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虎克6:每本童話必備的壞皇后登場(完)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天使與惡魔的最終戰役一觸即發……
卻先爆出了一段從父執輩就開始糾葛不清的三角戀?!

惡搞系美少女作家衛亞X同人界插畫大手重花
聯手打造連史瑞克也噴笑的童話大冒險!

【號外!】
虎克的父親另有其人?溫蒂竟然腳踏三條船?
難道這就是親情、愛情、友情的精采大結局!

★看過暗黑格林童話、看過搞笑史瑞克,保證沒看過能融合日本動漫、RPG電玩風格的惡搞童話!
★趣味度滿分、驚喜度滿點的原創小說,絕不能錯過!

特別收錄:衛亞全新加寫「為你無怨無悔」、「三百年前的那一天」獨家番外
隨書附贈:重花最終版豪華獻禮「王子的舞會」拉頁海報

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然後呢……
「彼得,你要盯著我看到什麼時候?」
「我發現景天皇你和虎克的不同之處原來很多,他睫毛比你長零點五公分,他髮質比你柔順好梳,他生氣時嘴角總會朝下零點三公分……」
「我兒子的性向正常嗎?究竟溫蒂小姐是我未來的兒媳婦還是你?」

歷經千辛萬苦,「征服高塔小隊」終於把神器碎片湊齊啦!但紅教主突然現身,逼近虎克身邊,難道最終的正面對決要提前展開了?
等等!為何紅教主含情脈脈地看著虎克還講起古來?原來「創貝爾大陸」不是創貝爾建立的,而且虎克的生父另有其人,和紅教主、創貝爾更是好朋友!因此,真正設計陷害虎克的人竟然不是紅教主,而是意想不到的敵人,虎克這群「小公主、小王子們」豈是這位法力高強的「壞皇后」的對手!只好和惡魔聯手打擊天使,天使和惡魔的戰爭就此開打!
不料,虎克卻一路慘遭挫敗,難道他的復國之路只能到此為止了?他和溫蒂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戀情該如何收場?失戀的彼得、失血的伯爵和失去王位繼承權的莫里斯又該何去何從?精采完結篇絕不能錯過!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衛亞Weiya
生於春暖花開的3月26日。
早餐沒有三明治跟紅茶就不能活。
視掃書為人生一大趣事。
沒有電影、美食和書本,就沒有衛亞。
谷山紀章的歌是我的靈魂。
衛氏語錄:「如果得不到全部,我連一丁點也不想要。」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精采試閱

很久很久以前,沒有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童話、沒有正義大戰邪惡的雄心壯志,更沒有勇者鬥惡龍的冒險患難,這是人類還未誕生前的神話,後來卻被歷史淡忘。

三名外貌與實力不分軒輊的男子總是在七彩雲霞之中俯瞰萬物,他門的形體與人類雷同,也是日後造就人類這種生物的創始者,他們有個綽號叫「三帥」,淺顯易懂,意即三個很帥的男人。

隨著日夜變化、物換星移,每天看的都是同樣景物,美則美矣,卻好像缺了點讓人悸動的刺激,多少讓三人感到乏味。

最近那些蠢蠢欲動的惡魔安分不少,或許心知再怎麼研發恐怖的殺人武器或擬定下流對策,這些由殘敗幽魂轉化成的惡魔,終究還是敵不過統領千萬軍馬的三大帥哥吧?

惡魔也有自知之明,長得沒人家英俊,實力又比人家遜,還住在萬劫不復的地底深處,甚至有不少女性惡魔開了啥「三帥粉絲團」,人數日日暴增,真是惡魔之恥。

他們三人貴為天使,性子卻隨興又很隨便。

留著一頭光澤亮麗的火紅長髮,說過八百萬遍「明天絕對要把頭髮喀嚓掉」的嫌麻煩男子滿臉不悅,手中一疊厚厚信件被他越扔越多,最後乾脆把它們倒進垃圾桶再踩幾下,以示不平。

「搞啥飛機!為啥投訴我的黑函一大疊你們卻沒有?喂,這些不是你們寫的吧?」

暴力男因多踹幾腳而發出噪音,讓默默在一旁看書的男子不得不「提點」他一下。

嗯,他好吵。

「紅仔,那垃圾桶是特別到惡魔那裡抓來手藝最棒的師傅以純金打造而成,你一個月薪水還付不起一片磚瓦。」

說話時總會有陣微風吹過的男子笑得如沐春風,幾朵花瓣隨風飄啊飄,風兒順勢吹起他柔順輕飄的淡色金髮,每次看見這幕,都讓他特別火大。

這人到底用多少錢收買風精靈替他製造背景效果?每次說話都伴隨風吹也太扯了吧?

