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簫傲金宮8:滿月的幸福旋律(完)

簫傲金宮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30元 
優惠價:79 182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金石堂輕小說暢銷排行榜NO.1!九龍傳奇最終穿越大結局!

九龍齊聚,混沌開啟,時空之門現蹤跡。
紅顏一笑,三龍奪情,大司樂情歸何處?

不管這些龍子是威脅利誘、還是趁亂告白,她只想跟阿娜達私奔回現代!

★粉絲必追!張廉free talk專欄:「金宮殿下篇——七皇子龍墨焱幼年篇、成年篇、情感篇」,獨家刊載!
★起點女頻超過115萬點擊率,7萬書友好評推薦!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重花繪製「英雄救美」精美海報!

「不!我不會走的!你又想把我一個人撇下?我死也不走!」
「不是撇下妳一個人,是留在這裡太危險。」

都說人怕出名豬怕肥,太搶手只會男禍不斷。皇上、阿七、墨刑,競爭滿月已進入白熱化,緊繃的氣氛幾乎一觸即發。緊張時刻,易容成王白石的墨刑在宴會上遭到刺殺,滿月卻被波及受了重傷。龍墨刑大為震怒,終於撕破詐死假象、重新恢復太子的身分,更成了聖龍朝一字並肩王,與皇帝對立。而自始至終阿七都冷眼旁觀,試圖漁翁得利,挽回他與滿月的舊情。
然而滿月從這背後嗅到了不同尋常的陰謀,是誰在檯面下蠢蠢欲動?偏執的龍墨焎、懷有企圖的阿七,還是遠在後宮內的皇太妃們?而滿月好不容易收齊了九龍佩,滿心期待回到現代的她,最後又是否能順利開啟時空之門?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精采試閱

銀白的月光如同銀霜一般灑落廊外的花林,讓這位全身上下銀色的國主越發散發迷人的光輝。龍墨影一身醬紫色的長裙,手執黑紫綢扇,站在月光下,猶如魅惑的貴婦。

很高興能看到我想找的龍墨影,至於銀冰,就買一送一吧。不過,真沒想到他們會在一起月下散步。

「你怎麼說小月是狐狸精?」龍墨影精緻的臉在明月下沉起,一點也不買銀冰國主的帳。我認識的冷陌影就是這樣性格直爽的女人,從這個角度看,她和銀月還有點像,只不過銀月討厭我,她喜歡我。所以,聽到別人用狐狸精稱呼我,她這個朋友自然不悅。

銀冰倒是一臉狐狸笑,「本王聽過一些傳聞。」

「說小月跟太子和駿王的那些事吧。」龍墨影的臉陰陰的,在銀冰點頭中冷語,「一定是你妹妹跟你說的,傳聞未必是真。當初太子哥哥是喜歡小月,但小月喜歡的一直都是駿王。只是駿王不知珍惜,將小月……」她說到這兒立刻頓住,頗有些尷尬地朝我看來,「對不起……小月,說起妳的傷心事了。」

我淡然笑道:「都過去了,現在我很好就可以啦。對了,我正想去找你呢。」

「找我?」龍墨影紫黑的綢扇一折,露出一抹恰似墨刑的狡黠,「妳沒事不會找我,找我定然有事。」

龍墨影說得我一陣汗顏,忽然間反而不好意思開口了,「那……我還是不打擾公主散步,改日再來。」

「不行。」龍墨影「騰騰騰」大步上前將我攔住,「好不容易逮到妳一次,妳得陪本公主好好聊聊。說吧,妳找本公主何事?」她在我面前打開摺扇,像是等我在求她。

「呃……」我看向銀冰,銀冰輕笑轉身捂耳朵,「說吧,本王不聽。」

我這才對龍墨影小聲說道:「我……想要妳……那顆琉璃吊墜。」

「哈!」龍墨影竟是拍手一笑,眸光閃耀,「不出三姊所料,妳果然來跟我要吊墜了。」

「啊?」我一時怔愣在月光灑落的長廊裡,看著這位此時洋洋得意的美麗公主。

「三姊說,妳正在收集吊墜,她說大概只差我這顆和皇上這顆了。」她笑得狡黠,其實,她不知道龍墨焎早將他的吊墜給了我。其實,他的情很真,就跟皇帝大叔一樣。這樣的男人如果也愛著他,自然是好,但如果……

