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絕世原配 卷二:太子也搶我相公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起點女頻週榜月榜三冠王 寒武記 百萬網友力推原創新經典──
婆婆妯娌鬥不完,太子也來摻一腳?!

家內家外都有肖想她丈夫的女人,如今連太子也是「青睞有加」?這下蕭家要一飛沖天,還是無端捲入皇室角力……

★作者新修內容+加料情節,台版實體書Only!
★全新加寫獨家番外,網路絕對看不到!
★首度台版實體書與網路連載同步完結,加贈獨家結局!看官敬請期待〜
★蟬聯起點女頻書友點擊週榜冠軍、點擊月榜冠軍、粉紅月票榜第一名之三冠王!

他的天地不是這個家裡後宅四方的天空,他是鷹,理應飛翔在長空之上。
「可你要記得,家裡有娘、孩子,還有我在等你回來,如果你不在了,沒有人能護住我們──」
終於嫁入蕭家之後,上有婆婆,旁有妯娌,
寄居家裡的金姨媽和女兒陳月嬌也不安生,各人各有心眼,
杜恒霜這個大房嫡長媳的位子不好坐,但蕭士及愛重妻子,
外面風波再多,小夫妻關起門來的日子卻是過得蜜裡調油;
只不過做婆婆的龍香葉偏心又見不得人好,風平浪靜也要生事,
婆媳大戰幾回合,逼得蕭士及只好使出殺手鐧──分產及「逼婚」!
家事因此消停,可杜恒霜深知建功立業、封妻蔭子才是丈夫最大心願,
他有鴻鵠之志,怎能困在蕭家宅院的四方天地內?
太子大婚激化了朝廷角力,小夫妻也莫名捲入是非,
但在暗潮洶湧之際,杜恒霜竟發現自己懷孕──
蕭士及欣喜若狂,卻也加深必登高位以保護家人之決心,
得知毅郡王要率兵親征江南王,他必要把握這一飛沖天的機會,
卻不知太子默然間已下了第一步棋,盯上他們夫妻倆……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寒武記
起點女生網大神約作者,自2011年在起點女生網寫文以來,陸續完成《煙水寒》、《重生空間守則》、《與子偕行》、《補天記》四本VIP完結文。

