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簫傲金宮7:攪亂金宮一鍋粥

簫傲金宮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30元 
優惠價:79 182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金石堂暢銷排行榜六連霸!張廉再創佳績,金宮風雲謎團重重!

被迫重回鳥籠的大司樂,再次成為眾龍子眼中肥肉!
舊情人、親愛的、變態追求者,當三對頭齊聚金宮,
是鬧得天下大亂,還是腥風血雨再起?

★粉絲必追!張廉free talk專欄:「金宮殿下篇——五皇子龍墨焎幼年篇、成年篇、情感篇」,獨家刊載!
★起點女頻超過115萬點擊率,7萬書友好評推薦!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重花繪製「九龍佩之祕」精美海報!

「月兒,他若是認出妳,他忍不了多久就會有行動。不過,有我在,妳不用擔心。」
「我們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滿月與丈夫王白石,僅靠一支iPad便嚇退了侵略的寅國,她立下了大功,本想利用這個機會逼迫龍墨焎赦了簫家滿門,誰知和談地點選在了梨花鎮,甫登基的龍墨焎竟御駕親臨,隨行的還有駿王阿七!一道聖諭命令滿月在眾國主前登台表演,豈料一曲彈完她的身分立刻曝光,不僅讓新皇與阿七發現她是真正的「滿月」,還逼她回到金宮!

正好滿月需要尋找九龍佩回到現代,她順勢回到金宮,豈料立刻被封為大司樂。龍墨焎的企圖太明顯,誰不知樂府中的女子都是皇帝後宮的備胎!為了應付龍墨焎的變態追求、也為了救出簫滿萱,以及龍墨焎對王白石產生的歹意,滿月決定大展身手找找這尊大佛的麻煩,攪亂金宮這鍋粥!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大麻煩駕到

在和談的消息傳到驍騎公主那兒時,聽說驍騎公主還十分高興,當晚邀約墨焱一起月下賽馬,很晚才回來。
驍騎公主獨孤娉婷是一個敢愛敢恨的人,喜歡了就主動出擊,這比起當初的我,是強上了許多。她處處都比我好,墨焱喜歡她也很正常。可是,為何我心裡還是有些疙瘩?沒想到我也會這麼小氣。欸,其實我根本配不上墨焱,所以……我也配不上墨刑……
我一時之間目光渙散,出了神。
「老婆~替我擦精油~」我放下這些關於墨焱和獨孤娉婷的情報,轉頭看向床上,頓時呼吸一滯。只見精美的華帳之間,某人衣衫半褪、美背裸露地趴在床上,一手端著精油瓶,一腿風騷地微微翹起,衣襬從赤裸的腿上滑落,正好遮蓋他腿間的幽暗之處。
我撫額……不管我配不配得上,反正他現在只屬於我了!就算配不上,我也要把他牢牢看住!嗯!我要幫我這風騷的老公擦精油去。老公,我來啦~
第二天,小暹跟我要絕影,他要練騎馬。我很驚訝,問他怎怎麼知道那是絕影?他很鄙夷地看著我說:「昨天妳這麼叫牠的。」
我怔了半天,千防萬防,唯獨防不住孩子哪。呵呵,反正絕影後來也是給孤心騎的。他說孤心這樣對待絕影,太子哥哥看了不知會怎麼想。
我笑了起來,絕影確實很委屈。
可是,沒想到他又突然老成地說,太子哥哥死了,孤心還活著,而孤心走了,石頭又來了。易容果然很方便,他也要學。
我再次一愣,小暹……到底明不明白真相?昨天小暹問石頭,太子哥哥是否還活著,石頭也是沒有明確地回答,只說:「你認為還活著,便是活著。」既沒承認,又沒否認。墨刑是怎麼想的?是不是不想刻意隱瞞小暹什麼?
