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復仇法

ジャッジメント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面對摯愛之人被殺,你會選擇原諒? 或是復仇?」
挑戰敏感議題、衝擊社會倫理,市場譽為下一位湊佳苗,最考驗人性正義與黑暗的推理新人小說獎得主!
加害者與被害者間,究竟誰是壞人,誰比較無辜,誰應該受到懲罰?


社會案件頻傳,「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成為社會共識下的普世氛圍。
但,遵循這個宗旨而誕生的「復仇法」,真能解救所有人嗎?

殺人,不只是殺死一個人,更殺死了遺族的心 !
人生中的友情、親情、愛情和所有算計,都會因為死亡而結束,
但留下的悔恨、遺憾和謊言背後的真相,卻強迫我們決定誰是壞人、誰最無辜,
而誰又該受到懲罰……

希望更生之人、執意復仇之人、寬恕罪愆之人、以死彌補的人,
或許永遠沒有正確答案, 但人生早已改變。

【國外暢銷佳績/得獎紀錄】

  • 2011年第33屆推理小說新人獎
    推理小說新人獎:暢銷作家湊佳苗、大澤在昌、長岡弘樹都曾是得獎作家。


第一章 警笛聲
16歲的被害者天野朝陽,被堀池剣也等其他3名高中生綁架,監禁期間對被害者進行長達4天慘絕人寰的虐待後殺害。
兇手_堀池剣也(19歲)
執行者_天野義明,被害者的父親

鳥谷:「天野先生,如果今天發生戰爭,敵人拿槍站在您面前,您會怎麼做呢?」
天野義明:「如果今天發生了戰爭,要我殺人的話,我寧願先被殺。但如果家人被殺的話,我一定會毫不遲疑地拿起槍殺了對方。」

第二章 境界
吉岡繪里奈在深夜兩點,朝熟睡中的同居祖母吉岡民子的頸部狠砍,造成20cm的致命傷,並朝胸部猛刺。
兇手_吉岡繪里奈(14歲)
執行者_吉岡京子,繪里奈的母親

繪里奈:「這世界上本來有些人就應該死,我覺得殺死她,以後才會過得快樂。」
京子:「那個孩子本來就不應該被生下來,我想早點進行復仇法,拜託你了。」

第三章 錨
櫛木矢磨斗在大馬路上揮舞求生刀隨機攻擊路人,造成3人死亡、5人輕重傷。
兇手_櫛木矢磨斗(27歲)
執行者1_川崎景子,主婦被害者的獨生女
執行者2_久保田航平,醫學系學生被害者的哥哥
執行者3_遠藤武,女老師被害者的未婚夫

遠藤:「我考慮了很久,一直很苦惱……,還是不知道該選擇哪個才正確,可是我……」
正確的答案是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就算我繼續當執法監視官一百年,可能永遠也不知道答案吧……

第四章 偽造品
10歲的前田明在廢棄大樓被人推落後身亡,兇手是有名的靈媒‧神宮寺薪繪。
兇手_神宮寺薪繪(67歲)
執行者_前田佐和子,被害者的母親

佐和子:「鳥谷先生,我想殺的,不是這個女人。」
佐和子想要的並不是殺了蒔繪,而是想讓她也嚐嚐最重要的人被奪走時的痛楚,就跟她一樣。
其實復仇早已開始……

第五章 制裁
森下麻希子和同居人本田,虐待5歲的女兒,最後餓死。
兇手1_森下麻希子(31歲)
兇手2_本田隆男(32歲)
執行者_森下隼人(10歲),森下麻希子的兒子

—既然妳這麼討厭小孩,為什麼還要生我們?
通常小孩子應該很害怕從理應深愛自己的母親口中,聽見殘酷的答案,可是隼人卻沒有逃避,正面與母親對決。
為什麼我沒發現?
他想知道的,其實只有一件事。

作者簡介

小林由香
1976 年生長野縣人。
2006 年第6屆伊參工作室電影節腳本大賞的獎勵獎、員工獎。
2008 年第1屆富士山 河口湖電影節腳本特別評審獎。
2010 年入圍 MONO-KAKI大賞腳本部門。
2011 年以《復仇法》獲得第33屆推理小說新人獎,本書為出道作品。

