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五 直令桃李能言語,何似多情睡海棠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 既受得下富貴尊榮,就得熬得住麻煩。
    明蘭面臨當家主母的考驗!

★ 晉江總榜第一名、橫掃博客來與金石堂新書暢銷榜!年度超人氣種田文,不容錯過!
★ 讀者好評不斷、引頸期盼的第五集終於上市!看明蘭如何往宅鬥的路上奮力邁進,開創幸福的婚姻生活!

「蓉ㄚ頭,妳要好好讀書,待人要恭敬有禮,可也別叫人欺負了,記住了,妳姓顧。」明蘭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京城這地界上,妳老子在外面還沒吃過虧呢!」
同樣都是當繼母,侯府的太夫人城府極深,大權在握又贏得美名,明蘭卻為繼女張羅打點,還被侯府世交的貴族女眷們排擠。沒關係,她自有雙腳,一步步踏實向前,自己走出一條路來!

隨書附贈1:隨書附贈呀呀精心繪製「海棠花下明蘭泡湯圖」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正反兩款書衣(明蘭款、海棠款),任君選擇

顧廷燁:「以後妳想知道什麼,我告訴妳。」
盛明蘭:「嗯!你在外頭勞心勞力,我幫不上什麼忙,起碼不叫家裡給你添亂!」
顧廷燁:「岳父有遠見,教養的兒女都很好。」
盛明蘭:「當初莊先生就說,若我生為男兒身,定能有番作為。」
顧廷燁:「……妳還是做女子吧!」
明蘭明白,這男人擔心她被欺負,在宅鬥的路上,不夠天分的她,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明蘭的婚後生活,表面上看起來如膠似漆,但明蘭在言談中常不經意流露出深藏心中屬於現代人的小心思,好在隨著夫妻間的互動漸漸彼此了解。

顧廷燁從繁忙的工作中抽空陪明蘭巡視莊產,然後再去西山泡溫泉度假,但這趟「蜜月旅行」沒想像中浪漫,不但莊子裡出現惡僕,寧遠侯府也出事被搜查。顧府眾人不斷逼兩夫妻想辦法出面擺平,但顧廷燁已不再是當年任人欺凌威逼的小孩了,幾番波折後,他終於正大光明取得侯爵之位,明蘭也成了一品誥命夫人,同時,仍住在顧府的四房與五房亦面臨是否分家的命運。顧廷燁想起往日恩怨又要顧及名聲,心中不痛快,明蘭要一邊安撫丈夫,還要一邊應付善於扮白臉、拿別人當槍使的婆婆──侯府太夫人小秦氏,更趁機改善了與繼女蓉姐兒、大嫂邵氏的關係,在明蘭周旋眾女眷間忙得不可開交時,卻赫然發現自己似乎懷孕了……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關心則亂
1980年代出生的寫手,循規蹈矩讀書就業,完全按照國家規劃的人生履歷,生活寧靜踏實。迤邐的書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屢屢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初次網路寫作為同人小說《HP同人之格林童話》,喜歡輕鬆浪漫的文風,也執著於嚴謹合理的結構,寫文是快樂並糾結的事。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4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獎。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繪本《她她》

書籍目錄

卷五 直令桃李能言語,何似多情睡海棠
第一百三十三回 常嬤嬤其人其事‧上
第一百三十四回  常嬤嬤其人其事‧下
第一百三十五回  明蘭的見識
第一百三十六回  小雨莊與黑山莊;偶爾失手的演技派
第一百三十七回  黑山莊佚事
第一百三十八回  古岩莊風雲
第一百三十九回  蜜月
第一百四十回  恩怨
第一百四十一回  對策‧上
第一百四十二回  對策‧下
第一百四十三回  生孩子的指導方針:活到老,生到老
第一百四十四回  顧廷燁,你大哥喊你去談判
第一百四十五回  顧廷燁,你爸喊你回去分遺產
第一百四十六回  顧廷燁,你祖先喊你去聊天
第一百四十七回  何不上明君,青旌當金鑄‧上
第一百四十八回  何不上明君,青旌當金鑄‧下
第一百四十九回  顧廷燁的仕途
第一百五十回  他們若不走,我就不拆澄園的牆
第一百五十一回  小姑子的婚事
第一百五十二回  宅鬥的老師
第一百五十三回  一場期待已久的遭遇戰的現場觀摩
第一百五十四回  後搬家時代
第一百五十五回  主角與配角
第一百五十六回  相處中的夫妻
第一百五十七回  天下事,家事,國事
第一百五十八回  生活處處有戰鬥
第一百五十九回  好事將近,好事將近
第一百六十回  包子來了
第一百六十一回  曼娘,廷燦,嫁妝,祖業,還有明蘭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六十二回  夜來風急,拒收戰俘
第一百六十三回  美若秋荷,靜極生妍,善詩詞,工曲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

