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簫傲金宮3 同梱特裝版



定價:299元 
優惠價:79 236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網路書展限定商品,本超值組合內含:《簫傲金宮3》1本+「金宮獻樂傳情」PVC彩繪收納袋1個。收納袋背面可留言,當成禮物袋使用。

【PVC彩繪收納袋】

尺寸:19cm×25.5cm
印刷:全彩
材質:軟質PVC
產地:台灣

狂賀!張廉 榮登金石堂「2012年度十大女作家」第三名、博客來「2012華文大眾文學暢銷作家」第六名

緊急開催!雙喜臨門特別企劃!
首創!同時推出雙版本、雙番外、雙封面──
「太子版」以及限量「七皇子版」,不但能任君選擇、更要同時擁有!

送!獨家太子版番外《墨心墨情》,再隨書附贈人氣畫家重花繪製「抱得美人共遨遊」精美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張廉free talk專欄,精彩第三彈!「金宮裡寵物的那些事兒——黑將軍篇、文小公子篇、寵物的節日篇」,獨家刊載!
★起點女頻超越115萬點擊率,7萬書友好評推薦!

兼差當密探,竟意外揪出一段金宮不能說的往事,
小樂女該如何解開皇子們多年的心結?

是陰謀、還是連環計中計?九龍奪嫡即將進入最高潮!

「會留意妳,正是因為妳的單純、妳的不會偽裝,還有妳的……白癡。」
「你才白癡呢!你是大白癡!寧可自己委屈,也不願跟自己兄弟說清楚!」

太子退出情場,滿月跟阿七終於手牽手、心連心。但樹大總會招風,滿月一時大意,在太子月宴中發了酒瘋,以一首小提琴曲技驚四座,誰知整個過程居然讓皇帝大叔偷看到!桃色危機逼近,面對皇帝大叔伸出的魔爪,防狼電擊棒不夠看,滿月只能依靠太子與阿七的聯手保護。
然而,太子與阿七、五皇子間的明爭暗鬥越來越白熱化,為了解決這場快失控的兄弟鬩牆,滿月當起了間諜,但越靠近太子,越發現到他背負的祕密及苦衷!唉~愛情才搞定,金宮卻將要天下大亂,滿月又該怎麼自救救人呢?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精采試閱

筵席漸漸擺上,就要正式開始。這時,一班樂女身穿統一的白裙翩翩而來。我有些驚訝,原來今晚另有樂女,那些樂女我都是認識的,皆為天樂府甲等樂女,總共二十人,而在裡面我還看到了玉清泉的身影。
「今晚妳不用獻樂,只要陪著玩就行了。」紫菱笑看我,那神情是真的讓我玩得舒心。她拉著我走到筵席的最後,正對龍墨刑的主席的地方,也有一張矮几,不過是兩人可用。矮几後是兩個蒲團,紫菱拉著我坐下,這樣,整個筵席成了長方形,我的右邊正好是把自己縮在黑斗篷裡的龍墨沄。
龍墨沄桌上的文小公子縮緊身體看著我,我對牠笑笑,牠變得更加緊張。
 
