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海妖1:女海盜的權益保障

海妖


活 動 萬聖節主題書展,優惠折抵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文藝復興、聖殿騎士、土耳其後宮、西班牙無敵艦隊………
大航海時代的黑暗之花,將我倆命運緊緊相繫!

 ★ 晉江鬼才作者 飯卡x 韓國知名漫畫家Kine 
   聯手打造更勝《神鬼奇航》的海上浪漫傳說!

當當網讀者評價5顆星、晉江總榜 第15名、超過279萬網友點閱的
  暗黑華麗愛情史詩!

隨書附贈:韓國知名漫畫家Kine精心繪製「地中海七大風雲人物」人設拉頁海報
限量贈送:「揮舞鐮刀的神祕少女」尼克,超閃光塔羅牌票貼(死神牌,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很多年之後,地中海上依然流傳著「海妖」尼克的傳說,在「紅獅子」海雷丁的骷髏旗下,白皙的少年揮舞巨鐮收割生命,無人能敵。然而一代巨匠達文西卻說:此少年與失蹤已久的西班牙公主,面貌驚人的相似……

即使在當代,「海盜之王」海雷丁也是無人不曉的傳奇。他有一頭火焰似的紅髮,如獅子般勇猛、狐狸般狡詐,縱橫海上所向披靡。然而尼克輕盈的身影,卻令他想起遙遠的希臘小島上,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西元一五一五年夏天,縱橫地中海沿岸的「紅獅子」巴巴羅薩‧海雷丁正率領他的海盜船隊四處打劫,一名白皙的少年卻在一個起霧的夜晚從海中出現,宛如傳說中勾人心魄的「海妖」,看似脆弱易折的手臂揮舞著死神般的巨鐮,黑色眼眸裡無星亦無月。海雷丁的兩位衝鋒隊長先後慘死在少年鐮刀之下,但海雷丁制伏少年後,仍邀他繼任衝鋒隊長,而少年在聽到有充足的食物、豐厚的賞錢可拿時,也立刻歸順。自此,地中海上口耳相傳:大海盜海雷丁得到「海妖」相助,如虎添翼。

然而,海妖號上的天才船醫維克多,卻一眼看穿了尼克其實是個「女孩」。維克多本是佛羅倫斯貴族子弟,個性敏感、古怪、超有潔癖,由於跟一代大師──達文西學人體解剖,被視為異類、遭到驅逐,才流浪到海盜船上當船醫。巧的是,尼克手上的鐮刀正是達文西為她量身設計的武器。

就在這時,法國的法蘭索瓦一世想從海上稱霸的西班牙無敵艦隊分一杯羹,於是海雷丁帶著尼克一行人前往法國宮廷簽訂合作條約,卻再度遇上達文西。達文西向弟子維克多透露了一個驚人祕密:「二十五年前,那位集西班牙雙王血統於一身的奇女子還沒出閣……幾年不見,這孩子與她出落得更像了,簡直一模一樣!」難道尼克其實是某位歐洲女王的後裔?她為何會流落民間,甚至被迫投靠海盜?而尼克和海雷丁又該如何走過這段腥風血雨的歷史,周旋於歐洲各國之間,謀取永恆的財富與幸福?

結合愛情、冒險、歷史、懸疑、宮廷陰謀、海上戰爭的史詩鉅作!
海盜帝王、兇猛蘿莉、金髮騎士、嘴賤船醫……各種鮮明角色大集合!

● 佳評如潮:讀者試讀後一致激賞好評!!