「說過八百遍不要叫我『紅仔』!我只是髮色跟瞳色比你們深而已。」

紅仔回頭看了眼正躺在綠意中蹺起二郎腿,邊抽菸還邊搖頭晃腦哼起歌的另一名男子,瞧他把偵查敵情的任務當成遠足般愜意,這讓他更火大,二話不說兩腿邁去,一把搶過他含在口中的菸再放入嘴裡,猛地咳嗽。

「咳咳!這麼難吃的東西為何還有人天天吃啊?」醺得他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那人白了他一眼,慵懶地回:「那是用抽的,不是吃的,老兄。」

「我管他喝的還是吞的!阿景,都說了這裡禁菸,吸太多二手菸會導致肺部受損,剛好你的兩個好友都恨透菸味了。」

說完,他將夾在食指和中指間的白色長形物劈里啪啦地化做冰塊,輕輕一捏,很快粉碎。

睨了翻身側躺的男人一眼,怪了,今天太陽沒很大、紫外線還偏低,怎麼這小子一年四季就愛掛上和盲人很像的墨鏡在臉上?最氣人的是還又帥又有型!

「紅仔,你頂著那頭紅色長髮又愛生氣噴火,我老覺得你玩的是火系法術,沒想到卻是個用冰高手啊,幹!炎炎夏日少了你還得了?」

媽的,連髒話都罵得那麼性感!

他從內袋又取了根菸含在唇上,眨眼間瞬移到紅仔眼前,深吸口氣後,惡劣地將菸團吐往他臉上。

「你──咳咳!咳咳咳……阿景你這傢伙找碴啊?」

「老兄你太嫩了吧?看看人家貝爾,連吭都沒吭一聲,專注在一本拿反了的八卦雜誌上閱讀,就你在這邊像娘們一樣唉唉叫。」

他調侃過後趕緊退後一大步,躲過一道半點情份都不留的冰刃突襲,接著向下一蹲,精確閃過一記鐵拳和右側踢,最後捉住開始抓狂的紅仔腳踝,好笑地問:「靠你玩真的啊?踢到老子俊美無濤的臉看你怎麼賠?」

「滿嘴髒字的死無賴,我怎會誤交你這種損友?」

「沒辦法啊,誰叫我們三個是世上第一批有知覺的物種,還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跟我當朋友難道跟這塊石頭?」

「嘖!放開我的腳,越靠近你我就越恨你那頭銀毛!」

紅仔憤恨地推開他,他們三人中就屬他與他感情最差也是最好,矛盾的要命。

明明很討厭他愛耍賴又自大的狂傲模樣,卻又覺得這樣的他太有魅力,兼具著魔性與正義的錯綜性格,永遠是那麼閃亮,也是他們之中力量最強、腦袋最機伶也最具實力的佼佼者。

還有一點,「紅仔」這很不入流的綽號,就是這位仁兄取的。

「老兄你這是人身攻擊喔!我超愛這頭銀毛的,對了貝爾……」

銀髮帥哥走到貝爾眼前,由上抽走那本顛倒很久的雜誌,盯著藏在書籍後猛打瞌睡的金髮美男,這那頭天生自然捲的飄柔髮絲對他來說,無疑是秋季最好的絲巾材料,金髮超保暖的啊,偷偷剪一點回家做枕頭好像不錯……

「貝爾!貝爾,快起來,在這睡會感冒的。」

「阿景?唔?噢……對,一切都是紅仔的錯。」

「又我的錯!」

從暖呼呼又太大件的毛衣中抬頭,貝爾糊里糊塗地指著紅仔,「嗯,指你準沒錯。」

反正阿景的話永遠是對的,紅仔永遠都是錯的,指責他十之八九沒有問題。

「你剛才都在睡覺還流口水耶!啥都不知道就跟阿景站在同一陣營,你、你真是氣死我了!虧我剛才看你可憐還分你吃一塊紅豆大圓餅!」

氣得直跳腳的紅仔鄙視老愛依賴阿景的貝爾。

他們三個明明都很帥、很強,感情又很好,他只是比阿景弱了一咪咪、粉絲少了一咪咪、課業運動各方成績也都低了一咪咪、談戀愛次數嘛……鴨蛋,咳!戀愛有什麼重要,貝爾幹麼老是不挺他?

