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海棠依舊卷七 同捆特裝版(內含作者親簽Mini簽名板)


活 動 2020暑期童書展 全館童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378元 
優惠價:79 299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本超值組合內含:《海棠依舊 卷七》新書1本+「海棠依舊Mini簽名板」1個。



【海棠依舊Mini簽名板】
尺寸:14cm×16cm
印刷:全彩精印
材質:高級印刷用紙
產地:台灣

★面對丈夫討債般要她拿出真心實意,明蘭覺得很頭痛!
婚姻生活不是打卡上班,該如何才能夫妻恩愛、家庭美滿?
春暖花開的最終章,內心的感動卻無法落幕!
480頁的精采大結局,及5萬字番外別冊,一次看個夠!

★晉江總榜第一名、橫掃博客來與金石堂新書暢銷榜!年度超人氣種田文,內容滿載的最終回,不容錯過!
★讀者好評不斷、引頸期盼的第七集終於上市!看明蘭如何往宅鬥的路上奮力邁進,開創幸福的婚姻生活!

「妳當姑爺是妳男人呢,還是妳上官呀?也罷,如今姑爺是叫妳吃住了,這是妳的福氣。妳自小就懂事,小大人似的,如今結了婚反而往小了長。女子嫁人後,能越活越小,其實是福氣。」
明蘭心裡對祖母默念:謝謝您!在我最彷徨無依的時候,養育我,保護我,教我長大,讓我有勇氣面對這個討厭的地方。您孤苦半生,沒有骨肉,所以他們欺負您。放心,您還有我!

特別加贈1:高達五萬字的番外別冊《開到茶靡花事了》:一篇全新加寫獨家番外&六篇正文之後的番外&作者謝幕,精采內容不容錯過!
隨書附贈2:呀呀精心繪製「海棠花下明蘭全家福」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3:正反兩款書衣(明蘭款、海棠款),任君選擇

顧廷燁:「妳嫁給我後,一直待我很好,體貼周全,聰明伶俐……這些年來,妳想做的事,妳想知道的,哪一椿哪一樣,我沒有依妳?可妳就是不放心,暗中揣測我,一言一行半點錯處都不肯落下!好好好,我果然是討了個好媳婦!」
盛明蘭:「祖母是真心疼我,才給自己惹上這遭劫難……心裡真惦著一個人,就會急中出錯,所謂關心則亂,像祖母這樣……我總覺著,真心所愛,不是看他做了多少聰明事,而是看他,做了多少傻事。」
他對自己很好,專心一意的好,全力讓他們母子安穩太平,這就足夠了,他們是多麼迵異的人,不過都盼著,歲月靜好,天長地久……

和顧廷煒分了家,擺脫了佛口蛇心的太夫人後,明蘭應該就此能過著舒心的日子,偏偏和顧廷燁發生婚後第一次的吵架,理由是丈夫覺得妻子不誠心,老想著耍小聰明;明蘭卻覺得丈夫太麻煩,太平過日子就好了嘛,真心又不能當飯吃……
正當夫妻兩人冷戰時,王氏的娘家人進京了,仗著有王老太夫人及王舅父撐腰,康姨媽竟然攛唆王氏對盛老太太出手,只為了對付明蘭、出口惡氣。得知此事的明蘭奮不顧身,不惜和康、王、盛三家長輩翻臉,就算從此被丈夫厭棄,也要為疼愛她的祖母討回公道!一向性子軟和的明蘭,卻在此時有了驚人之舉,會因此影響到他們的夫妻感情嗎?令人感動的最終回!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關心則亂
1980年代出生的寫手,循規蹈矩讀書就業,完全按照國家規劃的人生履歷,生活寧靜踏實。迤邐的書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屢屢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初次網路寫作為同人小說《HP同人之格林童話》,喜歡輕鬆浪漫的文風,也執著於嚴謹合理的結構,寫文是快樂並糾結的事。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4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獎。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繪本《她她》