「在閱讀過程中我的情緒總是澎湃激昂,隨著尼克出海冒險、隨著海上霸主『紅獅子』打劫掠奪、隨著『海妖號』航行於我從未去過的地中海,深切感受那個時代的繁榮光景與藏在底下的黑暗面……這本書深得我心,是本足以將平靜無波的靜謐海洋,改變成有著洶湧巨浪的精采故事!」
──讀者 芴穎

「本書的節奏明快、不拖泥帶水,與敵人戰鬥或冒險的場景都刻畫得很生動,主角則個性鮮明,女主角尼克雖然背負著沉重的身世,卻有她自己獨特的生存觀念,她與強大男主角海雷丁兩人的感情不是驚天動地,是慢慢培養的細水長流,卻是恰到好處的相容。本書題材特別,劇情高潮迭起,在史實與故事鋪排間掌握得恰到好處,在試讀的部分就令人驚艷,讓人期待後半部的故事發展!」
──讀者 Ni

「我喜歡尼克,更喜歡打鬥時的她──宛如死神般的攻擊,寧靜中蔓延強烈的血腥味,那種不協調感讓戰鬥時的她更加吸引人。尼克是女孩子的另一種幻想,是女孩幻想中的『強』所轉移的寄託,她的武器『雙頭鐮刀』更是深深吸引著我,我也很想擁有一把!(笑)」
──讀者 七魂

「超期待後續!除了女主角『海妖』尼克之外,豪邁野性的海雷丁船長、愛解剖屍體的怪怪船醫維克多、忠誠的騎士卡爾……這些角色都很活躍且鮮明,令人期待他們的大顯身手!」
──讀者 白色飛鼠

「《海妖》這部小說對細節的鋪陳很細膩,情節緊湊明快,卻不會讓人覺得描述不清,時不時還會出現讓人會心一笑的話語,這些都是讓我火急火燎想要繼續看下去的動力!」
──讀者 流星雨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晉江鬼才作者──飯卡
飯卡,射手座坑爹貨,嚴重拖延症患者,想像力汪洋恣肆但實踐能力差,產量低但坑品好。愛幻想,愛做夢,愛調戲讀者。

繪者簡介 
韓國知名漫畫家──Kine
我是一個目前和三隻吃雜糧的貓咪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人類。(笑)
最小一隻貓咪真是可愛到極點,讓我愛死牠了~
很可愛吧?(窩囊廢)
這次的畫也請不吝賜教喔!

精采試閱

西元一五一五年夏‧北非海岸‧阿爾及爾

    近在咫尺的藍色地中海清澈涼爽,但夏季的風卻來自撒哈拉沙漠,乾燥灼熱的南風幾乎能將活人風乾成木乃伊。正午,巨大的太陽將這座濱海城市灼成近攝氏五十度的烤箱,連蒼蠅也不會選這個時間出來覓食,但阿爾及爾城中心的廣場上,卻密密麻麻地擠了兩千多個男人。

