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新唐遺玉6:道是無情卻有情

新唐遺玉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翻開第一章就停不下來的超人氣作品!
一個對深藏的愛意猶豫不決,一個對初識的感情已打定主意,
身分、個性迥異的兩人,卻同時嘗到初戀的滋味……

★ 橫掃博客來文學新書與金石堂輕小說排行榜!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9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隨書附贈1:柳宮燐精心繪製「芙蓉園夜宴」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情竇初開」珍藏版造型書籤

「不許哭!」
「我不想……不想……」
「不想如何?」
「不想……不想你娶妃……」
「為何?」
「因為……因為我……嗚……我心裡難受……」
聽見那五個字,他心頭一顫,雖然這不是他最想聽到的,然而卻已是今晚最好的生辰禮物。

經過五院藝比的共患難,讓遺玉放下心防和杜荷成為好友。而鬧得沸沸揚揚的認親案最後被李世民交給大理寺審理,讓房盧兩家吃了官司,也讓盧智追查當年真相的意圖更加明顯,但盧智積極尋找房玄齡口中的幕後主使者──韓厲,卻引來無法預料的後果……

不過,遺玉在國子監的地位和名聲都因此獲得提升,並在盧智有意無意的撮合下,和杜若瑾越走越近。雖然遺玉對杜家兩兄弟皆有好感,但心裡始終對李泰感到介意,無奈祖父和兄長都反對她跟皇子交往,讓遺玉只好默默遠離李泰。直到在李泰成年的生辰宴上,聽聞皇上有意給他安排側妃,遺玉懵懂的感情開始起了變化……「我來問你,見不著她人時,你可曾會想念?知道她遇到危險,可曾會擔憂?看見她高興,心情可曾會變好?見她同旁人親近,可曾會不悅?她同你親近時,可曾會歡喜?嘶──在她之前,你可曾遇過這樣的一個人?」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暱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學士宴

天靄閣身在園林之中,又是傍湖而立,一樓的大廳,一側面朝深綠的湖水圍欄,雖無青柳在岸,但視野通暢的讓人舒懷。這種宴上,如何能少了樂聲,西北角落座有一琴師,錚錚撥弦,其音其調,遺玉辨不出,卻覺得很是應景,便不當他亂彈。

廳裡沒設座,全是半人高的梨木桌案,字畫還沒上桌,都空著,邊上設有酒榻,有壺有杯。

已經到場的三十來個人,多自己倒了杯酒後,三兩湊成群,站在欄邊或牆下低語,對遺玉來說都是生面孔,她便不知誰是品評人,誰是展客。就連有過贈帖「交情」的虞老先生,她也只知道是個年過花甲的老人,進門她便匆匆瞄了一圈,沒發現有年紀這麼大的,想著重要人物,許是還沒到登場的時候。

正當她無聊地在腦子裡虛構著虞世南的模樣時,便見著一道人影朝他們走了過來,乍一看,那一身黛綠底子的交枝紋錦袍,還真沒讓她認出人來,不過走近幾步,被那人臉上的笑容一晃眼,她方才帶些驚訝地點頭一禮。

沒想到杜若瑾也會穿深色的衣裳,比起穿淺色時的瘦弱,這深色要襯地人挺拔了一些,不過還是那副溫文的模樣,但他臉上那微微的病容,是怎麼回事兒?

