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BL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鍾情: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3【新修版】完

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慕斯,我們的下限回不去了!意猶未竟的爆笑獸人史詩最終回!
不同於網路連載的作者修訂版本,全新的結局,值得珍藏!

★特別設計氣質英文版書衣,兩種風格、任君變換。
★[隨書附贈]- 「慕斯,我不想等到下一個雨季」拉頁海報
★[特別附錄]- 獨家番外「蟲族女王」
★后妃主母不夠看,萬獸臣服才稀奇,意想不到的叢林愛情歷險!
★生了孩子,蓋了房子,衛生棉小兵立大功,稱霸世界就靠這一片了

檬熊族人:「不知道你們要拿什麼交換物資,我也不確定我能不能作主喔!」
薩斯:「放心,我這麼瞭解檬熊部落,怎麼會不拿出你們想要的東西呢。」
慕斯(摀臉狀):「天哪!這個味道,求求你告訴我不是我想的那樣!」
薩斯:「這是我們部落的特產,我們叫它『衛生棉』。」

眾人聯手下,李慕斯等人度過了驚猴危機,雖然人魚科爾蒂尼加入了暮色部落,但部落生力軍因戰鬥又少了幾個。身為族長的摩耶,不忍見到部落因為一年一年的遷徙、重建,無法有效集中並利用資源,越來越衰敗,在薩斯的提議下,他們決定將部落遷移到可以永續定居之處。就在大家積極準備的時刻,慕斯舉起了雙手,她要生啦!經過了一連串「沒有下限?缺乏節操!」的過程後,慕斯的雙胞胎終於出生了,他們最後一次的遷徙之旅即將展開……

歷經一番磨難,靠著慕斯運用她的「現代智慧」,一座位於沖積扇,命名為「亞特蘭提斯」的大城已然成形!為了使部落強盛,他們決定到四大部落輪流舉辦的獸人集市交換物資,每個月都開外掛的慕斯姑娘,竟成了大家覬覦的對象……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後!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司徒妖妖
思維詭異,嗜文且雜食,葷素不忌,生冷皆可。可憐常常靈感四飆,於是處處挖坑,最終在填坑的路上辛辛苦苦、累死累活。文風偏現實(?),提倡合理YY,健康做夢。

繪者簡介

Moon
外鑑:3D黑眼圈
性屬:低血壓嗜睡,看到陽光會乾癟
居所狀態:冬涼夏暖,15度以下貫徹裹著棉被裝蟲……
想說的話:請大家多多指教!

精采試閱

隊伍在米達加斯平原上奔跑,直到正午太陽實在太曬人了,才找了處陰涼的地方歇下來。
 
李慕斯的胸被顛得生疼,這會兒趕緊偷偷地揉了兩把:自從生了娃,她引以為傲的34C就雄糾糾氣昂昂地跨入了34D的行列,偏偏那兩個不中用的小崽子就吃了五天奶,怎麼可能消耗得了她養了十多年的小乳豬?於是,她從此就是擁有34D偉岸人生的妹子了。
 
如果是以前,她大概還能稍微驕傲一下,可如今……簡直是一把辛酸淚啊!尼瑪她總算知道這世界為麼連雌性都由平胸漢子們兼職了,實在是兩坨的負擔太重,一有什麼事連跑都跑不過別人的——活該被淘汰!
 
這短時間的米達加斯大草原上獵物眾多,因而大家都沒帶什麼乾糧,就地捕捉了一頭黑斑羚。獸人們雖然更喜歡生吃,但有不那麼喜歡血腥的雌性在一起的時候,總會裝裝樣子的,就拿了瓦罐出來煮肉糜,再嘀嘀咕咕地按照兔子們的囑咐,再加上一些兔子友情提供的菜乾,味道倒是十分鮮美——自從有了兔子,人民生活水準那是直線上升啊!
 
李慕斯已經吃肉糜吃得想吐了,這玩意實在太發奶,可她現在一點兒也不想朝34E奮進!所以偷偷地把罐子裡的肉塊都挑給了大狗摩耶,只抱著菜糊糊淚流滿面的懷念米飯——這次去集市一定要努力搜集物資,把水稻和小麥給找出來,握拳!
 
