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壞事多磨4:萬道歸宗(完)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 拐個良家公子、混吃騙喝的「壞女人」計畫竟如此一波多折!
當愛情中摻雜了上輩恩怨、江湖紛爭、朝廷忠義……這段感情將如何走下去?

★ 橫掃博客來、金石堂、當當網等兩岸網路書店排行榜,笑淚交織的愛情武俠最終回!
★ 結合男性武俠的俠義之風與女性言情的情感發展,一部在閱讀時嬉笑怒罵,掩卷後發人省思的愛情武俠小說!
 特別收錄:「一念成仁」、「美人如刀」、「喜春來」、「小冤家」四篇番外,不容錯過!

限量贈送:「師叔來救命」溫宿,超閃光塔羅牌票貼(寶劍8。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隨書附贈:何何舞揮灑寫意的「和師父浪跡江湖的小小」精美海報

「我想留在喜歡的人身邊,可以麼?我知道,我騙了你很多次……你……」小小的手緊緊抓著衣襟,說話的聲音微顫,「你再原諒我一次,行麼?」
她閉上眼睛,放棄所有矜持,深深吻了下去,那一刻,滿溢的幸福感,讓小小幾近暈眩。然而,她突然被用力推開,他眼神微惱,「……妳……這……這是成親之後才能做的事……」
小小愣了好一會兒後,控制不住地笑了出來,她伸手環上他的脖子,「我負責!」

小小帶著重傷的溫宿前往神農世家求醫,卻發現神農易主,小小利用廉釗帶眾人逃脫,但也傷了廉釗的心,讓小小的情路越來越坎坷……

此時,銀梟等人決定誘殺石蜜,奉命和神霄派合作的廉家自然也捲入其中,小小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在混亂的情勢中,眾人赫然發現這一切竟是魏啟為奪取九皇神器的陰謀,他同時用計成為英雄堡堡主,又逼太平城的樂兒與他成婚,還和溫靖聯手迫害各門派以奪取其餘的九皇神器。

面對一夕風雲變色的局勢,眾人決定結盟對付奸惡的魏啟和溫靖,但要一群原本互看不順眼的武林各派放下成見並不容易,盟主必須既有公正公平的立場,又有讓所有人給三分面子的能耐,此時唯有一人足以服眾……

小小看了又看、想了又想,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做武林盟主不是靠武功、靠智慧,而是要……靠關係!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剛開始讀這本書時,我以為它只是個帶點搞笑的武俠故事,小白的女主角、各懷心思的眾人……看到後來卻發現,這不僅是個武俠故事,許多對白更是值得我們深思,作者藉著小小憶起師父曾對她說過的話,傳達著一些待人處世的大道理。有著這樣的師父,我是替小小感到開心的,成長在左懷仁這般人物的羽翼下,以至於她雖心思單純猶如一張白紙,信口胡謅的功夫卻學足了十成十,就他那一句:『不能打,也要能唬。』真是讓人會心一笑。」──讀者 墨燐

「《壞事多磨》偏向搞笑武俠,對於江湖的各門各派、奇招異式及謀權爭鬥琢磨的還算有模有樣,融合武林的殺戮陰謀、喋血慘案、身世之謎、高門內鬥,可說是非常狗血,幸而有小小不顧形象令人噴飯的『激情』演出,形成了另一番逗趣笑鬧之景,讓人看著心情舒爽忍不住感嘆:原來當壞人不是那麼簡單的。」──讀者 蚊子

「讀完試閱稿,我閉上眼睛後再次翻閱。故事真的很有趣,感覺像一個魔法,不管正在看或是看完都被它深深吸引住。我會忍不住猜想小小下一步要怎麼走,但我更希望那是讓我猜想不到的結局。」──讀者 MINSK

「本書的靈魂人物非左小小的師父莫屬,溫馨趣味的對話,讓這個角色從未登場,已在讀者心中樹立一定地位了。第一部裡最印象深刻的一句話,便是師父對小小說:『知道麼,小小,還錢,也是一個再見的理由。』多麼溫暖人心的一句話啊,不可思議地,居然將欠錢這種事合理化了,囧。」──讀者 志間

