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懸疑/推理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假面飯店:假面之夜

マスカレード・ナイト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假面飯店」系列日本狂賣超過3,000,000冊
長達7年的影視版權爭奪!
2019.1.18日本電影上映,木村拓哉×長澤雅美首度合演、華麗登場!

東野圭吾三大經典必讀長篇系列之一,善意與惡意交疊的最迷幻舞台。
繼「湯川學」、「加賀恭一郎」之後,新HERO「新田浩介(假面系列)」再度回歸。

劇情燒腦、佈線隱密!
謎底與伏筆、惡意與心機,殺人的一幕正在派對中上演。
永遠不要掉以輕心,因為兇手也帶著假面!

「警視廳的各位:
我要提供一個情報。
在霓歐魯姆練馬犯下殺人案的兇手,會在以下的時間地點出現。請逮捕他。
12月31日晚上11點
東京柯迪希亞飯店,跨年晚會會場
                                                                                             告密者敬上」 

年輕女子被殺案與警視廳收到的密函,兩者究竟有何關聯?
密函上的犯人真的會在東京柯迪希亞飯店的跨年晚會會場上出現嗎?
飯店人與刑警的最強搭檔,將再度聯手解開難解命案。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大阪。大阪府立大學電氣工學科畢業。
1985年《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
1999年《秘密》榮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
2006年《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第6屆本格推理大賞。
2008年《流星之絆》榮獲第43屆新風賞。
2009年接任第13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成為第2位入圍美國推理作家協會「愛倫坡獎 」的日本作家 。
2012年《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
2013年《夢幻花》榮獲第26屆柴田鍊三郎賞。
2014年《當祈禱落幕時》榮獲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賞。
2015年邁向作家生涯30周年,也推出人生的第80本作品。
此外,還著有《當年,我們就是一群蠢蛋!》《劫持白銀》、《沒有凶手的殺人夜》、《怪人們》、《解憂雜貨店》等多部作品。

譯者簡介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近期譯有三島由紀夫《鏡子之家》,太宰治《小說燈籠》,夏目漱石《三四郎》,佐野洋子《沒有神也沒有佛》,俵万智《沙拉紀念日》等書。

