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將軍在上我在下3:十里狼煙牽子行(完)

將軍在上,我在下


活 動 萬聖節主題書展,優惠折抵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愛情喜劇天后橘花散里,獻上狼煙烽火中的感人相許!

有鳥不飛,一飛沖天,有鳥不鳴,一鳴驚人!
妳若相信我是雄鷹,便讓我上戰場,這是我一生一世的請求。

軍法有令,家眷不可入軍營?這什麼破規矩?他可是大秦的郡王、將軍的男人!

★古代版《我的老婆是老大》,歡喜冤家大過招,絕對讓人大呼過癮!
★超高人氣作品!晉江積分破23億,超過39萬點閱率!

隨書附贈:「一鳴驚人」精美拉頁海報!
獨家刊載:人氣畫家白冬精心繪製,圖解「夫妻攻防守則」八大妙計!

狼煙再起,烽火患難見真情。夫妻同心,風雨同行不離棄。

直覺清楚告訴他,無論他想要什麼,
她都會傾盡全力,為他踏平所有障礙。

「我害了你十四年,可否用一生來還?」
「誰要妳還了?!王八蛋!妳欠了我十四年,要用一輩子來愛!」

戰事爆發,東夏王子——伊諾終於暴露了狼子野心,為了得到大秦、擄走心心念念的葉昭,不惜舉兵侵略。為抵禦外敵,柳惜音叔父戰死,迫不得已,皇帝只好力排眾議,重新封葉昭為大將軍,再披戰甲。誰知上戰場後,葉昭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
這消息樂壞了將為人父的夏玉瑾,氣得皇帝將他一腳踢去了邊關。但夏玉瑾才剛奔赴前線,竟發現葉昭為了能再度上戰場,欲意喝下打胎藥!這玩笑可開大了,他絕不允許!身為男人,夏玉瑾第一次有了擔當,為了保護葉昭、保護他未出世的孩子,這一次他將飛出金籠、親上戰場,代替葉昭展翅驚鳴……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橘花散里
生於嶺南,家住五邑,有高堂卻無姐妹。幼稚園的時候,夢想成為科學家;小學的時候,夢想成為明星;初中的時候,夢想成為漫畫家;高中的時候,夢想成為教師,如今卻成為做夢都沒想過的寫稿人,可歎天意弄人……
家有忠犬毒舌父親和活潑外向的母親和三隻貓,三貓為長兄花咪咪、次女灰咪咪卻最得寵愛,和最新進門的大餅臉加菲咪咪。平日最喜擺弄貓體盛,日子過得頗為逍遙。
曾做過筆名測試,得出的結論是「穿越時空的笨蛋啊笨蛋」,經眾人檢驗,此測試極準。喜歡幻想、喜歡推理、喜歡搞笑、喜歡說話、喜歡動物,人生線路七拐八彎,竟走上這條從未想過的寫作道路,收穫了許多有趣的讀者朋友,幸甚。繪者簡介 

繪者簡介

iiiis
摩羯座,漫畫、插畫作者,代表作品漫畫《蘇鵝童話1、2》、《遠》、《戲》、《渴》、《春光路巷尾》、《娃娃》……等。個人插畫作品集《杏公館畫藏》(已發行)恐怖向漫畫單行本《森公館畫藏 iiiis懸疑短篇漫畫集(民國卷)》

內頁插圖繪者簡介 
白冬
喜歡中華文化到有病的傢伙。平常時間眼中只有老婆,不過和我說話的時候會暫時恢復正常,請不用替我擔心。  http://www.plurk.com/shiroto

