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金夫銀婦3:皇兄之愛難消受

金夫銀婦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金銀島小龍女移山倒海尋龍珠,卻在深海裡情海生波!

真心換絕情!龍兒排除萬難解救小魚,
卻得來星研的刺心大決裂?!
正宗《菊領風騷》姊妹作!蘭陵玉是誰的後代?翻開折口就知道!

★起點女頻衝破160萬點擊率,高達11萬書友推薦之作!
★最新「Free talk 專欄」第三波!廉大私語小劇透:「驚爆!御蘭亭穿越了?」非追不可!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重花繪製「至『親』兄弟」精美拉頁海報!

「如果說我喜歡星研是因為他長得好看,那麼,請問亙陽大人,你比星研長得更加性感俊美,為何我沒喜歡你呢?」
「嘶——嗯——是啊!哦——我明白了,是妳還沒發覺妳已經愛上了我。」

前往冰火島的途中靠岸補給,殷素素正採買得開心,湊上前去看告示,才看到原來祁麟輝這小子下了她的通緝令,而圍觀的路人,此時正望向她不停打量……只好腳底抹油,逃命要緊!追捕到海岸邊,原以為趕緊游上船就沒事了,沒想到,她在海裡也有一張人魚通緝令!虎視眈眈的人魚族一看到她落海,還不立刻撲上網住她?更絕的是,人魚竟然把素素關進了鯨魚肚子裡!這……這是神馬情況?只好見招拆招了。但……兩位押送素素的人魚族王子,不知為何爭吵了起來,難道有姦情?雖然情勢危急,腐女仍是不能放過YY的機會!兩位皇兄竟真的在攤牌後定情,還決定協助素素救出關在水晶宮裡的星研!

星研脫困後,素素想取得人魚族守護的藍龍珠,卻引來人魚族圍堵。夾在人魚族與素素之間陷入兩難的星研,竟以長指甲刺穿素素的心臟……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書籍目錄 
第一章  合歡神功
第二章 森鐮與紫露
第三章 沒有結果的人魚戀
第四章營救星研
第五章  心碎龍宮
第六章  心傷難醫
第七章  分道揚鑣
第八章 金銀島事變
第九章 魂兒飛
第十章 祁麟輝VS蘭亭
第十一章 璀璨的金龍珠
第十二章  祁麟輝的身世
第十三章 深宮祕密多
第十四章 險些失控
第十五章  複雜錯亂的關係
第十六章  父子情敵
第十七章  又一個龍珠守護者
第十八章 爆發 
第十九章  重生的祕密
第二十章  心碎東都

作者簡介

張廉
人長得不好不壞,體重不重不輕,性格不靜不躁,智慧不多不少,各項參數比較平均,HP不多——寫書總是覺得力氣不夠。MP滿格——靈感多而煩亂。偶爾爆發會寫上數萬字。大部分時間對著電腦打遊戲。寫書最喜歡虐美男,虐完身體再虐心,虐到他體無完膚,虐到他永不超生。

繪者簡介

重花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精采試閱

當他們走到我們身旁隨手貼通緝令時,店裡的師傅隨口問:「這次又要通緝誰啊?」

官差一邊貼一邊笑:「這次是個美人,身分還不低。」

「真的?」店家好奇地探頭看他貼的畫像,「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女人可不得了,賞金超過了紅毛血魔,要黃金五萬兩呢!不過要活的。」因為傳說血魔有一頭紅髮,所以稱他為紅毛血魔。

「五萬兩!抓住她這輩子都不用幹活了!」大家都圍了過來,我和淵卿也好奇地看過去。

只見官差先貼了一張,上面畫的居然是高山流雲!我和淵卿相視一眼,難道千歲府的人都被通緝了?

