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新唐遺玉9:唯有牡丹真國色

新唐遺玉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橫掃博客來文學新書與金石堂輕小說排行榜!睽違兩年後回到長安,遺玉又將面臨什麼考驗?
和盧氏重逢後,遺玉也即將及笄,
李泰竟實踐諾言送了大禮,讓她以全新身分立足長安……

★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翻開第一章就停不下來的超人氣作品!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9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隨書附贈1:柳宮燐精心繪製「蕙質蘭心」造型書籤
隨書附贈2:「遺玉及笄」精美拉頁海報

「為何總不信我,我許給妳的事,可有做不到的?」
「我是不是很小心眼?」
「別亂想。」
這次西南一行,反倒讓兩人之間的信任出了問題,他想要補救,可總摸不著門道,只能看著她總對自己抱著一道抹之不去的懷疑……

和母親團圓後,遺玉和盧氏、周夫人、韓厲父女等人重返長安。遺玉也即將十五歲要舉行及笄禮,在周夫人的教導下,遺玉越來越有大家閨秀的風範,但已經沒落的盧家無法為遺玉邀請到具分量的賓客,偏偏已嫁作人婦的長孫嫻率眾前來,用花草評人的方式鬧場,好在李泰實踐當年諾言,親自為遺玉取字為「玨」,並在忽然現身的三位貴婦添笄下,讓及笄禮漂亮落幕。

雖然眾人皆不看好她和李泰的婚事,遺玉仍心不移,一步步朝那個方向前進,但當婚期訂下時,她卻鬱悶中夾雜點兒迷茫,煩躁中夾雜點兒不安,在這複雜的情緒下,遺玉隨李泰出席每年三月舉行的皇室擊鞠比賽,眾皇子間的明爭暗鬥也在此揭開了序幕……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人的出身不能選;言談舉止未有交往,人的品行不可知;天資有限勤能補拙,人的才學不可量。一名女子的及笄禮,關乎一生嫁娶,舉足輕重,卻被妳們這些渾人,用這些不能選、不能知、不能量的東西,借一枝花草比過去。把妳們的自以為是,強加在別人頭上,真是自私自利地讓人噁心!」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暱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兒臣知
 