「小玉,盧兄,咳、咳咳,不好意思,昨晚多飲了兩杯,早起便犯了老毛病。」

盧智關心道:「不打緊吧?」

「無妨,出門前喝了藥……」臉色有些蒼白的杜若瑾握拳抵在唇邊,扭頭輕咳了幾聲,搖頭笑道:「瞧我,偏這個時候犯了病。」

這副病中帶笑的模樣,讓遺玉突然記起三年前,在學宿管的後門見著的少年杜若瑾,也是這般微微的病容,卻帶些灑意在其中。

「若是咳嗽不止,我倒是曾在幾本雜書上見著過幾樣偏方,等下找了紙筆寫給你吧。」知道這麼多年都治不好的病,她寫上個偏方也可能是多此一舉,但還是想多少幫上些忙。

杜若瑾並不推諉,而是含笑點頭,「那便有勞了。」

「客氣,」遺玉看了看人差不多到齊大廳,疑道:「怎麼沒見晉博士?」

「該是早到了,這會兒應在樓上和學士們說話。」杜若瑾答道。

「學士們早來了啊,」遺玉驚訝,問道:「杜大哥知道今兒都哪幾位會過來麼?」學士宴讓人期待的地方之一,便是在開宴前,鮮有人知來的會是十八學士中的哪幾位。

盧智道:「妳倒不如乾脆問虞先生會不會過來。」

「瞧你說的,就像是我專門為看虞老先生才過來的一樣。」遺玉斜他一眼。

「不是嗎?」

「……是。」

「呵呵,」瞧這兄妹倆說話有趣,杜若瑾不由得失笑,咳了兩聲,方才衝遺玉道:「虞先生有兩年都沒參加學士宴了,這次會來也說不定……啊,來了。」

隨著杜若瑾話落,剛才還琴語交錯的大廳中,便只剩琴聲,眾人齊齊扭頭看向樓梯處,便見五六道人影,前後相繼出現在那裡。

遺玉一眼便認出,那為首的兩人之一,竟是吳王李恪?

貞觀初,李世民封十八學士,特賜了印刻於每人,這宴展的請柬上,若出現四枚以上的印章,方可稱為學士宴,若說這宴展還有什麼特別之處,那便是邀請了四位學士的宴展主人,多是不署名、不現身的。

因此,李恪會出現在學士宴上,感到驚訝的不只是遺玉一人,要知道,在這有四名「十八學士」出席的宴展上,皇子的出現,意味非比尋常,這便是在明擺著告訴眾人……這次宴展的四位學士,是同他交從過密的!

「參見吳王殿下。」

「呵呵,諸位免禮。」

李恪一臉親切地衝眾人點點頭的當兒,遺玉便聽杜若瑾和盧智同時在輕聲對她道:「吳王身邊的,便是虞老先生。」

聞言,遺玉兩眼霎時一亮,立刻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他身邊的花甲老人身上:青黑襆頭,鶴袍上身,雞皮鶴發,卻是面有紅光,身量不高,體型偏瘦,卻自有一番風骨流露,無關於年長,僅憑文氣!

總算見著真人,同遺玉心中所想並無太大出入,當得是「五絕」風範,心頭浮上一股見得偶像的欣喜,目光一瞟,落在走下樓梯,站到李恪另一邊人影身上,兩眼一愣。

怎麼房玄齡也來了?

房玄齡和虞世南並李恪共同出現在這學士宴上意味著什麼,稍一深想,便覺驚詫,虞世南就罷了,難道一直保持中立的房玄齡,要偏幫了吳王不成?

盧智顯然也看到了房玄齡,面色卻沒什麼變化,他和杜若瑾並未向眾人那般上前套近乎,而是走到不遠不近的地方,側頭向遺玉介紹了虞房之外的另兩位學士,一乃禮部侍郎顏相時,一乃諫議大夫蓋文達,晉啟德和另外一眼生之人,正同兩人低語。

因著李恪、虞世南和房玄齡三人同時出現,顏蓋兩人風頭被掩去許多,但身邊照樣圍了不少人,遺玉聽盧智說起蓋文達的名頭,腦子裡晃過些不甚清晰的記憶,似是對這人有些特別的印象,卻怎麼也記不起來是什麼事。

眾人淺談了幾句,李恪便對兩旁道:「虞先生,房大人,這人看著是到齊了,咱們準備開宴吧。」

房玄齡今日的氣色看著尚可,聽了李恪的話,和虞世南對視一眼,見著長者道了聲「好」,三人便帶著躍躍欲試的人群,朝著臨湖的雕欄而去,那裡並排擺著六張紅木八仙桌,這會兒尚且空著。

李恪同房虞兩人推讓了幾句,便上前講了一段宴詞,話落,下方應聲連連,遺玉左右一看眾人神態,竟皆是真心實意,心下微驚,沒想著這吳王在文人中,還有這等聲望!