「妳收集吊墜到底做什麼用?」龍墨影瞇眼看著我,我拉回思緒笑道:「想知道,中秋夜給妳看。」

龍墨影摸摸下巴,露出一絲壞意,「好,那我就中秋夜宴結束再給妳!」

「別啊,公主!」

「哼!」她傲嬌轉身,「誰讓妳回來也不找我玩,一找我就是要我的傳家寶,哪有這麼容易?這兩天妳讓本公主玩爽了再考慮要不要給妳。」

欸喲……我的姑奶奶啊,就差最後一步臨門了,居然還給我設這麼多門檻啊。我只有認輸地站在她身後,「好吧……妳說妳想怎麼開心吧。」

她轉回身一笑,「我可聽墨沄說了,今晚他們都到妳家去聽妳彈鋼琴,我也要去。行啊妳,偷偷摸摸自己造了台鋼琴,我都沒好好聽過妳彈琴呢。」她用摺扇戳上我的胸口,痛痛的,我只有點頭,「好好好,沒問題。」

都說要讓她開心了。為了回家,除了上床,什麼都願意。豁出去了!

可是,卻沒想到她朝銀冰喊了:「銀國主,銀國主!」

「嗯?公主,他就不……」我話還沒說完,銀冰已經放下捂耳的雙手轉身了,只有收住聲。龍墨影像是有意整我,對著我故意邀請銀冰,「銀冰國主,稍後本公主去簫司樂家裡吃夜宵,你去不去啊?」

銀冰狐狸眼一瞇,和龍墨影一樣的壞,「公主相請自然去,本王就不客氣了。」說罷,從腰間抽出一把摺扇,「啪」地打開,和龍墨影一樣慢慢搖。

明白了,他們是一對狐狸。

「就這麼說定了。晚上見。」龍墨影說完還用摺扇遮臉,貴婦笑而去,「哦呵呵呵呵~」笑出我一身雞皮疙瘩。

於是,晚上大部隊殺到我家了。

墨沄師父他們因為跟我在一起,所以和我一起回家的。楚容要將琴放回琴家,片刻後再來。

我帶師父他們走到院門口,然後讓他們稍等。

「對不起,我進去通知一下石頭。」

師父略帶疑惑,「通知什麼?不如我們給他一個驚喜如何?」現在師父也貪玩起來。

「呃……」我陷入尷尬,墨沄和子遙相視一笑,墨沄正要說話,裡面卻已經傳來聲音:「老婆,讓大家進來。」

我一愣,其他人都愣住了。師父的眸中更是露出驚詫的神情。因為石頭沒有用石頭的聲音,也沒有用孤心的聲音,而是墨刑的,真正的墨刑的聲音。

墨刑,你想跟自己的兄弟們正面相認了嗎?

我讓開了身,「各位,請。」

墨沄和子遙回過神,畢竟他們已經知道了真相,只是他們和我一樣,沒想到今天墨刑會真容相對。他們看向還在驚詫的師父,輕輕推了他一把。

他一步,一步走進圓形的拱門,我們走在他的身後。然後看見月光明亮的院子裡,已經放上了一張大大的地毯,地毯中央正有人擺放果盤和酒杯,旁邊放有熏香爐鼎,驅散蚊蟲。

他聽到我們進入的聲音一邊擺放一邊隨意地說道:「大家快來坐吧,這裡比不上皇宮,但我們講得就是隨意二字,望大家不要嫌棄。」說罷,他拍手起身,轉身揚起了略帶一絲緊張的笑。

墨刑,原來你也會緊張嗎?是因為要面對你的大皇兄:龍墨慳嗎?

那一刻,墨刑的容顏顯露在月光之下,讓師父徹底驚得愣在原地。

墨沄第一個跑過去,與墨刑緊緊擁抱後,隨意地坐上地毯,子遙也走向墨刑,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坐在墨沄的身旁,放下我們去杏花村買來的酒。

最後,只剩下師父。

他依然怔立在原地,疤痕消淡的臉上,是愣愣的神情。可是,他的雙眸裡,卻捲起了驚濤駭浪。

墨刑微露一絲拘謹地走向他的大皇兄龍墨慳。這個曾經也厭恨著他的兄弟。

因為他,他沒了母親……

因為他,他毀了容顏……

因為他……他失去了太子之位……

因為他……他成了金宮被人冷落的醜臉皇子……

「大皇兄……對不起。」墨刑低下頭,將心中對龍墨慳的愧疚,化作了這三個字。明明他並沒做錯什麼。可是,他總是將這一切歸咎在自己身上。

龍墨慳在墨沄和子遙的目光中,緩緩回神,神情透出了許許多多的感慨,和一絲時過近遷的豁然。他垂下雙眸,已經不再遮顏的瀏海在夜風中清揚,「說什麼呢,一切都與妳無關……」他撇開了臉,閉眸歎息一聲。

