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我的不良男友2

最恐ダーリン 2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Oh my God!我的戀愛需要申請「路平專案」!

★最爆笑的校園愛情喜劇,史上最不登對情侶果然情路坎坷登場!
★日本熱門手機愛情小說第二部,亞馬遜書店讀者★★★★推薦!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繪製精美雙面拉頁海報
‧露佳與阿幸的Q版「情路波折」地圖
‧絕美書風完整彩圖
(只送不賣第2波!)

美麗情敵出現?!
凶狠老爸降臨!
 
葉山露佳和不良男友阿幸平穩的交往著,
終於來到了兩人的第一個耶誕節!
露佳一直苦惱不知該送阿幸什麼禮物才好,
剛好阿幸使用多年的錢包鏈子壞掉了,
露佳決定送一條新的給他!
問題是……露佳只是一個窮高中生,
在怎麼盯著錢包,也不會生出錢來……
正好春菜姊姊工作的百貨公司急需人手,
她便立刻答應前去幫忙!
在打工的地方,露佳認識了超級美少女瞳,
閒聊中還給曈看了男友阿幸的照片,
不料……露佳和阿幸星期天在電影院約會時,
曈竟然埋伏在附近窺視,
而歸根究柢,原來瞳念念不忘的初戀男友,
就是阿幸……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藤子
喜歡的東西是白巧克力、相撲火鍋、啤酒、相聲、連續劇、溫泉和滑雪板。
2008年3月起,在日本知名手機小說網站「魔法i-Land」開設個人網站「PRISM」,同時開始連載《我的不良男友》,點閱率一路飆高,2009年2月《我的不良男友》出版成實體書,本書為續集作品。
除了在自己的網站連載《我的不良男友》系列,也公開發表過《純白序曲》。

藤子網頁「PRISM」
http://ip.tosp.co.jp/i.asp?I=prism08

精采試閱

這可是我第一次和男朋友度過耶誕節。
如此令人憧憬的節日,我終於也能插一腳了。
而且,耶誕節那天正巧是我們交往滿三個月的紀念日。
想過一個能成為美好回憶的浪漫耶誕節,是理所當然的吧?
 
 
雜誌裡那些手錶、錢包、飾品,還有香水,都散發出閃亮璀璨的自我主張。
我的嘴角無法抑止笑意地上揚。 
「露佳,妳在看什麼啊?」
「蛤?是祕……」 
春菜眼明手快地拿走我桌上的雜誌。
「什麼東西啊?想收到女友贈送的耶誕禮物特集?」
「等一下,別隨便亂看啦!」
我以彷彿要把雜誌撕破的氣勢搶回來,急急忙忙放入懸掛在桌邊的書包裡。
春菜看到我這樣,便說:「露佳,妳真是卯足了勁耶。」
什麼嘛,完全就是一副嘲弄我的樣子。
那是因為……
這可是我第一次和男朋友一起度過耶誕節。如此令人憧憬的節日,我終於也能插一腳了。
而且,耶誕節那天正巧是我們交往滿三個月的紀念日。
想過一個能成為美好回憶的浪漫耶誕節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羞得不得了,脹紅了臉,怒瞪春菜。
問題是這絲毫無法對春菜構成威脅。
「喂,柳!你過來一下!」
春菜呼叫在教室後方和一群男生廝混的柳。
「有事嗎?」
「如果是你的話,你會希望女朋友送你什麼耶誕禮物?」
她一邊說,一邊啪啦啪啦翻著雜誌,不偏不倚停在摺起一角的特集頁面,拿給柳看。
剛才明明就收進我書包裡的男孩潮流雜誌,不知為何竟出現在她手中。
對她令人膽顫心驚的神偷手法,我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兒。
「蛤?我又沒有女朋友。」
「我知道啦!所以我是說如果嘛!」
「喔,這樣啊……
柳雖然眉頭緊皺,但還是露出認真的神情仔細端詳雜誌。
思忖老半天後,他面向我,露出差不多可以去拍牙膏廣告的爽朗笑容說道:「我覺得這裡面沒有阿幸想要的禮物。」
……真服了他。
柳的直覺還真是出乎意料的準。
說不定是我自己表現得太明顯了。
「這、這樣啊……
不知為何我覺得超丟臉的。
因為到目前為止阿幸根本還沒約我一起過耶誕節啊。
完全是我任由膨脹的胡思亂想先偷跑而已。
「那,阿幸想要的禮物是什麼?」
我在心中擁抱並讚美立即追問的春菜。
雖然不想讓人察覺我處於偷跑狀態,但還是想先了解一下情報。
而且,我認為最近和阿幸變成麻吉的柳的情報,相當有參考價值。
「嗯……應該是外星人公仔之類的吧?啊,不說還沒想到,最近他提過想要機車的零件!」
「你是腦殘嗎?為什麼女朋友要在耶誕節的時候,送公仔或機車零件當禮物啊!」
「好痛!妳幹麼啦?!」
本大爺很威吧!春菜朝一副超想這麼自誇的柳頭上施展了一記爆裂鐵拳。
的確是有一點揍得太超過,但我也贊同春菜的意見。雖然如果他收到一定會欣喜若
狂,不過我才不想送呢。
「明明一定會很高興的說……
直覺是很靈敏沒錯啦,但該說是往怪怪的方向歪掉了還是怎樣呢。
男孩子都是這副德性吧?
春菜完全無視眼泛淚光的柳,噗哧地笑了。
「說到送阿幸的禮物啊,果然還是要送那個吧?」
她露出能讓人臣服的女王笑容。
實在是太性感了,即使我是同性,胸口也都撲通撲通地小鹿亂撞。
「哪、哪個?」
我一回問,春菜的手便朝我胸前的蝴蝶結伸過來。
「呵呵,禮物是本、小、姐。」
一口氣就解開了。
傻眼。
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魅力啊?
她也會用這股魅力步步逼近銀嗎?
假使真的逼近好了,我想不為所動的銀是一位具備相當忍耐力的大德。
「欸,柳,收到這種禮物,男生絕對會開心吧?」
春菜在彷彿快碰到柳的臉、又好像碰不到的距離,搖晃我的蝴蝶結逗弄他。
「喔喔喔喔喔!很很很很很開心!」
柳,你意志也太不堅了吧。
「嗶─」彷彿聽得到他發出水壺在水沸騰時的高亢鳴笛聲,我好擔心他。
女王大人心滿意足地對變成那副德性的柳微笑,然後在我胸前繫好蝴蝶結。
「妳不快點送給他,說不定他就被別的女生偷走了喔。」
我帶著萬分抱歉的心情,凝視拋下這句話後就伴隨擴音機流瀉而出的上課鐘聲回座位的春菜背影。
我並不是故意要對妳有祕密。
只是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告訴妳而已。
對不起,春菜。
我,已經給阿幸了……
 
