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2:魔族童養媳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2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修仙尚未成功,小狐妖已成禍水
該選擇當上神人妻、魔族童養媳,還是抓住縈繞心頭的千年牽掛?

★宅腐系搞笑天后張廉重量級推薦
★兩大天后聯手出擊,張廉跨刀加寫全新番外「哪吒肥胖的煩惱」
★《馭夫36計》《二手閨女》作者柳暗花溟又一人氣力作,起點女頻點擊破180萬的玄幻言情小說

★[特殊設計]-「六六,妳躲在哪裡?」限量版感溫油墨封面
★[隨書附贈]- 緋羽空空精心繪製「悟空與哪吒的人間『嘻』遊記」海報

戀愛都沒談幾次,就要一嫁再嫁,婚姻問題尚未解決,又捲入正邪大戰
十四山叛黨、洪荒界天庭,六六該偏幫何處?

狐族美少女大賽因忘川的攪局而失敗,六六為痛失長老之位而煩惱,胡香香卻突然宣佈棄權,改由六六接任,此事必有古怪,原來新任長老竟要下嫁小屁孩魔童當侍妾!六六不願侍奉魔童,又欲幫媽媽洗刷冤屈,於是與孫悟空、哪吒回到人間調查當年六六媽擅離洪荒界之事,正巧遇到爭奪鎮魔笛的魔童與忘川,魔童強擄六六回虛無山當童養媳,不久,愛犬肉包突然出現於虛無山,不過肉包變得冷淡又自閉,最怪的是,和六六一起洗澡竟會流鼻血!
忘川、平馬流使計自虛無山救出六六,回到十四山卻銀雨霏霏,這銀雨居然會將人溶化,敵人攻擊在即,鮮血、爭鬥勢不可免,情勢危急之際,六六漸漸發現她與忘川之間的羈絆,早已跨越了千年……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柳暗花溟
暱稱66,女的,生於北地天津,是喜歡美食和舒適,但行事並不穩重的非典型金牛座。性格像火山,噴發過就沒事了。平時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基本純真無害。行文活潑風趣,想像力超級豐富,擅長在惡搞中尋找浪漫,在浪漫中發現惡搞,最怕孤芳自賞、冷豔高貴,總之不太正經。不愛寫悲劇,信奉人生苦短,何不開懷的真理。喜歡小動物,有一隻混種的博美叫肉包,常常不知道是人哄狗、還是狗哄人。另,本人相信愛情。

繪者簡介

緋羽空空
同人畫家,插畫師,喜歡古風跟水彩。作品發表於《小說繪》、《九州志》等雜誌。代表作品:個人誌《韶華祭》,《重紫》(繁體版),《光年》(簡體版)等小說單行本封面與插圖。

書籍目錄

卷三  魔族童養媳
第一章 初體驗
第二章 六竅全通
第三章 真身
第四章 買一送一
第五章 又要嫁一次
第六章 人界之行
第七章 魔主‧童
第八章 要它還是要她
第九章 肉包來了
第十章 初看

卷四  妖在江湖
第一章 被冤枉的命
第二章 自願當俘虜
第三章 銀雨霏霏
第四章 我是奸細
第五章 正邪之戰
第六章 狹路相逢
第七章 全身反彈給你
第八章 寶塔
第九章 虛無
第十章 那一場單戀

精采試閱

吻,也可以是很色情的。
 
以前看重口味的電影或電視劇,也不是沒見過,但眼前可是真人表演,胡香香整個身體纏在霍炎身上磨蹭著,口中還發出曖昧難明的嗯嗯啊啊聲。那樣子某程度比赤裸相見還要春意激蕩。
 
他們的貼合的唇邊隱約有絲絲白氣盤繞,喉嚨翕動,昭示著唇舌激烈的交纏。這情景令我只看著就脹紅了臉,更別說讓我照著再來一遍了。
 
啾一聲,也不知多久後,霍炎重吻一下,毫不留戀的推開胡香香
 
胡香香雙頰醉紅,看起來是動了春情,可霍炎雖然是一臉滿意的笑容,卻冷靜自持,連氣息也沒有亂了半分。
 
「嗯,還不錯,打六分吧!」他轉向我,眼睛亮閃閃的,「輪到妳了,小半妖。」
 
我一驚,往後倒退一步,「我……我不比了。我棄權,我認輸,我、我……」
 
「事到如此,由不得妳了。」他身形一閃,我還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已經抱住我,雙臂箍緊了我,令我無處可逃。
 
