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將軍在上我在下1 特典套組(內含將軍在上偶像劇幕後直擊」別冊)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限量特典套組,售完為止!
網路書展限定商品,本超值組合內含:《將軍在上我在下1》新書1本+「將軍在上偶像劇幕後直擊」別冊1本


【將軍在上偶像劇幕後直擊】
尺寸:12.5cm×18.5cm
頁數:16P
印刷:封面全彩,內頁單色
材質:高級印刷用紙
產地:台灣

愛情喜劇天后橘花散里,最笑中帶淚、顛覆想像的婚姻喜劇代表作!

娶妻該娶賢,嫁人當嫁良,偏偏——
一道聖旨誤終身!夫鬥妻、女壓男,究竟誰降伏誰?

★古代版《我的老婆是老大》,歡喜冤家大過招,絕對讓人大呼過癮!
★超高人氣作品!晉江積分破23億,超過39萬點閱率!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白冬精心繪製,圖解「夫妻攻防守則」八大妙計!

葉將軍英雄才俊,夏郡王花容月貌,當真是女才郎貌、天生一對!

她,收斂一身腹黑劣性,扮豬吃老虎,
他,懷著一肚休妻壞水,負隅而頑抗!


「第一,妳不准調戲我!只准我調戲妳!」
「好。」
「第二,我是妳男人,妳要聽我話,我說往東就不准往西。」
「好。」
「第三,不准在牆上掛斧頭、狼牙棒等重兵器。」
「也好,免得不小心砸到你的腳。」

八年沙場凱旋歸,才知鎮北大將軍──葉昭竟是女兒身!一道聖旨逼得花容月貌的郡王夏玉瑾不得不迎娶這位「活閻王」,他一哭二鬧三跳湖沒嚇跑女將軍,新婚之日反讓對方的狼牙棒嫁妝給嚇得爬牆逃跑!夏玉瑾一心只想趕快結束這段孽緣,不料自家的妾室們對葉昭芳心暗許,竟百般阻撓他休妻。這混帳媳婦把他搞得眾叛親離,還覬覦他的美貌,時不時將他當花娘調戲,活脫脫就是一個披著將軍外皮的無恥流氓!
當夏玉瑾使盡心機欲重振夫綱時,葉昭卻給出一紙契約,承諾只做三年夫妻,讓夏玉瑾放鬆了防線。其實葉昭早看穿了他無賴浪蕩下的善良、更吃定了他對自己淒涼身世的心軟,她就不信軟磨硬泡、一步一營,夫君還不手到擒來!

將軍兵法云:久攻不下,應誘敵出戰,這世上還沒有她贏不了的對手、擒不住的獵物!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橘花散里
生於嶺南,家住五邑,有高堂卻無姐妹。幼稚園的時候,夢想成為科學家;小學的時候,夢想成為明星;初中的時候,夢想成為漫畫家;高中的時候,夢想成為教師,如今卻成為做夢都沒想過的寫稿人,可歎天意弄人……
家有忠犬毒舌父親和活潑外向的母親和三隻貓,三貓為長兄花咪咪、次女灰咪咪卻最得寵愛,和最新進門的大餅臉加菲咪咪。平日最喜擺弄貓體盛,日子過得頗為逍遙。
曾做過筆名測試,得出的結論是「穿越時空的笨蛋啊笨蛋」,經眾人檢驗,此測試極準。喜歡幻想、喜歡推理、喜歡搞笑、喜歡說話、喜歡動物,人生線路七拐八彎,竟走上這條從未想過的寫作道路,收穫了許多有趣的讀者朋友,幸甚。

繪者簡介

iiiis
摩羯座,漫畫、插畫作者,代表作品漫畫《蘇鵝童話1、2》、《遠》、《戲》、《渴》、《春光路巷尾》、《娃娃》……等。個人插畫作品集《杏公館畫藏》(已發行)恐怖向漫畫單行本《?》(即將發行)