「媽的!等了多久了,還不開始?」

一個大漢焦躁地擦了擦臉上的汗漿,活動了一下僵硬的雙腿。他剛剛才為了椰棗樹下一點可憐的蔭涼和人打了一架,臉上的瘀青使他更加地暴躁。

「等吧!我敢說只要一開始,馬上就會額滿,海雷丁的船可不是那麼容易上得了的。」船隊的增額補充人員一般只要兩三百人,求職應聘的卻來了十倍,競爭之激烈可想而之。

「酸棗汁!淡啤酒!冰涼的飲料解渴又消暑啦!」

「無花果!大葡萄!橄欖乾!山羊乳酪又香又甜!」

「大爺,要擦刀的油布嗎?擦完後絕對鋒利閃亮,阿拉丁的寶刀也比不上!不要?那看看這來自東方的腳氣藥膏,還有印度神藥一夜九次大力丸哦!」

十幾個小販不顧暑熱擠在人群裡,簡陋的只挎著個籃子,好點的推個小車,到處兜售叫賣各種飲料零食。

在這穆斯林占大多數的城市裡,一名遠來傳教的基督教牧師不敢暴露身分,披著遮陽的袍子向小販要了一杯啤酒,順便問道:「這麼多人拿刀帶劍的,是在幹什麼?」

對方立刻露出一副「你孤陋寡聞」的樣子:「你不知道?大海盜海雷丁的船在招人啊!」

「巴巴羅薩•海雷丁?那個北非最囂張的……」牧師連忙掩了掩嘴:「他的名字可真是如雷貫耳啊!可海盜也敢在城中心公開活動,真是有膽,總督不管麼?」

小販哈哈大笑:「你是外地人吧。阿爾及爾是海盜之城,海雷丁大人才是地下總督,我們一城人都靠他吃飯呢。只要是上了船,就算不開戰,一個月也有三枚金幣!」

牧師大吃一驚,要知道西班牙的正規海軍,每個月的薪餉也只有一枚銀幣。三枚金幣,可以買二十頭產奶的母牛了,怪不得大家如此趨之若鶩。

阿爾及爾是海盜的城市,對無數市民而言,海盜是財神爺、保護神。海盜是這裡最好的職業,比什麼都熱門。

牧師還想繼續問,卻見到一個身高近兩公尺的魁梧巨漢跳上城牆,廣場上的人群登時騷動了起來。

「那是衝鋒隊的副隊長漢克!」小販像看到明星般興奮,語氣十分崇拜:「衝鋒隊是最厲害的,高手中的高手!漢克可是扛得起五百公斤的大炮喔!」

巨人漢克舉起蒲扇般的雙手一擺,廣場頓時安靜下來。他的開場白簡單直接:

「一眼失明,十枚金幣!雙眼失明,二十枚!

單臂斷掉,十枚金幣,雙臂斷掉,二十枚!

鼻子耳朵手指頭都是一個價錢,三枚!

丟了命的,安家費五十!」

驚悚血腥的內容迴蕩在空中,廣場上的男人們靜默了三秒,又突然山呼海嘯般的沸騰起來:

「太好了!這次給得真高啊!」

「海雷丁大人萬歲!」

「沒了那話兒給多少錢?」

「呸!你褲子裡那點小玩意兒,連半個手指頭都不夠,還好意思要補償啊!」

「啊哈哈哈哈哈!!」

巨漢又道:「這次要的人比較多,五百個!是好漢的就來試試!」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大把銀幣,向空中一撒,給這熱火上又加了最後一潑滾油:「等會兒搶到金幣的人就能上船!」

這般闊綽奢豪的陣仗,顯示了這支海盜隊伍多麼強大。

一些沉不住氣的人紛紛擁上前搶奪那亮閃閃的小東西,人群擠作幾團,爭搶謾駡聲此起彼伏。漢克冷笑一聲,就這點出息,若能上船頂多也是打雜。

接著,幾個強壯的大漢抬上來一隻大鐵籠子,裡面坐著發金幣的考官,人群登時瘋狂起來,拚了命的往籠子邊擠,運氣好靠得近可以搶到一枚,運氣不好站在遠處的,就只能拚著力氣向前擠,或者打別人手裡金幣的主意。

火熱的太陽幫忙剔除了體弱多病的,有許多人不耐高溫和擁擠,都中了暑軟綿綿的倒下。廣場像炸了窩的螞蟻群,鞋子擠掉了一地。牧師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狂熱的一幕,驚訝到說不出話來。賣飲料的小販笑道:「這也是種考驗,船上可不是舒服的旅店。」

就在許多人擠到動彈不得的時候,城牆邊一顆茂密的椰棗樹上,「噗」的一聲落下枚棗核。伴隨著棗核落地,一個瘦小的身影從樹上跳下,踩著別人的肩膀和小販的推車,像小豹子一樣竄來跳去,輕輕鬆鬆就越過擁擠的人群,一躍跳上發幣的大鐵籠子。

站在籠子上的漢克愣了一下,這是個十幾歲的少年,背著個細長包裹,一身舊衣服洗得發白,粗亞麻布頭巾下冒出幾縷彎曲的栗色頭髮。他滿面塵土汗水看不清面目,只有一雙眼睛清澈分明,乍看涉世不深,卻隱隱透著不屬於這個年紀的寒光。目光流轉之間,好似冷月輝光,寒氣逼人。漢克也是身經百戰的老戰士了,被他目光一看,竟不知怎麼打了個戰。

