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BL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萌生: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2【新修版】

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OH MY GOD!妳即將踏入一個搞笑無上限、尺度無下限的原始叢林!
雨季大遷徙,看大姨媽神氣顯神威,不僅能壯大部落,還能化險為夷!

★史上第一本因為太過好笑被列入腐導級的超自然羅曼史!叢林版《美女與野獸們》,不用魔法就可以人獸變變變,共度驚險又美好的每一天!
★特別設計氣質英文版書衣,公車通勤放心看
★[隨書附贈]- 「慕斯,我等你下一個雨季」拉頁海報
★坐擁美男不夠看,征服萬獸才稀奇,絕對出奇的叢林愛情歷險!
★不同於網路連載的作者全新修訂版本,全新的結局,值得珍藏!

李慕斯:「我這樣的人叫女人,跟你們的雌性不一樣。」
摩耶:「女人?什麼叫女人?」
李慕斯:「就是沒有小JJ但是有胸——34C!而且只要你有小JJ,她就能幫你生孩子的人。」
摩耶:「我知道了!你就是沒有小JJ但是有腫塊的雌性。」

墮落者保羅救了遭遇危險的李慕斯,巧遇生理期充滿雌激素的慕斯,保羅終於化形,還成了翩翩美少年,他在暮色部落安定下來,並單戀著慕斯。面對劫後精疲力竭的慕斯,摩耶展現了前所未有的體貼,慕斯感動不已,決定坦白告知自己的所有祕密,無奈竟是對牛彈琴。雨季結束在即,越來越多猛獸來襲,連兇殘的食人魚都成了盤中飱。這個驚險的當下,洛爾懷孕了,懷孕初期還要歷經三天的昏迷,獸人們又該如何是好……
負責前導探看的霍克,發現了一名落單獸人——齊格爾,他自稱是一名馴養師,暫時在暮色部落安頓。夜半,李慕斯突然感覺到一道巨大的黑影壓在她的身上,面對這樣的空前危機,慕斯能否逃過一劫……


【網友一致好評】

「越看越歡樂的一本書,一場穿越就可以體驗到最原始、豪放無下限的生活,身心上都是很大的刺激享受啊,加上文中有獸耳、變身的加持,萌度瞬間升高!果然在一群單純的獸人中必定有一位腹黑男主,男主的身旁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啊,雖然整本書都很無節操,但是相信作者在寫作的時候,一定很絞盡腦汁的想,如何寫得讓讀者不會一眼就看透這句話有更糟糕的深意。」──讀者 吼吼

「如果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是媽媽阿姨們的枕下密書;《暮光之城》是少女們的床邊聖經;那麼這部就是半熟(18~25歲)姊姊們(小妹妹們非禮勿視)的閨中祕藏小樂書,初初踏入故事會感覺設定過於瘋狂而兒童不宜,深入故事久了呢,仍是兒童不宜,但會越漸著迷於豪放叢林部落背後的樸直單純。作者以鹹濕笑鬧的外衣包裹著一層最原始的純樸溫暖,獸人們就如同他們原型是獸,也是會為因為人對牠一分好,而全心付出忠誠信任的動物。牠們依循著本能行事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心中所想、保護所認定重要的人事,沒有心機、沒有私利、不求回報,單純為生存而守護的簡單美好;比起俗世煙硝爭鬥下擠出的幸福,更教人暖心。」──讀者 蚊子

「很喜歡它的設定以及無法想像、難以揣測的劇情。時而為慕斯以及獸人們的白痴行徑而捧腹大笑,時而為慕絲對人生的感悟有所省思,我想李慕斯是最吸引我看下去的地方。」──讀者 天晴

「平常不太看獸人文,原以為會不能適應,但是這篇文並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看著女主角歡樂又苦逼的穿越異界之旅,還有一群單純、有趣、可愛的獸人陪伴,怎麼會有看不下去的問題呢?」──讀者 AM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後!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司徒妖妖
思維詭異,嗜文且雜食,葷素不忌,生冷皆可。可憐常常靈感四飆,於是處處挖坑,最終在填坑的路上辛辛苦苦、累死累活。文風偏現實(?),提倡合理YY,健康做夢。

繪者簡介

Moon
外鑑:3D黑眼圈
性屬:低血壓嗜睡,看到陽光會乾癟
居所狀態:冬涼夏暖,15度以下貫徹裹著棉被裝蟲……
想說的話:請大家多多指教!

