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一 故園今日海棠開,只有名花苦幽獨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 現代書記官穿越成了失恃小女孩,古代庶女也要小資女孩往前衝,不但要謀生,還要謀得好!
★ 晉江總榜第4名、積分破9億、642萬人次點閱,年度超人氣種田文!

「妳要記住──妳沒有舅家、沒有嫡親兄弟,上頭有厲害的嫡母、下頭有出挑的姐妹,妳要想活得舒坦、活得自在,就得放明白些。」
穿越成了家族中最弱勢的幼小庶女,
看明蘭如何從谷底攀升,創造美滿人生!

隨書附贈1:隨書附贈呀呀精心繪製「海棠花下明蘭戲魚圖」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正反兩款書衣(明蘭款、海棠款),任君選擇

老太太:「以後在我這兒,可得好好吃飯吃藥,不許渾賴。」
小明蘭:「我有吃的,也從不剩飯,就是不長肉。」
老太太:「我聽說妳常常吐藥?」
小明蘭:「我不想吐的,可是肚子不聽我的話,我也沒辦法,這個……吐過的人都知道。」
老太太:「認多少字了?念兩句《三字經》來聽聽。」
小明蘭:「人之刀,生木羊,生木斤,習木元……」
明蘭內心很憂傷,想她堂堂一個大學生裝文盲容易嗎?這古代生活不好混啊!民事法庭書記官姚依依,因一場土石流穿越成為盛府庶出的六小姐盛明蘭,娘親衛姨娘剛因難產去世,明蘭頓時成了爹不疼又沒有娘親為她謀劃的五歲女孩。
姚依依覺得,她原來的美滿人生被偷走了,古代庶女的命運太危險,不想成為《紅樓夢》中的賈迎春,還是躺在床上睡死算了。直到明蘭被祖母相中,帶到身邊親自扶養,成人靈魂模仿童言童語的結果,反而突顯出明蘭的成熟早慧,因而深得祖母歡心,雖然跟兄姐們偶有不快,但在祖母庇蔭下逐漸融入這個世界,並深刻體認到古代的「庶女法則」。此時,出現一位貴族出身的翩翩少年齊衡,為明蘭的平靜生活激起一片漣漪……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關心則亂
1980年代出生的寫手,循規蹈矩讀書就業,完全按照國家規劃的人生履歷,生活寧靜踏實。迤邐的書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屢屢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初次網路寫作為同人小說《HP同人之格林童話》,喜歡輕鬆浪漫的文風,也執著於嚴謹合理的結構,寫文是快樂並糾結的事。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4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獎。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繪本《她她》

書籍目錄

【卷一】故園今日海棠開,只有名花苦幽獨
第一回:有人升官了,有人死翹了……還有人穿越了
第二回:算得上是因公殉職,卻居然投到這種胎
第三話:大老婆與小老婆不得不說的故事
第四話:女人不想為難自己,就只好為難女人
第五話:盛紘老爺的兩場戰鬥,全勝!
第六話:祖母,夫妻,孩子,這是吉祥的一家
第七話:這才是穿越女應該投的胎!
第八話:華蘭,墨蘭,如蘭,明蘭……
第九話:願意的,不願意的……
第十話:庶女和庶女也是不一樣的
第十一話:新單位,新老闆,新氣象……
第十二話:明蘭與三隻呆鵝
第十三話: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第十四話:孔嬤嬤的禮儀培訓班
第十五話:孔嬤嬤的規矩審判會
第十六話:一個也不能少
第十七話:盛大伯來訪,明蘭發財
第十八話:華蘭出嫁了
第十九話:盛紘爭氣了,盛府整頓了
第二十話:如蘭的不平
第二十一回:莊先生出山,兄弟姊妹上課
