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簫傲金宮4:短暫的簫家王朝

簫傲金宮



定價:230元 
優惠價:79 182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金石堂暢銷排行榜第一名!張廉繼《金夫銀婦》後最夯的宮廷穿越作!

金宮暗戰起,御前小樂女變搶手大紅人!
醋海再生波,深情七皇子竟變成負心漢?

情場生變,到嘴的阿七飛了,竟是因為惡人嫉妒作祟!不教訓一下怎麼嚥得下這口氣!

★粉絲必追!張廉free talk專欄:「金宮裡寵物的那些事兒——寵物的節日篇(下)、滿月穿越前的一些事情(上)、(下)」,獨家刊載!
★起點女頻超過115萬點擊率,7萬書友好評推薦!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重花繪製「御書房內的保父與保母」精美拉頁海報!

「我們姐妹現在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妳我都姓簫,滅九族的時候,妳也逃不掉!」
妳才姓簫,你們全家都姓簫!小娘姓滿好不好!

金宮一夕變天,五皇子龍墨焎與阿七聯手逼宮,皇帝重傷、太子龍墨刑跳崖自盡,懸空的太子之位一下成了金宮各派人馬的眼中肥肉。太子的死讓滿月傷心,阿七卻誤以為她移情別戀!滿月正一個頭兩個大時,宮裡出現了一名酷似龍墨刑的小太監,她還來不及查清對方底細,更可怕的混亂居然發生了!

姐姐滿妃——簫滿萱竟趁皇帝駕崩時,迷昏了唯一知曉皇帝口諭的滿月,假傳遺詔讓九皇子篡位,滿月也因此成了金宮大夫人!這下她比竇娥還要冤了,成為攝政王的龍墨焎視她為幫兇,處處找麻煩,而阿七居然在此時丟下她遠征,讓她獨自面對宮中的暗潮洶湧……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精采試閱