「給我一個金幣。」少年毫不客氣地伸出手來,手腕看起來細白,掌心裡卻有淡淡的薄繭。

「他作弊!怎麼能這樣!」人群裡響起不滿的聲音,有人伸手想把他拉下,無奈籠子高約三公尺,根本夠不著。

少年理直氣壯:「你只說搶到就算數,沒說怎麼搶。」

漢克點頭表示同意,可也沒給少年金幣,他打量一番,笑道:「小子,你多大了,船上可不要孩子。」

「我十六,已經成年了。」少年抬頭挺胸,但這動作並沒讓他高出多少。

「他根本不到十五!這麼矮!」

「就是就是!發育不良,一個浪頭就給打下船去!」

漢克笑了笑,說:「你張開嘴。」

少年莫名其妙,但考官這麼說了,於是聽話的張嘴。

漢克彎腰認真嚴肅的審視了一番,突然大聲宣布:「小馬駒牙還沒長全呢,不能上船!」

「哈哈哈哈哈哈!!」人群裡爆出嘲諷的笑聲。

少年有點著急:「我真的成年了,什麼都能幹!」

漢克看著他尖尖的下巴,搖頭:「船上都是粗人,你幹不下去的,過幾年再來吧!」

「我識字!會讀會寫!」少年又報上一條資歷。嘲笑聲頓時小了下來,在這一百人裡未必能找到一個人會寫自己名字的時代,能讀會寫可是個了不起的本事。

漢克點點頭:「原來是唸過書的。你去廣場西側吧,看那裡要不要人。」

考官態度堅決,少年只能從籠子上跳下來,踩著眾人的肩膀向西跑。雖然這次有了準備,可被踩到的人沒有一個能抓住他的腳踝。

「媽的,真邪門了,看這小子這麼瘦,沒想到重得很。」一個人摸了摸被踩得發疼的肩膀抱怨,不知這重量從何而來。

比起廣場的瘋狂擁擠,西邊的就業說明會就普通得很,白色遮陽帳篷下擺著幾張木桌,考官也慈眉善目的樣子,可不知怎麼地,沒幾個人過來。少年從一張張桌子旁走過,才明白為什麼沒人應徵。

領航員:認識海圖,會掌舵,熟悉星象、潮水、暗礁地形。

木工:會看設計圖,會修船、補漏、調漆、打傢俱。

炮手:射擊能力十發九中,能維護修理各種武器,火槍、旋轉炮、加農炮都要會操作。

軍械師:……

少年一邊走一邊搖頭,這些專業技術人員,比識字的更加難找。走到最後,一個文質彬彬的青年正在蔭涼裡看書。他戴了一副高級水晶眼鏡,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海盜,倒像個冷漠倨傲的學者。面前鋪開一個皮質工具袋,十幾把造型各異的銀刀鋒利無比,截肢用的鋸子閃著寒光。

牌子上寫著:醫生。徵人條件是:別想了白癡。

少年失望了。

「《醫典》,阿維森納……」臨走之前,他輕輕念了念青年手裡的書名。

醫生抬頭看了一眼,問道:「懂得拉丁文?」

少年答:「一點點。」

「還會什麼?」

「西班牙語,義大利語,還有一點法語和阿拉伯語。」

在文化複雜人種多樣的地中海,文盲會說多種語言並不是奇事,許多行走江湖的老商人甚至比語言學家更淵博。醫生漫不經心地繼續問:

「都會寫嗎?」

「會的,我常幫人寫信。」

青年親切一笑,如春風般和煦:「哦,這可稀罕了,你叫什麼?」

「尼克。」見有一絲希望,少年立刻回答。

醫生嘴角一勾:「嘻,我不用人寫病歷,走開。」他露出個惡作劇得逞的表情,繼續低頭看書。被耍了的少年呆在當場,旁邊桌子的胖廚師笑駡:「讓人家抱了希望再拒絕,維克多,你真壞。」

「去!我可是大好人,同意了才壞吧。」醫生把書扣到桌上,把少年上下仔細打量一番,鏡片後銳利的眼神像是解剖刀,穿透皮膚肌肉,直達骨骼。

「老實說吧小子,你長得太嫩了。海盜船是個什麼地方?兇狠的摩爾人,貪婪的猶太人販子,被驅逐出教的基督教徒,騙子、小偷、逃兵、被通緝的亡命之徒,幾百個無法無天的男人憋在船艙裡,整個月都看不到女人,長得美可不是件好事。」

