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惡靈談判專家1:修羅重生

惡靈談判專家



定價:230元 
優惠價:79 182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張廉首部靈異題材小說,最具意義的個人代表作,七年等待終於面市!

邪靈封印現世,魔,即將重生……
天師嫡傳後代與除靈世家少主,要如何聯手扭轉乾坤?

——就由妳來做我的眼睛,填補我殘缺的靈魂,生死與共、降妖伏魔!


★加量不加價!隨書收錄全新番外「相愛的靈魂」,一次看個過癮!
★起點中文小說網連兩年不敗作品!171萬總點擊數,9萬9千讀者好評推薦!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斑目繪製「降妖伏魔物語」精美人設海報!
首刷贈送:超閃光票貼「聰穎機智靈少女—張玄」(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張天師第三十六代傳人張玄,
探查大學靈異事件時,撞見除靈天家的少主收鬼,
卻萬萬沒想到會直接跟冷面冰山的天行槓上,
更發現了他的致命祕密──沒有靈覺,也無法與鬼溝通!
她天生的陰陽眼,正好補足天行的殘缺,
張玄樂得偽裝靈媒,跟著這BOSS收鬼領高薪。

學園內流傳的離奇自殺,接二連三的失蹤與昏迷,
被害者唯一的共通點全是女學生。
張玄被無良的BOSS丟出去當誘餌,
狡猾的惡鬼卻暗地伸出了魔爪,
一場蟄伏千年的陰謀也悄悄隨之展開──
據說,這世界上有四大家族守護著五根邪靈柱,
但邪封印的出現,又與張玄、天行的命運有何關聯?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神奇!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有點宅,有點腐,有點靈異,有點虛幻,一直寫搞笑的輕鬆小白文,忽然有一天發現,欸~原來也可以寫寫玄幻靈異文。

