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玉氏春秋5:傾城又傾國(完)

玉氏春秋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愛財如命的草根女遇上天下第一的腹黑公子、一段商道對抗帝業的男女攻防戰!亂世傳奇最後一役!
隨書附贈:
1.台版獨家收錄雙結局,網路上從未看過的全新番外!
2.新古典主義插畫家呀呀精心繪製「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拉頁海報!
3.「人物款」、「簡約款」正反兩款書衣,任君選擇

★起點歷史古言暢銷天后玉贏(林家成) 影視版權已售出之戰國小說代表作!
★讀者評為:精品中極品!
★當當網近5千讀者好評★★★★★滿分推薦!

「不管姬以前做了什麼事,孤只知道,這婦人於孤有大恩,於我趙國有大恩!便是天下人都說她不忠不仁,她對我趙國卻是大忠大仁!便是她負盡天下人,也不曾負我趙國!」

落入秦人之手的玉紫,生死之際終於等到趙出趕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是帶著精兵暗中潛入秦境,只為將她平安救出;玉紫為此決心再不棄他,重回趙國。可宮中還有趙王后和各位姬妾,她的回歸掀起洶湧暗潮,更讓趙王后動了殺意──
雖然全身而退,也順勢剷除趙王后勢力,但玉紫發覺真正對手其實是神祕的魏國女子盧可兒;她欲追查,盧可兒人已失蹤。此時,秦、燕、魏三國突然出兵攻趙,烽火一觸即發,玉紫為幫趙出,大膽要求親自帶兵上陣,甚至不惜以性命立下軍令!
玉紫以奇招致勝,凱旋歸國且聲望高漲,邯鄲城內卻突然出現異相──巨石、龜背皆出現「魯女滅趙」刻字,令玉紫深陷千夫所指的困境;此時,盧可兒竟以齊太子夫人身分出現,玉紫明知是她暗中陷害,但無計可施,而趙出為了護她,不惜背上「昏君」之名,但真能不顧天下人反對,執意立她為后?從卑微平民到一國之后,玉紫只差一步便能與趙出並肩,可最終的危機,他倆能攜手度過嗎?

「姬這一生,也許沒有福氣與大王共富貴。然,若有患難,願同生死!」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玉贏
又名林家成,女,起點女生網白金作者,著書十餘部,本本出版簡體,繁體也全部售出,《玉氏春秋》等更售出影視版權。擅寫歷史言情,風格古樸清新,代表作有《媚公卿》、《鳳月無邊》等。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四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奬。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唯墨》、《花女詞》