尼克一愣,明白了他的意思,仍倔強地回了一句:「你長得不賴,不也在船上做事?」

「哎呀呀,說得沒錯,本少爺確實很帥,可問題是你沒有這個。」維克多笑笑,修長的手指撫摸著他的銀刀和鋸子,「人總是要命的,在船上,只有弱智才會得罪船醫。」

尼克無言。技不如人,這些能力他確實沒有。一旁的胖廚子看不下去,指點道:「繼續往西走吧,商行的老魯曼或許要人。」

在這裡也被刷下,應徵上的希望不多了。

不用吃驚,海盜也做生意。搶來的貨物要換成貨幣,必須和人交易。海雷丁的船隊有十幾艘大船,肥羊不多的時候,運些當地產的橄欖油、棉花、椰棗,也能賺上一筆。

商行裡一片忙碌,二十多個夥計往馬車上裝運貨物,乾旱季節內陸寸草不生,這是要交易的糧食。魯曼是個壯碩的中年男人,常年行走地中海,經驗相當豐富。他抽著來自新大陸的昂貴菸草,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指揮貨物運送。

「嗯?要進商行?」魯曼低頭看看眼前的瘦弱少年,「不行,孩子,都是粗重的活,我們只要有力氣的壯丁。」

尼克也不多言,走到一堆裝小麥的麻袋旁,伸手拉起一個背到身上,圍著大車跑了兩圈。

「哇!看不出來,倒是挺有力氣的。」這一個麻袋就是五十磅,壯年男人背著也頗吃力。魯曼咬著菸斗,咧開一個笑容:「行啊!我們剛好缺一個人,你被錄取了。以後就在這商行幹吧,這幾個月我們走旱路。」

「怎麼,不能上船嗎?」少年放下麻袋,朝岸邊的武裝船望去。

「孩子,船上雖然賺得多,但卻得拿命去搏。你知道為什麼廣場上人那麼多,醫生帳篷和我這裡人卻很少嗎?」魯曼悠然吐出一口菸圈:「因為船上是要拚命的,死多少人,補多少人。」

「我要上船。」尼克固執地道。

魯曼搖搖頭,心道少年心性,不知天高地厚。他拍拍尼克背上的行李,給了幾個銅子兒:「去吃頓飽飯再考慮考慮吧,船上不要孩子和女人,這是慣例。」

若不是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大家也不會考慮需要拚命的工作。這些錢雖然不多,也能夠在阿爾及爾買一大塊烤肉和許多淡啤酒了。少年低頭道謝,拿了錢走開。

即使懂得幾種語言,他還是落選了。從陸地到海洋,有利可圖的地方總是人滿為患。海盜,也不是那麼容易就當得上的。

 

北非的太陽灼燒著大地,被拒絕的少年漸行漸遠,只在身後留下一點小小的影子。

「他背了什麼啊……」

魯曼看看自己的手,他好像拍在了某種堅硬的金屬上。

 

***

跳躍、登船、示威,看似從容不迫,但尼克的眼睛始終盯著那個紅髮男人。

黎明的曙光從海面下升起,薄暮漸漸退去,船上的一切清晰起來。

尼克從未見過這樣的男人。

他二十八九歲年紀,身高一公尺九,卻不因高大的身材顯得遲鈍,動作敏捷得像頭密林中的豹子。雖然在北非穆斯林的範圍內活動,海雷丁卻完全是的希臘白色人種,五官深邃線條硬朗,像是雕像般的面容。因常年被海上烈陽照射,半敞襯衫下裸露的胸膛呈現性感的古銅色。身體比例完美到無懈可擊,優雅下潛藏著深不可測的野性力量,猶如希臘神話中的戰神阿瑞斯。