坐在龍墨沄旁邊的阿七見狀,忽地抱住龍墨沄,隔著他黑色的斗篷在他耳邊不知說了什麼,龍墨沄點點頭,然後從斗篷下伸出一雙分外白潤的手,抱起文小公子,和阿七換了位置。原本坐在阿七身旁的龍墨焎轉過臉皺眉看了一會兒,便陰陰沉沉地看向我。
阿七笑著坐到了龍墨沄的席位,和我挨得越發近。他單手托腮笑看我,熱熱的目光讓我的臉不由自主地開始發紅,我低下頭,一半是被阿七看得不好意思,一半是因為龍墨焎那像是吃醋的注視。
「哎喲~真讓人受不了你們兩個,分開一會兒都不行。」坐在我邊上的紫菱肉麻地搓手臂,我臉更紅了。而阿七索性把席位也移了過來,順便還對紫菱說了一句:「紫菱,妳看妳邊上是誰?」
紫菱拉著我入席的時候,旁邊是林嫣,我們自然而然地看去,可是,此刻那裡坐的卻是終黎將軍了!
「噗。」我當即笑了出來。
紫菱的身體都變得僵硬,「終……終黎將軍?你……你怎麼換座了?」
終黎將軍有些尷尬,臉微微泛紅,「咳咳,八公主想跟林姑娘說話,於是,座位換了……」他說得也有點哀怨。
他那邊席位的安排原本是三公主和三駙馬一席,然後是八公主、終黎將軍、季少白將軍,末席則是林嫣。所以龍墨影讓終黎和林嫣換了座,終黎自然而然就坐到了紫菱身旁。
看來紫菱暗戀終黎將軍,已經不再是西宮的祕密。
終黎將軍說完的時候,紫菱已經尷尬得臉紅不已,兩人雙雙撇開臉,紫菱放在腿上的雙手揪起了衣裙。
我回頭看阿七,阿七搖頭而笑。忽然間,又感覺到一束目光從前方而來,我朝那裡看去,是龍墨刑。我的位置正對他,他深深地注視我,並不避諱我身旁的阿七。我匆匆低下頭,然後,就傳來他朗朗的聲音:「今夜之宴是為瓊月公主接風,希望公主能在金宮玩得盡興。」
「多謝太子殿下。」瓊月公主的語氣也變得正式起來。
「請公主欣賞歌舞,品嘗我聖龍佳餚。」龍墨刑說罷,樂女們開始吹奏起來,舞姬也翩翩入場,遮住了我和紫菱的席位,但是,在她們舞動的身姿之間,我卻依然能感覺到龍墨刑那熾熱的視線。
一隻手,覆蓋在了我的手上,我看著那手指上熟悉的戒指,心裡變得甜膩。他緊緊地握著我,整個人連著席位在大家觀看舞姬跳舞時已經一點一點挪到了我的身邊。有阿七在身旁,龍墨刑給我帶來的如坐針氈的感覺,慢慢消散了。
好想,靠上他的肩膀。都說女人小鳥依人是故作撒嬌,其實,那是我們發自內心地對身旁之人的信賴和依賴。
我轉臉看向他,他也看向了我,我們的手在案几下十指相扣,緊緊相連。此時此刻,即便面前是再美味的珍饈美食,我們都已經飽了。
這就是有情飲水飽。
從龍墨刑那裡射來的目光消散了,他陪瓊月公主聊起了天,反倒是瓊月公主頻頻朝我們這邊瞧來,臉色變得難看。
大概到宴會中旬,龍墨刑遣散了筵席中表演的人,說要擊鼓傳花,接到花的人,就要出來表演節目。然後讓大家先準備準備。
我還在想為什麼要給時間讓大家準備,卻看見有宮女紛紛來到公主、殿下身邊,他們交代了一番,宮女便轉身離去。阿七這也交代了一下,宮女轉身離去。
大家開始彼此敬酒說話。紫菱就拉我去小解,女生都喜歡這樣。
阿七便移到終黎將軍身邊,跟他聊了起來。
我問紫菱那些宮女去哪兒?紫菱說是去給公主殿下拿樂器去了。原來如此。
在外面等紫菱,正好有樂女也趁此機會攜手來小解,她們看到我時,都笑了起來。
「簫樂女好福氣,居然跟殿下們一起飲宴。」
「呵呵,殿下抬愛。」這樣確實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羨慕死我們了呢!」她們咯咯笑地進了茅廁,轉身之間,我卻看到玉清泉愣愣地站在遠處,似乎在這裡碰到我,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忽然間,她回過神,看看左右,然後走向了一旁兩間房屋之間的夾縫,躲到了暗處,對我招招手,看來是有話要對我說。
我走過去,她站在夾縫最裡面。我走進去,和她一起躲在了暗處。