精采試閱

第1章    婚事難為
大秦國最近有喜事。
鎮北大將軍葉昭征戰八年,終破西蠻都城,一雪前恥,不但奪回領土,還逼其俯首稱臣。
喜報傳來,上京狂喜,文武百官個個歌功頌德,恨不得將鎮北大將軍誇成天下第一等英雄人物。
大秦國皇上急封葉昭天下兵馬大將軍,命其凱旋回朝受賞。
未料,另一道摺子快馬呈上——鎮北將軍謝恩請罪,直言自己是女兒身。
舉國震驚,譁然一片。
皇上一口參茶將最寵愛的宋貴妃噴了滿身。
要說這葉家,也算是個傳奇,自開國以來,世世從軍,共十三人為國捐軀,真正滿門忠烈,故受封鎮國公。
八年前,蠻金入侵燒殺擄掠,連破黑山十八州,當時駐守漠北的鎮國公威武大將軍葉忠奉旨,率三十萬大軍出征,臨行前皇上賜宴瓊林閣、賜丹書鐵劵、賜精忠報國牌匾。
鎮國公之子,年僅十六歲的葉昭自請先鋒,身先士卒,率五千鐵騎巧計破蠻金兩萬大軍,俘虜蠻金將領呼呼帖耳,上京接捷報大喜,封葉昭為振威校尉,葉忠拒賞。
後,葉昭率兩千騎兵夜襲瓊州,火燒蠻金糧倉,斷其後路。上京接捷報大喜,封葉昭遊擊將軍,葉忠拒賞。後,葉昭率兩萬軍牧野迎戰,斬敵二千餘,俘獲三千,大捷。上京接捷報大喜,封葉昭忠武將軍,葉忠拒賞,上書言葉昭此生不願為官。
天子怒,發旨訓斥。
葉忠無奈接旨。
緊跟著過了一年,蠻金集結附近八個部落,設下埋伏,大秦軍將領王善水中計,大敗,鎮國公葉忠為守邊關,中箭身亡,長子葉雄陣亡,次子葉傑陣亡,蠻金屠城,鎮國公夫人不甘受辱,當場自盡。天下大亂,邊關告急,直逼京城。葉昭繼承父志,臨危受命,封鎮北將軍,率軍出戰,帶三千鐵騎突襲蠻金十萬大軍,獨自直闖敵陣,殺數千人,斬蠻金名將塔坦,三進三出,敵軍聞風喪膽,逼蠻金王敗退百里。後轉甘都城,糾集三萬騎軍,布陣重征,數度突襲,分股絞殺蠻金部隊,血流成河,號稱「活閻王」。
蠻金歌謠紛紛傳唱「閻王到,沙漠紅,漠北的男兒化白骨,漠北的小兒不夜啼……」
「這樣的傢伙,怎會是女人?」皇上拎著摺子,反反覆覆看了十餘次,試圖從中找到蠻金人偽造的蛛絲馬跡,結果讓他很悲催。
他去信鎮國公家九十八歲的老太公詢問。
老太公神智早已有些癡呆,龍精虎猛地舞著拐杖咆嚎:「葉家沒有女兒!只有沒把的兒子!」
唉……
葉昭真他媽是個女人。
皇上死心了,文武百官死心了。
怎麼辦?
眾說紛紜。
未料,皇上當晚在深宮不知和皇太后商量了什麼。
第二日力排異議,果斷拍板,親自作詩歌頌葉昭功績,命葉昭押俘回京,封宣武侯,封天下兵馬大將軍,鎮守京城二十萬大軍,賞賜若干。
皇太后頒懿旨,封安王次子夏玉瑾為南平郡王,娶宣武候葉昭為正妃。
天下再驚。
 