我掙扎,怒道:「你!你不講信用!你說過要幫我的!」
 
「我正是幫妳啊!」他笑得邪惡,「看妳這青澀的模樣,一定沒親過男人對不對?但不管妳技巧如何,我都會判妳得十分的,這不是在幫妳嗎?」
 
「放開我,我命令你!」我大叫,一連喊了好幾串咒語。
 
可霍炎依舊沒有反應,不僅如此,連周圍所有的人也都沒有反應,只興味地看著我們。
 
「我設了障眼法,在別人眼裡,此刻我們正深情凝望呢!」他忽然輕啄了一下我的鼻尖,「小東西,我說過,我會拿回元神果,就一定會做到。」
 
我腦海中一閃,突然記起我求他幫我贏得比賽時他的眼神。原來,他從那個時候就想算計我了。再想想,他不為我所控制,是從對月煉丹之後……
 
「你在元神果上動了手腳!」我終於想通了。
 
那時元神果被我吐了出來,雖然他當時還不能搶走,但可以運用某些禁制法術,消除我與元神果之間的連結。就連他現在要吻我,也是要藉機吸走它!什麼比吻術云云,全是他為達到目的的藉口。
 
他太壞了!而我把他想得太簡單。這個洪荒界除了孫悟空外,可能沒有純潔的人了!
 
「狐狸精都這麼聰明嗎?」他又吻了一下我的額頭,「我們開始吧好不好?我可不想把妳開腸破肚的取出元神果。再說,我們是夫妻,卻從來沒有行過夫妻之實,我親親自己的老婆,多正常的事啊!」
 
我又氣又急,默一念訣,卻發現周身靈竅不知何時被封,我那丁點法力也使不出來了。
 
「還想變回原形嗎?」他輕輕一笑,在我唇上吹口氣,「沒有用哦!別說妳變狐狸了,就算變成那個豬頭,我也照親不誤。」
 
看著他俊帥又惡劣的臉,我忽然起了豁出去的心,我越是害怕,他只會越開心,乾脆放棄了掙扎道,「好啊!你親吧!我才不變豬頭,我就當被豬親了!」
 
他神色一閃,有點惱怒,突然俯下頭來。
 
我閉上眼睛,悲涼的想:我的初吻哪!就要被一隻英俊的豬拿走了,再也找不回來!
 
可意外的是,唇上預期的壓力並沒有到來,反而是耳邊傳來一聲極脆弱纖細的叮響。我敢保證霍炎差零點零一公分就親到我了,因為他輕咦的那聲幾乎擦著我的嘴唇而過。
 
我睜開眼,發現霍炎的障眼法被破解了,他和場中所有的妖一樣,抬頭望向半空。
 
「本尊見深夜中天放光華,果然是華仙子在這裡。」來人落下雲頭,黑灰鎧甲,白金色長髮,淡淡的唇色,深幽的眼神,正是忘川。
 
妖祖臉色慘白。
 
對他而言,一個煞神已經很可怕了,他絕對惹不起,現在又來了個能毀天滅地的主兒,令他更為驚嚇,雖極力克制,聲音卻還是顫抖了,「不知第六天尊駕到……」
 
「如練,近來可好啊?」忘川理也不理妖祖,事實上自打他來,他就誰也沒理,好像眼裡就只有一個華如練,他似乎是為她而來!
 
「第六天尊,託福。」華如練清冷地回了一句,屁股都沒離開椅子,無禮至極。
 
不過,我卻感覺她像一個雪人被震得就要垮掉似的,一切不過是強撐。而她看向忘川的眼神也很複雜奇怪,有輕視、有懼怕、有驚豔,還有……戀慕。
 
這情景,昭示著他們之前有過不可告人的祕密。具體是什麼糾纏也不難猜出來吧?帥哥美女、乾柴烈火、你情我願、神仙眷侶,直到……男主角當了叛黨,反叛天庭。
 
想到這兒,我心裡奇怪地一酸,加上精神高度緊繃了一天,剛才霍炎還嚇我,此刻腿軟得整個人都撲在霍炎身上。
 
「喂!為著華仙子來的吧?既然如此,就不耽誤你們敘舊了,我們也有事情要繼續進行。」霍炎攬住我,親了一下我頭頂的髮,動作有點誇張,雙眼熠熠生輝,挑釁的意味濃厚。
 
忘川回過頭來,並不開口。臉上那若有若無的笑容比明月清輝還要惑人。
 
兩個人靜靜對視,因為他們都很美形,這一幕倘若被腐女看到,必定以為他們兩個是斷背。但身臨其境,就會發現他們的眼神在交鋒,隱形的電光火花在空中激烈對撞,有如兩隻猛獸,都要把對方趕出自己的地盤,不容許冒犯。
 