現在,他們都一樣是流落在外的金宮皇子了。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石頭從屋裡走出來,說要學騎馬、易容都沒問題,只要小暹答應他,將來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能開心地面對,不要再一個人躲在被單下偷哭。
小暹立刻否認,說自己才沒哭,說他已經是男人了,不再是愛哭的孩子。
我和石頭都笑了。
聖龍駿王的到來,讓梨花鎮越發熱鬧起來,因為墨焱是一個喜愛四處遊玩的人,因此會有很多姑娘聚集在梨花鎮周圍,希望能看見這位聖龍的王爺,滿足一下小小的好奇心。
而烏雞國國王銀冰更是夜夜設宴款待墨焱和獨孤兄妹,金牛國和未國的國主也會相繼到邊境,參加這次五國公約的簽訂。說是五國,其實主要是聖龍和寅國。
說起來,烏雞國皇室的姓也確實特別,我終於知道了瓊月公主的大名,和我相似,名叫銀月。
屆時她和林嫣會隨龍墨焎的隊伍南下,根據墨刑的情報,紫菱也會來。這讓墨刑很不悅,因為紫菱已經身懷六甲,如此舟車勞頓非常危險。可惜,墨刑沒有機會警告她,人家紫菱已經念夫心切地隨龍墨焎南下了。好在紫菱是龍墨焎的姊姊,想來龍墨焎也會好好看顧她的。
因為人越來越多,桃林也漸漸變得不像以前那麼安靜,我跟小暹去摘桃子的時候,桃林裡除了鎮上的人摘桃子,還有許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姑娘,因她們聽說駿王和驍騎公主常常到這裡賽馬。
小暹很不喜歡塗脂抹粉的女人,若不是黑將軍想吃桃子,他根本不想來桃林。這點他跟龍墨焎很像。他板著臉看著那些在樹林裡探頭探腦的女人,厭煩地說:「烏雞國不是女人很少嗎?怎麼看起來這麼多?」
我一邊摘桃子一邊笑,一旁也在摘桃子的娘笑了起來,「幸好烏雞國的女孩不多,不然我們的桃子都要被摘光了,哈哈哈哈。」
摘桃的女人們聽了也笑了起來。
正在說著,忽然有士兵邁著整齊的步伐進入了桃林,是聖龍的兵,他們隔五步就停下一人,然後對我們喊:「除了梨花鎮子民,請速速離開桃林!」
哈,有人來清場了。
一時之間,那些姑娘們被請出了桃林,桃林一下子靜了好多,只剩下我們這些梨花鎮的女人在摘桃子。
士兵清出了一片空地,有幾匹馬漸漸地從遠處而來,我想應該是墨焱他們。既然是他們,我就早些離開吧。我其實不擔心他會找我麻煩,因為他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之前有時在路上碰到,他也是把我當做路人視若無睹。所以,我更該自覺地退避。
「小暹,桃子摘好了嗎?」
小暹看看一籃子的桃子,點點頭。他更不想看到金宮裡的人。
我和他拉起手便往回走。
我和馬隊隔著士兵擦肩而過,看到來的不止是墨焱和驍騎公主,還有兩個人。但我只看到獨孤翼,另一個人我沒看清楚。
才走開沒幾步,忽然有人從我身後用帶著一絲嘲諷地喊道:「狐狸精~」
狐狸精?這聲音是……
我當作沒聽見,如果停下,豈不承認自己就是狐狸精?
但是沒想到那人反而騎馬走到我的身旁,隔著士兵一邊走一邊說:「難怪妳能擋住十萬大兵,妳看妳,把本王的大將軍折騰成什麼樣了?」
少白?
我立刻停步轉頭看過去,卻看到一個狐狸男。雖然他臉上有著嘲諷,可是他那雙和狐狸一模一樣的眼睛,外加尖尖的臉型,跟狐狸如出一轍。
原來他就是狐狸男,長得和瓊月公主十分相像。只是他的臉比瓊月公主更長。狐狸麼,臉長長的、尖尖的,眼睛細細的。
他正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我依然發著怔,直到獨孤翼走過來我才回神,「季將軍怎麼了?」
「妳明知故問!」他把話冷冷地扔了下來,有著王者的威嚴,高高在上。
我學簫滿月反應慢半拍地點點頭,露出不安的神色。這裡的人沒有一個認識真正的簫滿月,我曾經問過琴楚容和簫滿麒,簫滿月的性格是怎樣的?他們說其實跟我還是有點像,但反應更慢一些,而且很少說話。
所以,我只要放慢我的動作,我的眼神、我的語速,外加不要嘴賤,便是簫滿月。簫滿月已經穿越過時空,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所以不需要在這些王者面前,表現得大驚小怪、過於惶恐,甚至哆哆嗦嗦。