精采試閱

第一百四十回 恩怨
「這麼要緊的事,妳怎麼不來報我?」明蘭轉回頭,低聲質問著。
「報了的。」秦桑惶恐,低聲道:「老爺出門時,把外院的事托了公孫先生的,先生說這事要緊,便打發顧全先去營裡報老爺,再去報您。誰知晚上顧全那小子卻回來了,說是老爺吩咐了,說您正忙著呢,不叫把這些事煩您。只這樣回侯府那邊的人——說皇上校閱是大事,老爺忙著軍務,離不開,您雖急得很,但也沒法子。」
明蘭心頭一鬆,這男人很有良心,把她摘乾淨了,不枉她這幾日床上床下累死累活。
穿戴妥當後,明蘭也沒工夫再問秦桑兩句,只好趕緊跟著顧廷燁出門,剛走出兩重垂花門,在一條濃翠嫣紅夾的白石小道上,卻見蓉姐兒正站在小道那頭,低著頭也不知在想什麼,小腳在地上劃來劃去,身旁只站了一個不住勸她回去的小丫頭。
她一看見顧廷燁和明蘭走過來了,立刻躲閃著往樹蔭裡靠,顧廷燁微一頓足,見她依舊是一副瘦弱畏縮的樣子,不由得眉頭一皺,再抬頭向上看了一眼,沉聲道:「妳怎麼在這兒?有工夫多學幾個字,外頭亂跑什麼。」
明蘭見蓉姐兒身子一瑟縮,面上灰暗沮喪,連忙柔聲道:「這時辰的日頭最毒,妳爹爹是怕妳曬著了;現下我與妳爹爹有事,妳先回屋去,晚上來我屋裡說話。」
蓉姐兒深深垂著小臉,一聲不吭。
顧廷燁的眉心有些刻了進去,也不知說什麼好,嗯了一聲,便往前走去;明蘭轉身給丹橘打了眼色,自己趕緊跟著顧廷燁走過去了。
丹橘明了,立刻上前拉著蓉姐兒的小手,笑道:「這回去了趟山裡,老爺和夫人一直惦記著蓉姐兒,給姐兒帶了好些東西,有兩隻巴掌大的小白兔、一隻會唱歌的百靈鳥,還有好些好吃的果子……」
當明蘭和顧廷燁快消失在路口時,蓉姐兒忽然飛快的抬頭,直直的盯著那邊。
丹橘見了,輕輕嘆了口氣,蹲在蓉姐兒面前,愈發和氣道:「姐兒呀,這半個月,老爺和夫人去辦要緊事去了,不然不會丟下姐兒的;姐兒回頭把這幾日練的字給老爺瞧了,老爺見姐兒長進了,不定多高興呢……」
不等她說完,蓉姐兒就猛的推開丹橘,飛也似的跑掉了;丹橘慢慢站起來,嘆道:「到底是親爹,終歸惦記著;就是不知有沒有念著夫人這些日子的好。」
後頭的綠枝走到丹橘身邊,扁扁嘴道:「好吃好穿供著,三不五時的過問起居,丫頭婆子們但有半分慢待,轉眼就叫打發出去;夫人也算盡心意了,這麼多日子連聲『夫人』都叫得不情不願的,說來不過是個……」忽記起明蘭的脾氣和規矩,她連忙咬住嘴唇。
說話間,夫妻倆已一前一後乘軟轎往寧遠侯府而去,甫到門口,還沒下轎,明蘭就覺出府邸冷清來了,顧廷燁先下了轎,隔著轎門,低聲道:「待會兒妳什麼也別說,只隨著我應和便是。」明蘭正惴惴著,聽了這話正中下懷,連忙應聲。
一直到了內儀門,也只出來兩個尋常打扮的僕婦侯著,向嬤嬤站在那裡,正伸著脖子等著,見了顧廷燁夫妻倆來了,趕緊把人往裡迎。
「二老爺、二夫人,大傢伙都在萱寧堂等著呢,請隨我來吧。」
明蘭囧了下,腳步一滯,跟著前面的「二」老爺繼續往裡走。
一路往裡走,四處噤聲,人丁冷落,小徑上殘葉枯枝落了好些,池塘上浮著許多青黃的萍藻,明蘭愈發覺出一股深深的蕭索之氣。顧家幾代下來,那些有門路的,或積攢了餘財的下人,不是自己跑了,就是求主子贖身出去,剩下的也人心惶惶,生怕受主家連累,到時候發賣流放也未可知,又哪有心思打理宅院。
明蘭心裡惴惴,偷眼看顧廷燁英挺的側臉,卻見他神色自若,依舊闊步慢行。
來到萱寧堂,卻見裡頭已坐了不少人,除了體弱的顧廷煜起不了身,滿府廷字輩的幾乎都在了,最上首坐的是太夫人,次座上是四老太爺和五老太爺兩對夫婦,以下的各房男丁依齒序而坐,廳堂裡側的雕花紅木大槅扇後頭坐著幾個女眷。
一見顧廷燁來了,他們忙起身寒暄起來。
「二哥來了!這下可好了。」
「燁二弟總算來了,大家別煩了,這便無事了!」
「二兄弟,這回你可一定要幫忙,全靠你了!」
*************************************************
顧廷燁居然沒有不耐煩,態度溫和的拱手和諸兄弟們一一回禮,明蘭則往裡側走去,卻見那裡已坐了五個妯娌,加上自己統共六妯娌,每房兩個。她們似乎臉色不大好,又不敢嘰嘰喳喳,只以眼色來示意;朱氏似是想對明蘭說什麼,嘴唇動了動,卻也沒說什麼。
煊大太太算是最鎮定的,笑著拉過明蘭坐在身邊:「聽說妳這陣子去京郊整理莊子去了,如何?一切可好。」