精采試閱

第一百八十六回:世間道:非我無情,是你多意

匆匆趕去四老太爺宅邸,卻見五老太爺及廷狄夫婦倆已坐在屋中,正和神色茫然的四老太太說話,「四嫂別急,且把心放寬,我們都這般歲數了,生死有命……」
顧廷燁攜明蘭上前見禮,並為遲來道罪,五老太爺緩緩擺手,神態慈和,「我們住得近,自是來得快些,你們也算早了……先進去見你四叔罷。」
煊大太太引他們進裡屋去,顧廷熒和幾個丫鬟、婆子正在床邊服侍湯藥,見明蘭和廷燁來了,便微微側身而站。不住唉聲嘆氣,「……大夫說了,性命是無礙的,但卻風癱了,如今非但不能動彈,連話也不得說了……」說到這裡,聲音哽咽了。
明蘭探頭去看,見四老太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雙目半開半閉,彷彿既睜不開也閉不上,四肢僵硬,面部扭曲,嘴角歪斜成一個奇怪的角度,餵進去一勺湯藥,倒要漏出一半來。
這種情形,也沒什麼好說的,明蘭說了幾句「四叔父你好好養病」之類的廢話,顧廷燁面無表情的也意思了兩個同義句,然後二人便與煊大太太退了出來。
在中廳坐定了,眾人開始敘話。
顧廷燁先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說倒下就倒下了?」
很簡單的問題,廷煊卻支支吾吾了半天,「……是今兒下午來了封信,說……說二弟在西北,又出漏子了……爹一聽,就急得病倒了。」
明蘭轉頭去看煊大太太,「年後大嫂子不是才說炳兄弟出了些小紕漏麼?這是同一回事麼?莫非那兒的衙門還不肯甘休。」
煊大太太連連苦笑,「是兩回事。原先那樁,已差不多打點好了,誰知二弟也太不消停了,身上還沒乾淨呢,又惹是非。說是夜裡與人爭鬧,將人打死了,二弟也叫打斷了一條腿!舊帳未清,新帳又來,打死的那人還是良籍,統領惱了,說是這輩子不叫二弟回來!」
明蘭默默轉回頭來。這時炳二太太開始從低音抽噎到高音,衝著五老太爺哭哭啼啼道:「我早就說過,西北地方荒蕪兇險,人也大多兇惡,您侄兒老實巴交的,若非被欺負得狠了,怎會與人爭執……」
她話還沒說完,顧廷燁便打斷道:「炳二哥是住在流放所裡的,因使了銀子、人脈打點,日常連勞作也不用,衣食等均有小廝、僕役打點。便是白日閒了出去逛逛,夜裡也該回去了,怎會夜裡打死了人?」
這情由一點明,五老太爺剛剛張開的嘴又闔上了,搖頭捋鬚。炳二太太難以辯駁,訕訕道:「許是有什麼要事,非得出去……」
四老太太忽然冷冷哼了一聲,「他是去流放,能有什麼要事?家裡人為他提心吊膽,他倒好,只知胡鬧,還連累了他爹!」越想越火大,好不容易給女兒說了門頗不錯的親事,眼看議論得差不多了,倘若這時老爹掛了,廷熒便得守孝三年,那豈不等成了個老姑娘?且別說對方肯不肯等,就算肯等,大約等女兒嫁過去,恐怕什麼庶長子、庶長女都已生下了。
她素來溫文無爭,但這會兒捏死顧廷炳的心都有了。
一個孝字壓下來,炳二太太急了,衝口道:「這也不能全怪他呀,這陣子爹的身子原本就不好,都怪新納的那個……」
顧廷煊大聲咳嗽起來,臉色脹紅,炳二太太才驚覺自己說錯了話,趕緊閉嘴。
「說得也是。」顧廷燁緩緩道:「適才我也覺著奇怪,四叔父素來身子硬朗,炳二哥這事也非立即致死的,緣何會重病至此?」
這話一問出來,四房眾人俱是垂首。四老太太是疲憊中帶著灰心,廷煊夫婦卻是羞愧兼尷尬,縮坐在一旁的炳二太太不住骨碌著眼珠。
良久,五老太爺撫鬚道:「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今兒都是自家人,沒什麼不可說的。」嘆氣繼續道:「當初大哥、大嫂在,四哥還能約束一二,自分家後,日益胡鬧。近日四哥竟納了個揚州瘦馬,終日嬉樂,大侄子憂心,曾央我來勸,奈何四哥不聽,才致如此。」
這話說得隱晦,但屋內何人聽不懂。
明蘭低下頭,自行翻譯成吐槽版: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自覺金槍不倒,日夜法克,若只找家裡的婢女也就算了,畢竟是良家的,花樣有限,誰知弄來了個專業人士,搞不好還用了藥——連續奮戰好些天,已淘澄空了身子,昨夜興許剛奮戰了三百回合,中午又延長賽,然後下午就聽見心愛兒子的噩耗,當然就抵不住了。
顧廷煊也許還想替老爹遮掩一下,但煊大太太一點護著這老不休公爹的意思都沒有。