精采試閱

捷報聲下。
北川戰場,中軍大帳。
胡青聽完追擊計畫後,曾勸:「東夏蠻子好戰,豈會輕易言敗?如今七戰七勝,東夏一碰即走,出工不出力,擒殺的敵人數目卻不多,恐防有詐。」
秋老虎還記得出發前葉昭的吩咐,在旁邊點頭,「有理,有理。」
狄副將卻不服,「東夏軍隊是由部族聯合而成,其中裡察爾托次將軍與圖巴將軍素有舊怨,雙方部族的將領三番四次爭吵鬧架,幾乎在軍中動起手來,如今我們正面的敵軍是察爾托次的部族,圖巴的部隊抱了看笑話的心,不想救援,正是乘勝追擊的好機會,豈能白白錯過?」
秋老虎眼巴巴地看著旁邊嚴肅的胡青,點頭點得更厲害了,「有理,有理。」
胡青堅持,「伊諾皇子素有智謀,怕是有陷阱在等著。」
狄副將也堅持,「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最終,柳將軍決定分兵一股,由秋將軍與狄副將率領,試探追擊。
東夏軍內訌似乎很厲害,軍隊尚未進去,自家已經鬧起架來,簡直是潰散,不但拚命逃竄,連糧食都不要了,大秦軍再次大勝。秋將軍一鼓作氣,率軍再追,追至落鳳山腳,發現東夏軍正在裝備絆馬陷阱,見大軍突襲而至,趕緊逃跑。
秋老虎拿著個絆馬索,興沖沖地回報主帥:「陷阱破了!死東夏蠻子,就這點小伎倆,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胡青勸阻:「說不定只是個幌子。」
「呸!文人就是怕死!上次你是這樣說的,我們可中了埋伏?沒用的傢伙!嚇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狄副將殺得興起,不屑地掃了眼弱質彬彬的胡青,向主帥請戰,「落鳳山是樹林,一條直路進,數條小路出,只要我們集兵一路,敵軍不可能在每條小路分兵來攔住我們,只要打過落鳳山,就收復北川,回到江北了,咱們擒了那叛亂犯上的祈王,押解回京,是大功一件!」
柳將軍多年英名,被假聖旨毀於一旦。聽見擒抓祈王的功勞,心頭有些意動,他站起身,左右走了兩步,冒險的心理戰勝了理智,他不顧胡青的反對,傳令:「全軍追擊!」
胡青無奈接命。
就連秋老虎也拍著他肩膀,壞笑道:「兄弟,咱知你多疑,可這回多疑過頭了吧?那戲文上會傻乎乎被空城騙了的將軍就是你這種人。」
胡青搖頭,「勝得太輕鬆了,我總覺得他們是將我們往這個方向引。」
秋老虎滿不在乎,「放寬點心,等打退東夏,咱們統統回去升官發財,說不準皇上見你一表人才,還給你尚個公主呢。」
大秦單身的公主有三個,一個三歲,一個七歲,還有個是把駙馬活活氣死的三十八歲寡婦,不但貌醜兇悍,還以風流著稱。
「說點人話!」胡青氣得一拳揍去他肩膀上。
秋老虎通身橫練功夫,不痛不癢。
胡青就好像打去石頭上,震得虎口發麻,他想了想,意味深長地看了那傢伙一眼,走了。
秋老虎有些發寒。
主帥的命令無法違抗。
大軍開入落鳳山,林道猛地一把火起,點燃隱蔽在山中用油撒過的乾枯樹木,乘著風勢,瞬間燎原,席捲整座山坡。察爾托次將軍領東夏大軍立於落鳳山頂,彎弓搭箭,用成千上萬的燃火箭頭,瘋狂地射來,往落地處再添火苗。
「撤!立即撤退!」熊熊烈火撲面而來,柳將軍驚覺不妙,狂吼著發出命令。
往後,大火燎原,唯一一條沒有被火包圍的道路上,東夏小將圖巴領東夏精銳部隊,一馬當前,從隱蔽處橫殺出來,生生把大軍隊伍攔腰斬成兩截,阻斷傳令。聽著前方大秦士兵的哀嚎,看著數不清的東夏將士,得不到主將命令,大秦軍心亂了。
落鳳山內,火光衝天,落鳳山外,殺聲震天,幾乎三分之二的隊伍失陷。
伊諾皇子披著金甲,騎黑色駿馬,率大部隊,在遠遠的山坡上,射出更多枝帶火的利箭。
十面楚歌。
後悔莫及。
大秦軍精布陣,東夏人精弓箭,兩軍不對接,唯有不停的箭在空中飛射,命中率極高。一片片屍骸倒下,再鋪上一層屍骸,被火焚燒後發出難聞的焦臭,枯毀的樹木受不住火烤,紛紛砸下,落在尚在掙扎的人身體上,前鋒部隊漸漸死絕。
退卻,推進。
伊諾皇子那雙如鬼狼般的眸子死死盯著中軍陣營,主帥旗幟,然後伸手指了指。
再次萬箭落下。
「悔不當初!」柳將軍握著長劍,老淚縱橫。
秋老虎守在他身邊,抽出板斧,瞪著殺紅的雙眼,「將軍!快退!我守著!」
三番四次犯錯,罪責難逃,柳將軍抽出長刀,吩咐跟在身邊的秋老虎,「東夏蠻子的主要目標是我,你帶兵退,盡可能保全大軍實力,能撤出幾個是幾個。」隨後他看一眼熊熊火海與箭雨,咬牙道:「我對不起胡軍師。你若能逃脫,便告訴阿昭,讓她幫我照顧家人。」
秋老虎含淚領命,帶精銳部隊突圍,跑了兩步,又回過頭去,傻愣愣地問:「往……往哪跑?」
胡青抬頭,看了看天,搖了搖頭。
四面八方都是火海箭雨,唯一的生路被阻斷。
被圍堵的十萬大軍陣亡,大半葬身火海,屍體難辨。
黃將軍陣亡,秋將軍陣亡,狄副將陣亡,曹參將陣亡,胡參將陣亡……
柳將軍拚殺掩護到最後,身中八箭,屹立不倒。
他站著去的。
武死戰。
用鮮血維護了最後的清譽。
押送糧草的麥副將臨危組織出色,領剩下的大秦軍潰退五百里,受困居平關。
將士們被勝利沖暈的頭腦猛然冷靜下來,在真正見識到東夏蠻子的狡猾殘忍後,無邊無際的沮喪取代了求勝心,軍隊紀律雖在,已制止不了大家的悲觀。想家,想父母,想孩子,想……
「葉將軍在的時候,我們從未輸過。」
「葉將軍在的時候,她肯定能發現圈套。」
「葉將軍在的時候,東夏蠻子不是對手!」
「葉將軍在的時候……」
不知道是誰發起的第一聲牢騷,慢慢席捲全軍。
 