第二十二回:好老師都是不拖課的
第二十三回:帶來春天的少年
第二十四回:玫瑰戰爭的仲裁者
第二十五回:打掃戰場的兩種方式
第二十六回:明蘭的魚,齊衡的飯
第二十七回:午飯,搬家,科舉
第二十八回:不喜歡金元寶,那就元宵好了
第二十九回:這世界終得她自己去面對
第三十回:姊妹交鋒,嫡母計算
第三十一回:生存環境分析報告
第三十二回:生存環境惡化報告
第三十三話:生存環境改善指南

精采試閱

算得上因公殉職的半個烈士,卻居然投到這種胎

泉州盛府東側的蓮花池旁,此時天日將晚,屋內悶熱,院子裡倒涼風習習,幾個小丫鬟正在院裡嗑瓜子閒聊天,也沒留半個人在房裡伺候,姚依依一個人躺在裡屋的櫸木架子床上,半死不活的發呆。
姚依依把肉團一樣的小身體埋在靠枕堆裡,短小的四肢張成大字型,神情呆滯,萎靡不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一直處於這種遊魂狀態。
她轉著小腦袋,四下打量屋子,這是一個類似電視中看見過的古代房間,房間當中放著一個如意圓桌,姚依依看不出那是什麼木料,不過光澤很好,顯然是上等貨色,牆邊靠著一個雕花的木質頂櫃,上面依稀是八仙過海的樣子,還有幾個矮几和圓墩方凳。
姚依依覺得口乾,就光著腳丫下了床,南方人習慣用木板鋪地,所以光腳丫踩在地上也不覺得冷,來到如意圓桌前,看見桌子下面放著一個小杌子和一個略高於小杌子的圓凳,姚依依覺得很好笑,她踩上小杌子,再爬上圓凳,穩穩當當的搆著桌子,伸長短短的小胳膊,拖過一個沉甸甸的茶壺,吃力地以雙手捧起,對著壺嘴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來。
喝完後,又照剛才的相反順序爬回床上,忽覺得齒頰留香,姚依依腦子鈍鈍的想到,哦,今天不是白水了,變成茶水了,似乎還是好茶。
前些日子她也是睡到口乾,自己爬著去喝茶,忽然門外進來了幾個人,領頭的一個老嬤嬤看見她爬桌子喝水的樣子,好像被雷劈了一臉震驚狀,似乎深受打擊,當場就把院子裡的丫鬟婆子發落了一頓,對著自己好一頓勸慰安撫。
當時姚依依剛來這個世界沒兩天,還沒有完全進入狀態,應該出現的父親母親奶媽或貼身丫鬟她一概沒有,每天的生活只是像走馬燈一樣進進出出許多人,她連面孔都還沒認全,於是只能木頭木腦的聽著看著,沒有任何反應,那老嬤嬤嘆了口氣,說了幾聲「可憐」,就走了。
姚依依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被同情了,其實她很想說,沒有人在房裡她更自在,作為一個冒牌貨,要她在驚魂未定的情況下鎮定裝樣子,這個……比較難。
她一個人在屋裡想伸腿就伸腿,想趴就趴,反倒有利於穿越後初期的情緒恢復。那天那老嬤嬤走後,那些丫鬟婆子立刻改善了服務,在桌子上放著些點心吃食,茶壺內蓄著茶水,昨天還放了一盆新鮮沾水的葡萄,更為貼心的是,她們按照姚依依的身高,放了幾把高低不一的凳子墩子,剛好形成階梯狀,好方便她爬上爬下——然後,她們又出去玩了。
姚依依十分感動。
屋外的院子裡傳來陣陣的說話聲,姚依依不用豎起耳朵,也能聽得清清楚楚。最近這段日子,盛府裡風起雲湧,這個冷清小院裡的丫鬟們抖擻精神,將八卦事業開展得如火如荼。
姚依依同學輕輕吐了口氣,仰面躺在床榻上,看著雕花架上的青蘿帳發呆,門外丫鬟們沒頭沒尾的聊天,她已經聽了十幾天了,目前她這個身體是盛府裡的六小姐,芳名叫做盛明蘭。
一個沒了依靠的庶出小姐,如今又似乎有些燒壞了腦袋,呆呆傻傻的不會說話,下人們自然全不放在眼裡,加上這段日子盛府裡雞飛狗跳的,不是忙著搬家,就是忙著收拾銀錢。
一些老嬤嬤和管事媳婦都忙得腳不沾地,就沒人看管這幫小丫頭了,她們大多是家生子,年紀不大,家長裡短卻門兒清,這些三等丫鬟本就規矩不嚴,閒磕牙時也從不避諱,這倒便宜了姚依依,這十幾天宛如聽連續劇一般,把這盛府裡的雞毛蒜皮聽足了兩耳朵。
盛明蘭的親爹,也是這盛府的當家老爺,名叫盛紘,兩榜進士出身,目前官居正六品,即將升遷為登州知州,他原是庶出的,西院的那個老太太是他嫡母,他有一妻N妾,不要問姚依依有幾個妾,那幾個小丫頭講故事太沒條理,聽得她也不甚清楚。