她面對我顯得有些尷尬,「之前的事,對不起。」
她突然而來的道歉,讓我反倒有些尷尬。
她咬咬唇,轉過身,忽然寬衣解帶,我一時發了愣,當她的衣服褪落之時,我在她的後背看到了同樣大小的圓形疤痕,像是被很粗的針所扎。
「這是?」這種奇怪的疤痕是怎麼回事?
她穿好衣服轉過身,「沒什麼,已經好了。在妳離開金宮的當天,他們就對我上了刑。」她垂下了臉,聲音平淡而沒有生氣,「呵,我當時以為自己會死,他們說,如果我再妖言惑眾,不僅打斷我的手,還會立刻殺死我爹爹,所以……」
「難怪妳那麼恨我,原來如此。」想到我看不到的金宮酷刑,我的心就開始發寒。這些龍墨刑、阿七難道都不知道嗎?不,他們一定都知道,只是他們從來不會將金宮醜陋的一面告訴我,讓我害怕、讓我恐慌。
與玉清泉相比,我是那麼的幸運,甚至,是幸運得足以讓整個金宮的人嫉妒。
「是的,我當時真的以為是妳的陷害。不過,現在我清楚了。」她略帶感激地揚起淡笑,「謝謝那個寫信和吹簫之人,讓我終於感覺自己在金宮還是有人關懷著。」她的笑容很蒼白,僅僅是一曲簫聲和一封信箋,就讓她倍感溫暖。
「看到妳開懷,我也很高興。其實吹簫和寫信並非同一人,所以,現在是有兩個人在關心著妳。」
玉清泉變得有些驚訝,眼神終於透出了這些日子以來第一次的溫暖,「我……能知道他們是誰嗎?」
我笑了,「吹簫之人說不定過會兒妳就會知道。至於……那送信之人,我還要問一下他的同意方可。」
「那就多謝了。」她頷首一禮,抬臉時露出一分認真,「我現在是琴家一派,他們準備在中秋夜宴上陷害皇甫大司樂,扶植自己的人成為右大司樂,但是怎麼害,我還不清楚。」
我心中一驚。剛跟琴家修好,就知道這消息,真是讓人有幾分掃興,但是交情是交情,鬥爭是鬥爭,一碼事歸一碼事。
她面露抱歉,「對不起,為了父親,我……不得不狼狽為奸。請簫樂女理解,這件事,我只能做到此,對不起。」
她連連的對不起和無奈的語氣,我深表理解,也深感安慰。我點點頭,提醒她小心。她在離開時,將一封書信託我轉交寫信之人,然後小心翼翼離去。
再次感覺,我很幸福,我甚至不用參加任何派系就已經是身分尊貴。這個誰都不敢惹的身分,是簫滿萱、龍墨刑和阿七共同給我的。
懷揣書信回到席位,紫菱坐在那裡擺出一張臭臉,問我怎麼突然不見了。我就說遇到樂女,聊了幾句。
阿七依舊和終黎將軍聊得歡快。我看離六殿下龍墨沄有些遠,正好看到他桌上的文小公子正在看我,我就對牠招招手。
牠縮縮脖子,回頭看龍墨沄。龍墨沄的斗篷輕動,文小公子站起來指向我。感覺到從斗篷下而來的視線,我偷偷露出袖子裡書信的一角,他怔了怔,看向文小公子,文小公子就朝我而來。
我將書信交給文小公子,牠跑了回去,再次躥上桌子時已經不見書信,應該是傳到了。希望這個宅男在收到玉清泉的回信後,能夠有所改變。
當宮女們手拿各位殿下的樂器而回時,樂女中的鼓手開始背對大家敲了起來。氣氛變得分外緊張,誰都不知道第一個中招的會是誰。
「咚咚咚咚,咚~!」大紅綢花落在了師父手裡。他微微一怔後,淡然地放下綢花,執簫吹奏起來。
在那一刻,我遙望樂女中的玉清泉,她平淡的神情開始隨著那簫聲漸漸變得驚訝,然後慢慢閉上了眼睛,沉浸在師父的簫聲之中,唇角,揚起了一絲幾乎不可見的淡笑。
接下來,花兒繼續飛傳,傳到我手裡,我飛快扔給了阿七,阿七自然扔給遠處的龍墨沄。龍墨沄倉倉皇惶接住,「咚」一聲,鼓聲停了。
他僵僵地拿著花,半天沒動靜,大家都看著他,他顯得格外緊張,就連文小公子都躥到了他的斗篷裡,害怕得哆哆嗦嗦。
「六哥?」阿七輕輕提醒,「該你了。」
「我……」這是我入宮以來,聽到龍墨沄說的第一個字,聲音是那麼的細微,猶如蚊子。
「既然這花落在老六的手裡,按照以往的老規矩,由人代替他表演。」正對面傳來了龍墨刑的話語,這句話,讓龍墨沄整個人都輕鬆下來。其實,龍墨刑真的很照顧金宮的這些殿下們,只是,他們沒有察覺。