***********************************

紅洩氣地踢著小石,驚覺腳邊再沒有石頭給鬱悶的他洩恨時,他搔搔頭,自嘲一嘆:「算了,就算我當場向阿景提出對決又如何?還不是贏不了他,自取其辱罷了。」

原想跟他幹上一架,贏了再去找貝爾單挑,拿武力決定前後順序是最簡單明瞭的事了。

「所以你打算永遠當老三?」

「什麼老三?要排行我也是排老二──咦?貝爾?你怎麼來了……」

想見的人沒見到,來的反而是最沒殺傷力的背景效果男……就是說話時總會在加些風吹草動的特效男子。

「呵呵,紅仔不高興見到我嗎?」

「也不是不高興啦……」

這個創貝爾雖說和他與景天皇同時出生,但存在感卻不如他和景天皇,僅是默默跟隨在後,若不仔細觀察,很多時候壓根不知道創貝爾的存在。

他與他算不上生疏,但也不算熟稔。

他一年四季都很怕冷,不是套件過大的外套,就是罩上暖呼呼的被子包裹身體,儘管身上遮掩物太多,卻難以遮蔽貝爾與生俱來的漂亮髮色和眼瞳,尤以他溫文儒雅的笑容最為賞心悅目,咳,還有風吹效果。

天使一族的三帥個個有其魅力,如果以自然界生態來形容,火爆又愛生氣的紅是「火」,如沐春風總是帶著笑的創貝爾是「水」,而三人中最老神在在、也最神祕的景天皇則隸屬於「空」,身上連個像樣的武器都沒有,似是缺陷又像最沒弱點的特徵,景天皇能將一切化為空無,把對手的力量轉化到自己身上──如果他死了,這些力量全歸屬殺死他的人所有,後果相當可怕。

雖然紅很在意光芒越來越鋒的阿景,卻也疑惑這自甘墮落、成為那懶人手下的創貝爾,究竟被阿景握住什麼把柄?以他們三人足以平起平坐的勢力來看,貝爾也太逆來順受了些。

「紅仔,你很不甘心吧?『仙雲之國』明明是我們三人共同創建的王國,就算要選國王,理應也是我們三人同時登基才對,憑什麼好處都給阿景拿去?」

紅訝異極了。

對阿景的話總是唯命是從,阿景說一他不敢說二,只要阿景交待過的事他從來不敢忘記,這樣一個任誰看來都是個徹底小跟班的男子原來──

他如此憎惡著景天皇?

乖乖,看來阿景那粗神經不知不覺中得罪一個可怕人物了,貝爾有可能不甘當他耀眼身影下的影子,狡詐到連奸計都策劃地很完美。

他邪佞一笑,盯著越發陰沉的創貝爾,不知這外表看來毫無殺傷力的小傢伙到底有何「奸計」需要他的加入?而貝爾這點小小心思,阿景真不知道嗎?

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思及此,他倒被引起濃厚興趣,反正三人鬥嘴歸鬥嘴卻從不過頭,創貝爾大概只是無法忍受長期被當奴役使喚而生出怨念,雖然阿景從沒真的使喚過他,但為奴者終究會被自卑給打敗,生成另一具黑暗的負面靈魂,創貝爾就是這樣。