「源源不絕的笑聲伴隨我將試讀稿看完,許多有趣和須要邏輯推敲的情節讓我重溫了無數次書稿,才恍然大悟發現作者在許多地方留下了伏筆,為了後面的故事鋪陳,使讀者越看到後面,就越覺得精彩,迫不急待的想趕快看到結局。」──讀者 軒軒

「故事中有一句讓我差點噴飯,就是小小回憶跟師父抱怨名字的問題時,說大家都笑她是左小小、右大大,我真的笑了……這篇故事中有不少令人噴飯的地方,很值得去品嚐一番,很久沒有閱讀到這種無壓力純笑料性的故事了。雖然是有點不像武俠的武俠小說,但是對女性讀者來說倒是還不錯的一篇舒壓性文章。」──讀者 luisa2919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那只狐狸
總的來講,是個三觀正派、理論扎實、懷有夢想、樂觀向上、有惡搞精神、偶爾變態,喜歡漫畫和RPG遊戲的純正文字創作者。故事風格偏好HAPPY ENDING。

繪者簡介 
【封面繪圖】
何何舞
筆名:ENO
生日:4月24日 籍貫:重慶 職業:插圖畫手,漫畫人。擅長水彩水墨風格。
出道作品: 2002年  短篇漫畫《坐著火車到我的寂靜街》
已出版作品集:《華蓋之月》、《銀蓮花》、《空蟬與詩》

