唔、唔……嗯,是啊。反正這間屋子裡的大家都很習慣沒有貴族樣子的人了……聊天這種事隨時都能奉陪。」
儘管對亞歷言談中無意透露出來的沉重有點退縮,諾拉還是同意了愛莉西亞的話。
「對了,亞歷大人,您願不願意賞臉一起用餐呢?雖然只剩下濃湯而已。」
見愛莉西亞趁機端上的料理,亞歷有點吃驚。
「咦,您不愛喝濃湯嗎?對了,我還有用免澆肥做了菜,雖然沒人要吃就是了。」
「夫人,健康的人吃了那東西是會死的。您別請人家吃那種東西好嗎?」
儘管諾拉無奈地勸阻,愛莉西亞還是大動作地開始準備起來,亞歷見狀有些慌張。
「啊、抱歉,我、呃,不太吃那麼多的。剛剛我才吃過送來房裡的餐點而已。」
亞歷其實瘦得別說少吃了,看起來根本是幾乎不吃東西的樣子。他這麼說著婉拒了吃免澆肥的提議。
「愛莉西亞就算了。妳叫芮妮?還真會吃呢。」亞歷不希望讓對方感到不快而迅速說道。
正如他所說,不知道什麼時候盛了第三盤濃湯的芮妮已經喝完了。路亞克看了也瞪大了雙眼問:「跟愛莉西亞一樣,妳們到底把養分攝取到哪裡了?」
「我很喜歡看能吃的人吃東西。卡修凡要我下次跟大家一起吃飯,希望到時候大家也多吃一點喔,那我先失陪了。」
亞歷向大家輕輕點了頭之後,便離開了。
「那我也走了。愛莉西亞,麻煩妳晚點也讓我喝碗濃湯喔。」
必須監視亞歷的路亞克也隨後離開了。
 