繪者簡介

斑目
愛貓成癡卻因為過敏所以無法養貓的小畫家一枚。
最近的希望是能挑戰各種類型的圖,以及前往空中都市─馬丘比丘。

精采試閱

第一章 青慈大學的血色夕陽
 
惡靈,四處都是惡靈,那些惡靈化作烏黑的身影,變得巨大而可怖。它們肩並肩站在馬路中央,將一輛輛飛馳而來、看不到它們的車輛一一撞翻。
「轟!」車輛發生了爆炸,人們開始求救。四處都是哀嚎的聲音和熊熊的火光。
「哇——」那車裡還有一個嬰兒,她必須要去救她!消滅那些惡靈,不再讓它們靠近柔弱的人類半分!
忽然,一團巨大的火焰如同被人扔出一般,朝她而來,將她吞沒……
「啊!」張玄從夢魘中驚醒,滿頭冷汗。有著一張娃娃臉的她,戴著一副大大的彩框眼鏡,很可愛,如果不是她此刻微帶凝重的神情,會被人認為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她坐在沙發上撫額,那一次,真是一場慘烈的戰鬥。她救出了孩子,卻沒能打敗惡靈,因為一個人!一個神祕人的出現!
他穿著黑色的斗篷,斗篷將那人整個包裹起來,黑黝黝的帽子深處,散發著地獄魔鬼的氣息。是他將惡靈安放在高速公路上,她拚命上前阻止他,而他只是慢慢抬起右手,在空中打了一個響指,說了一句:「別礙事!」她就徹底輸在了他的手中。
那次若不是自己及時用了分身符,難保不會死在那裡。
他到底是誰?
就在這時,一團黑氣從她身後慢慢升起,猛然間,那團黑氣中伸出了一雙手,迅速向她撲來。
「滾!」她隨手抄起靠枕往身後一砸,直接打入那團黑氣之中。
「唉呀!」黑氣中傳來一聲慘叫,頓時,黑氣散盡,出現一個人影,卻是一名中年男子,而且還穿著戲水裝,一派從三亞旅遊回來的模樣。他不停地揉著自己的腦袋,大叫道:「我說玄兒,妳這下手也太重了!」
「老爸,誰叫你老是偷襲我?」張玄慢慢拿回枕頭,連頭也不回地說:「說吧,你不好好當你的死神,又跑來看我幹麼?」
中年男人臉一沉,「還不是為了妳!妳難道真的不繼承家業,不降妖伏魔?可別忘了,妳是張家傳人!我們身上流著的是張天師的血,抓鬼除妖是我們的使命!」中年男子義正詞嚴,眼角閃過一絲金光,大有為了革命而獻身的神情。
沒錯,這個張玄正是張家第三十六代傳人,而此刻正在教訓她的,便是她的「死鬼」老爸張德天,現任死神!也就是比勾魂使者高那麼一個等級的勾魂使者。
張玄臉一陰,露出鬱悶的表情,「拜託,死鬼老爸,你知不知道,現在不信鬼神的越來越多了,如果你女兒我出去對人說我是抓鬼的,不是被當作笑話,就是抓進管委會來次大大的洗腦,而且,人鬼神佛各有各的路,順其自然的好,你這個死神都不管,要我管來幹麼?」
「這是天意!」
「天意什麼啊?我不管自有人管,那個天家不是混得很好嗎?當初我們就應該搬到香港什麼的,那樣我們的生意會更多!」
「妳!就會狡辯,我看妳是怕死!」張德天緊緊地盯著張玄。
張玄的眉毛顫抖了一下,該死,還真被這老頭子說對了,還真是因為怕死,自從上次神祕人事件之後,她受了重傷,深感人生最寶貴的就是生命,想想自己連真正的戀愛都沒談過,便封了自己的靈力,躲在這裡做起了普通人。
張德天得意地笑了笑,自己的女兒他怎會不瞭解,「對了,講起天家,他們去了清慈大學,有機會就好好跟人家學學,記住,要想不死,只有變得更強!我還有事先走了,妳呀,唉,養兒一百,常憂九十九,妳要知道,我上來看妳一次有多麼不容易啊……」於是,張德天開始了他的唐僧真言,直逼得張玄攥緊雙拳,就差沒掏出送神符,將他打回地府。
天家來人了?張玄隨手打開了電視機,電視機裡正報導著八卦新聞,「清慈大學最近怪事連連,繼女生自殺後,又傳出許多匪夷所思的怪聞,學校上下皆緘口不言,這所名校到底發生了何事?請問這位學生,鬧鬼是真的嗎?」
女生擺手離去。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廂型車從那記者身後掠過,停在了緊閉的清慈大學的校門,從上面下來兩個黑衣男子,他們就像《駭客任務》裡的男主角,還戴著墨鏡,在學校門口站了站,就有看似是老師的人從裡面開門而出,將他們迎了進去,看似是十分重要的人。
而在他們打開車門讓那老師上車時,一個「【楷體】天【楷體】」字映入張玄眼簾。張玄立刻按下暫停鍵,短暫的暫停時間裡,她看清了車內放有一個巨大的箱子,箱子上的圖案一時無法看清,但是一個用篆體寫的天字,分外清晰。
作為除靈世家的後人,都認識篆體,因為許多古書中的符咒常用篆體所寫。
張玄摸著下巴,腦中迴響起他老爸的話:好好跟人家學學,要想不死,只有變得更強!
「更強?」張玄握緊了右拳,或許,她老爸是對的。如果她夠強,就能將那神祕人打敗,而不是被他打敗!
她騰地一下起身,拿起沙發上的外套,再看一眼電視機裡的清慈大學,那輛黑色廂型車已經開入清慈大學,看來,他們就是「天」家人,是相當專業的人士,也是四大除靈家族之一,不如就去看看。而且,她家和清慈大學正好是同一個城市。這次家門口鬧鬼,怎麼說她也要去看看怎麼回事。
天家是香港極其有名的除靈世家,很少來大陸,這次,正好是向人家學習的機會。嗯,她打定了主意,毫不猶豫地前往百年名校:清慈大學!
 