精采試閱

洛爾剛剛起身準備站起來,忽然就又一個倒栽蔥朝地上倒去,還好費勒就在他身邊守著,一把將他摟回了懷裡。
 
洞穴裡一下子騷動了起來,「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除了洛爾,部落裡就薩斯懂醫術了,他趕緊湊過去,沒過一會兒就笑了,「啊,沒事,是洛爾懷孕了呢。」
 
「咦咦咦!」
 
「耶耶耶!」
 
洞穴裡頓時響起大量相同的語言,「懷孕了?這麼快?這麼厲害?」
 
費勒剛才還掛滿了一臉的擔憂,頓時換成了滿臉的喜氣洋洋,拉著薩斯連連問:「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手不住地在洛爾肚子上摸來摸去。
 
薩斯顯然理解他的心情,每被問一句都笑咪咪的重重點了一下頭,費勒頓時樂得咧開了嘴,顯然想要發出點吼聲來表達他的興奮。
 
獸人們甚至不用對視一眼,已經一擁而上,撲到他身上,狠狠地將他壓在下面,一陣拳打腳踢,嘴裡卻裝模作樣的喊:「欸呀,你這混蛋,小聲點啊!別引來三爪黑鷹的注意啊!」
 
費勒唔唔的慘叫著,完全陷入了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無法反抗。
 
薩斯在一旁看得笑咪咪的,在說出結果之後已經非常靈敏的閃到了一邊,顯然對這個情況早有預見。
 
過了半天,才見被壓在最下面的那隻手顫巍巍的抬起來,無法反抗之下,只能狠狠的、萬分不甘的豎起一個粗壯的中指。
 
李慕斯立刻捂嘴,不打自招的連連後退,「臥槽!不關我事,這個動作不是我教的!」
 
沒加入戰圈的摩耶盯著她,緩緩的重複了一遍:「臥槽?」
 
李慕斯淚流滿面,「好吧……那個手勢,就是我做的。但是!是他不潔身自好,沒有嚴格要求自己!」
 
摩耶理也不理她,拉了拉薩斯,用眼神示意李慕斯的肚子,希望薩斯也能幫忙檢查檢查。末了,他萬分嫉妒地瞄了一眼被壓在下面、只剩下手腳還露著的費勒——其實,他寧願被壓的說……
 
薩斯不由得好笑,想想以前那個總也不化形,臭屁哄哄的豎著毛絨絨的大尾巴走來走去連正眼都不瞧人的雪毛吼,再看看眼前這個越來越沉著冷靜的部落領導人,突然就有一種看著孩子長大的滄桑感。
 
他不好意思的暗咳一聲,飛快地收拾好自己這不合時宜的感受,湊上來對著李慕斯的肚子,就是一陣輕輕的擠擠按按,李慕斯也沒在意,她的注意力還在那句「洛爾懷孕了」上面呢。
 
臥槽啊!雖然早就試著瞭解了,有了那麼些心理準備,但直到此刻,李慕斯才發現這準備做不做其實都一樣。
 
她淚流滿面轉過頭去,眼前轉來轉去都是這麼一句話:懷孕了懷孕了!一爺兒們,他還真懷孕了!這……這明明是多少年前咱姊妹一直懷揣的希望啊,可為什麼突然實現了,咱感覺就這麼微妙呢?
 
想當年,眾姐兒們歡快討論後,一致認為:做人難,做女人更難!不但要每月接受一次大姨媽的不友好訪問,收到處女X等跟證明書似的玩意兒的烙印,還得負責生孩子!疼啊!那多疼啊!憑什麼爽的是男人,到頭來疼的還是女人呢?所以,大家一致覺得,神馬時候把生孩子這活計歸到男人頭上去,就差不多勉強公平了。
 
李慕斯實在按捺不住自個兒的好奇心,輕手輕腳地靠近洛爾,見人還暈著,便試探性的在他肚子上摸了摸。李慕斯心道:嘿!想當初,你們一個個的還想摸我菊花呢,我就只摸摸肚子,多仁慈啊!
 
果然沒人阻止她,一個雄性還嘿嘿嘿的笑著,不住地打量她,打量得李慕斯情不自禁就把手就收回來了,「怎……怎麼了這是?」
 
薩斯在她肚子上按壓了老半天,也沒弄出個結果來,疑惑地對摩耶搖了搖頭,然後向李慕斯笑道:「怎麼?慕斯也想要寶寶了嗎?」
 
李慕斯:「……」我勒個去!誰想了?雌性還好一些,雄性可是一生出來就是獸型啊,要成年了才能化形,她……她就算再堅強,也還沒做好生隻寵物出來的心理準備啊!那也太挑戰她的下限了!
 
