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重紫2:來生師徒

重紫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妳要記住,無論有多委屈,總有人會信妳喜歡妳,千萬不要入魔,否則就再也回不了頭了。」當年萬劫以死勸她不可入魔,但他不知道,除了他,所有人都希望她入魔……
這一世,深埋心中的微小愛情只能以不甘和遺憾收場。
若有來世,是否就能逃過入魔宿命?是否才能擁有再愛一次的美夢?

★ 這份愛,如此渺小卻如星辰般耀眼純粹!晉江暢銷作者蜀客,全力打造蕩氣迴腸、賺人熱淚的修仙愛情新經典! 

隨書限量贈送:「風流倜儻俊公子──卓昊」超閃光塔羅牌票貼乙張(「權杖7(Seven of Wands)」,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隨書附贈:緋羽空空精心繪製「兩生師徒一手牽」精美拉頁海報!

「妳叫什麼名字?」洛音凡語氣平靜,袖中的手卻微微顫抖,始終未能伸出。
「家父姓文,小時候一位仙長賜名,喚作阿紫。」
「文紫。」他輕輕念了一遍,小女孩立即脹紅了臉。
那羞赧的神情與現在一模一樣,蟲子變成了蚊子,是巧合,還是為他而來?
如今上天突然把這樣一個機會擺在面前,他竟不敢面對……」

 重紫在萬劫之地得知逆輪之劍的祕密,同樣背負仙門誤解的兩人相互扶持依偎,無奈萬劫最終仍躲不過仙門追殺,重紫想救其魂魄反被設計陷害,百口莫辯下,洛音凡親自使出能令人魂飛魄散的寂滅之法,斬斷這八年的師徒情份以及重紫可能入魔的宿命。
二十年後,一名喚為文紫的小女孩上南華拜師,不同的容貌卻一樣的天生煞氣,洛音凡執意收她為徒並賜名重紫。輕輕一聲「師父」,讓洛音凡決定就算是他頭一次任性與自私吧,他不會再安於天命,要護她周全!這一世,洛音凡主動伸出手,牽著那小小的重紫,穩穩地一步步踏下六合殿,但他無法預知的是,魔宮已設下更大的陷阱迎接這對師徒……

  重紫永遠記得,他拉著她的小手說:「有師父在,沒人會欺負妳了。」這註定是個蒼白的承諾。她愛他,也愛他所守護的一切,她會拚命去幫他守護這些東西的,可是他不知道,也不相信。
  洛音凡的確不明白,他疼她,日日懸心,費盡心思保護她,暗中為她籌畫,她卻用這樣的方式回報他……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蜀客的文不僅文字優美且畫面感十足!翻開試讀的文章,彷彿故事就發生在眼前,刀光劍影閃爍,色彩繽紛的法術,巍峨壯闊的場景,高大氣派的建築,令人目不暇給,忍不住一頁一頁往下翻,如同在玩遊戲般,想跟著角色一起成長、一起冒險,想知道劇情到底會怎麼發展,仙魔之爭到底誰勝誰負,不知不覺就翻到最後一頁。」──讀者 璉

「除了人物描寫,最吸引我繼續看下去的元素就屬整個故是錯綜複雜的愛恨糾葛了。不管是上一輩的情感糾葛,或是重紫本身對洛音凡的情意以及卓昊、秦珂兩人暗地裡的爭鬥,讓人很期待看到完整內容呀!關於重紫的感情,心裡不由自主地冒出『仙門的神鵰俠侶』這樣的詞……保守的時代卻有禁忌的感情滋生,就像楊過和姑姑那樣……希望重紫能幸福啊~」──讀者 憶嬛

