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給力兔神3:雙兔呈祥(完)

給力兔神3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直擊!「張廉&兔神擔綱角色獨家專訪」,完整內容只在本書有!

多年前的一場大戰,讓異世和現世再掀波瀾,2012的末世之兆會得到救贖嗎?
怎麼選都遺憾!面臨生死交關的艱難抉擇,
珊珊該如何尋求自己與眾人的幸福未來?

壓軸放送:張廉親筆加寫2萬字從未公開番外「星耀國的洛女」!別處看不到!
獨家企劃:兩大網路小說天后聯手出擊第三波,溫暖治癒系天后「柳暗花溟」跨刀加寫番外「我是黑兔我怕誰」!
特殊設計:「街坊們,兔男上電視啦!」限量版感溫油墨封面!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Lala繪製「異世的美好未來」精美拉頁海報!

「這麼說,你真的是兔神?」
「嗯,另一個世界的兔神。這段期間,珊珊一直在兩個世界奔波,很辛苦。她不該再這樣奔波了,你要好好照顧她。」
「我會好好照顧她的,請放心。」
「真是便宜你這小子了,我們都沒辦法和她在一起,把她交給你這樣的凡人,真是不甘心。」

傺月為了獨自封印惡長情,讓善長情的碎片重生,把不知情的珊珊和化為黑兔的墨湘君丟回現代。珊珊恍惚中來到現代世界的老闆文森特的住處,她靜下心後,在百寶袋中的微型電視上看到久遠前的大戰畫面,才得知當年長情為救洛女,化成善碎片寄附在珊珊身上,只剩下惡長情在異世作惡。當珊珊穿到異世後,惡長情受到牽引,能力漸增,更計畫打開鬼門以增強力量。得知真相的珊珊,卻沒有法力前往異世,而化為黑兔的墨湘君又需要時間恢復。珊珊焦急如焚之際,兩個世界竟開始有了牽扯,文森特受龍博淵影響瘋狂變胖,新聞更播報出現海市蜃樓,一切盡是末世之兆。

於是,珊珊只好請百寶袋裡的祭香拿出時空寶輪求救,時空寶輪要珊珊獨自窺視結局,卻看到她和體內的善長情同歸於盡來解救世界!還沒跟心上人傺月告白就要告別的珊珊,她能找到皆大歡喜的解決辦法嗎?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皆一致好評
※「本作依舊不改張廉大神的搞笑作風,整篇看起來輕鬆逗趣沒有負擔。這是個頗新潁的題材,跑到了一個類似封神榜中的世界,珊珊的傻氣和腹黑惡搞的兔神——月,是個很強烈的對比,看似兩光二百五的月,其實應該是故意有預謀的將珊珊帶到異世的吧?不知此作是否承襲以往的作風是個NP文?就目前為止看來,接下來應該十分精采。」──讀者 luisa2919

※「廉大的書新意總讓人驚喜萬分,果然這部《給力兔神》穿越歡樂系NP小說,也沒有讓人失望。每個角色都鮮明飽滿,善良小宇宙偶爾會爆發--洛珊珊,神經又愛賣萌的潮兔神--傺月,表裡不一的淡定垂耳兔--小黑,獨斷兇殘暗黑系美少年國師-長情 等。光看目前出場人物,各位看倌們是否會心癢難耐的想一窺究竟嗎?總之,看廉大的小說,加上冷飲,就是對抗酷熱夏天的完美消暑聖品。」──讀者 閃

※「劇情歡樂有趣,而且時空背景也不複雜,很容易讓人明白。一個個伏筆悄悄在作者筆下悄然揭開,引人入勝,這就是廉大獨特的魅力^_^。珊珊的個性很貼近凡人。月月的個性似乎很貼切「神經兔」這稱號,做事喜歡轉個彎,愛爭辯,甚至還有些自大。不過每每看到他跟珊珊在一起,就覺得好和諧,一發現兩人不爭鋒相對,我就覺得好不對勁啊(!?)《給力兔神》果然很給力啊!」──讀者 小竺