 
這夏玉瑾在京城也是個鼎鼎有名的人物,平生有三樣人人樂道的軼事。
第一是他的身子,夏玉瑾從小喪父,身子孱弱,幾度差點活不成,國師說他命中缺貴人,母親便給他納了個七品官的命中帶貴氣的庶女沖喜做妾,也沒有用。後來不知哪裡來了個遊方道士,給了一個養氣吐納的法子和靈丹,竟奇跡般地好轉過來。
第二是他的性格,安太妃早年喪夫,最疼小兒子。又憐他體弱,一味溺愛,慣得膽大包天的瘋魔性子,整日和下三濫的傢伙混在一起,遊手好閒,鬥雞、鬥狗、鬥蟋蟀,玩貓、玩馬、玩骰子,是青樓裡的常客、紈絝裡的翹楚,除了玩什麼都不會,除了正經事什麼事都幹。
第三是他的模樣,堂堂男子,卻長得傾國傾城難以描述,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第一次跑去京城最有名的小倌館楚風軒玩。豪闊海客不知其身分,驚為天人,一擲千金,鬧著要用十斗明珠給他贖身……受驚過度的他指天發誓,此生最恨兔兒爺!再不踏入小倌館半步。
夏玉瑾因聲名狼藉,婚事拖了又拖,如今已二十二歲,配上二十四歲、做男人很成功、做女人聲名也不太好的葉昭,剛好一對。
皇太后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皇上很滿意,王爺、郡王、國公、侯爺夫人們也很滿意,沒成親的王爺、郡王、國公、侯爺世子們更滿意。
唯安王府得此噩耗,全府大哀。
安太妃張氏穿著蓮青魚紋對襟長褂,滿頭顫巍巍的素淨銀飾,將呆若木雞的夏玉瑾抱入懷中,哀怨道:「我的兒啊,是你命苦,怎就攤上這門破事?這等媳婦,如何相處?」
安王爺夏玉闕拖著他早年受傷的腿,一瘸一拐走過來,勸道:「皇太后說宣武侯尊貴無比,不是阿貓阿狗都能議親的,這門親是皇后幫著挑的,就連宋貴妃也沒反對,如今懿旨已下,娶葉昭是鐵板上的釘子,母親還是遵旨吧。」
安太妃瞪了他一眼道:「她們都心疼本家孩子,不願意娶這個活閻王回去,奈何你父親過世,你又是個瘸……上不得朝的,我們在朝中說不上重話,自然是是柿子揀好的捏。可憐我的玉瑾啊……」
夏玉闕低頭稱是,心裡卻覺得是二弟風評太差,無人相助,皇太后嗜好做媒,被廢物利用,塞上眼前這個窟窿,也是活該。又想到母親素來偏心,心裡也有三分快意。便「唉聲嘆氣」地開口道:「葉昭從軍多年,無人發現是男兒身,想必是長得高大威武、膀大腰圓、劍眉虎目吧?」
「不,我不娶。」夏玉瑾的臉色又更難看了幾分。
夏玉闕再道:「太后懿旨,哪能不娶呢?雖聽說她殺人不眨眼,一言不合便開殺戒,上千上千的俘虜都被直接坑殺了,活剝人皮,生飲人血,不過二弟總歸是她夫君,待嫁入家門後,想必會收斂暴戾性子,遵守女德,好好學習如何為人媳婦,所以不用擔心。」
夏玉瑾臉色黑得和鍋底一般。
其實大家都聽過葉昭的各種可怕傳言,民間有時還用來嚇小孩。妾室楊氏兀自鎮定,唇色發白。兩個通房早已嚇得拋下攀龍附鳳之心,抱著他的大腿,哭著喊著要活命。
夏玉瑾冷笑:「眉娘,妳不是說除了我的心什麼都不要,將來好好侍奉少奶奶的嗎?」
眉娘渾身發抖:「奴婢勾引少爺是奴婢不對,奴婢知錯了,少爺就看在奴婢從小侍候的分上,大發慈悲,就算把奴婢揍出去,嫁給下房的黃二麻子也成。」
夏玉瑾再冷笑:「萱兒,妳不是說要和我同甘共苦,就算死了也要在一起嗎?」
萱兒魂飛魄散:「奴……奴婢就是個狐狸精!不要臉!您把奴婢一頓板子拖去賣了!賣去哪都行,饒奴婢一命吧。若惹怒少奶奶,她說要剝皮,可是會親自動手剝的啊!」
夏玉瑾狠狠甩開她們的手,衝出屋外。
過了片刻,噗通一聲水聲。
婆子大喊:「救命!少爺跳湖了!」
 