 
大秦皇帝端坐朝堂,兩鬢蒼蒼,國事操勞,讓四十餘歲的他看起來像五、六十歲,治國以來,大大小小的瑣事消耗了他所有的體力,憔悴不堪,可是不能放下肩上的擔子。兩天一夜沒睡,他在閉目養神,聽底下百官爭得面紅脖子粗。
「柳天拓昏庸糊塗,理當加罪。」
「敵強我弱,理應和談。」
「收復江北,刻不容緩。」
「由誰出戰?」
「可請黃偉傑老將軍出山!當年他威震江北,武功蓋世,如今年邁,武藝依舊沒有丟下,舉得起石鼓,耍得動大刀。」
「黃老將軍今年已經七十二,老眼昏花,每到冬天兩隻腿就犯風邪,現在江北是什麼氣溫?連站都站不起來的將軍如何領兵?依臣看,應由鄭子龍將軍率軍出征,他雖是小將,但前些年對戰南蠻人和海寇,都戰功累累,威名赫赫。」
「鄭將軍擅長的是水戰,南方氣候人文與北面大不相同,由他率征東軍,豈不是讓水鴨子上陸地上來打?而且他實在太年輕,不妥,不妥,還是黃老將軍好,老當益壯,經驗豐富,對北方戰況熟悉,主將又不一定要上前,中軍指揮也一樣。」
「荒唐,哪有主將不衝殺的?鄭將軍機智善變,膽識過人!南方北方不過一個乾點,一個濕點,有多大區別?你怎知擅水戰的將軍就不擅陸戰了?總要給年輕人出頭機會啊。」
「若是小戰事,有主將帶著,讓小將上去練練手也好,現今東夏大舉侵犯,事關國運,萬一出什麼岔子,誰能擔當得起?」
「胡相爺,你又能以項上人頭擔保黃老將軍必勝嗎?他在江東打仗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如今東夏已非吳下阿蒙。」
「劉太傅!莫欺人太甚!」
「請皇上聖奪。」
皇上半睜開眼,失望地看了眼眾人,若有若無地輕搖頭,「不妥,再薦。」
「川西軍孟或達將軍!勇猛能戰!」
「上京軍田芳將軍,穩重謹慎。」
「南威軍向猛龍將軍,經驗豐富!」
「……」
薦來薦去,各有優劣,都是不妥。
所有人都知道還有一個更適合北方戰場的前將軍。
可是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沒有提及她的名字。
千百年,古老的土地上產生許多傳統,縱使風吹雨打,戰火摧殘,改朝換代,依舊牢牢地傳承下來,刻入每個人的骨髓裡,組成牢不可破的鐵籠。比如男人是鋼,女人是水,男主外,女主內,男人養家,女人持家,男人應該保護女人,男人必須比女人強,男人才是做大事的人……
若是將這些規矩反過來,不止是刺痛每個男人的心,就連很多女人都無法接受。
突破鐵籠的人已淪為滑稽丑角,受天下人嘲笑。
剩下的人,為了臉面,為了風骨,哪怕用血去拚,用頭顱去換,他們維護著古老的規矩,堅守著尊嚴的底線。
「南平郡王覲見。」
一聲呼傳,丑角登場。
從不上朝的夏玉瑾穿著紫紅郡王袍,在鄙夷、嘲弄、不屑、輕視或是扼腕嘆息的視線中,施施然而來。彷彿被風吹吹就倒的瘦弱身子,漂亮到有些靠不住的臉蛋,明亮的雙眸中布滿血絲,表情是難得的肅穆認真,讓人恍惚見到了前安王,鞠躬盡瘁,為國奔波的影子。
他無視眾人,直徑上前,高舉牙笏,跪向九龍金階,呼:「臣夏玉瑾,請前將軍葉昭重披戰袍,統虎狼大軍,收復江東,還大秦山河。」
皇帝猛地睜開眼,精光四射,掃向群臣。
最難說出口的名字終於被揭了出來。
胡相爺支支吾吾地說:「朝令夕改,舉薦自己人,不好不好……」
劉太傅結結巴巴道:「這個,牝雞司晨,天下大亂,不好不好……
「郡王爺,你堂堂爺兒們,不保家衛國罷了,哪有推自家媳婦上戰場的?」
「婦人不干政,祖宗規矩不能改。」