※「不得不說廉大對人物描寫的功力真的很細緻。每位角色的個性都有突顯出來。女主角珊珊,她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就是這麼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和你我一樣,但這種不誇飾的性格我反而喜歡。故事裡出現的三隻兔子,各有各的性情:傺月,他真的是我看過最不像神的神了;神祕小黑兔,他那淡定的性格讓人很難和兔子聯想在一起;提到兔子紅玉,就一定得提到它的主人──長情,身為國師卻沒有為國家帶來幸福,反倒帶來恐懼。珊珊想要扳倒長情一定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我相信廉大在這方面的安排肯定不會讓我們失望,很期待她的創意和巧思囉!」──讀者掃帚慧星

※「這是一本很輕鬆歡樂的喜劇,張廉幽默且充滿趣味的文筆總是吸引著我一直往下閱讀,尤其是惡搞吐槽樣樣來!喜歡這系列風格的不能錯過呢!男主角是一隻白色的神兔,搭配著活潑可愛的女主角,我很期待他們會如何擦出火花。另外,暴虐的美型國師我也挺有興趣的,究竟是因為什麼,他的性格才變成這樣呀?讓人想探究,並且想要往下看。淡定黑兔的身世也很讓人好奇,他究竟是兔還是人呢?越往下閱讀,越發現故事勾起了我極大的興趣呢!」──讀者 白色飛鼠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繪者簡介

Lala
真要說的話其實就是個好吃懶做的插畫工作者,
會莫名的迷上謎樣的遊戲跟食物,就是因為這樣事情才會老是做不完(笑)。
喜歡的東西是泡麵、電影和柴犬。
討厭的東西的話……裡面絕對有包含自我介紹。

書籍目錄

第一章  不聽使喚的百寶袋
第二章 奔跑吧,珊珊
第三章 神仙不給力
第四章時空寶輪的祕密
第五章  看得見的未來
第六章  與長情對話
第七章  重逢
第八章  謝謝你的愛
第九章 大決戰
第十章重生
尾聲一 新來的生肖守護神監督員
尾聲二  異世的美好未來
番外之三:我是黑兔我怕誰
張廉加寫番外:星耀國的洛女