「……相信諸位也不耐久等了,按著慣例,先請字吧!」李恪揚聲一宣,圍在八仙桌前的眾人,有一半退開,卻到前廳拿自己帶來的作品。

「盧兄,小玉,我先去拿畫。」杜若瑾知會了兄妹倆,也隨著那群人去拿進門時存放在前廳的字畫,片刻後,展客們都回來,桌前已經空出,有字要展的那些人,便各自上前在六張八仙桌上找了個地方,把自己手裡的卷軸鋪陳開來,備妥後,周圍的人才再次圍了上去。

起先只是細看,須臾,便有品頭論足聲出現,西北角的琴音很是映襯地一變,雕欄邊瞬間熱鬧起來。

遺玉本就是為了虞世南和展上的書法而來,見獵心喜的她,也沒管盧智,仗著個頭小,瞅著個人稀之處插了進去,湊近桌邊一幅幅品閱起來,因著都是些好字佳作,讓她看得津津有味。

盧智將目光從鑽進人群不見人影的遺玉身上收回,朝後邊上無人的地方退了兩步,輕聲道:「真是讓人意外。」

「可不是麼,《坤元錄》、學士宴,咳咳……不曉得接下來,東宮那位會有什麼動靜。」

「過上幾日便知了,」盧智聽著耳邊的悶聲咳嗽,神色不變道:「南邊兒已經有了信,等抓到人,先治你的病,不然最近總和你待著,我都覺得自己身體不大爽利了。」

「……你放心,太醫說過我這病,不傳染。」

***************************************************************

杜若瑾和遺玉站在一張案前賞字,杜若瑾側目看著遺玉,見她臉上掩不住的欣喜,輕笑道:「很高興?」

遺玉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耳垂,「大哥不知跑哪去了,多虧了你,才讓我同虞先生說上了幾句話,他就同我想的一樣,是個和藹的人。」說到這,她衝杜若瑾揖了揖手,「還沒向杜大哥道賀……恭喜。」

杜若瑾今日拿來的畫,就是前陣子讓她題字的那幅,不出她所料,這一幅畫,的確算是今年學士宴的一枝獨秀,虞世南四人今日的親口認可和大加讚譽,一經口傳,他在畫壇的聲望肯定會一躍千里,就是在這藏龍臥虎的京師之中,青年人裡,也算是畫藝的頭號人物了。

「若非是妳那一首詩,我也完不成這幅畫,」杜若瑾也對她一揖,「多謝。」

「就當是錦上添花吧。」畢竟畫是主題,今天她那篇沒有落印章的字倒暫時沒引起多大反響,唯有虞世南很感興趣地同她多說了幾句。

杜若瑾不置可否地一笑,在遺玉的目光裡,從腰上取下荷囊,從中掏出一樣物事來,遞了過去。

「咦?這是……」遺玉驚喜地看著掌心被放上的印章,白玉所成,小指長短,鼻鈕玲瓏,雕工細膩,章面上刀刻的「穎心」二字,正是前一陣子她幫杜若瑾那畫題字後,寫給他的印號,意指她那書法「穎體」。

