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二 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 都說庶女是做小妾的命,明蘭卻在祖母謀劃下,一下出現三個能娶她當正妻的未婚夫人選?!
★ 晉江總榜第3名、積分破10億725萬人次點閱,年度超人氣種田文!

「太太管家理帳是一把好手,妳嫂子更是生了一顆七竅玲瓏心,妳好好與她們學學,再過一兩年,妳也要及笄了,這般黏著我,將來嫁人了可怎麼好?」
再怎麼捨不得,當年嬌嫩的小胖娃,
如今也必須拿主意管事兒,自己面對人生的風雨了……

隨書附贈1:隨書附贈呀呀精心繪製「海棠花下明蘭撲蝶圖」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正反兩款書衣(明蘭款、海棠款),任君選擇
隨書附贈3:關心則亂全新加寫「燕多佳人」獨家番外

賀弘文:「妹妹為什麼愁眉苦臉?」
盛明蘭:「我不會打算盤,祖母說我會敗家。」
賀弘文:「這有什麼,我自小研習醫術,拿上等人參膏去餵金魚,不知浪費了多少,金魚也翻了白眼,父親追著後頭訓我是敗家的。」
盛明蘭:「伯父訓錯了,這哪是敗家,這是庸醫!我們的錯誤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請不要拉我下水。」
少年不禁莞爾,笑得和煦爽朗,一掃明蘭之前擔心自個兒婚事的陰霾。

明蘭搬進暮倉齋,有了獨立院落並學習管理下人後,為了幫好友出頭,明蘭得罪了寧遠侯府的二公子顧廷燁,也讓明蘭意識到自己即將面臨終身大事的問題。盛老太太打定主意要慢慢幫小孫女挑個好對象,不過在此之前卻先撮合了明蘭的堂哥長悟及王氏的外甥女康允兒,因此老太太帶著明蘭去宥陽老家參加這場婚禮,途中巧遇老太太的閨密賀老夫人及其孫子賀弘文。到了宥陽後,明蘭的樣貌和性情引起身家殷實的姑姑盛紜和舅太太朱氏的興趣,明蘭竟一下子成了婚姻市場上的搶手貨?明蘭這個養在深閨的官宦小姐,能見到的「外男」有限,內心實在無法接受古代的盲婚啞嫁,祖母似乎已有主意偏偏不漏口風,在明蘭對夫婿人選感到好奇的同時,齊衡卻對明蘭告白了……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關心則亂
1980年代出生的寫手,循規蹈矩讀書就業,完全按照國家規劃的人生履歷,生活寧靜踏實。迤邐的書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屢屢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初次網路寫作為同人小說《HP同人之格林童話》,喜歡輕鬆浪漫的文風,也執著於嚴謹合理的結構,寫文是快樂並糾結的事。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4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獎。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繪本《她她》

書籍目錄

【卷二】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
第三十四回 祖母,兄長,齊衡
第三十五回 長柏的好事
第三十六回 女大當嫁
第三十七回 不爭
第三十八回 還早得很呢
第三十九回 認錯,小明,小弘
第四十回 秋風遂人意
第四十一回 表哥、表哥、表哥
第四十二回 堂姊、堂姊、堂姊、堂姊、堂姊
第四十三回 幸福感果然是透過比較得來的
第四十四回 她將來會嫁給誰?
第四十五回 一個業餘偷聽者的職業道德
第四十六回 古代離婚現場實錄
第四十七回 上京
第四十八回 團聚
第四十九回 新宅與新人
第五十回 華蘭來訪
第五十一回 珍珠與魚眼珠
第五十二回 襄陽侯府一日遊(上)
第五十三回 襄陽侯府一日遊(中)
第五十四回 襄陽侯府一日遊(下)
第五十五回 兒媳的典範
第五十六回 女子不易
第五十七回 姊妹一場
第五十八回 廣濟寺半日遊(上)
第五十九回 廣濟寺半日遊(下)
第六十回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第六十一回 太平歲月
第六十二回 申辰之亂
第六十三回 大亂後的平靜
第六十四回 長幼,嫡庶,孔融
第六十五回 滿月酒,有爵家,無妄之災
第六十六回 海棠樹下,蛐蛐兒,知了,山石