五老太爺轉向他們夫妻,慈和的勸慰:「四哥糊塗,你們做兒女的又能如何?不順著他,還得算你們忤逆。大侄子、大侄媳,大夥都是明眼人,不會怪你們的。」
顧廷煊垂淚道:「多謝五叔父體恤,我、我……我們也是無計可施了……」
「生死有命,到了我們這個歲數,閻王早就惦記上了。」五老太爺微笑道:「大夫既說性命暫時無憂,便好好將養著,慢慢也就回過來了。」
這話說得溫和豁達、淡沖清明,明蘭終於忍不住去看了五老太爺一眼。
不過數月未見,五老太爺便如換了個人般,往日那清高倨傲之態全不復見,雖是蒼老依舊,卻精神甚好,說話和氣誠懇,十分通情達理。
顧廷燁似也有些疑惑,側瞥了明蘭一眼,又附和道:「五叔父說得有理,只要有救,好好將養便是。」然後又轉頭道:「若是缺什麼,大哥大嫂儘管來說便是。」
煊大太太拭淚而笑,「這裡先謝過二兄弟了。」
另一邊顧廷狄見狀,也站起來道:「倘若有用得著的地方,也請嫂子、哥哥千萬別客氣。」
廷煊夫婦又是感動又是一番道謝。
炳二太太見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彷彿把廷炳的事給忘了,大為著急,眼珠一轉,低聲對身旁丫鬟吩咐了幾句,那丫鬟隨即點頭離去。
*****************************************
明蘭默默看完這一幕戲,一言不發的跟著顧廷燁回了府,此時已是燈上月梢,兩人各自更衣、沐浴盥洗,然後摒退眾人,關上房門。
床頭的雕花四方小翹几本是墨色的,可昏黃的燭火下,隱隱透出一抹暗紅來,幾上放著一把白瓷染青花的小矮壺,精緻的壺嘴微微翹起,燭火輕輕一晃,在几面上留下高低起伏的陰影。明蘭裹著薄緞中衣坐在床沿,靜靜的看了好一會兒,方才抬起頭來。
顧廷燁躺坐在床頭,月白綾緞的寬袍鬆鬆鋪在床沿,漆黑的散髮長長垂至赤裸的胸前,今夜他沒有拿本書做幌子,就這麼直白的盯著她,看她滿心疑惑、欲言又止。若是平常,他早主動替她解惑了,可今天……他要看看,她究竟會不會問。
男人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譏意,近乎自嘲。
他就這麼靜靜看著她,看著她掙扎在問與不問之間,等著。
「余……余嫣紅……」明蘭竟覺呼吸困難,對面黑影幢幢的帳幕下,男人幽深的眸子恍若鎖鏈纏著自己,「……是顧廷炳?」
可怕漫長的沉默。
男人收起閒散,聲音冷硬如冰岩,「至少三十年,他別想回來了。」
明蘭腦中一片空白,結巴道:「可……這是為何?」她設想過很多人,總覺得應是個風花雪月、色膽包天的人,卻沒曾想是整日鑽營於權勢錢財中的顧廷炳!
「為了銀子。」顧廷燁異常平靜。
明蘭心沉了下去,真相竟然遠比預料的還要醜陋,起因甚至連逢場作戲都不是。
「余家的陪嫁豐厚,除卻田莊、鋪子,嫣紅手中至少有兩萬兩現銀。嫣紅死後,退還余家嫁妝時,這筆銀子不見蹤影。自然,以當時的情形,余家也不會追問。」
「……顧廷炳早垂涎嫣紅的嫁妝,奈何沒有名目,待我出走後,人人都說我不會回來,他便動了心思。」
「可惜東窗事發得太早,他只吞沒了現銀,那些鋪子、田莊還沒法動……」
平靜敘述的語調,恍若一齣殘忍的鬧劇。
明蘭胸口壓抑得難受,「這件事,四老太爺……知道麼?劉姨娘呢。」
顧廷燁緩緩道:「起初便是他們母子謀劃的。待第一筆銀子弄到後,老子也知道了。」
「四叔父沒有制止?」明蘭氣憤難言。
顧廷燁沒有回答,只嘲諷的笑了笑。
一個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明蘭衝口問道:「四叔父的病可與你有關?」
「有關,也無關。」男人似笑非笑,「我叫人去給那群狐朋狗友傳話,我和四叔雖分了家,但還是一家人,可不許怠慢了我家長輩。」
過了半晌,明蘭又問:「四嬸嬸……為什麼肯幫你?」
「她不是幫我,是幫她自己、幫她女兒。」
「廷熒妹妹的親事……?」明蘭驚覺。
「那門親事,是我去請託的。」
看明蘭一臉驚愕擔憂,男人笑了笑,「放心,是戶好人家,說起來,以分家之後四房的情形,還是廷熒高攀了。」
——那麼,今日四老太太反常的舉動有解釋了。
「既然妹妹出嫁在即,你還、你還……四叔……」明蘭急得說不下去。
顧廷燁微微皺眉,「這倒始料未及,四叔也荒唐得太過了,虧得沒出人命。」
一開始的計畫是待廷熒出嫁後,四老太爺才日積月累的「病」倒,誰知那老色鬼太過猴急,除了狀況提早,估計四老太太被嚇得不輕。
