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在記憶的彼岸,等你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 青春文學教主  尾巴
奇幻。懸疑。青春。愛戀    2021年7月 開啟記憶

------------------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的夢裡?
為什麼我會反覆做同一個夢?

------------------

自從有記憶以來,她時常做同一個夢。
那裡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天空晴朗,陽光明亮不刺眼;
她總是一個人愉快地待在那片草原上。這個夢的開始,總是如此。
而夢要結束時,遼闊的遠方會慢慢起了一陣白霧。
接著,那個男孩會從霧中出現。
她不知道他的長相、穿著,甚至一點點顏色也看不到,彷彿他只是個黑影。
男孩總會開口跟她說話,但每當他開口,夢境便結束了。
每次醒來,她都記不得他的聲音。
她只知道,無論自己現在幾歲,夢中的他看起來永遠比自己高大。
時間似乎停在他身上,卻在她的世界裡流動。

國三那一年,她把這件事告訴同學,從此再也沒做過這個夢了。
是因為說出口了,就不會成真了嗎?
那麼高二的這一天,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轉學生邢亞,
那陌生又眷戀的視線,莫名親近的態度,他,會是夢中的那個男孩嗎……


要說懂得這份心意就是愛情的話,言之過早;
但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你。

作者簡介


尾巴

也以另一個筆名「Misa」活躍於創作之中。

雖然喜歡皆大歡喜就算過於童話也不要緊的結局,但卻偏向寫帶著遺憾的故事,認為這樣比較貼近真實。
熱愛驚悚懸疑不愛鬼片,卻寫了不少靈異小說;對愛情哭點超高也不易感動,卻寫了許多愛情小說。
理性現實卻又不切實際的矛盾金牛,今天也會繼續固執的寫下每一個值得反覆回味的故事。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精采試閱

楔子


禹艾琪從有記憶以來,就時常做同一個夢。
首先,眼前會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天空晴朗,氣溫舒適,雲朵適中,太陽明亮卻不刺眼。
微風徐徐帶來草地獨有的香氣,她會先張開雙手原地旋轉一圈,閉上眼睛感受這份解放與自由,接著發出興奮的輕笑聲,邁開腳步在草原上狂奔、跳躍。
有時候, 甚至會雙手頂地翻起跟斗, 而且在夢中, 禹艾琪覺得自己的身子很輕,連伸直著腳側翻這現實中做不到的動作,都難不倒夢中的她。
再來,她會整個人躺在草地上滾動,讓身體沾上了青草綠葉,躺著仰望天空, 發出滿足的笑聲,然後吐氣。
她會躺上好一陣子,有時候還會閉上眼睛睡著了。於夢中睡著很奇怪吧?禹艾琪每次想起這一點,都覺得很有趣。
雖然在夢中沒有時間流逝的感覺,可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待了好久,久到認為, 是不是該醒了?
是呀,她知道自己在夢中。
她會在草原上大喊,以為可以聽見回音,但除了風聲和葉子的摩擦聲外,就只有自己的呼吸與心跳。
所以,接下來她會繼續玩樂,明明這裡什麼都沒有,沒有玩具、沒有動物、沒有昆蟲,甚至連天空都不會有鳥。
但是,她就是能夠一個人在那片草原玩得開心。
這個夢的開始,總是如此。
夢要結束時,也總是相同。
原本遼闊的遠方是無盡的草原與藍天,會慢慢地出現陰影,再來又逐漸清晰。禹艾琪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意識到,那裡看起來像個村莊或部落,但她無法看得更清楚,因為每當她瞇起眼睛想要看清時,就會起了一陣細微的白霧。
她越想要看清楚,那陣霧就會越濃。反之,只要她放棄凝望,霧氣只會繚繞。
奇怪的是,禹艾琪從沒想過要靠近那個村莊,就是站在原地看著而已。
接下來,有個人從那村莊走出來,朝她靠近。與此同時,白霧會瞬間變得濃密無比,伸手不見五指,彷彿化為實體,在一吸一吐間湧出的全是霧氣。
人影越來越近,最後站在離禹艾琪約一公尺之處。即便這距離很近,但除了能知道他是個男生,什麼都看不清楚。看不見他的長相、穿著,甚至連一點點顏色也看不到,彷彿就只是黑影一般。
男生總是會開口說話,每次夢境的結束都是在他開口時。
但,禹艾琪每次醒來,都記不得他的聲音。
她只知道,無論自己現在幾歲,男生看起來永遠比自己高一顆頭。