「你不是說女人嗎?怎麼貼個男人?」

「這是千歲府的高山流雲。」官差一邊抽出另一張,一邊說,「九千歲死了,千歲府也倒了。皇上要查處九千歲的貪贓之罪,結果千歲府一夜之間人去樓空,這高山流雲也真有本事,這麼多錢財他是怎麼帶走的呢?」

感覺有些不妙,淵卿低頭咳嗽兩聲,偷偷留下兩個銅錢,碰碰我的手臂,示意我趕緊離開。

於是,我也偷偷轉身,在大家都注意官差貼第二張通緝令時,和淵卿悄悄鑽出人群。

「呀!這女人真漂亮!」身後的人群裡傳來驚呼聲。

「這不是剛才在我這裡吃麵……呀!人呢?」

聽到這樣的話,我本能的感覺不對勁,回頭一看,正好眾人都朝我這裡望來,那個做麵的師傅正用漏勺指著我:「就是她!五萬兩!」

噗!我怎麼成了五萬兩的代號!

「快走!」淵卿拉起我就跑。

「大家追啊!五萬兩哪∼」身後立刻一群人追。

我跑的時候甩開淵卿:「你這身體怎麼帶著我跑,分開跑,他們只追我!」說罷,我在他擔憂的目光中,跑向右側。他停在原地,那群追我的人連看都不看他地朝我追來。一時間,海市亂作一團。

幾乎每個人都來追我,嘴裡大喊五萬兩,他們越喊,人越多;人越多,場面越混亂。船隻搖擺,雞飛狗跳,我躥上商鋪,用輕功在商鋪的上方飛躍,他們就在下面追。賞金獵人則躥上商鋪一起追我。

逃的時候正好有一張通緝令隨著海風飛到我臉上,拿下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畫像,罪名是行刺皇上,定要活捉,不然賞金一分錢也拿不到。我勒個去的,這次祁麟輝動真格的了。想當年,他在得知我是御蘭亭的未婚妻後,便對我們狠狠地說: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們。

而今,是我觸動了他那根瘋狂的神經,他非要得到我不可。這個沒有一樣東西得不到的小皇帝,因為得不到我而記恨在心。若他真得到我,也未必會珍惜,說不定扔入冷宮以報復我的不識趣。

扯碎通緝令,我被眾人逼到了盡頭。我一指大海:「你們再過來,我就跳下去!我死,你們一分錢都得不到!」

眾人一愣,趁他們發愣的當兒,我轉身躍入大海,「噗通!」一聲,鑽入海水之中。可是沒想到身後立刻傳來「噗通!」「噗通!」的跳水聲。這些視錢如命的傢伙。

「救命啊─」突然又有人喊救命了。我暈,你不識水性就不要跟著跳下來,這些人為了五萬兩,真是連命都不要了。

「錢─錢─」忽然間,又有人大喊錢了,我顧不得往後看,只是埋頭拚命往前遊,漸漸感覺身後好像沒有太多追兵時,我浮上水面換氣,趁換氣的工夫往回遙望,見飛殤站在一家店鋪的屋頂拚命灑錢,

白花花的銀子在陽光下漂亮地像一顆顆星星從空中落下。

當然,還是有人不會被眼前的銀子吸引,依然緊追在我身後。我繼續往前,開始跟他們進行海底耐力戰。

我往深海遊去,很快就擺脫了大部分,可是,還有人緊追身後,大家都是島國子民,游泳是必修課,水性好的也大有人在。我漸漸力氣不夠,只能上浮選擇在海面上游,一邊遊一邊回頭看,他們越來越接近了。

這下麻煩了,女人的耐力始終不及男人。

就在這時,他們的身後,漸漸地浮出了一座巨大的青色「島嶼」。海市那裡立時傳來大聲的尖叫:

「啊─鯨魚─啊─」而那些追我的人卻充耳不聞、毫不自知,眼裡只有我這個五萬兩黃金!

哈!他們完了,我幸災樂禍。

鯨魚張開了大嘴一吸,立刻將那些人吸進了肚子,看的時候覺得有趣,可是細想,鯨魚怎麼會突然出現?並且還正巧在他們身後?感覺鯨魚在故意救我似的。

可是,我很快就發現這條正好出現的鯨魚並不是要救我,而是也要將我吸進他的嘴裡。我身邊的水大力倒流,我毫無反抗能力地被吸進了鯨魚的大嘴,當我被鯨魚吸入大嘴的那一刻,我聽到飛殤他們大喊:「素素─」

難道這是我活著時聽到的最後一句話?難道我的結局是被一條鯨魚吃掉?