「我……」墨刑看向他,他忽然側身面對地毯,墨刑略帶失落地再次低頭,他卻忽然說:「既然活著,為何瞞這麼久。害我自責到如今!今晚你得罰酒!」說罷,他拂袖走向地毯,似是氣呼呼地一屁股背對我們坐下,不再說話。

墨沄和子遙正好面對他,朝我們笑笑。墨刑頓時輕笑出聲:「呵,好!」說罷,他一身輕鬆地也要過去,我立刻拉住他,「你這樣可不行。過會楚容,你八妹還有銀冰都會來。」

「什麼?」墨刑變得很驚訝,「老婆,妳到底請了多少人?八妹也就罷了,銀冰妳怎麼也請了來?」

我好無辜,「欸,是你妹妹請的啦。」

「呵。」墨刑搖頭笑道:「這小影,還是這麼愛熱鬧。好。我去準備準備。」

說話間,老陳已在院外喊,說楚容,八公主和銀冰國主到了,而且,又多了兩位不速之客:三公主龍墨冰和獨孤翼。

一下子院子裡坐得滿滿的,大家有說有笑,十分熱鬧。又如當年東宮月宴。墨刑一定會很開心。若是墨焱,龍墨焎和紫菱也來,便是真正的團聚了

墨刑化完妝匆匆出來時,銀冰遞給我一個四四方方的錦盒,略帶一絲窘迫,握拳輕咳一聲:「咳,不管妳看不看得上,既然本王說要給妳禮物,妳這禮物也得收下。」說罷,他塞入我的手中,我打開一看,瞬間光亮差點閃瞎我的眼睛。

我怔怔地看盒中像是鑽石製成的紫荊花步搖,這禮物……太貴重了!

「哼,獨孤國主,我們烏雞國雖小,但有的是寶物。」銀冰滿是得意地坐回獨孤翼身旁,墨刑來看我盒中的步搖,輕歎:「果然是稀有的寶石。」他一句話,引來兩位女賓的好奇,也朝我盒中看來。

那邊,銀冰繼續得意,「想那水晶鋼琴,還有這璀璨寶石,都是我們烏雞國的,怎麼也比你們國那只破盤子強吧。」原來,他是在跟獨孤翼較勁。獨孤翼手執酒盞但笑不語,像是銀冰只是個孩子,他不限跟他計較什麼。

銀冰在那裡跟獨孤翼較勁。這邊龍墨冰和龍墨影看完寶石再看石頭,龍墨冰說道:「你……就是石頭吧。」

石頭含笑點頭。

龍墨冰斜睨他一眼懶洋洋靠在龍墨影的身上,同樣懶洋洋道:「那你可要看好你老婆了,不然,這裡可有好幾雙眼睛都盯著呢。」她纖手抬起,懶洋洋地掃過全部人,墨沄和子遙笑,師父垂眸低頭,獨孤翼和銀冰一愣,略顯尷尬。

「噗哧。」龍墨影唯恐天下不亂地笑,也是看看石頭,「是啊,你這賣饅頭的可拿不出什麼璀璨寶石,什麼神鳥啊。」龍墨影這次指向更加明晰了。龍墨影真會開玩笑,所以墨刑才說她是最愛鬧的人。

「公主莫要開玩笑。」獨孤翼一臉正色,就連銀冰也難得正經起來,「八公主,妳知道本王……」

「不怕。」石頭一臉老實人的笑,大方地取出璀璨寶石紫荊花步搖為我插入髮髻,然後說,「他們能拿出神鳥,能拿出璀璨寶石,但做不出饅頭。」這傢伙,還認真了,他應該知道龍墨影是在開玩笑呢,「神鳥和寶石都是可以用錢買到的,別人也會有。但是我的饅頭,只做給我老婆一個人吃,她也只愛吃我的饅頭。是不是,老婆。」他熱熱地注視我,我抑制不住的笑容浮上臉龐,捶向他的胸口,「你怎麼也跟著八公主鬧,她那是開玩笑呢。還不去搬鋼琴。」