精采試閱

第四十回 秋風遂人意

車輿行至京津渡口,便要下車換船繼續南下,巧遇了也要一同搭船南渡金陵的賀府眾人,賀老太太掀簾子往外望時瞧見了盛府車駕的標記,便遣人來認,兩下一搭,不用滴血認親,兩位小半輩子沒見面的老太太便摟在一起淚眼敘舊了。
賀老太太言談風趣,盛老太太見了她之後便笑聲不斷,遂決定兩家搭一艘船。
「老姐姐,就等妳這句話了!我這次動身得匆忙,沒預先訂下船隻。」賀老太太拍著自己的胸口,一副幸好的樣子,隨即轉身吩咐道:「快,去把弘少爺叫回來,咱們有船了!去說,還是他祖母有能耐,一下就逮著個有船的老姐姐!」
屋內眾人皆大笑,盛老太太狠狠拍了她兩巴掌,笑?道:「都做祖母的人了,還這般不正經。可別讓我小孫女學妳這老傢伙的淘氣去!」
明蘭剛吐完最後一次,漸漸恢復精神了,乖乖的挨在祖母身邊聽著,見祖母很少這般高興,也湊趣道:「祖母出馬,通常可以一個頂兩個。」
賀老太太笑得整個人都後仰過去,摟過明蘭又親了兩口,對盛老太太嗔道:「妳這孩子好,倒像是我親孫女,反是我那死小子,活脫脫像妳這副假正經的模樣!」
正說著話,賀家一個僕婦進來,恭敬的稟報道:「七少爺回來了。」賀老太太忙道:「快教他進來拜見!」只見簾子一掀,一個身長玉立的少年緩步進來,見了人低頭便拜,盛老太太忙教人扶起他來,待他抬起頭來,明蘭才看清他的樣子。
十四、五歲的少年郎,白淨面龐、修眉俊眼,不如齊衡般秀美,卻有一股濃濃的書卷氣,行止端方穩重,賀家一派富貴氣息,他卻僅著一身素淨的細緞直衣,除了腰間一條如意絛子繫的青玉佩,身上竟全無佩飾,雙方派過長幼後,便都坐下。
「這是你盛家妹妹,小明丫。」賀老太太熱心介紹,隨口用了明蘭祖母的日常叫法,「這是我孫子弘兒,癡長妳三歲。」
賀弘文見盛老太太身邊坐了一個玉娃娃般精緻漂亮的小女孩,眉彎眼笑、憨態可掬,卻瞧著體氣不足、頗為病弱,沖口出:「小明妹妹,這梅子莫要多吃了,極傷脾胃。」
明蘭冷不防被叫到,愣了愣,看了看手上正捧著的一盒梅子,轉頭看看祖母,再看看那少年,忽聞一股藥草清香隱然若現,呆呆道:「這是給你吃的,解乏……呃,既然如此,那你別吃了。」
賀家系出名門,賀家曾老太爺創白石潭書院,為天下讀書人之先,領袖清流數十年,如今後人雖不及先祖顯盛,但也是富貴俱全的,賀老太太嫁的便是賀家旁支,她的第三子早逝,只留下賀弘文一個兒子,很得祖父母的眷顧。
賀弘文自小便研習醫術,開船不久便為明蘭熬煮了平撫脾胃的藥草茶,味道雖苦但效果不錯,明蘭只喝了一劑便覺得大好,不過她篤信加強自身抵抗力才是王道,便不肯再喝了,又不好意思駁了對方的好意,只偷偷倒掉了事。
一日,賀弘文來看望明蘭,隨口問道:「適才送來的藥草茶可服下了?」
明蘭一臉正色:「剛喝完。」誰知正在此時,小桃拿著杯子從外頭進來,嘴裡說著:「姑娘放心,無人瞧見的……」小桃看見賀弘文,半截話戛然而止。
明蘭順著賀弘文的目光看去,那白瓷蓮花浮紋的碗盞上還留著幾抹氣味熟悉的青色藥汁,賀弘文靜靜的轉回頭來看著明蘭,明蘭強忍心虛,十分鎮定道:「小桃,妳洗個杯子怎麼這麼久?」小桃呆呆的,只會說:「杯子……很難洗。」
明蘭頭皮發麻的乾笑幾聲,閃躲著不敢看賀弘文,道:「呵呵,難洗、難洗。」
賀弘文恍若未聞,微笑道:「船上諸事,是不如陸上方便。」
明蘭……囧了,一旁陪侍的丹橘臉皮沒那麼厚,把頭轉開了。
第二天,賀弘文送來了雙份的大碗藥草茶,明蘭當著賀弘文的面,英勇無比的舉起碗盞,咕嘟咕嘟一口喝乾草茶,然後把空空的碗底高高亮給賀弘文驗收。
賀弘文微笑頷首,好像老師嘉獎剛罰抄完的小學生。
嚴格說起來,賀弘文是明蘭第一個真正接觸的外男,他們的祖母久逢知己,躲在船艙裡要把幾十年的話補足,在一群老媽子、小丫鬟的看顧下,明蘭和賀弘文著實見了好幾面。
古代少男少女初初會面,話題照例都是這麼開始的:「小明妹妹都讀過什麼書了?」
明蘭聽著耳熟,高中課本裡「林黛玉進賈府」那一段可是老師要求背過的,便照著賈母的經典標準回答,掩著袖子含蓄道:「不過認得幾個字,不做那睜眼瞎罷了。」