「作者用了五年的時間培養師徒間彼此的好感,雖然紫竹峰的日子只像是爸爸帶小孩似的,看不出什麼愛情進展,然而對於師徒的身分限制而言,這樣清水式的過程是恰如其分。再者,小說中關於兩人的內心世界著墨甚多,所以了解之後再從他們生活上的小細節來看,不難發現一些驚喜的小轉變。前途坎坷的重紫,愛情與命運都跟大時局緊緊交纏在一起,她要如何克服劫難努力和師父攜手走出自己的幸福人生呢?一部讓我想要等待的修仙言情小說。」──讀者 X焰

「雖然是修仙故事,裡面的仙俠流派讓人看得很浩大很玄幻、裡面的感情戲也令人看得很糾結很過癮!本文是文武皆宜的小說,讓我看得很過癮,作者沒有用艱深華美的文字,僅靠樸實的筆調卻將讀者一步步拉入書中的世界,忍不住一再回味!我很喜歡這個故事!」──讀者 晴晴

「修仙言情一直是我很愛的一種文類,氣勢磅礡中又帶有綿綿柔情,兩者交之之下相輔相成,之後譜出一段美好的樂章。雖然目前尚看不出重紫會和誰廝守終生,但我想最重要的是她能否不被天生煞氣給桎梏,繼而活出屬於她精采且幸福的人生。」──讀者 芴穎

「最讓人心疼的就是重紫了,愛上不該愛的人也就算了,只因天生煞氣而不能修仙!仙與魔的差別只在一念之間,重紫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成魔,相反的還非常害怕魔,但她如果有一天真的入魔時,絕對不是她願意,而是被所信任的人一手推入成魔的阿鼻地獄吧!真是讓人感受到,最恐怖的不是魔,而是人心。」──讀者 禾兮平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蜀客
重慶人,2007年開始小說寫作,致力於非傳統言情、武俠、玄幻綜合體結構小說創作,風格多變,已出版作品《小凰不是仙》、《重紫》、《落花時節又逢君》、《天命新娘》、《穿越之天雷一部》、《穿越之武林怪傳》、《落月江湖》、《千金散盡還複來》等。

繪者簡介

緋羽空空
同人畫家,插畫師,喜歡古風跟水彩。 作品發表於《漫客.小說繪》、《繪幻想》等雜誌。 參與出品同人誌《暖色》、《似是故人來》等。 小說《光年》插圖連載中。