「是,老婆大人。」他跳起來叫上楚容。龍墨影不停地摸手臂,「肉麻死了。我還以為這世上只有太子哥哥才會說甜言蜜語呢。」

一怔,立時,墨沄,子遙和師父的神情都微微凝固。龍墨冰轉眸看向他們,眸光閃爍。而龍墨影依然不知地繼續說:「原來妳家石頭也這麼甜膩。我看他給妳做饅頭都不用放糖。小心吃壞牙。」

我「噗哧」一笑起身,坐到已經搬出來的鋼琴旁,看向獨孤翼和銀冰笑道:「二位國主別在意,八公主以前就愛這樣亂開玩笑,不必當真。烏雞國主,十分感謝您的禮物。」

銀冰打開摺扇總算重現自得微笑,還挑釁獨孤翼:「獨孤國主,你那神鳥呢?叫出來也讓本國主見識見識啊。」

獨孤翼搖頭笑著,似是真把銀冰當作了小孩。

「小月,把神鳥叫出來,我們也想見識一下。」見墨沄要求,我看向墨刑。他笑著抬手放到唇邊,只聽「噓——」一聲呼哨,眾人變得寂靜,彷彿都在等神鳥出現。

整個院子因為大家的安靜而顯得格外寧靜,甚至,聽到了草間啾啾的蟲鳴。大家等了片刻,月色之中依舊未見神鳥。

「鳥呢?該不是太小我們看不見吧。」就在銀冰故意調侃獨孤翼之時,忽然空中傳來「撲楞楞」翅膀飛動的聲音。

緊跟著,小月和小龍白色的聲音從夜空中而落,披上銀白的月光,如同仙子一般落在我黑色的鋼琴之上。近乎白金色的尾翼華麗地鋪蓋在我的鋼琴上,瞬間將我的鋼琴,也染上了一層仙氣。

立時,院子因為這對白孔雀的到來,而再次變得鴉雀無聲。

除了獨孤翼,其他人都都瞠目結舌地看著神鳥,小月和小龍相視一眼伏在鋼琴之上,我和已經坐回地毯的墨刑也相視一笑,開始彈牠們最喜歡的〈孔雀〉。

美麗的白孔雀像月光下的仙子,讓人心懷崇敬。〈孔雀〉彈畢之後,眾人緩緩回神,開始了對白孔雀的驚豔與讚歎。而我,開始在旁邊為他們緩緩伴奏。

「小月,唱一首。」酒過一輪之後,龍墨影毫不客氣地命令。我點點頭,其實,墨刑一直想聽我唱〈天路〉,只可惜我到不了韓紅那個高度,我還是唱唱中國風吧:

「整片櫻花森林已開滿,一眨眼都落盡白花瓣,減弱我的跫音聲聲慢,風在樹梢彈琴曲中斷……

啊~啊~

早春帶來暖度溪急流,波紋中一步步水滲透,已喝乾的酒壺遠漂遊,乍見早已涉渡繼續走……

爭分奪秒畢竟人生如夢,挺身跟我一起乘風,沒什麼不可能,歲月入流將我奪走,趁時間還來得及牽我的手,一起走,問你尋尋覓覓尋尋覓覓,你在找什麼……」(克里斯汀〈尋尋覓覓〉)

清幽閒散的歌聲迴盪在這幽靜的小院中,問你尋尋覓覓到底在找什麼?

在找那個對的人……

在找回家的路……

在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中秋月宴進入了最後的二十四小時倒計時。下午我正在做最後一次排練,然後讓大家可以好好休息一晚準備迎接明天的演出時,銀月氣呼呼地來了。

她把我一把拖走,直接到中宮湖邊的一處涼亭,伸手就說:「我的璀璨寶石步搖呢?」

「妳的?」我一下子有點發懵。

她氣得直跺腳,「氣死我了!那步搖是我的!是哥哥找來給我明天中秋月宴戴的!都怪妳,讓哥哥和那個獨孤翼較勁比寶物,哥哥最要面子最好勝了,他為了贏獨孤翼,把要給我的步搖給了妳!那步搖上的寶石再也找不到差不多大小的了!」她說著說著,都快氣哭出來,可見她真的十分稀罕那件鑽石步搖髮簪,連平常的本公主都不說了。