 
午夜時分,兩個黑衣人正站在清慈大學的大門口,陣陣的寒風侵入心骨。他們戴上了紅外線靈覺眼鏡,掃視著天空,突然,一縷黑氣從他們前方一公尺處的地面升起,漸漸的,從黑氣中走出了一個面色蒼白的女生,她咧開鮮紅的嘴,那咧開的幅度完全是正常人無法做到的,因為,那張嘴幾乎往兩邊撕裂。
「你們是在找我嗎?哈哈哈哈——」女生詭異的笑容,讓人渾身顫慄。
若是別人看見,大概已經暈厥過去,而這兩名黑衣人,卻依然站在原地,鎮定地看著那個女生。
「天行,怎麼辦?」其中一個較高的、臉型柔和帥氣的男生指向那縷黑氣,「要不要現在就把她……滅了?」男生說話的語氣從容淡定,似乎眼前的事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要捉住那女鬼更是輕鬆平常。
他的身旁,站著另一個和他穿著一模一樣的男生,他的面容十分冷峻,是女生所著迷的酷酷男生。少有的男生瓜子巴掌臉形,清清秀秀的臉,薄薄的唇,他此時抬手取下了靈覺眼鏡,瀏海滑落,遮住了他細細的雙眉。一雙同樣帶著冷漠眼神的狹長眼睛,讓他看上去生人勿近,無情而又冷漠。他就是香港除靈世家天家的第三十七代傳人天行,而身邊的那個陽光帥哥,則是他的助手司徒昊。
天行鬱悶地看著站有女鬼的地方,此刻,他已經什麼都看不到,只看到黑色沉寂的夜色。
「哼,就這麼一個東西,你去處理吧。」他從鼻子裡哼出了一口氣,冷冷地說。
「天行,你看……」司徒昊面露憐惜之情,「她只是個女孩,也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還是讓她自己放下心結,進入天堂的好。」
「我也想,可是……」天行的臉更鬱悶了,眉頭的結打得更緊,他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就是——他沒有靈覺。
作為天家唯一的傳人,沒有靈覺,那是一件多麼恥辱的事情!沒有靈覺,就意味著他沒有天眼,更無法與靈體溝通,甚至用身心去感化它們,而不是一味地鎮壓和消滅。要不是現代科技的發達,他根本無法走到今天。
除非由那些靈體主動與他感應,他才能不藉助儀器和他們交流。(靈體一般以虛體形式存在,因此沒有靈覺的人看不見,但靈體到達一定修為後,可以憑自己的意願實體化,並發出感應暗示,此時,接收到暗示的普通人就能看見聽見他們。說簡單點,就是鬼願意跟你交流,你才能看得見、聽得見他們,否則即使在你身邊,也不一定察覺得到。)
「我明白了,我來吧。」作為助手的司徒昊拍了拍天行的肩,向女生慢慢走去。
就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一棵樹邊,躲著張玄。她悄悄地扒在樹邊窺視著,心裡疑惑,天家人怎麼會看不到靈體,反而要藉助那些奇怪的科學儀器?
嘶,好冷啊,張玄縮了縮身子,奇怪,怎麼會這麼冷?
「呵呵!白色的。」突然,她腳下傳來一聲嗤笑,張玄寒毛一豎,慢慢往下望去。
「啊!」她驚呼了一聲,趕緊跳開,只見在她的裙下,正有一個鬼,露出半截身子仰頭張望。張玄怒火攻心,當即朝那鬼身上踩去,「找死!」
與此同時,司徒昊正準備掏出符紙,而張玄那聲驚呼,讓他與天行立刻往身後看去,除靈之事,最好不要被凡人看到,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只見一個女生,正用力地踩著地上,甚至還脫鞋狠命地打著,口中不斷大罵:「色鬼,連姑奶奶你也敢看,找打!」
天行和司徒昊疑惑地相視一眼,往地上看去,天行自然什麼都看不到,可是依舊戴著眼鏡的司徒昊,看見了!
在看見的那一刻,他猛抽一口涼氣,就在那女生的下方,一個半截身體的鬼正在求饒。他立刻拍拍身邊的天行,示意他也戴上靈覺眼鏡。當天行也看到這一切時,二人相視一笑,原來是色鬼偷看,活該被打。