「待妹妹出嫁後,想來四嬸嬸更有工夫好好『照料』四叔。」男人興味盎然的微笑起來。
明蘭知道,就像那些風癱十幾年的病患,四老太爺大約永遠也好不了了,直到去世。
從今日來看,廷煊夫婦起先是不知情的,但隨著事態發展,煊大太太顯然很快意識到了問題關鍵:一旦四老太爺不能動彈,四房最大的長輩就四老太太,廷煊夫婦倘若想完全壓制住廷炳那一房,就必須聯合四老太太。
父親的多年老姨娘,做兒子的不好處置,但正房太太卻盡可以動手;庶弟遠在西北,兄嫂總要體恤孤苦的弟妹及其孩兒,但四老太太卻盡可以祖輩身份教訓之。而同樣的,沒有兒子的四老太太,以及出嫁的廷熒,也需要廷煊夫婦來撐腰。
正是互利共贏。
到時候,四老太太想怎麼「照顧」四老太爺,就怎麼照顧,而經過今日,她甚至還有了管束廷炳媳婦的把柄——只要她一不老實,就讓她去西北陪丈夫去;至於劉姨娘……兒子不在、男人癱了,四老太太盡可以出氣了。
明蘭心頭一陣害怕,「西北那邊不會出事罷?倘若叫人知道是你……」
「妳以為我做了什麼?」顧廷燁哈哈大笑。
「顧廷炳流放西北時,他大哥給帶了四個僕役、兩個婆子,我又給補了兩個護衛。這些日子,我時常叫人去叮囑那些僕役、婆子好好服侍,千萬要聽主子的話,不許怠慢違逆,一定叫主子過舒服了,回來重重有賞。又吩咐那兩個護衛,西北民風驃悍,定要好好護衛主子,不許叫人傷了去。如此而已。」
明蘭呆呆的看了顧廷燁好一會兒。
對,他的確什麼都沒做;他只是順著每個人的性子,緩慢的拉好蜘蛛網。
四老太爺貪花好色、荒唐昏聵,整日廝混的也是這麼一幫人,顧廷燁傳了話後,人家為著巴結顧侯,自然把最好的貨色拿來招待四老太爺——那句傳話有什麼問題嗎?
四老太太一旦入了戲,就只能照著顧廷燁的意思做下去,她什麼也不能說——不過是做堂兄的關心妹子,替妹子尋了門親事而已,旁的什麼也沒有。
至於顧廷炳,顧廷燁太瞭解他了;他是那種酒色財氣、得寸進尺的貪婪小人,一旦生命沒了危險,又有一眾人好吃好喝伺候著,難道他會每日老老實實的待在流放所裡?
不,他必然是耐不住的。以顧廷炳之前在京城的行徑——霸占人家祖產、貪圖人家買賣、逼死人命,難道他在西北就會安分守己嗎?秉性難移,兼之有兩個了得的護衛,只有他打人,沒有人打他,他不橫著走才怪。
蜘蛛網拉好了,顧廷燁只需說些似是而非的話,然後耐心等待,便會有滿意的結果出現。
「當初我潦倒,他們不顧骨肉血親,肆意侮辱欺凌於我,那麼,今日就該受了這報應。」顧廷燁陰沉了神色,掩飾不住眼中的戾氣。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是奇恥大辱,又是受親人背叛,當時的他該是怎樣一種屈辱悲憤的心情。
想到面前的男人居然能隱忍至此,明明知道四房父子對自己做的事,可這兩、三年間,他竟不露半分聲色,暗中布置籌畫——明蘭背心發冷,環抱著被子,顫聲道:「我我、我沒有、從來沒有……」她的下巴被捏住了。
顧廷燁俯身捧著她的臉,籠出一片陰影在她的臉上。
「妳嫁給我後,一直待我很好,體貼周全,聰明伶俐。該妳做的事,妳做得滴水不漏,不該妳問的,或是妳覺著會叫我不痛快的,妳一句都不會問。」
陰暗中,他的眉角棱骨愈發顯得凌厲森然,不知為何,明蘭莫名的害怕。
「不論妳面前有多少難題,妳只自己揣度,有多少疑惑,妳都死死忍著,從不主動提起。嫣紅的事,妳心裡藏多久了?嗯……說呀,妳生團哥兒那日那般兇險,可醒來後,妳依舊不曾問起半句……妳是怕我難堪吧。可在我心中,有什麼是比妳和團哥兒要緊的?區區難堪算什麼?」
男人越來越重的喘氣,似是漸漸無法抑制怒氣。
「這幾年來,妳想做的事、妳想知道的,哪一樁、哪一樣我沒有依妳?可妳就是不放心,防著我,戒備著我,暗中揣測我,一言一行半點錯處都不肯落下!好好好,我果然討了個好媳婦!」重重一拳擊在床上,明蘭頓覺天搖地晃,眼角淌出一片濕熱。
見她淚流滿面,目露驚嚇,顧廷燁方才漸漸安靜下來,抹掉她的淚水,把她連人帶被子抱在懷裡,摟得死緊死緊。
明蘭側頭輕抬,這個角度,只能看見他微微鼓起的側腮,緊緊繃著,咬牙切齒般。
次日起,顧廷燁便搬去內書房睡;明蘭默默的替他備好玉皮涼席和鋪蓋,更貼心的配上一幕天青繡薑黃蟈蟈的軟紗帳,和兩尊白玉艾草熏爐,好驅蚊蟲。
顧廷燁站在書房的側廂,看著屋裡整齊周全的擺設布置,更加氣不打一處來。
嚴格來說,這不算正常意義的夫妻吵架,不過一個配偶單方面發飆,另一個老實的聽著,還嚇哭了,可其結果卻很符合正常步驟,吵架——冷戰。