精采試閱

防賊

杜恒霜從梢間走出來,輕輕在門上叩了兩下。
知畫聽出來是杜恒霜出來了,遲疑一瞬,問道:「少奶奶?」
杜恒霜在門那邊笑道:「這是怎麼啦?這麼熱鬧?」
知畫將門打開,又一手掀起簾子,看著杜恒霜從裡面走出來。
歐養娘和另一個大丫鬟知數正拉住關芸蓮,不讓她往屋裡闖。
早先預備的兩個要做通房的丫鬟知節和知禮縮頭縮腦躲在牆角,一臉的嬌嬌怯怯,閃爍的眼神如受驚的小白兔。杜恒霜心裡有些不高興,但是面上並未帶出來,笑盈盈地問道:「這是幹什麼?練摔角呢?」
機靈的小丫鬟上前,扶著杜恒霜在一旁坐下。
陳月嬌縮在關芸蓮身後,雖然低著頭,眼角的餘光卻不斷往杜恒霜那邊掃過去。見她端凝大方地坐下,隨口吩咐底下的丫鬟婆子,將屋裡的下人剎時打理得乾乾淨淨,底下人恭恭敬敬,只有點頭稱是的分兒,不由心中更加警醒。杜恒霜真是不容小覷,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足足有陳月嬌上一輩子幾十年才歷練出來的氣勢。
關芸蓮看見杜恒霜沒事人一般出來,心裡暗罵她「不要臉」,面上一派委屈,說道:「大嫂,妳看妳的丫鬟婆子,不把我當主子,對我拉拉扯扯,真是成何體統。」
杜恒霜惱她不知輕重,不敲打她一頓,還不知道出去要怎麼編排她,但是又是妯娌,自己才進門第一天,若是真的鬧起來,也落人口實——新媳婦進門,怎麼樣也得老實三天的……
杜恒霜捧著玫瑰盅蓋碗茶的茶蓋在杯沿上磕了磕,笑道:「弟妹這話說偏了。她們一個是我的養娘,一個是我的大丫鬟,最是知禮守儀,怎會跟您過不去?不過您是貴客,她們一心向著我,怠慢了貴客,還望二弟妹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們一般見識。」說著捧茶喝了一口,再放在桌上。
歐養娘和知數放了手,一左一右走到杜恒霜身後站定。
關芸蓮甩了甩胳膊,探身往通往內室的梢間望過去,皮笑肉不笑地問道:「大嫂,咱們清水下雜麵,妳吃我也看的事兒,裝什麼一問三不知啊?」
「這話我不懂。」杜恒霜淡淡地說道,一隻手轉著自己手腕上碧綠的翡翠鐲子。
「不懂?不懂妳大白日裡頭鎖什麼門啊!」關芸蓮臉上興奮得起了紅光,一雙丹鳳吊梢眼瞪了起來。
杜恒霜輕笑,「大白日裡頭為什麼鎖門?當然是防賊啊!我和大爺在屋裡盤點我的嫁妝,還有蕭家的鋪子,帳本堆了一地,不鎖著門,被賊偷了去怎麼辦?」
關芸蓮被噎了一下,撇了撇嘴,不甘心地道:「深宅大院,哪裡有賊?」
「千防萬防,家賊難防。」杜恒霜肅了臉,一雙眼睛如有寒光,往關芸蓮那邊望過去。
關芸蓮縮了縮脖子,往後退了一步,手裡擰著帕子,訕訕地道:「大嫂這話說的,豈不是說我們是賊?」
「二弟妹怎會如此多心?我說蕭家的家奴而已,妳怎麼會往自己身上套呢?若讓別人知道了,豈不是壞我的名聲?這個趟兒,我可是不接的。」杜恒霜指了指下首的第一張椅子,「坐。」
關芸蓮沒有就座,忍了怒氣道:「大嫂,不是我們故意要打擾您和大哥恩愛,而是娘吩咐我,說大嫂剛進門,讓我好生照料大嫂,喜歡吃什麼、用什麼都要打聽清楚了,我才好去吩咐廚房,給您預備著。」
杜恒霜笑了笑,「二弟妹有心了。按規矩,這三天我們自己吃,等三日回門之後,再跟大家一起吃飯。我不敢壞了規矩。」
關芸蓮還想再勸,陳月嬌見杜恒霜油鹽不進,知道再多說也是自取其辱,忙上前拽了拽關芸蓮的衣襟,脆聲道:「表姊,咱們話帶到了,還是回去吧。伯母那邊想是氣已經消了。」不動聲色又給龍香葉上了眼藥。
蕭士及在屋裡聽見,長歎一聲,不再踱步,坐回長榻,兩手撐在膝蓋上,默默地等著杜恒霜,心裡有些氣不順,暗道這二弟妹以前看著還挺能幹,打理家事井井有條,現在看起來,怎麼這樣不知進退?自己都說得那麼明顯了,將整個家都託付給霜兒了,她還有膽子過來尋釁。轉而又一想,莫不是自己說得太隱諱,她們沒有聽明白?又覺得頭疼。他在外面這些年,相處的都是人精,說一句話,後頭藏著五六句話,全是見眉知眼。那些不能見眉知眼的,屍骨都去填了長安城外的大溝壑了……
蕭士及一時想明白了,一時又覺得不可思議,聽見杜恒霜在外面說「防賊」,又忍不住莞爾——霜兒的嘴皮子真利索,是個能當家的好媳婦。咧開嘴笑了一會兒,蕭士及在屋裡給杜恒霜造勢,裝做不耐煩地道:「說完了沒有?這裡的帳還沒有對完呢。我只有十天休沐,若是對不完,我可不管了,都扔給妳一個人掙命去。」
杜恒霜含笑起身,對關芸蓮和陳月嬌頷首道:「我這裡忙著呢,改日去找二弟妹說話。今日得罪了。送客。」說完轉身就走,穿過梢間,拐個彎進到裡屋,又將房門重重地關上。
關芸蓮沒辦法,只好帶著陳月嬌告辭而去,在路上就想好了一篇話,要去龍香葉那邊添油加醋去。
陳月嬌冷笑道:「表姊,我勸妳還是省著點兒。如今妳沒了娘家,蕭家的家財又都握到大少奶奶手裡,妳還跟她對著幹,小心她臉一酸,就把妳們闔家趕出去。」
關芸蓮有些發怵,抓住陳月嬌的手著急,「不會吧?我可是都聽婆母的話,她再厲害,能繞得過婆母?」
陳月嬌微微一笑,「且看著吧。我們不是那牌面上的人,能兩方不得罪最好。」
兩人悄悄商議著,回到龍香葉屋裡,笑著道:「娘,大嫂和大哥恩愛著呢,不許人打擾。我們可是拿草棍兒捅了老虎的鼻子眼兒了,以後不知要如何折騰我們呢。」
龍香葉聽了皺緊眉頭,搖頭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算了,等三日後再說吧。」
陳月嬌和關芸蓮偷偷相視一笑,一左一右上前,跪下給龍香葉捶腿。
龍香葉撐著頭靠在羅漢床的矮几上,很是受用地閉上眼假寐去了。