再回東宮之時,門口已經等候前皇后他們一干眾人。南宮和西宮的人都來齊了。墨焱看見我急急上前,簫滿萱冷冷看了一眼冷臉的龍墨焎,懷抱小暹獨自入內,傲然的神情顯出了她後宮之主的威嚴霸氣。
「小月,到底怎麼樣?」墨焱關切的問話,讓所有人的目光都偷偷朝這裡看來,拉長了脖子,深怕聽漏一個字。
我擰擰眉,「對不起,七殿下,若有事皇上自會傳喚。」
「我只想知道父皇的病情!」
墨焱焦急地拉住了我的手臂,我抱歉地看他,龍墨焎上前一步扣住了墨焱的手臂,「焱,讓滿月走。」
墨焱閉眸搖了搖頭,想起之前御書房的種種,我迷惑地看龍墨焎。他和簫滿萱的事應該是隱祕之事,為何要在我的面前說?而且言語之中還讓人可以捕風捉影,他是想在別人面前更深地羞辱簫滿萱?尤其我還是簫滿萱的妹妹。
墨焱緩緩放開了拉住我的手,我頷首離去。心裡還是迷惑不解,難道……簫滿萱想帶小暹嫁給龍墨焎?說小暹是他的孩子?
天哪!
不過,聖龍確實能將前皇帝年輕的妻子,嫁給下一任君王,這種婚姻制度,有點像我們世界古代的那種小國。哥哥的老婆可以嫁給弟弟,老子的妻妾又可以嫁給自己兒子之類的。
懷著一肚子問號再次進入寢宮,房內是皇帝大叔虛弱的話語:「滿妃……知道朕為何當初選了妳……」
「因為臣妾朝中沒有家族勢力……」
滿妃帶小暹恭敬地跪在龍床邊,我站在了龐公公身邊,小暹朝我看來,簫滿萱看了我一眼,繼續握著皇帝大叔的手看他。老天終於讓皇帝大叔有了片刻喘息的機會,是否就是為了讓他說完在人世間最後的話語?
皇帝大叔微微點了點頭,「妳很聰明……所以朕也很喜歡妳……還有暹兒……現在端木皇后她們回到後宮……朕擔心她們加害你們……」
「皇上……」簫滿萱哽咽得傷心落淚,那不再像是做作的神情,我恍然明白她為何想委身龍墨焎,因為我們簫家實在太弱了,她只想保護好她的孩子——龍墨暹。
「父皇……」小暹哭了起來,「父皇會好的……會好的……姨有很多神藥的……嗚……」
皇帝大叔抬手摸向小暹的方向,他沒有打開的雙眼已經再次失明。他摸到了小暹的頭,笑了,「暹兒……父皇賜你一個王爺做可好?」
「兒臣不要什麼王爺,只要父皇起來……」
「呵呵……暹兒……朕賜你為南都王,王爺宅邸一座,黃金五萬兩,帶你母妃回南都和簫老樂師團聚吧!別再回金宮啦……」
「嗚……嗚……」小暹泣不成聲,簫滿萱將他擁入懷中,落淚一禮,「謝皇上眷顧……」
「去吧……」皇帝大叔對他們揮揮手,簫滿萱眼睛紅腫地抱起小暹,哀傷而去。
一個女人用六年青春,最後換了黃金五萬兩和一座豪宅,這與我的世界,何其相似?然而,這個女人如果是普通男人的妻子,倒還可以再嫁。可是帝王的女人,只能再嫁帝王。龍墨焎的拒絕,徹底打破了簫滿萱的希望。
簫滿萱心裡還是愛龍墨焎的,不然不會低聲下氣地去哀求這個男人娶她。
我爸說得對,不要跟殿下談戀愛,到最後只會換一身的傷。就像龍墨焎拒絕簫滿萱的原因:「金宮美人萬千,我為何要獨愛妳?」
他們……算是打平了,簫滿萱為當年的負情在今天付出了代價。
「啊——」在簫滿萱離開不久之後,皇帝大叔再次發出痛苦的哀嚎,龐公公慌亂上前握住了他因為抽筋而成為爪形的手,皇帝大叔一隻手伸向了空中,「幽雪、幽雪……幽雪,不要……不要……呼呼呼……不要走、不要走……」淚水從他眼角潸然而下,此情此景,讓我不由得心酸心痛落淚。
抬眸看向皇帝大叔伸手的方向,碧幽雪,妳真的在那兒嗎?
「幽雪……幽雪……朕錯了……錯了……妳難道真的一點都不愛朕嗎……朕愛妳啊……愛妳啊……生生世世朕只愛妳一人……」皇帝大叔的聲聲碎語讓龐公公再次老淚縱橫,他看向上空,哽咽而語:「皇后,請原諒皇上吧……請原諒他吧……求您了……」
「刑兒、刑兒……朕知道……朕知道朕錯了……朕不會再讓他回金宮了……他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幽雪……幽雪……妳可以原諒朕了嗎……妳是愛朕的……是不是……」
忽然間,一陣巨大的陰風掃過龍床,吹滅了房內所有的燈火,陰森的房內傳來皇帝大叔的大吼:「幽雪——不要走!朕要死——龐公公,拿劍來,朕要追幽雪……」他狂亂地抓向空氣,龐公公驚詫地呆立。
「簫樂監!簫樂監——朕聽到了,快拿神藥來……啊……啊……幽雪、幽雪……等我……等我……快……朕要抄妳全家、全家……」
喃喃的糊話從皇帝大叔的嘴中不斷傳出,龐公公朝我而來,顫抖地伸出手。
我顫抖地拿出針,「不,不……真的到時候了嗎?」
龐公公哽咽點頭,我緊緊地,顫抖地握著那支針,「或許、或許皇上、皇上他還有話要交代前皇后她們呢?」
「他不會想見她們的……」龐公公握住了我的手,「是時候了……拖下去也只是痛苦……」
「不、不、不……」全身開始發冷,為什麼要讓我來做這種事?
突然,龐公公從我手中一把奪過那支針,朝龍床跑去,面對還在碎碎低喃的皇帝大叔高高舉起了針,全身顫抖不已,「皇上……就讓老奴……送你最後一程!」說罷,他將針像匕首一般刺了下去,刺在了皇帝大叔的胳膊上,然後將藥液推入。
我此刻大腦完全空白,徹底失去思考和判斷能力,不知道龐公公用得是否準確,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正確。只覺得雙腿發軟,無力地跌坐在地上……
漸漸的,碎語從皇帝大叔的口中消失,整個房間變得安靜,一陣柔和的風忽然飄到了我的面前,揚起了我的瀏海。那一刻,我恍然感覺面前站著皇帝大叔,還有……碧幽雪。
那陣風稍作停留,朝西面而去,輕輕揚起了房內所有的紗帳。紗帳輕輕飄落之時,忽然「砰」一聲,重物撞擊的聲音拉回我的視線。
黑暗中,龐公公撞在石床邊,身體緩緩滑落。