忽然我眼前一花,根本沒看到忘川動,他就已經來到我面前,伸臂把我從霍炎懷中抱過來,唇,毫無預警的壓上。
 
這一切快得令人無法反應,於是……我傻了。
 
想像過無數次初吻的情景,總抱著無比浪漫的情懷,因為太珍惜,居然可笑地保留到二十三歲。可我從沒想過,我的初體驗居然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偷襲。
 
而他的唇毫無溫度,比深秋的夜雨還要冰涼,可當我無意的、本能的回應了一下,他的舌尖卻漸漸變得灼熱起來,奪走我所有的呼吸,有如一道電流,由極寒到極熱,從頭頂到腳底的每一個毛孔全緊閉起來,只感受他。
 
不知多久,他忽然拉開我,手指抓得我雙臂疼痛,可臉上卻滿是不以為然的神色,帶著一絲淡淡的嘲諷、些許的輕蔑,「淡而無味,給一分都算多。」他的眼神變得比天底下最黑的黑色還要濃郁,嘴裡卻說出最傷人的話。
 
我呆在原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一旁的霍炎,臉色陰沉得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好像自己的寶貝被搶了。而忘川根本不予理會,就那麼無所謂的從我們身邊走開。再看華如練,依然是氣度高華、纖塵不染,可是眼神卻閃過怨毒又幸災樂禍的神情。
 
我只能奪路而逃。
 
一場比賽,一個赦免我媽身上罪過的夢想,一次全心的努力,卻換來失敗和羞辱。而我不會忘記,這是兩個來自十四山的男人加諸於我身上的。
 
我討厭他們!
 
我不哭,拚命地跑,不顧三哥和小九在我身後呼叫勸慰,一口氣跑到黃泉城去,甩掉他們,蹲在三生石前面才掉下眼淚。
 
三生石,你告訴我,前世我種下了什麼因,要得到這一世的果!
 
光滑如美玉的石面上,映著一張哭泣的狐狸臉。除此之外,只有波紋一樣的氣旋散開,好像有石子丟入平靜的水面。
 
手邊有濕涼的感覺,回頭才發現那大黑狗不知何時跑到橋的這邊來了,牠用鼻子拱我,似有人類情緒的眼睛裡滿是安慰。我抱著牠,臉貼在牠皮毛光滑的脖子上,哽咽了好一陣子才平靜下來。
 
接下來的三天,我一直在奈何橋邊晃,一邊和孟婆閒聊,一邊幫她給新鬼們盛湯,什麼事也不想做,也不願意去想自己的情況。因我不是遊魂,引來不少側目,一來二去的,倒和鬼差們混熟了。
 
而那隻大黑狗很安靜地陪在我左右,令我更思念肉包。到第四天,孟婆忽然對我說,「丫頭啊!我不知妳在洪荒界遇到了什麼事,可妳一直待在這兒也不是個辦法,天長日久的,妳身上沾了太多陰氣,於妳的修為和壽數都不利的。」
 
昨天,我找個僻靜無人之處,施法從儲物荷包裡拿了兩塊上好的夏季衣料給孟婆,還為大黑狗拿了不少零食,給鬼差哥哥們拿了幾箱啤酒。她大概以為我要長住,於是語重心長地勸我。
 
「我……做了很丟臉的事,怕回去會被人笑。」我囁嚅著道,不自覺地伸手摸了摸嘴唇,腦海中浮現忘川的眼睛。
 
不要想!不要想!我猛甩頭。那樣羞辱我的人,我永遠都不要想起他。
 
「那有什麼?這世上之人誰沒做過丟人的事,誰沒倒楣過?要是有人敢笑妳,妳告訴姐姐,除非他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否則早晚死到我這兒,那時姐姐就替妳報仇,刁難他們看看。只要妳報我的名,我擔保沒人敢惹妳。」孟婆拍拍胸脯,頗為大姐頭的風采。
 
我低下頭。
 
孟婆見我不願意說,就道,「不如這樣吧,妳想想誰可能最會笑妳,然後咱們找判官幫忙,查查他這一生做過什麼不要臉的事。下回遇到這號賤人,他還沒笑妳,妳先揭了他的老底,看誰丟人!」
 