先講那一妻,盛府的正房太太王氏,原是戶部左侍郎家的小姐。
這門婚事說起來是盛紘高攀了,王家是世代簪纓的大家出來的,而當時盛家的老太爺,也就是盛紘的老爹已然掛了,他本人不過是個小小的進士。不過沒關係,有盛老太太在,她的出身比王家更好,是勇毅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加上去世的老太爺曾是名動天下的探花郎,所以王家老太爺抓著頭皮考慮再三,這門婚事就成了。
婚後王氏育有長女盛華蘭小姐,芳齡剛可以說親事,長子盛長柏先生,大約是小學畢業前後的歲數,下邊還有個小女兒盛如蘭,年紀好像和姚依依目前的這個身體差不多大。
再說那N妾,第一個要講的,當然就是名震江湖的林姨娘。她雖然也姓林,但卻比黛玉妹妹強了不止一點半點,二者的實力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就好像葉玉卿和王祖賢的前途。黛玉妹妹徒有祖母的庇護和老爹的家財,混到最後只落得香消玉殞,可瞧瞧人家林姨娘,寒寒酸酸的進了盛府,白手起家,圓滿完成了從一窮二白轉型到小康,簡直比改革開放的成果還驚人。這位林女士育有一兒一女,盛長楓先生和盛墨蘭小姐,年齡大約在盛長柏和盛如蘭之間。
好像還有兩妾,萍姨娘和香姨娘,其中香姨娘有個兒子,叫盛長棟,年齡不詳。至於其他沒有子女的姨娘,姚依依就不知道了,請不要責怪姚依依這樣消極怠工的穿越態度,她的穿越實在悲催了些。
【小標】華蘭,墨蘭,如蘭,明蘭……
夏末秋至,北地不比南方,天氣漸漸乾涼起來,盛府免不了煮些甜湯來潤肺止咳,明蘭自來這裡後大半時間是病著的,這一變天就更加虛弱,常常乾咳氣喘,請大夫來不過開些滋補之藥,偏偏明蘭最厭惡中藥的味道,她急切的思念著川貝枇杷膏和龍角散,越這麼想就越抵制中藥,喝一碗倒要吐半碗,整日裡病歪歪的,半點力氣也提不起來,曾經身板壯壯還練習過防身搏擊術的姚依依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華蘭大小姐把照顧明蘭的事攬了過去,她是個嚴格執行的負責人,溫情不足,威嚴有餘,明蘭凡流露出一點不肯吃藥的意思,她就恨不得撩起袖子親自來灌藥,明蘭嚇出了一身汗,病倒好了一大半。華蘭又捉著她天天踢毽子。
華蘭是個大姐姐型的女孩,內心充滿長姊情結,可惜她同胞的弟弟妹妹都無法滿足她這個需求,長柏秉性老成穩妥,華蘭不要被她訓去就燒高香了,而如蘭卻任性刁鑽,桀驁不馴,華蘭素與她不和,說她一句倒會還嘴三句,王氏護著,她又不能真罰如蘭。
而林姨娘那裡的兩個她不屑插嘴,長棟又太小,所以她一直沒什麼機會擺大姊姊的架子。
明蘭脾氣乖順和氣,讓做什麼就做什麼,說她兩句也不會回嘴,只會怯生生的著妳,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偶爾還發個小呆,可愛得要命,華蘭對這個小妹妹很是滿意,幾乎比自己妹妹還要喜歡些。
天氣漸漸轉寒,春夏秋都還好,這一入冬,南北氣候差別就立刻顯現出來了,各房紛紛燒起了地龍,各色土炕磚炕,還有精緻漂亮的木炕——就是把寬闊舒適的床和炕結合起來的寢具,明蘭本是南方人,從不知古代北方竟然還有這樣既保暖又舒服的炕床。大概是踢毽子的功勞,天氣這樣冷,明蘭竟然沒有感冒生病,不過,別人病倒了。
盛老太太到底年紀大了,且南北遷徙太遠,水土不服,入秋之後也開始咳嗽了,她素來威嚴,屋裡的丫鬟婆子不敢逼她吃藥踢毽子,所以病根一直沒斷,一入冬就時不時的發低燒,這一天突然燒得渾身滾燙,幾乎昏死過去,大夫來瞧也說兇險的很,老人家最怕這種來勢兇猛的寒症,一個弄不好怕是要過去,這下可把盛紘夫婦嚇壞了。於是同心同德,齊心協力,日夜輪流去照看盛老太太,每一副方子都要細細推敲,每一碗藥都要親嘗,險些累得自己病倒。不過這副孝子賢婦的模樣倒是引得全登州官宦士紳競相誇讚,也算歪打正著了。