譯者簡介

蘇文淑
雪城大學建築研究所畢,現居京都河畔,譯字為生。
inostoopid@gmail.com

書籍目錄

推薦語
推薦序 復仇,永遠沒有標準答案;而人性的掙扎,才能邁向我們所期待的文明 / 方格正

第一章 警笛聲
第二章 境界
第三章 錨
第四章 偽造品
第五章 制裁

精采試閱

下車後,月台上連半個鬼影子也沒有。車站內除了嶄新的白牆一路綿延以外,沒有擺設任何自動販賣機、廣告跟招牌,我往出站閘口走去,連個站務員也沒看到,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乘客太少了。一年前將電車路線延伸到郊外後,設置了這個名為「刑事設施一號館前站」的終點站。由於這一帶沒有任何商業設施或住宅,站內總是人煙稀少。
一走出閘口,便看見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拿著公事包站在圓柱旁。
離約好見面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您好,今天麻煩您了。」
我跟對方打招呼,天野義明無言地朝我點了個頭示意。
他眼裡滿佈血絲、神色緊繃,不曉得是不是很緊張。
我們走出了車站,穿越了馬路。從老舊的公園前經過,進入一條被圍在林木中的幽微小徑後,眼前便出現,一道高聳得令人不由得抬頭往上望的混凝土高牆。
我們順沿著散發出威嚴氣息,灰牆旁的小徑路繼續前行。晴朗的藍天,跟此刻暗澹的心情有如對比。繼續走了一陣子後,來到一扇大門前,是扇堅固得看不見裡頭的鐵門,左上角設置了一顆監視器。
三名守門的警衛表情險峻地盯著我們,身穿防彈背心,腰間配備了警棍,頭頂戴著制帽。我出示了證件,以證明自己是執法監視官。三名守衛確認過上面附有照片的證件後,迅速挺直腰桿朝我敬禮,這是﹁准許入館﹂的表示了。其中一人以無線電聯絡了櫃檯,三十秒後,沉重鐵門發出「咿軋—!」的聲響並自動開啟。
眼前出現了一片滿植草坪的寬廣空間,一走進鐵門,馬上看得到左邊有棟混凝土小屋,裡頭有位上了年紀的行政人員坐在櫃檯前。門內的正中央坐落了一棟潔白醒目的立方體建築。這棟「刑事設施一號館」的外牆沒有開窗,門也是純白的,所以乍看之下就像是一個異次元空間裡的巨大箱子,反而不像是建築物。
石片路一直鋪設到設施入口,我稍微走在義明前方,領著他過去。到那房子前還有一段距離,我們彼此都沒開口。至今我依然不知道,該對接下來將執行那樣殘酷刑責的人說些什麼。我們只是瞅著那棟純白色的建築物看,一路默然無語地只聽見彼此發出的腳步聲前進。
刑事設施門口站了兩名警衛,牢牢守在門前。
我將自己的證件湊向那警衛戴在手上的一個像是如同手錶設計般的掃描器,那個穿戴式小型儀器稱為「名單讀取器」,接著便發出「嗶!」一聲電子音。
「執法監視官A8916 鳥谷文乃,獲准入館。」
這張證件是我的工作證,裡頭登錄了個別職員資料的IC晶片,會將我進入與離開本館的時間傳遞送到監視官總部的情資中心,藉此管理我使用的刑事設施房間。除了獲准使用的房間外,其他房門絕不會打開。
我拉開解鎖後那道純白而厚重的大門,裡頭警衛立刻向我們敬禮。眼前是一條長得令人訝異的走廊,灰色的牆壁跟天花板搭配奶黃色的油氈地板,每次走在這條長廊上,我總是胸口窒悶。
長廊的中間處有兩扇與壁面同色系的門,其中一扇是「監視官室」,另一扇則是警衛跟刑務官使用的「警備室」。我還沒進去過監視官室,不過那裡好像是執刑時間過長時給監視官用的房間。仔細一瞧就會發現,長廊壁面上還有許多跟牆壁同色系的讀卡機,看來除了我被告知的房間之外,還有許多這種房間。
我們繼續不發一語地往前走,義明開始環顧四周,似乎有點不安,大概以為這幽深的長廊盡頭是條死路吧。沒有任何門把的牆上其實設計了滑軌式的自動門,門上標示著「非相關人等嚴禁進入」。
「這道門的背後就是行刑的『執法室』了,受刑人正在裡頭等候,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我看見義明表情堅定地點了點頭,便把證件往門旁讀卡機一刷,解除了門鎖。
滑門無聲無息自動開啟,眼前出現了一間寬敞而且有點深邃的灰色空間。
每次一走進這裡,我總是感覺有股血腥味跟寒意。沒有任何窗戶的這間房間裡,牆壁、地板、天花板,全部都是清水混凝土,一片灰寂。
走進執法室後,右邊擺著一張木椅。門口附近的左側牆壁上有扇門,門後是廁所跟沖澡間,提供執刑者在執刑時間過長或被血噴髒了衣服、身體時使用。
執刑的「復仇執行者」會在事前拿到我們提供的運動服及長雨衣,但義明只申請了長雨衣,也許是不想穿著運動服出現在受刑人面前吧,也可能是覺得換衣服太麻煩。雖然不清楚理由,不過許多執刑人都會穿著私服或喪服執刑。
大約在房間正中央的牆壁旁,站了兩名刑務官。聚光燈照亮的房內深處,有個年輕男子正坐在地上,脖子上套了一個寫著「A17」的鐵項圈。那男子目光兇狠地瞪著這邊,他就是受刑人堀池劍也。
穿著棉質運動服的劍也雙手被銬在身後,腳被銬在打入了牆壁的鐵鍊上。除了執刑時間外,受刑人身上的鐵鍊,會放得比較長,讓他們可以去上廁所。
房間後面的右側角落裡有個坐式馬桶,四周沒有牆壁。如果這裡是美術館,那大概會被當成什麼藝術家的奇特裝置吧。而左邊角落的天花板上,則裝了一台監視器。
「執刑監看員」會從監看室裡觀看執刑現場,一有任何狀況,警衛便會衝進來。除此之外,如果我們執法監視官在執刑過程中出現任何監督不周或違反規則的行為,也會依據錄像,在懲戒會議上對我們做出處分。
房間正中央,擺了一張鋼管桌腳的長桌,桌上放著數位相機、打火機、蠟燭、尖子、蝴蝶刀、玻璃空瓶、夾鉗、鋁棒、足球、玻璃杯跟死蟑螂。
三個月前,十六歲的天野朝陽被四名十九歲的少年擄走監禁後,慘遭殘戾施暴,於第四天的清晨遭到殺害。當時朝陽右眼失明,指甲全被剝光,牙齒被夾鉗拔得連一顆也不剩。頭髮被燒光,全身赤裸,身上到處是被毆打與刺傷的傷痕。屍體在一間已成廢墟大樓的房間裡被發現,慘絕人寰的現場,連看慣了慘案現場的搜查員也不忍卒睹。
由於此案殘暴異常,法庭針對主犯堀池劍也做出了兩項判決。
一是依照舊法,處十八年之有期徒刑,另一個則是可獲准執行復仇法。除了劍也之外的另外三名少年不適用復仇法,其中一人被判處了三年以上、五年以下的不定期徒刑,另外兩人則移送少年院。
所謂「復仇法」,是允許執刑人對加害者施加與其被害者犯行完全相同的作為,並受合法保障的法律。經判決適用本法的情況下,被害者或具有相當於被害者資格之人,得基於選擇權,選擇要按照舊有法律之判決執行,或按照復仇法執刑。不過採行復仇法時,擇法人必須自己動手,因此也有不少人選擇了舊有法律。
本事件中,被判定為「執法權利人」的是兒子慘遭殺害的父親天野義明。
我向他確認要選擇哪種法律時,義明選擇了復仇法,決心擔任復仇執行者。
我將散發出光澤的銀色工作證對準了監視器。
「編號A17 之執法監視官A8916,依復仇法宣布執刑開始。」