精采試閱

不聽使喚的百寶袋
被傺月突然趕回自己的世界,又帶回了重傷的墨湘君,這一系列的突變,讓洛珊珊一開始無法平靜。心中既有對傺月深深的牽掛,又有對自己無能的責備和懊惱。
她在鏡子前靜立片刻之後,深吸一口氣,看到了懷裡呼吸微弱的小黑兔。她怎麼忘了,不管怎樣,也應該先把墨湘君的傷治好。
她看看周圍,文森特家的浴室裝修得簡約大氣,牆上貼得是奶黃色、羅馬風格的瓷磚,還掛有同樣風格的掛畫,將人帶入羅馬時代的奢華。和許多喜歡灰白黑金屬基調的男人不同,文森特的裝修風格更讓人有家的溫暖感覺。此時暖氣已經為她打開,整個浴室變得溫暖。
看到牆上有浴巾,她趕緊扯下一條來,裹住了墨湘君,然後將他放在鏡子前的洗臉台上。隨後,她將手伸進百寶袋。可是,百寶袋突然有了底!她之前偷摸百寶袋時,裡面無邊無盡,可以將她整個人吞入。而現在那有限的空間和它外面所呈現出來的大小無異。
她皺緊了眉,怎麼會突然這樣?
「臭丫頭,我把衣服放在門外了,洗好了給我出來喝薑湯!」文森特的口氣依然惡劣,不過,卻不是平日他那娘娘腔的語氣。洛珊珊隨意地應了他一聲:「哦!」然後繼續摸百寶袋,果然,和普通的袋子一樣。
她抓了抓頭,按道理說寶物不會突然這樣的,難道是認主人?她想起來了,百寶袋不僅認主人,而且還戀主人,那守袋仙子跟她有仇的!
「祭香!我知道妳看我不順眼!」她拿起百寶袋,對裡面低吼,「但墨湘君是無辜的,他和傺月是朋友,難道妳也見死不救嗎?」
「砰!」從裡面像是被狠狠扔出似的,一個瓶子砸在洛珊珊的鼻子上,力道極大,砸得她鼻子酸脹酸脹地痛。很好,至少是有藥物了。
她一邊忍住鼻子的疼痛,一邊打開藥瓶,拿出一顆像小黑豆的丹藥,塞入墨湘君的嘴中。然後靜靜觀察他,漸漸的,他有些渙散的眸子終於有了焦點,他看向她,臉色有所好轉:「能不能,幫我洗個澡……冷……」他依然有些虛弱。
「好好好。」洛珊珊手忙腳亂地塞好面前的白瓷洗臉盆,放入溫熱的水,順便放入沐浴露,水「嘩啦啦啦」地沖起一層厚厚的、薰衣草香的泡泡。她將墨湘君輕輕放了進去。平日用來洗臉的白瓷盆,放入此刻只是兔子的墨湘君,大小剛剛好。
泡泡遮蓋住了墨湘君的身體,他平躺在白瓷盆裡,兩隻爪子放在瓷盆的邊緣,伸長自己的兔腿,舒服地閉上眼睛,聲音還是有點無力地說:「讓我泡一會兒,妳去洗吧!別感冒了。」
經他這麼一提醒,洛珊珊還覺得有點冷,濕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她開始脫衣服。不過,脫了一半,她忽然想起墨湘君,下意識地朝他看去,他果然瞪著兩隻剛才分明閉起的眼睛看著她。
她抽了抽眉角:「你在看什麼?」
墨湘君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心虛,但他依然佯裝無辜:「我怕睡著淹死在裡面。」
洛珊珊忽然有些後悔救這隻兔子,讓他此刻精神那麼好地偷看她洗澡。她環視了一圈浴室,浴室很乾淨,於是,她開始翻抽屜,這樣的行為對主人很不禮貌,可她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
在翻找櫃子時,她找到了一瓶慕絲,於是她對墨湘君說:「閉上眼睛!」
墨湘君此刻當然乖乖閉上了。然後,她在墨湘君兩隻兔眼上「滋——滋——」的噴了白色的兩陀慕絲,還打著圈,像極了兩陀白色的便便。
於是,白瓷臉盆裡,一隻黑色的兔兔,眼睛上頂著兩陀白色的便便,神情無辜而淡定。
洛珊珊也不作任何解釋,繼續脫衣服,此時此刻,已經犯過罪的某人自然很是乖巧的沒有睜眼。等她走進淋浴間,在熱水下淋了數秒鐘後,她聽到了一聲痛呼:「哎呀!這什麼東西!」
「哼哼。」她冷笑,斜睨看向淋浴間外,「那東西刺激眼睛,你再睜開眼睛會瞎的。如果你敢擦掉它們,過會兒我就把你扔進馬桶!」當她說完這句話後,外面再無半點聲息。
熱燙的水洗去了她渾身的寒意,也洗去了她的心傷和憔悴。之前的畫面一一掠過眼前,傺月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他會不會……?不會不會!她用力搖頭,將這不好的、不祥的念頭搖出腦袋。
