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玉氏春秋2:問君何所求

玉氏春秋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起點歷史古言暢銷天后 玉贏  穿越經典千呼萬喚問世!
錢關易過、情關坎坷──她,一個無才也無德的小小姬妾,要如何「人財兩得」?

★起點女評33萬讀者人氣推薦!總點擊率近500萬、讀者評為:精品中極品!
★當當網讀者好評★★★★★滿分推薦!

隨書附贈:
1.新古典主義插畫家呀呀精心繪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拉頁海報
2.「人物款」、「簡約款」正反兩款書衣,任君選擇

「公子之俊,世間少有。妾之姿色,尚不及公子。」
「說重點!」
「妾以為,妾昨晚與公子燕好,實是占了公子的便宜,因此奉上這一袋刀幣,權當給公子壓壓驚。」
「玉姬,妳、妳……真真如狐……」

玉紫獲得公子出同意能在臨淄行商賺錢,並且雇用她父親宮為食客,她立即大展身手,利用現代商業觀念,將一間小小米漿店擴展到兩百間連鎖店,也因此打入齊國商界,更適時發揮自己的算術能力,獲得公子出的重視。
但兩人的關係依然忽遠忽近,只因玉紫屢次抗拒侍寢,惹得公子出不悅,可她的小聰明令人好奇又新鮮,甚至勾起他的征服慾和在意。獨佔玉紫的心思越來越強烈,但遭人點破之後,公子出不願自己耽溺於男女情愛,於是趁著齊王召見玉紫的機會,決定割捨這個可能成為自己弱點、難以掌控的女子……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玉贏
又名林家成,女,起點女生網白金作者,著書十餘部,本本出版簡體,繁體也全部售出,《玉氏春秋》等更售出影視版權。擅寫歷史言情,風格古樸清新,代表作有《媚公卿》、《鳳月無邊》等。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四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奬。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唯墨》、《花女詞》

精采試閱

再鬥

夜深了。
公子出的議事殿中,依然散發著幽幽的燭光。
榻几後的他坐得筆直。他的面前攤放著一塊巴掌大的絹,上面寫著寥寥數字。
盯著上面的字,他俊雅的臉上慢慢地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來。
他撫著下巴,喃喃說道:「反間計?魏欲直攻咸陽?想令得秦人退兵麼?這可不行。」
緩緩向後一靠,公子出閉上雙眼,右手按向几下的一個銅鈴。
「叮呤——」
清脆的一聲響鈴中,一個全身包著黑衣,縱使站在角落,也彷彿並不存在的人出現了。
公子出把那塊絹塞在一個銅丸,交給那黑衣人,淡淡地說道:「速送到邊師,勿令齊人截到!」
黑衣人雙手一拱,緩緩一退,只是一退,他整個人便消失在黑暗中。
黑衣人一退,公子出便是嘴角一揚,聲音微提,悠然地說道:「找到玉姬,對她說:一連數日,她行蹤忽忽似兔,飄飄如雲。我真不知,世間有這等隨身侍姬乎?」
一個劍客響亮地應道:「諾。」
聽著那劍客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公子出臉上的笑容,已是越來越燦爛,越來越燦爛……

