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最後的女神1:王子的誘惑

最後的女神



定價:260元 
優惠價:79 205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被王子選中的女孩,身懷中國功夫勇闖北歐神話的世界!
與神相愛,是跨越空間無與倫比的奇蹟,還是命運轉輪早已註定的懲罰?

★晉江文學網排名第一作者「天籟紙鳶」至今最美麗的愛情神話,奇幻愛情史詩《奧汀的祝福》姐妹作!
★晉江文學網總榜第五名的超人氣作品,超過220萬點閱率!
★[獨家附錄]- 天籟紙鳶加寫全新番外「兒時的阿斯加德」
★[隨書附贈]- 韓國繪者Kine精心繪製「神界的戀愛網」人設拉頁海報

「妳是女人,我就喜歡女人;妳是男人,我就喜歡男人;妳是獸,我就喜歡獸。」
「如果我死了呢?」
「就算妳死了,妳也依然是妳。」

自奧汀回歸後,洛基與弗麗嘉之子──王子法瑟,奧汀與弗麗嘉之女──公主貝倫希德皆已長大成人。神界又是一個新時代的到臨。

來自人界的功夫少女顧安安勇闖神界。為了救出遭挾持的未婚夫井洺,安安與外表耀眼卻性格惡質的法瑟簽訂契約,必須替法瑟完成祕密任務。安安在法瑟的安排下成為神賜將軍,與帥氣迷人的貝倫希德學習神界武術。囂張跋扈卻深情的公主,嘴上不饒人卻又讓人心安的王子,安安深受他們的吸引,夏日遊園會的一個遊戲之吻,讓安安與法瑟的關係出現微妙變化,又不經意撞見井洺出軌,傷心之餘,安安的心自此陷落法瑟。甜蜜的表像下卻暗潮洶湧,法瑟的背後似乎藏著一連串的陰謀……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後!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天籟紙鳶
擅長魔幻、武俠、神話題材的小說,故事以情節見長,人物情感愛恨分明,喜歡在小說裡塑造全新的世界並充分發揮想像力,刻劃跨越時間、空間的愛情和信念。2005年起開始在晉江原創網發表作品,已發表的長篇小說有《月上重火》、《天神右翼》、《天籟紙鳶》、《貴族》、《奶牛座的魔履奇緣》、《魔女遊戲規則》等,現於倫敦留學,主修商科,從事過寫作、企劃、經銷等工作。

繪者簡介

Kine
我是一名目前和三隻吃雜糧的貓咪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人類(笑)
最小的一隻真是可愛到極點,讓我愛死牠了~
很可愛吧?(窩囊廢)
這次的話也請不吝賜教喔

精采試閱

星耀神殿中。
 
縱觀整個迴廊,與高大的月白石柱相比,在裡面緩慢行走的神族守衛們渺小如螻蟻。
王座大廳裝潢得極盡奢華,兩旁站滿了穿著白銀盔甲的守衛,中央鋪著深紅色的地毯。純金王座置於地毯盡頭的高臺上,王座上卻只放了一件長長的黑絨披風。
 
詢問過守衛後,對方答道:「殿下去了藏書廳。」
 
於是安安和萊斯威又朝著大廳後方的小門走去。
 
穿過一個阿斯加德式的大庭院,兩人總算抵達了南面的藏書廳。
 
八扇透明的水晶大門在陽光下於地上投下一道道白色方框,廳堂中有條有理地擺放著大理石雕像、純金裝飾、藝術珍品,頂到天花板的壁櫃中裝滿了圖書,上萬本書脊反射著明晃晃的光。
 
壁櫃前方站了一位神族男人。
 
他穿著淡紫色襯衫,戴著黃寶石項鏈。微捲的頭髮垂在肩頭,像是璀璨的金子一樣反射著微光。雖然髮尾修得零碎,但額前的髮卻十分蓬鬆,襯著光滑的肌膚,整個人都變得透明。
 
此時他正捧著一本打開的書,全神貫注地翻閱。
 
因為是側面,那彷彿出自雕刻師之手的鼻梁竟讓安安有一種近似心潮澎湃的感覺。
 
排除高個子、寬闊的肩和瘦削不夠肉感的臉,那五官、那髮、那長腿兒,簡直就是……簡直就是……
 
——典型的病弱美男啊!
 