「昨日才刻好,妳若覺得滿意,等下可願在我那畫上留印。」杜若瑾看著低頭把玩印章的遺玉,溫聲詢問道:「怎麼,是不喜歡?」

「這……」這印章她雖喜歡,可著實是貴重了,單看那玉色,便知不是什麼便宜東西。

「收下吧,」正當她遲疑時,肩上被人輕拍了一下,扭頭便見走到他身邊的盧智,但聽他道:「玉是我選的。」

杜若瑾衝說謊話不帶眨眼的盧智挑了挑眉,待遺玉回頭看來,卻笑著點頭,道:「玉是盧兄所供,妳便收下吧。」

「謝謝杜大哥。」遺玉這才大大方方地將玉印收下。

「不客氣,那……」杜若瑾正要邀她去在幅畫上落印,卻有名侍從走了上來,對她禮貌道:「盧小姐,虞學士請妳過去說話。」

遺玉扭頭一望,便見虞世南獨自一人站在雕欄邊上,衝她微微頷首,她便同盧智和杜若瑾打了招呼,跟著侍從走了過去。

杜若瑾看著她雖穩當卻難掩雀躍的步子,臉上笑容漸趨柔和,落在盧智眼中,換得一聲輕哼。

「偷偷摸摸地送東西,打什麼鬼主意。」

「是謝禮。」

「我是那麼好糊弄的麼?」盧智皮笑肉不笑地扭頭看他。

「……好吧,不是謝禮。」

「那便是意圖不軌了。」

杜若瑾無奈一嘆,扭頭道:「阿智,我記得咱們已經說好了。」

「她年紀還小。」

「虛歲已有十三。」就是當今長孫皇后,十三歲的時候,也已經嫁做人婦。

「等你那毛病治好了再說。」

「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事,便會做到,更何況……」杜若瑾抬眼看向遠處仰著頭一臉認真地聽人講話的少女,唇角輕揚,「這是件比想像中還要好的事,不是麼?」

盧智眉頭一挑,「你這人,就是眼力尚可,不過,你真當我不知你送她印是做什麼嗎,你記住,在我同她說明之前,不許你拿這幅畫做文章。」

****************************************************************

「怎麼悶悶不樂的?」盧智問道,遺玉便將剛才虞世南叫她過去,提出收她為內門生一事說了一遍。

盧智聽後,看著她眼中的猶豫,道:「妳不是很尊崇虞先生,這不是件好事嗎?」

遺玉當然知道這是好事,放在今日之前,若有人告訴她,虞世南願意親授她書法,她絕對會歡天喜地一番,可今日見著和吳王李恪同出入的虞世南後,遇上這樣的好事她就不得不猶豫了,她是尊崇「五絕」虞老先生,可卻不想同吳王什麼的扯上關係。

盧智只這麼一問,便看出她在擔心什麼,但這裡畢竟不是說話的好地方,「既然妳拿不定主意,這事就回去再說吧,來,先幫杜先生的畫落印,宴散後,按照慣例,這幅畫是要留在天靄閣供賞一個月的,呵呵,妳只當是沾先生的光好了。」

他說是沾光也不為過,這學士宴雖不比五院藝比來的盛大,含金量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幅畫留在天靄閣供來往客人觀賞,一個月後,這長安城的文人,怕少有人會不知道今年的學士宴是杜若瑾摘了魁首,遺玉的印號留在上面,少不了被人記得,在這個認印不認人的年代,就算是無人知曉她姓甚名誰,也會記得那「穎心」二字,當是一種提升名聲的捷徑了。

遺玉暫按下糾結,拿出剛才收起來的印章,對杜若瑾道:「那我便沾沾杜大哥的光,嘿嘿。」

「這算是妳這印號的初落,意義非比尋常,能讓妳沾這份光,我倒有些榮幸了。待哪日妳那『穎心』印出了名頭,我這畫必是要身價大漲。」

杜若瑾本是一句玩笑,卻不知在經年之後語落成真,而那八仙桌上今日只引得幾十人驚豔的畫作,在名滿京師之後,卻因人心所致,只能變成一道傳聞。

杜若瑾很客氣地請開圍在桌前的一眾文人,見他開口,大家都很配合地分散到桌邊去,讓出一條道來,便於他能走到桌邊,夾在琴音裡的讚聲卻未停。

「小玉,來。」他接過侍從地上的朱砂,看了一眼那桌上的畫卷,喚道。

遺玉在一陣竊竊私語聲中走到他身邊站定,拿著印章在他手裡仔細沾了些朱砂泥,將白玉印頭染上一層晶瑩的紅色。

這會兒已知道他們是要落印的眾人,眼看著臨湖雕欄邊上,並立的青年和少女。暖陽當空,湖面乍有風起,捲來濕氣,不見冷意,那青年側目望著少女,那少女一手襯著衣袖,一手持印,便向畫卷落去。

杜若瑾臉上溫和的笑意漸起,廳內卻突然騷動起來,他眼中那隻白皙的小手一頓,紅印未落,耳中先傳來紛紛禮聲……

「參見魏王殿下。」

杜若瑾側目望去,視線越過躬身行禮的人群,看向從樓梯上走下來的高大人影,兩人的視線恰恰對在一起,被那片冷漠的青碧色一照,相隔幾丈,卻讓他明顯地感覺到從頸後生起的一片涼意,就恍若是被深山的猛獸盯住一般,這種眼神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得,可不等他記起上次是在哪裡,那種心驚之感便猛然退去,他眨了下眼,再看過去,卻只見背對著他的一頂金冠,好像剛才的所有都只是錯覺。