「這樣不好吧?隨便查看在世之人的行為紀錄,不是違規的嗎?」
 
「偶爾徇私一下,有什麼關係?」孟婆低笑道:「再說,判官就是喝妳啤酒喝最多的傢伙,吃人家嘴軟,這個忙,他必是要幫的。」
 
我想了想,還是拒絕了,一來我不想因為我的事給別人帶來麻煩,二來我已經平靜下來,只是沒勇氣面對他人而已。現在經孟婆一說,忽然覺得自己太自私了,遇事只知道縮在殼裡。
 
我可以迴避一切,但我媽怎麼辦?我留下的爛攤子又怎麼辦?甚至,我家肉包和這條大黑狗又怎麼辦?現在傷口稱不上已經好了,但至少已經包紮好了,那麼……還是回去吧!該面對的,總要面對。
 
我,必須要學會勇敢。
 
而聽說我要走,大黑狗又咬我的裙角。我知道牠老早就想問我關於牠主人的事,我也答應過要幫牠查,卻一直沒做。不過牠頗通靈性,雖然狗都是沒什麼耐心的,但牠知道我這幾天鬱悶,居然能忍著千年等待的焦慮而不問,已經很難得了。
 
我蹲下身,撫摸著牠巨大的腦袋道:「對不起,上回我答應了你,可是我食言了。這次回去,我一定想法子幫你。可是我希望他不是你的主人……」
 
因為我不想再看到他了。我心裡補上這一句,有些為難。就算我再不願與忘川有瓜葛,但為著這隻狗,我還是得硬著頭皮跑到十四山去。況且,我和霍炎的恩怨也沒了結。
 
那顆元神果在我腹中又恢復了存在感,大概霍炎使用禁法破壞我與它之間的連結是有期限的。我跑掉這麼久,自然會恢復到原先的情況。只是,現在我突然有些心灰意冷,不再想強迫人家為我所用了。
 
我要讓自身變得強大,勤奮修行。代天者給的那本冊子,我還差幾頁就修習完畢了,不過因為來了地府,夢中人再也沒有出現。
 
我先回了趟妖居地,本來垂頭喪氣的,可是一個消息把我震得驚呆半晌。
 
「胡香香在贏了比賽後突然宣布棄權。」三哥對我說,「所以由第二名的妳替補上去,所以……現在妳是狐族第一美少女了,而且過幾天胡長老要閉關,會把長老的位子傳給妳。」
 
這事還真是一波三折啊!以為沒有贏的機會,結果硬被我創造出機會。以為會贏,但卻意外輸了。以為要另外想辦法救我媽,可是現在曙光重現。
 
But, Why?
 
「於是……我們打探了老半天也不明就理,連胡姥姥也不知情。」小九道,「依我看,這事透著古怪,六六姐還是不要接手的好。」
 
我想了想,覺得還是先當上狐族長老再說吧!那時就算華如練要報復,我做了這個小小的首領,好歹有點職權,總比一個普通半妖更能保護我所愛的人,甚至可以想辦法挾制妖祖,讓我去跟代天者陳情。至於這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打算理會。就算對我有害,為了我媽,我願意承擔。
 
「六六,妳要想好該怎麼做。但不管妳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幫妳的。」三哥說,讓我很是感動了一把。他和小九,還有胡姥姥,算是我在洪荒界的親人。
 
為了繼任長老的事,我在妖居地耽誤了足足七天。這七天裡我沒見著胡香香,而胡長老對我的態度還真是冰冷厭惡,看樣子若不是渡劫成仙對她來說更為重要,她寧死也不會把長老之位傳給我的。
 
其實狐族是個自由的種族,長老平時沒什麼事做,卻擁有決定權,可以代表整個狐族,是個權利遠遠大於義務的職位。等這一切都折騰完,原長老進洞閉關,我才收拾收拾去了十四山。
 
我特意選在半夜上山,是因為此地外層包圍著先天罡氣,外人不得接近,所以並不設巡邏兵士,令我在夜間可以順利潛入。
 
此時的我雖然還不能騰雲駕霧,但行進速度卻不可與之前同日而語,很快就摸到忘川居。莊院內和週邊無數燈火,各處房間都有響動,而忘川所居的內院卻黑漆嘛烏的空無一人,他似乎不在。
 