 
德宗十三年,冬天,上京被打掃得乾乾淨淨的道路上,又積了一層薄薄細雪,兩側擠滿穿著厚實的百姓,探頭探腦在等待著什麼。路中間,報信的快馬來了一匹又一匹,羽衛軍吆喝著,花費了好大氣力,才制止人群的瘋狂推擁。
大秦社會氛圍較寬鬆,男女大防不算嚴苛,貧家女子會跟隨父母或夫君出來看熱鬧,大膽的富貴人家女子則覆面出門,坐在酒樓茶肆的樓閣上,交頭接耳,語笑嫣然,期待地看著遠方。
「來了,我聽見馬蹄聲了。」
「葉將軍要來了。」
「死娘們!別推!要掉下去了!」
興奮的女人們推開窗,紛紛探出頭去,都想一睹天下第一奇女子,大秦第一女將軍。
馬蹄聲近了,響亮整齊。
迎面而來的是兩面巨大的明黃色旗幟,一面繡著龍紋圖騰,一面繡著「大秦」二字,跟著又是兩面墨色旗幟,一面繡著虎紋圖騰,一面繡著「葉」字,風中飄揚,氣勢磅礡。後面跟著兩個囚籠,裝著蠻金皇帝與蠻金皇太子,因天氣寒冷,並未讓他們裸身負荊,依舊穿著皮襖,只依獻俘規矩,在他們臉上塗了各色油彩,頭上插著幾根枯草,做出醜態。
蠻金多年在大秦邊境姦淫擄掠,積恨甚深,如今大仇得報,百姓拍手稱快,對其擲石取樂。
葉昭統轄的八百虎狼騎親衛緊隨其後,披一色銅編鎧甲,騎駿馬,佇列整齊,表情肅穆,目光正視前方,除佩劍碰擊馬鞍飾物上的細小聲響外,竟無一人出聲。
女孩們往虎狼騎擁著的將領中張望,不停嘰嘰喳喳議論著、猜測著。
「誰是葉昭?左邊騎棗紅馬的那個吧?看著像個將軍。」
「呸,什麼眼神?葉昭再怎麼男人也不至於長鬍子吧?」
「右邊那胖子?」
「太醜了吧?」
議論紛紛中,虎狼騎迅速左右分開,讓出一條小道。一匹高大白馬快步而來,牠頸間綴著紅纓,披著銀鞍,上面坐著一條高挑修長的身影,穿著鑲銀獸面鎖子甲,帶著羽飾九曲銀盔,腰間佩著重劍,挺直的脊梁,每一個動作都矯健有力。她迅速趕到隊伍前列,站在首位,其餘將領的馬匹微微退後半步,面上呈恭敬之色。
瞬間,所有人不再懷疑。
這名鳳表龍姿、氣宇昂然的將軍便是葉昭。
空氣沉默了一會,喧鬧氣氛更加熾烈。
站在閣樓上的人,見街道上圍觀的百姓在興奮地接頭交耳。他們卻因雪天陰沉,居高臨下,被陰影遮蓋,實在看不清模樣,心裡實在焦急。有大膽女子,竟悄悄解下腰間銀雙魚如意結,「失手」朝路上擲去,正好落在葉昭馬旁。
一條馬鞭呼嘯而出,如柔軟的靈蛇,纏上如意結捲起。
葉昭持鞭抬頭,往路邊閣樓看去,一道明媚的陽光恰逢其時,穿過灰濛濛的天空,透過飄揚的雪花,落在她的臉上。
如何形容這張臉?
據說鎮國公太祖有幾分胡人血統,所以葉昭的五官很分明,她常年奔波,四處征戰,皮膚被陽光曬成略深的小麥色,帶著蜜色光澤。凌厲的劍眉下,眼珠色澤略淡,冷冷的像琉璃珠子,透露著肅殺之氣,彷彿可以穿透一切。鼻梁挺直,薄唇緊抿。舉手投足皆男兒,渾身上下找不出半分女人味,倒像是大秦一半少女懷春時,夢中夫君的模樣。
她輕抖長鞭尾梢,一個漂亮弧線拋出,兔起鶻落之間,如意結已躍過湧湧人頭,劃過空中,準確地落入它主人的懷裡。女子有些羞愧,正待低下頭去。卻見葉昭的嘴角極微地笑了一笑,讓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如何形容這一笑?
春回大地,冰山被陽光融化,匯出涓涓溪流,美景如畫。大約是大秦另一半少女懷春時,夢中夫君的模樣。
所有女子都直勾勾地注視著白馬上的將軍,都只恨不得當場看殺了她。
馬蹄聲漸去,悠悠餘韻。
原本緊張的看客們終於輕鬆起來,泡上兩壺茶,各自竊竊私語,女子們自是將她誇成天上有地上無的好郎君,只恨老天無眼,顛倒陰陽,今生無緣。男人除部分好男風外,皆對葉昭嗤之以鼻,並幸災樂禍道:
「南平郡王平生最恨男風,身子弱不禁風,宣武侯武藝天下無雙,長得又……如此英武,夫妻怕是難得和睦。」
「哈,他們兩人在一起也不知誰是被壓的。」
「賭十個銅板!南平郡王那身子骨,只有被壓的份。」
「有人賭將軍被壓的嗎?別看我,我不押,一賠一百也不押。」
「以後咱們上京母夜叉排第一的應該不是徐夫人了吧?」
「你們這群嚼舌根的,大庭廣眾下,嘴裡不乾不淨的,少擠兌人!」
「小丫頭,省省吧,甭說妳家是賣豬肉的,就算妳是公侯千金,人家也娶不了妳。」
「可憐的南平郡王……」
「誰讓他往日浪蕩,報應啊報應。」
宮城,崇文門外,天子親率百官相迎。
葉昭下馬參拜,獻上俘虜與戰利品,蠻金長年擄掠外族,曾血洗了特產珠寶首飾的海夷國及周邊弱小國家,如今皇族被破,其國庫大部分貴重財物皆被葉昭呈與大秦國,龍眼般大小的貓兒眼、拳頭大的祖母綠、鴿血紅、藍寶石、鑽石,還有各色珍珠,配上無數黃金白銀,被海夷國的巧手藝人雕琢鑲嵌得精緻絕倫,幾乎晃花了所有人眼。
連年征戰,國庫早已空虛,這批巨大的財物正解燃眉之急。
「賢臣啊賢臣。」皇上歡喜得親手去扶,幾乎碰到肩膀之際,身邊內監總管急忙重重地咳了一聲。他這才想起葉昭的性別,凌空收住手,淡淡地揮了一下,誇道:「葉昭將軍替父出征,立下奇功,比前朝秦玉女將軍更甚。」
葉昭接道:「聖上不拘一格用人才,獨具慧眼,心胸開闊,可與千古明君比肩。」
君臣二人你來我往,在眾人面前互捧幾句場面話,又感嘆了幾句葉老將軍忠烈,為國捐軀的精神,素來推崇「仁德」的皇上,還當眾灑了幾滴眼淚,然後命人宣旨,賜天下兵馬大元帥的兵符、賜丹書鐵劵、賜太祖傳下的玄鐵鞭、賜婚南平郡王等等。
葉昭謝恩,面上看不出喜怒。
皇上念及南平郡王那不爭氣的廢物,恐功臣心生不滿,回宮後還私下安慰了幾句:「愛卿,太后認為將軍為國在外奔波那麼多年,雖然身分特殊,卻不是斷絕紅塵,大秦也沒有孤寡終生的宗親和侯門,更不能耽誤了妳一輩子。可惜在宗室皇親裡挑選許久,適齡都已經成親,總不好在十五、六歲的娃娃裡拉個出來和妳匹配。唯南平郡王門第與年齡都合適,雖然性子荒唐了點,何況他還是有優點的,容貌長得好,還有、還有……」他支支吾吾了一會,實在想不出別的,只好總結道:「反正容貌還是長得很好的,妳是願意的吧?」
葉昭:「願意。」
皇上鬆了口氣,命葉昭回去備嫁。又賜南平郡王府,讓人好生打理,等待兩月後迎親之用。待葉昭走後,又傳來左羽衛軍統領,咬牙切齒地吩咐:「多派些人把夏玉瑾看緊了,那傢伙什麼混帳事都敢做,告訴他,若是逃婚就全家以欺君論罪,有什麼風吹草動要來匯報。否則……太后怪罪下來,就換你娶將軍!」
左羽衛統領臉色劇變,回去後派人裡三層、外三層將安王府圍了個水洩不通,並親自持槍鎮守在內,日夜不離,勞心勞力,整個人都瘦了一圈,此事按下不表。
夏玉瑾自落水後一直裝病在床,聽聞噩耗,恨得把竹枕咬壞了三個。
 