在墨焱和驍騎公主也過來以後,我低頭疑惑地慢慢說了起來:「我只記得季將軍那日在我家喝酒,之後……他怎麼了?」我關切地看向這位和他妹妹一樣總是叫我狐狸精的男子——烏雞國國主銀冰。
銀冰的臉此刻沉得和他的名字一樣,像冰一樣地發冷,「我烏雞國堂堂大將軍,就算刀放在脖子上,也不會眨一下眼睛!但卻因為妳這個狐狸精,意志消沉至今日!」他說得咬牙切齒,哪裡像季少白的主子,更像是他老婆。
若是此刻沒有旁人,我一定反駁。我也知道我嘴巴很賤,可是,墨焱在這裡,簫滿月可不能嘴賤。
我只能難過地低下頭,「季將軍……太不值得了。勞煩國主與季將軍說,他竟然因一個重犯而頹廢,我……看不起他。」
「妳、妳還看不起他!」狐狸男暴跳如雷,「少白有什麼不好!居然還比不上一個賣饅頭的!哼,一定是妳這女人貪心,好!只要妳肯嫁給少白,金山銀山隨便妳拿!」
我搖搖頭,在這些高高在上的男人們俯視之下,我自卑地慢慢說道:「民婦是聖龍重犯,自知配不上任何人,如果國主想因為季將軍的事降罪於民婦,民婦也甘願領罪。」你罵我不就為了給季少白出口氣。欸,沒想到季少白會頹廢這麼久。不過,想到當初簫滿麒輸給了石頭時也頹廢了許久,是後來發覺石頭不同於一般人,才漸漸振作起來。
季少白的問題不在於我拒絕了他,而是跟簫滿麒一樣,不甘心輸給了一個賣饅頭的,更何況他的身分比簫滿麒又高貴許多,是個大將軍。想要好轉自然還要一些日子。
「銀冰國主。」銀冰繼續瞪著我,這時忽然出現了獨孤翼的聲音:「王夫人有幾句話說得有理。一,她是聖龍的重犯,怎配得上少白?而且堂堂烏雞國大將軍,又怎能娶一個重犯?豈不有辱聲名。」
石頭沒白交這個朋友。雖然這些話全是貶低我的,但若能解開少白的心結,怎樣都行。而且,獨孤翼也答應不提石頭與鄭爽對戰之事。我看,獨孤翼是想「私吞」石頭這個人才。
「嗯!」銀冰依然氣悶,「本王也對少白說為此頹廢不值得,可是他……」
「銀冰國主,少白的問題其實不在這簫滿月身上。」
「那在哪兒?」銀冰轉頭問道。我始終低著頭,只看得到他們映在地上的影子,此時我的上方傳來獨孤翼的笑聲:「是少白輸給了一個賣饅頭的。」
銀冰不再說話,看來他也同意這個說法。
「還不走?」墨焱冷冷的聲音傳來,我立刻行禮離去,「是。」
我拉起小暹的手,小暹冷冷地說:「自己長得像狐狸,還說姨是狐狸精,哼!」
「小暹!」這次我惶恐地抱起小暹連聲道歉:「民婦死罪、民婦死罪。民婦告退、民婦告退。」抱起小暹一邊輕聲說他說得好,一邊趕緊跑掉,身後傳來一片「哈哈哈」的笑聲。
「銀冰國主,其實王夫人已經給出藥方了。」身後傳來獨孤翼帶著笑的聲音,「她看不起他,這句話一定能讓少白振作起來,哈哈哈……」
是啊!那句話我是故意說給銀冰聽的。他只要回去轉達,少白定會無藥自癒。他可不想被我看不起,那會有損他的自尊。
這裡的男人想要得到一個女人,也不先問問妳到底喜不喜歡他。輸了的第一時間想到也不是感情問題,而是先在意輸給了誰。因為這裡重男輕女,男人才不會考慮女人到底喜不喜歡自己。
只是我沒想到,當天晚上卻迎來獨孤兄妹。我很吃驚,因為獨孤娉婷來了。
大家都進屋後,獨孤翼把石頭拉走了,留下我和獨孤娉婷。
她一身便裝,卻也英姿颯爽。那是骨子裡的皇族氣度,不會因為服飾而改變。
我給她上茶,她卻突然起身,寒光掠過我的面前,一把匕首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依然端著茶,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可是,我也奇怪自己卻沒有被驚嚇到半點,難道我跟著墨刑久了,也變得越來越處變不驚?經過那次戰爭之後,我的性格似乎發生了一些我自己都沒察覺到的變化。
可是,她在燭光映照著眸光卻劃過一抹讚賞,然後收回匕首坐回原位。我不慌一忙地將茶放到她的面前,「公主這是做什麼?」
她莞爾微笑,「我一直不信妳像皇兄說的,一個女人擋他十萬大軍,所以才想試試妳的膽量。」
「哦……」
「因為我從墨焱口中知道的妳,似乎與皇兄口中的完全不同。」
「是麼。」我也微笑地坐在一旁,「公主不必在意小婦人與駿王的事,那都已經過去了。」
她沒有說話,而是很認真地看了我一會兒,說:「不,本公主在意。」
我的心跳了一下,我都不在意妳跟墨焱在一起,妳為何這麼小氣地在意我跟妳男人的過去?
