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沒有星星,夜不滾燙:不要畏懼傷口,害怕辜負;不要屈從於好感,譫妄了愛情

没有星星,夜不滚烫



定價:340元 
優惠價:79 269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我那不過是雲霧一樣的人生,黑絲絨般靜止安睡的心,
因为你的到來,燙出璀璨的缺口,從此世界,彷彿若有光—

「中國最好的愛情短篇小說就出自她的筆下」青春純美系創作女王  榛生 
以時光浸潤、淬煉而成的愛之書寫 
關於愛的任性、天真、卑微、膽怯與勇敢
獻給在愛情中快樂又悲傷的,每一個你


【內容簡介】

愛是滾燙的星星,愛是光明和呼吸,
這生而為人最珍貴的權利,必須善用。
不要畏懼傷口,不要害怕辜負,
唯需擔心的是屈從於好感,而譫妄了愛情。

30個輕盈暗湧的故事│折射30種愛情的模樣

關於,愛情裡的卑微|
直到後來她才知道他一直有女朋友,而且他愛他女朋友的程度遠高於對她的喜歡。
喜歡怎麼能和愛較量呢?喜歡是保留選擇的權利,愛則是無法逃脫的宿命。
                                                                                                        
關於,愛的任性與韌性|                                                                                            
真愛註定會讓人在一起,不能在一起的,那是愛得不夠。
所以拆散一對天造地設的賤人是有罪的。我祝福前男友和小三。真心的。
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在海邊喝醉痛哭的女生了。
真神奇,我被青梅竹馬的男友拋棄,和一個每天清早九點搶咖啡的宿敵成了夫妻。回憶起來,我應該感激誰呢?
其實我誰也不用感謝。我對自己說,這是我該得的,我這麼棒,我的人生當然也會很棒。
做人最重要就是要硬氣,幸福,我很配得到它。
                                                                       
關於,喜歡一個人的勇敢|
我怎麼能一廂情願地覺得他只是我的朋友,他明明沒同我一樣想這件事。
所以當我暗戀著我喜歡的人時,他也被暗戀折磨著嗎?
但是,喜歡一個人,這生而為人最珍貴的權利,非常抱歉啊,我必須善用。
                                                                           
關於,那些說不出口的|
有很多次,我想問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有很多次,差一點就說出來了,但又活生生嚥回去了。
年少無知啊,幸虧我沒有問你。要知道男人如果喜歡一個女人,他是不會等到女人主動來問的。
那一年,初雪停止,晴風之下,你額髮被風吹亂,露出明亮飽滿的額頭。
可站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一個普通、愚蠢的女生,還不懂得有時候為了得到愛,人應該學會使用迂迴輾轉的手段。
                                                            
關於,為什麼還要用力去愛呢|
人能擁有的,到底是什麼呢?你看,連肉身最後都要回歸天國。
所以,我們要趁著我們有限的百年,好好地去做點什麼。
做點什麼呢?首先就是去愛啊。
                                                                                              

唯願你,
歷經塵土,拾取金沙。
渡盡夜雨,摘得星光。


【封面設計理念】
象徵夜晚的深紫混合了炙熱暖色帶來的光感漸層,讓封面視覺既像黃昏又像黎明,
呼應愛情令人時而喜悅、時而悲傷,降臨時如乍現的星,離去後是無盡的夜。
書名設計則結合星座特色,那忽閃忽現的銀色,讓書封彷彿是個小星空,安靜地收納那些不欲人知也說不出的幽微心事。

【暖心共感推薦】(依姓名筆畫排列)
作家  溫如生
作家  蘇乙笙

作者簡介

榛生
女,射手座,居北京。作家,小說家,生活家,手工達人。期刊界王牌作者,被稱讚「中國最好的愛情短篇小說就出自她的筆下」。已出版小說集《小半生》、《私釀》、《貓飯》、《傾慕》、《紅鯉魚綠鯉魚與驢》、《沒有星星,夜不滾燙》。曾任《悅讀記》雜誌文學總監。

書籍目錄

〈沒有星星,夜不滾燙〉
〈小嬋娟〉
〈鐵公雞小富婆〉
〈草木染〉
〈惠風和暢〉
〈工作日清早九點買咖啡的宿敵〉
〈瑪麗恩巴德悲歌〉
〈世界上最小的睡蓮被偷走了〉
〈沈腰潘鬢消磨〉
〈象牙海岸來的情人〉
〈致從我生命中消失的那頭野豬〉
〈今晚忙嗎?不忙找你有點事〉
〈親生的親愛的〉
〈對方撤回了一條訊息並親了你一下〉
〈埋葬蟲〉
〈鯨降〉
〈小敘事〉
〈普羅米修斯之火〉
〈這條街所有的狗都想殺了我〉
〈我的昆蟲綱鞘翅目的愛人〉
〈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趕集〉
〈李白、數學與酒〉
〈小小的女朋友〉
〈香水〉
〈只因你太楚楚動人〉
〈在從北到南的路上我丟失了許多神明〉
〈氓〉
〈黑洞〉
〈一樹碧無情〉
〈藍色蛞蝓〉