精采試閱

殿內沉寂許久,閔雲中忽然厲聲喝道:「靈之!」
聞靈之當即跪下,顫聲,「弟子在。」
「我與掌教見妳辦事穩妥,才命妳守在要處,妳身上分明帶有傳訊的信香,怎會這麼容易中咒?身為督教弟子,莫非真有私心?從實說來,倘若有半句假話,為師絕不輕饒!」
「此事與弟子無關,是她誣陷!弟子……弟子委實不知,重紫會趁說話之際突然動手。」
「如此?」閔雲中看重紫。
重紫不語,算是默認。
這等大禍,一個人承擔與兩個人承擔並無區別,何必連累旁人!
閔雲中聞言,將面色緩和了三分,「妳明知重紫與此事關係匪淺,總不該如此疏忽,以致惹出大
禍!」
聞靈之叩首,「弟子知錯,甘願領罪。」
「罰妳面壁三年。」
「是。」
對上兩道淡淡的目光,聞靈之一個哆嗦,遲疑道:「其實弟子當時聽重紫說過,山下出了大事,斷師兄派人報掌教去了。」
「口說無憑,死無對證。」閔雲中不耐煩,揮手命她退下,「掌教看,如何處置?」
還是把這燙手山芋丟過來了,虞度暗暗苦笑。
師弟對這徒弟如何,別人不明白,他卻清楚得很。多次設計維護不說,此番自神界匆匆趕回,連天劫也不顧了。不過此女自上南華就接連出事,實在留不得,還是趁機處置了為好。自己師兄弟感情交厚,總不至於鬧成怎樣,師弟向來以大局為重,也該知道他的難處。見洛音凡無表示,他只得開口, 「照教規辦吧!」
有這句話,閔雲中便不再顧慮,正色道:「身為仙門弟子,卻心懷邪念,與魔族勾結,殘害同門,
今將妳逐出師門,受五雷之刑,震散魂魄,妳服不服?」
重紫全身一顫,抬眼望去。
他亦看著她,不帶任何表情。
重紫迅速垂眸,緊緊握住星璨,「重紫……願意。」
閔雲中再嚴厲古板,對同門晚輩還是關切的。到底她是師姪唯一的徒弟,先前已多次為此事傷和
氣,如今總不好再當著他的面處置,於是轉向洛音凡,語氣盡量和緩,「音凡,這裡有我與掌教,你是不是先回紫竹峰?」
洛音凡緩緩起身,「重華弟子,不需勞動掌教與尊者。」
閔雲中皺眉。
虞度忙道:「師弟門下,由師弟處置最好,我與師叔還是先回避吧!」
夜半大殿,空空落落,所有人不著聲息退去,他一步步走下階,站在她面前。
八年師徒,終於還是讓他失望了。重紫有點茫然,這一生,到底是做夢還是真實?若說做夢,為何心會痛得這麼難以忍受?若說真實,為何卑微至此,命運還是這般與眾不同?
默然許久,重紫雙手捧起星璨,彎腰,輕輕放到他面前地上,然後恭恭敬敬叩了三個響頭,什麼也
沒說。
她是真的想救大叔,震散魂魄是應得的,逐出師門……也並不委屈。
頭頂沒有動靜。
重紫以額碰地,久久地保持這個姿勢。
「有何話說?」聲音依舊無悲無喜,在寂靜的大殿裡格外清晰。
重紫略抬臉,搖頭。
她很想聽他的話,永遠留在紫竹峰陪伴他侍奉他,然而她始終不能做到為蒼生捨棄一切。如果可以代替,她願意一死,卻不能眼睜睜看著大叔離去。
「妳拜入重華宮多久了?」似是詢問,又似自言自語。
「回師父,八年。」聲音顫抖,是最後一次叫「師父」了吧?
「八年了,」他重複念了遍,忽然道:「未能護妳,是我無能;未能教好妳,亦是我之過。」
任何時候都沒有此刻震驚,重紫立即仰臉,眼底滿是痛色,「師父!」
「免妳死罪,送去崑崙,好自為之。」他緩步自她身邊走過,走向殿門。
「師父!」重紫膝行著追上他,抱住他的腿,「師父!弟子不孝,鑄成大錯,死不足惜,求師父別生氣……」
收她做徒弟,是他做得最錯的一件事吧?他現在肯定失望極了,也後悔極了。她寧願他罵她,寧願死在他手上,也不要聽到這些!無情又有情的話,用那樣的語氣說出來,彷彿一條鞭子,狠狠抽在她心上。他說過,沒有人可以逼她離開紫竹峰,她寧願死在南華!
她居然還敢求他不生氣!洛音凡定了定神,側回身,低頭看她。
「師父!」重紫拉住白袍下襬,額頭重重碰地,「是我沒聽師父的話,我不想看大叔死,是我的
錯。如今惹下大禍,甘願留下來受刑,今後師父就當……沒收過我這個徒弟吧。」
護身仙印驟然浮現,將她震飛。
重紫險些昏過去。
他淡淡道:「如此,妳便背叛師門,與魔族合謀?」
他也這麼以為?重紫趴在地上,抬臉搖頭,「師父。」
「走!」
「弟子願領罪,求師父成全。」
話音剛落,人再次被震出去。
饒是半仙之體,也受不起強大仙力衝擊。重紫拭去血跡,忍痛支撐起身體,「就是死,我也不會走的!」
他誤會沒有關係,可是她萬萬不能走。他是她的師父,也是仙盟首座,是人人尊敬的重華尊者,平生無愧仙門無愧蒼生,怎能再讓他為了她的過錯而徇私?現在她走了,別人怎麼看他?他又怎能原諒他自己?苟且偷生需要用這樣的代價,那簡直比殺了她更痛苦。
沉寂。
大殿上響起細微的急促的聲音,那是魔劍在顫動。
用性命換回的機會,就這樣被她輕易放棄?小蟲兒,不要放棄!不能!
「大叔!」重紫倏地轉過臉。
一絲極淡的溫暖沁入心頭,在冷冰冰的大殿裡讓人倍覺珍惜,不由自主地想要跟著它走。
別難過,別心痛,這是她情願的,她不想再看到他失望的樣子,不想再讓他為難。她活在世上,或許原本就是一種錯誤。
想錯了,做錯了,被人陷害,可她不後悔,因為至少還有大叔信她,喜歡她。
大叔,帶我走。
「回來!」冷聲。
重紫恍若不聞,朝那劍爬過去。
洛音凡沒有再說話,只側臉看著那小小身影,不帶感情的。
魔劍下一個宿主,逆輪遺留的棋子,她的宿命,終於還是要在這裡結束?
一定需要終結,那就由他來了斷吧!
雙目緩緩閉上,右手逐漸抬起,四下氣流如受吸引,飛速聚攏,彙集於掌心,形成巨大漩渦。
逐波冷然出鞘。
悄然無聲,看似溫和實際凜冽的劍氣,蘊涵著摧毀萬物的力量,一式「寂滅」,極天之法,彙集數百年修為的一劍,下去便是肉身盡毀,魂飛魄散。
扶上魔劍的剎那,心反而出奇的平靜。
雖然早已料到他會親自動手,但事到臨頭,還是有點傷心。
他不知道,其實她一直都在努力,想要做他的好徒弟,長伴他身邊,侍奉他,為他磨墨,為他斟茶,送他出去,迎他回來,看他皺眉,看他微笑,聽他的話,討他歡心,不讓他有半點失望,真的很想,很想。
可是她沒有做到,永遠都做不到。
那個小心翼翼藏了很久、藏得很辛苦的祕密,給了她無盡的甜蜜,也給了她無盡的絕望。幸好,他永遠都不會知道她有多不堪,否則他會更失望更嫌惡吧?
不敢看,只怕看了會不捨,卻又忍不住想要再看一眼。
淡淡光暈映著小臉,她緊緊抱劍,回頭望著他,大眼睛更黑更深邃,無悲無喜,依稀有解脫之意。
再也不用辛苦了,所有的誤會與真相,所有的防備與愛戀,都將結束。
多不甘,他不肯相信她。
多遺憾,他不能原諒她。
對不起,假如不能原諒,那就忘記吧!
那樣的人,心裡想的裝的,除了仙門就是蒼生,應該很快就會淡忘她的。
感受到主人危險,星璨自地上飛起到她手邊,示意她反抗,片刻之後又飛至他身旁,焦急地圍著他轉。
洛音凡恍若不見,只看著半空中的手,心有點空。
他做了什麼?
他迅速轉身,一步步朝殿外走。
殿門大開,強風灌入。
衣襬曳地,潔白袍袖被吹得飄飛起來,背影一如往常挺拔,透著淡淡的孤獨與自負,步伐從容穩
健,離她那麼近,又那麼遠。
門如天地,天地間是無盡黑夜。
就好像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年輕的仙人獨立門中央,彷彿自遙遠天邊而來,高高在上,不帶一絲煙火味,是真正拯救蒼生的神仙。
他對哭泣的小女孩說,我收妳為徒。
八年時光,短暫美好,他忽然像來時那般悄無聲息離去,漸行漸遠,消失在天地間,再也沒有回頭。
來與去,了無痕跡。
冷清大殿只剩了一人,逐波劍毫不留情斬下,寂滅之光,無底漩渦,要將她捲入從未去過的世界。
身形與意識逐漸模糊,唯有一雙眼睛依舊望著殿門。
恨嗎?
無可救藥的迷戀,他的手、他的唇、他的懷抱、他的聲音,早已經刻入靈魂,是她這短暫的一生裡,最美好的記憶。怎麼恨得起來?
還是,有一點點吧!
她已經活得很卑微,為什麼還是過不上尋常的生活?處處受防備受猜疑,到死,他也不相信她!
如果有來世,不想再做他的徒弟。然而,若非師徒,又怎能走近他?若是師徒,又如何承受這一
切?
幸好,沒有來世了。
心中豁然,所有恨意愛意盡數消失,重紫緩緩閉上眼睛。
漩渦無聲捲來,逐波斬下的那一刻,懷中魔劍輕鳴,一縷若有若無的白影自劍上掙扎而出。
 