審定推薦

【各界深思推薦】(按姓氏筆劃排列)

  • 臨床心理師 方格正
  •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 周慕姿
  • 淡江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研究所助理教授、社團法人台灣家庭暴力暨性犯罪處遇協會 理事長 邱惟真
  • 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 苗博雅
  • 公視《有話好說》製作人兼主持人 陳信聰
  • 熱血公民教師、《思辨》作者 黃益中
  • 名節目主持人 鄭弘儀
  • 偵探書屋探長 譚瑞


【日本出版社‧書店店員激推!】
1. 双葉社文藝書出版部_平野優佳:
   一開始看到投稿時,馬上湧現我想要做本書的強烈感覺!我對這本書一見鍾情了。作者小林由香說「這本書裡有我想傳達的強烈意念!我想完成這部作品!」,即使我請她修改劇情和寫法,她也完全不妥協。作者是位給人沉穩、溫柔氣質的人,但看過原稿後,我卻被震懾了。看到這樣認真與原稿奮鬥的人,我真的很幸運能與這樣厲害的新人相遇。

2. 双葉社第二營業部_富岡佳子
   我至今仍忘不了讀完第一篇時的衝擊,明明是虛構小說,卻給人無比的真實感。看完後不自覺地想如果我最愛的人被殺了,我會怎麼做。我也是第一次深陷劇情中久久無法自拔。希望各位讀者能和我一樣,享受這本書帶給我們的餘韻。

3. 有鄰堂藤澤店_梅原潤一
   沉重的社會議題與超有真實感的寫法,融合兩者的特點,是本很出色的娛樂小說!加害者與被害者彼此的吶喊與主張完全牽動讀者的心,是部很值得讀的作品。「如果是你會選擇復仇法嗎?」這是作者對社會的最深層提問,衝擊度滿點的社會驚悚作品。

4. 有鄰堂店鋪事業部_二見太二
   雖然是部描寫殘酷「復仇法」的作品,但所有的故事背後都是無限悲傷的「愛」……這個法律下,被救贖的究竟是誰?

