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狐顏亂羽5:願做鴛鴦不羨仙(完)

狐顏亂羽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狂賀!張廉榮登年度雙料暢銷金榜,雙喜臨門,再寫輝煌!
獨家收錄!2篇全新番外X 2款特別版結局
隨書加贈!「好事成雙」珍藏版書衣

★ 賀!張廉榮獲金石堂2011年度暢銷女作家第三名
★ 賀!張廉榮登博客來2011年度十大暢銷輕小說作家
★ 緊急開催!繁體版「雙喜臨門」特別企畫:
張廉加寫從未曝光全新番外
:「夜闌情深」、「百里尋蹤」
讀者票選繁體版專屬結局:「情定天青帝君版」、「獨享NP後宮版」

六位魅力男子,一次幸福選擇,小蕾究竟情歸何處?
多種圓滿大結局,由你來決定!

隨書附贈:御姐發威「跟我回魔界吧」精美拉頁海報!

「那小蕾到底是誰的孩子?」
「這個……我只記得與則天告別後,就遇到了一位公子,他給了我落霞水晶,說可以帶我上天遊玩。但是,我卻沒有了上天後的記憶,蕾兒……」
「看來答案在天界。」

正式成為界王的小蕾,受邀參加瑤池聖母的蟠桃會。天青帝君、百里容、則天等人齊聚天庭,玉帝卻有請小蕾,告知落霞水晶是他給璿璣的,要小蕾受召前去收集璿璣魂魄。擔心玉帝風流的瑤池聖母也邀約百里,說出神封和落霞神女的過去,以及四把劍引發神魔大戰的始末。身世之謎終於解開,小蕾重拾落霞神女的記憶,百里容也重生為四把劍的主人神封。
沉寂萬年的奪劍紛爭再度掀起,這次波瀾該如何平息?三段姻緣難以取捨,小蕾最後的歸屬是?出乎意料的幸福結局!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生於水鄉,長於水鄉,居於水鄉,應是溫婉賢淑的女子,卻突變為宅女+腐女的混合體。至今不知突變過程,宛如一夢醒來,便腐得深沉。有友三年未見,相見時友人驚呼:汝怎會如此?!笑答:居久則腐矣。足不出戶,腐在家中,友人在八方,出門不煩愁。一旦出門,則獨行天下。全國尚餘幾處,開始朝國外進發,哇卡卡。
天秤座,血型為B,靜則宅於家中,動則驢行天下。喜歡遊戲,旅遊,漫畫,寫小說,見友人。最討厭洗碗,從小洗到大,實在沒有愛。最近最想做的事,就是重拾繪畫,將夢中綺麗景象畫於紙上。人生最大的夢想,便是世界旅行。

書籍目錄

第一章 外敵降臨
第二章 用能力說話
第三章 求求你,娶了我吧
第四章 後宮之亂
第五章 家和萬事興
第六章 加冕大典
第七章 故鄉的花香
第八章 外敵降臨
第九章 蘇蘇今何在
第十章 天宮亂
第十一章 仙緣好的百里容
第十二章 蟠桃會上仙家見
第十三章 舊事重提
第十四章 劍神與女神
第十五章 誅仙重生
第十六章 緣滅緣起
第十七章 真正的結局

精采試閱

蟠桃會在幾輪歌舞後接近尾聲,夜熙蕾始終沒看見左陸之,多少有些失望。本想去找左陸之,可是還是覺得早點離開天宮的好。因為百里容這一路上都沒出現反常跡象,說明這裡沒有他要找的東西。

在瑤池聖母和玉皇再次乘車離開之時,眾仙家才紛紛相邀離去。太上老君和太白金星便朝夜熙蕾等人而來。他們作為天界舉足輕重的人物,有責任替玉帝相送各位界王。

則天陷入沉思,沒道理會這麼平靜,若是玉皇不找夜熙蕾和百里容,那軟禁天青又有何意義?白色的面具很好地遮擋了他所有心思,讓人不知他在想些什麼。

百里容淡淡蹙眉,自從來到天宮,他都未曾感應到誅仙的存在,難道他也猜錯了?天宮並不是解開所有謎團的地方?