大多數獸人的舌頭都挺怕燙的,尤其是獸型的時候,這也是好多獸人都喜歡吃生肉的原因。李慕斯看摩耶被燙得直吐舌頭,這才捧著瓦罐反應過來,一邊呼嚕呼嚕地喝湯,一邊口齒不清地問:「我說,你這兩天是怎麼回事?幹麼一直保持著獸型呀?」不對勁,簡直太不對勁了!現在天氣逐漸熱起來了,人形的時候還好,獸型一身的毛,晚上她都不樂意跟對方擠一塊兒的,摩耶這貨居然還是這麼堅持?有問題!李慕斯斜眼。
 
斯納克這種蛇類對建房子實在不拿手,也就死皮賴臉地跟出來了,聞言眼珠子一轉就嘿嘿嘿地笑起來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摩耶這傢伙最近在換毛啊!噗哈哈!他換毛啦!」
 
摩耶咬著肉塊發出低沉的怒吼,模糊不清地齜了齜牙,「才蛻了皮的傢伙有什麼資格嘲笑我?」
 
斯納克笑得直打跌,理都不理他的反駁,只顧著誇張地跟李慕斯比劃,「哎呀慕斯我跟你說噢,像摩耶這種會換毛的傢伙,褪毛之後好醜的,哪像我,越蛻皮越漂亮強壯噠,慕斯你不要喜歡他啦!」末了,期期艾艾地拉著李慕斯的手。
 
李慕斯這才想起,摩耶這幾天的確在掉毛欸,早上起來經常可以看到床上一團一團的絨毛!還好她不對狗毛(……)過敏噠!
 
摩耶卻氣得嗷的一聲,一下子將斯納克撞開。斯納克在半空中敏捷地翻了個身,得意洋洋地顛兒著腳道:「哎呀呀,你的力量小了很多呢,果然是天氣太熱了吧?」說著,朝摩耶伸出一根手指,嚴肅地道:「我要挑戰你,把慕斯搶過來!」
 
刷的一下,雪毛吼從脖子到背脊一排的毛都豎了起來,根根如同銀針般閃著寒光,摩耶金色的眸子瞇縫起來,危險地盯住斯納克,龐大的身體轉了個方向,對準斯納克,一副就要發動進攻的模樣——顯然是真的發怒了!
 
雌性雖然是部落的共同財產,每個獸人都有追求的權利,但當雌性選好了當季的伴侶,在最為重視雌性的獸人眼中,伴侶就成了這個獸人絕不可觸犯的逆鱗。這也是為什麼即使是在狩獵雌性的時節,其他獸人也不允許狩獵已有伴侶的雌性的原因——這種行為只會換來不死不休的戰鬥。
 
摩耶從未想過他能夠一直獨占李慕斯,還從來沒有雌性跟哪個雄性一對一地過一輩子的,他只是在盡力地用自己的辦法爭取李慕斯的選擇,而斯納克不成熟的做法已經觸及了他的逆鱗,儘管他也知道斯納克的性格就是這樣孩子氣,可能只是因為長時間地爭取都沒能得到李慕斯的回應,這條笨蛇焦急了而已。
 
其他獸人都默默停止了進食,對望兩眼後都稍微退開了一點,把地方讓給兩個決鬥的獸人。這樣沉重的氣氛就算不靠譜如李慕斯,也一下子就察覺出來了,她趕緊拉住摩耶的尾巴,對斯納克喝斥道:「斯納克你夠了!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喜歡的是摩耶,我還沒有要跟他拆夥的打算,你就別鬧事了,這可是野外,當心有危險!」才生了兩個小崽子,她怎麼可能再挑一個這麼孩子氣的伴侶啊?她又不是專職「孩子他媽」的,她一直喜歡都是純爺兒們、真漢子好不好?要高大成熟的!李慕斯有些臉紅地碎碎念著,看了「高大成熟」的摩耶一眼。
 
「高大成熟」的雪毛吼回頭看她,金色的眸子裡流動著某種迷人的光彩。半晌過後,雪毛吼轉過身,在李慕斯臉上舔了兩下,舔得李慕斯渾身上下都是他的味道,這才抽了抽尾巴,將尾巴抽出來,然後把李慕斯整個圈在懷裡。
 
明明早就習慣了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麼,李慕斯突然就是覺得臉上一陣一陣地發燙:尼瑪誰跟她說的,結了婚生了娃的女人完全葷素不忌,比男人還驃悍的?她都生了兩崽子了,還臉紅個P啊!
 