「聖旨都能造假,那塊江東發現的破石碑如何斷定真偽?但知東夏婦女騎烈馬,挽強弓,披甲上陣,為何不見老天降罪?前朝秦玉女將軍,替丈夫鎮守川西,聲名赫赫,有何不妥?葉將軍生於北方,長於北方,熟知北方戰局,得北方將士心,勇猛無雙,擅用奇兵,精通布陣,曾與伊諾交過手,還有比她更適合的征東人選嗎?」夏玉瑾深呼吸一口氣,「沒錯,我是老婆奴,是懦夫,是窩囊廢,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可是沒關係!天下人愛笑就盡情地笑去吧!我只知道,北街牛角胡同裡,有位七十歲的老母親,她的四個兒子都葬身在江東戰場,她已哭瞎了眼睛,金錢巷裡錢富貴去了,他新婚三日的媳婦成了寡婦……」他的臉脹得通紅,「我夏玉瑾沒讀過幾本書,不懂規矩,不懂政事。你們卻是從秀才一路苦讀上來,才高八斗的能人,睜開雙眼,看看失去兒子的父母,失去丈夫的妻子和失去父親的孩子。然後拋開可笑的規矩,摸著良心,回答我,葉昭是不是最適合的征東將領?」
朝野沉默,幾位自家子弟在江東苦戰的官員,悄悄扭頭,拭去眼角淚痕。
皇上緩緩開口:「封葉昭為征東大將軍,鄭子龍為副將,調漠北軍,征討東夏,收復山河。」他見百官裡有人還想開口,長年累月的憋屈湧上心頭,怒砸龍膽,拂袖痛斥:「非牝雞司晨,是爾等滿朝男兒不如一婦人!祖宗聖明,若天欲因女子出征降罪大秦,就放馬來吧!朕一人承擔!」
天子動怒,百官噤聲,皆呼萬歲。
夏玉瑾直直俯下身,磕頭謝恩。
退朝,走出宮門。
夏玉瑾方鬆開握緊的拳頭,幾道指甲痕深深勒入肉,幾乎勒出血痕來。
不能不為,不得不為。
他成功地完成了應盡的任務。
殘忍地將他最心愛的女人推上萬劫不復的戰場。
接下來,還能做什麼?
被嬌慣長大的幼苗,拉不動弓,扛不動刀,他是個廢物!他是全天下最廢的廢物!
阿昭說:【他現在是隻沒褪去絨毛的雛鷹,可是雛鷹終歸會張開翅膀,像所有雄鷹般衝上藍天。】
阿昭,妳錯了。
夏玉瑾扶著宮牆,有生以來第一次那麼痛恨自己的無力。
阿昭,我們真的可以並肩齊飛嗎?
葉昭靜靜坐在花廳內,身著鑲銀獸面鎖子甲,羽飾九曲銀盔整整齊齊放在案上,她正一遍又一遍擦拭銳利的寶劍,動作緩慢穩重,彷彿在保養最精細的古董。
秋華、秋水姊妹,帶著包裹,穿著戰甲,一前一後闖進來,紅腫著雙眼,堅毅道:「將軍,這次出征,帶上我們!」
葉昭輕輕地搖搖頭。
秋華叫道:「父仇不共蓋天!」
秋水低聲:「將軍妳是過來人,明白的。」
葉昭沙啞著開口:「妳們父親委託我,為妳們找到幸福。這是他請求我做的最後一件事,我必須執行。」
兩姊妹一左一右拉著她的袖子放聲大哭:「求求妳,讓我們去吧。父親慘死,還留在後方乖乖嫁人,我們做不到。就算妳不讓我們去,我們也會跟著去!哪怕被將軍打瘸腿、打斷手,爬也要爬去江東!」
葉昭看看她們臉上不容置疑的決心,嘆了口氣:「只准去一個,另一個留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必須聽郡王的話,留在上京,安分嫁人,為妳爹完成心願。」
秋華、秋水擦乾眼淚,互相對瞪片刻,吵嚷起來。
秋華:「我是姊姊,妳該讓我!」
秋水:「呸!姊姊做事不穩重,還是留在後方,別給將軍添麻煩好。」
秋華:「長幼尊卑的道理,妳沒聽狐狸說過啊?」
秋水:「他說的話算個屁!妳也不過比我大一刻鐘,咱們長得一樣,說不準娘親記錯了呢!」
秋華:「我武功比妳強!」
秋水:「我腦子比妳好!」
「抽籤!」
「抓鬮!」
眉娘紅著眼收拾好行囊,萱兒往裡面裝了好幾件厚厚的棉衣鞋墊,楊氏含淚將大把大把銀票往裡面塞,骨骰愁眉來報:「將軍,踏雪已經備鞍,隨時都可以出發。」
今日快馬直赴江東,何年歸?
葉昭走出大門,倚著門欄,遠遠眺望。
她還要等待一個人。
夏玉瑾的身影出現在花廳門外,步伐遲緩,腦袋低垂,他不安地看了眼葉昭,千言萬語匯於喉間,卻不知該挑那句說出口,最後憋出的竟是:「什麼時候走?我送妳。」
「馬上,」葉昭緊緊抓住他肩膀,叮囑:「我家太爺爺腦子不好使,嫂子守寡,侄兒年幼,我要出征,無法照料,只能交付與你。東夏入侵的時候,大舅母正好帶著族人在赴京路上,僥倖逃過一劫,皇上仁厚,大舅舅已經戰死,料想不會罪及他的家屬,但他們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請你多多費心。」