這時的玉紫已回到了側殿中。
一陣腳步聲傳來,緊接著,一個劍客的聲音傳來:「玉姬,公子有言。」
公子出?
玉紫一僵,連忙朝著門外盈盈一福,道:「稟受令。」
「公子言:一連數日,她行蹤忽忽似兔,飄飄如雲。我真不知,世間有這等隨身侍姬乎?」
啊?玉紫竟是啞住了。
瞬息,她清醒過來,連忙對著暈黃的銅鏡梳理了一下頭髮,扯了扯衣袍,向外走去。
那劍客見她出來,轉身便向外面走去。
玉紫碎步跟在後面。
不一會兒,她來到公子出所在的玉軒殿中。
走到台階前,她吸了一口氣,清聲喚道:「玉姬見過公子。」
半晌後,殿中傳來公子出淡淡的聲音,「進來吧。」
「諾。」
玉紫一進去,便看到三個姬妾圍坐在公子出身邊,那個伏在他的左側腿旁,正給他有一下沒一下捶著腳的,可不正是韓公主?
看到一直不近美色的公子出居然召了三位美姬相陪。玉紫悄悄吐出一口氣,想道:莫不成,公子要開除我的貼身侍姬之位,讓我全力經商?想到這裡,她的心撲通跳起來。只是,在這種歡快期待中,多多少少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失落。
玉紫一進來,公子出便抿著酒水,抬眸盯向她,而她的神色變化也一一落入他眼底。
殿中的牛油燈光投射到石壁上,有點幽暗的光,把公子出修長的身影拖得好長。
玉紫走到公子出身邊,略怔了怔。以往,她總是跪在公子出的腿邊,可現在,那兩個位置都有了人。她怎麼辦?
玉紫想了想,慢慢地向來到公子出身後,在離他一步的黑暗中跪坐下。
她剛剛坐好,公子出低沉的聲音在石殿中悠悠傳來:「玉姬。」
「在。」
玉紫連忙傾身一禮。
「此處無客人。」
她呆了呆,直想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公子出是在說,她坐在他身後一步處這種行為,是有客人在場,且客人正與公子出討論比較嚴肅的話題時的坐法。現在沒有客人在,她再這樣坐就不合理了。
玉紫瞬間苦了臉。她慢騰騰地站了起來。在她站起之時,連同韓公主在內,三女同時抬頭向她盯了一眼,頗有點虎視眈眈。看來,她們怕她搶位子啊。
對上眾女警惕的眼神,玉紫真是哭笑不得。那位子很光榮麼?值得搶麼?真是的。
不過,這時候,她還真的左右為難了。
公子出的身邊已沒有她的位子,他又不允許她坐在他身後,那她該如何是好?
玉紫的眼珠滴溜溜地轉動起來。
想啊想,她走到公子出身側,盈盈一福,清脆地回道:「妾錯矣。」這是回覆他剛才的質問。
回覆過後,她走到殿中角落處,搬起酒甕,開始倒酒煮酒。至於焚香,已經不必了,幾女早把這些活都幹好了。
事實上,公子出前面的几上,也已擺了溫好的酒。
三足青銅炭爐前,玉紫跪坐得筆直,很是專心地撥著炭火,動作優雅而嫺熟。
公子出朝她瞟了一眼,上揚的嘴角有點硬。
他閉上雙眼,在三女環繞中,靜靜地體會著夜的寧靜。
他不開口,這殿中便變得安靜至極,只有呼吸聲、捶擊聲,混合著炭火劈劈啪啪的燃燒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好動的韓公主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癡迷地看向公子出的側面,聲音嬌軟地埋怨道:「夫主怎麼讓那玉姬,也住在側殿了?」說到這裡,她又連忙補充道:「妾,是公主呢。」
公子出慢慢睜開眼來。他朝著認真得近乎虔誠地煮著酒的玉紫瞟了一眼,淡淡地說道:「玉姬甚得我心,她之所求,望公主能容忍一二。」
回到偏殿什麼時候成了我要求的?玉紫回過頭去,睜大眼,直直地瞪著公子出,見公子出依然是那副雲淡風輕,悠然自得的貴公子派頭,突然間,她很是惱火。他,他怎麼能把假話說得比真話還真?
與玉紫同樣惱火的還有韓公主。她轉過頭來瞪著玉紫,銀牙暗咬,圓潤的小臉上已隱然可見跳動的青筋。
玉紫看到這樣的韓公主,心中一跳,收回瞪向公子出的眼神,朝著韓公主討好一笑。可這一次,韓公主對上她友善的笑容時,彷彿看到蛇蠍一樣,反射性地防備起來。
想來也是,一個看起來總是很友善,還挺有點無辜的美姬,居然欺騙了她,這種人要是她她也會防備。