但她就是沉溺在這樣的氣氛裡,連動都不想動一下,甚至還把腦袋靠在雪毛吼的頸邊,明明熱得不舒服的,卻一點也不想離開,還輕輕地戳了戳雪毛吼的脖子,感覺到指尖下的肌肉明顯地跳動著,還小聲地嘟囔了一句猶如安撫的話:「喂,你是不是老是在亂擔心啊?擔心個P啊,我……都跟你生娃了好不好?」
 
雪毛吼抖了抖耳朵,再次在李慕斯臉上舔了兩下。
 
李慕斯忍不住就笑了,戳了雪毛吼兩下,「嘿,說真的,變人形來看看唄,我還沒見過你脫了毛的人形呢!」
 
雪毛吼眨眨眼,果斷地把耳朵折了下來,眼睛也看向了另一個方向。
 
李慕斯哈哈大笑起來,一把揪住雪毛吼的兩隻耳朵,「喂!裝聽不見麼?太賴皮了吧!」
 
雪毛吼的眼睛裡露出一點笑意,但還是堅定地繼續裝了下去。
 
斯納克癟了嘴,忽然有些洩氣,就連他最喜歡的陽光,曬在身上也沒了以往的暖意。
薩斯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其實慕斯應該挺喜歡你的,不過……唔,可能不是你要的那種喜歡。試著追求一下其他雌性吧,或許這次集市上還能狩獵一名回來呢?」
 
斯納克連眼睛都暗了好多,好半天才嘟嘟囔囔地道:「要狩獵一個跟慕斯一樣軟綿綿的才好。」
 
薩斯這才鬆了一口氣:雄性吊死在一名雌性的身上,在任何一個部落都不是好事。斯納克能夠自己想通就最好了。
 
就在這時,一直跟個背景布似地坐在那裡的恩利爾,忽然幾口啃掉嘴裡的肉塊,變身飛上了半空,片刻後落下來,指著某個方向道:「那邊有點不對勁。好像是食腐鳥。」
食腐鳥是幾種樣貌非常醜陋的鳥類的總稱,這幾種鳥都是不起眼的黑色或灰色,叫起來呱呱呱的,非常難聽。牠們什麼都吃,雖然也會自己捕獵,但主要還是吃其他動物剩下的垃圾或死屍,可以說是草原上的清潔工,保證了草原的清潔和疫病的少發,生存能力非常強,因而數量也不少,但牠們的食性也決定了,只要有牠們在的地方都代表著死亡,因而食腐鳥還有個別稱,叫「死亡陰雲」,獸人們相信只要食腐鳥成群的出現,就會有黴運降臨,因而誰都不願意看到這種玩意。
 
翼族的視力一向比其他獸人好,雖然恩利爾這隻翼虎獸算不上真正的翼族,但作為陸上最強的獸人之一,他的綜合能力的確比其他獸人都要好上一截,但有了恩利爾的指點,其他獸人也都認出天邊的一小團烏雲。果然,沒過多久,食腐鳥醜陋的身影就清楚地看見了,牠們在半空中不斷徘徊,然後越聚越多,而下面的草原上煙塵瀰漫,顯然是大群的動物在行進。
 
「那是什麼?」
 
「好像是獸人?」
 
「遇到麻煩了吧?」
 
「我們怎麼辦?要去救他們嗎?」
 
獸人們一起看向薩斯。雖然部落太小,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祭司,但在大多數時候,薩斯其實已經承擔起這個職位了,並且做得更多,獸人們早就對他樹立起了極大的信心——如果說一個部落的首領是一個部落的熱血,那麼,一個部落的祭司就是這個部落的大腦。
 
薩斯的視力並不足以令他像獸人們那樣能夠看清狀況,但他還是迅速地指揮大家收拾好眼下的一切。
 
獸人個體能力都很強,但越是這樣,他們越不習慣協同作戰,總有一點「一山不能容二虎」的味道在裡面,這是獸人血脈中「野獸」天性的作用。這大概也就是為什麼基本上所有的部落都由血脈聯繫在一起的原因。但曾經的暮色部落、現在的亞特蘭提斯部落卻沒有這樣的便利,大家來自不同的地方,擁有不同的能力,甚至都有過流浪或者被排擠的經歷,這導致大家很難親密無間地並肩作戰,直到互相之間真的完全信賴。對於暴躁的獸人來說,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真正成為互相承認的同伴、同族之後,曾經為部落擔心得焦頭爛額的薩斯,才發現一個以前從未注意到的地方:擁有不同獸型的獸人被完全組合在一起後,形成的力量居然比血緣性的部落強大上數倍!
這大概是其他部落完全沒有想到過的,這種情況不會出現在其他部落。
 