突然,二人腦中同時靈光一閃,頓時用驚愕的眼光注視著那名女生,司徒昊更是驚歎道:「她居然看得見!」
是啊,她居然看得見!天行眉峰立時擰緊,他們的視線無法再從那女生身上離開,甚至都忘記了他們此行的目的——消滅他們身後的那個女鬼。
而那女鬼,此時正陰笑著朝他們而來……
色鬼終於在張玄的張式暴打下,匆匆鑽入地面,哭道:「碰到冤大頭了,這女人居然看得見……」
「還說!」張玄一鞋扔在他鑽入的地方,更怒氣沖沖地在那裡踩了N腳,隨即將鞋撿起,穿上,與此同時,她感覺到身後驚愕的目光,她僵硬地轉身,在看到兩個男生怔怔地看她時,她定格在了路中央。
又一陣陰風吹過,落葉在張玄面前打了個捲,朝前方飛去。
她尷尬地笑了笑,回頭想溜,卻看到他們身後的女鬼朝他們撲來,她立刻提醒:「小心身後!」
頓時,司徒昊回神轉身,轉身的同時,將手中的符扔了出去,符紙在空氣中瞬間燃燒,化作三昧真火,朝那女鬼而去,女鬼驚詫地瞪大雙眼,不敢相信地看著那團火焰朝自己而來。
忽然間,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風,將那團火吹離了原先的軌道,擦過了女鬼的手臂,瞬間,女鬼的右臂燒焦一片,她驚然化作一團黑氣,消失在夜色之中。
遠處的張玄眼睛看向別處,背在身後的手正慢慢從掐訣狀態回復。雖然她沒了力量,但是自然之力,有時只需要掐訣命令即可。
她慢慢移回目光,發現對面的那個表情愣愣的男生,依然看著她,他動了動眼鏡,像是在調整什麼,然後更加認真地打量她。
她索性大大方方走上前,正巧司徒昊轉回頭,心裡嘀咕著怎麼今天會打偏?
「你有沒有搞錯,這樣對一個女生?一點也不溫柔!」張玄雙手環胸,有些生氣地對司徒昊說。
「天家辦事,用不著外人指點!」天行眉一挑,他已經透過靈覺眼鏡很仔細地打量過張玄,發現她身上沒有靈力的能量,那麼,她應該只是先天就有陰眼,這樣的人也不少見。
「天家?」張玄看著眼前這兩個一高一矮的男人,沒想到真是天家的。陰陽師最喜歡PK,看來她還是少惹為妙。可那女生……若是被收太可憐了,還是感化比較好。同樣是女生,她自然更加心疼女生。
張玄心一橫,這事她管定了!
她昂起下巴,認真道:「這事我管定了!我無法容忍你們用三昧真火去燒一個女生!你們想讓她灰飛煙滅嗎?她做了多大的錯事?你們要這麼對她?」
天行和司徒昊微微一驚,沒想到這女生還知道他們方才用的是三昧真火。看來,她不僅僅是擁有陰眼那麼簡單。
司徒昊看向天行,卻見他唇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儘管很淺、很淡,幾乎不可見,但也說明他這個兄弟,認真了!
「妳不會是靈媒吧?」忽的,天行問。
張玄愣住了,依照現在的情形,她不能承認自己是張家人。陰陽師之間有著避諱,更不會讓別的陰陽師看到自己除靈,擔心會被偷師。所以,承認自己是靈媒,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所謂靈媒:是人與靈體溝通的仲介,一般是普通人所擁有的特異功能。靈媒與靈體只要接觸,那靈體生前的事就可以感同身受,便可知靈體死亡的原因,並用心感化超度他們。當然,若是陰陽師,有靈力,這種事情更是易如反掌。
由於此時,張玄自我封印靈力,因此,天行一直從普通人的角度,去分析張玄的天眼和心靈感應。而靈媒和修行的人最大的區別,就是靈媒與靈體發生心靈感應後,對健康造成極大的損害,而修行者,只是部分的靈力損耗。
所以,張玄便順著天行的話道:「是的,我算是靈媒。」
她的回答讓司徒昊一喜,他拿下眼鏡笑道:「那我們算是同行了,我們是除靈專家。」司徒昊自信地露出一個微笑,女孩子沒有一個能逃得過他的殺人微笑,這個也不會例外。
「看出來了,你們還是很厲害的除靈專家。」張玄眨巴了兩下眼睛,看看天行,再看看司徒昊,他們都長得十分帥氣,可是……她長長歎了口氣,心想:這年頭就沒有長得像男人的男人嗎?在她看來,這些「帥哥」就是偏於偽娘型,儘管時下很流行陰柔型男生。可是,她還是比較喜歡她老爸那種比較像男人的男人。