答罷,自覺很有大家淑女風範。
賀弘文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只把眼光往右一轉,定定的看向書案上一疊練字用的宣紙,墨跡斑斑,顯然字寫了不少,明蘭尷尬,補充回答:「剛讀了《女則》和《孝經》。」
賀弘文依舊不說話,再把眼光往左一轉,只見書架上橫七豎八堆了幾本翻舊了的書,封面大開,醫、卜、星相、天文、地理,都是明蘭央求長柏和長棟幫忙弄來的閒書。
明蘭再次被捉包,強自笑了幾聲:「……這是家中兄長教我帶去送給堂兄的。」
賀弘文很能理解的樣子,微笑道:「令兄真是涉獵廣博。」
明蘭嘴角抽了抽,乾乾的賠笑幾聲——天啊地啊,只看正經書的長柏哥哥、只看帳冊的長松哥哥,還有見字就暈的長梧哥哥,原諒她吧!
賀弘文最厚道的地方,就是哪怕當場揭穿了明蘭,也能很真誠的裝傻點頭,對明蘭的一切爛藉口都表現出十分信服的樣子。人家如此上道,明蘭也不好再裝了,只能以誠待人。
臨近金陵,時氣漸暖,上回北上去登州時明蘭剛來不久,體虛氣短且處於人生的低谷,沒有閒情欣賞風景,如今卻別有一番心情,只見沿岸景致漸漸精緻柔和,明蘭坐在窗邊看沿岸風光和忙碌的漕運船舢貨運,賀宏文南北來回已見過許多次了,便笑吟吟的指點解說。
「大白鳥、大嘴鳥……麻袋船!」明蘭呆呆指著說,詞彙十分貧乏。
賀宏文笑著解釋:「那是鸕?,最擅捕魚;……那是沙鷗……,不對,那是糧船……」
明蘭開朗俏皮,賀弘文內斂穩重,兩人相處甚歡。
……家母想我科舉出仕,無奈我不甚爭氣,只喜歡擺弄藥草針典。」賀弘文赧顏道。
「賀家哥哥菲薄自己了。讀聖賢書,不過是上為輔佐明君、匡扶社稷,下為光宗耀祖、澤及子孫,可萬流歸宗,行醫濟世一樣可以惠及百姓、光耀門楣。哥哥祖母的父親,當年何等醫術醫德,少年時親赴疫區救命濟厄,年長時執掌太醫院令、頒布醫典令。世人何等景仰!」明蘭十分真誠,醫生真是一項高尚職業,做好了,收入還很高的說。
賀弘文笑得溫柔,靜靜看著對面的女孩。
「父親早逝,母親病弱,我不能依著母親的心意讀書進學,實是不孝。」賀弘文的憂鬱薄紗般籠罩著秋色。
明蘭攤著一雙嫩白的小手,上面針孔可見:「我素來不喜歡刺繡,祖母請了好幾個師傅教我,到現在我繡出來的蝶兒還是像蠅子,想想也是不孝。」
賀弘文微笑道:「妹妹年紀還小,慢慢練總會好的,我那裡有自配的雪蚌膏,給小明妹妹抹手罷,冬日裡做針線活手指不靈便,塗了那能活血舒經。」
少年語意溫柔、目光和煦,便如涼意始起的深秋裡的最後一抹淡金色的陽光,慢慢的爬上明蘭的臉蛋,照得明蘭有些臉熱。
又堪堪行了五、六天船,終於靠岸停泊,碼頭上站了不少小廝管事打扮的人,都拉長了脖子往這裡瞧,一半是盛維來接明蘭一行人去宥陽,還有一半卻神色哀戚,是來接賀老太太直去金陵娘家看病重的老父。
賀老太太挽著盛老太太的手說了好一會兒話才放開,賀宏文對著明蘭諄諄叮囑:「明妹妹要當心身子,長途跋涉兼之車船勞累,最易生病的,回去後先好好歇上幾天再去玩耍罷。」
明蘭用力點頭。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海棠依舊 卷二》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總覺得看這部作品時,彷彿在看《紅樓夢》的感覺。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互動很細膩,情感的表達十分傳神,逗趣的場面也沒少。書中每個角色都有鮮明的個性,家中父母姨娘兄弟姊妹,個個活靈活現。種田文就是在敘述古代家中的大小事,這一本的情節有時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奇。主角明蘭慧黠,狀況發生時的反應常常令人莞爾,也為故事帶了點樂趣,吸引著我想往下看,不知道明蘭之後還會有那些有趣的表現呢?」──讀者 白色飛鼠