「是呀,都說燁兄弟的那幾座莊子大得嚇人,理起來怕是不容易吧,弟妹若有個支使不過來的,我這兒倒有幾個得力的,都是多年知根知柢的了。」狄二太太笑道。
「謝兩位嫂子惦記了,二嫂子這話我可記下了,說不準什麼時候就來要人呢。」明蘭微笑著欠了欠身,狄二太太滿意的笑了笑。
當初顧老太公分家後,按說每房都有自己的產業了,但五老太爺一味附庸斯文,五老太太也是自詡高雅,夫妻倆都不擅打理庶務,偏長子顧廷煬又是個花架子,煬大太太更不用說了,便如個鋸嘴葫蘆。有這麼三座大山在,實際管事的狄二太太也不好周轉。
是以不論是田莊還是鋪子都不如長房和四房經營得好,日子久了,家中的管事難免少了差事,僧多粥少、人員冗置、油水又薄,就算那些管事的自己不說,家中的妻小難免不滿,漸漸有些抱怨出來。
明蘭如今正缺人用,早就留心顧家下人的情況,平日也常著人打聽一二;若真有可用的,明蘭倒不介意招幾個過來,天下沒有不變的忠心,找幾個底細乾淨的、肯幹能幹的,都比再去外面買的好,怎麼說也是知道人家三代祖宗的。
但明蘭也不明著答話,只轉過話題,自嘲道:「以前娘家老太太和太太老捉著我看田畝冊,每年還叫我聽莊頭管事的回報,那會兒我只覺著煩得很,不若學些女紅詩詞,既清靜,又風雅,這會子輪到自己了,才知道長輩們的一番苦心。」
煊大太太輕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應和道:「誰說不是!做姑娘那會兒哪知道做媳婦的名堂這麼多,還當一本《女誡》一根繡花針就能頂事了呢。」
炳二太太聽她們說了半會子話,掩不住焦急,插嘴道:「弟妹可真是個大忙人,咱們使了多少人去尋妳,見不著人也就算了,我說妳到底跟燁二兄弟說了沒?咱們這兒都火燒眉毛了,妳還跟不知道似的,敢情不干妳的事!」
明蘭很想說「她的確什麼都不知道」,煊大太太立刻接上道:「弟妹也是個婦道人家,外頭的事兒怎麼曉得,這幾日他們倆一個在營裡忙、一個在莊子裡忙,怕是連話都說不上幾句,弟妹哪有工夫過問!還是聽聽爺們怎麼說吧。」
女眷們想想也是,趕緊豎起耳朵去聽。
「燁哥兒,你說這事該怎麼辦?」太夫人的聲音還是斯斯文文的,只含了幾分焦慮。
顧廷燁側身,輕描淡寫道:「想來只是問兩句罷了,把話說清楚了,便也無事了。」
四老太爺最是焦灼,聽了這不冷不淡的話,怫然道:「你這說得什麼話!那日劉正傑領著一隊禁衛如狼似虎一般闖進來,不分青紅皂白,先把大哥的書房一通亂搜,又拘了我們幾個在小院子裡審問,一屋子弄得雞飛狗跳,絲毫情面也不給。當我們顧家是土窩瓦肆了麼?」
明蘭微一思忖:若真絲毫情面也不給,就該像墨蘭的公爹還有幾個夫兄一樣,被提去大理寺問話,而不是在自家問。
「正是!」五老太爺一拍案几,怒道,「不過仗著皇上寵信,便這般目中無人,那姓劉的,不過一寒門小吏,一朝升天,功勳承爵之家居然也要來便來,要出就出,實在忒可氣了!」
然後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都紛紛開了話匣子,無非是咒罵大理寺和刑部那幫負責此案的官員昏聵無能、亂審亂判,以及負責拘人下獄的禁軍上三衛囂張跋扈,不顧權爵世家的體面,然後哀嘆兩聲顧門不幸,重點是激起顧廷燁的同仇敵愾之心。
可惜顧廷燁不動如山,自顧淡然,待眾人說得差不多了,才道:「那劉正傑是皇上的近臣心腹,他上門來問話自是稟了上意的;至於幾位審理此案的大人,不是皇上欽點,就是宿著名吏。咱們這兒這般詆毀皇上股肱,未免不敬。」
此話一出,眾人俱靜,顧廷燁緩緩活動著擱在扶手上的手腕,漫不經心道:「前頭的令國公府等十幾家,都是拿明證據,確是涉入『先帝四王爺謀逆案』的,早就落罪了。如今案子還在審理,查到略有牽連的再提去問話,永昌侯府、永平伯府,還有其他幾家,查明無事的,放人回去,不就沒事了麼。人家都問得,憑什麼咱們家就問不得了?」
這話說得倒也有理,兩位老太爺一時無話反駁,可旁座的顧廷炳卻一氣站起,大聲道:「什麼叫略有牽連?不過是他們沒本事審案,便尋別人晦氣,好顯得自己能耐怎的!咱們顧家幾輩子忠心事主,再老實不過了!二兄弟,你如今在御前也有體面,咱們老顧家叫人欺負到跟前了,你也不使使勁兒,難不成就這麼叫人瞧咱們家笑話!」
「自我知道此事後,我也尋機打聽了。」顧廷燁淡淡一笑,「說是刑部拿了人證物證的,反覆驗查,確有疑點,皇上這才著人上門問話的。堂兄覺著這可是笑話?」