巨大的水流捲起我的身體往鯨魚的喉頭而去,我想,我死定了。心情很複雜,危急之時也來不及想太多事情或是回憶過往,只是覺得這個死法令我很不甘心、很生氣,氣得想哭、想罵人。

忽然,有一張網從天而降,將我網住,海水從我身旁而過,耳邊傳來說話聲:「逮到了。」

「嗯,拉緊!」

誰會在鯨魚嘴裡捉人?

我想看是誰用漁網來網我,鯨魚的嘴卻在此刻閉合,立時周圍一片黑暗。捲帶我的海水慢慢消退,我跌落在一塊軟綿綿、涼冰冰的地方,應該是鯨魚的舌頭。這種感覺很熟悉,前不久才剛被亙陽吞過。

我渾身濕透,一身海水的味道。鯨魚的嘴裡也沒有難聞的氣味,只有清新的海水味。我心跳開始加快,渾身陷入緊繃。直覺告訴我,正常人不會控制鯨魚,正常人亦不會待在鯨魚嘴裡抓人!

我拉了拉身上的漁網,因為黑暗而一時找不到口子。反倒是越纏越緊,我只好放棄。就在這時,一抹亮光忽然出現在我的右前方,光線很柔和,似是夜明珠。我緩緩起身,戒備地看向前方。鯨魚似是開始下沉,身體產生了一絲下墜的不適感。

有人朝我而來,是兩個人!

夜明珠的光亮帶出了兩個身影,都是身穿黑色斗篷,將自己從頭到腳藏起。

他們站定在我的面前,一人將夜明珠放到我的面前,我沉沉地看他,他用夜明珠將我從頭到腳照了一遍,收回夜明珠,發出輕蔑的冷笑:「妳就是殷素素?也不怎麼樣嘛!小弟怎麼會看上妳?」語氣中充滿了鄙夷。

他說小弟,難道?

「你們是人魚族?」我在漁網中緊盯著面前兩人。

那個拿夜明珠的人立時大笑起來:「哈哈哈,看來妳還不笨。不錯,我們正是人魚族。」說罷,他拿下了斗篷上的連衣帽,一頭紫色的頭髮在夜明珠的光亮下慢慢呈現出來。

另一個也摘下了衣帽,是一頭綠髮。他們同樣地俊美,眉宇面容與星研都有幾分相似。只是紫髮人魚臉上是輕蔑的笑容,而綠髮人魚則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冰冰地漠然看著我。

看到他們的那一刻,我想起了當初星研對我的告誡:遠離大海,他們就找不到妳。

撫額。時間過地太久,哪裡還會記得自己身上還背著另一張通緝令:人魚族的通緝令!

「哼,若不是我們正好在海市上看到妳,還真不知道妳又入海了。嘖嘖嘖,真是諷刺。」紫髮人魚提起了我身上的漁網,「以前都是人網魚,現在,是魚網人。我要留妳性命,讓孩子們來參觀,多麼可笑的人類。」他嫌棄地鬆手,漁網重新垂落在我的身上,帶著濃濃的魚腥味,應是漁民所有。

我隔著漁網看他們,人魚家族都美得不可方物,造物主是那麼厚待他們,讓他們擁有了我們人類嫉妒的容貌。尤其是他們天然成色的美麗瞳仁,這個世界只怕還要一千年,方能發明出瞳孔變色片。

看著他們美麗的容顏,我忍不住感歎:「你們那麼美麗,可是你們的心卻那麼冷漠。」

一直漠視我的綠髮人魚在我說了這句話後,綠色的瞳仁認真的看向了我。

「我們冷漠?」紫髮人魚笑得愈發鄙夷,「我們能有你們人類冷漠?自相殘殺,排除異類,殺戮皆是你們人類引起的!」

「哪個種族不是如此?」我反問,紫髮人魚一時語塞,「你們人魚族自視為海神的僕人,藐視、蔑視我們人類,這難道不算是異類相輕?不提這些,我只提你們如何對待星研,兩位必定是星研的親人,難道從沒想過要幫星研逃離那個牢籠?」