 
夏玉瑾與葉昭的婚事,沒有皇上娶親的尊貴,沒有長公主下嫁的奢豪,亦沒有慶王府婚宴的熱鬧,卻因將軍的特殊身分和郡王的荒唐身分,比上京百年來的所有婚禮都更受矚目。
新娘葉昭從小就沒女人樣,癡迷於武學兵法,天賦極高,兩個哥哥都不是對手,祖父和父親痛心疾首之餘,都把她當男兒養,只恨不得忘了她是女兒身就真能變成兒子。更兼八年征戰和軍隊裡沒讀過書的兵大爺們混一起,白天行軍打仗談陣法,夜裡喝酒吃肉談女人,錯亂的性別意識早已變成慣性,深入骨髓,難以更改。再加上葉昭初接手京城二十萬大軍,各項事務繁忙,有時幹起活來連家都不回,所以壓根沒半點自己要嫁人的覺悟。
鎮國公葉老太爺又是糊塗的,每見大家忙碌,便歡歡喜喜地說:「我家孫子要娶媳婦了。」旁人怎麼解釋都無用,鬧得大家啼笑皆非。
新郎夏玉瑾則是裝病臥床不起,偷偷命人去鎮國公府散播自己不好的傳言,只希望對方厭了自己來退親。他素來是塊打不怕、罵不怕、敗壞名聲更不怕的滾刀肉,如今擺明寧死不要這媳婦過門的架式,皇上和太后逼於無奈,只好聯手壓制,聲明再不聽話就揍他娘,方沒有做出太出格的行為。
無論王親貴族還是平民百姓,都伸長了脖子想看他們的笑話。甚至有私下賭坊開盤猜他們婚後第幾天會大打出手鬧和離。
 