想到這裡,玉紫恨得牙都癢了。她朝著韓公主咧開笑容,小嘴動了動,正準備開口,這時,公子出淡淡的聲音傳來:「不過戲耳。公主因何動怒?」
韓公主臉一白。可不能讓公子出以為自己善妒啊。她急急地回頭辯解道:「妾怎會動怒?妾斷無怒意呢。」她不是一個有急智的人,說來說去只是這一句話。
嘴裡說著不動怒,可韓公主抽空投向玉紫的眼神,依然是含著怨氣。就算玉紫不曾撒謊,可就是因為她,公子出才會不滿,才會認為她善妒!
對上韓公主含怒的眼神,玉紫的笑容終於僵住了。她慢慢地抬起頭來,一臉幽怨地瞅著公子出。瞅著瞅著,她低頭,以袖掩臉,低低泣道:「妾身為姬妾,因是魯國婦,識字知禮,才被公子看重,帶於身側。」
這句話是解釋給韓公主和眾女聽的。當下,韓公主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低著頭的玉紫伸袖拭了拭眼角,還在低泣,「然,妾一妾室,怎配與公主同居一室?」說到這裡,她朝著公子出緩緩跪下,以頭點地,泣聲求道:「妾願回原處居住,求公子成全。」
至此,韓公主看向玉紫的眼神中,已是大為滿意。她在以為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咧嘴一笑,笑得極開心極滿意,想道:算妳識相。
跪在地上的玉紫,低泣聲斷斷續續,哭得十分認真。
她在等著公子出的回答。她就想看看,他在這種情況下還放不放她回原處居住。呸!她才不想夾在一群女人當中,爭這種亂七八糟的恩寵呢。
公子出終於睜開了眼,靜靜地打量著玉紫,嘴角微揚,似笑非笑,轉回頭,繼續閉上了雙眼。
他竟是理也不理玉紫。
該死的,他為什麼還不開口?
韓公主眨巴眨巴著眼,期待地看著公子出,也與玉紫一樣,在等他開口。
而閉著雙眼的公子出,則是一派悠閒,好不悠閒……
時間在流逝,沙漏的聲音在這種時候顯得特別清晰。
等著等著,韓公主率先敗下陣來。她扁了扁嘴,無精打采地低下頭,繼續有一下沒一下地給公子出捶著腳。
玉紫也想敗陣,可她不行啊,她僵住了。
到這時,她哪裡不知道公子出的打算?這傢伙耍賴!竟然來個不予理會。咄,鄙視之!
額頭抵在地板上很涼的,這可是冬天啊,地面的寒氣一縷縷冒上來。最重要是,這般低著頭,她的頸子僵得好痛,血也在倒流,害得她雙耳嗡嗡作響。
還有,她哭不下去了……
玉紫僵了半晌後,慢慢地抬起了頭。然後,她悄悄地坐直了身子。
坐直後,玉紫還是把戲做全。她用袖輕輕拭了拭眼角,轉過頭,像隻灰頭灰腦的老鼠,悄悄地移到炭爐前。這個時候,那酒早已開了,另一個美姬已提了去,臨去時,她還鄙視地盯了玉紫一眼。
玉紫看到了那美姬的白眼。她在心裡輕哼一聲,無力地想道:妳還鄙視我!有本事,妳與那傢伙對陣看看?
慶幸的是,公子出沒有在這時候責怪她沒有得到允許就起身。
痛苦了一會兒後,玉紫突然發現自己又沒有事做了。酒都煮好了,按照慣例,她應該回到公子出腿旁跪好。
可是,那裡依然沒有她的位子啊?
這一下,玉紫也顧不得羞愧了,悄悄地朝公子出瞟了一眼。
就在她一眼瞟去時,公子出恰好睜開眼,及時、準確地接收了她的眼波。
他揚唇一笑,似是在忍笑。
公子出瞟向她有點點發暗的額頭,嘴唇一揚,給了她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後,在她深呼吸又深呼吸時,他清雅的聲音在微暗的大殿中響起:「玉紫,過來。」
玉紫爬起來,慢騰騰地向他走近。
「坐我懷中。」
嗖的一聲,四個女人同時抬起頭來。
玉紫艱難地閤上小嘴,勉強一笑,對著溫柔地看向自己的公子出,喃喃應道:「諾。」
這個時候,她應「諾」而不是「然」,是想告訴諸女,她是被迫的,這是命令!
眾女顯然沒有體會到她的用心良苦。她們朝她怨恨地盯了一眼,低下頭。
她慢吞吞地移動,慢吞吞地把半邊臀部落入公子出的懷中。
一接觸到他溫熱的懷抱,玉紫便是一僵。
而這時,一隻大手鎖上了她的腰。公子出右手持著酒爵,左手把她向懷中摟了摟,直到把僵硬的玉紫完全納入懷中,他才低下頭,目光憐愛地看向她的額頭,吐出的氣息,絲絲縷縷地撩撥著她的寒毛,「怎麼如此用力?青了。」