*
 
 
「啊」阿幸發出甜蜜的嘆息,倒在我身上。
「露佳,我喜歡妳……
「嗯,我也是。」
阿幸沉重的身軀壓在我身上的感覺好舒服,我一伸手環抱他的背,立刻就被他的薄唇攻擊。
散落臉上的輕吻好癢好癢,我一推開阿幸,他便露出鬧脾氣的表情,滾躺到我身旁。
他的表情、發燙到無法冷卻下來的肌膚、撫摸我頭髮的手,一切都讓我覺得好幸福。
春菜,對不起,我什麼都沒告訴妳。
我跟他已經是這種關係了。
我們變成這種關係,大約是十天前在這個房間裡發生的。
一開始,無法拒絕不良少年阿幸的告白,我一邊膽顫心驚、一邊開始和他交往,然而當我發現阿幸其實體貼又重感情之後,我就迅速被他吸引了。
雖然他與我理想中的對象相差十萬八千里,可是現在我已經不能沒有他了。
做那件事時的阿幸異常的溫柔體貼,因此即便是第一次,我也沒有張皇失措。而且,
我還學會了除了言語之外,傳達情感的方法。
從那天起,阿幸開始會說一些任性的話令我困擾,或是做出一些略帶強迫的行為。
縱使偶爾也有令我訝然的事,但想到他只有讓我一個人看到這一面,也就覺得可愛
起來。
話雖如此,除了可愛,他還是有大量的不良啊。
「妳在找的東西是這個嗎?」
阿幸對正在摸索床鋪四周的我出搗蛋鬼般的戲謔笑容,晃了晃手中的東西。
我一片慌亂,正準備伸手奪回,卻被他搶先一步把它扔出去。
「機車!你幹麼啦!」
「是露佳的錯。」
阿幸丟擲的東西沒發出一絲聲響地落在房間一角、貼滿標語貼紙的小冰箱上。
「我要怎麼過去拿啊?」
「欸?用平常心走過去?」
「蛤?!」
「騙妳的啦!我去幫妳拿下來。」
我用輕蔑的眼神看著笑咪咪撫摸我頭髮的阿幸。
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少女心你都不懂呢?
我不想內褲被看見,更不希望被摸到,他這麼做還真是顧人怨。
不過,只要聽到阿幸開心的聲音,我就覺得「唉,算了!」,我真的對他很縱容。
每一次,我都不被允許馬上穿衣服。
連今天也是。
「露佳的肌膚,好舒服哦。」
他一邊說,手指一邊爬上我的手腕。
「好癢喔。」
「可是肉肉的,感覺好好好好痛痛痛痛!投降投降!」
我粗暴地放下他被我向上扭轉的手臂。
對女孩子,應該說,對我而言,「肉肉的」是禁語啊!
阿幸一臉苦笑,按住肩膀。
我又沒打算要扭得這麼用力。
「妳變強了……
「那是當然的啊,因為我被斯巴達老師特訓過嘛。」
坦白講,與其說斯巴達,倒不如說像是在馬的前面懸吊紅蘿蔔的訓練法。
我認為徹底接受過訓練的自己,已經強到不會輸給身邊羸弱男生的地步了。
不,好像和所謂的強有點不同耶。
阿幸的訓練法是先打先贏,而且要攻擊要害。
然後,就是「逃走」。
不斷重複練習之後,現在的我已經達到能夠上場實戰的程度了……我自己覺得啦。
實際上,我只有試過跟阿幸對打,所以並不清楚自己的實力。
阿幸一邊說我這女打仔好可怕、好可怕,一邊笑。
「是誰的錯,害我變成這款恐怖女啊?」
「欸、是誰?」
「是阿幸你吧!」
話先說在前頭,我可是和平主義者。
只不過這個世界,有些事只能靠暴力來抵抗,也就是說,和阿幸交往以後,讓我明白了這個道理。
我很高興阿幸有這份擔憂我的心情,我也卯足全力地練習。
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阿幸教我的這些,此生都沒有登場的機會。
「哈哈,無所謂,就算露佳變得恰北北,我也喜歡。」
以右手臂當枕、躺在床上的阿幸嘴角微微一笑。
他總是爽朗地將心情全盤托出,不過我至今仍不習慣。