既然剛才有神祕人把她接到了這裡,傺月一定不會有事的。不然,神祕人應該會帶走墨湘君、百寶袋和她身上的神器,然後像傺月那次對老百姓做的,抹去她所有的記憶。神仙做事怎麼會讓一個凡人知道?
而今,這些東西還在她的身上,那麼,她一定還有任務。至少,還有什麼事情要她完成,比如送墨湘君回到他原來的世界,如果是這樣,她不就可以再次見到傺月?
神經兔!那隻笨蛋神經兔!他為什麼要這麼照顧她,害她越陷越深!她捂住臉,努力不讓自己再流下眼淚,她必須要堅強,不然怎麼回去幫傺月?她記得最後一刻離開時,長情似乎看著傺月發呆。
完了完了,那變態的長情也同樣喜歡那個人哪!雖然她一直不想承認傺月的俊美,可是此刻她卻開始為傺月的俊美而擔心。不過,似乎長情的攻擊,傺月一隻手便能搞定,那麼長情應該不是他的對手,可是,他又為何要留在那裡?而且,是抱著不再回來的決心?
錯綜複雜得讓她想不通的事件,和突然出現的妖王,讓她的思緒有些混亂,更產生了許多的疑問。她需要有人為她解答。
「香香,夜修羅到底是誰?」她問。她決定先從簡單的入手。
「夜修羅其實一直藏在鈴兒的體內。」
「什麼?」她驚呼,有些生氣,「你們怎麼不告訴我?我都跟她睡了那麼久……」想起和鈴兒在一起的那些夜晚,雖然沒有裸睡,可是一想到鈴兒體內藏著一個大男人,總覺得渾身不對勁。難怪鈴兒會表現得那麼古怪。
「我本來想說的……」某人的語氣又變得無辜,似是已經恢復了一些體力,「但傺月不讓我說……」他又把所有的責任推在傺月身上,「他說這樣很好玩……」
「……」傺月。此刻,洛珊珊沒有了玩的心情,只要想起傺月,心裡就揪痛,分別時的最後一個畫面總是不斷地浮現在眼前,他那溫柔的微笑成了她心底最深的痛。
她拿過浴巾,將自己圍起來。咬了咬唇,問躺在洗臉盆裡的墨湘君:「你覺得……他……他……會有事嗎?」
「不會。」墨湘君回答得非常乾脆,絲毫沒有一點猶豫,「長情一掌就把我打飛了,可傺月一隻手就能接住他的攻擊,所以,傺月的功力遠遠在長情之上。可是,他為什麼把自己留在那兒了?他不是說不管閒事的嗎?」
顯然,墨湘君和她有相同的疑問。
「還有啊!白澤不是真神所創造的神物?怎麼會叫長情為父親?」看來,墨湘君心中的疑問不比洛珊珊少,「好奇怪啊……想不通,想不通……」
「那如果長情就是真神呢?」所謂旁觀者清,洛珊珊從墨湘君的疑問中,得出了這樣一個可能性。立時,墨湘君驚訝得張大了兔子嘴,半天沒有合攏。當局者迷,墨湘君從未將長情和真神聯想到一起。如果真是洛珊珊隨口說出的那個答案,那白澤口中的祕密,顯然就是這個。這將是一個多麼巨大的陰謀?
洛珊珊打開門,看到了門口疊放整齊的衣物。文森特是服裝設計師,家裡有女人衣服並不奇怪,有些是樣品。不過當她拿起來一看,發現這些衣服竟是普通的T恤和牛仔褲,這就不是文森特設計的了,更像是某品牌的休閒服,翻了翻,果然,看到了領標。
她有些奇怪地穿上,隨口對墨湘君說:「不過仔細想想,長情怎麼可能是真神?傺月不是懷疑他是惡魔嗎?現在的證據應該足以證明他不是人,是魔了……」
墨湘君陷入沉默,他反而覺得洛珊珊前面那個隨口說說的答案更有可能。長情同時扮演了神與魔兩個角色,他創造了他們,所以他瞭解他們,然後他再來破壞這一切,因為他需要力量。於是,他們全部成了他的棋子,成了他獲得邪惡能量的管道。
白澤所說的祕密定是如此。墨湘君變得篤定。白澤一直伴神左右,甚至連他們這些神族,都未曾見過真神的面目。他們只是被創造出來成為正義的一股力量,邪惡沒有正義與之對立,世界無法鬥爭起來。只有戰爭,才會為長情帶來更多的能量,因為他能量的來源是所有人的怨恨和痛苦。
此時,洛珊珊已經將長髮吹乾,見墨湘君不說話,便用水洗掉了他眼睛上的慕絲,他閉著眼睛,她以為他睡著了。受重傷的人都需要休息,於是,她也沒多想,用浴巾把他擦乾,順便用吹風機將他吹乾。