你是誰? 為什麼在我的夢裡?
為什麼我會反覆做同一個夢?
你長什麼樣子?
那村莊是什麼?
為什麼你總是會提醒我?

醒來,她總是有滿腹疑問,而在夢中,她從來沒質疑過這一切。

 

 

01

「那現在還有夢到過嗎?」孫又嘉一手托腮,一手攪著吸管,玻璃杯中的冰塊喀啦作響,伴隨氣泡載浮載沉。
禹艾琪搖搖頭,多做了個聳肩動作。「國三那一年,我在謝師宴時說出來,從此再也沒夢見。」
「怎麼會這樣?」孫又嘉喝了口氣泡飲料。
「大概是因為我說出來了吧。不是有種說法是,有些事情一旦說出來了就不會成真?就像這樣子,也許是我說出了這個夢,所以再也夢不到了。」禹艾琪朝經過的服務生舉起一隻手,示意還要一杯飲料。
「這夢實在太玄了吧!」崔卉嵐加入話題,鏡片後的雙眼炯炯有神。「之前柯品任不是說過每個人都有守護神嗎?會不會那就是妳的守護神?」
「妳還真相信柯品任說的話啊?」孫又嘉將即肩的短髮勾到耳後,瞄了一眼手機螢幕,然後將手機朝下擺放。
「又嘉閉嘴。所以說,那個男生都跟妳說些什麼?」崔卉嵐興致勃勃,她最喜歡這樣玄奇的話題了。
「大多時候都不記得,但印象深刻的是小學有次在補習班睡著,他就跟我說『快醒來,老師看見了』,然後我睜開眼睛,補習班老師還真的站在我面前,正要叫醒我。」
「哇!」崔卉嵐驚呼。
「還有一次是他跟我說『快醒來,地震了』,然後我張開眼睛,過了一秒真的地震,我立刻跑到我爸媽房間去。」
「這就真的神奇了。」孫又嘉挑起一邊眉毛。
「大概就是這樣的事情,他會說些我現實中正要經歷的事情。」禹艾琪聳肩,服務生送來了新點的一杯飲料,她喝了口。「我其實滿後悔當時為什麼要說出來,不然也許到現在,我都還會夢見他。」
「說不定還是有夢到,只是妳醒來全忘了。」孫又嘉說。禹艾琪只是再次聳肩。
「我真的覺得那是妳的守護神吔!他在守護妳呀,妳說在夢中不會害怕,而且又都會提醒妳,感覺是個帥哥呢。」崔卉嵐為禹艾琪的夢下了如此結論,接著她皺了眉頭看向孫又嘉。「從剛才開始妳的手機就一直在震動吔,不看一下嗎?」
孫又嘉哼了聲,將螢幕向下的手機拿起來,遞到她們兩個面前。只見螢幕上近乎五十條的訊息,讓禹艾琪和崔卉嵐發出驚呼。
來訊者是孫又嘉交往三年的男友——沈必佑。他們國三開始交往,如今高二,也邁入三個年頭了。當初會交往的理由也很瞎,不過就是國三考試壓力大,所以當他們兩個人在圖書館唸書到喘不過氣,溜到後頭的花圃聊天時,當年還留著五分頭的沈必佑說了句:「好想有女朋友,想知道接吻的滋味。」
孫又嘉當時正因為她朋友暗戀的對象喜歡自己,而和朋友鬧不愉快中,所以便說了:「不然我們交往吧。」
當初只是很單純的想法,認為這樣子就可以和朋友言歸於好,於是兩個人在沒有愛情的基礎下成為男女朋友,也在交往的那瞬間就經歷了初吻。
根據兩人之後的初吻得出的感想——
「濕濕的,熱熱的。」
是的,完全沒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呀。
但這樣特別的交往開端,竟然也讓兩個人走在一起三年。
「你們又吵架喔?」禹艾琪看著沈必佑連環地發送訊息,還真是鍥而不捨呢。