我看著她,她很認真地說道:「本公主希望自己強過墨焱喜歡過的所有女人,也包括妳。」這氣勢倒像個公主了,「可是,如果隨便一個稍有姿色的女人便能吸引墨焱,本公主也看不起他。所以,本公主想看妳身上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我撫額,公主,我服了妳了。妳也太糾結了吧。墨焱的前女友如果太弱,妳還要嫌棄墨焱。我本以為她與墨焱的感情毫無瑕疵,卻沒想到她的想法這麼有個性。
面對這樣的她,我只能繼續假裝是簫滿月,萬一直率性格的她到時什麼都去跟墨焱說,一來二去,我不就暴露了。
呃……等等,她口中那個稍有姿色的女人……是指我嗎?這……算是誇讚我?還是奚落我?
「那……請問公主,駿王口中的小婦人又是怎樣的?」我得先問問清楚,免得對不起來。
她端起茶杯,吹開茶葉,「有點唯唯諾諾,聽命於簫滿萱,接近當時是金宮七皇子的他,他因妳動聽的簫聲而對妳動心,因妳的恬靜乖巧而對妳動情。結果發現妳其實心繫琴楚容,知妳聽命於簫滿萱,故而與妳分手。」
「哦……是這樣,駿王真是個好人哪,我們簫家能保命,也是靠他與紫菱公主……」墨焱還對她承認曾經與我有過一段情,畢竟當年我與墨焱的那些事,在金宮也是盡人皆知。而事實太複雜了,這樣說反而更符合常理,連我自己……似乎都有點信了。
「可是,皇兄卻對妳讚賞有加,說妳有勇有謀,這與墨焱口中唯唯諾諾的妳,完全是兩個人。」她目光銳利起來,像是偵探般,想要抽絲剝繭,找到事實的真相。
我沒有多想,而是直接淡淡地說道:「這梨花鎮皆是聖龍重犯,十萬大軍前來,不逃,是死,逃,亦是死。既然橫豎都是死,還何懼生死?自然是放開一切,搏命一戰。若贏了,還有機會請皇上開恩,放姊姊出宮,讓我們簫家一家團圓。若死了,我自是為聖龍捐軀,皇上或許會念及我以身殉國,准我簫家返回故里。」
「所以,妳想一死以贖簫家之罪?」她略帶吃驚地問,我默然點頭。我的應變能力似乎也因為那場戰爭而進步了。
她變得沉默起來,忽明忽暗的瑩黃燭光中,是她美豔的臉龐。她又……喜歡過多少個男人?
我不禁問道:「公主可曾喜歡過人?」
意外的,一直很鎮定的驍騎公主露出了一抹羞澀。她微微轉開臉,並不像瓊月公主對我那樣囂張,「一直沒遇到像墨焱這樣的敵手,所以……」
我明白了,她和墨焱果真是不打不相識。這麼說……對這位女將軍、公主來說,墨焱是她的初戀?難怪她會如此謹慎小心。
欸,我當年真蠢,若是能像她這麼小心,也不會經歷那場甜蜜又苦澀的初戀。我忽然想提醒她,墨焱容易患得患失,既多疑又輕信,但我又覺得多餘。在墨焱心裡,比他強的只有墨刑,他才會不信任我的愛。現在墨刑死了,他再也沒有敵手,也不會再出現像我那時的情況。
於是,我淡淡笑著祝福她。同時,獨孤翼和石頭的說笑聲也傳了過來。
「今日不夠,來日再戰。」是獨孤翼。
「國主命令,怎敢不從?」是石頭。
「哈哈哈,好,說好了,到時可不許推託。」
「絕對不會。」
他們這是在做什麼?我和驍騎公主同時起身,兩個男人已經走進屋內。獨孤翼看了我一眼,笑著看向娉婷,「娉婷,妳心裡的疑問,王夫人可解了?」
娉婷點點頭,表情認真地說道:「原來王夫人也不像皇兄所說。」
我好想撫額,這就是傳說中的較真嗎?這樣下去,遲早會穿幫。
石頭走到我身旁,輕聲問道:「她到底想知道什麼?」
「過會兒說。」
獨孤兄妹告辭離去,我們送到門口時,墨焱卻意外地來了。獨孤翼了然一笑,自己先行離去。墨焱蹙著眉盯視我,經歷戰場的成熟臉龐有著一絲威嚴,似是在警告我不要亂說話。
然後,他與娉婷漫步而去,慢慢消失在月光下。
我總算鬆了口氣,將驍騎公主與我的對話與墨刑說了一遍,也讓他眉頭蹙起浮出了憂慮。沒想到娉婷公主如此較真,幸好我們已經離開金宮,她若入得金宮,執著於我和墨焱當年的事,只怕金宮又會風波不斷,我的身分說不定也會因此而暴露。
果然人無完人,較真有時是一個優點,但如果較真的內容、時機、場合都不對,就會讓人頭疼了。比如我每天較真墨刑以前到底有幾個女人,只怕我們的婚姻馬上會出問題。
然而,我們對驍騎公主的憂慮尚未平息,真正的大麻煩到了。
龍墨焎,終於來了!