溫柔如水地說到這裡,他還伸出高貴修長的左手,在玉紫的額頭輕輕地揉按起來。
這一下,玉紫可以發誓,她真的聽到了韓公主磨牙的聲音!
她閉上雙眼,可這眼睛一閉,她發現,公子出那強而有力的心跳,正順著他的衣袍、透過她的背,傳入她的耳中,一不小心,還與她的心跳共舞起來。
玉紫發現,自己的咽喉乾得厲害。她連忙睜開眼,一動不敢動。
突然間,一陣低低的哽咽聲在殿中響起。
玉紫一怔,好奇地低下頭。公子出眉頭微皺,也順聲看去。
發出哽咽聲的正是韓公主。她低著頭,一邊抽噎,一邊有一下沒一下地捶打著公子出。直到這時,玉紫才發現,韓公主的捶打著力極其不均勻,重的很重,輕的很輕,還專往麻筋所在的部位重敲。天啊,公子出居然一直是若無其事的樣子,還真是能忍!
韓公主哭得很認真,捶幾下便伸袖拭了拭淚水,然後,把擦了淚水的糊糊小手,又捶向公子出。只一會兒工夫,玉紫便看到公子出那玉白色綢服上有好幾處反光點。
這公子出也能忍?佩服佩服!
就在她佩服得都忘記了芳心亂撞時,韓公主突然哇哇大哭起來,竟是再難忍耐,呼的一聲向上一頂。
「砰!」重重的撞擊聲傳來的同時,是一聲忍痛的悶哼。
正低頭看戲的玉紫,小鼻梁被韓公主的後腦骨撞了個正著。這一下撞得重,當下,她的淚水便嘩嘩地直冒。
這一下撞得著太重了,玉紫疼得小臉都扭曲了,鼻子迅速地變得青腫。
而摟著她的公子出,卻在玉紫被撞得向後一倒時,及時優雅地側了側身,把她的衝勁化在空氣中。
他瞟了一眼淚水越流越多,鼻頭越來越青的玉紫,不忍地閉上眼、別過頭。當然,他要是嘴角不曾上揚,笑容沒有如此燦爛,就更有誠意了。
韓公主蹭地站了起來,把玉紫撞了個七葷八素後,一轉身,提著袍角,以袖掩臉,嚎啕大哭地衝出了殿門。
韓公主一走,另外兩個美姬總算回過神來。一個氣質頗佳的美姬連忙退後,朝著公子出跪下,低頭急急地說道:「公子勿怪。我家公主非是對玉姬生了妒意。實是、實是她與夫主相識多時,夫主從來對她都吝於一笑,更別說被夫主擁入懷中。公主她,是傷心啊!」
這美姬說到這裡,聲音一低,語氣中已有幽怨。
幽怨的不僅僅是她,另一個美姬此時也瞅著公子出,好不控訴。
捂著鼻子,淚流不止的玉紫,這時終於忍不住了,聲音哽咽地說道:「夫主見諒,妾鼻骨疼痛不已,淚流更是不止,請容許妾告退。」
她說的話理智,可那哽咽的、含著淚意的聲音,卻有點古怪了。
對上衣袖被哭濕了大遍的玉紫,公子出溫柔地湊近她,細細地瞅了瞅,他揚著嘴角,長歎一聲,說道:「既然如此,玉姬妳就不用睡偏殿了。」
三女同時一喜。玉紫更是喜得連抽泣也忘記了。
公子出笑瞇著雙眼,慢吞吞地說道:「從今晚起,妳就在我榻下安睡吧。」
啊?大失所望的玉紫,把掩著臉的袖子一垂,想要瞪他一眼,可眼睛一見光,淚流得更猛了。
無奈,她只好繼續閉上眼,以大袖遮掩著。
搬到他床下睡?這萬萬不行,光睡偏殿已是這樣了,要與他睡一房,天啊,她不要活了。
不行,無論如何也得掙扎一番。
於是,玉紫哽咽著急急地說道:「公子不可啊!萬萬不可。」
「因何不可?」公子出的聲音有點冷。
玉紫一僵,她找不到理由。總不能說她怕他非禮吧?也不能說,她怕韓公主會恨死她吧?
在玉紫僵著時,公子出的左手溫柔地按上她的腰。
他的大掌,溫暖、堅定,透著一股強而有力,男人天性中的掠奪氣息。
大掌在她的細腰間徐徐移動,每動一下,便令玉紫哆嗦了一下。
公子出的大掌移到她的胸乳下方時,終於定住了。
他更溫柔地把玉紫摟在懷中,低頭看著她,他醉人、優雅的聲音,如音樂般在她耳邊響起:「玉姬?」
「嗯。」
「妳的眼淚鼻涕,都滴到我袍服上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後,重新把鼻子捂了個結實的玉紫,終於響起有氣無力的聲音:「妾身失儀,公子見諒,請允許妾先行離去。」說罷,她掙扎著站起。
公子出鬆開手,任玉紫站起,盈了盈後,急急跑出。
她一走,公子出便重新閉上眼,淡淡地命令道:「妳們也退下吧。」
眾女退下後,幽暗的大殿中,公子出撫上自己的下巴,微微一笑,拿起几上的竹簡翻看起來。