世界上最麻煩的問題,就是知道問題是什麼,卻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面對丈夫吃人的臉色,討債般要她拿真心意出來,明蘭頭痛得很。
倘若顧廷燁是個尋常男子,明蘭自信唱作哭泣一番,必能過關,偏這男人閱歷豐富、慣會識人,這兩年把明蘭的性子摸透十之八九,糊弄不了。
若明蘭這會兒跑去痛心疾首的表示「啊,我已經知錯了,請你原諒我吧,其實我是真心愛你的」,人家大概眼皮子都不會抬一下。
明蘭懂得那夜顧廷燁話裡的意思,可夫妻至親至疏,本就不能處處實言,否則,當先便該是一句「我其實是穿來的」。她深覺最近過得太舒服了,少了以往的細緻體察,以致疏忽了丈夫的心情,真真不該。
她決心反省。
一個要對方認識錯誤的根源,對自己真誠以待,屬於感情問題;
一個卻覺得感情沒問題,是方式出了紕漏,需要改進策略,屬於技術問題。
前者覺得妻子不誠心,老想著耍小聰明;
後者覺得丈夫太麻煩,太太平平過日子不就完了麼,真心個什麼呀真心,能當飯吃麼……
顧廷燁不肯自動回來,明蘭又沒想出解決辦法,只能照常理家務、管孩子,夫妻倆悶聲不響的面對面坐著把飯吃完,倘若男人臉色實在太難看以致影響了胃口,明蘭過後再吃一頓。
時日長了,明蘭居然很沒出息的覺得這種日子也不甚難過,要是能再生幾個孩子就好了,可惜男人不肯回來睡覺。
見此情形,顧廷燁愈發氣得厲害,愈發不肯回屋就寢;可他又想念兒子,便晚上常抱兒子去書房睡,如今他哄孩子睡手熟得很,倒也不為難。
若他回來晚,就深更半夜把睡眼迷矇的明蘭推醒,從被窩裡把團哥兒裹著抱走,然後明蘭就會失眠;若他次日有早朝,會在離開前,滿屋黑漆漆的將兒子塞回她的被窩,明蘭就會被再度推醒,然後抱著呼呼沉睡的肉團子睜眼到天亮。
對於這種前半夜和娘睡、後半夜和爹睡,閉上眼時是爹、睜開眼時是娘的生活,小胖子沒有任何不適,有時半夜醒了,還能跟顧廷燁玩鬧一會子,累了剛好就一覺睡到天亮——摸著兒子剛剃好的肉禿禿的腦袋,明蘭無力的嘆了口氣。
——你知不知道你爹最近在深夜報復社會啊。
這幾日夫妻冷戰,府裡也不是沒有動靜。
冷戰第三日,秋娘蠢蠢欲動,端著盞燕窩想去書房「探望」顧廷燁,結果不知說了什麼,反而惹得顧廷燁不痛快,連碟子帶燕窩摔在門外,秋娘回去大哭了一場。
冷戰第五日,翠微將常給莊子裡的彩環送東西的一個婆子,連同她乾女兒重重罰了,每人打二十大板,然後一道罰去了那莊子。
冷戰第八日,王氏的娘家人進京了。
王舅父外放數年,如今任期已滿,近日要回京述職,家眷先行一步回來,王氏早就想家人想得厲害,早早來告知明蘭。說是過兩日待王老太夫人安頓好後,闔家去拜見長輩。明蘭為難了好一會兒,只能期期艾艾的去跟顧廷燁說了,然後眼巴巴的望著他。
顧廷燁面上故作淡然道:「後日我早些回來,我們一道走,團哥兒太小,先不過去了。」
「多謝侯爺。」明蘭就等著他這句話,她原就不想把團哥兒抱過去,可又不想自己做壞人,這句話他來說再好不過了;想著便歡歡喜喜的過去抱著他的胳膊,把腦袋挨了過去。
顧廷燁看了她一會兒,側過頭,心中暗嘆一聲:她便如一個孩子,很誠懇的認錯,老老實實的受罰,很可愛、很乖巧,可她心裡並不知道錯在哪裡,甚至也不願改正。
肩臂上柔軟馨香,她笑面如花,他心裡很喜歡,不自覺的就伸臂攬過她的腰,忽然,他很沒出息的想——這樣也好,就這麼過吧,較什麼真呢。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海棠依舊 卷七》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總覺得看這部作品時,彷彿在看《紅樓夢》的感覺。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互動很細膩,情感的表達十分傳神,逗趣的場面也沒少。書中每個角色都有鮮明的個性,家中父母姨娘兄弟姊妹,個個活靈活現。種田文就是在敘述古代家中的大小事,這一本的情節有時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奇。主角明蘭慧黠,狀況發生時的反應常常令人莞爾,也為故事帶了點樂趣,吸引著我想往下看,不知道明蘭之後還會有那些有趣的表現呢?」──讀者 白色飛鼠