精采試閱


昨天還擺在飯店大廳的聖誕樹,今天不見了,緊接著要登場的是門松、懸垂幕與巨大風箏。設施部的工作人員連夜趕工,必須在過年前佈置完畢,年關逼近,大家都繃緊神經,過年是都市飯店年度最大的活動。
 山岸尚美抬頭一看,挑空的二樓欄杆掛著白色氣球,那是昨夜聖誕活動,裝飾了很多象徵白雪的白色氣球,尚未拆除。尚美心想,待會兒得請人來回收才行。此時她制服口袋裡的工作手機震動,私人手機在換衣服時,放在更衣室的置物櫃。
尚美看了來電顯示,是櫃台新手吉岡和孝打來的。她望向櫃台,不見吉岡蹤影,直覺可能是突發事件,否則櫃台人員不會打電話給禮賓部。
「喂,我是山岸。」尚美壓低聲音。
 「我是吉岡,妳現在有空嗎?」石岡語氣緊迫,有些氣喘吁吁。
 「出了什麼事嗎?」
 「是的,有點麻煩的事,」
「什麼事?」
「剛才有位女性客人入住,可是對房間不滿意,說不符合她訂房時開出的條件。」
尚美想皺起眉頭,但忍住了。
「換別的房間給她不就行了?這種時期,應該還有空房吧?別為了這點小事打電話給我。」
「事情沒這麼簡單。總之,請妳過來一下好嗎?」
 尚美偷偷嘆了一口氣,不讓周遭的客人發覺。
「好吧,我這就過去。這位小姐住幾號房?」
「1536號房」
 尚美掛斷電話,立刻操作終端機,這位客人的資料已建檔在飯店資料庫裡,名叫秋山久美子,住址在靜岡縣。這些都沒什麼,尚美關注的是訂房時的要求,除了希望能眺望東京鐵塔,還加了一條「房間的牆壁不要掛肖像畫或人物照片」。
尚美納悶心想,她是不滿這一點嗎?這種要求雖然有點怪,但也無妨。問題是,這間飯店有掛肖像畫之類的房間嗎?應該都是風景畫或抽象畫吧。
不過既然不符客人要求,想必是客人看到了類似的東西。既然如此,趕快把東西收掉不就結了,不然房務組是幹麼的,也不想想我忙得要命――尚美帶著一肚子牢騷與疑惑,走向電梯廳。
到十五樓出電梯後,尚美快步前往1536號房,按下門鈴。吉岡立即來開門,柔和的臉顯得有些僵硬,瞳孔莫名地縮小。
「打擾了。」尚美走進房裡。
這是標準單床雙人房,約25平方公尺,窗邊設有沙發,從這扇窗能眺望東京鐵塔是這個房間的賣點。飯店官網也以「東京鐵塔景觀房」來介紹這個房間。
住宿客人,秋山久美子坐在雙人床沿,年齡約五十歲前後,灰毛衣搭黑長褲,戴著淡紫鏡片的大墨鏡,她看也不看尚美,一直盯著牆壁。
尚美迅速掃視房間,看不到肖像畫或人物照片,而吉岡縮著稍稍發福的身體站在一旁,尚美走過去悄聲問:「是哪裡有問題?」
吉岡要回答時,秋山久美子大聲抗議:
「少在那邊竊竊私語,說大聲點我也要聽!」
雖然她出聲抗議,卻也只是對著牆壁罵,沒有轉頭看尚美他們。
「抱歉,失禮了。」尚美緩緩走過去,向秋山久美子鞠躬致:「我是本飯店的禮賓接待員,敝姓山岸。聽說這個房間不符合您訂房時提出的條件,能不能請您告訴我,具體上是哪裡不符合?」
秋山久美子依舊盯著牆壁,抬起下巴說:
「我訂房的時候有說,不要會看到肖像畫或人物照片的房間。可是你們給我的房間不是嘛。」
尚美滿心不解,再度環顧室內。
「請問哪裡有這種東西?」
秋山久美子氣呼呼地回嗆:「妳問他!」
尚美轉頭看向吉岡,只見他走到窗邊,輕輕對尚美招手,於是尚美向秋山久美子行了一禮,朝窗邊走去。
「就是那個。」吉岡指向遠處。
「啊?在哪裡?」
「在那裡。那棟褐色大樓前方,有一棟銀色建築物吧?」
尚美順著他食指的前方看過去,大吃一驚。那棟建築物的外牆,掛著一幅印有歐美男子臉部特寫的巨型海報,男子眼神犀利,正面看著這邊。
「所以是……那個不行?」尚美壓低聲音問吉岡。
「好像是的。」吉岡幾乎沒動口地說。
「我跟你們說!」秋山久美子拉高嗓門:「我這個人啊,看到人臉的照片或圖像就會心神不寧,總覺得被人家盯著看,所以一定要徹底排除這種東西。我訂房的時候拜託過了,我不要會看到這種東西的房間。可是你們現在卻讓我看見這種東西,到底怎麼回事?」
「真的非常抱歉。」尚美雙手疊在身前,45度鞠躬。「這是我們考慮不周。」
「所以現在是怎樣?難道要我一直緊閉窗簾嗎?我還特地訂了能眺望東京鐵塔的房間,是叫我別欣賞夜景嗎?」
「不,我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尚美抬起頭:「您的要求,我已經完全理解了。為了慎重起見,我想請問您,能不能換到看不到那張海報的房間?」
「我是無所謂,可是看不到東京鐵塔就沒有意義了。」
「我明白了。我們會檢討因應對策,能不能給我們一點時間?」
「這也沒辦法,不過你們要快一點!我現在根本不敢走到窗邊去。」
「好的,我們會儘速解決這個問題。那我們先暫時離開了。」
尚美催促吉岡,一起離開房間,兩人走到走廊上,苦思對策。
「真是傷腦筋啊,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客訴。」吉岡苦惱地說。
「這也是一種學習,凡事都有第一次。」
「話是沒錯……這下該怎麼辦呢?看得見東京鐵塔,可是看不見那張海報的房間,應該沒有吧。」
「應該沒有?找一找說不定就有,別這麼輕易下結論。」
「萬一找不到怎麼辦?」
「到時候只好想辦法處理那張海報了。」
「難道要跟那棟大樓聯絡,請他們撤掉海報嗎?不可能啦!他們不可能答應的。」
 尚美停下腳步,瞪視吉岡。
「你剛剛說什麼?不可能?你在新進員工研修時都學了些什麼?」
吉岡稍稍舉起雙手投降。
「飯店人不可以說『不可能』或『沒辦法』。這一點我也知道,可是總有辦得到和辦不到的事吧?」
「還沒嘗試前就不可以放棄。不,就算嘗試了還是不行,也不可以放棄。總之,你去把能看到東京鐵塔的房間都查一查,說不定能找到被別的大樓遮住,或是被招牌擋住,奇蹟地看不到海報的房間。」
「我知道了。」
尚美回到一樓的禮賓台,首先鎖定那棟掛海報的大樓。參考網路地圖找到那棟大樓的大致位置,打了幾通電話詢問那附近的大樓,確定那是某時尚大樓。可是接下來就麻煩了。掛那張海報的是該大樓的廣告部,可是委託者是大樓裡的租戶,尚美打電話給廣告部負責人,說明事情緣由,拜託他們把海報撤掉一天。
「這種請求太荒謬了!」對方劈頭就回絕了。
掛斷電話後,尚美陷入沉思,此時吉岡來了,一副愁眉苦臉。
「找不到啊。看得見東京鐵塔,看不見那張海報,根本沒有這種房間。」
「你仔細查清楚了吧?」
「我全部親眼確認過了。有一個房間滿可惜的,如果前面的大樓再高個10公尺,就能擋住那張海報了,要是能在樓頂蓋一大片隔斷牆就好了。」
那種東西怎麼可能馬上蓋得好,況且許可不曉得會不會下來,而且費用要我們出嗎?尚美低聲碎唸,雙手抱胸往上看之際,不曉得看到了什麼忽然「啊」了一聲。
「怎麼了?」吉岡問。
尚美指向二樓的挑空處:「就用那個吧。」