精采試閱

誰家公子從天降
 
一個吼叫聲撕破夜空:「贏家小兒,你竟敢圍殺我等……」聲音被一陣慘叫聲所取代。
也許是這聲吼叫聲震怒了秦太子,轉眼,那聲音急急命令道:「全部殺了,一個不留,全部殺了!」
奇城城主的嘶吼聲傳來:「我們無路可退了啊!無路可退了!殺!殺死他們!」他的嘶吼聲中,混著另一個賢士的吼聲:「贏利小兒,你竟敢不顧大王之令,不顧眾臣的指責乎?贏利小兒,今晚之人,只要逃得了一個,你也難逃一死!」
吼聲陣陣,引得山鳴谷應,可衝殺而來的蒙面盜匪中,始終沒有半個人回答半句,所有的聲音都掩在了陣陣慘叫聲中。
玉紫臉色一白。她萬萬沒想到秦太子會假扮盜賊前來掩殺,連這樣的事他都做得出來,看來自己的性命難保。
她咬著唇站在帳篷的一角。因為盜賊來攻,原本看管她的武士都不見了。玉紫遊目四顧著,這漫天遍嶺的盜賊,又是計畫周全的掩殺,她一個弱質女子根本沒有辦法逃啊!
要不就裝死?這想法一閃現,玉紫便嗖地躥入了帳篷後的一處黑暗所在。她剛一出現,便有數枝冷箭嗖嗖嗖地向她射來。玉紫一驚,連忙撲倒在地上,向前爬去——她要尋找一處最有利的地方,裝死既不會引起別人注意,又不會被人踩死踩傷誤殺!
可這倉促間,哪裡找得到這種地方?玉紫爬了兩下,一見到附近有人經過,連忙把頭一低,趴在了地上。
不一會兒,她爬到二三具死屍當中,臉孔微側裝死。
就在她做這些事的時候,慘叫聲不斷傳來。轉眼間,盜賊們已控制住了一切,奇城的兵卒只有不到千人在頑抗了。
一陣尖叫聲嘶啞地吼道:「找到那婦人,綁過來——」聲音中,帶著刺耳的得意。
十幾個聲音同時朗聲應道:「諾!」
腳步聲飛快地轉過一個又一個帳篷,轉眼間,一名劍客大聲喝道:「主子,不見那婦人!」
「什麼?」一個靠玉紫很近的聲音急急問道。
稍稍沉默了一會兒,那聲音突然吼道:「她一弱質婦人能逃到哪裡去?必是扮成了丈夫!搜——」
「諾!」
「且慢。」
那聲音嘎嘎乾笑幾聲,得意地說道:「她一名婦人,就算扮成了丈夫,也不能如士卒般上前拚殺!搜,哪怕掘地三尺,哪怕把所有死人都看過,也要找到她!」
眾人響亮地應道:「諾!」
這一下,玉紫倒吸了一口氣。她斷沒想到對方竟如此狡猾,難道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
玉紫白著臉,雙眼在黑暗中骨碌碌地轉動著,有好幾次想要直接站起來。如果遲早會被搜到,倒不如堂堂正正地赴死!
腳步聲四面散開,同時傳來一聲聲人臨死時的慘叫。距離玉紫二十步處,已有四個蒙面盜賊搜了過來,不知不覺中,玉紫伸手握住了自己腰間的一塊玉佩。
與當時人喜歡戴玉一樣,她的腰間也有玉佩。玉很普通,不是那種特別精美珍貴的,它是玉紫從趙出辦公的几上拿來的。當時只是隨手拿來,但離開廣城後,她卻珍惜地把它掛在了腰間。
撫著那塊玉佩,玉紫低低地道:「趙出……」聲音呢喃,若有似無。她扯下那塊玉佩,把它放到唇邊吻了一下,「救我……」說到這裡,她又苦笑起來。
閉著雙眼,任由淚水滾在玉佩上,玉紫喃喃說道:「不對,我應該說,你要好好地照顧丹兒,我不在了,你可不要把他放在炭火上去烤……還有,我既然都不在了,你也自由了,以後多娶一些姬妾哦,讓她們自己去鬥,別傷害到我的丹兒。」
她說到這裡,不知為什麼,又恨恨地說道:「若是許願能成真,就算我死了,也不想你與別的婦人在一起,我寧願你因為念我而孤獨一世!我寧願與你一道在黃泉相見……我真是貪心!」
就在這時,一聲嘶笑聲打破夜空,「殺!一個不留!若是找到那婦人,今天晚上,我便讓你等輪流嚐一嚐趙王寵姬的銷魂滋味!」笑聲遠遠傳出,一聲聲應諾中含著淫笑。
玉紫暗歎一聲,那四人一組的盜賊已翻過了十幾具屍體,離她只有七八步遠了。不知不覺中,她抽出綁腿處的短劍,慢慢地抵在自己的胸口——別了,別了,這一次,真沒轍了!