精采試閱

第八章 無言以對

 
    沈鳶和洛元清在房中等了一個多時辰,心中的焦急也愈發強烈。
    「太久了吧……」洛元清輕聲開口。
    沈鳶點了點頭,「不過,左姑娘的話,一定不會有事的。」
    洛元清皺著眉頭道:「盜解藥、放要犯,就算是廉家公子,也不會每一次都姑息她吧?」
    沈鳶正要開口說什麼,卻聽見了一個虛弱而冷淡的聲音。
    「妳剛才說什麼?」
    洛元清一驚,抬眸時就見溫宿已經醒了,正皺眉看著她們。
    「她去盜解藥?」溫宿開口,又問了一句。
    洛元清道:「她是去了……」
    她話音未落,溫宿就下了床,準備往外走。
    洛元清幾步追上去,攔住他,壓低了聲音道:「你不能出去!若是你出去,她的行蹤就暴露了!」
    溫宿看著她,神情依舊冷淡。
    「追根究柢,她做這些,都是為了你,不是麼?」洛元清繼續說著。
    溫宿微驚,慢慢得開始意識到了一些事。身上的痛楚已經減輕了,氣息也順暢了不少。無論怎麼想,能做到這些的只有神農世家。但是,以他的身分立場,怎麼可能請得神農出手……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裡?」他找不到答案,只能開口詢問。
    洛元清歎了口氣,「你一開始就該先問這些事啊。」
    沈鳶上前,「兩位不要站在門口,小心……」
    她正想說小心門外的守衛察覺出異樣。話還沒說出口,屋外的嘈雜,卻讓她停下了言語。
    三人還來不及驚訝,房門卻一下子被打開了。
    衝進來的人,竟然是小小。
    「洛姑娘,服下解藥!」小小將解藥扔給了洛元清,急切地喊道。
    她說話之間,一大群士兵蜂擁而來,將眾人團團圍住。
    洛元清再不多想,打開盒子,吞下解藥。要恢復內力,尚需運氣調息,她看著面前的諸多士兵,緊皺著眉頭。
    小小站在門外,已被一大群士兵包圍,自顧不暇。
    溫宿見狀,深吸了一口氣。縱身上前,憑著衝力,擊倒了站在最前的士兵,他奪下那士兵的刀,迅速砍倒了幾名士兵,衝出了包圍。
    「溫宿!」洛元清看呆了,驚呼了一聲。
    這個時候,沈鳶倒是完全沒有猶豫,她拿起了桌旁的凳子,用盡力氣扔了出去。然後,一把拉起了洛元清,往外走。
    洛元清猛地反應了過來,自嘲地笑了笑。她學著溫宿的樣子,奪過了士兵的刀,揮刀衝了出去,即便沒有內力,招式和速度都沒有影響,只是士兵而已,她應該可以應付!
    此時,已有不少神農世家的弟子聚集了過來。
    小小在人群中奮力穿梭,她已沒有餘力攻擊,連防守都有些吃力了。這時,溫宿執刀沖進了包圍圈,站在了小小的身邊。
    小小看到他的時候,臉上有了笑意,「師叔。」
    溫宿點點頭,還來不及說什麼,幾名士兵就攻了過來。他一把將小小拉至身後,起刀迎了上去。
    小小緊張無比,以溫宿的身體,怎麼承受得了這樣的舉動!
    果然,不出幾人,溫宿便跪倒在了地上,無力地喘息。
    小小蹲下身子,扶住他,「師叔!」
   溫宿搖了搖頭,「我沒事……」
    一旁的士兵見狀,正要攻上,洛元清執刀衝了過來,擊開那幾人,開口道:「左姑娘,帶溫宿先走。」
    「嗯。」小小聞言,扶起了溫宿,準備逃離。
    洛元清握著刀,感覺體內的真氣正一點點恢復,臉上不禁有了笑意。
    然而,就在這時,毫無感情的聲音在人群外響起。
    「左姑娘,妳這是做什麼?」
    眾人皆是一驚,就見石蜜站在人群之外,身旁跟著鬼臼和彼子,她的神色冷清,正靜靜審視著小小一行人。
    「看來,左姑娘並不想與本座合作了。」石蜜道。
    「宗主,待屬下拿下他們,交予您發落!」鬼臼低喝一聲,手腕上鋼爪立現,他迅攻而上,招式猛烈無比。
    洛元清硬接了一招。內力尚未恢復,她的手腕因那一擊之力,隱隱生痛,她知道自己絕無法接下第二招,心中不免緊張。
    正當眾人都生了絕之心時,一聲鳴響沖天而上,絢爛的火花耀目,映亮了天宇。
    小小轉頭,就見沈鳶臉色蒼白,身體輕顫,顯然是恐懼無比的,但她手中緊緊握著一個竹管,天空中的火信就是從中而出。
    周圍的攻勢因火信而有所停頓,就在這一瞬之間,數名士兵突然倒戈,擊倒了自己的同伴。不僅如此,神農世家的弟子中也有人換了立場,守在了小小的身前。
    小小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發展,說不出話來。
    「你們這些叛徒!」鬼臼見狀怒道。
    「此言差矣。」高處傳來了含笑的回答。
    小小抬頭,就看見賀蘭祁鋒站在屋頂上,身旁跟著數十名帶面具的人。