遺玉一邊忖度著李泰出現在這裡的含義,一邊躬身行禮,察覺到杜若瑾的異樣,扯了下他的衣袖,輕聲喚道:「杜大哥?」

杜若瑾躬身的同時,扭頭衝她溫溫一笑,低聲道:「我沒事。」

但凡是好事,總要連帶著些麻煩的,這是常識。

李泰的突然出現,讓沉醉在字畫間的文人都被轉移了注意力,正在同人寒暄的李恪,有些詫異地走過去,面上帶著親切的笑,道:「四弟,你怎麼在這兒?」

「昨晚醉酒,宿在樓裡。」李泰環掃一圈廳內,「今年這學士宴,倒是冷清。」

說來也巧,他下來這會兒已是宴末,虞世南和房玄齡這兩位重量級的人物剛走,但說是冷清,卻明擺著在寒磣人。廳裡站著的,都不是傻子,聞言多少有些擔心李泰是來找碴兒的,雖說看熱鬧好,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魏王和吳王兩人的熱鬧,不是誰人都能輕易就看得起的。

李恪心頭不爽,卻沒同他爭口,而是話題一帶,道:「你來的正好,今日可是出了一幅佳作,本當帶你去看看。」

說著他便帶李泰朝著湖面那邊兒走去,大廳裡的人,沒敢跟上去,而那八仙桌邊兒圍著的,也都自覺四散開來,包括遺玉、杜若瑾還有盧智。

「喏,就是這幅,你看如何?」李恪引著李泰站到桌邊,伸手一指那畫卷。

李泰低頭看了片刻,方在眾人的豎耳傾聽中,淡淡地答道:「是不錯。」

包括遺玉在內,滿廳子的人幾乎都鬆了口氣,還好,不是來砸場子的。這麼想著的眾人,並不知道,李泰在親眼見著那月夜圖上一筆朦朧的背影後,被勾起的可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作畫者何人?」

不待李恪介紹,杜若瑾便自行上前相拜,「回殿下,是在下。」

「杜公子的畫比起以往,又有進益。」李泰看著那畫裡的背影,不鹹不淡地誇讚道。

「殿下過獎了。」遇上被魏王誇讚這種稀罕事,他是該高興麼?

「可願同本王飲上兩杯。」

「若瑾之幸。」聽見這邀約,杜若瑾有些意外,本就不能拒絕,腦中掠過那抹讓人背脊發涼的眼神,心生探究,垂下的目光閃了閃,當即答道。

聞他應聲,李泰方才抬起頭,看了他一眼,而後目光淺淺地落在他後方的少女身上,稍作停頓,便同李恪略一頷首,領著人走了。

眾人望著李泰和杜若瑾的背影在樓梯上消失,方才面面相覷起來。被李泰乾晾在那裡的李恪卻不見生氣,幾句笑語便打破了一樓的沉寂,該去賞字畫的去賞字畫,該扎堆的去扎堆。

遺玉臉色不變,心頭卻是有些迷茫,總覺得剛才李泰是不是瞪了她一眼?只這麼一想,自己都覺得可笑,甩掉了腦袋裡的荒唐念頭。看看手裡的印章又看看那張重新被人圍起來的八仙桌,心裡埋怨著李泰來的不是時候,撇了下嘴,叫來侍從去拿來濕抹布,把印子上的朱砂擦了乾淨。

盧智站在邊上看著,目光閃動,也沒攔著,待她將印章收進荷囊,才道:「杜先生估計一時半會兒下不來,妳還要留下看字畫麼,若不看了,咱們不如先回去?」

「那就回去好了。」

若是杜若瑾知道他前腳上樓,遺玉尚沒在畫上落印就被盧智領走,不知會是何感想。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6:道是無情卻有情》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新唐遺玉6:道是無情卻有情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