秋山久美子依然一副臭臉,臉上彷彿在說「你們到底要讓我等到什麼時候」,可是聽尚美說準備好新房間了,嘴角還是忍不住微微上揚。
「那個房間沒問題吧?看不到那張怪海報吧?」
「是的,我想您應該會喜歡。」
秋山久美子「嗯哼」了一聲,從床沿起身說:「哪個房間?」
「我這就帶您去。」尚美確定吉岡拿好秋山久美子的行李後,走向房門。
新房間在上一層樓。尚美以房卡開門後,對秋山久美子說:「請進。」她半信半疑踏進房門,尚美與吉岡也跟了進去。
房間的等級是豪華雙人套房,所以也比一五三六號房大。秋山久美子一臉困惑地站在床邊,尚美接著走到窗邊,拉開窗簾,「秋山女士,這邊請。」
秋山久美子腳步猶疑地走過來,戰戰兢兢望向海報那邊。下一個瞬間,瞠目結舌驚愕地說:「那是……」
「您覺得如何?」尚美邊問邊看海報的方向。
完全看不到海報,因為前方飄著一片白色物體,那是氣球。尚美請人將昨天聖誕活動剩的白色氣球灌入氦氣,裝飾在海報前方的大樓樓頂,數量有300顆之多,當然也取得大樓管理部門的許可。
「居然特地在那裡放了氣球……」秋山久美子低喃。
「您覺得如何呢?現在這個季節,看起來像是只有那裡積雪吧?」尚美問。
秋山久美子滿臉感動地看向尚美,這還是她第一次正眼看尚美。
「太棒了。提出這麼任性的要求,真的很抱歉。」
「別這麼說,您千萬別向我們道歉。」尚美輕輕搖手,「是我們沒能領會您需求背後的真正意涵,給您造成莫大不便,我由衷向您致歉。希望今晚,您能在這個房間好好欣賞夜景。」
「我會的,謝謝妳。」
「那我們先離開了,請好好休息。」
和吉岡走出房間後,尚美深深吐了一口氣。
「妳實在太厲害了。」吉岡說:「秋山女士也很高興,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剛才說過了,凡事不能輕易放棄。身為飯店人,死也不可以說『不可能』。」
「今天真的是感受良深,我會謹記在心。」吉岡語氣誠懇,不像在對前輩拍馬屁。
尚美返回禮賓台,看到桌上貼了一張便條紙,上面寫著:「有空的話,到我辦公室來。藤木」看來是總經理直接來留的。究竟是什麼事呢?尚美浮現許多想像,也想到很多事情,但最後都是不祥的預感勝出。
走到總經理辦公室前,尚美做了一個深呼吸後敲門,聽到藤木傳出一聲「請進」。尚美開門,說聲「打擾了」,行了一禮,步入室內,關上門後,望向總經理辦公桌。
藤木一如往常表情沉穩地坐在那裡,站在他旁邊的是住宿部部長田倉。這幅景象,尚美早已司空見慣,但今天她視野裡多了一個人。一個穿西裝的男人坐在一旁的會客區沙發上,年約55歲,大臉,寬下巴,表情看似柔和,但眼神銳利。
尚美認得這個人,應該說熟悉到忽然有種暈眩感。
「大概沒這個必要吧。」藤木浮現淡淡微笑繼續說:「不過我還是介紹一下吧,這位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稻垣警部。」
稻垣擺出要舔嘴唇的樣子,緩緩起身,點頭致意:「妳好。」
尚美霎時一片混亂,連寒暄都說不出口,心裡倒是不斷唸著嚴格禁止吉岡說的「不可能」。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假面飯店:假面之夜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