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海妖3:公主這種生物難伺候(完)

海妖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帝國「立嗣」風暴席捲而來,暴風眼中的愛侶如何搏命相依?
眾所期待的超人氣海上浪漫傳說完結篇,精彩落幕!

從今以後,我都將守在妳背後,
而妳,也在我背後!

★全新番外獨家收錄:
  飯卡特別加寫《海妖》現代版番外篇〈聘僱法則〉!

★ 晉江鬼才作者 飯卡x 韓國知名漫畫家Kine 
   聯手打造更勝《神鬼奇航》的海上浪漫傳說!

★ 當當網讀者評價5顆星、晉江總榜 第15名、超過280萬網友點閱的
  暗黑華麗愛情史詩!

隨書附贈:韓國知名漫畫家Kine精心繪製「沙漠尋寶去!」拉頁海報
限量贈送:「一手遮天的蘇丹寵妃」洛克塞拉娜,超閃光塔羅牌票貼(寶劍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重傷後的尼克恢復了女孩身分,也藉高風險手術恢復了「海妖」的身手,但一封來自蘇丹獨生女兒的情書,卻將海雷丁捲入了王位爭奪之戰中!在蘇丹皇妃精心布局的陰謀下,尼克與皇妃的「雙后對決」一觸即發……

手握帝國海軍大權的海雷丁,以為終於擁有了力量保護身邊最重要的人,不料當蘇萊曼大帝駕崩後,他自己卻成了蘇丹皇妃的首要暗殺目標!在清真寺危機四伏的葬禮上,只有他最心愛的「海妖」以生命擋在身前……

重傷後恢復了女孩身分的尼克,終於得以與海雷丁朝夕相伴,然而伊斯蘭世界對女性的種種束縛,以及作為海雷丁的「女人」所受到的輕視,讓曾以「海妖」戰功名震地中海的她始終難以釋懷;即使被關在金絲鳥籠裡,雄鷹依然渴望展翅翱翔!尼克因此毅然決定接受船醫維克多的外科手術,希望能夠矯正傷後扭曲癱軟的手腳,恢復過往的身手,然而這項手術的高度生命風險,卻讓害怕失去摯愛的海雷丁深深遲疑了……
就在這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蘇萊曼大帝與皇妃唯一的女兒──米麗瑪公主,竟寫了一封情書,直送到海雷丁船上!在具生命危險的手術、強大政治聯姻,以及帝國內部「立嗣之爭」的三重壓力下,在抵抗蘇丹皇妃洛克塞拉娜的驚心陰謀的同時,尼克與海雷丁是否還能地久天長?眾所期待的超人氣海上浪漫傳說完結篇,精彩落幕,絕不可錯過!

結合愛情、冒險、歷史、懸疑、宮廷陰謀、海上戰爭的史詩鉅作!
海盜帝王、兇猛蘿莉、金髮騎士、嘴賤船醫……各種鮮明角色大集合!
===
尼克:「可是,米麗瑪是鄂圖曼帝國的公主呢……(擔憂)」
海雷丁:「我已經有個西班牙公主了,再多一個根本顧不過來!」
===

● 佳評如潮:讀者試讀後一致激賞好評!!
「在閱讀過程中我的情緒總是澎湃激昂,隨著尼克出海冒險、隨著海上霸主『紅獅子』打劫掠奪、隨著『海妖號』航行於我從未去過的地中海,深切感受那個時代的繁榮光景與藏在底下的黑暗面……這本書深得我心,是本足以將平靜無波的靜謐海洋,改變成有著洶湧巨浪的精采故事!」
──讀者 芴穎

「本書的節奏明快、不拖泥帶水,與敵人戰鬥或冒險的場景都刻畫得很生動,主角則個性鮮明,女主角尼克雖然背負著沉重的身世,卻有她自己獨特的生存哲學,她與強大男主角海雷丁兩人的感情雖是細水長流的慢慢培養,卻是恰到好處的相容。本書題材特別,劇情高潮迭起,在史實與故事鋪排間掌握得恰到好處,在試讀的時候就令人驚艷,讓人不由得期待後半部的故事發展!」
──讀者 Ni