太極殿。
六道朱紅殿門大敞,陽光照進內殿,在平整的赤紅走毯上,拉出一道道斜長的框影,高屏闊壁的正殿上,除卻正在回奏的人聲迴響,靜得難尋雜音,百官文武左右分道,躬身而立,各自手持象牙笏,待聽記事。
龍椅之上,帝一人正坐,玄衣纁裳,一手於案,一手置膝,目視下眾,在殿下當中出列回奏之人語畢後,出聲另歸眾。
此時殿外金鐘鳴響,是過辰時,聽見這響聲,在列的官員多半神情鬆緩,鐘鳴落下,殿上響起內官尖亮的聲音,眾臣躬身俯拜,莫敢抬頭亂視,半晌過後,聽到殿外小黃門的說話聲,才直起腰來,當中有昨晚都去了魏王接風宴,一夜酒後,有凌晨回府更衣便匆匆又趕來上朝的,熬了整宿,所以放眼望去,殿中百官有不少正暗暗扶腰扭脖子的。
「殿下。」杜楚客收了象牙笏,在李泰從最前排折向殿門,路過他身邊時,跟了上去,李泰看了他一眼,腳步略緩。
「我已擬好文折,欲現去求見皇上。」在人前的時候,杜楚客沒同私下那般以名自稱,畢竟再怎麼說,他都頂著個工部尚書的三品職位,可不是李泰的家臣。
「什麼摺子?」李泰道。
杜楚客笑著低聲答道:「您忘了,您剛回來那兩天說過,您同東方小姐的婚期。」
說過是說過,但李泰卻沒任何應承,杜楚客說這話的時候,雖心虛但卻不擔心,他等著李泰的反應,早想好對策,總之是鐵了心,今天一定得把這事給辦成了!
「同去吧。」
杜楚客萬沒料到李泰會這麼「配合」,停下腳步在原地乾愣了一下,又趕緊追了上去,臉上的喜色轉濃,心情大暢,便道:「我已尋思好了,這婚事得有個先後,東方小姐畢竟被指在先,待她過門後,等一陣子,再納盧小姐也不急。」
被指在先是其次,關鍵是東方家的面子要給全,雖昨晚過後,他也看出李泰更中意那位盧小姐,有遺玉在宴會上的表現,他也不似先前那般牴觸這門婚事,可也不覺得,遺玉的分量會比東方明珠重,就算她使了法子請來平陽公主,為李泰回京重振聲勢幫了忙,但說到底,平陽還是柄拿不到手裡的劍。
李泰沒再多言,身後由他跟著,一前一後去了偏殿外一棵松樹下等候,每天朝會後,都有小黃門等在附近,看有人來,便會去御書房通傳,見或不見,還是皇上說了算。
「魏王殿下、杜大人,皇上允見。」
太極偏殿外的松樹下了,等了十幾個人,當中有一半是御史,見前來傳召的小黃門先引了李泰和杜楚客二人進去,都斜了眼來瞧,待他們走遠,幾名御史才在一旁聚起,小聲議論起來。
「看這樣子,咱們又要白參一回。」
「周大人此言差矣,倘若魏王當真是耗資十萬在外遊玩所用,我等就是冒死也要參他的罪!」
「劉大人,您小聲些,撰書支取是從內務的庫裡,這事還需請示過皇上才知明細,就怕陛下有心偏護,咱們也是莫可奈何。」
這人一句話,說得其他幾名御史臉色都不大好看,卻沒消了參奏的打算。
御書房裡,李世民見小黃門領了人進來,便放下手中毛筆,衝著李泰一笑,道:「昨晚的接風宴,辦得如何?朕瞧著早朝那會兒有幾個站著差點睡著的,是喝了一宿?」
這打趣的語氣,叫垂頭的杜楚客暗鬆一口氣,想是昨晚的「熱鬧」還沒傳到皇上耳朵裡,就聽李泰應聲:「是父皇賜宴,幾位大人便多喝了幾杯。」
李世民點點頭,沒再問這個,「說吧,你們兩個一起過來,這是有什麼事要同朕講?」
杜楚客先是瞅了李泰一眼,見他面無異色,才上前一步,從袖裡摸出早捂熱的文折,捧在雙手,躬身道:「回皇上的話,是喜事。」
身邊宦官去接了杜楚客的文折呈上,李世民打開翻閱過,竟笑出聲來:「好、好,這可真是喜事,朕允了,叫太史局去選個好日子,此事就交由禮部去辦——皇兒啊,那東方家的小姐,在京裡等你有兩年了吧?不容易啊,虧東方佑從沒來朕這裡鬧過,心裡想是急得很哪。」
杜楚客聽他笑語,心中大石一落,在邊上呵呵陪著笑,說幾句逗趣的話,李泰揣著袖聽著,也不打斷,等他樂呵夠了,才突然出聲道:「啟稟父皇,兒臣尚有一事奏請。」
「還有何事,一併說了吧。」
「當初兒臣曾拒父皇指配,私下言說,欲娶了嫡妃過門,才行納,然冠禮成後,未有良選,這便接連訂下兩門親事,此去兩年,兒臣今年二十有二,理當成家,然初衷未改,是以在此求父皇再指一門親,應兒臣之初衷。」
聽這話,分明是心裡有了中意的嫡妃人選,杜楚客傻了眼,李泰事先完全沒和他通氣,叫心裡已對嫡妃人選有主意的他,一時無措,就怕李泰又隨性妄為,像是訂上門親那般亂挑,想要插話,又不敢在皇帝面前失禮。
「哦?」李世民頗有些意外,闔上手中文折,道:「你倒是個特例了,你兄弟們的親,多是朕給拿主意,你可好,三樁親事都要自己挑選,你且說說,是中意了哪家的小姐?這嫡妃的事,朕可不能隨意任你。」
「回稟父皇。」李泰語調一定,垂眼遮去目中神色,淡聲道:「是已故懷國公嫡孫女,盧家的么女,盧二小姐。」
將這家門報得清清楚楚,就算杜楚客想當自己耳背也是不能,神情驟變,下意識就去看座上李世民反應,卻是淺笑依舊地看著李泰,大手在龍案上輕叩著,御書房安靜下來,只剩下輕輕的叩桌聲,那指尖就像是戳在杜楚客心口,叫他有些喘不上氣,心一橫,未及他開口,帝先做聲。
「皇兒,這門親事不妥。」
他臉上帶笑,語氣和緩,但杜楚客就是聽出了決然不容抗辯的味道,生怕李泰違逆,心下更是緊張起來!