她右手緊緊握著短劍,頭一低,嘴裡咬著那玉佩,微瞇著眼,冷冷地望著那即將到來的殺機,以及那挑動屍體時的陰寒戟尖。
腳步聲更近了。一名盜賊長戟一挑,翻開玉紫腳邊的一具死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道:「這屍體一看便不是,真粗壯。」說罷,他目光一轉,瞟向了石頭旁的玉紫,雙眼瞬間大亮。
就在這時,宛如火山爆發,一瞬間,無數火把燃起,點亮了整個天地,它是如此突如其來。
眾盜賊一驚,齊刷刷地回頭望去。在他們的身後,漫山遍嶺都是火把,若他們的火把如同繁星,這時的火把便如噴發的火山了,竟是遮天連地,漫無邊際!
原本還在慘叫、大笑、喊殺的聲音,在這一刻全部消失了。
用戟尖指向玉紫腰間的蒙面盜賊見狀,顫聲叫道:「怎麼突然間有這許多人?」
那圍住他們的火光足有上萬之數,竟無聲無息地把他們圍了個正著。
無比的安靜中,二隊火龍突然向兩邊讓開,一匹雪白的馬踏光而出,施施然地走了過來。那馬背上穩穩地坐著一個白衣公子,目光銳利地盯著四周的盜賊,右手一揮,清冷地喝道:「贏利小兒——」
聲音一落,十幾個壯漢同時扯著嗓子重複道:「贏利小兒——」
蒙面盜賊一驚,他們這時終於清醒過來,齊刷刷打了一個寒顫後,同時轉頭看向站在中間、極不起眼的一個黑衣人。
那黑衣人見狀,連忙低聲喝道:「看我做什麼?注意,從西南方突圍!」
眾人壓低聲音應道:「然。」
一隊盜賊用火把打出一個隱密的命令後,蒙面盜賊們開始慢慢地向後退去。那幾個站在玉紫附近的盜賊,也收起兵器,以最快速度歸隊。
火光中央的白衣公子右手一揮,冷冷地喝道:「第一隊騎士出列,衝殺!注意那婦人!」
「諾!」
凜然應諾中,他兩側的火龍同時移動,打出一個命令。轉眼間,暴喝聲四面而起,「殺啊——」喊殺聲中,二萬銅甲之士手中長戟一舉,二萬人發出的喊殺聲撼動天地。他們組成一整道金鐵之牆,密密麻麻地向盜賊們衝來。
直到這個時候,盜賊們才發現,這些銅甲之士都是騎士。他們策著馬狂奔而來,偏偏安靜至極,再往下一看,所有馬腳上都包有一塊厚緞,直是落地無聲。
盜賊們驚住了,一聲又一聲的嘶喊聲衝破夜空,「脫圍!向西南脫圍!」他們瘋狂地向西南衝去。
只有西南角的火把光亮最為稀少,轉眼間,蒙面盜賊們與銅甲騎士衝撞到了一塊,「砰」的一聲,一個全副武裝的盜賊重重地撞上了騎士手中的長戟,幾乎是轉眼間,他的身體便被長戟刺穿。而那個騎士,雙手一甩一揚,竟叉著那屍體,轉眼間又掃沒了三個盜賊,一衝而下,勢如破竹。
只是一輪掩殺,所有人便都目瞪口呆了,只見一具又一具的黑衣屍體被挑向空中,再重重落下,轉眼間,騎士們便殺到眼前了。
蒙面盜賊大驚,一個聲音急急地叫道:「公子,敵人占了絕對優勢啊!可如何是好?」
另一個聲音也在大叫道:「公子,投降吧,投降吧!」這聲音已帶有一絲哭音。
此時此刻,浮現在每個盜賊心頭的都是絕望。對方還沒有派出主力,一通掩殺便殺了他們足足五千餘人,這一仗已沒有一絲勝算。
盜賊當中的那個蒙面人陰沉地盯著這一幕,突然大聲嘶吼道:「找到那婦人,找到那婦人!只有找到她,我們還有一線生機!」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公子,我們根本不知道那婦人在哪裡啊!」
就在他們說話的這會兒,四面而來的騎士已衝到了營地中。剛才那一輪急衝之勢,死在他們戟下的將近萬人,現在剩下的這一萬盜賊已被嚇破了膽。
就在這時,剩下的那八、九百奇城兵卒中,也不知是誰嘶喊了一聲:「殺啊,殺了這些狗娘養的盜賊!」聲音一落,他們亂七八糟地一衝而上。
突然間,贏利尖利陰沉的聲音響起:「投降!我們投降!」
瞬間,上萬名蒙面盜賊同時嘶吼道:「我們投降,投降——」
叫喊聲中,銅甲騎士們同時掉頭,看向了那個在兩隊火龍中靜觀這一切的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右手一揮,站在他身側的火龍打出火語:「扔下兵器!」