「我喜歡尼克,更喜歡打鬥時的她──宛如死神般的攻擊,寧靜中蔓延強烈的血腥味,那種不協調感讓戰鬥時的她更加吸引人。尼克是女孩子的另一種幻想,是女孩幻想中的『強』所轉移的寄託,她的武器『雙頭鐮刀』更是深深吸引著我,我也很想擁有一把!(笑)」
──讀者 七魂

「超期待後續!除了女主角『海妖』尼克之外,豪邁野性的海雷丁船長、愛解剖屍體的怪怪船醫維克多、忠誠的騎士卡爾……這些角色都很活躍且鮮明,令人期待他們的大顯身手!」
──讀者 白色飛鼠

「《海妖》這部小說對細節的鋪陳很細膩,情節緊湊明快,卻不會讓人覺得描述不清,時不時還會出現讓人會心一笑的話語,這些都是讓我火急火燎想要繼續看下去的動力!」
──讀者 流星雨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晉江鬼才作者──飯卡
飯卡,射手座坑爹貨,嚴重拖延症患者,想像力汪洋恣肆但實踐能力差,產量低但坑品好。愛幻想,愛做夢,愛調戲讀者。

繪者簡介 
韓國知名漫畫家──Kine
我是一個目前和三隻吃雜糧的貓咪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人類。(笑)
最小一隻貓咪真是可愛到極點,讓我愛死牠了~
很可愛吧?(窩囊廢)
這次的畫也請不吝賜教喔!