 
【大秦規矩,嫁妝由母親籌備。】
 
漠北被破時,鎮國公府遭搶掠一空,縱使鎮國公夫人有給女兒留下嫁妝也被搶光了。如今葉昭被封天下兵馬大將軍,多年征戰,查抄蠻金各個部落,再加上皇家賞賜,也算家財豐厚,卻多數用來購買了田地店鋪,沒有需要常年收集的精雕細琢妝櫃、鏡台等女兒嫁妝常用物件。
再兼她母親已逝,家裡主管中饋的是守寡的長媳黃氏,對權勢熏天的葉昭不敢擅作主張,待婉轉提醒她要籌備嫁妝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此時離婚禮只剩大半個月了。
黃氏只好硬著頭皮上,她愁眉苦臉問:「將軍,咱家錢銀是不缺的,可東西上哪兒買去?」
葉昭正在書房翻看麾下將領花名冊和履歷,頭也不抬道:「隨便湊湊吧,差不多就好。」
黃氏繼續問:「找朝中相熟的,從他們女兒嫁妝裡借幾件,將來再打造了還回去?」
葉昭心不在焉道:「妳做主吧。」
黃氏再問:「還有嫁衣、首飾,妳抽空來挑挑吧,要珍珠鳳凰簪好,還是琉璃金絲步搖?或者是來對八寶玉鳳蝴蝶簪、蘭花鑲藍寶耳環、羊脂玉鐲……」
葉昭一邊忙得半死,一邊聽她念得頭暈腦脹,忍了半個時辰後終於慍怒道:「囉嗦,我一個大老爺們,哪會耐煩挑這些娘們玩意?妳揀幾個丟進去就好了。」
「大老爺們?」
黃氏目瞪口呆。
葉昭見對方震驚,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說錯了什麼。
黃氏痛哭流涕。
 