我的心跳瞬間不復存在,整個人陷入僵硬。
「龐、龐公公……」我顫抖地呼喚,「公公……公公……公公、公公……」淚水決堤而出,我趔趄地爬到龐公公身邊,潔白的石床上,是在黑暗中也依然殷紅的鮮血,「公公……你怎麼這麼傻啊——」
「老、老奴服侍皇上數十年……他、他需要有人……照……顧……」斷斷續續的話語,最後消失在寂靜的空氣之中。
我跪坐在旁崩潰地哭泣,我只是一名演員,一名甚至連真正死亡都沒經歷過的龍套炮灰女,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無情殘忍地摧毀我本來美好的生活?
在我的世界裡,一直是父母安康,朋友齊聚,從不缺錢,考試一直順利,戀人也帥得讓人羨慕,即便他想隱藏我們的戀情,可被甩的人也是他。
可是,來到這裡後,一切都變了。兄弟相殘、殺人滅口,人一個接著一個在我眼前死去。我想回家……回家……
我顫抖地抱緊自己的身體,蜷縮在兩具屍體的旁邊,害怕無措地哭泣。
「吱呀——」忽然,傳來開門聲,我立時全身緊繃看向遠處入口的方向,沒有半絲聲音的寢殿裡,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和一縷燈光。
有人來了,誰?是誰?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愣在了入口,是簫滿萱!
然後她匆匆朝我跑來,抱住我的身體,「妹妹,妹妹,出什麼事了?我一直在外面,聽到妳在哭喊,我很擔心。」
她……一直沒離開?
「死、死了……」
「妳是說皇上駕崩了?」
「嗯……」我顫抖地,抱緊自己身體。
簫滿萱小心翼翼地提燈看向床,身體發緊,也坐在我身邊開始瑟瑟發抖,「那、那皇上,到、到底立誰為儲君?」
「五、五殿下……」對、對,我還要宣旨。可是,我現在腿軟得根本站不起來。
「那、那還有誰知道?」
「龐、龐公公……」
「龐公公呢?」
我指向身邊,「殉君了……」
「啊!」簫滿萱驚叫起來,抱住了我。
我們兩個在黑暗的房間裡,瑟瑟發抖,不是不想跑,是嚇得腿軟根本站不起來。
簫滿萱說:「我、我去給妳倒杯水來壓驚,然後妳去宣旨……」
「好……」
簫滿萱將燈放入我手中,我顫抖地捏緊,僅有的燈光正好照在龐公公的臉上,他頭上的血觸目驚心,我嚇得全身顫慄。
簫滿萱起身之時,也腿軟地趔趄,然後走到房內的桌前,給我倒了兩杯水,一杯給我,另一杯她自己壓驚喝下。
我喝下了水,感覺自己總算還活著。
「沒事了,都過去了……過去了……」簫滿萱蹲下輕撫著我的後背,在安慰我的同時也在安慰她自己。
在她的撫拍中,我心情漸漸平靜,鼓起勇氣回頭看了看皇帝大叔,他神情平靜,宛如只是安睡,而他唇角的那抹滿足的微笑,讓他看上去並不可怖。可是,不知為何,頭卻越來越沉,視線也越來越模糊,昏昏沉沉之間,感覺有人進來點燈,還聽到了好像是小暹的聲音。
「父皇睡著了嗎?」
「小暹別看!」越來越模糊的視野裡,看到了簫滿萱將小暹緊緊抱在懷中,整個世界開始旋轉,這是……怎麼回事?
「暹兒,放心,娘不會讓任何人欺負我們!娘會讓羞辱我們的人付出代價!龍墨焎,本宮會讓你後悔!」耳邊是她憤恨的話語,此時此刻,我恍然明白,我被人下藥了,是簫滿萱!
她為什麼要給我下藥?
「娘娘,簫樂監怎麼辦?藥效還沒完全發作。」
「扶她起來,她昏迷在這裡,被前皇后她們看到的話反而對我們不利,反正現在這樣她也說不了話,帶她走。」
「是。」感覺有人扶起了我,整個人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似是醒著,又似不是。扶著我的人好像是瓔珞,搖晃的世界裡,我看到簫滿萱拉著小暹走在最前面,後面,是彩陶。她手裡托著什麼東西,我卻無法看清。
終於,所有人站定,我的世界裡只看到朦朧一團的燈光和模糊一團的人臉。
「皇上……駕崩了……」朦朦朧朧中,聽到了簫滿萱哽咽的聲音,「龐公公也以身殉君……簫樂監也深受驚嚇……現由本宮傳皇上口諭,聖龍皇位傳於……」
難道?簫滿萱迷暈我,是想要更改遺詔?
「九皇子龍墨暹!」當她這句話出口,我腦中一片嗡鳴,她真的,這麼做了!
簫滿萱,妳膽子太大了,大到我都開始害怕!
「國號聖德,封滿妃為昭和皇太后,在新帝十六歲成人之前垂簾聽政,再封五殿下龍墨焎為攝政王,協助新帝處理朝政,厚葬太子龍墨刑,不可有誤!欽此。」當簫滿萱鏗鏘有力地說完之時,我的身體開始發沉。完了……完了……
我因為簫滿萱而陷入騎虎難下的境地,揭穿她,她就是假傳聖旨,意圖謀朝篡位,是誅九族之罪。誰敢保我們簫家?爹、娘、大哥、簫滿萱還有簫家宗族所有的人,甚至是小暹都要死。我的一句話,就讓幾百人因此而喪命……
簫滿萱……妳這是在強迫我與妳同謀啊!
現在終於明白她何以一直守在門外不出殿門,就是讓人錯覺她一直在寢宮中,陪伴皇上,直到他離世。而皇上最後只召見她一人,也讓她的話變得可信。
「皇上玉璽在此,還不跪拜新君?」忽然間,我聽到了彩陶的聲音,用盡所有的意志朝她看去,她居然高舉玉璽,恭敬地將玉璽放入小暹手中。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當呼喊聲響徹天空之時,我明白,一切已成定局,塵埃落定!皇帝大叔,你還是被簫滿萱……給陰了……
她在朝中……確實沒有勢力……
但是,你卻把整個金宮,都給了她,連你身邊的人,也已經被她偷偷收買。
雙眼不由自主地閉起,耳邊的呼喊開始變得遙遠,變得朦朧。簫滿萱,妳這是在挑起內戰哪……龍墨焎豈會甘休?他不會任妳擺布,絕對……不會……
 