外面三爪黑鷹的聲音越發小了,好些獸人開始向洞口跑去,準備觀察一下狀況。李慕斯見此不免擔心,「那洛爾怎麼辦?他懷孕了啊,怎麼跟大家一起遷徙?」
 
摩耶也皺眉,「這三天的確比較困難。」
 
費勒這會兒一直將洛爾抱在懷裡呢,聞言也擰緊了眉頭。
 
李慕斯舉手,「不如還是像我來的時候那樣,在你們的獸型肚子上綁塊布,做個布袋子,把洛爾放進去?」
 
「只有這樣了。我給洛爾熬一點安胎的藥,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薩斯向擔憂的費勒承諾。
 
李慕斯又舉起手,摩耶笑著看向她。
 
李慕斯不好意思地湊過去,「那個……為什麼是三天啊?」
 
別的獸人都有些好奇的看著李慕斯,但摩耶是知道李慕斯的底細的,雖然李慕斯說的那些話已經超出了他的想像力,他理解得不是很充分,但總算知道李慕斯不很清楚這個世界的常識,所以解釋得很耐心。
 
「嗯,因為懷孕初期的話,雌性會陷入三天的昏迷,三天的昏迷過後,如果胎兒夠強,就能夠存活下來,與母體良好地結合在一起,讓母體的能力增強,也不會隨隨便便就流產,如果胎兒比較弱,就會自動流產了,那也根本不需要為懷孕擔心了。」
 
李慕斯一聽,很好理解麼!就是傳說中的優勝劣汰啊!女人懷孕也一樣麼,很多時候如果母體不健康,或者父親那邊煙酒太重啦之類的,也很容易流產。不過,這個獸人胎兒居然還能增強母體的能力,這也太強悍了吧?難不成大肚子們還能像獸人們這樣牛Β?
 
李慕斯摸摸肚子,突然覺得……懷孕好像也挺不錯的哦?
 
費勒聽了摩耶的話,已經在那邊兒頂著一張實誠的臉開始不滿的喂喂了:「嘿,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胎兒比較弱啊?我的兒子,除了尾巴比你短一點,會弱嗎?」
 
李慕斯一聽,眼一瞪,立刻就幫親不幫理了,指著費勒那張已經比她看破了狡猾本質的忠厚臉,就擠眼撇嘴作不屑狀,「誰說的?如果你兒子是雌性呢?那絕對比摩耶弱得多的!」
 
費勒一聽,對呀!但轉念一想,又搔搔頭樂呵呵的笑了,「雌性好啊!雌性好!就算是弱一點也可以!」
 
周圍幾人立即同時發出噓聲,並且毫不掩飾地表達他們的嫉妒。
 
「欸,你想得美!」
 
「去死吧!貪心!」
 
「揍他!他丫的就是想讓咱們嫉妒!」
 
費勒一看急了,抱著昏迷的洛爾警惕地盯住這些傢伙,「你們等會兒啊!敢亂來看我拍不死你們!別傷到我們家洛爾啊!」
 
其餘獸人立刻再次發出整齊無比的噓聲,但的確沒有一個人像之前那樣,毫無顧忌地動手。
 
門口望風的獸人這會兒來報告,幾波捕獵之後,三爪黑鷹的數量已經很少了。薩斯已經用一根拇指粗細的老舊泛黃竹管,把安胎藥給洛爾灌了下去,摩耶立刻下令出發。
 
雖然三爪黑鷹是群居性的原生獸,捕獵時也經常集體出動,卻也不能保證每隻都把時間踩得這麼緊,眼下其實並沒有全都離去,但如果這會兒不抓緊時間離開洞穴,只怕在下一波大規模的捕食來臨的時候,他們還沒有走出三爪黑鷹的捕獵區。這會兒天空中就剩幾隻掉隊的三爪黑鷹還在這裡盤旋,獸人們只要悄無聲息地消滅掉牠們就行了,這對驃悍的暮色部落獸人們來說並不難。
 
摩耶將獸人分成了兩個隊伍。部落裡本來是三十四名雄性、五名雌性,但後來插隊的兔族攻擊力實在太弱,摩耶想也沒想便直接劃到雌性隊伍去。雨季遷徙途中死了一名雄性,但後來霍克和保羅的加入,讓目前部落總人數達到了三十五名雄性、十一名雌性——可惜其中五名是偽的,不然這比例能讓雄性們很幸福啊!
 
摩耶稍微遺憾了一下,然後讓防禦力出眾的那隊雄性,等下瞅準機會護送雌性離開,十三名敏捷型的獸人,則準備擊殺天空中遲遲不肯離去的二十來隻黑鷹。
 
這其實有一定程度的困難,三爪黑鷹不但力氣大、物理攻擊力強,更為麻煩的是,牠們銳利的鳴叫能夠傳出上百公里。作為群居生物,如果一旦讓牠們發出遭到攻擊的信號,只怕整個部落都沒有辦法逃脫。
 
二十隻黑鷹,也就是說,大部分獸人必須同時應付兩隻,還得悶聲地幹活,開槍的不要,這就難了。
 
摩耶趴在洞口朝天空看了兩眼,思考了片刻,回憶了一下從薩斯那裡聽來的這種原生獸的資料,立刻細細地向其餘十二隻敏捷型的獸人交代了一番,獸人們齊齊點頭,服從性和紀律性都是超乎想像的好,好得李慕斯都奇怪——不是說越是強大的野獸越是獨行俠嗎?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笨,所以這才是人與野獸的區別不是嗎?
 