幾天後,盛老太太終於退了燒,緩過氣來,算是撿回一條命,盛紘夫婦不敢放鬆,趕緊把庫房裡的各種滋補藥品送到壽安堂裡去。對明蘭來說,再名貴的滋補藥也是中藥,那味道高明不到哪裡去,心裡不免暗暗同情盛老太太,還沒同情兩天,壽安堂突然傳來一個消息,說是盛老太太年老孤寂,想要在身邊養個女孩兒,聊解冷清。
於是盛紘夫妻帶著孩子們來到壽安堂向老太太請安。
盛紘和王氏進門就給盛老太太行禮,然後是幾個小的,盛老太太受完禮,讓丫鬟端來兩張鋪有厚棉墊的直背交椅,還有若干個暖和的棉墩,大家按次序坐下,盛紘笑道:「今日瞧著老太太大好了,精神頭也足了,所以帶著幾個小的來看看老太太,就怕擾著您歇息。」
「哪那麼嬌貴了,不過是受了些涼,這些日子吃的藥比我前幾十年都多!」盛老太太額頭戴著金銀雙喜紋深色抹額,面色還有些白,說話聲也弱,不過看著心情不錯。
盛紘徑直了說:「之前和老太太也說了,您年紀大了,膝下淒涼,不如養個孩子在跟前,不知老太太意下如何?」
盛老太太搖頭道:「我一個人清靜慣了,沒的悶壞孩子,不用了。」
「母親這樣說,兒子更加不能放心,」盛紘接著說,「這次母親病了一場,登州幾個有名的大夫都說,您這病一大半是心緒鬱結所致,您常年獨居,平日裡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肝脾鬱堵,愁緒不展。太過寂寞了對老年人不好,不能總關著院門,所以保和堂的白老爺子才說,讓您養個乖順的孩子承歡膝下,一來可以排遣寂寞,二來也不會太累著您老人家;何況您飽讀詩書,能夠得到您的提點,是孩子的造化。」
盛老太太見不能推脫,便嘆了口氣,看了這滿屋子的人一遍,似有些無奈:「妳覺著哪個孩子來我這兒好?」
盛紘大喜:「這自然由老太太自己挑,找個乖巧妥貼的,合您心意的孩子,也好讓您日子過得有滋味些。」
王氏微笑著,接上:「是呀,家裡這許多女孩兒,總有一個您可心的,華兒能有今天的見識,多虧了在老太太身邊待,現下如兒頑劣、明兒無知,要是老太太能點撥點撥,那可真是她們的造化了。」
盛老太太看了看表情各異的夫妻倆,略微在炕上坐直了些:「還是問問孩子吧。」說著,先看向墨蘭,問:「墨姐兒,我問妳,妳願意跟著我住在這裡嗎?」
墨蘭紅著臉,細軟著聲音回答:「自是千般願意的。且不說老太太是老祖宗,孫女理應盡孝,再者,老太太見多識廣又慈心仁厚,對墨兒有莫大的恩惠,墨兒願意在老太太跟前受些教誨。如今,除了大姊姊,我算是姊妹裡最大的,沒道理我不出力,反讓妹妹們受累的。」
王氏笑道:「墨姐兒真長進了,一忽兒功夫想出這許多理由。」
盛老太太點點頭,又轉過頭去看如蘭:「如丫頭,妳來說,妳願意跟著祖母住在這裡嗎?」
如蘭小姑娘正在打瞌睡,冷不丁的被點到了名,慌慌張張的站起來,四下看了看,一臉茫然,王氏頭上冒冷汗,後悔剛才出門時沒有好好教女兒說詞,真沒想到老太太會當眾發問,這下只能看女兒自由發揮了。
盛老太太看如蘭一臉懵懂,笑著又問了一遍,如蘭一邊轉頭去看王氏,一邊期期艾艾的說:「……為什麼要住過來?……太太也住過來嗎?我屋子……能全搬過來嗎?」
盛紘雖然內定了人選,但還是看不得如蘭這樣,喝斥道:「老祖宗要妳過來是抬舉妳,怎麼這般沒體統!」
如蘭被父親罵了,當下眼眶裡轉了幾轉淚珠,小臉脹得通紅,眼看就要哭出來,王氏心疼,卻不敢當著面去哄,華蘭輕輕過去,把妹妹領回來,掏出手絹給她擦臉。
盛老太太笑著擺擺手,又轉頭去看最後一個:「明兒,妳出來,對,站出來,別怕,老祖母問妳,妳願不願意住到這裡來,和老祖母一起住呢?」
冒牌的明蘭小同學,其實剛才也在打瞌睡,但是這會兒已經全醒了,和如蘭的狼狽不一樣,她上課偷打瞌睡的經驗十分豐富,可以做到即使在瞌睡中被隨時叫起來,也能清楚的回答問題。
所謂技多不壓身,沒想到上輩子打瞌睡的功夫這輩子也能用上,被叫到名字後,明蘭很淡定的挪到前面,答道:「願意。」
盛老太太似是沒料到,頓了頓,看向眾人,盛紘夫婦和幾位小姐的表情都一樣,顯然六姑娘呆傻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劉德華從偶像派轉型為實力派還有發新聞稿呢,這六姑娘怎的也不事先拍個預告片?