精采試閱

打了一頓,海雷丁鬆手把小混蛋扔出去,沉沉地坐回寬椅。

  「我覺得妳關在屋裏太久,應該跟兄弟們出去輕鬆一下,慶功宴有政治目的,晚會兒回來也一樣。但我真的真的沒想到,妳能玩兒到這種地步。」他扶著額頭,眼神好像在說:孩子大了,不好帶了。
  「我不曉得喝一點酒會醉得那麼厲害嘛……」尼克屁股腫痛,坐都不敢坐,半跪著抱住船長大腿不放手。
  「妳不曉得的事太多了。」海雷丁沒辦法一次將利害全都擺出來。來自歐洲的刺客可能在海妖酒後一刀了結她,又或者她喝太多胡言亂語,說出自己西班牙王室的血統被有心人聽到……比起這些,昨晚那場為了彌補和軍派嫌隙的慶功宴、被放鴿子的眾多客人,都沒那麼重要了。
  「第一,以後不許酗酒和夜不歸宿,除非妳還想嘗嘗鞭子的滋味。」飼主開始頒佈新的管制條例,尼克點頭如搗蒜。
  「第二,雖然妳打贏了阿爾瑪昂,但在街上碰到禁衛軍,不許跟他們起任何衝突。」
  「那要是他們找我的麻煩呢?」
  「禁衛軍不會惹是生非的,昨天宰相易卜拉欣已經派人來參加宴會示好。宰相和軍隊支持穆斯塔法大王子即位,兩派現在都想拉我入夥,誰也不會希望跟咱們交惡。禁衛軍如果得罪妳,等於把我往洛克塞拉娜的三個兒子那裏推。」
  尼克小聲抱怨:「真複雜,一會兒舊貴族一會兒軍派,四個王子不都是一個爹生的?」
  海雷丁摸了摸她的頭:「妳和查理還是同一個媽生的呢,血緣一旦牽扯到政治利益,親人比仇人下手更狠。」
  「那船長你到底想支持誰?」
  「我誰都不……」海雷丁一句話沒有說完,吉羅德巴楊捧著一個小信匣走了進來,臉色特別難看。
  那匣子做的異常精緻,黑漆檀木鑲嵌螺鈿,搭扣是純金的。海雷丁接過來打開,尼克好奇的湊過去看,只見天鵝絨的襯裏上放著一卷淡粉色的絲綢信件,四周灑滿玫瑰花瓣,一看就是女性手筆。
  海雷丁皺眉:「誰送來的?」
  「米麗瑪公主,洛克塞拉娜皇妃唯一的女兒。」吉羅德聲音沉重,好像這封來信是一顆點燃了引信的炸彈。
  「她今年十六歲,至今尚未婚配。」
***
    維克多走進庭院的時候,尼克正在徒手擊打一個人形靶子,近來天氣開始升溫,她衣衫都濕透了。
  「在幹什麼?」維克多皺起眉,遠遠站著問。他非常不喜歡汗腺分泌液覆蓋皮膚的感覺,也不喜歡靠近汗水蒸騰的人。
  「鍛煉啊,你又不是沒見過。」尼克停下手,從桶裏舀了一勺涼水澆在頭上。
  「我是說,難道不知道米麗瑪公主寫信給船長,怎麼還有心幹這些閒事?」
  尼克把濕漉漉的頭髮撩到背後:「知道啊,當時我在,船長還給我看了看。搞那麼貴個木盒裝著,一首破詩而已,就是敍述那天比賽的事啦。」
  維克多冷冷道:「真想敲開的腦袋,瞧瞧裏面到底有幾滴腦漿!」
  「她寫她的,跟我有什麼關係,再說那個盒子也還回去了。」從語氣判斷,尼克更在乎的是裝信的華麗匣子。
  維克多長歎一聲,對她的智商完全不抱希望了。在船醫的連聲催促下,尼克嘟嘟囔囔的沐浴更衣,兩個人走進小會客室,維克多遣走了所有僕人。
  「我的主人,我的蘇丹,我卑微的面孔伏在您腳下神聖的塵土中,我親愛的靈魂主人,我的命運,我的幸福!您尊貴的書信中的每一個字,都給我的眼前帶來無限光明,都為我的心中帶來喜悅!」
  維克多大聲背誦了一段詩歌,尼克翻白眼:「惡,真肉麻,這誰寫的?」
  「洛克塞拉娜,蘇丹最愛的女人,也是那位米麗瑪公主的親生母親。或許這無知的傢伙沒有聽說過她的威名,我就勉為其難的跟講講。洛克塞拉娜是中歐人,在戰爭中被俘,賣到後宮中做女奴。就是這麼一個血統低賤的女人,憑藉著她這些肉麻情書獲得了蘇萊曼的真愛。現在,她的女兒開始用家傳本事寫信給船長了。」
  尼克眨眨眼,從銀盤裏捏了塊點心塞進嘴裏:「哦。」
  維克多額上青筋一跳:「哦個頭!還不明白嗎?米麗瑪今年十六歲,是蘇萊曼唯一的女兒,在伊斯蘭世界,十六歲的姑娘早應該婚配了,可皇帝的掌上明珠卻一直待字深閨,為什麼?她們母女在等待利益最大的選擇出現!
  尼克拍拍手上的酥皮和糖霜:「嘖,說那麼複雜,總結起來不就是公主一見鍾情看上船長,想讓船長娶她回家搞一搞唄。」