然而,李泰卻不慌不忙地抬起頭,對上李世民的視線,道:「兒臣知。」
「你知道便好。」李世民兩手疊合在案上,「既然提起這事,朕也不瞞你,你這嫡妃的人選,朕已有了主意,若你非要先娶妃過門,也可,但父皇幫你選的,是比你挑的那個,更合適。」
「勞父皇費心了。」李泰似是一點也不抗拒李世民幫他拿主意,就像是他剛才壓根沒提起遺玉這個人名,杜楚客卻被他弄出的這一番虛驚差點嚇出毛病來,二月天裡,背後已是汗濕。
「昨晚宿酒,朕看你這會兒精神不大好,若無事,便先回去歇著吧,這事留著明日再議。」李世民說著話,又執起了毛筆,落字紙上。
「是沒別的事,不瞞父皇,因被人當眾誣陷,昨日宴上兒臣才多飲了幾杯,這會兒正覺得有些頭疼。」
杜楚客平日巴不得李泰能在聖上面前多說幾句,好不容易李泰今天的事多了起來,他卻恨不得能上前捂住他嘴,讓他不要再說,可李泰看也不看他暗遞過來的眼神,面色如常地繼續道:「不知那人從哪裡道聽塗說,兒臣巡遊支取了內務大盈庫十萬貫,偏卻有人信了,方才在殿外等傳,同候的有幾位御史大人,想是為了此事來稟,父皇明鑑,兒臣莫敢這般奢驕,若被冤屈,還望父皇明察,將大盈庫這兩年支出布公,還兒臣一個公道。」
轉折時,筆鋒頓下,在紙上暈出一片墨暈,好好的一幅字,便毀在這一處污痕上,李世民收了笑,換上肅色,道:「杜卿先下去。」
「……臣告退。」杜楚客心裡無奈李泰提了這糟心的事出來,苦著臉躬身退了出去,這下子,室內除了一名近身服侍的宦官,便只剩父子兩人。
「這門親事,你不用想了,朕不允。」
「兒臣知。」
「那位盧小姐朕曾在你府上中秋宴見過,人品、才情都不錯,可非能擔你嫡妃之人。」李世民兩眼直直地望著李泰,有些語重心長道:「你當知道,父皇對你寄予厚望,大事上會幫你安排妥當。」
寄予厚望!這話換做說給別的皇子聽,怕是能喜得將心從胸裡跳出來,可李泰依然沒什麼明顯的反應,同樣答了一聲:「兒臣知。」
「至於你巡遊耗費錢財一事,大盈庫的帳目事關重大,雖然不容外人隨意查看,但是若有必要,朕不會容那些小人胡亂冤你。」
「兒臣知。」李泰像是沒聽出李世民話裡隱約的難為,依舊三字應答。
哪知就是這麼三個字,竟惹得龍顏驟變,就聽「啪」的一聲,原本握在李世民手上的毛筆被甩在了李泰的身上,筆鋒在他胸前淺紫色的袍子上戳出一點墨痕,隨即彈落在地毯上。
「倘若你當真做了錯事,不需御史參奏,朕也不會輕饒你,出去。」一盞茶前,還是笑語相迎,一盞茶後,卻是冷淡地斥退。
「兒臣告退。」
李泰規規矩矩地行了一禮,倒退出了御書房,來到殿外,才抬起頭,看了正午當空的太陽一眼,轉了食指上的寶石戒子,大步朝著宮門的方向走去。
**********************************
午後,換了身男裝的遺玉從魁星樓出來,俏臉上不見笑,思考著走向街對面等候的馬車。
兩年前她離京之前,魁星樓的楚樓主有贈她一些物件,這一行是幫了大忙,原先不知其貴,別的不說,那把削鐵如泥的小刀子,珍貴之處,豈是能輕易拿來送人的?
剛才在樓裡,見了人,遺玉拿出小刀子退還,對方大方承認了這刀子並非凡品,緊接著便是一番感慨,提及了同她大哥的故舊,說是盧智被冤屈,都怪她樓裡人的證詞,心中十分負疚,這才拿了當月用作壓軸的賣品相贈,只求遺玉收下她一番心意,免得她思及亡人,夜不能寐。
遺玉表面上安慰了她幾句,心中對她的說詞不信多少,當初為盧智殺人作證的扶瑤姑娘,兩年前便被李泰從長孫家手上弄到了魏王府,被她施藥催眠無果,就算李泰也摸不清魁星樓的底細,恰證實這魁星樓的古怪。
她以前曾覺得,唯恐天下不亂的紅莊也在當中有摻和,可種種跡象表明,盧智的死,同宮裡那位脫不了關係,同魁星樓脫不了關係,換而言之,兩者之間存在著某種不為人知的聯繫。
她大膽地猜測,魁星樓是皇上在宮外的眼線,那她大哥到底做了什麼,才叫他們先污其名,後殺其身?到頭來,弄了個屍骨不全,偷偷入葬,死後背負罵名!
這麼想著,遺玉臉色冷下,攢在袖口的左手緊握起來,直到捏得骨節發痠,才又鬆開,突然格外想見那個人,再回神,已走到馬車邊上,可車夫于通卻不見了蹤影。
「咦?」正納悶他跑哪去,人便打對面巷子裡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在她跟前站好,一臉不好意思地陪笑道:「小、小姐,小的剛、剛去——嘿嘿。」
人有三急,遺玉輕咳了一聲,沒讓他再解釋,也沒責問他丟下馬車,掀起簾子坐了上去。
「小姐去哪?是要尋家飯館用飯嗎?」
「到魏王府去。」
「是。」
車行到魏王府門口,遺玉沒下車,讓于通拿了牌子前去詢問李泰是否回府,被告知沒有後,猶豫了下,沒進去等人,想想暫時沒什麼事落下,就讓他往龍泉鎮趕回。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9:唯有牡丹真國色》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新唐遺玉9:唯有牡丹真國色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