 
 
「月兒……月兒……」黑暗中,感覺有人在呼喚我,想睜眼,卻無法睜開,「下這麼重的藥……這女人真毒……」有人吻住了我的唇,嘗到了一片清涼苦澀,精神漸漸清晰,「好了……過會兒就能醒……」
然後,一片安靜,直到有人把我硬生生拽起,「滿月!妳給我醒醒!給我醒醒!」他劇烈搖晃我的身體,我發脹地從昏迷中醒來,黑暗中是一張模糊憤怒的臉。
他扣住了我的下巴,怒目而視,「說!這到底怎麼回事?」
終於,我看清了他,是龍墨焎。他是該來找我,他怎能不來找我?
「焎!放開她!」忽然間,墨焱闖入我們之間,將他拽開,將我護入懷中,「焎,你冷靜一點,這一切與小月有什麼關係?」
還是有些昏沉得不想說話,我無力地靠在墨焱的懷裡。
「與她無關?哼!你問她,簫滿萱說的到底是不是父皇的口諭?」
我登時捂住了耳朵,縮緊了身體,逃離墨焱的懷抱,用被子包緊了自己。
「小月……」外面傳來墨焱心疼的呼喚,他從外面將我整個抱住,「焎,你看看小月,她顯然嚇壞了,你就不能再等等嗎?」
「哼……」憤懣的輕哼從龍墨焎那裡而來,我偷偷看向他,他的臉上陰沉得可怕,「該死!讓簫滿萱給陰了!她什麼時候收買了彩陶?」
「應該是不久前。焎,我們都小看簫滿萱了。」墨焱抱著我憤怒而語。
龍墨焎看向我,我縮回目光,他擰擰眉,隨手倒了杯茶,遞給墨焱,墨焱放到我面前,「小月,定定神,慢慢說。我們時間不多,過會兒簫滿萱的人就會回來。」
我看看他們,房內一片昏暗,好像是將近凌晨。我接過水杯,可是雙手還是顫抖不已,墨焱心疼地包住我的雙手,用他的溫暖來驅散我內心的害怕,「小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妳怎麼那麼害怕?是不是簫滿萱威脅妳?」
「不,不是的……」我努力讓自己不再害怕,墨焱扶住我的手讓我喝了口水,溫熱的水讓我平靜許多,「皇上駕崩,龐公公殉君,都是真的……」
「這麼說,龐公公不是被謀殺。」龍墨焎擰眉坐在了床邊,雙拳緊擰。
「他們突然死了,我很害怕,然後、然後簫滿萱進來了,她一直在外面等著,沒有離開……」
「這女人真有心思。」墨焱冷哼,看向龍墨焎,「她是最後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被父皇召見的人,這種時候父皇召見她和小暹,只有可能是要將皇位傳給小暹!」
龍墨焎雙拳越擰越緊,冷然的臉比平日更加陰沉。
「她問我,皇位到底傳給誰,我告訴她,她給我喝杯水定神,可是……那水裡下了藥……」頭到現在還在痛呢!嘴裡忽然嘗到了清涼的滋味,不像是茶水裡的。
「妳這個愚蠢的女人!」忽然,龍墨焎霍然起身甩手憤然指我,「簫滿萱給的水豈能亂喝?」
見他朝我發怒,我心裡的恐懼、害怕、氣悶和忐忑也全部爆發出來,終於有了力氣甩開被子起身反指他,「你怎麼能怪我?你當我跟你們一樣殺人不眨眼,看見死人可以保持十二萬分的冷靜嗎?我當時嚇得腿都軟了,哪有心思去想簫滿萱給我的水裡會下藥?而且,竊國這種事誰有膽做?你們敢嗎?」
龍墨焎看著我發怔,指著我的手緩緩放落,墨焱也怔坐在床邊。
我忍不住繼續朝他吼:「尤其還是簫滿萱那種被你們看不起的女人,我當時完全想不到她會有膽子做這種事!倒是你,簫滿萱到底跟你說了什麼?要不是你拒絕,怎麼會把她逼得走上這條絕路?用一下美男計你會死啊!」
驚詫劃過龍墨焎的雙眸,墨焱立刻起身問他:「簫滿萱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龍墨焎拂袖轉身,氣悶不已,再次坐上床沿,「哼……她說她愛我,只是懼怕父皇才從了他,所以想跟我繼續在一起,還說……還說!」
「還說什麼?」
龍墨焎越發氣鬱地轉開臉,「說小暹是我的孩子!」
登時,墨焱完全怔住了神情,僵立在旁。
簫滿萱果然是這麼說的。
我立刻蹲到龍墨焎身邊,「那小暹到底是不是你兒子?」
「怎麼可能?」龍墨焎異常篤定地,看向我否認。我懷疑地看他,他在我懷疑的目光中露出幾分尷尬。他咬咬牙撇開臉,極淡極淡的晨光照出了他黑髮下發紅的耳朵和脖頸,「確實她和我以及父皇……咳……那個的時間十分接近,但是,在與我之後,她來了月事,她當我不知,才來對我說小暹是我的孩子。」
我詫異地看他,他顯得十分不自在,他甩手揮斷我和墨焱看他的視線,鬱悶地沉臉,「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男人,如果小暹是我兒子,我會認的!」