老太太沉默了一會兒,清了清嗓子:「明兒倒是說說,為什麼願意到我這兒來?」
王氏有些緊張,老太太和這個傻丫頭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明蘭要如何解釋?總不能說她們祖孫倆心有靈犀,所以情比金堅吧。
明蘭不願意裝出一副天真的樣子,那樣太假,可是人類最大的優點就是向現實妥協,哪怕她是火星人,這會兒也得入鄉隨俗。
於是,明蘭忍著心底自鄙的呼號,糯聲糯氣的小聲開口:「父親說,老太太生病是因為沒人陪著,有人陪著,老太太就不會生病了,生病要吃苦藥的,老太太別生病了。」
這個回答非常完美,兼具了藝術性和實用性,屋裡一片安靜,盛老太太有些窩心,盛紘再次欣慰了,王氏舒了口氣,華蘭暗暗寄予希冀,墨蘭驚覺姊妹裡還臥虎藏龍,如蘭又開始瞌睡了,而明蘭被自己酸倒了牙。
她衷心崇拜那些四十歲歐巴桑還堅持要演十八姑娘的實力派女演員們,她們的精神和牙齦一定都異於常人的堅強。
盛老太太問完了三個孫女的話之後,就說乏了,讓兒孫們都自回屋裡去,老人家要歇息了,盛紘本來還想為墨蘭說兩句話,也只好憋著回屋了。
剛回屋,還沒寬衣洗漱,老太太身邊的房嬤嬤突然來了,盛紘夫婦忙請她進屋,房嬤嬤是府裡的老資格了,她說話利索,三言兩語把來意講明了——老太太決定把明蘭姑娘要過去。
【小標】新單位,新老闆,新氣象……
明蘭並不一直都是這麼消極的,想當年她也是一個品學兼優勤勞刻苦的好孩子。沒想到在這裡,明蘭的際遇一落千丈,這次她從王氏那搬到盛老太太處時,竟然只有一個比自己更傻的小桃願意跟她去,其他的丫鬟一聽說要跟著去壽安堂,不是告病就是請假。
「小桃,妳為什麼願意跟我?」明蘭滿懷希冀地問道。
「可以……不跟的嗎?」
「……」
滄海桑田,一種落魄潦倒的空虛感迎面而來,明蘭拉著小桃的手,灰頭土臉的離開,她覺得這是非戰之罪,欸,還是去看看新單位吧。
壽安堂的正房有五間上房,正中的叫明堂,兩旁依次過去是梢間和次間,前後還有幾間供丫鬟婆子值班居住用的抱廈,這是典型的古代四合院建築,明堂有些類似現代的客廳,梢間和次間是休閒間或睡房,老太太自己睡在左梢間,把明蘭就安頓在左次間,因為中間隔的是黃梨木雕花槅扇,明蘭住的地方又叫梨花櫥。
昨晚房嬤嬤剛收拾出來的,擺設很簡單樸素,一概用的是冷色調,石青色、鴉青色、藏青色……唯有明蘭睡的暖閣用上了明亮的杏黃色。
剛安頓好,老太太房裡的丫頭翠屏就來傳話,說老太太要見明蘭,明蘭便跟著過去,看見老太太披著一件玄色八團如意花卉的厚錦褙子,半臥在炕上,炕几上放著一卷經書和幾掛檀木佛珠,還立著一個小小的嵌金絲勾雲形的白玉罄。
她看見明蘭,招招手讓她過來,明蘭請過幾次安,知道禮數,先行過禮,然後自覺的站到炕旁以四十五度角立在老太太跟前,抬頭等著訓示,盛老太太看她一副小大人的拘謹樣子,笑著把她拉上炕,溫言道:「妳是我養過的第四個孩子,前頭三個都和我沒緣份,不知妳又如何?咱們來說說話,妳不必拘著禮,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說錯了也不打緊。」
明蘭睜著大大的眼睛,點點頭,她也沒打算說謊,和這些一輩子待在內宅的古代女人相比,她那點兒心機真是連提鞋都不夠。
「可讀過書嗎?」盛老太太問。
明蘭搖搖頭,小聲的說:「大姊姊本來要教我《聲律啟蒙》的,剛教了頭兩句,她就被關起來繡嫁妝去了,劉嬤嬤看得嚴,大姊姊溜不出來。」