顧廷炳一陣語噎。
裡側的明蘭聽了,忍不住心裡暗嘆:這幫叔爺大哥們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到了這個時候還在唱高調,他們到底知不知道問題的癥結在哪裡呀?
從顧廷燁憤而離家起,顧家和顧廷燁就是兩碼事了,尤其是顧老侯爺去世後,顧廷燁最後的牽絆也沒了;而那幾年京城奪嫡爭鬥白熱化時,顧廷燁正吃著三文錢一碗的陽春麵,在江湖上風塵雨露刀口舔血的混生計。他們牽連奪嫡而倒楣,關顧廷燁什麼事?
這時身旁卻一陣響動,只見炳二太太忽的站起,直往廳堂上走去,走到顧廷燁面前哀聲懇求道:「燁二兄弟,我是婦道人家,不懂大事,可一筆寫不出兩個顧字,如今你叔伯兄弟有事,你總不能袖手旁觀吧!」說著便垂淚欲哭。
明蘭大讚,要說還是女人的第六感靠譜,什麼大道理都不用說,苦苦哀求以情動人才是硬道理,果然,顧廷燁皺起了眉頭,起身避過炳二太太的施禮,轉身向四老太爺道:「不如請諸位嫂子弟妹先回去,這不合禮數吧。」
四老太爺卻並不在意:「都是骨肉至親,不必講究這許多規矩,你嫂子著急,也是常情。」
炳二太太抹著眼淚,恭敬的站到一邊去。
其實除了分家析產這種大事,古代的內宅女人不能隨便露面,便是自己夫家的叔伯兄弟也是不好輕易見的,為的便是禮數避諱。
明蘭瞇眼,這是什麼意思?軟硬兼施?
顧廷燁微一挺眉,便道:「好。既如此,我便直說了。」隨即大馬金刀的坐下,朗聲而言:「先帝之四王爺早被定罪謀逆,從逆的幾個首要人犯俱已落罪量刑,現下查的是當初曾助逆的從犯,和逆王過從甚密者,與謀逆情事有牽連者。」
仁宗皇帝心軟了一輩子,死前總算明白了一回,為了給倒楣的三王爺和德妃一個說法,也為了讓後來即位的八王爺路好走些,欽定了四王爺的大逆罪名。
這番話一說,廳中眾人俱是一驚,五老太爺總算沒白混過官場,沉聲道:「當初四……逆王權傾半座京城,與王府來往之人何其之多,便是來往親密了些,難不成就算是從逆?」
「自然不會。」顧廷燁端起小几上的茶,呷了一口,「皇上是有德明君,特著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司會審,定案怎會草率。當初逆王犯上作亂之時,外有五城兵馬司應和,內有幾支禁衛內衛策應,殿上還有人幫著寫偽詔,先逼死三王爺,後迫先帝禪位,幾股力量一齊發作,裡外勾連,這才釀成大亂。」
「爹在軍中打滾二十年、戍邊十餘年,雖說後來不管事了,但當初提拔過的、關照過的,後來卻有不少成了器的;這麼多年來,各軍各營分散著,大多有些不大不小的軍職。如今要緊的是,這些人中可有參與謀逆的?咱們家可曾幫逆王去招攬過這些人?若有,便算連結串逆之罪。」
顧廷燁的目光異常清冽,緩緩掃過在座眾人,眾人心中便如過了冰水般——助逆籠絡,這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說,便是只介紹個人給四王爺認識,往大了說,興許有些人就是因著顧家的情面,而捲入奪嫡鬥爭也說不定。
「這、這……」太夫人終於明白厲害了,顫聲道,「你爹的為人你清楚,他是斷不會的!」
顧廷燁也不答話,只拿目光繼續掃視其餘眾人,言語愈發緩慢,似是一字一句在凌遲著:「我人不便離開京郊大營,但卻去信問過劉正傑,他別的不好透露,只說了個消息給我,說是當年曾有人幫著逆王採買過幾批江南女子。」
「這…也算罪過了?」始終心不在焉的顧廷煬驚問。
顧廷燁放下茶盞,淡然道:「後來,這批女子泰半送入了朝臣武將家中,以作拉攏收買。」
五老太爺看了四老太爺一眼,低頭沉思不語,顧廷煒神色不穩,轉頭去看身旁的顧廷炳,只見他面色慘白,額頭上豆大的汗水涔涔而下。
明蘭正聽得入神,手上卻被捏了一下,轉頭看見煊大太太面有嘲諷之意,她把聲音壓得極低,微微冷笑著:「發財的行當輪不上咱,犯事的買賣自也搭不著。」
明蘭呆呆一笑,也不好做聲。現在很清楚了,顧老侯爺謹慎小心,不會去勾連,顧廷煜體弱多病,估計沒體力去勾連,顧廷煒有老娘看著,大約也不會很離譜;而其他人就難說了。
她也讀過古代幾年刑律,平常跟著父兄耳濡目染,多少知道些門道,照適才顧廷燁說的,就算把勾連的罪名落實,顧家到底是開國勳貴,加上顧廷燁的面子在,估計也不會也殺頭充軍這麼慘。那麼,最壞的情況是什麼呢?
明蘭朝外面看去,除了顧廷燁神色定然的喝茶,其餘眾人都是或驚慌,或惶恐,或焦灼,形色不一。