她背上百寶袋,抱起墨湘君走出浴室,就來到文森特可以開派對的客廳,走過客廳便是他的廚房,從廚房裡這時傳出薑湯的味道。她走到門邊,文森特正在小心地攪動薑湯。外面天已經暗了下來,他下意識轉身要開電燈,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洛珊珊。
懷抱小黑兔,身上是印有兔斯基的短袖T恤,他看著她微微發了一會兒愣,總覺得她這次回來,與以往愈發不一樣了。比如她的眼神,變得更加堅定、更加有神。他還記得她第一天來上班的時候,畏畏縮縮的,不敢正眼看他。即便熟了,她也是用眼角餘光看他們。不知道是什麼讓這位往昔膽小懦弱的女孩,發生了改變。她渾身上下散發著自信堅強的魅力,吸引周圍人的目光。
啪的一聲,洛珊珊替他打開了燈,他回過神,笑看她,像看著自己的妹妹那樣溫柔:「衣服還合身嗎?」
洛珊珊拉了拉衣服,點點頭:「嗯。」
「內衣呢?」文森特緊接著問,他是一個服裝設計師,自然會有此一問。
洛珊珊微微尷尬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嗯。你怎麼會有這些衣服?」她覺得這些衣服好像有人穿過。
文森特的唇角露出一個勉強的微笑,似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他轉身去關爐子的火:「那是我女朋友的衣服。」
「女……朋友?」洛珊珊的聲音一下子變了調,徹底僵硬在那裡,知道文森特有女朋友簡直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讓她震驚。然而,她認為他是Gay的堅強信念依然讓她無法接受文森特有女朋友,於是她追問了一句,「男的?」
正在為她倒薑湯的文森特手僵了一下,轉身,差點把鍋子扣在她頭上,可是看到她那副傻乎乎的神情,就改成捏她的臉蛋:「是~他還有異裝癖,喜歡穿女孩的衣服。這樣的回答妳滿意了吧!」
洛珊珊繼續呆立,看文森特那神情,顯然是被她氣得無語。雖然她沒有反應,可是一直裝睡的墨湘君不淡定了,他睜開眼睛瞪著文森特,喉嚨裡發出「咕嚕嚕」的警告聲。
聽到他的聲音,文森特才意識到那隻小黑兔的存在,他收回手,好奇地想去摸墨湘君:「你這隻兔子真……」話還沒說完,墨湘君就狠狠咬了過來,他本能地收手,氣氛有些僵硬,他尷尬地說出下面兩個字,「可愛……」
他說完話,洛珊珊還因為驚訝而僵立,像是已經變成一座雕像。他也一時陷入僵硬,這還是他第一次和她單獨相處,在這麼私人的時間裡。他雖然對她的突然來到心生好奇,但看到她全身濕透、面容憔悴而哀傷時,他已經不再去探究她來的原因,只想讓她在他這裡能夠感受到家的溫暖。
他看看她,再看看兔子,轉身拿起薑湯放入她手中:「趕快喝了,暖暖身。」說完就去浴室收拾。洛珊珊的目光隨他而動,機械地跟在他身後,好像還是不相信他不是Gay,這讓他更加尷尬,行動越來越不自在。
他進浴室時,看見了洛珊珊換下的那套漢服,拿起來奇怪地看著,轉過身看到洛珊珊還是端著薑湯呆呆地看著他,一滴汗從他的額頭滑落,他舉起漢服:「這……是哪來的?」
洛珊珊終於回過神,一邊喝薑湯,一邊說:「哦!我……開的是漢朝主題餐廳,這是我朋友做的。」
「是麼?好奇怪哪!我……」文森特欲言又止,看著手中的漢服搖搖頭,「可能是巧合。」
他奇怪和異常的神情引起了洛珊珊的注意,但她卻沒有察覺到從她來到文森特的公寓時,他就沒有再用平日娘娘腔的語調與她說話,而是正常男人的、幾乎和秦川有些相似的語氣。或許正因為他與秦川相似,才反而沒有讓洛珊珊發覺到異常。
「算了。」文森特似乎不想執著於自己的疑惑,轉而仔細查看洛珊珊的漢服,「這材質很少見哪……看來要乾洗……」
「什麼巧合?」忽地,洛珊珊問。
文森特拿著漢服陷入少見的猶豫,忽地,他拉住了她的胳膊:「我給妳看樣東西。」他將她直接拉到工作室,在他的工作台上是一張設計圖,上面的衣服正是洛珊珊穿來的漢服。
「最近我常常做奇怪的夢……」文森特放下漢服,拿起了設計圖,雖然是草稿,但可以看出那是一件和洛珊珊那件一模一樣的裙衫,「在夢裡,我好像回到了漢朝,那裡有一個美麗的花園,這件衣服是我在一小時前夢到的。妳跟了我那麼久,應該知道我從不設計古裝,可是這件衣服實在太美麗,美得讓我捨不得忘記……」