為了掩飾害臊的內心,我將棉被拉高蓋到嘴巴。
我喜歡想到什麼、感受到什麼就坦率說出來的阿幸。
因為我辦不到。
因為我在開口之前就是會先左思右想、再三考量。
每次當我為了阿幸說出口的話而感到幸福時,我也想如法炮製。
我也想讓阿幸感到幸福。
只是……
「我哪有恰北北!」
這一句真是多餘。
直到剛才為止一直顯得心情愉悅的阿幸把棉被從我佯裝生氣的臉上拉開。
「等等,阿幸你要幹麼?」
「唔?再來一回合好了。」
「蛤?不行啦!大家馬上就回來了!」
「沒關係啦……啊,還真的回來了!」
地板下方傳來關門聲的同時,我也推開了阿幸。
「討厭!就跟你說了吧!快把人家的內褲拿來啦!」
「不用這麼焦急,不會有人上來二樓啦。」
「最好是!快一點啦!」
看到阿幸從亂成一團的床上起身的背影,我有種快要昏倒的暈眩感。
「你好歹也穿件內褲吧!」
雖然我急忙移開視線,可是他光溜溜的背影已經鮮明地烙印在我眼底了。
該說他是體貼,還是神經大條呢?
因為只有兩兄弟,他會變成這副德性或許也是莫可奈何,但我還是希望他多少能有一點羞恥心。
「露佳,我已經好了,妳在幹麼啊?」
試圖用搖頭來消除記憶的我正好聽到他的疑問。
我一轉頭,就看到阿幸已經換好T恤,穿上掛滿叮叮噹噹粗皮帶和飾品、看起來
超重的制服褲子,正戒慎恐懼地看著我。
雖然我很想說「這都是誰的錯啊」,可是現在不是時候。
比起那些,我更應該刻不容緩地把阿幸握在手中的內褲快點拿回來。
我用棉被裹緊赤裸的身子,伸手催促,結果他卻在床鋪那頭坐了下來。
然後,他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我幫妳穿,好嗎?
「蛤?!」
因為把它脫下來的人,是我啊。
……啊啊,我不行了。
即使再溫和的我,也無法忍受了。
我非常輕易地就把和平主義者的稱號放水流。
「給你祖媽有分寸一點!」
落在阿幸肩上的擊點,是融合了所有他親自傳授的防身術之攻擊技。
「好拳……
阿幸順勢被我成功地擊倒在床,他看著上方,一邊遠目、一邊低喃。
「什麼?今天不留下來吃飯嗎?」
在玄關筆直站立、俯瞰正在穿鞋的阿幸和我的正是阿幸的母親,賴子小姐。
「謝、謝謝,不過今天……
「要是能留下來吃飯該有多好,賴子小姐,妳一起勸勸她嘛。」
我用冷冷的眼神向瞬間就答腔的阿幸示意「閉嘴」。
剛剛才有過那種行為,希望他可別忘了我們差點就被發現的存亡時刻。
不過,就算沒忘,阿幸也是完全不在意吧。
我對賴子小姐有種莫名的罪惡感,很難和她面對面相處。
因此明知沒禮貌,我還是想偷偷摸摸回家去。
果然還是要好好打招呼才對。我現在後悔莫及。
絲毫未察覺到我忐忑心情的賴子小姐,抿了抿深色的薄唇,伸手拉住我的手。
「妳看,幸斗也這麼說了,留下來吃飯吧!」
如此鈍感又平易近人,不愧是阿幸的母親,我深深地讚歎。
遺傳的力量有夠厲害。
「不了,我想今天媽媽應該有為我準備晚飯,所以……
我語帶顧慮地一說完,賴子小姐就「嘖」地咂了咂舌頭。
輕飄飄的長劉海裡,她細長的眼睛在閃光。
剎那間,我宛如被蛇瞪視的青蛙,整個人都僵硬了。
「那就沒辦法了,下次來的時候一定要留下來吃晚飯喔。」
賴子小姐有點使性子地說完就走掉了。
感覺是有點可怕,不過這種友善法就是賴子小姐的溫柔,雖然我到現在仍不習慣就是了。

我決定再次道謝和打招呼,但即使我拿出氣勢解開僵硬,卻為時已晚。(摘錄)

我的不良男友2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