回頭恐怕得先找阿景商量看看要怎樣安撫貝爾的負面情緒,嚴重的話,就怕會被惡魔逮到機會侵蝕,後果會不堪設想。

總之,先安撫他再說。

「好吧,你想要我怎麼配合?」

創貝爾見紅有合作意願,興奮地將所有想過好幾遍的計畫,挑了個最完美的計謀出來,他露出淘氣般的笑,可惜太會算計的眼仍是露了餡。

「很簡單,我們來合作把景天皇殺掉如何?」

「殺……掉?」

紅終於發現創貝爾有哪裡不太對勁。

以往他的淡金色眼眸如今卻越看越覺得可怕,貝爾其中一隻眼睛逐漸被黑影侵蝕,那影子的形狀像條蛇,在他美麗的瞳孔中留下一道滑行過的黑暗軌痕。

「貝爾,你不是認真的吧?」紅嚥下唾沫,他今天找阿景的目地的確是要「幹架」,但只是純粹挑戰實力罷了,要是自己真打不過他,那就大方承認那傢伙是他們老大。

「呵……我當然是認真的啊!紅仔,所有人都將阿景視為救世主,待人類出現後,難不成得取名叫『景天皇大陸』?什麼都以他優先、以他為首,那我們還有什麼立場?忍耐這麼多年我再也不想忍了,三天後人類即將誕生,難道就這麼見阿景成為大家景仰的神祇嗎?」

創貝爾眉色黯淡,遊走著一股黑邪氣息,他唇瓣微微揚,湊近紅的耳盼輕聲說道:「明晚,我們合力殺了他吧!只要他一死,之後的世界將只有你和我的名字永遠流傳,再不會有景天皇這個人了。」

********************************

景天皇因連日來的疲憊,這一覺就睡到半夜時分,當他全身冒冷汗地驚醒之後,脫出口的第一句話是:「媽的,我又忘了櫻花樹的告白之約!」

在他昏睡前還叨叨唸著:「這次一定要赴約,否則我真不是人。」的咒語,這已經不是人的人卻仍是放了紅仔第兩百次鴿子,恰恰好的第兩百次,完了,這下真的死定!

好兄弟難得嚴肅「敬告」他一定要出現,結果他好像直接睡到隔天了,能夠想像某人氣到跳腳的模樣。

「現在什麼時候了?來不來得及趕過去?得快──哈、哈、哈啾!」景天皇猛搓著鼻梁,嘖了聲:「……幹,不是感冒了吧?」

「髒死了。」

熟悉的女聲從他右方傳來,還來不及疑惑,毛毯立刻往他臉上鋪蓋。

「還是一口鄙俗粗話,低級成性、死樣子不改,當心老了沒人要。」

「呸呸……」

吃了一嘴毛的景天皇拍掉溫暖毯子,瞪了女人一眼,揚起唇瓣道:「想學女人體貼男人也不是這種貼法吧?小妹妹。」

不吝惜將姣好身材顯露出來的女子有著極深的輪廓,帶著混血外貌的她皮膚黝黑,一頭白色捲髮隨意高束,幾綹髮絲垂落肩頭,顯得性感又嫵媚。

這名亮麗的神祕女子懶洋洋地瞪他一眼:「媽啦!我本來就是女人,你眼睛瞎了嗎?」

「哈哈哈!罵人的功力可不輸我啊!」景天皇摸摸她的頭,露出哥哥疼愛妹妹的和藹樣貌,習慣性地將額貼近她的額,一如往常地沒注意她的臉紅心跳,低啞著嗓子說:「秋瑞,歡迎妳回來,真想妳。」

幸好她更低垂的臉成功遮掩她的滿臉通紅,秋瑞粗魯推開了他,不讓他有機會發現她困窘的反應。

「我又不是你妹欠你貼額頭嗎?滾開點,我還想活久些,要是被那些愛慕你的女人看見,我怕有九條命都不夠賠。」

「有我在妳怕什麼?誰都不敢動妳的,畢竟大家都以為秋瑞是我的女人啊,哈哈。」

神經比樹幹粗的景天皇大概沒料到自己一句無心的話,竟讓秋瑞的思緒千迴百轉,區區幾個字便輕易牽動她的情緒,可惡的男人!

對這連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的秋瑞來說,景天皇像她的哥哥一樣相當疼愛她。

她媽媽是在戰亂中過世的,有幸將襁褓中的女兒託付給景天皇,莫名其妙地擔起小秋瑞的保母後,替她把屎把尿的重責大任從此之後由他這大男人包辦。

他永遠記得照顧小秋瑞的那段日子,自己是怎樣被兩個壞心眼狠狠嘲笑的,笑他是超級奶爸,將來結婚生子後不怕老婆也會怕孩子,是個將所有寵愛都放在孩子身上的好好老爸,ok,他沒意見,誰叫他真的愛小孩。