萌點全開、獸血沸騰的安安抑制著撲過去在他臉上揉來揉去的衝動,靜靜地跟著萊斯威往裡面走,全身熱量在體內迅速消耗殆盡。
 
「法瑟,我把顧安安帶來了。」萊斯威的聲音在身旁響起,也從安安的一隻耳朵進入,另一隻耳朵出去。
 
「進來吧。」法瑟又看了幾秒,才將視線從書本挪到安安身上。
 
他的眸子竟是淡紫色,連瞳孔都是深邃的紫——就像是寂靜燃燒的冰,和紫色的襯衫很相配。
 
兩人視線相交的一瞬間,安安沒來由的被觸動。
 
「果然,每一個第一次看你的女人,都會變成這副德行。」萊斯威搖頭晃腦地指了指安安,又小聲在安安耳邊說:「猛女,這傢伙有個名字叫『薔薇王子』,因為大家都說他猶如阿斯加德的象徵花──金薔薇一樣燦爛……」
 
……薔薇王子!
 
這是多麼美好又柔弱的名字啊!
 
安安見法瑟毫無反應地盯著自己,還一路朝自己走來。她的小心臟在淩亂地跳動。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法瑟終於在他們面前站定。
 
安安抬起頭,呆滯了一會兒。
 
怎麼會這麼高?而且,法瑟往她面前一站,一股厚重的壓迫感無聲地落在她肩頭。
 
病美男不該是這樣啊。
 
法瑟迅速對安安從頭到腳掃了一遍,「我真不敢相信妳居然就這樣來了。」
 
安安微微一愣,沒能反應過來。
 
「因為顧小姐是人類,所以自暴自棄了麼?」
 
安安持續呆愣中。
 
法瑟的眼又淡淡轉向了萊斯威,「你看她穿得活像個撿破爛的,難道就不會幫她買套衣服?就這樣讓她進入我的神殿?」
 
萊斯威也呆了呆,「我以為你趕時間嘛。我現在就去替她弄一套,你先和她談。」
 
萊斯威動作迅速地閃出去後,法瑟走到一張水晶長桌旁坐下,「過來坐吧。」
 
安安還處於石化狀態。
 
「妳杵在那裡做什麼?」法瑟的目光冷冷地掃過來,「過來。」
 
這樣一張臉,不是應該淡雅溫和地微笑嗎?他不是王子嗎?王子不是應該要柔柔弱弱地咳嗽,被人好好地保護著,舉手投足都散發著猶如春風拂面的溫柔嗎?
 
他那是什麼眼神?
 
他那是什麼臉?
 
安安提著井洺的西裝,忍著高跟鞋的折磨,一跛一跛地走到他對面坐下。
 
「想好了?」法瑟問。
 
「第一個條件可以答應,第二個不可以。」安安把之前就想好的話說出來,「形式上的結婚我可以接受,但除了自己的丈夫,我不會和任何男人發生那種關係。」
 
法瑟靠在沙發靠背上,翹著腿,很自在地笑了笑,「好。」
 
「啊?」也太容易打發了吧。
 
「還有其他問題麼?」
 
「這……」安安一下子沒了頭緒,「現在井洺在哪裡?我想先看看他。」
 
「他不在我手上,在二王子赫默那裡。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只是在做交易而已。」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因為開始的魔法將他傳送到了之前的牢獄,不過他的牢房鑰匙只有赫默有——妳這麼興奮做什麼?那裡是九大世界最森嚴的牢房,就算父王親自去,沒有鑰匙連個細胞都救不出來。」
 
安安失望地垂下了肩。
 
「赫默為什麼要抓他?」
 
「做實驗。他身上有赫默在尋找的東西。」
 
實驗……?
 
「他會死嗎?」
 
「不會。不過實驗過後,他會忘記自己的出生、年齡、父母、家庭,甚至男女老少不分,只會對妳癡情地笑,說來也挺好。」
 
「那豈不是變成了智障?」
 
「嗯,是這個意思。」
 
安安臉都快變成了囧字,「我知道了……我會儘量完成你的條件,你能詳細解說一下麼?」
 
「自己看,有問題再問。」
 
法瑟指了指桌面,幾頁金色紙張竟像從空氣中冒出來一樣,刷啦啦落在桌面。他在紙張末端多劃了一道,上頭立刻多了一句話:不會強迫顧安安小姐與其丈夫以外的人發生性行為。
 
那是神界專有的契約書。
 
安安大概看了下內容。甲方是幫助顧安安解救未婚夫,乙方則是成為間諜並與神族男子結婚以完成儀式。
 
間諜的條例比較多,很多細節安安沒有看得太仔細。但她大致需要做的事,就是模仿赫默的未婚妻,在他身邊探聽機密並把所有內容轉述給法瑟。
 
看到這,安安疑惑道:「模仿赫默的未婚妻?」
 
「嗯。因為妳跟赫默的未婚妻長得很像,而他和未婚妻的關係很疏遠,彼此並不瞭解,因此喬裝並不困難。」
 
「什麼時候開始行動?現在可以嗎?」
 
「現在就行動,妳對神界一點也不瞭解,打算讓我幫妳洗腦麼?」
 
「……」
 
牢房裡法瑟那種欠揍的說話方式果然不是安安幻聽。
 
這人說話就是這個調調。如此糟糕的個性究竟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等我將妳訓練到完全沒有破綻再說。」法瑟放了一支羽毛筆在桌面,「看仔細了,神界的契約書具有強制性,無法反悔。」
 