摩耶趁黑鷹盤旋著離洞穴稍遠的時候,帶領獸人迅速地從洞口縱身躍出,開始四散奔跑,天空中的黑鷹果然發現了這邊的情況,興奮的鳴叫一聲就圍追了上來——倒不是三爪黑鷹多麼喜歡捕獵獸人,而是獸人們那囂張而風騷的繞圈兒跑位,實在沒有將這些兇狠的肉食動物放在眼裡。這般挑釁,三爪黑鷹想不接都不可能,立刻磨著爪子嘶鳴著就衝了過來。不過這種捕獵的鳴叫跟預警的鳴叫並不相同,所以獸人並不在乎。
 
這一隊不愧是敏捷型的獸人了,這還繞著圈兒呢,都還能回頭調戲般地吼上一嗓子,更是把那麼一兩隻稍微矜持點、沒有跟上來的三爪黑鷹,也氣到嘶鳴著大怒而來,獸人們立刻又撒丫子跑開了,完全沒有停下他們的腳步,因為他們都明白,其他防禦性的獸人會趁此機會,帶著雌性們從洞穴偷偷摸摸離開,他們越是將三爪黑鷹拖住,部落的其他夥伴和雌性就會越安全。
 
摩耶他們雖然在仗著速度逃竄,但三爪黑鷹好歹也有兩隻翅膀,速度也不是蓋的,可惜,畜生就是畜生,獸人們平日裡打獵打得多了,經驗豐富,最近部落裡又添了霍克這隻火鳥,大夥兒對空對地的戰鬥知道得就更多了,因而非常清楚,凡是帶翅膀的種族,若是要攻擊地面上的獵物,翅膀的動作總是要變化一下的,只要抓好了這個時機,要避開並不困難,難就難在……怎樣才能同時消滅掉兩隻?
 
凡是接到了一對二任務的獸人都在一邊風騷地跑位,一邊思考著這個問題。
 
這個時候,很容易就能看出每個獸人的戰鬥風格的不同了。
 
摩耶咆哮挑釁了兩隻黑鷹後,通過一圈一圈的繞行,漸漸把握了兩隻黑鷹的攻擊頻率。大概是默契比較好的緣故,這兩隻黑鷹居然還搭配起來,對著摩耶就是一串的連續攻擊。而摩耶則故意在其中一隻俯衝下來時,都向右跳躍避過,哪怕被抓一下,都不改變這個行為。幾次下來,這些聰明的畜生的配合攻擊,很快就被他訓練出習慣模式,前一隻佯作撲殺後,另一隻會立刻向右側俯衝下來。
 
摩耶一見時機成熟,立刻在第一隻黑鷹俯衝下來之時,猛然一個左側滾,然後大力跳躍起來,趁著黑鷹俯衝到底,速度減慢的瞬間後腿一蹬,龐大的身軀狠狠踩在這隻黑鷹的頭上,幾乎將這隻黑鷹的腦袋踩進沙石裡面去,巨大的雪毛吼則已藉力躍起,大力撲向第二隻緊跟而至的黑鷹,利爪揮起,拍向對方的脖子,然後一口咬去——
 
第二隻黑鷹立刻嗚咽一聲失去了生命,而摩耶則迅速回身反擊方才被他踩踏得頭暈眼花的第一隻黑鷹。任務順利完成。
 
摩耶嘴角掛著血跡和鳥羽轉頭看去。就見戰鬥得最輕鬆的竟然是沃姆,微微一愣後不由得好笑。
 
是了,沃姆那數公尺長的蠍尾一甩,射殺範圍可比他強多了,而黑鷹俯衝之後再次起飛的速度可要慢得多啊,自然不用像他這樣小心翼翼地引誘黑鷹的攻擊頻率了。
 
獸人們很快就結束戰鬥,有兩隻獸人受傷,其中一隻是摩耶,但沒辦法,要想黑鷹不發出警戒的聲音,他就必須引誘黑鷹按照他的頻率攻擊,受傷也就成了誘餌。
 
另外受傷的那隻獸人叫拉里,他正有些不甘地對著黑鷹的屍體好一陣亂咬,看得摩耶直搖頭——拉里正是被李慕斯的大姨媽催化的其中一隻,年紀還有些小,本來是還不到成年的年齡,因此性格比較不穩定。
 
摩耶喝斥了他的行為,獸人們迅速分享了兩隻黑鷹的屍體,補充了體力,立刻拖著剩下的黑鷹屍體,快速的朝大隊伍追了上去。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看《萌生: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2

萌生: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2【新修版】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