這正好。
 
我打算偷一件他的中衣,最好是沒洗過的,這行為雖然有點變態,好像那些專偷女生內衣的猥瑣色狼似的,但為了那隻大黑狗,我也咬牙認了。
 
為了順利完成任務,我雖然很想偷偷帶走肉包,可因為牠太容易興奮激動,見了我必定狂叫的,所以還是忍痛繞開牠經常活動的後院,先把手頭的事辦完。
 
等我練好結界之術就沒問題了,也才能在不驚動神僕的情況下帶走肉包。現在……反正忘川並沒有虐待牠,我們只好繼續分離一陣子了。
 
我沒到過忘川住的地方,但找最大的正屋總是沒錯,因為燈火全無,我運起新學的明眼咒,把屋子的裡裡外外都看個通透。
 
他的房間乾淨整潔,半點煙火氣也無,雖然擺設精緻典雅,頗具品味,也並不空曠,可不知為什麼我卻感覺像天牢,冷清得近乎殘酷,不過華麗些罷了。
 
也正因為如此,臥房內的情況我一目了然,別說隨便丟著的未洗舊衣,就連隨意擺放的紙也沒一張。於是我撲向了床,打算偷他的枕頭。就算他的心、他的人都困在這奢華淒清的牢籠裡,他也總得睡覺吧?
 
我以為,像他這樣貴族氣質十足、凜然不可侵犯又處處高人一等的人,睡的枕頭都會和正常人不一樣,比如無瑕美玉、千年寒冰、萬年星輝什麼的,可跳到他床上才發現,他的枕頭樸素又柔軟,有一點點舊,跟他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似乎有另一個他睡在這張床上。
 
我把枕頭抱在懷裡,不知為什麼,他的氣息忽然直沖進我的胸臆,在這夜黑無人處也讓我感覺臉上發熱。似乎……他正抱著我。
 
驚慌中眼睛亂瞄,卻驀然發現他的枕頭下面流光一閃。我驚訝不已,因為閃光的居然是那個很多人惦記的神祕琉璃盒。暗夜中,它微微散發著幽藍色的光芒。
 
他也太不小心了吧?我心想,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就擺在枕頭底下?話說十四山的男人很奇怪欸,上回我找到霍炎的元神果,也是在枕頭底下。
 
我本來不想亂動人家的東西,可是那幽藍色琉璃盒突然動了一下,好像裡面有什麼東西。我想起華如練卑鄙無恥地要脅我偷它,忽然很好奇那究竟是什麼。
 
鬼使神差的,我把枕頭夾在胳膊下,伸手捧起那個盒子,心裡砰砰亂跳,好像一打開盒蓋,就能知道忘川最大的祕密似的。
 
不過我還沒動手,眼前就驟然一亮,房間內燈火瞬明,忘川的聲音在我背後冷冷地響起,「來自薦枕席嗎?」
 
我嚇壞了,好像身體被定住了一樣,根本連轉身、或者放下東西這樣的動作也做不出,還傻傻的面向裡側,跪坐在他的床上。
 
片刻後,身後有異常的風動,下一秒他已經扼緊我的腰反轉,整個人都壓伏在我身上。他望著我,眼神冷得像冰,深黑的眸色似乎淡了,暈染開來,雖然沒有一絲表情,卻痛得我的心都痙攣了。
 
他極慢地湊近我,像是要吻我,細細的呼吸都攪進了我的。我很害怕,卻奇怪地並不討厭,但他驀然放開我,跳起身虛空一抓,那琉璃盒子已在他掌中。
 
「自己拿了報酬是嗎?可惜,妳不值這個價錢。」他把盒子攏在袖中。
 
我的心碎了一地,不是因為感情,而是覺得受到羞辱。
 
「我不是要偷這個盒子,我……」我忿然解釋。
 
可他沒等我說完,又是一抓一甩,我整個身子騰空,直接被丟出了房間,摔在院子裡。還好,有草坪,並不很疼。
 
他跟出來,面如寒霜,五官冷峻。再一抬手,有無數晶瑩發藍的冰刃從他掌心中湧出,擊向半空。寒氣凜冽,居然把忘川居的院牆轟塌了一半,地面震動,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我的心顫了一下,因為從沒見過他這模樣。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並不久,但他就算在態度最惡劣的時候,唇邊也總掛著嘲弄的笑容,似乎蔑視眾生,幾時這樣嚴肅過?這說明他現在處於狂怒狀態,那個琉璃盒子是他用命搏來,一定是極其重要,他一定是誤會我要偷它,觸犯到他內心最深的底限。
 
「我真的不是為了那個盒子,我是要拿這個。」我舉起手臂下的枕頭,急切的辯解。而讓我心痛的是,他不相信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不相信我!
 