「放心,」夏玉瑾臉色難看,「兩口子,分什麼你的我的。」反正,媳婦殺上前線,他也只能像個娘們在後方待著,做娘們的事,像窩囊廢般等她回來,這種感覺就憋屈得讓人痛不欲生。
葉昭彷彿看穿他的心思,輕輕道:「因為你是男人,我才能將這些事情放心交給你,比起在後院不能隨意行動的女人們,有你看顧著我娘家親眷們的生活會更妥當,而且……我侄兒們都很喜歡你。」而且她相信這個男人善良正直,有些事,他會做得比自己更好。
夏玉瑾重重地點點頭,鼻子裡給什麼塞住,難受得要命,他咬牙道:「別胡說八道惹我擔心。東夏蠻子的本事比蠻金蠻子差遠了,伊諾狗熊不過是妳的手下敗將,妳會很快回來的。」
葉昭苦笑道:「當年漠北被破,我憑著滿腔恨意,帶三千將士出征,生生死死,了無牽掛。如今江東之戰,損耗極大,將士士氣低落,皇上孤注一擲,力排眾議,將所有希望寄託,我只能勝,不能退。」
背水一戰,退即是死。
大秦國運,皇恩厚望,幾十萬將士性命,她肩上壓力,非漠北之戰可比擬。
葉昭扶著他的肩,細細看著他那張白皙秀氣而沒有血色的臉,忍不住踮起腳尖,在他額上烙上一吻,抱著他的頸窩,沙啞道:「此去一別,遙遙無期,只盼嫁給你,還沒有耗盡我一生好運。」
夏玉瑾感到她的雙手在微微顫抖,他反手握過她的手,緊緊攥在掌心,然後重重吻上她的雙唇,纏繞許久,忽然停下,在她耳邊肯定地說:「雖然我從小到大的運氣不太靠得住,但也可以分給妳,妳會平平安安回來的,我還要等妳生健健康康的小葉昭、小玉瑾。」
「不,」葉昭狠下心腸,告訴他在心頭反覆斟酌許久的決定,「你與我和離,另娶吧。」
夏玉瑾呆滯許久,問:「為何?」
葉昭似乎難以啟齒,她伸手整好他鬢邊吹亂的青絲,看著那雙暗如深潭水的眸子,美麗得彷彿呼吸都要停頓,深吸一口氣,認真自然地說:「戰場上,將軍不能怕死,可是有你在,我會分心,會怕死。」
蠻金兇猛,漠北打了八年戰,東夏驃悍,江東又要打多少年?
少年夫妻兩地分離,膝下無一兒半女,寂寞長夜,何堪相思?
文死諫,武死戰。
她不能在戰場上因思念他的容顏,回首南方,不自覺放慢了馬兒的速度,她不能舉刀砍人的時候,因為後方的牽掛放慢了速度,她更不能因為想平安回家而不敢冒險,不敢衝鋒,不敢拚命,耽誤了眾多大秦大好兒郎性命。
女人重情。
比所有男人都強悍的她,心裡有塊最柔軟的地方還是女人。
「玉瑾,給我一個無牽掛。」她說:「讓我別想你。」
「好,」夏玉瑾想了又想,重重點頭,嘴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意,彷彿沒心沒肺地說:「如果妳三年兩載回不來,我就把妳以前寫過的和離書拿出來再娶,保證娶房溫柔賢慧的新媳婦進門,再納七八個漂亮的妾室,生上一窩小兔崽子,個個活潑健康,然後把妳忘光光。」
葉昭拍掌笑道:「如此甚好,甚好。」
她轉身,戴上銀盔,配上重劍,騎上馬,奔赴軍營,再不回頭。
他留在原地,呆呆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越來越小,直至消失不見。最後從懷裡將像護身符般藏著的和離書拿出來,三下兩下,狠狠撕成碎片,重重往後一拋,紛紛揚揚,隨風飄去……
她做她應做的事,他做他想做的事。
今生今世,夏玉瑾的妻子,唯一人耳。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將軍在上我在下3:十里狼煙牽子行(完)》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這種少見的設定讓我看得心花怒放,女強的女主角,把男主角當成寵物在鬧脾氣,不知道為什麼看了覺得很可愛,女強男弱的設定反而有種甜蜜趣味性。試讀時看到男主角在賭場大鬧,說出了『夫為妻綱』這一句,立刻讓我噴茶,才開戲沒多久,男主就默默被女主吃死了,女主角絕對是腹黑啊XD」──讀者 NI