見太上老君和太白金星前來,夜熙蕾便笑著迎了上去。可是,就在她即將和太上相遇之時,兩個天兵忽然攔在了她的面前:「妖王請留步。」天兵沒有發覺她是要與太上和太白打招呼。

遠遠而來的太上和太白見夜熙蕾被天兵攔住,立刻停下腳步,側過身看向別處,但注意力卻已經集中在夜熙蕾的身上。

夜熙蕾對於兩個天兵的突然出現感覺很疑惑,便道:「何事?」

天兵伸手相請:「玉帝有請。」

立時,夜熙蕾雙眸半瞇,這該來的,還是來了。她轉身看向百里容,百里容顯然已經聽到天兵的話,面朝她露出憂慮的神情。

天兵看了一眼百里容,恭敬道:「玉帝只請妖王一人,妖王請,莫讓玉帝久等。」

夜熙蕾微微垂眸,沉思片刻,抬眸時,則天已經站到了百里容的身邊,彷彿在說:你放心去吧!我來照顧百里容。

她隨即看向百里容,他卻是微微點了點頭,深沉的神情中,帶出了一句只有夜熙蕾懂的話語,就是:小心。

她毅然轉身,兩位天兵便在前方帶路。

隨著夜熙蕾漸漸遠去,太上和太白匆匆走到了百里容的身邊,太上摸著長須抽了一口氣:「這是要單獨約會哪!」

「怎麼會?」太白不同意太上的說法,「誰不知道玉帝只對美人感興趣,他約妖王,應該是正事。」

不知夜熙蕾真貌的太白的話,引來太上撲哧一笑:「太白,你還是別說了,你什麼都不知道。」

太白有些不服氣,撇開臉自己悶悶不樂。

太上隨即對百里容道:「放心吧!有王母在,玉帝不會對小蕾如何。」

百里容淡淡點頭:「我知道,不過,為何始終不見天青?」

百里容的提問讓太上與則天對視一眼,就連太白也轉回了臉。百里容雖然看不見三人微變的神情,但從他們忽然沉寂的氣氛中,也察覺了事態的詭異。

就在這時,落淵走了過來,卻是問則天他們走不走。則天考慮了片刻,還是決定留在天宮,觀看事態的發展,一旦玉皇為難他的寶貝兒,他可以馬上出手相救。

不久之後,偌大的瑤池邊,便只剩下百里容,則天、太上和太白四人。於是太上提議還是去他的兜率宮等候消息。

跟著天兵的夜熙蕾,來到一處偏遠的宮殿。雖然她從未來過天宮,但她所在的宮殿周圍空曠無人,寂靜無聲,便也知其隱蔽。

雖然已經做了思想準備,知道來天宮會發生事情,可是她依然奇怪的是為何玉皇邀見的不是百里容,而是她?

根據天青師父和太上老君的反應看來,他們都知道百里容真實的,或者說是曾經的身分。那麼,自然玉皇看見百里容時,也會知道。何以他表現地似是不認識百里容?

或是因為他根本沒有細瞧,所以才未曾發覺?那麼,他現在約見她又是為何?公務?純粹地會見一下她這個新任妖王?

「妳不露出真容嗎?」忽地,玉皇那帶著一絲醉沙的男中音,在這個空曠的宮殿裡響起,夜熙蕾立時轉身,只見方才還空無一人的大殿裡,不知何時,已經站有那俊美非凡的玉皇。

玉皇已經褪去了金衣,換上了普通的衣衫,但依然華麗精美,深褐的底色上是紫金色的花紋,顯出男人的沉穩和神祕。

夜熙蕾的視線不知不覺地停留在玉皇的雙眸上,那是一雙與天青相似的眼睛,平直的眼線,狹長幽遠。只是這雙眸子的顏色是不同的,帶著混沌而無法分辨的色彩,讓你琢磨不透眼前這位天神的神祕心思。

「妳的真容,很像一位故人,難怪天青會留在妳的身邊。」玉皇已經走到了夜熙蕾的面前,繞著她緩步移動,輕聲說話,夜熙蕾垂落雙眸,難道天青師父的消失,與玉皇有關。

「妳……很像妳的母親。」忽地,玉皇抬手挑起了夜熙蕾耳邊的一縷黑髮,夜熙蕾驚然側眸,與玉皇的指尖近在咫尺。

細柔的髮絲在玉皇的指尖滑落,夜熙蕾不禁後退一步,她無法想像玉皇會認識自己的母親:璿璣。那會是如何複雜的關係?