精采試閱

我和葉東的關係不是喜歡或不喜歡那麼簡單,我覺得我們早已經超越了俗淺的大眾情感,飛升到化境,呵呵。但是當然,擁有俗淺的大眾情感是很快樂的。那種聽到對方電話都會腿軟、接電話都幾乎要心肌梗塞發作;每天盼望見到那人,那人走近了又怕得瑟瑟發抖,說話還會咬到自己舌頭的喜歡……我不是沒有,我偷偷地有,但不是對葉東,是對另一人。我知道很少有人會這麼幹,會暗戀自己的上司。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他,他在別的女孩眼中不過就是一個襯衫鈕釦扣得一絲不苟,還穿著幹部顏色襪子的老頭而已,很土的。但是在我眼裡,他就是一座敬亭山啊。喜歡他微見風霜的額角、抿緊的嘴角、清臞的身影,像歌裡唱的那樣,「有一個人,曾讓我知道,寄生於世上,原是那麼好」。沒錯,因為有他,生命的每一個日子都變得特別美好。我們總編。

///

我們雜誌是一本學術期刊,每兩個月出版一期。主要研討方向是植物學,當中也夾雜一點評論和獲獎名單。這本雜誌就像個孤兒,誰也不管它,但是它也沒有死掉,期刊年會排名還挺靠前。大概是運氣好吧。張敬年和那些動輒叫囂著要提高發行量,要「賣錢」的總編們真的不一樣。去英國考察歸來,他給我們開個會,談到的事情也是這種——
「世界上最小的睡蓮是侏儒盧安達睡蓮,它的花只有一枚硬幣大。這睡蓮被發現的時候已瀕臨絕種,人們把它們移植到英國克佑皇家植物園的威爾士公主溫室,但是移植失敗了,最後只剩下十五顆蓮子,被人用新的方法培植,發芽了,葉子抽出了,還沒開花,要等的,可是有人等不及了,睡蓮被偷走了。」

颱風,波及內陸。
那天,我正在辦公室裡忘我地寫小說,那是個無處可去的週末。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大樓斷電,我身處的辦公室伸手不見五指。靠著手機裡5%的電量,我慌不擇路地收拾了東西跑出來,發現外面在下著大暴雨,我卻沒帶傘。我不想再回到漆黑的辦公室,只能在雨裡對每一個路過的計程車司機大喊「師傅」,像落難的孫悟空。
有車停下來了。
車窗降下來,我看到張敬年。
我坐進他的車裡。直到如今我都不敢猜測他是無意路過,還是有意趕來。他說婉恩啊,這麼大的雨以後不要來辦公室寫東西了,沒必要那麼趕。他知道我寫的不是工作的東西,是我的外快啊外快。
他請我吃飯,喝熱呼呼的湯。
我喝著湯,快要哭了。此時此刻,他就在我面前,我和他距離這樣近,我有千言萬語想和他傾訴,從我第一次見到他說起,到他給我講過的世界上最小的睡蓮,我有很多感情想要抒發,想要告訴他,可是我卻如鯁在喉,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我放棄了表達,我是個廢物。
不論怎樣,頭割下來,血抽乾,悶住呼吸,我都不敢以這樣一句開場:「我喜歡
您,我愛上了您。」
太難了,我沒辦法說出來。
有些愛情註定是用來放棄的,對嗎?
我哭起來。
唔,二十五歲那年的我的血肉之軀啊。
他遞過來紙巾。他並不知道我為何哭了,只是默默地遞過來紙巾。
我感謝他的不問之恩。
現在的我,用自詡老辣的眼光分析當年事。對於那天,我覺得,他也許什麼都知道。他也許看過我在他辦公室門口傻乎乎看他看到發呆的蠢樣,他也許看過我寫的暢銷小說,那裡面很多男主角都是他的化身。
但是他什麼也沒說,不揭穿我,是對我最大的留情。
真懷念他,但是我並不想回去找他。我對他的愛情,就像一顆古蓮子,現在它沉在我心的底層,我絲毫不想再挖出它,迫令它醒轉。
我和他的故事就是這樣,就這麼多。最宏偉的過場也不過就是一起吃過一次廣東菜,他給我點了鴨腿冬瓜湯,看我邊喝邊哭。