她的一聲歎氣讓司徒昊一皺眉,難道自己臉上有什麼不對勁,他朝臉上摸去。
「喂,你們誰是天家傳人?」張玄看向他們兩人。
「妳問這個做什麼?妳怎麼知道我們是天家人?」天行緊緊盯著張玄,剎那間寒氣增加了一倍。
張玄只覺背後一涼,這人怎麼這麼冷,她懶懶說道:「只是好奇。我看到你們的車,看到裡面有香港天家的符號,就跟著你們來了,想開開眼界,沒想到你們這麼殘忍。」她說完自己又整理了一番,回想自己有沒有說錯的地方。
天行冷冷俯視張玄,依然沒有從她的話中聽出她的身分,天家非常有名,任何一個靈媒都會知道他們的旗幟,所以眼前這個女生知道,並不奇怪。那麼,她到底是誰?
「妳是誰?」冷冷的問話,從天行口中而出。
張玄抬起頭,淡淡地答:「張玄!」
「姓張?莫非是張家的人!」天行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著張玄,一旁的司徒昊也不禁認真起來,一副隨時準備PK的架式。
張玄傻笑一聲:「什麼張家人?我父親姓張,我當然姓張啦。」張玄已經感覺到身邊的殺氣,修行的人怎麼都愛PK呢。
「我是說張天師張道陵的傳人!」天行瞇起了雙眼,仔細捕捉著張玄臉上的表情。
「張天師!」張玄驚叫一聲:「我當然知道!父親一直以姓張為榮,說我先天有陰眼,不是張家傳人太可惜了,所以就培養我做靈媒。嗯,真可惜,我想我一定能超越他們,對了,你是天家的人,一定也認識張家的人吧,介紹一下啊!我要拜師!」張玄拉著天行的衣袖開始撒嬌,演戲,她最擅長。
天行一愣神,難道真不是她?不過若是張家的人,靈力應該很強大,可她的身上確實沒有半絲靈力。而且,張家人也已經銷聲覓跡很久了,幾乎快成了傳說。於是,他厭惡地甩開張玄的手,「我跟張家不認識!」
張玄如蒙大赦般輕輕舒了口氣,隨即一個微笑,「那麼,明天見!帥哥們!」說著一蹦一跳往回跑去,大半夜的,多冷啊。想必那女鬼被司徒昊這一嚇,也一時半會兒不會出來,今晚不用擔心她被收了。
帥哥!司徒昊與天行同時心中一樂。
「就讓她這麼走了,她的天分正好可以彌補我們的不足。」司徒昊意味深長地看著張玄的背影,這丫頭似乎還是個學生。
天行若有所思地皺了皺眉,朝張玄喊道:「妳畢業了沒?」
張玄停下腳步,疑惑的回頭看著他們,「畢業了!」
「高中?」看她這麼年輕,頂多高中,司徒昊和天行心中得出了一個答案。
豈料張玄一怒,「大學!」
不會吧!天行和司徒昊一愣,司徒昊隨即摸了摸下巴,嘴角一揚,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原來是張娃娃臉,和某人一樣。」說完還斜瞟了一眼身邊的天行,不出他所料,天行的眼神像利劍向他刺來。司徒昊立刻躲開,繼續問道:「有工作了嗎?」
一句話說到張玄痛處,本來去年一畢業就打算繼承父業的,可沒想到,卻碰到了黑衣人,頓時打擊了她所有的信心,直到現在還處於遊手好閒的狀態。
司徒昊看著張玄無奈而憂愁的表情,就猜到了答案,隨即笑道:「那加入我們吧,待遇可是很優厚的喲!」
待遇優厚!張玄的耳朵立刻豎了起來,其實這樣也不錯,不僅可以免費旅行,而且,危險又可以由他們頂著,算了一下積蓄,的確很快就要山窮水盡,如果能跟著他們……還可以幫到那個女生!張玄的眼睛裡立刻冒出了鈔票特有的光芒。
「明天我們來接妳,有了妳,我們就不收那個女鬼!」司徒昊笑著。
「好!茶園路桂香坊!」張玄等的就是這句話。
看著張玄離去的背影,天行的眉擰在了一起,「你是老闆還是我是老闆?」
「呵呵,這樣不是很好嗎?」司徒昊拿起車鑰匙,在食指上轉著。
「唉……」天行長歎一聲,這樣就有了一個新夥伴?她真的只是個普通人嗎?她能看出他們的符咒,這個女人,是個謎!
突然,一絲流星滑過蒼穹,落向東方,天行深深一皺眉,不祥的預感,漸漸侵襲他的心頭……
 