「是是是,誰敢動你?那些女生愛慕你、崇拜你、對著你狂尖叫都來不及了,誰還在乎我這小小一介混血女子?怕是以為我提鞋的吧!」

嗯?這話聽起來比檸檬還酸喔。

「秋瑞,我不是說過裙子別穿這麼短、胸口也別拉那麼低,外面的下流胚子很多,妳長得美,會被吃豆腐。」

將方才的毯子披回秋瑞肩上,景天皇的手不小心碰到她的肩,躲不過的觸碰讓她身體瑟縮了下,在她極為淡定的外貌之下,誰也看不出她的內心其實是驚濤駭浪的,就因這不到一秒的小小接觸……唉,這個大笨牛。

「哇靠!這回不當老哥改當我爸啦?還是你比較想當我爺爺?阿景爺爺?」

──其實我更希望你成為我永遠可以依賴的對象,不是哥哥、不是爸爸、不是和家人一樣的親情存在……

「唉,都怪我講話粗魯,連帶讓妳仿效了,秋瑞,我罵髒話不要緊,反正怎麼罵都帥,都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了,但妳不行,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怎能動不動就『媽啦』、『哇靠』跟『屁』?以後會嫁不出去。」

「屁──嫁、嫁不出去又怎樣,我才十七歲,還是個小女生,與其擔心這個還不如擔心我這次的任務有無達成你的願望?」

對年紀輕輕的秋瑞而言,阿景是她的憧憬,更是她暗戀許久的心儀對象,雖然他老說什麼看過她幼時裸體根本不把她當一回事,但愛就是這麼神奇。

愛一個人能讓她從什麼都不會的傻女孩,蛻變成獨挑大梁的間諜和殺手,且因阿景常在出任務時受傷,為了能第一時間治癒他的傷,秋瑞特別請了老師苦習世上第二難學的白魔法,她不捨得阿景痛。

「明年妳就成年了。」

他一笑,秋瑞身上的刺又掉了一些,阿景的笑顏總能輕易擊退她的防備。

「預祝妳十八歲成年快樂啊,先祝一祝,免得到時我不在了,妳人緣這麼差,恐怕沒幾個人祝福。」

「少烏鴉嘴!你這人神出鬼沒的哪可能不在,況且我都快滿十八,我要收到你的禮物。」

對自小照顧她到大的景天皇,秋瑞從沒客氣過,不是你、欸、喂,就是直接喊他的名,要不然就一串三字經開場,真的是跟什麼人相處,被潛移默化的機會就越大。

她伸出手,向上揮了揮。

「快啊,我等你的禮物呢!」

「呵,想要什麼?」對她,他很寵溺。

「什麼都可以嗎?」睨去,她才不信。

景天皇笑了幾聲,原本成了口頭禪的髒字又要出口,他對誰都能不禮貌,就是對這小女生不行。

他得做個好榜樣,至少在他沒剩太多日子的期間,他希望秋瑞能成為一名貨真價實的淑女……做不到的話,至少別動不動出口成「髒」。

「是~什麼都可以,就算小姐您要小的這條命,小的也得給您──」

「好,我就要你的命。」

「……呃?」

景天皇囧了,沒想到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居然真要他的命?唉,傷心啊,這是為人父的悲哀。

秋瑞上前湊近他,捧住那張無論誰看了都會驚豔的俊顏,認真地不開一絲玩笑:「阿景,我要你活下去,別老想著死亡這件事,至少活到我翅膀硬了、飛了,再丟下你一走了之的那天為止好不好?」

「秋瑞……」

「答應我,不要死,除了這個心願……我什麼都不要!」

景天皇命不久矣,她早就知道了。

這祕密甚至連紅和貝爾都不知情,原以為秋瑞這次的任務預計三年後才回來,那時大概會見到他一身白骨地葬在土裡嗝屁,沒想到她竟花了一年不到的時間提前完成並回到他身旁。

「秋瑞,我會好好活著,別擔心。」

「愛撒謊的男人。」

景天皇撫摸她的髮,這動作儼然成為他的習慣,而秋瑞則像隻被馴服的貓咪般乖巧,享受他的愛。

「對了,既然妳提前回來,有樣東西我想第一個給妳看,嘿嘿,這是連我換帖兄弟都不知道的大祕密!」

「不會又是哪撿回來的阿貓阿狗吧?這位大叔,你愛亂撿寵物的壞習慣能改改嗎,家裡都沒地方放了。」

秋瑞忙著收拾東西,準備和他一起回到她的家──他們的家。

對她而言,景天皇的住處離她很近,但她偏愛往他那裡跑,那塊小小天地是屬於她的,誰也別想靠近。

她喜孜孜的想,晚上得煮點好吃的讓他進補,這麼久不見,這不懂得照顧自己的男人瘦了一大圈,到底誰才是小鬼頭啊?