盛老太太眼中閃了閃笑意,又問:「可會寫字?」
明蘭心裡苦笑,她原本是會寫字的,可來到這裡就不一定了,於是小小聲的說:「只會幾個字。」
盛老太太讓翠屏端了紙筆上來讓明蘭寫幾個瞧瞧,墨是早就研好的,明蘭把短短的胳膊捋上袖子,伸出小手,微微顫顫的捏住筆,她小時候在書法班混過兩個暑假,不過只學到了一手爛字和正確的握筆姿勢。
她用五根短短的手指「按、壓、鉤、撇、捺」,穩穩的掌住了筆,在素箋上寫了一個歪歪斜斜的「人」字,然後又寫了幾個簡單的字,「之,也,不,已」等等。
老太太一看明蘭這手勢,先心裡暗暗讚賞,這孩子年紀雖小,但胳膊手腕卻姿勢很正,懸腕枕臂,背挺腰直,目光專注,但因人小力弱,字就不大雅觀了。明蘭把記得起來的二三筆劃的字都寫完了,最後又寫了橫七豎八的墨團團,老太太湊過去仔細辨認,竟然是個筆劃複雜的「盛」字。
「誰教妳寫字的?」老太太問,她記得衛姨娘不識字的。
明蘭寫得滿頭大汗,用小手背揩了揩額頭,道:「是五姊姊,她教我描紅來著。」
盛老太太笑出聲來:「教妳描紅?怕是讓妳替她寫字,她好去淘氣吧。」
明蘭紅了臉,不說話,心想這群古代女人真厲害。
「這個『盛』字又是誰教妳的?描紅帖上沒有罷。」老太太指著那個辨認不清的墨團問。
明蘭想了想:「家裡到處都有,燈籠上、封貼上,嗯……還有大姊姊的嫁妝箱子上。」
盛老太太滿意的點點頭,去摸了摸明蘭的小臉,一摸之下立刻皺了眉頭,這個年紀的小孩子但凡能吃飽,都是臉頰胖乎乎的,可明蘭的小臉上卻擰不出一把肉來,於是板著臉道:「以後在我這兒,可得好好吃飯吃藥,不許渾賴。」
明蘭覺得必須為自己辯解一下,小聲說:「我有吃的,也從不剩飯,就是不長肉。」
盛老太太目光溫暖,卻還是板著臉:「我聽說妳常常吐藥。」
明蘭覺得很冤枉,揉捏著自己的衣角輕聲分辨:「我不想吐的,可是肚子不聽我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呀,這個……吐過的人都知道。」
老太太目光中笑意更盛,去拉開明蘭的小手,幫她把衣角拉平:「不但妳的肚子不聽妳的話,怕是連妳的丫鬟也不聽妳的話罷,聽說這回只有一個小丫頭跟著妳來了?」
盛老太太孤寂了很久,今日接二連三的動了笑意,不由得調侃起來,沒想到面前那個瘦弱的小人兒竟然一臉正經的回答:「我聽大姊姊說過,水往低處流,人卻是要往高處走的,不論我去哪兒,也沒什麼人願意跟我的。」
「那妳又為什麼願意來?我吃素,這裡可沒肉吃。」老太太問。
「那我也吃素好了。」明蘭閃著大眼睛,很巴結。
童音稚稚,餘意悵然,老太太看著小女孩一會兒,然後也搖起頭來,摟著明蘭嘆氣道:「只剩一把骨頭了,還是吃肉吧。」
盛老太太給明蘭指了個新的老媽子,姓崔,團團的圓臉,話不多,看著卻很和氣,抱著明蘭的時候十分溫柔。老太太看小桃和明蘭主僕倆一個比一個傻,又將身邊的一個小丫頭丹橘給了明蘭。丹橘一來,小桃立刻被比得自慚形穢,她不過比明蘭大了一歲,卻穩重細心,把明蘭的生活照顧得周周到到。
小桃是外頭買來的,丹橘卻是家生子,她的老子娘都在外頭管莊子田地的,因家裡孩子多,爹娘看不過來,所以小小年紀就進府了,後被房嬤嬤看中,挑來壽安堂伺候。
盛老太太是候府出身,雖然生活簡樸,但規矩卻很嚴,一言一行都有定法,這裡的小丫鬟老婆子都瞧著比別處老實些,明蘭是個成年人靈魂,自然不會做淘氣頑皮之態,崔嬤嬤剛接手就對房嬤嬤說六姑娘性情敦厚好伺候。