    「坊主!」沈鳶驚喜道。
    賀蘭祁鋒笑了笑,「鳶兒,下次不要亂來哦,不是每一次都有人能及時趕到的。」
    沈鳶笑著,福了福身子,「我知道了。」
    賀蘭祁鋒一縱身,下了屋頂,笑著石蜜,「神農宗主,幸會。在下『曲坊』坊主賀蘭祁鋒。」他轉身,看了看那些倒戈的士兵和神農弟子道:「對了,這些人不是叛徒哪……」他的眼神裡,帶著一絲銳光,「他們本來就是我『曲坊』弟子。」
    「廢話少說。」石蜜冷冷說完,手中磁引啟動,漆黑的神針懸浮,殺意逼人。
    賀蘭祁鋒含笑,揮手之間,戰局暫態展開,周圍一片混亂。
    小小的思緒還在混亂之中,突然有人拉住了她,將她拖到了平靜之地,「小小!」
    小小認出那人時,喜上眉梢,「葉璃師姐!」
    來者正是葉璃,她笑了笑道:「嘿嘿,就是我啦!」
    小小正高興,又看見了葉璃身旁的人,她驚訝不已,道:「林執師叔?」
    那人,正是東海的弟子,溫宿的師弟,林執。
    林執頷首,算是打招呼。繼而,他看著溫宿,開口道:「師兄,你怎麼樣了?」
    溫宿看到他,神情複雜起來,他低了頭,沉默不語。
    「哎,寒暄就省了,我們先離開吧!」葉璃拉著小小,道。
    林執聞言,扶過了溫宿。
    眾人正要離開,小小忽覺手中有什麼東西硌得生痛。她攤開手,掌心中有一串鑰匙,只是瞬間,她便猜到了這串鑰匙的用途。在那時那刻,幫她盜解藥的他,給她這串鑰匙,只有一個用途……
    腦海中,漸漸復甦的東西讓她心跳加速,胸口燥熱起來。將這串鑰匙塞給她的人,說的那兩個字,如今想來,竟有千斤之重。
「走吧」……要用多大的勇氣、下多大的決心,才能做到這個地步呢?
    她抬了頭道:「齊大哥他們還在地牢,這裡是解藥和鑰匙,還有,我……還有一個人要救……」
    「誰啊?」
    小小笑了道:「我恩公……」
****************************
    藥房之外,那黑衣人被團團圍住,插翅難飛。
    曦遠上前一步,質問道:「你是誰?」
    黑衣人並不回答,手中的長劍出鞘,顯然是想要硬拚了。
    曦遠打量了他一番,「東海之上,從石蜜宗主手上帶走左小小的,莫非也是你?」
    黑衣人沉默著,迅攻而上。
    曦遠的手中,封脈針立現,她迎了上去,封著劍招的同時,出手欲揭那黑衣人的蒙面黑布。
    那人敏捷避開,招式間略有些急躁。
    「看來我認識你。」曦遠會意,眼神裡帶著一絲快意,「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幾時!」
    曦遠正欲再次攻上,突然,天空中一聲鳴響,火信耀目,她頓了攻勢,不解。
    就在那刹那之間,她身旁的一眾下屬中,突然有人倒戈。
    曦遠驚愕不已,身旁已是亂戰一片,分不清敵友了。
    那黑衣人明顯也愣住了,一時間竟鬆懈了下來。
    曦遠很快反應過來,看到這個空隙時,不假思索,執起封脈針,襲向了那黑衣人胸口的穴道。
    黑衣人猛得回神,起劍格擋。
    曦遠手指用力,將那些針彈射了出去。
    黑衣人收劍,退了幾部,側身避開,卻終是晚了半分,右臂中了三針。
    曦遠見狀,又一批封脈針在手,正要再次攻擊。
    然而,一種詭異的聲音卻在那刻響起,擾人心智。
    「魅海神音!」曦遠意識到的時候,立刻穩住了真氣。
    黑衣人也被那聲音擾了內息,他努力穩住心神,拔出了右臂上的三支封脈針,起身欲走。
    曦遠正要追趕,卻有幾道身影闖入了混戰之中,阻了她的攻勢。
    周圍亂成一片,那黑衣人走了幾步,卻生了猶豫。
    這時,有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他本要出手攻擊,待看清那人時,卻呆呆地再無舉動。
    小小拉著他的手,認認真真地看著他。
    就在這一刻,神農世家內亮起了火光,濃煙瀰漫而來,遠遠的,便聽到有人喊著火。
    喧囂和亂鬥,迷了所有人的視線,掩了一切的蹤跡。
****************************
    小小趁著混亂跑出了神農世家,雖不知該往哪兒去,卻不能停下腳步。她拉著他,用盡力氣奔跑,她清楚地感覺到自他的手傳來的溫度,還有那隱隱的脈搏。
    周圍,流螢飛舞,閃耀如星,碎了那一片厚重的漆黑。
    就這麼一直跑下去,天涯海角……那一刻,她不自禁地這樣想……
    然而,身後的人突然站定了,任她如何努力,再無法拉他邁出一步。
    小小的心一沉,怯怯地轉過了身子。