他是六月二十五日傍晚到的,老天很給面子,一直沒下雨。浩浩蕩蕩的隊伍,帶來了瓊月公主和林嫣,還有終黎心心念念的紫菱。
他們入鎮的時候,百姓夾道歡迎。駿王和終黎將軍等人,琴楚容以及西秦關所有官員一起在縣衙門口迎接。
石頭站在人群裡,遙望著紫菱的車輦,看著紫菱挺著大大的肚子從車上下來,被終黎接在手中,他才安了心。
龍墨焎從皇家車輦走出來,在馬車上溫和地微笑環視梨花鎮的百姓,忽然感謝地說道:「大家辛苦了,朕替聖龍致謝。」他對眾百姓拱手一禮,所有百姓頓時激動地下跪,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守護聖龍,是我等職責——」
龍墨焎這一拜,不僅收服了原本對朝廷不滿的梨花鎮百姓,更讓獨孤翼、銀冰等他國國主看到了一位仁君。
我跪在人群裡,想起他在金宮裡對簫滿萱溫和地笑著,不由得渾身發寒。他和皇帝大叔一樣,在百姓眼中,是一位愛護子民的仁君,但在攻城時卻毫不猶豫地屠城。皇帝大叔的是非功過已經化作歷史的塵煙,而現在眼前這位君王正在寫自己的歷史。
無論他對簫滿萱多麼無情、他在金宮裡多麼可怕,至少現在他是一位溫和仁愛的明君。
「簫家何在?」他站在馬車上高喊。
大哥趕緊扶起爹娘彎腰走出人群,我拉起小暹也低著頭跟在後面,然後在他車輦旁跪下。
「簫家這次抗敵有功……」上方傳來他溫和的聲音,完全不像是我走了之後就馬上要砍簫家洩憤的暴君,「簫家即日取消禁足令,可回建都故里。」
爹娘聽罷,立刻激動起來,連連磕頭,「謝主隆恩!謝主隆恩!」
「梨花鎮百姓護鎮有功,朕將論功行賞——」當龍墨焎朗聲說出這句話時,整個鎮立刻迴盪著眾人的高呼:「吾皇英明——」
整個梨花鎮因為這位聖文帝的駕到而沸騰,更因為龍墨焎那句論功行賞而激動。他們彷彿看到了離開梨花鎮的希望。
可是我卻很留戀這裡。在這裡改過一新的他們回到自己原來的地方後,還能像現在一樣繼續過著平淡的生活嗎?