不過,她說得對,那髮簪上的鑽石大概很難再找到匹配的。昨晚後來我研究過,發現構成紫荊花瓣,以及垂掛在銀鏈末端的鑽石,都是未經切割過的,形狀形同花瓣的小鑽石,故而顯得越發稀罕。

見銀冰快急哭的樣子,我也不好意思跟她爭,「好好好,我還妳就是了。」

「不行!」她真的快要哭了,臉都急紅了,「妳還我,我哥一定要生氣,會被獨孤翼認為他小氣呢。」

「……那……妳說怎麼辦?」這小丫頭還真是糾結。

她糾結了半天,大概還是捨不得那寶貝,「妳送我,妳送我就沒問題了。等我生日那天,妳再送還給我。這幾天便宜妳了,讓妳戴著過過癮。哼!」她氣惱地轉身,居然還甩臉色給我看。

這對兄妹,真是有意思。哥哥為了跟獨孤翼較勁,把咬牙將為妹妹準備的稀世珍寶給了我。而妹妹因為捨不得,又來跟我要回。

這兩個人,讓人無語了。

就在這時,龍墨焎遠遠而來,銀冰立刻轉回身,擦擦眼淚,問我:「我眼睛還腫嗎?」

我搖搖頭。

她深吸一口氣,揚起燦爛的笑轉身面向已經入亭的龍墨焎,「焎哥哥,今天怎麼來了中宮?」

龍墨焎微微蹙眉,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似有話說,但久久沒有說出。半晌,他轉身出去了,第一次,他對我一句話都沒說,就走了。

銀月似乎也察覺到龍墨焎今日有些異樣,也變得安靜地跟在他身後出了亭,只留下了常公公。

他看向我,微笑道:「皇上說,明晚中秋宴,讓簫司樂的丈夫也來飲宴。」

這句話,讓我立時一怔。等回神時,常公公已經離亭,隨龍墨焎越走越遠。

龍墨焎……掙扎半天沒說出口的話……是讓墨刑入宮參加中秋宴?

不知為何,忽然覺得心裡暖暖的,竟是替墨刑激動起來。

龍墨焎,你今天算是讓我滿月,對你真正的刮目相看了。

這天晚上,小暹到了。

簫滿萱沒有來。幾個月沒見,小暹雖然沒有長大,可是他臉上的表情變得越發老成。當年,他是故作成人,騎在威武的黑將軍身上,手舉小寶劍,大喊殺呀——

那時他故作大人,但依舊是個孩子。

而今,他還是孩子的年紀,但臉上已經不再是孩子的童真。

他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和黑將軍團聚。看到他和黑將軍久久擁抱,我和墨刑也久久相依偎在一起。小暹說,這次回去要把黑將軍帶回去,這段日子,他每天都在想他。

我和墨刑則是在想,我們是不是該給黑將軍找個伴了?

八月十五這天,從一清早開始,整個金宮都為今天而忙碌。

今天不僅僅有夜宴,白日有接待各國國主使節以及各地藩王的宴會。下午是達官以及家屬入宮。

而天樂府也忙得不可開交。

寅時開始演員們開始上妝。然後在天樂府做最後一次走位。

拿來的演出服也要試穿,不合身的馬上修改。司衣局的女孩們今天也都在這兒,一人一個針線包,隨時備戰。

檢查道具有否破損、遺漏,錯的要馬上修補。

晚上的宴會來不得半點馬虎。

各地的藩王,還有其他國的國主今天也已經陸陸續續趕到,小暹將會早墨刑入宮,想必此刻接他的馬車已經到了我家門口。

而在東宮正華殿裡,墨焱也正忙著迎接他們,殿內正進行著另一場龍墨焎給國主藩王們接風的宴會,琴老和楚容已經去那裡忙碌。

這段時間忙完,大概我和琴老都會虛脫。

得到龍墨焎的允許,石頭下午和其他達官的家屬入了金宮,我去接他。

他久久站在宮門口,身邊是載有達官家人的馬車一輛輛而過,只有他,獨自一人徒步而來,然後停在門前,遲遲沒有踏入。

以前,他總是站在不遠處的楊柳樹下接我回家,或是翻牆進入金宮。而今天,他要從這正門堂堂正正地進入。儘管當年他是金宮太子時,也可隨時隨地入內,但想必那時和此刻的心情,完全不同。