不知道龍墨刑會找誰代替龍墨沄表演,會不會是他的妹妹龍墨影?忽地,龍墨刑將手指向了我,「月兒,就由妳來代替。」
「啊?我?」真是不服氣,我看向阿七,他笑了,似乎沒有幫我的打算。
「太子說得沒錯,以往都是由他人替六哥表演,小月,拉琴吧!」他似是有意提醒,忽然轉為小聲,「妳師父也想聽聽妳的琴聲。」
我下意識看向師父,他也正看著我,目光柔和,眼神中帶著一絲期待。
不能讓師父失望。我從矮几下取出小提琴站了起來。不能讓他失望。
起身之時,龍墨刑在大家看著我小提琴奇怪的目光中解釋起來:「月兒擅長製作樂器,今晚你們可有耳福了。這件樂器,連本殿下也只聽過一次,卻是非常之美妙動聽。」
「哦?」他身邊的瓊月公主露出不信的神色,「能有古琴好聽?」
龍墨刑笑答:「各有千秋,公主一聽便知。」
瓊月公主狐疑地看向我,我將銀白色的琴弓放在了琴弦之上,說:「這曲子是為我師父所奏,希望他能喜歡。」
師父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一直覺得,他的微笑猶如月光下淡淡的白色蓮花,透著一絲淒美。論到淒美,莫過於《梁祝》。師父,這一曲你必定喜歡……
悠揚的琴聲隨風而去,化作一隻只閃爍著銀光的蝴蝶,飛向空中已經初圓的明月,這支淒美的樂曲將一段淒美的愛情悄悄述說給了眾人聽。
師父……到底喜不喜歡玉清泉呢?呵……像他的性格,只怕喜歡,也不會承認吧!
一曲《梁祝》結束,我彎腰謝禮,然後坐下,四周一片寂靜,他們都驚訝於這第一次聽到的樂器,尤其是大哥簫滿麒。
「咚!咚!咚咚咚咚。」鼓再次敲了起來,綢花在眾人回神後繼續傳遞,氣氛越來越歡快,也越來越熱鬧。不由自主地,我會想起阿七和皇帝大叔那句同樣的感歎:「金宮很久沒有熱鬧了。」
幾乎每個人都會輪到表演,殿下公主們都自備樂器,簫滿麒則借了樂女的簫。瓊月公主喜歡唱歌,她的歌聲一起,龍墨焎的目光便會停留在她身上片刻,記得阿七說過,龍墨焎的姐姐龍墨靈,很喜歡唱歌。
原來,龍墨焎喜歡唱歌的女人,或者不能說是喜歡,而是親切。
輪到紫菱時,紫菱表演了一個魔術,讓大家好不神奇,終黎將軍的眼睛更是始終一眨不眨,紫菱回到位置後,他還繼續追問紫菱究竟怎麼回事。可是魔術怎能洩密,洩密就不是魔術了。對了,這裡不叫魔術,叫變戲法。
很快,就輪到了終黎將軍,終黎將軍也是有所準備,拿出了一個塤,吹了起來。紫菱雙手托腮坐在一旁側看他,俊美的銀月將軍吹塤之時,猶如儒雅的書生,風度翩翩。
當輪到林嫣時,還以為她會舞劍什麼的,可是她卻跳了一段頗有異域風情的舞蹈,輕快的腳步、優美的舞姿,凸顯了女性的柔美和性感,讓大家讚不絕口。大家還會去偷偷觀察季少白的表情,可是,他似乎並沒什麼驚訝或是癡迷的神情,依舊淡然自若,只是略帶驕傲。
我看向阿七,阿七抿抿唇,說林嫣可能是單戀了。我心裡有些遺憾,不過,單戀這種事,如果努力一下,遲早會變成雙戀的,只是時候未到。
少白將軍運氣最好,總是輪不到他。
龍墨刑看了看天色,笑道:「不如就讓少白來為我們的擊鼓傳花收尾如何?」
大家當然同意。
季少白也不好推辭,起身,拔出了佩劍。他是貴賓,才允許佩劍不用摘除。他走到我身前,對我一禮,「少白想請簫樂女為少白配樂,不知簫樂女肯否?」
季少白相請,當然不能回絕,而且我們也已經成了朋友。我大方起身,「可是……我該配什麼音樂呢?」
季少白含笑淡語:「隨簫樂女之意。」
「好吧!」我想了想,舞劍的音樂總不能太舒緩,對了,《神話》吧!那節奏有快有慢。
於是,我拉了起來,季少白的劍在樂曲聲中而起,時快時慢,隨節奏劃出了漂亮帥氣的劍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燈火月色之下,季少白瀟灑的身姿透出了一絲飄逸,清俊朗朗,衣衫翩翩。劍光琉璃,髮帶飄揚。