「我就說了,今天的自由活動要和妳們一起喝咖啡聊天,他就一定要見面,所以我才不想理他。」孫又嘉翻了白眼。
「情侶都很期待畢業旅行的自由活動時兩個人可以到處逛逛,沈必佑也沒錯呀,倒是妳太獨立了。」禹艾琪說道。
「如果又嘉要和男友一起逛,那我就要去找柯品任,聽說他們那組要去鬼屋探險。」崔卉嵐對愛情話題沒有興趣,她更在乎玄怪事物。
「那我不就一個人?」禹艾琪伸手拍了她們兩個。「但畢業旅行,和妳不同班的沈必佑一定很希望能留下紀念,妳就回一下電吧。」
孫又嘉嘆氣,還是撥打回去。她並不是真的那麼淡漠,只是更看重先和朋友約定好的這件事。
「欸欸,那如果等等他們真的要去逛,我們就去找柯品任吧?」在孫又嘉走到咖啡廳外面講電話時,崔卉嵐如此建議。
柯品任是別班的「靈媒」。雖然這是同學們多少帶著有點調侃的成分取的綽號,但他本身真的具有靈異體質,只是能力有多少?沒人清楚。或許是他本來就蒼白的膚色與過大的雙眼,讓他只要盯著一個地方發呆,就足以引起他人的不安。
通常擁有靈異體質的人不太會告訴他人,可是柯品任很不同,他不吝嗇分享自己眼中看到的世界,例如會說三樓角落終年有學生站在那裡,經過要小心。或是學校體育館的天花板有個倒立的人在打球,要避開他的籃球;抑或是某某同學最近要小心意外,結果幾天後對方就騎腳踏車跌倒。
正因為如此,大家對柯品任雖然是半信半疑,但把他當靈媒的人也確實不少,更別說崔卉嵐大力推薦柯品任的「直覺」技能,就是只要柯品任覺得好像會怎麼樣,那就真的會那樣。
「反正也沒事。」禹艾琪聳肩。
「哇!太好了!」崔卉嵐快速吃完桌上的薯條,並傳了訊息給柯品任說她們等一會兒過去,彷彿已經確定孫又嘉一定會去和沈必佑會面一樣。
不過,她確實也猜對了。
不一會兒,孫又嘉雖然是一臉不耐,但還是拿起了背包,告訴她們兩個晚點直接在集合點見,她必須要和沈必佑留下「青春的回憶」。
「說得很不耐煩,但其實妳也開心吧?」禹艾琪忍不住調侃。孫又嘉只是聳肩,再次離開咖啡廳。
「那我們也快點出發吧!」崔卉嵐將桌面上的食物囫圇吞完,拿起包包也要離開。禹艾琪趕緊把剛上不久的飲料快速喝完,還因為太冰了導致腦子抽痛,一手按壓在太陽穴。
但是急性子的崔卉嵐已經走到咖啡廳的門口,所以禹艾琪急忙拿起一旁的包包就要跟著往外跑。
手機沒拿。
一個聲音從她耳邊傳來。
她立刻回頭,果然看見自己的手機還放在桌上。
「謝謝……」她趕緊拿起,並且想對提醒她的人道謝,可是一回首,身邊沒有人,就連旁邊的座位也沒人坐。
「奇怪……」是聽錯了嗎?
「艾琪!快點,柯品任他們在等我們!」崔卉嵐在門口催促。
「好啦,我來了。」但禹艾琪沒空多想,趕緊追上她的腳步。

在記憶的彼岸,等你

關閉視窗
  • 107020101049_01.jpg
  • 107020101049_02.jpg
  • 107020101049_03.jpg
  • 107020101049_04.jpg
  • 107020101049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