「那是他自作自受!」紫髮人魚大聲地喊了出來,宛如星研就該遭受那樣的懲罰,他絲毫不同情他,當他喊出這句話時,一直不語的綠髮人魚有些吃驚地看向他,感覺到綠髮人魚的視線,紫髮人魚冷然反觀他,「森鐮,你看什麼看,我有說錯嗎?星研作為一名王儲,卻私通人類,這是我們人魚族的恥辱……」

「啪!」忽然間,被喚作森鐮的綠髮人魚,竟然打了紫髮人魚一巴掌,登時,紫髮人魚手中的夜明珠掉落,「啪」的一聲摔在了鯨魚厚實的舌頭上。那叫森鐮的人魚一臉肅然地抬起下巴,神情立時變得兇神惡煞一般:「紫露,不許你侮辱星皇弟!」

原來那紫髮人魚叫紫露。

紫露捂住被打紅的臉,抿緊了醬紫色的唇,揚起手指對森鐮大吼起來:「你們一個個都寵著他、護著他,你們真以為我不知道嗎?啊?你,還有大皇姐、三皇兄、八皇兄,你們都喜歡他,哈哈哈……可惜他不喜歡你們─」紫露完全失控了,他揮舞雙手,如同吃醋嫉妒的小丑一般,在我們面前大聲咆哮,「他喜歡那個人類─哈!我們的人魚太子殿下居然選擇人類!哈!哈!」

森鐮始終一言不發地冷冷看他,當紫露走到他面前,以挑釁的姿態說出星研喜歡我這個人類時,森鐮竟然又出手了。他一巴掌打在紫露的臉上,紫露竟然沒有還手。

森鐮就那樣一掌接著一掌抽打紫露,紫露卻依然大笑:「哈哈哈!你們愛的星研小弟喜歡的是個人類,哈哈哈!噗!」一口血從紫露口中噴出,他被森鐮直接推倒在地上,森鐮鄙夷地俯視他:「星皇弟即使愛的是人類,他的血統也遠遠比你高貴!若不是父皇念舊情,你這種血統不純的人魚怎配做我們的兄弟!」話說完,他抬起腳,狠狠踹在紫露斗篷下的小腹上,我看得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一起捉我的兩個人,竟然先自相殘殺起來了?方才還說我們人類喜歡自相殘殺來著。回想他們之

前的談話,都是圍繞著星研。沒想到星研居然有這麼多愛慕者,他們是否也和我一樣,是被星研的純粹所吸引?

「呵……」一聲冷笑從紫露的口中而來,我再次看向他,他緩緩爬起,擦了擦唇角的血,索性仰天躺在地上,獨自輕笑。

森鐮森然轉身朝我而來,肅殺孤冷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他漠然地走到我面前,平靜地說:「我們愛星皇弟,所以,要妳的命去換他的自由。」他平平淡淡說完這句話,看了我一眼,取走了我身上的漁網,再次閉口不言。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說。」

我垂落雙眸,擰了擰眉,再次抬眸看他:「不是說人魚可以跟人類通婚,為何星研不可以?」

他冷漠的眸中劃過一絲疑惑,他想了片刻,只是低眸輕歎:「星皇弟真傻……」

我看著他,直到他再次抬眸對我說道:「我們人魚族的初夜若是與人類,將失去生育人魚的能力……」

我心中登時一驚,他是在說星研因為第一次是跟我,所以……徹底失去了繁衍人魚的能力?若他無法繁衍人魚,他怎能做人魚之王?