火紅色的長髮和天邊的朝霞相應生輝,在海風吹拂之下如火焰燃燒般跳躍。這般鮮豔濃烈的髮色下,卻有一雙極冷的冰藍色眼睛,透澈,無情。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嘖,真是個美人。

尼克下了評論,卻沒被這極出眾的外貌威勢所吸引,只緊緊盯著海雷丁的雙手動作……還有他閃閃發光的裝備。

紅獅子斜跨的寬皮帶上插著一排六把銀柄小火槍,腰間那柄烏沉沉的大馬士革厚刃彎刀上,鴿蛋大小的紅寶石閃爍著價值連城的光芒。他抱臂站在船頭,冰藍色眼瞳帶著一絲興味看著少年,卻不發一語。

尼克暗暗咽了下口水,一把老工匠造的高級嵌銀火槍能換棟大宅,紅獅子這身裝備在十六世紀的地中海簡直炫到極點。

媽的,這叔叔太有錢了……

吞落饞涎,尼克知道現在不是看寶貝的時候,他清清楚楚記得海雷丁只開了兩槍,之後距離愈來愈近,他倒收了手,也不登船,只站著自己主艦上觀望。

什麼意思?尼克不懂,不過他一向不是多想的人。明天能不能吃到飯、睡在哪裡,那都是明天的事。今天的目標就是幹掉對手,其他以後再說。

就在尼克尋找攻擊破綻,順便揣測能不能把這些裝備都私藏時,他眼中的大肥羊突然開口了:

「你多大了?」海雷丁瞇著眼睛上下打量他,像頭懶洋洋的獅子評估獵物的分量。

……十六。」哎!幹麼回答他,一會兒就變成死人了……尼克有點後悔自己這麼老實,海雷丁卻毫不所覺,饒有興致的繼續發問:

「幹這行多少年了?」

「兩天。」

「嗯,海狼,附近的貝賈亞港……怎麼,你沒考慮過我這邊嗎?前幾天阿爾及爾有大型招聘會哦。」紅獅子顯然對自己的船隊福利很有信心,尼克卻不高興了。回想起那連連受挫的面試,而且後來還因為沒找到工作連餓了兩天……

「我去了,可面試官不要我。」本來面無表情的小臉上鼓起一點腮幫,讓他看起來更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嘖,漢克已經為不識人付出代價了。」海雷丁一副惋惜的樣子,心下決定以後每次招人都要親自到場。

「囉嗦……」尼克本打算馬上開打的,可阿薩叔叔說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對方很有誠意的問了,他就不自覺的……尼克有點焦躁,他不喜歡跟交手的人聊天。這是件很莫名其妙的事,聊得愈多,下刀愈遲鈍。

不能再等了。尼克把鐮刀拆成兩截握在手中,這是他最常用的招式,威力與靈活並重。無所畏懼的少年眼瞳漆黑無光,像豹子一樣的竄了出去。

起跳,空中雷霆一擊!

噹!

海雷丁剛剛還一副慵懶的在聊天,右手卻瞬間抽出腰間的大馬士革彎刀,迅猛絕倫的擋下尼克的一擊。不,不是擋下,紅獅子超越人類的力量讓這一刀從防禦轉向攻擊,硬生生把巨鐮原原本本的打了回去!

尼克虎口一麻,鐮刀幾乎脫手,可他身子靈活至極,沒有硬撐,手順著鐵杆滑下,身體一側,將後半截鐮刀送了出去,正好劈向海雷丁出刀後露出破綻的左腋。

大馬士革刀一時收不回來,這一擊本來絕對無法避開,誰知海雷丁果斷的伸出戴了皮革手套的左手,身體前傾,精準按住鐮刀無刃之處,空手接下了這強力一擊!接著順手一扯,巨大的力量將尼克拉向他懷裡,右手的彎刀山嶽壓頂般猛劈下來!