空蕩蕩的大殿,唯餘魔劍掉落於地的回音,不見人影。
幾乎同時,慕玉、燕真珠、卓昊等人撲到門口,看清裡面情形都怔了。緊接著閔雲中與虞度也快步進殿,仔細掃視一圈,同時鬆了口氣。
總算去除一個大患。閔雲中慶幸之餘又有點不安,想不到他會親自動手,這個結恐怕難以消除,於是轉臉看虞度。
到底還是那個師弟,該狠心的時候絕不手軟。虞度搖頭,拿不定主意,心知眼下不宜再提,還是等過段時間,事情淡了,再挑個好弟子送與他。
「此事已了,就不要再提了,都下去吧!」
掌教吩咐,眾弟子不敢不聽,各自散去。慕玉默默進殿拾起魔劍,燕真珠痛哭不止,被丈夫成峰強行扶走,唯獨卓昊站著不動,閔素秋也跟著留了下來。
虞度接過魔劍,遞給閔雲中,「有勞師叔先送回洞內安置,幾位仙友那邊,我去說聲,總歸有個交代。」
閔雲中答應,帶魔劍走出門。
聞靈之跟出去,「師父……」
「妳的心思,真當為師不知情?」閔雲中冷冷打斷她,「饒妳是因為重紫天生煞氣,留不得,妳好自為之。」
聞靈之愣了下,垂首,「是。」
 