盜賊們同時鬆了一口氣,轉眼間,兵器落地聲不絕於耳。
火龍緩緩移向兩側。白衣公子策著馬,一步一步地向營地走來。不一會兒,已來到了營地中。
眾秦人看著他,突然間,蒙面盜賊當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叫:「你、你是趙王出!你來我秦地做什麼?」指責聲正是秦太子所出。
轟的一聲,嗡嗡聲大作。
玉紫嘩地坐了起來,不敢置信地看了過去,然後她突然低頭,把那玉佩收好,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這一咬,她吃痛出聲。
玉紫嗖地抬起頭來,喃喃說道:「不是做夢,真不是做夢!是他,真是他!」她的聲音顫成了一團。
這時,秦人的佇列中再次傳出秦太子尖利的指責聲:「趙出,你身為趙王,竟敢帶領大軍入我秦境?你好大的膽子!難道你不怕挑起兩國戰火,引得生靈塗炭麼?」
秦太子的指責聲一出,趙出旁邊一個賢士放聲大笑,一隻手指著秦太子的方向,轉頭向眾趙人大叫道:「諸君,你們見過世間有這麼不知羞恥的人麼?他擄我大王寵姬,還好意思說會挑起兩國戰火?哈哈,可笑,太可笑了,秦國居然立這種無恥匹夫為嗣,看來是離敗亡不遠了啊!」
這人連諷帶笑,肆無忌憚,眾秦人卻變得沉默了。一個壓低的聲音在秦太子身後傳來:「殿下,此乃危急之時,休與趙人做口舌之爭!」
秦太子一怔,低應了一聲,再次向後面退出幾步。
這個時候,玉紫仍傻乎乎地瞪著那白衣公子,再次把手指放入嘴裡重重一咬。
這一咬都咬出了血,但玉紫沒有察覺,她只是一瞬也不瞬地望著他,望著那個令她魂牽夢縈、從未忘懷的身影。
突然間,她尖叫一聲,飛一般地衝向那白衣公子。
沒有人想到角落中會突然鑽出這麼一個髒兮兮的小兒來,一時之間,眾人都是一驚。
玉紫轉眼間便衝到銅甲騎士面前,就在這時,眾騎士同時右手一揚,數柄寒戟指向了她。
他們的動作剛做出,白衣公子清冷的聲音便傳來:「讓她過來。」
眾人同時收回長戟。玉紫一得到自由,雙眼彎成了月牙兒,繼續衝向白衣公子。
嗖地一聲,她縱身一躍,摟向他的頸項。
玉紫攀著白衣公子的頸項,雙腿盤在他的腰間。她仰著髒兮兮的小臉,眨著大眼,見到趙出只是低著頭,面無表情地望著自己,她頭一低,臉蛋在他雪白的裳服上狠狠蹭了蹭,轉眼間,他的胸前便出現了一大片汙漬。
趙出低頭盯了汙漬處一眼,又看到了她的唇,瞬間目光微凝。
玉紫覺得臉都擦乾淨了,高興地喚道:「趙出趙出,趙出,你……」她叫到這裡,突然發現漫山遍野的人都在盯著自己,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當下,她慢慢地從他身上爬下來,右手勾向他的手指。
趙出的手指冰冷而僵硬,被她握住時,他一動也不動,沒有再看向玉紫。
趙出盯著前方,道:「都殺了……」聲音淡淡。
這旗語一揮,眾秦人都驚住了。贏利呼的一聲扯下蒙面布,大步走出了佇列,尖聲叫道:「趙出,你、你敢……」
趙出面無表情地望著他,冷冷地說道:「我堂堂趙王都不請而入,帶領大軍出現在你秦國了,你說我為什麼不敢?」
贏利一噎。他絕望地望著趙出那冷漠的臉,突然間,他嘶聲尖叫道:「趙出,別殺我,別殺我!我是秦太子,我有用,我有用!」
這聲求饒一出口,不管是秦人還是趙人,都是噓聲一片。
趙出面無表情地望著他,搖了搖頭,道:「你已無用,秦王最不缺的便是兒子。」說到這裡,他聲音一提,暴喝道:「殺——」喝聲一出,長戟同時舉起,轉身向山坡上退去。
趙出完全沒有向玉紫看一眼,手也任由玉紫握著,雖沒有掙開,卻也沒有反握。
不過此時此刻的玉紫,死裡逃生的幸福完全籠罩著她,她一點也不在意趙出的冷漠,跟在他身後,亦步亦趨。
不一會兒,兩人便來到了山坡上的官道中。