長房最擔心的,自然是被申斥個治家不嚴,罰沒家產(御賜田莊),甚至奪爵;四房和五房最擔心的,應該是罪名一旦落實到個人,到時說不定要受罰,或勞改,或坐牢,或流放,都不是好受的。那麼顧廷燁想要什麼呢?
明蘭忍不住抬頭去看那個端坐的男人。僅僅是想看當初欺侮過他的人倒楣嗎?
「二侄子說了這許多,扯了一大通,莫非是存心推脫!」五老太爺一咬牙,直直的盯著顧廷燁,「你就安生瞧著自家叔伯兄弟去受罪!你便給一句話吧,到底幫是不幫。」
「五叔也給句話吧;適才我說的,莫非真確有勾連其事?」顧廷燁悠然道。
五老太爺被噎住,他不能否認,可也拉不下臉來承認,免得招惹顧廷燁一頓「忠君愛國」的數落,他是讀書人,到底要面子。
四老太太本不想插嘴,可若四老太爺出事,自己女兒也別想嫁風光了,便柔聲道:「燁哥兒,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便是你叔伯兄弟偶有做錯,你也當幫扶一二,到底是一家人不是?」
顧廷燁看了她一眼,道:「我自不能袖手。」
明蘭暗自揣摩這句模稜兩可的話,嗯,話題又繞回原處了。
四老太爺掏出帕子,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抬頭沖顧廷燁道:「燁哥兒呀,說起來咱們家如今就你是頂事的,你大哥身子不好,也擔不得什麼事,這爵位和一家子的重擔,還要你做棟樑扛起來才好……」
太夫人赫然抬頭去盯四老太爺,目中隱然憤恨。
「四叔慎言!」顧廷燁立刻放下臉色,肅穆道,「長幼有序,豈可妄言!亂了祖宗家法,壞了兄弟情分,四叔可是不該了!」
四老太爺訕訕的坐了回去。
明蘭眉頭一皺,四老太爺也忒露骨了,可算是無恥了,而且他們始終沒有弄明白顧廷燁的心思。他不是為了要爵位而要爵位,他是為了咽不下那口氣,為了早死的親娘,為了這麼多年來受的委屈。從這個角度來說,四房和五房其實比別人更可惡。
「燁哥兒,你倒是說句話呀。」太夫人瞧著不對,直發問道,「這事兒到底該如何了結?」
顧廷燁看她焦急的樣子,緩緩道:「若查明無事,那是最好;若是……」他無奈一笑,不再說下去了。
五老太爺冷冷盯著顧廷燁,森然道:「我只要顧家平安無事,顧家人個個都能全身而退!」
——切!這還「只要」?您要求可真低。明蘭腹誹。
顧廷燁也靜靜看著他,聲如冷泉:「既要平安,何必當初。五叔不必動氣,倘若廷燁至今在外未回,五叔又當如何?」
廳中眾人俱是心頭一震,當年顧廷燁離家之時,氣病的老侯爺床前圍滿了人時,四老太爺和五老太爺曾如此勸慰:就當顧家沒這個子孫!
眾人一時無言,太夫人垂淚而泣:「燁哥兒,都是我的不是,當初叫你受委屈了,我知道你心裡有氣!你若有氣,都沖我來便是,是我沒照看好你,叫你負著氣就出去了……」
到底是繼母,這麼哭起來也不好看,明蘭思忖著是不是要出面去勸一勸。
顧廷燁已轉身上前,扶著太夫人,溫言道:「便是有事,我自也會去疏通打點。」
「可否能無事?」太夫人不死心。
顧廷燁簡短道:「如今一切俱不清楚,還不好說。」
這話便到此為止了,人家已承諾會幫忙,你還能說什麼。廳中眾人面面相覷,均是無可奈何,今日的顧廷燁竟是軟硬不吃,打起太極拳來了。
「不過,」顧廷燁微微一笑,環視在座眾人,「別的不敢說,至少性命,我總要保無虞的。」
語出別有深意,不少人心頭一驚。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海棠依舊 卷五》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總覺得看這部作品時,彷彿在看《紅樓夢》的感覺。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互動很細膩,情感的表達十分傳神,逗趣的場面也沒少。書中每個角色都有鮮明的個性,家中父母姨娘兄弟姊妹,個個活靈活現。種田文就是在敘述古代家中的大小事,這一本的情節有時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奇。主角明蘭慧黠,狀況發生時的反應常常令人莞爾,也為故事帶了點樂趣,吸引著我想往下看,不知道明蘭之後還會有那些有趣的表現呢?」──讀者 白色飛鼠