但景天皇接下來說的話,卻成了秋瑞這輩子最可怕的夢魘。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早已露餡的感情被阿景察覺,所以才要這般對待她?

她愛他,是那種男女情感的愛意。

小女孩耐心等待自己成年的日子到來,希望明年這個時候,是她對阿景告白成功的日子,即使阿景拒絕她,她也不會放棄地一直追,直到他接受為止。

沒辦法,阿景人太好了,這是連紅仔和貝爾都不知道的地方,可沒關係,阿景的好只要她一人知道就好,秋瑞也沒傻到分享給那群飢渴的母狼知道。

只要她堅忍不拔、毅力不搖,相信阿景總有一天會被感動,然而,這些偉大的雄心壯志最後卻死在他的這句話裡。

「我兒子剛剛出生了,妳願意陪我一起去看他嗎?」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虎克6每本童話必備的壞皇后登場》)

審定推薦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一致好評】
「作者將虎克這個角色寫活了!不是一昧的完美無缺,在人前文質彬彬,但私底下卻是個會惡整朋友、會記仇、個性分明的角色呢!但是在他開朗的外表下,又有著冷酷與孤獨的內心!他年紀輕輕的就背負著復國大任這麼重的擔子,並沒有一眜逃避閃躲自暴自棄,反而重新振作起來,努力讓自己變強,這樣的虎克讓人打從心底佩服啊!」──讀者 小Q

「這絕對是吐嘈滿點的奇幻冒險故事。劇情故事很吸引人,以彼得潘的人物為角色定型,史瑞克的故事為主軸,雖然現在有點起死回生,但依照小說定律,前秒是喜劇,下秒立馬變悲劇了,劇情急轉直下怎麼不讓客官們不興奮啊!總而言之這裡是被虎克大人的吐槽役外掛開很大不用錢笑到不行的讀者A是也。」──讀者 禾兮平

「其實我還蠻喜歡虎克的,他有著我年少時所沒有的輕狂和那不服輸的意志。這真令我羨慕,因為自己算是一個容易退卻的人。而這本書段中我也挺喜歡太攀和棕伊這對兄弟。每每看見這對兄弟的互動,總讓我會心一笑。整本書故事活潑精彩連連,節奏輕快。如有喜歡看冒險、刺激、搞笑的讀者,我想這本書,定能引起共鳴。這是一個普通的開始,卻有著華麗的內頁的故事。」──讀者 渡淵

「聽說這本像史瑞克一樣好笑我就挺期待的,果然,看完第一章我就快笑翻了!我超喜歡莫里斯這個角色的!他很吸引我的地方是:搞笑、有點神祕,有他在身邊會很歡樂。讓我很好奇接下來他會發生什麼事?至於在劇情的部分,想復仇的虎克和尋姊的溫蒂,兩人所找的竟是同一人;看似單純的彼得似乎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不知為何對虎克忠心耿耿的莫里斯,四個不同背景的人交織在一起似乎是個很有趣的冒險故事。」──讀者 小P

「本書走西方童話風,主角們以小飛俠為主線,夾雜長髮公主、糖果屋等童話故事為副線,看著他們一路跌跌撞撞的變強、誤會到諒解讓情感加深的同時,內心卻也開始擔旅程結束時他們的矛盾是否會激化?作者大大惡搞了《小飛俠》,反派的虎克在作者大筆一揮下成為腹黑男,真的是大大地煞到我了。本書人物方面刻畫生動,背景設定也讓我十分喜歡。」──讀者 煦羽

「我覺得作者能想到這樣的題材,真的很有想像力呢!小時候的童話故事竟然也能搖身一變成惡搞小說,真的讓我很大開眼界。我很喜歡虎克和莫里斯之間的互動,主僕之間帶點BL的曖昧氣氛,希望可以越來越誇張﹝誤﹞,這也是本書一大笑點喔!」──讀者 天晴

虎克6:每本童話必備的壞皇后登場(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