其實……我只是在驚詫他連簫滿萱和他什麼之後來月事都還記得,可見他們過去的那段情,讓他有多麼刻骨銘心,點點滴滴都讓他銘記在心。因此,才會傷他如此之深。
「你為何不同意娶簫滿萱?」我問,「當時就算騙騙她也好,現在她被你逼瘋了,直接搶了你的皇位,自己做女皇!」
龍墨焎氣惱地一拳砸在床柱上,發出「砰」一聲悶響。
「什麼?小月妳在說什麼?」墨焱吃驚地扣住我的手臂,我看向他,他繼續追問:「妳的意思是說父皇將皇位傳給了焎?」
我鄭重點頭。
他吃驚地放開我,垂臉低喃:「為什麼?我們明明……」
他抬眼看向了龍墨焎,龍墨焎的眸中也帶起了疑惑轉而看向我,「滿月,為何父皇要將皇位傳於我?」
說實話,我真是不想再提墨刑的死,說心裡完全放下對他們的怒,也是不可能的。
我撇開臉沉臉道:「因為皇帝大叔覺得你最像他,夠狠、野心夠大。雖然你害死了他心愛的刑兒,但是他說聖龍不是他自己的,聖龍需要一個適合的君王來強大它。他一直不相信墨刑死了,說如果實在找不到墨刑,再把皇位傳給你。也正好利用我找墨刑的這段時間,讓你們去爭奪皇位。他說你如果爭不到,也說明你沒能力做王!」
我說完後,房內一片安靜,我不看他們,也不知他們在想些什麼。
「我還有皇帝大叔的遺詔。」
「什麼?在哪兒?」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緊張地問。我看向他們,他們緊緊盯視我,看來,皇位對他們而言真的很重要。墨焱,我愛你,但是你讓我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了。
「可以給你們,但是你們要答應我,想辦法隱瞞簫滿萱竊國之罪,不能誅簫家九族。」
「這、這怎麼可能?」墨焱好笑搖頭,「一旦拿到遺詔,簫滿萱竊國之罪自然成立,這件事如何都無法隱瞞下去。」
「我不管!」我鄭重地瞪視他們,「不能再有人死!你們想讓我背上簫家上百條人命嗎?」
「小月……」墨焱犯難地看我。
龍墨焎更是怒然起身,「妳這是胡攪蠻纏!拿出遺詔,否則……」
「否則怎樣?」這次我絕不妥協!
龍墨焎擰拳看我,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突然轉臉朝向墨焱,「焱!管好你的女人!她總是在拖我們後腿!」
墨焱也生氣起來,伸手就揪住了龍墨焎的衣領,「龍墨焎!你清醒點!為了你的皇位死的人還少嗎?你到底還要死多少人才滿意?你說!」
我下床站在他們之間,他們劍拔弩張的氣勢讓周圍氣氛變得緊張。自從墨刑死後,他們經常陷入爭吵。
「夠了!你們兩個都那麼聰明,那麼小的事情難道還想不出辦法嗎?」
他們彼此盯視良久,龍墨焎推開了墨焱,整理衣領,拂袖冷語:「我們可以拿遺詔威脅簫滿萱,讓她將皇位禪讓於我。」
「嗯。這是個好辦法。」墨焱也點頭同意,深沉而語。
我撫拍胸口,「看,還是有辦法可以不死人的。好,遺詔就在iPad裡,我去拿。」我下意識地轉身要鑽床底,可是,忽然發覺這根本不是我的房間。我一下子發了愣。
「小月!妳說什麼?證據在iPad裡!」墨焱將我扳轉身,已經漸漸明亮的房間裡,是他焦急而鬱悶的臉龐,他重重哀歎,「哎呀!天意!真是天意!」
「怎麼了?」我看他像是錯過五百萬的表情疑惑地問。
「妳房子著火了。」龍墨焎冷冷地說,「燒得很乾淨。神器也都燒毀。」
「什麼?」我差點暈過去,「天意……真是天意了……」
龍墨焎撫額揉眉心,「女人就是不能成事。」
這句話讓我憤怒至極,想發怒時,墨焱忽然問我:「還有誰知道遺詔在iPad裡?會不會是簫滿萱毀滅證據?」
「沒有了……」我抱住了頭,這是走什麼霉運,「當時只有我和龐公公在場,偏偏龐公公他……唉!啊!難道真是墨刑拿走了?」
登時,龍墨焎驚詫的目光朝我而來,墨焱也恍然點頭,「有可能……有可能……鬼只能帶走灰燼……」
「唉……」我和墨焱相對一歎,只有龍墨焎在旁邊依然狐疑不解。
墨焱抬手放在龍墨焎的肩膀,「焎,看來這是刑皇兄對我們的報復。依我看,你只能用美男計了……」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簫傲金宮2:閉嘴老實做樂女》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寫得很好看,還是一如既往的搞笑。廉大加油啊!我會一直支持妳的,最喜歡妳寫的書了。」──網友 游客