玉皇收回手放到身後,昂首微笑:「妳身上的落霞水晶,便是當年我贈予璿璣的。妳這次上來,也是為了尋找她那最後一縷魂魄吧!」

夜熙蕾更加吃驚,先是身上的落霞水晶原來是屬於玉皇的,再是她來天宮的目的玉皇都瞭若指掌。這一切,讓她有了一種被人時刻監視的感覺。難道是天青師父?天青師父畢竟是玉皇的人。難道天青蟠桃會的失蹤是因為無顏見她?

不,不會的,她相信天青師父不會做玉皇的眼線,將後宮發生的一切告知玉皇,若真是如此,玉皇約見的,更應該是百里容,而不是她。

難道?夜熙蕾一陣惡寒,她居然聯想到自己或許是玉皇的女兒,可是,這個答案實在讓她驚悚。看著那與百里容幾乎一樣年紀的玉皇,而且性格怪異,她寧可自己是石頭裡蹦出來的。

「想不想知道璿璣最後一縷魂魄在何處?」玉皇慵懶地問,半垂眼瞼看著夜熙蕾。

「在哪裡?」夜熙蕾脫口而出,璿璣的話題終於讓她開了口,這讓玉皇的唇角,帶上了一絲笑容。

玉皇轉身,面朝殿外,沒有看夜熙蕾,道:「隨我來。」說罷,他漂移而前。

要跟去嗎?夜熙蕾心中猶豫。對方畢竟是玉皇大帝,應該不會誆騙她。可是,玉皇居然認識璿璣,並且相贈落霞水晶,這實在讓夜熙蕾出乎意料,難道璿璣口中所說的,遇到的最後的那位公子,就是玉皇所化?

這個結果,實在讓人震驚!

當夜熙蕾將信將疑地跟隨在玉皇身後,離開這隱蔽的宮殿時。一縷青煙從那雲霧之間剝離開來,漂流在雲霧之間。它只是一縷小小的青煙,所以沒有人會去注意,會去懷疑。

青煙繞過天宮玉苑,與那些仙女隨行,最後,飄入了王母的瑤翠宮內,朝斜躺在躺椅上,正假寐的瑤池聖母而去,然後盤繞在她的耳邊。

宮內只有一名隨侍的仙婢,伴隨在瑤池聖母的身旁。

瑤池聖母眼角的翎毛微動,輕啟紅唇,懶懶的聲音便從唇內而出:「是嗎……原來她是璿璣的女兒……嗯,真是一筆風流債呢!」瑤池聖母睜開雙眸,緩緩坐起,那仙婢立時上前輕輕攙扶,輕聲道:「難道那狐妖是玉帝的……」

「應該不是。」瑤池聖母抬手收起了那一縷青煙,手指收攏,青煙便徹底消失,「玉帝還不至於那麼糊塗,男人都是留情不留種。」

仙婢抿唇偷笑。

瑤池聖母斜睨她:「妳膽子倒不小,敢取笑玉帝了。」

仙婢立時垂首:「清清不敢。」

「去,去把那妖王的夫君百里容請來。」瑤池聖母正了正衣冠,仙婢清清微露疑惑:「不請那妖王嗎?」

瑤池聖母笑容可掬:「既然玉帝約會妖王,那本宮自然邀約那妖王的夫君,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認錯了人。」

仙婢清清眸子輕動,面帶笑容離去。

就在清清離去不久,宮外走入一人,他舉步遲疑,似乎猶豫不決。

瑤池聖母端起茶杯,未抬眼眸:「左陸之,你這次可知失職之罪?」瑤池聖母語調雖然輕緩,但卻直達宮外之人的耳中,他立刻匆匆入宮,輕撩下襬,跪在了大殿之上:「小仙知罪,請王母降罪。」果然是蟠桃會一直沒有出現的畫仙左陸之。

瑤池聖母微微抬眸:「畫仙左陸之幾時也講禮數了?」瑤池聖母的眸中帶上了些許玩意,「從前畫仙可從不跪人哪!」

左陸之垂首靜跪片刻,忽然,從發間拔下了天境神筆,高舉頭頂:「左陸之蟠桃會失職已罪犯天條,更多次私自下凡,理應褫奪仙籍,貶入凡間受輪迴之苦。今小仙自願領罪,請王母下令!」