「若受夠了那些有著驚人才藝(如脫口成詩和絕世神醫)的穿越女後,本書的故事反而如一條涓涓細流,看似不起眼的設定,卻引領讀者墜入那個大宅的世界裡。會喜歡這個故事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甚至重讀了好幾遍才明白,作者真是把每個人物都寫活了啊!作者的文筆悠然而有序,活生生的將古代大宅院的生活用3D手法呈現於我的眼前。最誇張的是我這個連《紅樓夢》中的『四春』都記不全的人,卻能輕易記得本書中華蘭的要強、墨蘭的心機、如蘭的蠻橫,和明蘭的嬌憨,不得不說作者的功力真的很強!把每個人都創造的如此真實,絕不只是單純的好人或壞人,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劇情也是作者的高明之處,大宅院裡雖沒宮中的步步殺機,但平靜日子下埋的也是充滿心計,一個走錯了,沒人知道將付出什麼代價?不過,相較於宮中的冷血,此書多了親情的滋潤,更顯的溫情順遂,我可是常被盛老太太和明蘭之間的互動給逗笑呢!」──讀者 墨燐

「第一集中我最喜歡明蘭和老太太兩人在壽安堂的生活。姚依依真的很聰明,懂得養精蓄銳,低調生活,只為了讓自己在不熟悉的古代能夠安穩度日,而且還是在那種勾心鬥角的大宅院中,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像隻在刀口上待宰的魚一樣。我也喜歡齊衡逗著明蘭玩的片段,或許一開始真的是齊衡將明蘭當成小妹妹一樣在疼愛(!?)著,但搞不好到最後會喜歡上明蘭?結果明蘭反而才是最大的贏家呢!XD」──讀者 ismyfish