「若受夠了那些有著驚人才藝(如脫口成詩和絕世神醫)的穿越女後,本書的故事反而如一條涓涓細流,看似不起眼的設定,卻引領讀者墜入那個大宅的世界裡。會喜歡這個故事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甚至重讀了好幾遍才明白,作者真是把每個人物都寫活了啊!作者的文筆悠然而有序,活生生的將古代大宅院的生活用3D手法呈現於我的眼前。最誇張的是我這個連《紅樓夢》中的『四春』都記不全的人,卻能輕易記得本書中華蘭的要強、墨蘭的心機、如蘭的蠻橫,和明蘭的嬌憨,不得不說作者的功力真的很強!把每個人都創造的如此真實,絕不只是單純的好人或壞人,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劇情也是作者的高明之處,大宅院裡雖沒宮中的步步殺機,但平靜日子下埋的也是充滿心計,一個走錯了,沒人知道將付出什麼代價?不過,相較於宮中的冷血,此書多了親情的滋潤,更顯的溫情順遂,我可是常被盛老太太和明蘭之間的互動給逗笑呢!」──讀者 墨燐

「第一集中我最喜歡明蘭和老太太兩人在壽安堂的生活。姚依依真的很聰明,懂得養精蓄銳,低調生活,只為了讓自己在不熟悉的古代能夠安穩度日,而且還是在那種勾心鬥角的大宅院中,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像隻在刀口上待宰的魚一樣。我也喜歡齊衡逗著明蘭玩的片段,或許一開始真的是齊衡將明蘭當成小妹妹一樣在疼愛(!?)著,但搞不好到最後會喜歡上明蘭?結果明蘭反而才是最大的贏家呢!XD」──讀者 ismyfish