※※※※※※※※※※※※※※※※※※※※

杜恒霜的內室裡,蕭士及默然半晌,才艱難地道:「難為妳了。」
「沒什麼的,只是你這院子看門的婆子要敲打敲打了。什麼人都能放進來,連通傳一聲都做不到。」杜恒霜淡淡地道。她既嫁給了蕭士及,對這些事情早就有準備的,再說,她身上實在是不舒服,這兩個人貿貿然闖進來,倒是恰好解了她的圍。
蕭士及長歎一聲,仰面倒在長榻上,抱著頭看向屋頂橫梁掛著的紅木透雕海棠宮燈,想說什麼,又開不了口。
子不言母過,他沒法子在杜恒霜面前數落自己親娘的不是。就算他說了,也徒讓杜恒霜看不起他而已。
杜恒霜看看窗外的日頭,將頭上大妝的首飾一枝枝取了下來,又去屏風後換上常服,頭上只是清清爽爽插上一枝白玉簪,越發顯得一頭鴉青色的秀髮可人意兒。
「你說要跟我對帳的,不如去把帳本拿過來,咱們吃完飯之後就對帳吧。」杜恒霜有意岔開蕭士及的注意力。
蕭士及也是因為新婚,十八年來頭一次碰女人,又是自己從小就心心念念要娶回家的姑娘,自是有些把持不定。
不過被二房的人一攪和,他也醒過神來,笑著從榻上起身,對杜恒霜道:「我去外院把總帳拿過來。今兒先看總帳,過幾天再看細帳吧。」
杜恒霜應了,自己去吩咐小廚房做飯,一邊回房讓知畫和歐養娘把東次間收拾出來,布置成書房,以後她就在這裡理事。
蕭士及在外院的書房會和她共用,倒是不用再布置了。