///

記得那個週末過後上班的中午,我和葉東去吃飯。「妳怎麼了,不開心嗎?」葉東問我。「嗯,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我真的可以對葉東傾訴嗎?他是我的朋友。我已經忽略了他的性別,並且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是一個好人。
「我想辭職,」我說。「去北京或者上海,或者廣州。」
「挺好的啊,我支持妳。不過,如果妳厭倦了北上廣,妳還可以回來,這裡肯定會接受妳的。」葉東說。
「不要提這裡。」我強顏歡笑道。「哈哈哈。」我掩飾著真心,好像在說一句謊話。「我喜歡這裡的一個人,好尷尬喔,所以我得離開這裡了,哈哈哈。」
葉東看著我,看了很長時間。
菜都要涼了。

///

「如果你的心是那株盧安達睡蓮,我真想冒犯將它偷走。」我在小說裡這樣寫。
這樣的話,說給愛人聽,會是多麼美的情話啊。
葉東發來微信。「蓮子怎樣了?發芽了嗎?」
「發芽了,已經各長出四片葉子。」我拍照發給他。
「我可以去看看嗎?」他說。
「你是說你要坐飛機來北京,看一眼你的睡蓮?」我說。
「不,我就在北京,我不走了。」葉東說。
「明天我來接妳一起吃午飯,別總悶在家裡寫稿。」他又說。
這語氣!就像一個……就像一個駕輕就熟的男朋友。
「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決定?你想好了嗎?」我問道。
他回答得很簡單。「為妳。」
「為我?葉東,壓力太大,我承擔不起啊。」我說。
「這麼多年,我一直告訴自己別說出來,因為我沒出息,配不上妳。現在談不上多有出息,但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不能等,很多事情想好就要當場去做,不然也許要等上一千年。」
我掛了電話。誰說我一定要接受葉東請的午飯?
但是我說不出拒絕的理由。也許我在心裡也很想見到他,像見到一位故人。也許,見到他會讓我想起我以前的雜誌社,而想起雜誌社我會想起張敬年。
想念如此甜柔,我多麼想沉醉其中。
但是在想念的縫隙裡,我似乎看到另一個身影。
「人家不會打麻將幹麼逼人家?」這是在我剛入職時,被方晴、杜潮江慫恿打麻將時,他護著我。
「喂,妳的樣刊,能借我看看嗎?」每次雜誌寄來樣刊,他是唯一積極閱讀的讀者,他渴望了解我嗎?
「那天下大暴雨,妳又去社裡寫稿了。」事後知道,他來過社裡,他落下的傘說明,他打算接我。
葉東。我怎麼能一廂情願地覺得他只是我的朋友,他明明沒同我一樣想這件事。
所以當我暗戀著我喜歡的人時,他也被暗戀折磨著嗎?
覺得他又可憐又親切,像我。
但是,喜歡一個人,這生而為人最珍貴的權利,非常抱歉啊,我必須善用。我沒辦法喜歡上自己的兄弟,正像張敬年沒辦法喜歡上我,比他年少二十歲的我。
人生種種,一場花開花落。有人完滿,有人帶著憾恨。千年的北宋蓮花不語,盧安達最小的睡蓮不語,花朵沒辦法告訴人該怎麼選擇、拒絕,它們只是靜靜生長,靜靜開花。

審定推薦

【暖心共感推薦】(依姓名筆畫排列)
作家  溫如生
作家  蘇乙笙

專欄推薦

「拆散一對天造地設的賤人是有罪的,我祝福前男友和小三」被劈腿也要對自己說:我很棒! 文/榛生《沒有星星,夜不滾燙:不要畏懼傷口,害怕辜負;不要屈從於好感,譫妄了愛情》   我就這樣「被分手」了。 我一直以為呂游幾百年前就屬於我,就像自由落體、萬有引力一樣天經地義,而事實是,他是自由的,是我無法控制的。分手後,他生怕我找他麻煩,手機換號,連他媽媽的手機都換號了。這真是刷新了我一生恥辱史的新紀錄。一氣之下我把呂游的東西全部打包,勒在車頂,開到北戴河的野海邊,請兩個趕海的男孩幫我扔進海裡去。 當中一個男孩說:「扔進去也會漂回來的,白費力氣。」另一個男孩說:「誰抬得動…..看更多

沒有星星,夜不滾燙:不要畏懼傷口,害怕辜負;不要屈從於好感,譫妄了愛情

關閉視窗
  • 107020101038_01.jpg
  • 107020101038_02.jpg
  • 107020101038_03.jpg
  • 107020101038_04.jpg
  • 107020101038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