這時,下面的廝殺聲、慘叫聲、哭喊聲不絕於耳。因為盜賊們已扔下兵器,光是他們撿起兵器這一會兒,趙國騎士便掩殺而來,勢無可擋。
趙出站在山坡上,冷冷地望著下面。他的白袍隨風飄動,整個人冷到了極點。
不知不覺中,玉紫望著冷漠的他,低低地說道:「你、你什麼時候知道我出事的?」
趙出沒有回答,只是面無表情地盯著下面的戰場。
玉紫嘴唇動了一下,見他連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不由得又小聲地說道:「你堂堂一國之王,這般帶著大軍出現在敵國境內,若讓秦人知道卻是不妥。我……」她說不下去了。他這樣做,都是為了她啊,一直以來,他就算對她再好,也不曾在原則或關鍵時候讓過步。
在玉紫心中,國家永遠是排在他心中第一位的。至於自己,也許只是他最喜歡的一個女人吧。她以為,他永遠永遠都不會為了她,做出某種犧牲或冒險的。可這一次他居然為了自己以身犯險,置家國於不顧!
這個驕傲的男人,在自己最無助、最渴望他出現的時候,真的騎著白色駿馬出現在她的身側!他是真的愛自己啊!
玉紫眨了眨眼,覺得心中的感動和欣喜,真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她突然伸手摟住了他的腰,把髒兮兮的小腦袋埋在他的懷中,喃喃說道:「方才,我以為我這一次逃不過了,我死定了……趙出,我拿著你的玉佩,想你來救我。可我真沒有想到,你真的來救我了。」
趙出依然一動也不動地任由她抱著。
過了一會兒,趙出低下了頭,眉頭皺了起來。他伸出冰冷的手,緩緩抬起了玉紫的下巴。這一望,他的目光便是一凝,依然緊抱著他的婦人,這時雙眼緊閉,鼻息平穩,嘴角微微揚起,一副好夢正酣的模樣。
她竟然睡著了!
趙出閉上了雙眼。
他右手一揚,低喝道:「來人。」
一名劍客來到他身後,喚道:「大王?」
趙出右手垂下,道:「無事,退吧。」說罷,他把玉紫攔腰一抱,大步走向馬車中。剛把玉紫放下,玉紫雙手便是一抓,同時身子一滾,整個人再次滾入他的懷抱中。
趙出頓了頓,任由她像一條蟲一樣緊緊地抱著自己。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玉氏春秋5》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每一名重要角色的性格鮮明,不論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玉紫,護雛心切的宮老,還是亞君和諸位公子們,僅僅透過一兩句話或表情,就在讀者心中留下強烈的印象。」──讀者 飄雪緋花

「我覺得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就是不再是清代還是什麼常見朝代的穿越小說,而是到了春秋戰國了,對我們這些讀者來講,終於有些新的東西了!」──讀者 佳子

「《玉氏》的開始沒有身邊丫鬟僕婦解惑,沒有讓人稱羨的身分,沒有身處荒野險境時,總會有人伸手幫助的主角定律,更是沒有男主角男配角一見鍾情的俗濫情節。作者的書無疑是一道清涼微風,讓人身心舒暢,願意擠出時間來享受作者所創造的『歷史冒險遊歷記』。」──網友 若善變

「作者在細節處的描繪十分獨到。對古代人情風俗的敘述細膩,尤其那許多和現代人大異其趣的生活習慣,十分引人入勝,使讀者一路讀來或有趣、或驚異、或感歎,沈溺在作者創造的世界裡。」──網友 流雲借月

「作者文字保留了那個年代的獨有韻味,又極流暢清麗,毫不繁瑣。而且最愛透過主人公的眼睛,看見那個自由奔放、任俠尚義的年代。」──網友 心心*草

玉氏春秋5:傾城又傾國(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