這裡的罪犯都是皇帝大叔和太子貶下來的,有的根本沒見過龍墨焎。即便一些老臣有見過,記憶裡還是那個沉默寡言的五殿下。我想整個鎮上只有我最瞭解龍墨焎,不希望他來的人也只有我一個。
而更讓我鬧心的,就是龍墨焎居然命我在桃林晚宴中獻曲。這在旁人看來是莫大的榮幸,也是我們簫家翻身的機會,可是在我的眼裡卻是麻煩,而且是大大的麻煩。
桃林晚宴是駿王籌備的,為了替龍墨焎洗塵,也是各國國王第一次正式的聚會,瓊月公主、驍騎公主都會到場。我看到瓊月公主和林嫣急急地往回走,應該是去跟銀冰會合,林嫣本來想來找我,卻被瓊月公主強行拉走。
我一邊擦著簫,一邊鬧心。墨刑也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沉眉不語。眼看即將到黃昏了,離晚宴的時間越來越近。
其實在這次晚宴表演節目的也不止我一個人,琴楚容也準備了很久。畢竟是晚宴,不是開會,總要有女孩唱歌跳舞,他沒有安排我上去,但沒想到還是躲不過,竟然被龍墨焎欽點。他不是最討厭看到我了麼,突然叫我去表演吹簫,一定別有心思。
龍墨焎這人太深沉,心思也太變態,很難猜到他在想什麼、要做什麼。
「墨刑,你倒是說句話啊。」我終於忍不住了,墨刑的沉默讓我忐忑不安。
他蹙緊雙眉,「老五這個人氣量狹窄。他本想殺了妳,卻因紫菱和老七求情而不得不放過妳,這讓他更加恨妳。他將妳扔到這裡,自然不想看妳幸福快樂,而妳偏偏立下戰功,讓他不得不在人前誇讚妳、賞賜妳,嘶……我看他多半想把妳綁回宮裡,好好折磨。」
「你怎麼說得這麼幸災樂禍?」這傢伙還真是天塌下來照樣睡地淡定。
他露出一抹笑容,「老婆,別擔心,現在妳嫁人了,他不可能綁一個婦人回金宮。老公我相信妳的應變能力,驍騎公主那裡妳不是就應對得很好?我對妳有信心。所以……加油,今晚我怕是不能幫妳了。」說完,他對我瞇眼一笑。我卻是放下心了,他一定已經有了對策,這下我不怕了。墨刑是我最強大的後盾。
我整個人因為他的笑容而鎮定下來,深吸一口氣後,我在日落西山之時踏出家門。墨刑還給我兩個饅頭,要我別餓著。
我回想起以前下班回家,他總是給我兩個饅頭,心裡就變得好溫暖。
一路上我遇到要在晚宴表演的鎮上姑娘們。她們朝我微笑,卻又彼此暗自較勁。我隱隱地感覺到了什麼,不免心裡又一陣嘆惋。龍墨焎的到來打破了小鎮安靜平和的生活。這些女孩的銳利目光讓平凡普通的小鎮變成了新的宮鬥戰場。
原本心境已安定的老臣們,似乎各自又開始為自己的未來鋪橋搭路。
兩個士兵向我迎面走來,直接將我引入了縣衙後院。我很不安,難道龍墨焎要單獨審我?
當士兵將我帶到一間修繕一新的精緻房間後,他們立刻退出房間關上了門,房內一片昏暗,像是審訊的牢房。
燈忽然被人點亮了,我才安了下心,又立刻變得糾結。因為私會我的人不是龍墨焎,是墨焱。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簫傲金宮7:攪亂金宮一鍋粥》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寫得很好看,還是一如既往的搞笑。廉大加油啊!我會一直支持妳的,最喜歡妳寫的書了。」──網友 游客

※「看廉大的書就會讓我回到初戀的那份悸動!是的,廉大書裡的男主都很唯美,都是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的,溫柔、體貼、帥氣、多才多藝,讓我欲罷不能!
初看龍墨刑就知道他非池中物,就知道什麼花心冷酷都是裝的,越是這樣的人心靈越是脆弱。他溫柔、睿智、幽默、帥氣,最重要的是專情跟瞭解女人!他懂得愛,更懂得怎麼去愛,這些都無一不令女人心動。說到這裡,不禁感嘆一下為什麼現實裡沒有像墨刑一樣專情的男人啊!」──網友  krybabe

※「呵呵,覺得廉大的文筆真的很細膩、很煽情,情節設置轉折很自然,沒有讓人覺得突兀。」──網友 小宴闌珊

※「張廉經常是第一人稱敍述,NP,偶爾一點h,有時還有雷,但總的來說,是我最喜歡的文風。虐到心,然後趕緊給個甜棗,心裡頓時很舒服很開心。我看書時一直是笑的,因為幽默不羈的文筆讓人看了很放鬆。相比張廉其他的書,我覺得這部最打動我了!每一個人都很喜歡,每一個都沒有偏頗。張廉,我真的很愛妳啊!」──網友 墨使愛

簫傲金宮7:攪亂金宮一鍋粥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