「初期明蘭很頹廢、很沒用,大概就是個那種放在旁邊會讓人常常忘記的角色,自從到盛老太太身邊後才漸漸的活躍了起來。最初盛老太太或許是可憐明蘭,但隨著兩個人相處一段時間,我認為盛老太太有發現明蘭不同於盛家那些個勾心鬥角的人,是個有純真心又聰明低調的孩子,漸漸的也真心喜歡上她了。我最喜歡的是她們祖孫兩人的相處片段,感覺好溫馨好貼心~讓明蘭這個初到陌生世界的人擁有的得來不易的親情及愛護。」──讀者 luisa2919

「一直以來穿越小說多會讓女主角大反攻古代社會,現在卻來個正視現實,保持冷靜過日子的類型,反而新鮮,看到明蘭的諸多考慮,覺得古代女子也不容易啊,什麼戀愛、什麼自由都沒有用,說到底,結婚後能過完美日子的人才是勝犬!」──讀者 SHIALORWA

「本書每個人物的描寫都絲絲入扣,華蘭的聰明才智、如蘭的直爽坦白,而從墨蘭身上更可以看出林姨娘的教育,林姨娘果然是非常小三,還是一個聰明的小三,懂得如何讓盛紘臣服於她之下而毫不自覺。王氏就是輸在這點,好在她後來慢慢的學習如何做一個好妻子,在孔嬤嬤的幫助下更挽回自己的地位。孔嬤嬤切入要點的講解更讓林姨娘的心思展露無遺,讓我很佩服。作者筆下的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甚至可以深入剖析這些角色的內心與個性,讓我看了很過癮!並且一看再看,真的很精彩!」──讀者 晴晴

海棠依舊卷七 同捆特裝版(內含作者親簽Mini簽名板)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