  維克多以厭惡的眼神看著這個粗俗的混蛋:「比猩猩還蠢,什麼一見鍾情,這根本是政治手段。大王子和宰相向船長示好,洛克塞拉娜就開始行動了,而且一上來就拋出了最大的砝碼:希望通過聯姻拉攏船長!」
  「政治,又是政治,你們就不能聊點別的?」尼克對這種話題感到深深厭倦:「我搞不懂這些亂七八糟的,一切有船長做主。船長要是看上她,那就娶唄。對了,那公主長什麼樣?漂亮嗎?胸大嗎?」
  維克多不可置信:「一個陌生女人要嫁給船長,難道就沒有一丁點反感?」
  尼克一臉輕鬆,把腳翹在茶几上:「拜託,這房子裏面有上百號女人呐,再多一個又能怎麼樣,反正船長不許我跑去跟她們睡。」
  維克多仰頭看向弧形的天花板,一種無力的眩暈感盤旋不散。他總算理解了尼克的觀點:她根本不在乎海雷丁跟別的女人發生關係,更離譜的是,她還期待能從這種關係中分得一杯羹!
  「我說,難不成以為這位公主會像法蒂瑪和莉莉絲那樣好伺候,毫無存在感的奉獻著,閒暇時再陪睡個午覺、梳梳頭發什麼的?」
  「唔,不是嗎?」
  維克多冷笑一聲:「呵,可太天真了。八年前洛克塞拉娜用計把穆斯塔法大王子的母親趕到荒郊野外,從此寵冠後宮。她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裏面,只有米麗瑪公主完美繼承了母親的頭腦和毒辣手段。這姑娘如果嫁進來,可絕不會安安靜靜跟愉快相處的。用不了一年,就會像大王子的母親一樣光著身子被掃地出門!」船醫將想好的話語七分真三分假的倒了出來。小混蛋不見棺材不落淚,倘若不讓她知道厲害,還真沒半點危機感。
  「你騙人!我可是入了股的!現在有……」尼克翻身而起,略一計算,報出自己的存款:「有265塊金幣,船長才不會趕我走呢!」
  維克多對她的存款表示嗤之以鼻:「切,那點錢,還不夠米麗瑪公主打賞僕人的。皇帝唯一的女兒嫁人,僅嫁妝大概就有一個行省的財政收入了。再說只要她進門,那就是正妻,馬上得收拾包袱滾出柏園。從此跟船長同吃同睡的就是米麗瑪公主,哪里有你的位置?」
  尼克不服輸:「我、我還是衝鋒隊長,是海妖!這算是技術入股!」
  「沒錯,那時候米麗瑪公主就會嬌滴滴的跟船長吹枕邊風:『海妖就該呆在船上才是,夫君,為什麼她要在園子裏礙眼呢?~』哈,就會被扔到船上整天喝乾豆子湯啃硬餅乾了!」船醫模仿少女狡猾的聲音惟妙惟肖,以至於尼克想暴起傷人。然而他的話一通接一通,聽起來真的很有道理,尼克的自信被一點點瓦解,辯解的聲音也微弱下去。
  「可是,可是船長為什麼會聽她的?船長說過喜歡我,要永遠照顧我的……」
  「啊,闖蕩江湖也很久了,男人在床上隨口說說的話怎麼可以相信呢?哦,看的表情,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對吧?」維克多歎了口氣,以憐憫而同情的語氣道:「真傻,真的。不是每一次戰爭都要以轟隆隆的炮聲開始的,米麗瑪公主無聲的戰書已經送到,居然還不趕緊拿起武器,哎……」
  維克多瞇起眼睛察言觀色,確定已經吹風成功,理了理袖口花邊施施然離去了。留下一個茫然無措的可憐蟲,搓著手在屋裏轉圈。
***
  傍晚天快黑的時候,海雷丁回到了家。走進柏園,一個黑影正要翻過牆頭溜走。海雷丁眼神極好,借著最後一點夕陽餘暉,他抓住了這個影子。
  尼克穿一身黑色緊身夜行衣,腳踏走路無聲息的軟底羊皮靴,靴子一左一右插著兩把匕首,一柄有毒,一柄放血。
  「這是要去幹什麼?」他皺眉問,尼克不做聲。
  海雷丁拉著胳膊把她拖進屋裏,關門審問。「老實交代,別逼我用對刺客的手段撬的嘴。」
  尼克知道撒謊對他沒用,陰著臉坦白從寬了:「我去宰了那個米麗瑪公主。」
  「宰了……什麼?」海雷丁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打算去刺殺公主?」
  「嗯。」到了這境況,尼克已經沉靜下來了。船醫離去前說「為什麼不趕緊拿起武器?」,她思來想去,就真的拿起了武器。