 
第二天,張玄背著背包等候在社區門口。
「吱——」一輛黑色廂型車停在她的面前,張玄在旁人無比羡慕的眼神中,上了車。因為司徒昊大帥哥一下車,就吸引了無數美眉的圍觀。這兩個極具明星架式的男生,無論到了何處,都是焦點。
「妳東西怎麼這麼少?」天行坐在副駕駛座上,回頭看著張玄的背包,她居然只帶了個背包。
張玄努努嘴,她最討厭就是大包小包上路,只要把最重要的身分證和提款卡帶上就行了,還有幾套換洗的衣服,如果不夠,就到時再買,當然,還有祖傳的打神鞭,不過那東西可以折疊,因此不占地方。
「對了,那麼你就是天家傳人?我的BOSS?」張玄對司徒昊說道。
司徒昊一驚,隨即大笑起來,望向副駕駛座的天行,他則是一臉鬱悶。
「妳怎麼知道?」司徒昊還不甘休,打破砂鍋問到底。
張玄得意地笑了笑,「當時是你在收鬼啊,而且,你年紀大,個子高,人也帥,嗯,應該是你,最主要,是你雇用我的呀,不是你是誰?對了,天家的,你叫什麼?」
就在這時,天行抽著眉腳,冷聲道:「我叫天行,他!是我的助手,司徒昊!」
N滴汗,從張玄的額頭滑落,可背後卻是陰風慘慘。第一天見BOSS就道歉,看來以後的路,可不好走。可是,這個笨蛋張玄再次問出了一句不該問的話:「你們是不是沒有靈覺?」
頓時,前面的兩個人身體都僵住了,心中一緊,她怎麼會知道?
「啊~~我就知道麼。」張玄完全沒有感覺到前方的寒意,還在不知死活地說著:「我老早就在牆角看到了,你們的反應肯定是沒有靈覺的,奇怪,天家人怎麼會沒有靈覺呢?喂!是不是有什麼詛咒啊?還是得罪誰了嗎,唉……沒有靈覺很慘了……」
「這個月獎金扣一萬!」天行立刻打斷了滔滔不絕的張玄,隨即,張玄眼一翻,倒在車上,嘀咕著:「我的一萬啊……我的一萬啊……嗯?獎金居然可以扣一萬,那薪水……」張玄立刻來了精神,「BOSS!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幹的!」
天行看著照後鏡中的張玄,這個張玄怎麼被扣了錢還這麼高興?隨即轉頭望向窗外,希望這個張玄不會讓他失望……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惡靈談判專家1:修羅重生》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我以前從不敢看這種靈異的故事,不過這本書真的是太好看了,很喜歡張玄,還有半月,每個角色都喜歡。」──網友 游客

※「看張廉的文簡直是一種享受,《惡靈》所有的章節都不囉嗦,而且其連貫之意真讓我佩服,如果能拍成電視劇會更好。」──網友  紫蝶蝶

※「我很喜歡這本書,也很喜歡作者。精彩的故事情節,豐滿的人物,這一切都那麼精彩非凡。請繼續加油!」──網友 書友

※「我太喜歡這部小說了,真的,我都看了好幾遍了!越看越喜歡,要是能出書就好了!我一定要珍藏一套!」──網友 匿名

※「喜歡張玄,喜歡天行,喜歡藍狄……喜歡他們這一群真心與共的朋友。」──網友 小小迷01

惡靈談判專家1:修羅重生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