※「讀完橘花散里的作品,真的會愛上她文字裡不時蹦出的詼諧歡樂,愛上她詞語間流轉的柔情無限,她將人心深處的細膩情感描寫極致,一字一句皆是動人!不論是主角配角,對於每個角色的用心都絕對可以感受得到,即便是安太妃、即便是皇帝,甚至葉昭身邊的一眾猛將,再不起眼的角色都有出場發揮的空間!」──讀者  笏穎

※「這裡面的角色其實我很愛夏玉瑾,特別是他外表看似無惡不作的地痞,但實際上卻是個善良的人。他對於葉昭的心疼讓他自相矛盾、內心糾結,而且他的侍妾通通叛變成為將軍派,讓他恨得牙癢癢卻又沒辦法,每每總是在發生事情後才後悔不已,真的是笑料百出啊!讓人很期待後續發展呢!」──讀者 luisa2919

※「一開頭,我就對女主角感到嚮往,因為她太帥氣太英勇了!老太公那句:『葉家沒有女兒!只有沒把的兒子!』深深的吸引我看下去啊!這本小說讓我看得有笑有淚,女上男下般的關係,夫妻之間的搞笑情節卻又深藏著悲傷的過去,這些都很吸引我繼續看下去。這本小說真是讓我覺得好笑又好看,有一些挺無厘頭,連夏玉瑾的妾侍也是一個比一個可愛,拍案叫絕就是在說這部小說啦!」──讀者 落痕

將軍在上我在下3:十里狼煙牽子行(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