    他低著頭,看著彼此握緊的手,然後,手指緩緩鬆開。
    小小只得也鬆開了手,不知如何是好。
    他沉默片刻,抱拳行禮後,轉身邁步。
    小小的手僵在原來的位置,愣愣地看著他的背影。
    漆黑的天幕漸漸染進了白,化作了深沉的青灰,周圍的景物因這淡薄的光輝而清晰起來,流螢三三兩兩地飛落,匿身在草木之中,隱了光芒。
    她聽著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一路奔跑,那兩個聲音嘈雜無比,充斥著她的雙耳,不容她的思緒安穩,更不容她的心情平復,竟如同是在催促一般。
    她張嘴,想要說什麼,卻發現自己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他的背影在迷蒙的晨光中,越來越遠。剎那,什麼東西被解放了出來,連同那壓抑許久的聲音,回蕩在四周。
    「廉釗!」
    他的步伐突兀地停頓,猛地轉過了身子。
    她從未感覺如此的緊張,身體不自覺地緊繃著,連呼吸也一併停止,惟剩下狂躁的心跳,不安地震動著胸膛。她看著他,等著最後的答案。
    他避開她的眼神,猶豫片刻,抬手,揭下了蒙面的黑巾。
    她不知怎麼笑了出來,低喚了一聲:「廉釗……」
    廉釗這才抬眸,直視她的眼睛。許久,用近乎無奈地聲音道:「小小。」
    記憶力,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叫她了,所有的思念,就因那一聲呼喚而甦醒,翻湧在腦海裡。
    「真的是你……」她笑著說道。
    他的神色依然無奈,甚至有一絲悲涼,他勉強擠出了笑意,點了點頭。
    小小慢慢走上前去,然而,快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卻後退。
    「……神農的追兵一時半刻是趕不上的,我就此告辭了。」廉釗低垂著眼睫說道。
    「你要回去?」小小急切地問道。
    廉釗沉默著,點了點頭。
    「可是……」小小看著他道:「你……你回去會有危險……」
    廉釗回答:「我身為神箭廉家的當家,無論如何,我都得回去。」
    「你若是回去了,被人識破了身分,該怎麼辦?」她的情緒急躁起來,說話也漸漸激動了,「東海之上,是你救了我。而後,私放我出城,幫我擊退東瀛忍者。今夜,盜神農的解藥,還把地牢的鑰匙給了我……這些事,能毀了你的前程!更會惹來殺生之禍啊!就算你是神箭廉家的人,欺君之罪,一樣要誅九族的!」
    「我一走了之,也是欺君。」廉釗開口,平靜道。
    小小無法反駁,啞口無言。
    「小小……」廉釗笑得溫柔,聲音裡,帶著誠摯,「我能為妳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小小急得快哭了,卻偏偏不知道該說什麼來應對。
    「其實,我早就知道,妳離開我是對的。」廉釗的語氣裡帶著輕鬆。
    小小看著他,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廉釗歎了口氣,抬眸,笑著開口:「我不可能放棄皇命一走了之。也不可能拋棄廉家,從此隱姓埋名。更不能枉顧家人的仇恨,娶妳進門……如今,甚至連光明正大地站在妳身邊,都做不到……」
    小小呆住了,只能靜靜地聽。
    「妳說要歸順朝廷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不過,那始終是我的一廂情願……」他說著說著,聲音低沉下來,「只是,我雖然清楚這些,卻還是……」
    他沒有再說下去。沉默了片刻後,他的神情坦然,聲音也重回了明朗。
    他帶著釋然,開口:「小小,天高海闊,誰也鎖不了妳的自由……這是我唯一能為妳做的事……」他笑了笑,「保重。」
    他說完,轉身離開。
    小小站在原地,看著他離開。腦海中,還是空白一片,但眼淚,卻止不住地往下掉。
    遠遠地傳來了人聲,似是呼喚著她的名字,但她卻再不想理會了。
    天高海闊?
    她抬頭,看著晨光滿布的天空,心裡卻再無一絲喜悅……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壞事多磨4萬道歸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壞事多磨4:萬道歸宗(完)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