晚上睡覺前,丹橘早用湯婆子把被窩烘暖了,明蘭讓崔嬤嬤換好了褻衣,抱著直接滑進了暖洋洋的被窩,然後輕輕拍著哄著睡覺,夜裡口渴了或是想方便了,明蘭叫一聲便有人來服侍。第二天早上明蘭一睜開眼,溫熱的巾子已經備好,暖籠裡捂著一盞溫溫的金絲紅棗茶,先用巾子略敷了敷額頭和臉頰,待醒醒神後,崔嬤嬤又摟著迷迷糊糊的明蘭喝下後,再給她洗漱淨面穿衣梳頭,小丹橘就在一旁服侍衣帶扣子著襪穿鞋,再出去給盛老太太請安。
一連串動作行雲流水,伺候的自然妥貼,小桃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一點也插不上手,明蘭直到站在老太太炕前要行禮時都還沒回過神來,直覺胃裡暖洋洋的,身上也穿得厚實,大冬天早起一點也不難受。
老天菩薩,明蘭來這個世上這麼久,第一次享受到了這種一根指頭都不用動的尊榮,腐敗啊,墮落啊,明蘭深深懺悔自己的安逸生活。
給老太太行禮請安後,老太太又把明蘭摟上炕,讓她暖暖和和的等眾人來請安,過不多久,王氏帶著孩子們來了,中間缺了墨蘭和長楓,說是病了,王氏一臉憂心狀,明蘭偷眼看去,只見老太太神色絲毫未變。
王氏轉頭去看明蘭,只見她身著一件簇新的桃紅色羽紗襖子,整整齊齊的站在一旁,又噓寒問暖了幾句,明蘭談幾句搬新家的感受,華蘭又插科打諢了幾句,大家樂呵呵的笑了一陣後,便回去了。
人走後,房嬤嬤立刻領著一串捧著八角食盒的丫鬟從外面進來,她自己扶著老太太下炕,崔嬤嬤領著明蘭來到右梢間。明蘭看見丫鬟們已經把食盒裡的早餐擺上了一張黑漆帶雕花六角桌,等老太太坐下後,崔嬤嬤把明蘭抱上圓墩,明蘭剛一坐上,看見桌上的早點,就嚇了一大跳!豐盛的一大桌子,紅沉沉的棗泥糕,紫釅釅的山藥糕,一盤熱氣騰騰的糖霜小米糕香氣四溢,酥脆金黃的炸香油果子,捂在蒸籠裡的小籠包子,居然還有一碗撒了香菜末子的蕎麥皮餛飩,面前放的是甜糯噴香的棗熬粳米粥,旁邊擱著十幾碟各色小醬菜。
明蘭握著筷子,有些發傻,她對之前壽安堂的寒酸早餐印象十分深刻,她抬眼看了看老太太,輕聲說:「……這麼多呀。」
老太太眼睛都沒抬,開始細細品粥。房嬤嬤眉開眼笑的接上話:「是呀,今兒個老太太突然想嘗嘗。」她勸了那麼多年都不肯聽,這會兒算是托了六姑娘的福,老太太終於肯停止過那麼清苦的生活了。
明蘭心裡感動,又看了看老太太,小嘴巴動了動,低下頭,又抬頭小小的看了她一眼,低低的說:「謝謝祖母,孫女一定多吃長肉,給您長好多肉。」
老太太聽到前半句時只是心裡微笑,聽到後半句時,忍不住莞爾,什麼「給您長好多肉」,當她養小豬麼?房嬤嬤更是側過頭去捂嘴笑。
早飯過後,祖孫倆又回到炕上,盛老太太拿了本《三字經》出來,讓明蘭念兩句來聽聽,看她認識多少,明蘭十分心虛的拿過來,決定裝傻,於是硬著頭皮張嘴:「人之刀,生木羊,生木斤,習木元……」
老太太險些一口茶噴出來,連連咳嗽了好幾下,明蘭嚇了一跳,連忙繞過炕几去給老人家拍背順氣,一邊順一邊還很天真惶恐的問:「老太太,我念錯了嗎?」
老太太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緩過來,看著孫女一臉懵懂,強撐著道:「妳念得……很好,只是錯了幾個字而已,不妨事的,慢慢學就好。」
十二個字只對了兩個,不到百分之二十的正確率,明蘭內心很憂傷,想她堂堂一個大學畢業生,裝文盲容易麼?