「初期明蘭很頹廢、很沒用,大概就是個那種放在旁邊會讓人常常忘記的角色,自從到盛老太太身邊後才漸漸的活躍了起來。最初盛老太太或許是可憐明蘭,但隨著兩個人相處一段時間,我認為盛老太太有發現明蘭不同於盛家那些個勾心鬥角的人,是個有純真心又聰明低調的孩子,漸漸的也真心喜歡上她了。我最喜歡的是她們祖孫兩人的相處片段,感覺好溫馨好貼心~讓明蘭這個初到陌生世界的人擁有的得來不易的親情及愛護。」──讀者 luisa2919

「一直以來穿越小說多會讓女主角大反攻古代社會,現在卻來個正視現實,保持冷靜過日子的類型,反而新鮮,看到明蘭的諸多考慮,覺得古代女子也不容易啊,什麼戀愛、什麼自由都沒有用,說到底,結婚後能過完美日子的人才是勝犬!」──讀者 SHIALORWA

「本書每個人物的描寫都絲絲入扣,華蘭的聰明才智、如蘭的直爽坦白,而從墨蘭身上更可以看出林姨娘的教育,林姨娘果然是非常小三,還是一個聰明的小三,懂得如何讓盛紘臣服於她之下而毫不自覺。王氏就是輸在這點,好在她後來慢慢的學習如何做一個好妻子,在孔嬤嬤的幫助下更挽回自己的地位。孔嬤嬤切入要點的講解更讓林姨娘的心思展露無遺,讓我很佩服。作者筆下的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甚至可以深入剖析這些角色的內心與個性,讓我看了很過癮!並且一看再看,真的很精彩!」──讀者 晴晴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五 直令桃李能言語,何似多情睡海棠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