「你……夢到這件衣服?」他的話,讓跟著傺月歷練許久的洛珊珊立時注意。這自然不會是巧合,像他說他夢到漢朝的建築,和那個美麗的花園。
「其實……」文森特看向洛珊珊,她也抬眸看他,那一刻似是什麼讓文森特打消了原有的念頭,他笑著垂眸,「算了,這或許是撞設計了,這種事在我們這圈子很常見。晚飯想吃什麼?」真的是巧合嗎?他很清楚不可能會撞得一模一樣。
經他提醒,洛珊珊還真覺得餓了。就連她懷裡的墨湘君,肚子裡也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尷尬的聲音反而沖散了先前有些尷尬的氣氛。文森特笑呵呵地拍拍洛珊珊的頭,再拍拍墨湘君的頭,像他們的大哥哥一般,開始為他們做飯。
他穿上圍裙,在廚房裡有條不紊地做菜,洛珊珊坐在外面看著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博淵,很難想像他們會是同一個人。而文森特的夢……難道是他與博淵發生了感應?她記得以前看過一部電影,電影裡說有時人做夢,很可能是看到了平行世界中的另一個自己。難道這是真的?
她注視文森特的目光不由地越發專注。
此時此刻,洛珊珊靜靜地坐下來,她方才發覺文森特的不同。他完全和她以前認識的那個文森特判若兩人,一個總是翹著蘭花指、對她和所有人的工作都發號施令,老是諸事不滿、嘴毒嘴賤。而眼前的這個,卻是家庭主夫和鄰家大哥的綜合版,溫和體貼,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反差?
「文森特,你在公司裡是不是假裝娘娘腔?」她喊了進去,廚房裡的人沒有停下動作,而是喊了出來:「妳現在才發覺嗎?妳這個腐女,在妳的腦子裡我都被男人強姦無數遍了吧?」
「……對不起……」
「沒關係,我習慣了。」
「那你那個樣子是為了跟女人保持距離嗎?是為了女朋友?」她忽然對文森特的女朋友產生了好奇。
文森特拿著做好的飯菜出來,一邊放到餐桌上,一邊說:「以前是,後來她結婚了,我覺得這樣挺好的,所以沒打算改變……」
「結婚了?怎麼會?」她覺得文森特多金有才華又帥氣,沒道理會被人甩。
文森特坐在她的對面拿起飯碗,淡然一笑:「奇怪嗎?對方是個上市公司小開。」看似淡淡的一句話,卻飽含了對社會現實的無奈。
洛珊珊覺得自己過於八卦,讓文森特想起了不好的回憶,也覺得很可惜。在那個世界裡的文森特即使胖到變形,依然有女人圍繞。不過,此刻他們倒都有了共同點,就是沒有心愛的女人。氣氛有些尷尬,不過只有她自己覺得尷尬,因為對面的文森特似乎對這件事已經釋懷。
「我……想借住幾天。」她用這句話來打破自己的尷尬,「就幾天……」她再次強調,有點不敢去看文森特的臉。如此貿貿然地來到他的家,而且他們還不是很熟,提出要住幾天的請求,會讓人覺得為難吧!
「好。」沒想到,文森特答應得很是爽快,「我受妳姊姊朋友的委託,答應在上海要照應妳,等一下我就幫妳準備房間。不過……」他的語氣一變,她小心地看著他,他沉下臉,「妳沒有按時打電話給我,讓我很擔心,妳姊姊都來問過我好幾次了!」
他說得很正經,也很嚴肅,帶出他心底的關心和擔憂。她似乎在哪裡「玩」得不亦樂乎,已經將此事忘得一乾二淨。她賴皮地扯出一笑,匆匆將墨湘君放在膝蓋上,低頭吃飯。
這頓飯很美味,讓她有家的感覺,會做飯的男人不多見,就連墨湘君也肯定文森特的廚藝。她開始想,他們將她送到這裡,是不是想從文森特的身上找尋突破口,因為他和博淵已經產生了某種聯繫。
「文森特,你做夢除了夢見類似漢朝的建築,還夢到什麼?」她在他洗碗的時候問。他停下了動作,轉身困惑地看著她:「其實……我還夢見了妳,妳好像……穿著另一套漢服,站在花園裡對我微笑……」
洛珊珊一怔,她……似乎沒對博淵微笑過,不過文森特所說的場景,倒是和她與秦川在花園相談的情景很像。