當天憂傷的不止明蘭一個,傍晚盛紘下衙回家後,王氏立刻把盛老太太的原話加上自己的理解彙報了一遍,盛紘連官服都沒換,黑著一張臉就去了林姨娘處,關上門後,外頭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只依稀聽見哭鬧聲、咆哮聲,外加清脆的瓷器摔破聲……
大約半個時辰後,盛紘臉色發青的出來,丫鬟進去服侍時,發現林姨娘房裡狼藉一片,林姨娘本人伏在炕上,哭得海棠帶雨,幾乎昏死過去。
得知這個後,王氏精神振奮的連灌了三杯濃茶,然後分別給元始天尊和如來佛祖各上了一炷香,嘴裡念念有詞,即使知道盛紘去了書房睡覺也沒能減少她的好心情;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王氏決定以後要加倍孝順老太太。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海棠依舊 卷一》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總覺得看這部作品時,彷彿在看《紅樓夢》的感覺。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互動很細膩,情感的表達十分傳神,逗趣的場面也沒少。書中每個角色都有鮮明的個性,家中父母姨娘兄弟姊妹,個個活靈活現。種田文就是在敘述古代家中的大小事,這一本的情節有時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奇。主角明蘭慧黠,狀況發生時的反應常常令人莞爾,也為故事帶了點樂趣,吸引著我想往下看,不知道明蘭之後還會有那些有趣的表現呢?」──讀者 白色飛鼠

「若受夠了那些有著驚人才藝(如脫口成詩和絕世神醫)的穿越女後,本書的故事反而如一條涓涓細流,看似不起眼的設定,卻引領讀者墜入那個大宅的世界裡。會喜歡這個故事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甚至重讀了好幾遍才明白,作者真是把每個人物都寫活了啊!作者的文筆悠然而有序,活生生的將古代大宅院的生活用3D手法呈現於我的眼前。最誇張的是我這個連《紅樓夢》中的『四春』都記不全的人,卻能輕易記得本書中華蘭的要強、墨蘭的心機、如蘭的蠻橫,和明蘭的嬌憨,不得不說作者的功力真的很強!把每個人都創造的如此真實,絕不只是單純的好人或壞人,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劇情也是作者的高明之處,大宅院裡雖沒宮中的步步殺機,但平靜日子下埋的也是充滿心計,一個走錯了,沒人知道將付出什麼代價?不過,相較於宮中的冷血,此書多了親情的滋潤,更顯的溫情順遂,我可是常被盛老太太和明蘭之間的互動給逗笑呢!」──讀者 墨燐

「第一集中我最喜歡明蘭和老太太兩人在壽安堂的生活。姚依依真的很聰明,懂得養精蓄銳,低調生活,只為了讓自己在不熟悉的古代能夠安穩度日,而且還是在那種勾心鬥角的大宅院中,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像隻在刀口上待宰的魚一樣。我也喜歡齊衡逗著明蘭玩的片段,或許一開始真的是齊衡將明蘭當成小妹妹一樣在疼愛(!?)著,但搞不好到最後會喜歡上明蘭?結果明蘭反而才是最大的贏家呢!XD」──讀者 ismyfish

「初期明蘭很頹廢、很沒用,大概就是個那種放在旁邊會讓人常常忘記的角色,自從到盛老太太身邊後才漸漸的活躍了起來。最初盛老太太或許是可憐明蘭,但隨著兩個人相處一段時間,我認為盛老太太有發現明蘭不同於盛家那些個勾心鬥角的人,是個有純真心又聰明低調的孩子,漸漸的也真心喜歡上她了。我最喜歡的是她們祖孫兩人的相處片段,感覺好溫馨好貼心~讓明蘭這個初到陌生世界的人擁有的得來不易的親情及愛護。」──讀者 luisa2919

「一直以來穿越小說多會讓女主角大反攻古代社會,現在卻來個正視現實,保持冷靜過日子的類型,反而新鮮,看到明蘭的諸多考慮,覺得古代女子也不容易啊,什麼戀愛、什麼自由都沒有用,說到底,結婚後能過完美日子的人才是勝犬!」──讀者 SHIALORWA

「本書每個人物的描寫都絲絲入扣,華蘭的聰明才智、如蘭的直爽坦白,而從墨蘭身上更可以看出林姨娘的教育,林姨娘果然是非常小三,還是一個聰明的小三,懂得如何讓盛紘臣服於她之下而毫不自覺。王氏就是輸在這點,好在她後來慢慢的學習如何做一個好妻子,在孔嬤嬤的幫助下更挽回自己的地位。孔嬤嬤切入要點的講解更讓林姨娘的心思展露無遺,讓我很佩服。作者筆下的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甚至可以深入剖析這些角色的內心與個性,讓我看了很過癮!並且一看再看,真的很精彩!」──讀者 晴晴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一 故園今日海棠開,只有名花苦幽獨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