我朝他走去,他仰頭看高大的宮門門洞。當我走到他身前時,他發出一句感歎:「這門舊了,該翻新一下了。」

我挽住他的胳膊,「走吧,老公,今晚給你一個驚喜。」

「驚喜?」他俯下臉眸子裡帶出不正經的壞笑,「老婆晚上又要穿什麼給我驚喜呢?還是……不穿?」

我蹙眉,幸好旁邊馬車聲大,狠狠掐了他一把,他痛得皺眉,卻笑得越發開心,「打是親罵是愛,老婆妳可是真是愛我哪~」他咬牙說。

「去死。」懶得理他,將他拖進了長長的宮門過道,「下午我可沒工夫陪你,你自己乖乖在中宮玩,別亂走,也別跟別的女人搭訕,更不許對漂亮女孩拋媚!」以前他做孤心時,整天對小宮女拋媚眼。儘管他現在解釋是是不想讓我發覺他的目光只落在我的身上。

「欸呀老婆大人,我現在這個樣子明顯有心也勾搭不了女孩啊。」他指指石頭這張普通的臉。

「討厭。還有啊,自己小心點,龍墨焎叫你來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的。陌生人給你吃東西別亂吃知道嗎?誰知道會不會下毒。」

「欸~欸~老婆,我可不是白雪公主,龍墨焎也不是巫婆後母~」石頭似乎對龍墨焎一點也不戒備。這傢伙,真讓我擔心。

還是不太放心把石頭一個人撇開,後來碰到墨沄和師父,他們說會照顧石頭,我才放心去做自己的事。

今年的中秋,大家都很開心。

可以看到不再用長瀏海遮臉的師父,從斗篷下出來綻放笑容的墨沄,和自己心愛人親昵的龍墨冰,與銀冰抬杠的龍墨影,挺著大肚子罵石頭不去看望她的紫菱,被石頭抱在懷裡的小暹,和駿王妃耳鬢廝磨的墨焱,還有高高端坐的,溫和地看著自己兄弟姊妹們,露出心安微笑的龍墨焎。

金宮九子,他們人人臉上,都洋溢著微笑,讓整個金宮變得溫暖。

和幾個小太監去請水晶鋼琴。現在鋼琴是駿王妃的物品,還得像請神一樣去請。

這次的中秋夜宴所有皇族不會再有表演,所以駿王妃也不用上場演出。

現在整個宮都在為中秋夜宴忙碌,此刻駿王妃應該在中宮裡。不過請鋼琴的事是早已說好的。所以她應該有所交代。

不知不覺已入黃昏,離晚宴開始越來越近。

小太監拉著車隨我一起進入西宮,到墨焱宮時,獨孤娉婷果然已有交代,我們直接去花林方亭取琴。

「請大家搬琴時務必小心。」小宮女交代。

「好,我們會小心的。」

將車停在涼亭,小太監入亭搬琴。大家小心將琴放上車時,卻有人出現在我們的拖車前。大家急急下跪,「拜見駿王。」

竟是……墨焱。

他一身暗紫色的華袍莊重威嚴地站在暗黃的黃昏下,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陰沉氣息,讓我一時錯認為龍墨焎。

「你們去忙吧。」他緩慢地、淡淡地說了一聲,連語氣……竟是與當年的龍墨焎有些像了。

「是。」眾人匆匆起身,拉走了鋼琴。他看向我,面露淡淡微笑,「簫司樂,請隨本王入內一敘?」他指向我們身後的方亭,然後獨自從我身旁走過,步入方亭。

我歎了一聲,只能轉身隨他而入。

淡淡的金光下,是曾經的金宮七殿下,今日的駿王:龍墨焱。

他負手背對我而戰,寬大的紫色的袍袖垂落在他的身後。我靜靜地看著他,正想問他何事。他已經說了起來:「小月,妳還記不記得當年我們在這座方亭裡耳鬢廝磨,遊戲玩樂?」

我轉開身,「駿王,臣……」

「我記得很清楚……」他打斷我,緩緩轉身,坐下,撫上身邊空白的位置,「一切就像在我的眼前,妳坐在這裡,靠在我的懷裡,我們……」

「墨焱,一切都過去了。」我忍不住打斷,那時的親昵讓我幸福,但是此時再提,難免不全身寒毛顫慄,「你不該再沉溺過去,你現在有了愛你的娉婷,你應該好好珍惜她。你那次不是也說現在心裡只愛她?」