※「看廉大的書就會讓我回到初戀的那份悸動!是的,廉大書裡的男主都很唯美,都是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的,溫柔、體貼、帥氣、多才多藝,讓我欲罷不能!
初看龍墨刑就知道他非池中物,就知道什麼花心冷酷都是裝的,越是這樣的人心靈越是脆弱。他溫柔、睿智、幽默、帥氣,最重要的是專情跟瞭解女人!他懂得愛,更懂得怎麼去愛,這些都無一不令女人心動。說到這裡,不禁感嘆一下為什麼現實裡沒有像墨刑一樣專情的男人啊!」──網友  krybabe

※「呵呵,覺得廉大的文筆真的很細膩、很煽情,情節設置轉折很自然,沒有讓人覺得突兀。」──網友 小宴闌珊

※「張廉經常是第一人稱敍述,NP,偶爾一點h,有時還有雷,但總的來說,是我最喜歡的文風。虐到心,然後趕緊給個甜棗,心裡頓時很舒服很開心。我看書時一直是笑的,因為幽默不羈的文筆讓人看了很放鬆。相比張廉其他的書,我覺得這部最打動我了!每一個人都很喜歡,每一個都沒有偏頗。張廉,我真的很愛妳啊!」──網友 墨使愛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簫傲金宮4:短暫的簫家王朝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