一抹尷尬劃過文森特的雙眸,見洛珊珊在發呆,他翹起蘭花指,娘娘地說道:「看,妳都害我得相思病了,作為懲罰,剩下的碗妳來洗。」他用他的不正經來掩飾尷尬。一個男人夢見一個女人,很容易被人誤會。
但是,洛珊珊卻抓住他繼續追問:「那其他呢?最近還有沒有做別的夢?除了那件衣服以外?」
她看上去相當認真,這反倒讓文森特有些迷惑,她似乎對他的夢境很在意,這很奇怪。他撇撇嘴:「那得在今晚睡了以後才知道,快去洗碗。住在我家可得付出一點代價。看看妳這樣子,財色都沒有,妳就老老實實幫我打掃做家事。還有,那隻死兔子不准在我家裡亂跑、拉屎拉尿,知道嗎?」他又變回了那個嚴厲的、看什麼都不順眼的文森特。
洛珊珊沒有再追問下去,文森特沒理由騙她,或許真的得等文森特睡著了,才會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不過,首先她要來拷問百寶袋!傺月將百寶袋一直帶在身邊,也只有她知道在她和長情約會時,傺月發生了什麼事,會讓他突然改變自己的決定。
洛珊珊的房間被安排在二樓,她很乖地早早進了房間,不再打擾開始工作的文森特。
她將墨湘君放在床上,他吃完晚飯後就呼呼大睡,他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給他蓋好被子後,她把百寶袋平鋪在床上,然後,說:「祭香,我知道妳聽得見我說話,快告訴我,傺月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百寶袋依然攤在那裡一聲不吭,沒有任何回應,這讓洛珊珊覺得自己好傻,居然在跟一個死物說話。
她心裡發急,卻又拿百寶袋無可奈何。祭香討厭她都來不及,怎麼會幫她?看她現在的態度就知道了。
「祭香,算我求妳了,我想幫傺月,無論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妳能做什麼?」終於,從百寶袋裡傳來嘲弄的聲音,「妳不過是一介凡人,妳能做什麼?只要不給傺月哥哥添亂就不錯了!」
果然。她低下頭,蹲在床邊,她果然幫不上任何忙。只能這樣傻蹲著,等時間慢慢流逝。
「哼!我真不想看見妳,可是,傺月哥哥偏偏把我送給了妳,讓妳做我的主人,真是氣死我了!」百寶袋竟然跳了起來,宛如一個小姑娘氣得跳腳。
她成了百寶袋的新主人?她有些驚訝,但這個消息並沒有讓她高興起來,反而更加擔心傺月。她一把按住百寶袋:「祭香,快告訴我,傺月他是不是不打算回來了?」
「妳自己看!哼!」從百寶袋裡,扔出了一台微型電視。電視掉在床上,正好面對著洛珊珊,它開始播放影像,是傺月剛剛找到紅玉的場景。
一切變得明朗,一切都有了答案,解答了她心中所有的疑問。原來長情正是傺月的師父,只是,存活下來的是邪惡的他。
最後,傺月答應紅玉,他會留在那裡幫助長情重生,紅玉答應他將時空寶輪歸還,畫面定格在他將時空寶輪放入百寶袋中。傺月的臉逐漸放大,直到占據整個螢幕,曾經與她朝夕相對的人,現在已經異世相隔。他對她的吐槽成了她對他僅有的回憶。
「傺月哥哥說不知道長情何時可以重生……」祭香的聲音裡帶著哭音,「或許幾年,或許幾十年、幾百年,所以他把妳送回來,還要我好好保護妳。真氣人!我到底哪裡不如妳?我居然比不過妳這個黃毛丫頭!」
她說的應該是洛珊珊的前世,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得到傺月的眷顧,她只是一個長相平凡的普通人,而他卻是神……
「我……想看洛女……」此時她忽然想看看傺月口中的那個小姑娘,那個和傺月最初相識的她。
螢幕再次播放了起來,畫面裡是遠古的村莊,和美麗的山山水水。她與他的因緣始於那個清晨,那個擁有清新晨霧和淡金色陽光的清晨……
 

(未完待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給力兔神3》)

給力兔神3:雙兔呈祥(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