最後一個音在琴弦上收起之時,少白身姿緩緩飄落,寶劍入鞘,整段劍舞跌宕起伏,盪氣迴腸,讓人久久回味。
「好!」龍墨刑情不自禁地拍案大喝,那是男人對男人的欣賞。
我也很喜歡季少白的舞劍,動中有靜,靜中又有動,總覺得還沒看夠。
大家因為季少白的舞劍而變得有些激動,紛紛評說誇讚起來。不知是被誇讚得不好意思,還是舞劍舞完氣血沸騰,季少白的臉在搖曳的燭光中微微泛紅。
「接下來,該是月兒和林姑娘的比試了。」龍墨刑的話讓大家收了聲,紛紛朝我和林嫣看來,龍墨刑瞇眼而笑,「兩位姑娘可都準備好了?」
林嫣騰地起身,「我沒問題。」說罷,就朝筵席外的長桌走去。
阿七擔憂地輕拉我的衣袖,我也豁然起身,怕妳了不成?
我追著她就走,讓阿七搖頭歎氣,卻又哭笑不得。
宮人開始被遣散,玉清泉也隨樂女緩緩離去,似乎接下去的事情,她們不再適合在場。
「這十壺酒尋常男子也只怕喝不下去啊!」大家圍站在長桌邊,三駙馬看著那十大碗酒感歎。
「能不能代飲?」我那溫柔的大哥已經開始擔心了,提出這樣一個建議,大家全看向他,「你若代飲,少白豈會袖手旁觀?到最後不就是你跟少白比試?簫家大公子,你可有勝算?」
簫滿麒擰眉,臉色沉重。我拍拍他的手臂,「大哥,放心。這樣吧!我輸了你替我代親好了。」
「啊?」簫滿麒登時尷尬臉紅。
「不行!」大家異口同聲,尤其是紫菱,那目光簡直要把我狠狠掐死。
我吐吐舌頭,看向長桌對面的林嫣,她一臉的自信。
「好,就由本殿下發令。」龍墨刑站在長桌中間的位置,揚起手,刀掌劈落,「開始!」
立刻,我和林嫣就開始一碗接著一碗地喝。她喝得很快很急,我慢條斯理,以勻速喝下。這酒不辣,而且還有點甜,可比我老爸的二鍋頭入口多了。
七碗之後,林嫣的速度驟慢,喝喝停停,喝酒的人都知道,喝快酒一時間不會醉,因為酒精作用還來不及起來,但是肚子會很撐。一般酒場上的人,都會一招:吐,吐完了再喝,喝完了再吐,這就是有人千杯不醉的原因,因為酒精在胃部都沒停留多久,就又被嘔了出去。
我是一碗一碗慢慢喝,肚子是一點一點適應,慢慢撐圓,當林嫣喝不下的時候,我照樣可以灌下去。這場比賽比的不是誰先醉,而是誰先喝完。所以我雖然醉意起,但是肚子還能灌。
等我灌完的時候,人都站不穩了。簫滿麒在旁邊緊緊扶著我,我笑指林嫣手裡的最後一碗,「輸了吧!親人去!哈哈哈……」我腳步一個趔趄,靠在簫滿麒的身上,「跟我比?哈哈哈,本大小姐六歲就開始喝白酒了!」
林嫣將碗狠狠摔下,酒水灑了一桌,她雙拳擰緊,掙扎了許久,突然轉身捧住就在身旁擔憂她的季少白的臉,親了上去。
季少白整個人都僵硬了,臉色不是紅,而是白。他雙手撐開,宛如不敢碰林嫣半分。
林嫣紅著臉親完,抹嘴瞪我,「滿意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我指著她笑,「慢、慢著,還有一個呢!紫菱!」
縮在龍墨刑背後的紫菱被龍墨刑揪了出來,開溜的終黎將軍也被阿七拖了回來,他們被龍墨刑和阿七推在了一起,尷尬地撇開臉。
林嫣有酒壯膽,但紫菱就沒了。
「親!親!親!」大家開始起哄。
紫菱咬緊唇,忽然,終黎將軍出手了,將紫菱的身體扳過吻上了她的唇,兩個人的臉在那一刻同時而紅,然後倉皇分開。終黎將軍將紫菱護在身旁,抽著眉角紅著臉,「你們滿意了吧!」
當然啦!我靠在簫滿麒的肩膀上,問:「大哥……你今晚開不開心?」
簫滿麒撇開臉,有點生氣,「如果妳不喝成這樣,我更高興!」
我笑了,醉醺醺跑回席位,簫滿麒慌忙扶住我,「都醉成這樣了,妳還要去哪兒?」
現在席位上只剩下大家的寵物,牠們聚在地毯的中央,像是也在開牠們的宴會。琅琊、王爺、文小公子,還有香香公主。明明是貓鼠狗豬,怎麼會那麼和諧。
「小月。」有人攔在了前面,是師父,他沉著臉,「醉成這樣,別亂跑。」
他的出現,讓簫滿麒有些吃驚。我笑看師父,「師父……」
師父立時收眉,看看左右,還好大家都還在笑紫菱和終黎,只有阿七匆匆趕了過來,「妳亂跑什麼?」阿七也來訓我。