「若受夠了那些有著驚人才藝(如脫口成詩和絕世神醫)的穿越女後,本書的故事反而如一條涓涓細流,看似不起眼的設定,卻引領讀者墜入那個大宅的世界裡。會喜歡這個故事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甚至重讀了好幾遍才明白,作者真是把每個人物都寫活了啊!作者的文筆悠然而有序,活生生的將古代大宅院的生活用3D手法呈現於我的眼前。最誇張的是我這個連《紅樓夢》中的『四春』都記不全的人,卻能輕易記得本書中華蘭的要強、墨蘭的心機、如蘭的蠻橫,和明蘭的嬌憨,不得不說作者的功力真的很強!把每個人都創造的如此真實,絕不只是單純的好人或壞人,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劇情也是作者的高明之處,大宅院裡雖沒宮中的步步殺機,但平靜日子下埋的也是充滿心計,一個走錯了,沒人知道將付出什麼代價?不過,相較於宮中的冷血,此書多了親情的滋潤,更顯的溫情順遂,我可是常被盛老太太和明蘭之間的互動給逗笑呢!」──讀者 墨燐

「第一集中我最喜歡明蘭和老太太兩人在壽安堂的生活。姚依依真的很聰明,懂得養精蓄銳,低調生活,只為了讓自己在不熟悉的古代能夠安穩度日,而且還是在那種勾心鬥角的大宅院中,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像隻在刀口上待宰的魚一樣。我也喜歡齊衡逗著明蘭玩的片段,或許一開始真的是齊衡將明蘭當成小妹妹一樣在疼愛(!?)著,但搞不好到最後會喜歡上明蘭?結果明蘭反而才是最大的贏家呢!XD」──讀者 ismyfish

「初期明蘭很頹廢、很沒用,大概就是個那種放在旁邊會讓人常常忘記的角色,自從到盛老太太身邊後才漸漸的活躍了起來。最初盛老太太或許是可憐明蘭,但隨著兩個人相處一段時間,我認為盛老太太有發現明蘭不同於盛家那些個勾心鬥角的人,是個有純真心又聰明低調的孩子,漸漸的也真心喜歡上她了。我最喜歡的是她們祖孫兩人的相處片段,感覺好溫馨好貼心~讓明蘭這個初到陌生世界的人擁有的得來不易的親情及愛護。」──讀者 luisa2919

「一直以來穿越小說多會讓女主角大反攻古代社會,現在卻來個正視現實,保持冷靜過日子的類型,反而新鮮,看到明蘭的諸多考慮,覺得古代女子也不容易啊,什麼戀愛、什麼自由都沒有用,說到底,結婚後能過完美日子的人才是勝犬!」──讀者 SHIALORWA

「本書每個人物的描寫都絲絲入扣,華蘭的聰明才智、如蘭的直爽坦白,而從墨蘭身上更可以看出林姨娘的教育,林姨娘果然是非常小三,還是一個聰明的小三,懂得如何讓盛紘臣服於她之下而毫不自覺。王氏就是輸在這點,好在她後來慢慢的學習如何做一個好妻子,在孔嬤嬤的幫助下更挽回自己的地位。孔嬤嬤切入要點的講解更讓林姨娘的心思展露無遺,讓我很佩服。作者筆下的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甚至可以深入剖析這些角色的內心與個性,讓我看了很過癮!並且一看再看,真的很精彩!」──讀者 晴晴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二 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