白衣無塵,長髮披垂,數千雙眼睛注視下,他鎮定自若,緩緩地,一步步走下石階,走過大道,走上紫竹峰。
紫竹峰頭明月落,四海水上寒煙生。
一路上山風太大,長髮微顯散亂,數縷自前額垂落下來,終於現出幾分狼狽。
步伐漸緩,在石橋畔停住。
長空劍鳴,卻是逐波飛回,如水劍身閃著寒光,潔淨美麗。然而此刻,他總感覺上面依稀飄散著血腥味。
體內慾毒又開始蠢蠢欲動,沒有壓制,任它蔓延。
那是種奇怪的感覺,心頭空空的,倒也不痛,只是空得出奇。
他對這種感覺很不解。
恨慾?恨自己沒有看好她,教好她,恨她不聽話,任性妄為,枉費他一片苦心?
星璨一直跟著他,在身旁轉悠,此刻忽然靜止。
 
洛音凡冷眼旁觀,沒有任何表示。
不是天然正氣嗎,到現在還維護她?明明是她錯了,是她不聽話,孽障!讓他費盡心思,如今還逼他親自動手!
水面清晰顯示,主峰大殿外人影逐漸散去,一切都結束了。
主人已殞,星璨靈氣耗盡,搖搖欲墜,跌落的瞬間,他終於還是伸手接過。
竹聲冷清,送來昔日話語,還有重華宮無數個朝朝暮暮,四海水畔,師徒相伴,清晰又模糊。
「我一定會學好仙法,幫師父對付魔族,守護師父!」
「不是守護為師,是守護南華,守護天下蒼生。」
「蒼生有師父守護,我守護師父,就是守護他們了。」
    ……
手裡杖身微涼,透著無數傷心,說不清是誰的。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重紫2來生師徒》)

重紫2:來生師徒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