瑤池聖母平靜的眸中,終於劃過一絲驚訝,她靜靜了看著左陸之高舉的天境神筆,深思許久。她放下了茶杯,沒有下令責罰左陸之,而是說道:「你是六界最好的畫師,你應該明白玉帝寵愛你的原因。」

「小仙明白。」左陸之的話語哽咽出口,「但是,小仙現在終於明白有些東西,比畫仙一職更為重要。」

「什麼?」瑤池聖母沉沉地問。

左陸之揚臉,目光堅定:「人間真情!」

四個字,讓大殿立時陷入了沉寂。瑤池聖母在一聲長長的沉吟後,問:「你為何找本宮降罪?」

「因為王母有情。」左陸之說得情真意切,他知道去找玉皇,未必能獲得自由,但是王母卻是天地之母,她擁有天地間最柔軟,最慈愛的心。儘管她表面上,看上去是如此冷酷無情。

瑤池聖母再次陷入沉默。左陸之久久跪在大殿上,用期待得目光仰視瑤池聖母的臉龐。他此刻的心情瑤池聖母自然明白,就是這樣玉皇收集的「東西」想要自由了。這只怕是玉皇那些活體收集品大多數的想法。

她沉思了良久,看向左陸之:「左陸之,你若帶著那六界最好的畫技下凡,便依然會被玉帝帶回天界,你可明白?」

左陸之俯首:「小仙明白,所以請王母取走小仙的畫技,以還小仙的自由。」此番,左陸之是明說自己的意圖了。

瑤池聖母點了點頭:「在下凡前,你還有何話說?」

左陸之想了片刻,從衣袖中抽出了一幅畫:「此畫便是那妖王的真正模樣,王母看後,便知玉帝為何邀約妖王,也求王母能保妖王離開天界。」

瑤池聖母微露疑惑,怎麼這左陸之也與那璿璣之女有關聯?她輕輕抬手,畫軸便從左陸之手中飛離,緩緩落入她的手中,她看了片刻,並未打開,而是看向左陸之:「本宮就先送你下凡吧!」

左陸之立刻手舉天境神筆叩首:「多謝王母。」

瑤池聖母將畫軸放到一邊,然後輕揚右手,天境神筆便從左陸之手中飛起,漂浮在他的天靈之上。

忽然,一束金光從瑤池聖母的指尖彈出,直射左陸之,立刻左陸之如同陷入失魂狀態,目光呆滯,視線渙散。就在這時,那束金光成為天境神筆和左陸之天靈的連接通道,緊接著,就看見一縷銀白的靈光從左陸之的天靈處慢慢抽離出來,溶入了天境神筆的體內。

當那靈光完全離開左陸之天靈時,金光消散,左陸之昏厥在了大殿之上。只有那天境神筆渾身散發著耀眼的銀白光芒。

瑤池聖母隨意地揮了揮手,左陸之的身體便漸漸消散在了大殿之上,她隨即歎了一聲:「都去尋找自由了,這天宮就更清寂了。」

天境神筆緩緩落入她的手心,她注視了片刻,再次歎了一聲,才收入袍袖之中。然後,她才拿起畫軸,神態怡然,可以說是帶著一種準備欣賞美人的神情。

畢竟這萬年來,她也是美人見過不少,玉皇的喜好她自然瞭解,若說吃醋,也早在千萬年前吃盡了。

現在剩下的只是一份平靜和對男人知色好色的一絲理解以及好笑。

以上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狐顏亂羽5》精采大結局

審定推薦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皆一致好評
「這麼可愛的狐狸哪裡找啊?千萬別欺負她啊!希望這個可愛小狐狸有個好的結局。《狐顏亂羽》太好看了,不願熙蕾這麼長大,她應該永遠開心自在瀟灑的。 」──讀者 游客

「讓妖、人、神三界被她迷惑得一陣大亂,越亂越精彩,越亂越有戲。呵呵,這樣,肯定很好看很好看~我,就等著看熱鬧啦~」──讀者 黃享樂

「剛開始讀《狐顏亂羽》就喜歡上了。好喜歡夜熙蕾那種單純卻不失機靈的可愛,真想她一直這樣下去。」──讀者 風信子

「廉大的文真不是蓋的,一讀就捨不得放下,雖然本人正在『閉關』,但也不顧了,看完最新的進度再說吧!」──讀者 寧蝶兒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狐顏亂羽5:願做鴛鴦不羨仙(完)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