像雙髻槌頭獸莫厄這樣的板甲獸人守在周圍,成為堅實的防禦,極少的移動使他們避免了露出腹部這樣脆弱的地方,同時也彌補他們移動速度慢的弱點;如蠍尾獸沃姆這樣的中近程攻擊獸人,則成為外層防禦最好的補漏手,而且有了板甲獸人的防禦,沃姆這種「皮甲」也不用擔心遭到突如其來的重擊,同時還能悠哉地發揮出毒傷這樣的持續殺傷力;至於疾風狼塞納這種需要長距離加速來增加衝擊力的重型戰力,則是發揮著炮台一般的功用;而摩耶、恩利爾這樣的靈敏又能力全面的平衡性獸人,則是團隊作戰中的主力,無處不在。
 
從來沒有哪個部落的獸人,能夠像亞特蘭提斯部落一樣,將所有獸人的能力發揮得這樣淋漓盡致。這個特殊部落的獸人本來就曾是流浪者,能夠獨自一人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大陸上存活下來,個人能力就已經達到自身種族的頂尖,或許在面對某些先天就十分得天獨厚的獸人種族來說,他們還不是對手,但當戰鬥的雙方數量相應增加的時候,他們卻反而能夠反敗為勝。
 
多麼神奇!這就是戰陣的力量!——薩斯給這種組團作戰取了這樣的名字。
 
在他發現這種力量的時候,幾乎是陶醉其中,就像世界突然在他面前打開了另一扇門,讓他忽然就明白了,多種族混居才能帶領獸人走向發展和繁榮,才能讓獸人在這個艱難、危機四伏的大陸上繁衍昌盛,所以他才堅定地留在亞特蘭提斯,他想要看清楚自己堅持的道路會走向何方,哪怕他有可能會看不到!
 
就算是薩斯,在初次見識到戰陣力量時,也曾被震撼得腦袋發暈,何況是根本沒想過這些被救援者呢?
 
被食腐鳥糾纏的是同樣去往集市的蟒族。蟒族雖然不是四大部落之一,但蛇類生命力強、力量大還很能OOXX的特性使得他們名聲卓著,是一個很厲害的部落。尤其受歡迎的是蟒族的雌性,據說蟒族雌性不管跟哪個種族的獸人在一起,都是以生蛋的方式生育下一代,而且很少只生一個的,簡直就是安全又高效啊!所以蟒族的雌性總是被其他部落偷偷狩獵走,害得蟒族獸人的個人戰鬥力再驃悍,部落人數的增加速度始終都很慢,氣得蟒族的光棍兒們見了哪個部落的獸人都一臉殺氣——外部傳言就是因為這樣,蟒族雌性才會偷偷跑去別的部落的!因為蟒族獸人都是長了兩條JJ的性無能!
 
此種顛倒黑白的說法讓蟒族獸人們簡直是一口老血梗在喉嚨啊,尤其這些無恥的強盜還污衊他們引以為傲的性能力!
 
因而薩斯他們發現有麻煩的是蟒族時,都有些猶豫。但獸人之間向來團結互助,所以最後薩斯他們還是出手幫忙了。尤其天上盤旋著食腐鳥,簡直就像是在大喊:「快來快來!這裡有免費午餐!」,要不了多久就會引來大麻煩的。
 
就算是仇外的蟒族,被人救了也知道過來道謝的。被幾條灰褐色巨蟒圍在中間的那個少年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有一頭亞麻色的短髮,模樣很可愛,明顯是身嬌體軟易推倒的雌性。他穿的衣服是用蒸煮的麻果布製成的,但非常柔軟,甚至有點飄逸的感覺,一看就知道是那種不計較衣物的結實、只在乎舒適度的「有錢人」,樣式有點類似於背心短裙,腰上用一根繩子捆了一下,顯出長腿翹臀來,在這塊獸人大陸上也算蠻潮的了。他順著一條巨蟒的背哧溜就滑了下來,然後走到亞特蘭提斯部落的人面前,對於眼前這群明顯不同的種族顯得有點吃驚,但他還是極力按捺住,然後用一種裝模作樣的語調略顯傲慢地道:「感謝你們的幫助,不知道你們是哪個部落的人,我們蟒族會記住你們的友情的。」在他身後,十多名蟒族獸人化為人形,有的動作俐落地將戰利品收拾好,有的則站在這名唯一的雌性身後,但李慕斯注意到,他們每個人都在偷偷地關注著這邊,既是關注著他們那名寶貴的雌性,也是……我擦!這些傢伙在看她的胸!
 