【大秦規矩,女子出嫁都要親手繡嫁衣。】
葉昭穿著身黑色勁裝,窄窄地束著腰身,斜佩寶劍,端坐書房,手裡拿著滿滿一把暗器,神情肅穆。
只見她左手一招追風逐日,兩隻不長眼的蒼蠅被長針貫體,牢牢釘在牆壁上,右手一把漫天花雨,十七、八根銀針緊貼著窗外跑來要偷腥的貓兒爪子,刺入地上,嚇得牠魂飛魄散,落荒而逃。
跟隨她的侍衛親兵們不由得高聲喝了聲好,紛紛讚美:
「俺學暗器多年,能得將軍指點,真是三生有幸。」
「將軍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真是武功蓋世!」
「真英雄。」
葉昭冷冷地指點道:「武學之道,貴在用心。」
眾人皆稱是。
黃氏從背後出現,拖長了音調,絞著手帕,哀怨地叫了聲:「將軍……貴在用心啊……」
眾人默然,悄悄退下。
葉昭冰山般的表情扭曲了三分,她低下頭,繼續死盯著布滿兵器兵書的書房內不協調的繡架,上面鋪著件無任何裝飾的大紅嫁衣,恨不得能看出個窟窿來,然後從針盒裡再抽出一根暗器,猶豫片刻,用力亂扎。
 
【大秦規矩,嫁妝附上閨閣時女子愛物。】
葉昭因愁白了嫂子三根頭髮,再聽她哭著念叨了死去的哥哥三個時辰,心懷愧疚,行動還算配合。其餘的嫁妝東湊湊、西湊湊,再加上皇上和皇太后賞下的添妝,總算湊齊了。
送嫁妝當日,從鎮國公府至安王府的大街上,再次人頭湧湧,好些打短工或開鋪的百姓連生意都不做,都擠過來看熱鬧,讓街邊的酒樓、茶肆生意翻了兩倍有餘,就連路邊賣涼茶、餛飩的小攤,都賺了個盆滿缽滿。
安王府早早開了中門,過了沒多久,喜樂聲響,抬嫁妝的不是普通下人,而是清一色的虎狼騎士兵,全部腰桿挺直,步伐整齊,舉重若輕地抬著沉甸甸的傢俱箱子,氣勢如虹地從街上走過,表情莊嚴得就好像在完成押送軍械糧草的任務。
古今往來,誰能用軍隊送嫁?
面對這霸氣陣勢,大家忍不住喝了一聲彩。
走過的第一抬嫁妝是皇上賜下的玄鐵鞭,第二抬嫁妝是皇太后賜下的七色寶石黃金頭面,璀璨寶石互相輝映,耀得人眼睛都要睜不開,後面跟著的是皇后、貴妃、宗親大臣們賞賜的添妝,有玲瓏八寶閣、西洋鏡台、紫檀梳妝櫃,精緻得懷疑她們為了討好當前最有權勢的將軍,把給自己女兒用的最好的傢伙都拿出來了。再接著是鎮國公府自行添置的實用東西,包括百子千孫桶等常見的吉利物品,製作的材料很考究,款式卻很簡單,不帶半點閨閣氣息。
一百二十抬嫁妝,首尾長達數里,這頭進門,那頭還未出門。
夏玉瑾穿著華麗的紅衣,原本漂亮的臉蛋早已蒼白如紙,正沒精打采地站在安王府門外迎賓,眼珠子東轉轉、西轉轉,似乎在觀察退路,整個人看起來不像娶親,倒像要上刑場。哥哥夏玉闕則春風滿面地招呼各路來賓,但他也覺得自家弟弟的表情太晦氣,本著同胞情誼,出言安慰:「也別太往心上去,你好歹也是姓夏,當今聖上的親侄子,縱使將軍性子再怎麼蠻橫,也會給幾分薄面,不至於做得太過分。你如今封了郡王,又娶了媳婦,自個兒也要修身養性,以後別胡鬧了。」
「大嫂知書達理,溫柔賢慧,你自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夏玉瑾不忿地別過頭去,冷語反駁,但神色稍稍緩和了些,「至於那葉昭,乖乖做她的將軍去,我絕不承認這樣的東西是女人!」
「什麼東西?」夏玉闕皺眉呵斥,「葉昭收復蠻金,威震漠北,是大秦一等一的功臣,亦深得聖上寵愛。你再荒唐也不應如此無禮!認了吧!何況人家也未必不賢慧!」
夏玉瑾難看的臉色稍稍緩和,夏玉闕趁熱打鐵,繼續給他順毛。未料,不遠處有夏玉瑾曾欺負過的宗室紈絝,擠眉弄眼地衝他喊:「葉將軍英雄才俊,夏郡王花容月貌,當真是女才郎貌,天生一對!以後好妻唱夫隨,千古佳話啊!」
夏玉瑾天生貌美,最忌諱人家拿他長相開玩笑。那幾句話是字字如刀,鋒利無比,硬生生把他心窩裡最薄弱處戳得直流血。
夏玉闕硬著頭皮,努力安慰:「沒那麼糟糕,別聽他們胡說,咱們看嫁妝,還是很有女兒氣息的,那珍瓏鏡台做得多精緻啊,說不準將軍心裡還是有幾分女兒情愫的,後面那些是什麼?形狀古怪,看起來挺沉啊……」
嫁妝一抬抬地過去,大件傢俱物品每過一件就博得一聲讚美,箱籠過後,最後三十抬卻是用紅布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怪異物品,擔子壓得低低的,負責抬運的士兵額上有幾滴冷汗,似乎很吃力。
大家都很好奇,恨不得能把紅布看出個窟窿來。
幸好天可憐見,滿足了他們的願望。快到安王府,其中一抬的扁擔不堪重負,猛地斷了,東西重重砸落地面,竟把青石地面給砸出兩條裂縫,然後滾了兩滾。
所有人睜大眼,暫停呼吸,愣愣地看著地上物件。
一根閃爍著森森寒光的狼牙棒躺在青石路上,鋒利齒釘間似乎還有洗不淨的斑斑血跡。
沉默……
負責搬運的兩個士兵很淡定地換了根扁擔,一起將武器重新放回嫁妝裡,吆喝一聲,重新抬起,大步流星而去。
還是沉默……
繼續沉默……
「快來人啊!別讓郡王爬牆逃了!」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將軍在上我在下1:一道聖旨誤終身》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這種少見的設定讓我看得心花怒放,女強的女主角,把男主角當成寵物在鬧脾氣,不知道為什麼看了覺得很可愛,女強男弱的設定反而有種甜蜜趣味性。試讀時看到男主角在賭場大鬧,說出了『夫為妻綱』這一句,立刻讓我噴茶,才開戲沒多久,男主就默默被女主吃死了,女主角絕對是腹黑啊XD」──讀者 NI