  「想把我掃地出門,沒那麼容易!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看誰才是真正的老闆娘!」
  「我說,到底發生過什麼我不知道的事?鄂圖曼公主哪個地方得罪了?」
  尼克胸膛起伏,竹筒倒豆一樣咆哮:「她要嫁給你,不許我跟睡,還想趕我走,讓我去船上吃乾豆子!」
  海雷丁仰起頭,使勁摁著突突亂跳的太陽穴:「這都是什麼跟什麼!想得也太過頭了吧,誰跟你造謠說我要跟人結婚了?」
  「那公主寫信來了!她媽媽就很會寫信的!皇帝不是因為她媽媽寫了信,就把大王子的媽媽趕走了嗎?!」面臨領地要被侵犯的危險,尼克全身的毛都炸起來了。
  海雷丁聽完這些話,愣了一會兒,突然放聲大笑。笑了半天,他擦擦眼睛,抱起尼克坐到軟榻上。
  「真是聽風就是雨。這麼說吧,為了防止外戚專權和女人幹政,蘇丹的後宮裏面沒有血統高貴的妻子,全都是俘虜購買來的女奴。說起來皇帝也很倒楣,美女不缺,可都是文盲,識字有文化的女人很稀罕。什麼『我卑微的面孔伏在您腳下神聖的塵土中』,對我來說噁心都噁心夠了,怎麼可能被這樣的情書騙到!」
  「可是,可是我聽說那公主會有很多嫁妝……」
  「這倒是沒錯,不過我海雷丁什麼時候缺過錢花?」他唇角勾起輕蔑的微笑:「更何況,她們母女的目標恐怕不僅僅是老闆娘,還想當老闆!」
  尼克困惑地看著他:「什麼意思?」
  「穆斯塔法大王子的母親雖然失寵,但是他有軍隊支持。洛克塞拉娜想讓自己的兒子繼位,除了舊貴族,還需要更強力的背景。她看上海軍的船隊火炮,打算派女兒來搞定我,呵呵,如意算盤打得響。」
  「那船長你不打算跟米麗瑪結婚了?」
  「當然不,蘇萊曼的兒子們爭位,拿我的隊伍當炮灰,還有比這更不划算的買賣麼。再說,我可受不了跟心機那麼重的女人睡一張床。」
  尼克把頭靠在他胸膛上,小聲說:「可是,米麗瑪是公主哦。」
  海雷丁歎口氣,親親她的頭髮:「我已經有個西班牙公主了,這種生物真的很難伺候,再多一個根本顧不過來。」
  「如果,我是說如果……」尼克語氣中浮現出從未有過的擔憂:「要是以後有不麻煩的女人嫁給你,要是她容不下別人,你會趕我走嗎?」
  海雷丁掰起她的臉,眼中有一絲看不懂的衝動:「這句話是不是代表嫉妒了,開始對我產生了對金主以上的感情?」
  尼克很是迷茫,只能實話實說:「我不知道,但是誰容不下我,老子就讓她嘗嘗拳頭的厲害。」
  海雷丁無奈地笑了,拍拍她的臉頰說:「不用擔心了,只要自己不搗亂欠揍,我是不會趕走的。」
  尼克表示懷疑:「維克多說男人隨口說說的話是不能相信的,船長,還有別的理由嗎?」
  「我就知道是他。」海雷丁咯吱咯吱磨牙:「好吧,不談感情,談錢,談背景。為什麼不會趕走?因為是個奇貨可居的大寶貝。和查理一樣有雙王血統,是西班牙本土王室最正統的繼承人,先不說支持母親的殘餘勢力,只要我攥著,查理這輩子都會心驚膽戰睡不安穩。鄂圖曼土耳其公主聽著很高貴,可就算她是獨生女,也不可能有王位繼承權。有了你,我可以隨便找個地方,北非、新大陸、甚至一個不知名的海島,插上面金紅旗,就能合理合法的直接宣佈這裏是新西班牙——我手裏有血統純正的繼承人。到那時,是新西班牙女王,我就是統攬大局的建國攝政王。說這樣一個好寶貝,我怎麼可能拱手讓給別人?」
  這番話把尼克聽得目瞪口呆,幾乎喘不過氣來。她咽了一下口水,愣愣地說:「女王?」
  「是啊,女王。」海雷丁把手指插進她柔軟的頭髮裏梳理:想要頂王冠嗎?嵌滿寶石珍珠,戴上它,不用再向任何人低頭行禮。」
  海雷丁的話滿滿是堂而皇之的利用和被利用,卻正是這一點讓尼克感到安心。她成長的路途艱辛苛虐,對『感情、承諾』之類的信任已全部被摧毀,只有『我是有用的』可以產生使她無上安全感。有用,就永遠不怕被拋棄。
 
(此為《海妖3》精采節錄,未完待續)

海妖3:公主這種生物難伺候(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