尼克落地後雙手一擰,一截鐮刀一分為二,抽出內杆的鎖鏈封住彎刀的來勢,一纏一帶,便想繳下對方武器。可惜海雷丁的力量遠比他大得多了,即使是四兩撥千斤的巧力也不敵,海雷丁彎刀受阻,抬腿就是一記猛踢,將單薄的少年連刀帶人遠遠踹飛出去,快得像用燧石炮發射一般。

「咳咳!……」

尼克扶著鐮刀喘息幾下,剛剛這一踢他雖用杆子擋住了,胸口卻悶悶的提不上氣來,他知道自己已經累了,體力已經快要耗盡。但這並不是最讓他焦慮的事。

沒有聲音。他什麼也沒聽見。

或許是天賦異稟,尼克得到這柄巨鐮後不到兩年,就漸漸能聽到一種似真似幻的奇怪聲音,出手的瞬間會聽到一個小小的斷裂聲響。這是對手生命線斷絕的前兆,只要這聲音響起,尼克就肯定能將對方打倒。那是決定勝負的聲音。

海雷丁沒有追上來。他挺立在船首的甲板上,背後初升的太陽將他英武的身影鑲上一道燦爛的金邊,手握彎刀俯視下來,好似戰神君臨四海。

「你的速度和技術都很強,如果體力再好一些,說不定還有機會。」紅髮男人悠然說道。

廢話。尼克在衣服上蹭蹭手心裡的滑膩汗水,心道要是有你這樣的體格和力氣,老子就天下無敵了。

不過這就是先天的不足,即便前幾年的流浪生活吃得再好,他也絕不可能長到海雷丁這樣。尼克悶悶的看著對方昂貴的裝備,心想這一趟大概是白忙一場。

可是紅髮船長的心情卻和今天的天氣一樣,隨著太陽升起愈來愈好。

海雷丁:「喂!」

尼克:「幹嘛?」

海雷丁:「回頭看看。」

尼克不屑:「呿,以為我會中這麼白癡的計……啊啊啊!」少年還是不自主地的用眼角掃了一下,結果發現珍珠號已被海雷丁的手下奪回,海狼號上的海盜開了全帆撤走,離這邊已經有三四百碼距離了,波瀾壯闊的海面意味著不可逾越的距離。

紅髮男人懶洋洋的口氣帶著戲謔:「呦,看來同伴不要你了呢。」

尼克咬咬牙,四處打量地形,試圖找條小船或者舢板溜走。

「怎麼……難道,你不會游泳?」

少年仍然面無表情,臉色卻唰的慘白下來。

海雷丁的表情簡直可以說是開心了,這麼一個清澈見底又深不可測的奇葩,不弄到手簡直會終身遺憾。這一趟實在沒有白來。

「別急。你接連幹掉我衝鋒隊的兩個隊長,以為我這麼容易就能放你走嗎?」

……」海盜那些殘忍的手段尼克是早有耳聞,他體力已接近告罄,群毆起來不可能支撐得很久。

本想再戲弄幾句,可是見少年急得要跳海,男人笑了笑,終於說出目的:「留下吧,我的規矩是:誰幹掉隊長,誰就是隊長。」

尼克不可置信的望著紅髮男人:「你說什麼?」

「我說,你現在是我的人了。」

尼克眨眨眼,黝黑的瞳孔中跳出一星光芒:「有錢拿的?」

海雷丁:「契約工,每個月二十枚金幣,第一個挑選戰利品的權利。」

尼克:「住的地方?」

海雷丁:「單人艙。」

尼克:「包伙食嗎?」

海雷丁:「吃到飽。」

問來問去,這條件真是好到無可挑剔。可尼克流浪多年,多次吃過奸商的苦頭,做牛做馬的苦工說是包餐,卻只給豬吃的菜糠。少年天人交戰了一番,終於抵不過優渥的條件,問出最後一句話來:

「吃好的?」

「最好的。」

 

船長靠著軟榻,悠然擦拭著他的大馬士革彎刀。這一戰,海妖號得到了一隻真正的海妖。

吃好的?

呵呵,呵呵……

紅髮男人不可抑制的泛起一個笑容。

這生意,簡直太划算了。

 

(《海妖1》精采節錄,未完待續)

海妖1:女海盜的權益保障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