李慕斯惱火地瞪了這些蟒族一眼,趕緊抱住胸,退後一步藏到了摩耶的背後——尼瑪誰說的蟒族獸人冷淡又犀利來著?哪裡冷淡了?
 
有了摩耶的遮擋,李慕斯立刻就膽兒肥了。左想右想覺得虧本生意不能做,一定要看回來——她才不是好奇陌生類型的帥哥長神馬樣呢!
 
李慕斯捂著胸小心地伸出一個腦袋,結果……臥槽槽槽槽槽!這這這……這些蟒族居然真的有兩根大JJ?我擦!這哪兒是JJ啊,瞧這劈叉,這根本就是剪刀手愛德華吧?
李慕斯目瞪口呆地把脖子縮回來,然後目光就開始控制不住地往斯納克那邊瞄了——她明明記得,她掀過斯納克的獸皮裙子(……),清清楚楚地記得那傢伙只有一根並不粗壯的JJ來著。怎麼會這樣?難道是品種不一樣?可不都是蛇麼?
 
李慕斯很想找個人來問問這一嚴肅的學術性問題,但唯一會跟她一樣對這「嚴肅的學術性問題」產生疑問的威廉,這會兒已經被問題本身深深地震驚了,正忙著抬頭、低頭、抬頭、低頭地做比較——明明光抬頭就夠了麼,難道他以為自我觀察兩下,他自個兒也能跟蛇類似地長出兩根JJ了?李慕斯腹誹。
 
「我們是亞特蘭提斯部落的人。」薩斯完全不知道思緒向來跟草泥馬一樣脫韁的李慕斯又想到哪個不靠譜的地方去,非常有氣質地微笑回答對方的問題,一點兒沒被對方的態度惹毛,還順手把衝出去的威廉拖了回來——威廉一見到美人就會衝出去的毛病已經盡人皆知,所以及時地被鎮壓了。但李慕斯絕對相信,這回威廉衝得這麼快絕對不是因為對面的美人,而是……咳咳。畢竟麼,作為一個男人,在被所有的獸人爺兒們在品質上鄙視了一把之後,又面臨了數量上的劣勢,不那麼容易接受這殘酷的事實是正常的。
 
李慕斯對威廉少爺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亞特蘭提斯?那是什麼小部落?」亞麻色短髮的蟒族雌性這才將仰起的腦袋稍微低下來了一點,於是就看到了薩斯。他的眼睛一下子睜得溜圓,盯著薩斯又看了一會兒,臉色突然一變,什麼淡定高傲都沒了,指著薩斯就嚷嚷起來:「是你!你是薩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看《鍾情: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3》

審定推薦

【網友一致好評】
「越看越歡樂的一本書,一場穿越就可以體驗到最原始、豪放無下限的生活,身心上都是很大的刺激享受啊,加上文中有獸耳、變身的加持,萌度瞬間升高!果然在一群單純的獸人中必定有一位腹黑男主,男主的身旁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啊,雖然整本書都很無節操,但是相信作者在寫作的時候,一定很絞盡腦汁的想,如何寫得讓讀者不會一眼就看透這句話有更糟糕的深意。」──讀者 吼吼

「如果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是媽媽阿姨們的枕下密書;《暮光之城》是少女們的床邊聖經;那麼這部就是半熟(18~25歲)姊姊們(小妹妹們非禮勿視)的閨中祕藏小樂書,初初踏入故事會感覺設定過於瘋狂而兒童不宜,深入故事久了呢,仍是兒童不宜,但會越漸著迷於豪放叢林部落背後的樸直單純。作者以鹹濕笑鬧的外衣包裹著一層最原始的純樸溫暖,獸人們就如同他們原型是獸,也是會為因為人對牠一分好,而全心付出忠誠信任的動物。牠們依循著本能行事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心中所想、保護所認定重要的人事,沒有心機、沒有私利、不求回報,單純為生存而守護的簡單美好;比起俗世煙硝爭鬥下擠出的幸福,更教人暖心。」──讀者 蚊子

「很喜歡它的設定以及無法想像、難以揣測的劇情。時而為慕斯以及獸人們的白痴行徑而捧腹大笑,時而為慕絲對人生的感悟有所省思,我想李慕斯是最吸引我看下去的地方。」──讀者 天晴

「平常不太看獸人文,原以為會不能適應,但是這篇文並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看著女主角歡樂又苦逼的穿越異界之旅,還有一群單純、有趣、可愛的獸人陪伴,怎麼會有看不下去的問題呢?」──讀者 AM

鍾情: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3【新修版】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