想來也是,他憑什麼信任我?我跟他是兩個不相干的人,枕頭是多麼廉價的東西,那盒子卻是無價之寶,說我費盡心機,偷偷摸摸跑到他的房間裡,結果卻捨本逐末,買櫝還珠,有誰會相信?
 
可是我好冤枉!
 
「我不該私闖你的房間,可是……可是……好吧,華如練是說我要幫她偷琉璃盒子,不過我寧願被她欺侮壓迫,也沒有答應。我真的真的,只是想拿一件你貼身的東西……你相信我……我沒有……」
 
他一步步進逼,我一步步後退,這情況令剛才他羞辱我的言語顯得那麼微不足道,他凌厲的氣場壓迫得我大腦短路、語無倫次,他那種受到背叛的神情令我傻不拉幾地自動供出華如練的事……可是豬啊!這時候說這種話,不是更證明我是為偷琉璃盒子而來的嗎?
 
但我真的沒有!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也沒想要偷取比他性命還珍貴的東西。縱然我們之間只是普通關係,我也從沒想傷害他而使自己得利!他為什麼就是不信我?
 
他停住,我也停住。
 
「妳,沒有活著的必要了!」他指著我,有如九十九重天掌握生死的神。
 
但是,我不能再死一次。不能再要了我媽的另半條命!
 
突然,我心中竄出這樣一句話,腦海裡閃現出一個絕美女子哭泣的臉。還有什麼比母親的絕望更令人心酸?
 
我想跑,但我怎麼可能快得過他?實力上巨大的差距再一次令我深深地體會到他說過的話。
 
弱,就是要被欺凌!
 
而他,只輕輕一揮,呼嘯的掌風就夾雜著銳利的冰碴就直奔我的前胸,下手毫不容情。
 

他真的要殺我!

審定推薦

審訂&推薦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一致好評】
「剛開始看的前二分鐘,感覺就是『咦,好像就是普通的言情小說』,從第三分鐘開始,遇到妖怪、哪吒與孫悟空、長出九條尾巴、踏入洪荒界…這些事件是一連串的發生,劇情之緊湊根本讓人無法移開目光,只能緊個著劇情發展一頁頁的翻下去。《我和神仙有個約會》此書絕對與眾不同,它不沉重,但也不是小白式的歡樂;它是修仙,卻又跳脫修仙的架構。它巧妙結合古代與現代、奇幻與現實,劇情中更是埋下諸多伏筆與懸疑,絕對能夠挑起每個讀者的好奇心瘋狂追文到最後,非常值得一看。」
──讀者 Sunny

「胡六六的膽小善良、活潑可愛;忘川的冷酷傲慢、癡情帥氣;孫悟空的正義不羈卻羞澀可愛……這些鮮明的角色都讓人非常喜愛!故事的設定很有趣,不會讓人有越看越沉悶的感覺,劇情鋪陳也有新意,看到後面會有『哦,原來是這樣啊!』的驚喜,這就是作者厲害的地方。還有一點讓我喜歡故事的原因是──敘述到母親的偉大,每每看到胡六六母親一點一滴的替女兒鋪好未來的路,那種感動真的讓人無法言喻」──讀者 元气

「直到現在,每每閉上眼睛,害羞的孫悟空、圓滾滾的哪咤、冷漠淡然的忘川、倔強火爆的霍炎、溫和友善的平馬流、妖媚的胡三三跟天然呆的胡九九,以及咱們的女主角——六六,依然清晰浮現在我面前。」──讀者 墨燐

「這本書非常非常非常之好看,讓我廢寢忘食,而且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跟身邊的好友們分享!故事完完全全在第一秒就吸引我,讓我彷彿脫離了現實的壓力,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融合了許多神話故事中出現的人物,雖然不見得保留所有神話人物的特性,卻用另一種角度詮釋他們,讓故事界於虛實之間。」──讀者 禾夏

「先是妖精,後是孫悟空和增肥版的哪吒,不得不說,66的想像力,真的是讓人咋舌。尤其是小孫同學啊,大愛啊大愛,捂臉ING!」──網友 阿朵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2:魔族童養媳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