「若是其他人魚選擇人類,我們皇族不會干涉。但是,作為儲君的人魚,是絕對不允許的!」他冷冷的話音久久迴盪在鯨魚的口腔之中,我呆立在原地,回想與星研相識之後的種種,他從未跟我說過這個祕密,而是一直說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喜歡我們人類的美食,喜歡我們陸地上美麗百變的景色,喜歡山間的小鹿,喜歡時常朝他吠的大狗。

那時,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人魚族未來的王,只知道他的父皇、母后對他是如此寵愛,賞給他一片大大的海域作為他十五歲的生日禮物。在那片海域裡,他認識了我,這個渺小的人類。

一直以來,我以為是他改變了我正常的人類生活,卻沒想到,其實是我,打亂了他的人魚生活。

我……是不是該對此事負責……

很長一段時間,我和森鐮、紫露一人一角地坐在鯨魚的口中,我們的中央是那顆明亮的夜明珠。

直到,我餓了。

「我餓了。」我說。被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也不知道行了多久。飛殤他們怎樣了?不知道他們現在航行到哪裡,他們一定因為我的死而非常傷心吧!蘭陵玉那傻小子說不定又以為是自己的關係,真的很替他擔心哪!淵卿也一定很意外,他的精神會不會感知到我沒死呢?應該不能,他說過,他的精神受到水的限制。

然而,沒有一個人理我。無論是先前歇斯底里的紫露,還是一直默然的森鐮。他們一個枯坐發呆,一個閉眸假寐。微微敞開的斗篷裡,是他們赤裸的雙腿和他們人魚族特殊的裙子。

「我餓了。」我再次說了一遍。

他們兩個人微微動了一下,森鐮睜開綠眸冷淡地看了我一眼,再次閉起。紫露對我發出一聲冷笑:

「哼,他們只要妳的屍體,妳不需要吃飯。」說完,他將臉撇向了另一邊,繼續發呆。他正對著我的側臉上,是被森鐮打出來的瘀青。

顯而易見,他們不打算優待我這個俘虜。我只有躺下,盡量保留體力。(摘錄)

審定推薦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皆一致好評
※「女主角和一般小說裡的魂穿女主角也不一樣,她是一個經歷了整整一生的女人,而保存記憶在新世界的她,不是單純的成熟或單純或腹黑,她是個各種素質都擁有的特殊女人,這注定了這部小說的特別。她沒有傾國傾城的美貌或顯赫的背景,她是個快樂的海盜,是個以後會經歷很多事情、漸漸美滿的幸福的女人。希望《金夫銀婦》再創輝煌,不管她是不是排行榜上的第一,她都是我心中的第一。」──讀者 笑聲bu聞聲漸悄

※「這次的《金夫銀婦》延續了第一人稱的風格,一如既往的好看,至少就目前出現的人物而言,個個都是相當飽滿滴!現在灰常期待神祕男的再次飄來(好奇啊啊啊啊啊),當然當然,還有五男、六男、七男的出現,滄海一聲嘯啊:統統打包收了~(怕被pia,俺掩面遁走)」──讀者 瓶爾小草

※「新書《金夫銀婦》,雖然也是穿越文,走得卻是溫情路線,女主的真,女主的善,女主的自立,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文中的小魚,亦是大家喜歡的角色,給大家帶來萌與新奇,也帶來更多的享受。廉大的書,偶現在可謂是等到廢寢忘食呢~」──讀者 花田羅

※「這本新書,我最最喜歡的當然是我們的女主角大人。龍兒是個聰慧機智,勇敢果斷的女孩。敢愛敢恨,敢作敢為。現實中的我們有太多的顧慮,太多的牽絆,很多時候是不能隨心所欲的。所以,我羡慕她。但我們不是生活在小說中的人物,所以,我只能傾注自己所有的感情,給了廉子。」──讀者一幕一顏

※「看到這,還看不明白本文到底是NP?仙幻?還是過程是NP,結局?還是跟菊花一樣著眼人生經過?不過不管是怎樣的,廉大的書都愛看,很愛看,什麼樣的都喜歡,嘿嘿。」──讀者 ~飯飯~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金夫銀婦3:皇兄之愛難消受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