「我那是自欺欺人!」他忽然拔高了聲音,朝我迫切地看來,「妳當真了是不是?是不是?」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霍地起身,「小月!我沒辦法接受失去妳妳知不知道!我真的,沒辦法……」他在漸漸暗淡的陽光下,深深吸入一口氣,「那三天,我努力告訴自己,我不愛妳了。可是,那天,妳在雨中拉小提琴,我知道,我愛妳,我比以前更愛妳,我不能失去妳,更無法相信妳會離開我,妳會愛上別人!當年妳是那麼地愛我,即便是優秀的墨刑,妳也不為心動……」

「呵。」不知怎的,我笑了,他朝我看來,我不知是該苦笑,還是該冷笑,「你現在說我不為墨刑心動了?可是那時呢?呵。墨焱,我們不是誰失去誰,而是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瞭解彼此,我們根本不適合。就像你當年說的,我們該分開……」

「不!我們不該分開!」他忽然伸手扯住了我的手臂,緊緊地捏住,「小月,我們本來不該分開的!是別人拆散了我們,我們應該在一起,我們當年是那麼地相愛,直到現在,我愛的還是妳!」

「夠了墨焱!」我厲聲打斷了他的話,望入他痛苦而掙扎的眼睛,「你面對現實吧,我們的事與旁人無關,問題出在我們兩個人身上,我們根本不合適。」

「不合適?呵。」嗤笑從他口中而出,眸光再也看不到當年的清澈而是一絲嘲弄,「妳現在說我們不合適?我們哪裡不合適?我是男人,妳是女人,我們哪裡不合適?我一直都愛妳,即便當初認為妳跟龍墨刑滾床,我依然不介意地繼續愛妳……」

「繼續愛我?」我也嗤笑反問,「你的意思是我還要感謝你那時不計較我身體的不忠?既然你連這都不計較,那為何後來要跟我提出分手?」

他一時語塞怔立。

「你是想說因為你孝順,要聽母親的話?」我在他怔愣時,終於抽出了被他牢牢捉著的手,「還是你想說你信了龍墨焎的話,認為我心裡已經是墨刑?」我一步步走向他,他一步步後退,「還是你想說,你那時就已經知道墨刑其實沒死!」

他的雙眸倏然收緊,不再後退。

「其實你比我更喜歡逃避,你在逃避我們的一切,逃避因為我們的感情所帶來的一切的煩惱。你認為相愛應該是件快樂的事,而不是整日心煩痛苦,所以你想逃避……」

「不!我沒有逃避!」他驟然變色,眸中在變暗的天色中閃出了寒光,「是龍墨焎,是他的陰謀,他想得到妳,就拆散了我們!所以,我不會再讓任何人拆散我們!」他突然伸手將我緊緊扣住,我氣鬱地掙扎,「龍墨焱,承認一次自己錯了又有什麼!輸一次又怎樣?」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簫傲金宮8:滿月的幸福旋律》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寫得很好看,還是一如既往的搞笑。廉大加油啊!我會一直支持妳的,最喜歡妳寫的書了。」──網友 游客

※「看廉大的書就會讓我回到初戀的那份悸動!是的,廉大書裡的男主都很唯美,都是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的,溫柔、體貼、帥氣、多才多藝,讓我欲罷不能!
初看龍墨刑就知道他非池中物,就知道什麼花心冷酷都是裝的,越是這樣的人心靈越是脆弱。他溫柔、睿智、幽默、帥氣,最重要的是專情跟瞭解女人!他懂得愛,更懂得怎麼去愛,這些都無一不令女人心動。說到這裡,不禁感嘆一下為什麼現實裡沒有像墨刑一樣專情的男人啊!」──網友  krybabe

※「呵呵,覺得廉大的文筆真的很細膩、很煽情,情節設置轉折很自然,沒有讓人覺得突兀。」──網友 小宴闌珊

※「張廉經常是第一人稱敍述,NP,偶爾一點h,有時還有雷,但總的來說,是我最喜歡的文風。虐到心,然後趕緊給個甜棗,心裡頓時很舒服很開心。我看書時一直是笑的,因為幽默不羈的文筆讓人看了很放鬆。相比張廉其他的書,我覺得這部最打動我了!每一個人都很喜歡,每一個都沒有偏頗。張廉,我真的很愛妳啊!」──網友 墨使愛

簫傲金宮8:滿月的幸福旋律(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