※※※※※※※※※※※※※※※※※※※※

到掌燈時分,長安城的坊市開始落鎖關門。
諸素素的三進宅院裡,幾個下人拎著火煤走出來,陸陸續續將屋廊下的風燈點燃。
諸素素的娘尤倩娘吃完晚飯,還不見諸素素的人影,有些擔心,叫了諸素素的丫鬟過來詢問。
那丫鬟也是一問搖頭三不知。
尤倩娘更是擔心,帶著一個小丫鬟往諸素素住的小跨院走去。那裡除了是她的閨房,也是她的藥房。平日裡她十分重視她的藥房,讓幾個心腹丫鬟婆子看得死緊,誰都不讓進。
尤倩娘來到院門口,看見是吳世成守在門口,不由大皺眉頭,問道:「大小姐在裡面嗎?」
吳世成見是東家的娘親過來了,忙站起來行禮,憨厚地笑道:「在的,大小姐一直在忙著做鹹菜。」
尤倩娘噗哧一笑,手裡的帕子一甩,「什麼鹹菜?你如今也學壞了,會扯謊了。」
吳世成忙擺手道:「真的沒有。大小姐這幾天一直倒騰幾個大鹹菜缸,往裡面醃菜呢。」
看吳世成不像撒謊的樣兒,敢情是真的?
尤倩娘踮著腳,覷著眼睛往院子裡看。
她這個女兒,她最清楚。關在院子裡幾天幾夜搓藥丸是可能的,但是要她學廚做女紅,比殺了她還難受。
真的做鹹菜,那是太陽打西面出來了。再說,就算真的在做鹹菜,現在是八月天啊,也不怕做一罈壞一罈?鹹菜都是進了臘月才醃的啊。
尤倩娘心裡犯了嘀咕。
「你讓開,我進去看看。」尤倩娘不放心,擔心諸素素中了邪。
吳世成不肯,張著雙臂擋在門口,「大小姐說了,誰也不讓進。」
「我不是外人。」尤倩娘有些惱火。
吳世成這個人太死心眼了,油鹽不進。
「大小姐說了,就算夫人來了,也不讓進。」吳世成一本正經地道。
他身高力壯,張開雙臂站在門口,倒也有些嚇人。
尤倩娘不敢硬闖,尋思道:「今兒是蕭家請客的日子,大小姐去了沒有?」
吳世成一拍腦袋,大聲道:「哎喲!忘了!」連忙回身對院子裡大喊:「大小姐,蕭大人今日會親,大小姐送禮了沒有?」
諸素素將吳世成託付給蕭士及,讓他幫著在毅郡王府給吳世成找個活兒做。蕭士及已經應下,說是等他新婚過後,再帶著吳世成一起去王府。蕭家今日會親,也給諸素素送了帖子。
諸素素在屋裡戴著自製的羊皮手套,滿頭大汗地將這幾日曬乾起黴的芥菜放入新買的大缸裡。
從吳世成給她的《傷寒雜病論》裡,諸素素發現了一些隨書附帶的散方,看著不像是《傷寒雜病論》的原著,而是後人的一些研究心得,但是隨書放在一起。
其中就有在後世大名鼎鼎的陳芥菜滷汁。
諸素素翻看《傷寒雜病論》的時候,一眼發現了這個單方,簡直如獲至寶,差點樂暈了過去。
她可是知道這個大名鼎鼎的「陳芥菜滷」,就是早期的土方青黴素啊!
在這個時代,一個郎中有了青黴素在手,基本上已經可以橫著走了,可以說富貴之路已經在眼前,上至皇族宗親,下至達官貴人,都會哭著喊著求她治病……
諸素素親切地看著面前這一堆堆黴爛的陳芥菜,就像看見一堆堆銀子一樣欣喜。
按照原本的古方,一罈陳芥菜滷大概需要十年的時間才能製成。
但是諸素素來自後世,而且是藥學專業,她可是很明白,所謂「陳芥菜滷」的方兒,就是青黴素素菌的培養方法。原方兒需要十年時間那麼久,是因為發明這個方子的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對她來說,她只要知道整個原方的前前後後,就知道哪個環節是可以改良,哪個環節是可以加快的。
細菌培養,只要給細菌提供合適的環境,和足夠的食物,細菌就能長得快。她有把握,可以把青黴素成藥的時間,縮短到半年時間。
如果成功的話,以後她還可以繼續改良,最好縮短到一個月。當然,和她上一世在實驗室那種無菌培養的環境是不能比了。
重新拾起老本行,諸素素激動到完全忘了蕭士及的請帖。
聽到吳世成的聲音,諸素素後知後覺地拍了拍額頭,喵地叫了一聲,大聲回道:「去跟夫人說一聲 ,給我備一份厚禮,我明兒去請罪!」
今天是正日子,她居然忘得一乾二淨了。
諸素素有些沮喪,不過看著這些就要封缸的陳芥菜滷,又覺得有了指望。
有了它們,她去毅郡王府做個側妃那是妥妥的。蕭家,呵呵呵,交給杜恒霜去頭疼去吧……
諸素素笑嘻嘻地將大菜缸子一一密封,又在倒扣的碗蓋槽邊上倒入燒開的清水阻隔空氣。
「吳世成,進來給我埋菜缸子!」諸素素對著外面大喊一聲。
尤倩娘驚掉了下巴——難道真的是在醃鹹菜?
吳世成「欸」地應了一聲,當著尤倩娘的面將院門闔上,插上門閂,一路小跑著上了臺階,進到東廂。
「這邊最陰涼,你在這裡挖十個坑,把這個十個菜罈給我埋下去。」諸素素指點吳世成幹活,自己累得在旁邊大喘氣。
吳世成最聽話,二話不說就掄起鋤頭開始挖坑。
諸素素回到自己屋裡清洗一番,早早歇下了,打算第二天帶著禮物去蕭家賠罪。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絕世原配2》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以往重生小說皆是以主角悲慘的前世為契機,藉由重生活出新的人生,所以看到後面出現的角色是重生者,會疑惑難道他們才是主角?或是作者故意為之,要顛覆讀者的刻板印象,引導讀者以另一個角度看故事發展。我第一次遇到會猜不出主角到底是哪位的情況!」──讀者 Makoro115

「故事中替女主角的未來鋪了許多不同的路,首先奶娘的『慧極必傷,情深不壽。』以及白狐報恩、雷聲隆隆,甚至有認識女主角前世的穆夜來,讓她敘述出女主角前世種種,似乎都替未來的故事設了許多前置作業,也讓人觀看的同時有一種好像心中已經有個底,卻又不知道故事會不會如自己想像般進行。」──讀者 芸綺

「這故事內容蠻對我的脾胃,有點類似大宅院的鬥爭,但又不失純愛點綴,其中更能表現出家族沒落的現實面以及旁人的冷言冷語。我喜愛男女主角間那孩童般純純的愛,心中沒有任何雜質,眼裡只有對方。」──讀者 羽毛

「這是一部比較有別於目前市面上常看到的重生小說,不像其他一開始就是女主角枉死重生後進行報復,看到後面真的很好奇;蕭士及、杜恒霜和穆夜來的未來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會變成那樣?原來應該甜蜜恩愛、羨煞眾人的蕭士及和杜恒霜,怎麼會走到形同陌路?穆夜來認知中的杜恒霜又到底是誰?」──讀者 嘉芸

「在閱讀當中的另一個樂趣,就是尋找誰是穿越女(笑),但我沒想到居然連重生女也有(震驚)!而作者對人物的雕琢也很到位,每個角色的個性十分鮮明,彷彿他們躍然紙上,為妳上演一部曠世大作,讓妳跟著其中的角色際遇哭哭笑笑,也為反派的邪惡內心戲咬牙切齒。」──讀者 予悅

絕世原配 卷二:太子也搶我相公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