※「讀完橘花散里的作品,真的會愛上她文字裡不時蹦出的詼諧歡樂,愛上她詞語間流轉的柔情無限,她將人心深處的細膩情感描寫極致,一字一句皆是動人!不論是主角配角,對於每個角色的用心都絕對可以感受得到,即便是安太妃、即便是皇帝,甚至葉昭身邊的一眾猛將,再不起眼的角色都有出場發揮的空間!」──讀者  笏穎

※「這裡面的角色其實我很愛夏玉瑾,特別是他外表看似無惡不作的地痞,但實際上卻是個善良的人。他對於葉昭的心疼讓他自相矛盾、內心糾結,而且他的侍妾通通叛變成為將軍派,讓他恨得牙癢癢卻又沒辦法,每每總是在發生事情後才後悔不已,真的是笑料百出啊!讓人很期待後續發展呢!」──讀者 luisa2919

※「一開頭,我就對女主角感到嚮往,因為她太帥氣太英勇了!老太公那句:『葉家沒有女兒!只有沒把的兒子!』深深的吸引我看下去啊!這本小說讓我看得有笑有淚,女上男下般的關係,夫妻之間的搞笑情節卻又深藏著悲傷的過去,這些都很吸引我繼續看下去。這本小說真是讓我覺得好笑又好看,有一些挺無厘頭,連夏玉瑾的妾侍也是一個比一個可愛,拍案叫絕就是在說這部小說啦!」──讀者 落痕

將軍在上我在下1 特典套組(內含將軍在上偶像劇幕後直擊」別冊)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