師父沉臉看阿七,「看好她,別讓酒後亂說話。」
酒後亂說話?對、對了……剛才我叫了師父……如果被別人聽去……他們又該怎麼想?金宮大殿下幾時成了我的師父?
阿七擔憂地看我,「要不我先送妳回去?」
「嗯~」我撒嬌,扶著我的簫滿麒僵硬了,阿七的臉色也有點黑,「我沒醉~我就是去拿小提琴~」
「好,好!」阿七像是怕了我,「我去拿,妳別再亂走、亂說話了。滿麒,看好她。」
「好。」
「什麼嘛~誰亂說話了,我清醒著呢!」這酒明顯度數不高,說不準是龍墨刑有意的安排。
阿七拿著小提琴匆匆回轉,「對對對,妳沒醉。回去吧!」
「不高興!」我甩開簫滿麒的手,大喊,立刻大家又都朝我看來,我奪過小提琴,開心地拔掉了髮簪,長髮立時散落,在風中飛揚。拉小提琴,就是要頭髮亂飛像個瘋子才有感覺,「本姑娘今天高興,要再拉一段!」
說完,我就在忽然變大的秋風中拉起了★《犯罪高手》★(註1,知名歌手麥克傑克森所演唱的歌曲之一。)。極快的節奏,跳躍的音符,每個人的心底都會有那一絲邪念,都會因此而犯罪。貪嗔癡就在我們的身上,我們只是凡人,是人,皆會犯錯。
詭詐而狡黠的音符化作一個個身形矯捷的飛賊,跳躍在金宮屋簷之上,飛躍在明月之中。他們要在今晚,犯罪。
髮絲在夜風和音符中亂舞,激情在我心中燃燒,原來,我是熱愛音樂的,就像我愛著我的小提琴,我的鋼琴和我的吉他。
停下手時,琴弦幾乎拉斷,華髮吹拂在我面前,空中明月之中,映出了一個飛賊自得而邪氣的笑臉。
微微一個趔趄,我靠在了身旁簫滿麒的身上,「看,沒醉吧!一個音都沒走,哈哈哈……」
他怔怔的,旁邊的阿七也怔怔的,不遠處的師父也怔怔的,遠處的其他人都怔怔的,連草地上的金宮寵物們,也是怔怔的。
老媽說過,用真正的激情演繹出來的音樂,是活的,即使走了音,即使出了錯,它依然感人。
以前我從不明白,因為那是枯燥得日復一日地練習。練到生了厭,開始排斥,從未真正燃燒過激情去演奏一段音樂。
而現在,我背井離鄉,只有這些音樂和自己做的樂器,讓我感覺和家鄉很近,它就在我的身邊。沒想到恰恰是因此,讓我內心的情通過音樂得到了抒發。
「小月!」阿七忽然將我擁抱,這個緊窒而深情的擁抱昭示了我只屬於他:龍墨焱。我微醉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閉上了眼睛,別人明天會說什麼,我已經管不著了,我只想靠在這個屬於我的肩膀上,感受他溫暖的氣息,聽著他有些激動的呼吸和劇烈的心跳,和呼吸那熟悉的薰衣草味道。感覺……真的想睡了……
「啪啪啪……」周圍響起了一片掌聲,阿七扶住我,我轉身看大家,頭很暈,已經無法看清眾人的笑臉。
「既然女人比了,我們男人也來比一場。」朦朧中,聽到龍墨刑的聲音,他好像指向了誰,「焎,我們也來比一場如何?」
我努力眨眨眼睛,保持清醒。看到龍墨焎冰冰冷冷站在那裡,淡看龍墨刑,「賭注呢?」他一向惜字如金,直逼主題。
龍墨刑勾唇一笑,指向了我,「你輸了,月兒還是按老規矩,親這裡的所有殿下。」
「什麼?」我一下子被炸醒,龍墨刑是不打算放過我嗎?阿七瞬間將我抱得更緊。眾人目光流轉,曖昧不明。
然而,龍墨焎卻依然淡定,只是說:「那你輸了呢!」
「哼。」龍墨刑勾唇而笑,「如果你能贏了我……」他緩緩卸下了太子紫金冠,瞬間,長髮垂落,如我一般披頭散髮,他將紫金冠往長桌上輕輕一放,不疾不徐地說道:「這太子冠,今晚就歸你!」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簫傲金宮2:閉嘴老實做樂女》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寫得很好看,還是一如既往的搞笑。廉大加油啊!我會一直支持妳的,最喜歡妳寫的書了。」──網友 游客