當天傍晚,稍微提早回家的卡修凡便跟愛莉西亞共進晚餐。
「卡修凡大人,您不叫芮妮也來吃飯嗎?」
等桌上幾乎都盤底朝天時,愛莉西亞問他。坐在上座的卡修凡毫不在乎地回了一句「誰理她」。
「話說回來,我根本沒讓她住下來。每次見到我就只會一直要我快跟妳打情罵俏,煩死人了。」
「哎呀,卡修凡大人,您這麼討厭跟夫人打情罵俏嗎?」
在一旁伺候用餐的諾拉愉快地笑著挖苦。
「說的也是啦。現在還算是新婚燕爾,一般來說應該是甜甜蜜蜜放閃到旁人不知道該看哪裡才對。呵呵,可惜是策略婚姻,而且對象又是沒家產、沒胸部的小女孩啊。」
諾拉說話時還自己雙手抱胸強調豐滿的胸部。
雖然討厭人家叫她海咪咪女僕,但對自己的胸圍倒是很有自信。
一旁的托雷斯則移開視線,輕咳了兩聲。
「哎呀,傷腦筋。卡修凡大人,您討厭跟我打情罵俏嗎?」
愛莉西亞直接過頭的問題害卡修凡嗆咳出來。
「啊、啊,對不起,卡修凡大人。您沒事吧?」
「沒、我沒事……我說妳啊,妳想跟我打情罵俏嗎?」
「因為芮妮說完全參考不到,拜託我一定要做啊。」
只站在芮妮立場的答案讓卡修凡神色變得認真起來。
「愛莉西亞,那妳自己是怎麼想的呢?」
卡修凡雙眼凝視著妻子,眼底一股幽暗的光芒若隱若現。
諾拉被卡修凡散發的凝重氣息嚇到,也抓緊了手上侍餐用的餐盤,僵硬地站著。
「如果沒有人要妳那麼做,妳就不想跟我打情罵俏了嗎?」
在卡修凡聲音低沉的質問下,愛莉西亞認真思考了一會兒反問:
「卡修凡大人,所謂的打情罵俏,該做些什麼事才好呢?」
這一問讓卡修凡為之語塞,也讓他眼底凝聚的幽暗光芒散去。
「也是啦。說起來妳對這方面的知識到底是什麼程度,我想先確認一下才行。我以前好像聽妳稍微提過,妳沒有從母親那裡仔細學到初夜的細節吧。」
「卡、卡修凡大人,您要在這種時候問這種問題嗎?」
托雷斯緊張地高聲提醒,但卡修凡不理會地繼續他的話題。
「妳很喜歡看書吧?那個……妳讀的書裡面,男女之間,呃、打情罵俏的場面,沒有詳細寫出來嗎?」
卡修凡畢竟還是無法表達得太直接,只能謹慎地試探,愛莉西亞則很直接地反問丈夫。
「唔,您說的打情罵俏,例如初夜會上演的場面嗎?」
對於卡修凡迂迴表示的部分,愛莉西亞倒是快人快語地說出來了。
托雷斯緊張地想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她卻雙眼發光地繼續背書。
「這時候出現了全身長毛的怪物……咦,托雷斯,怎麼了?」
看見托雷斯慌忙縮手,愛莉西亞疑惑地問道。與其說她喜歡書,她喜歡恐怖小說才更正確。
「沒、沒什麼。抱歉。」
「沒事嗎?那就好。啊,對不起唷,卡修凡大人,故事到這裡,就會發現丈夫的真實身分是怪物,或者是其他什麼的,我是讀了不少,但……咦?」
見卡修凡露出苦笑,愛莉西亞只好打住話題。
「啊,那個……這不是您想問的吧?對不起。」
「不會。」
卡修凡沉聲笑了,然後站了起來。
儘管諾拉在一旁唸他「這樣很沒規矩」,卡修凡還是大跨步地走近愛莉西亞,輕輕摸了摸驚訝不已的妻子頭頂。
「算了。不管是這樣子,還是最多只有輕吻,對現在的我們而言才剛好。」他的指尖順著髮絲往下滑,輕聲地對她說:「畢竟我不想太急躁強硬,讓妳討厭我。」
卡修凡的表情有些寂寞、有些悲傷,看起來很近又似乎很遙遠。
最近這陣子他偶爾會露出這種表情。
「我想,不管卡修凡大人做了什麼,我都不會討厭您喔。」
「所以才傷腦筋。」
就算聽到她明確的表示,卡修凡的神情也不見開朗。
「對一個不會討厭任何人的女孩,而且還是用錢買來的新娘……」
卡修凡沒有把想說的話說完,用自嘲的笑臉將話鋒一轉。
「丈夫的真實身分是怪物嗎?妳讀的那本書搞不好真的可以當作參考喔。」
他有些敷衍地輕輕敲了敲愛莉西亞的腦袋,說完便準備離去。
「好了,我還剩一些工作得處理完。既然已經很沒規矩了,我就直接回房去吧。諾拉,麻煩妳整理一下。托雷斯,過來幫我。」
將善後交給諾拉後,卡修凡正想帶著托雷斯離去時,愛莉西亞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叫住他。
「卡修凡大人,那亞歷大人呢?他是卡修凡大人的客人吧?」
芮妮不知道要厚臉皮待到什麼時候,卡修凡不請她用餐也不難理解。
但卡修凡有替亞歷準備客房,而且亞歷是伯爵家的當家,一般都會跟留宿的主人夫妻共進晚餐才對。
「啊,那傢伙應該已經休息了吧。他身體看起來就不太強壯,而且也很在意自己寄人籬下。」
「這樣啊。真可惜……」
包括布萊恩的事在內,她還有很多話想要問亞歷。
可是亞歷好像真的如卡修凡所說,還是有所顧慮,幾乎不離開房間一步。想當然耳,負責監視他的路亞克也就無法離開他的房門外,因此經常能看見路亞克在走廊上無所事事的樣子。
「不過,下次我們一定要一起吃頓飯喔。白天的時候,亞歷大人也說卡修凡請他共進晚餐呢。您知道嗎?只要能一起吃飯,就很容易跟對方變成好朋友喔。」
愛莉西亞興高采烈地說出也不知道從哪本書裡得到的知識。
「說的是。只要看到妳豪邁的吃相,或許他也能品嘗一點吃東西的喜悅了。」
最後再度摸了摸愛莉西亞的頭之後,卡修凡便回自己的房間了。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死神姬的再婚3:飢餓小丑與玩具軍隊》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啊呀,愛西莉雅真是太可愛了!天然呆女主角和美型又有個性的男主角應該可以算是這部作品最大的賣點。都說有過去的男人最帥,果然是一點都沒錯!」──讀者 燁貓

這本書目前為止最吸引我的地方大概就是女主的性格了!很喜歡她那喜歡古怪事物和有些遲鈍的個性,覺得蠻可愛的!」──讀者 血瓔珞

「作者筆下的每一個角色都那麼的鮮明、活潑,故事的愛情、懸疑都令人愛不釋手,想不到類似驚悚小說般開頭的愛情故事居然那麼的燦爛美麗,作者用文字洗練出愛情的真諦,不需要轟轟烈烈,只需要相愛的兩顆心,雖然一開始只是一場互利的交易,但是我相信最後定會是一場相愛的婚姻。」──讀者 璃希

※「這部故事充滿著甜美的囧境,超級務實又喜歡看恐怖故事的伯爵千金,遇上了冷酷無情的強伯爵,這擦出來的火花,真是令人感到好笑又令人覺得的無言以對,不禁會對於這兩個人的愛情感到擔憂,也好奇這兩個人的將來會事怎麼樣的情景。而有點恐怖故事的陳設下,更覺得這個故事的有趣以及可以深入探索的地方,就好像是故事中的故事一樣,讓人可以回味並且用不同角度,或者不同人物的心態去揣摩這個故事,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愛情故事,但又對於傳統的愛情故事感到厭倦了,這本故事確實值得你我一看。」──讀者 佳子

死神姬的再婚3特典套組(內含多功能A5活頁紙一包)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