玉紫衝出大殿後,急急地回到寢房,令奴婢送來炭爐和裝滿了熱水的鼎後,她把整張臉都放到了水面浸泡起來,
溫熱的水撫摸著她的鼻骨。浸了片刻,玉紫抬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次浸泡起來。
這個時代,有的地方也飼養過野雞和野鴨,可齊國沒有,因此玉紫也得不到可以外敷的雞蛋。
水燒了一會兒,有點燙了,玉紫便把它端下,冷卻後再放上去。這種反覆折騰中,小半個時辰後,她終於不再流淚了,鼻骨的疼痛也明顯減緩。
終於,可以抬頭做人了。玉紫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她吐出的氣息剛剛在空氣中凝結成白霧,一陣腳步聲傳來。
這腳步聲整齊輕緩,分明是眾劍客簇擁著公子出回來了。
殿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俊雅高華公子出,站在了殿門口。他揮了揮手,令得劍客們退下後,轉過頭來看向玉紫。
背著光的公子出,在黑暗中,雙眼亮得灼人。他朝玉紫打量了一番,微微一笑,「目胞腫如魚眼。」
他笑得宛如春風,卻是送上了這樣難聽的六字。
玉紫低下頭來,扯了扯嘴角,朝他福了福,輕聲道:「妾身失儀。」
腳步聲響,玉白色的袍服晃到了玉紫的眼前。
一隻手伸出,抬起了玉紫的下巴,令她仰頭向他看來。
玉紫順從地抬著頭,依然低眉斂目。在公子出靜靜的盯視中,她抿唇一笑,頗有點羞澀地說道:「妾,儀容有傷君目。」
公子出靜靜地看著她,看著她,半晌後,他的目光移到了她的鼻骨上,右手食指伸出,粗糙而冰冷的手輕輕撫上它,然後,輕輕一按。
「嘶——」玉紫倒吸了一口氣,疼得咧齒。
公子出點了點頭,道:「原來真痛啊?」說罷,他鬆開手,施施然地朝殿中走去。
他一轉身,玉紫便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就在她瞪大眼,努力地裝出惡毒狀時,公子出突然腳步一頓,回過頭來。
他這回頭太突然,玉紫嚇了一跳,連忙擠眉弄眼,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
公子出卻只是略略轉頭,優雅地說道:「玉姬?」
「然。」
「可曾侍過寢?」
天啊,他說侍寢!
玉紫腳一軟,朝後一退。這一退,正好絆到了一個几,她再向側一歪,將要摔倒在地時,右手反射性地一撐。這一撐,終於讓她撐住了身軀,不曾倒下。可是,她的手臂卻重重地擦上了她的小鼻子。
「啊——」
慘叫聲中,是玉紫含著哭聲的回答,「妾,流血了。」
公子出俊雅的側臉,笑容更燦爛了。他點了點頭,溫柔地問道:「流血了?」
「然。」因為捂著鼻子,這聲音有點含糊。
公子出長歎一聲,搖了搖頭,「玉姬,以妳姿色要上我的榻還差了一籌,何必驚恐至此,竟不惜自殘軀體?唉!」長歎聲中,他長袖一甩,緩步踏入了殿中。
玉紫呆了。
她瞪著他的背影,氣急敗壞地叫道:「妳!誰自殘軀體了?我是真摔!」
沒有人理她。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玉氏春秋 卷二》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每一名重要角色的性格鮮明,不論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玉紫,護雛心切的宮老,還是亞君和諸位公子們,僅僅透過一兩句話或表情,就在讀者心中留下強烈的印象。」──讀者 飄雪緋花

「我覺得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就是不再是清代還是什麼常見朝代的穿越小說,而是到了春秋戰國了,對我們這些讀者來講,終於有些新的東西了!」──讀者 佳子

「《玉氏》的開始沒有身邊丫鬟僕婦解惑,沒有讓人稱羨的身分,沒有身處荒野險境時,總會有人伸手幫助的主角定律,更是沒有男主角男配角一見鍾情的俗濫情節。作者的書無疑是一道清涼微風,讓人身心舒暢,願意擠出時間來享受作者所創造的『歷史冒險遊歷記』。」──網友 若善變

「作者在細節處的描繪十分獨到。對古代人情風俗的敘述細膩,尤其那許多和現代人大異其趣的生活習慣,十分引人入勝,使讀者一路讀來或有趣、或驚異、或感歎,沈溺在作者創造的世界裡。」──網友 流雲借月

「作者文字保留了那個年代的獨有韻味,又極流暢清麗,毫不繁瑣。而且最愛透過主人公的眼睛,看見那個自由奔放、任俠尚義的年代。」──網友 心心*草

玉氏春秋2:問君何所求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