安安把契約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尤其是補充的那一句,她再三確認那句不是作假後,便在後面寫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
 
法瑟又給安安加了直至契約結束才會消失的語言能力印記,「住處我已經為妳安排好了,妮婭是妳的專屬侍女。明天開始,她會帶妳熟悉環境。」
 
「哦,好。」
 
「Guten Tag!」響亮的聲音從門口傳出,萊斯威拎著一堆粉色裙子大步地走來,「猛女,柔和的顏色可以中和一下妳禽獸的脾氣……ouch,合約已經簽好了?妳果然很豪放啊!」
 
安安連忙辯解道:「第二個變態條例已經改掉了。」
 
「不是吧,法瑟這麼好說話?」
 
「嗯,做了一些改動。」法瑟好整以暇地收好契約,「不過顧小姐,在挑選結婚對象的時候,最好找一個稍微小個子一點的神族男人。」
 
「為什麼?」
 
「因為妳沒有經驗。神族既然體型比人類大,在某方面可能也與人類難以契合。」
 
「Oh mein Gott!法瑟你在說什麼?這種事情你怎麼可以說出來!」萊斯威故作害羞地捂臉。
 
「……你在說什麼?」安安猛地站起來,臉色變了,「剛才合約不是已經改了嗎?你怎麼出爾反爾?」
 
「我是按照妳的意思改了。不和丈夫以外的人發生關係。」法瑟抬起紫羅蘭色的眼,微微一笑,「不過妳既然會選一個神族男人結婚,那他就是妳的丈夫,不是麼?」
 
「……」
 
安安愣住了,凝視著法瑟臉上終於出現的春風拂面型微笑。
 
安安太單純了。
 
連車馬費都捨不得給的摳門鬼,怎麼可能是好人?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看《最後的女神1:王子的誘惑》

審定推薦

網友一致好評
「本文的故事背景宏大,如同海賊王;如同魔獸世界:有巨人、侏儒、神仙,當然我們的男主角必須是神仙;當然,作為神仙,他也不是普通的神仙,他身上有各種不同種族的血統。紙大行雲流水的文字,那運用文字的嫻熟技巧,如同一位得道劍士 已經登峰造極,爾等只能仰望。我在半夜憋尿感嘆她的文筆如此,簡直是超人、達人。她是經過怎樣的錘鍊,才焠鍊出如此的文筆,讓我好奇……」──網友 臭水溝公主

「一場意料之中的『邂逅』,成就了一場神人之間的愛戀。多麼輝煌、多麼燦爛,虛幻的文字凝入了現實的力量,感動了你我。他們或許沒有活在現實中,但一定活在了每個看過《最後的女神》的讀者心裡。」──網友 汐馨月

「怎麼說呢,這部小說的風格是天籟紙鳶一貫的文風,但是我很喜歡。那種彼此相愛但又不斷錯過、不斷彼此傷害的無奈和哀傷,我很喜歡。有時候會不喜歡天籟紙鳶故事裡的女主,明明還深愛這對方卻要自我催眠強調自己已經不再愛、不再愛,到最後弄得本就相愛的兩人傷痕累累;有時候很心疼天籟紙鳶筆下的女性,總是那麼炙熱,為了愛可以不顧一切。熱烈的愛、羞澀的愛、卑微的愛、絕對的愛,無論是如何的愛,都無所謂吧?只要還是愛著的就好,不是嗎?」──網友 苦瓜

「我始終是相信著緣分這樣東西的。有些文章,有些作者,你一直知道他的存在,但你始終不去閱讀他,你就無法瞭解到他的好壞。或有些時候讀了開頭就放棄了,也無法體會到後來的跌宕起伏和美好的情感。結果,我就這樣喜歡上《最後的女神》和紙大。」──網友 6703787

「看了《最後的女神》,我想再一次戀愛我也會傾情投入,因為這樣才會讓人感到真實,遍體鱗傷也是真實,天籟紙鳶的文總給人很多美好的期待,不要停,請一直寫下去,我想我會變成一個很老的紙團(有點恐怖)。」──網友 貽媛

最後的女神1:王子的誘惑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