※「看廉大的書就會讓我回到初戀的那份悸動!是的,廉大書裡的男主都很唯美,都是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的,溫柔、體貼、帥氣、多才多藝,讓我欲罷不能!
初看龍墨刑就知道他非池中物,就知道什麼花心冷酷都是裝的,越是這樣的人心靈越是脆弱。他溫柔、睿智、幽默、帥氣,最重要的是專情跟瞭解女人!他懂得愛,更懂得怎麼去愛,這些都無一不令女人心動。說到這裡,不禁感嘆一下為什麼現實裡沒有像墨刑一樣專情的男人啊!」──網友  krybabe

※「呵呵,覺得廉大的文筆真的很細膩、很煽情,情節設置轉折很自然,沒有讓人覺得突兀。」──網友 小宴闌珊

※「張廉經常是第一人稱敍述,NP,偶爾一點h,有時還有雷,但總的來說,是我最喜歡的文風。虐到心,然後趕緊給個甜棗,心裡頓時很舒服很開心。我看書時一直是笑的,因為幽默不羈的文筆讓人看了很放鬆。相比張廉其他的書,我覺得這部最打動我了!每一個人都很喜歡,每一個都沒有偏頗。張廉,我真的很愛妳啊!」──網友 墨使愛

簫傲金宮3 同梱特裝版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