推薦序

推薦語

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 周慕姿
「扣人心弦,引人深思,是一本挑戰個人道德界線與讓人重新思考「正義」的社會議題小說。」

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 苗博雅
「悲劇嚐起來苦澀,但復仇的滋味也未必甜美。如何在血腥中尋求救贖?就從這個虛擬的故事開啟更多的可能性。」

熱血公民教師、《思辨》作者 黃益中
「當老師的人總是諄諄教誨學生將心比心。可是有一天,當巨大不幸降臨在自己身上,我真的敢大聲說出寬恕、人道、關懷嗎?我不是神,你也不是。這是我們的試煉。」

 

推薦序 / 臨床心理師 方格正

復仇,永遠沒有標準答案;而人性的掙扎,才能邁向我們所期待的文明


「如果一個人傷了貴族的眼睛,還傷其眼。如果一個人折了貴族的手足,還折其手足。」—漢摩拉比法典第196條、197條

       漢摩拉比法典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最早的成文法典,從中所體現的即是復仇的精神。在人性中有許多部分是成雙成對的,例如失落必然會引起悲傷、比較必然會導致妒羨,而受到他人傷害,我們很自然就會想要復仇。
       或許這屬於人類集體潛意識的一部分,想像一下,身處在史前沒有政府法律的蠻荒時代,若某個部落的精神為「寬恕」,當自己或者族人被外族傷害、甚至是殺死了,而親友卻能寬容以待,不去追究與報復,長久下來這個部落必定遭受外族侵門踏戶、強取豪奪,最終走向滅亡。因此或許「復仇」的衝動也是促使我們祖先能生存下來的必要條件,演化至今,成為「人性」的一部分。
  
       台灣近年來發生許多我們難以理解的殘忍謀殺,最讓人震撼的莫過於北捷事件,寶貴的生命莫名其妙地就被奪走了。我發現社會上有兩股聲音,處於主流的仍是「殺人償命」的世界觀,主張應該判處死刑;但也開始有不同的聲音出現,若殺人的罪孽之處,正是因為奪取了寶貴的生命,那麼身為人民代表的政府,也應該要犯下同樣的罪孽嗎?
       這是個困難至極的問題,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我明白沒有人是獨立的個體,我們都是家庭生活、環境社會下之產物,將錯誤全歸咎於一個人是不公平的,也就是說在理性層面我並不支持殺人償命;然而在感情層面,若有人傷害我所愛之人,我深知自己也必然充滿復仇的渴望。

       在《復仇法》的世界裡,將這困難的抉擇交給受害者之遺族,並讓他們親手執行。而精彩之處正在於加害者與遺族間的對話,藉由看到彼此的受苦與掙扎,讓身為讀者的我們得以更細膩、立體地去理解人性的複雜、殘忍與可貴。
       很幸運地,大多數人並不需要面對這樣的兩難,卻也因此少了深思現行制度下「罪與罰」的機會。《復仇法》這本小說所提供的並非標準答案,而是一個思考的可能,前提是讀者能捨棄原本嫉惡如仇的決斷立場,與書中主角們一同掙扎。或許復仇之心永遠不會消失,然而在掙扎中人類得以往前,邁向我們所期待的文明。

專欄推薦

《復仇法》責編有感:沒有一種書會比小說更讓編輯又愛又恨! 文/WT 寫一本小說難嗎?說真的,真的很難!而且還要能讓讀者願意拿起來看,甚至喜歡,就更難! 在出版社工作這些年,我們經手的、看過的、聽過的書,千千萬萬種,但都沒有一種書會比小說更讓編輯又愛又恨! 因為我們身處在一個被太多資訊、圖像、聲音綁架的生活環境中, 很多人甚至很難有一段完整的時間可以靜下來好好讀本書,更何況是本都是文字的小說。 但在這個文字艱難的時代,《復仇法》的作者小林由香,從不放棄對寫作的熱忱和勇於挑戰的精神, 她曾在某篇專訪中提到:「人在生活中某個瞬間,會有想看…..看更多
如果法律許可,你會選擇親自制裁兇手嗎? 文/臨床心理師 方格正 讀小林由香《復仇法》 如果一個人傷了貴族的眼睛,還傷其眼。如果一個人折了貴族的手足,還折其手足。」—漢摩拉比法典第196條、197條        漢摩拉比法典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最早的成文法典,從中所體現的即是復仇的精神。 在人性中有許多部分是成雙成對的,例如失落必然會引起悲傷、比較必然會導致妒羨,而受到他人傷害,我們很自然就會想要復仇。 或許這屬於人類集體潛意識的一部分,想像一下,身處在史前沒有政府法律的蠻荒時代, 若某個部落…..看更多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復仇法

關閉視窗
  • 104010101100.jpg
  • 104010101100_01.jpg
  • 104010101100_02.jpg
  • 104010101100_03.jpg
  • 104010101100_04.jpg
  • 104010101100_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