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年少】時光欠我一個你



定價:300元 
優惠價:79 237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 青春文學教主  尾巴  跨越小說框架,新型態「互動式」初戀成長小說

每5000字,進入一次怦然心動的選擇

當結局不只一個,你會怎麼選擇自己的故事?
-——————————————————

我偶爾會想起他們,萬宇漢和徐光威。
他們現在好嗎?
曾經想起我嗎?
想起我的時候,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

我第一次看到萬宇漢,是國小二年級。
他是班上的轉學生,靦腆安靜,坐在我隔壁。
被同學慫恿鼓動的我主動跟他說話,邀他一起玩,一起上下學。
大家都說我喜歡他,可是--「誰會喜歡那種娘娘腔的男生!」

從那天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說過話了。

直到他第一次喊我的名字。「掰掰,盛真卉。」
手帕、運動外套和一隻名為黑點的小狗,以及來不及出口的道歉,
都隨著男孩的離開,成為他唯一留下的東西--遺憾。


於是我想,很多話要及時說出口,既然喜歡上隔壁班的徐光威,就跟他告白吧!
「我叫盛真卉,我喜歡你半年多了,如果你想更認識我,不要當我的朋友,請試著和我交往看看,如果真的不行,那再分手也可以!」
「很多人跟我告白,但沒有人像妳這樣說的,不然,我們就先交往看看吧。」
他和我交往了,可是他有喜歡我嗎?
只是成為他的「第一個女友」,喜悅壓過了不安。
沒問題的,只要我們在一起很開心,有一天他一定會喜歡上我。
但原來「喜歡」這件事,是一個人努力不了的。


我不後悔從前那個勇敢的自己,也釋懷了受過的傷;
只是多年以後,難免想起,當時沒能說的話,那些留在心上的遺憾,
如果還有機會彌補,我的故事會不會就此不一樣了......

 
首刷限量贈禮!
【酸甜回憶。時光愛戀角色卡】
尺寸:10 x 13.5 cm
材質:240磅凝雪紙/一組三張
「愛」不是絕對,但那份「喜歡」的心情卻是最重要的。
摘錄尾巴筆下3種藏在女孩與男孩心中最純真的戀愛心情,
一同踏入3位主角的青春回憶❤️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本書特色】
■ 一個開頭,多重結局;看完一定會再重頭讀一次!
■ 你的每一個決定,都會步向一個專屬於自己的愛情故事。
■ 圓滿或者遺憾,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戀愛試讀師感動迴響】(依照姓氏筆劃排序)

「尾巴的小說題材一直都很新鮮,這次也不例外!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其實心裡覺得有遺憾但是當機會來臨時,有沒有勇氣再彌補那份遺憾又是另一回事,尤其機會又降臨的如此突然。如果是我自己,恐怕很難,只是那個心結就橫亙在心中揮之不去。」—古采妮

「學生時代,看似不遠卻早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青澀的愛情故事讓我好像看到從前的自己。命運偶爾喜歡開玩笑,多年後的相遇是不是能填補當年的遺憾?我好期待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姚予婷

「我喜歡書中人物的互動,總是看著看著不自覺得傻笑了起來。作者的文字呈現出年輕愛戀的酸甜滋味,這些文字幫助我們學習愛、學習勇敢。年輕時難免做出錯誤的決定,但我們可以不斷成長、不斷修正,學習讓人生不留遺憾。」—夏天
「尾巴的書都會讓人有忍不住一直看下去的魔力。關於這本在描寫女主以前學生時期發生的青春故事,以及出社會後與當年影響她最深的兩個男孩相遇,心態又會是如何改變?這本書很吸引即將步入社會的我,我想許多人出社會後偶爾也會想起學生時代的那些青春歲月吧!」—施沅谷

「關於青春多少帶著的遺憾與後悔,關於年少無知而做錯的選擇,關於成長、關於蛻變。在書中,我能看見曾經的自己,而互動式的小說,讓我們能夠依照自己的想法決定故事走向,就好像自己成為了女主角做出決定、學習成長。❤」—溫昕琪

作者簡介

尾巴

也以另一個筆名「Misa」活躍於創作之中。

雖然喜歡皆大歡喜就算過於童話也不要緊的結局,但卻偏向寫帶著遺憾的故事,認為這樣比較貼近真實。
熱愛驚悚懸疑不愛鬼片,卻寫了不少靈異小說;對愛情哭點超高也不易感動,卻寫了許多愛情小說。
理性現實卻又不切實際的矛盾金牛,今天也會繼續固執的寫下每一個值得反覆回味的故事。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繪者簡介

CLEA

台灣人,大部分時間玩貓,偶爾畫圖。 

IG:31.geee
https://www.instagram.com/31.geee/?hl=zh-tw

 

書籍目錄

01  起點
02  傷口
03  勇氣
04  重逢
05  不甘
06  念念
07  難堪
08  當時的喜歡
09  陌生
10  距離
11  天真
12  給自己
13  放不下
14  教訓
15  選擇
16  真話
17  犧牲
18  祝福
19  遲疑
20  攜手
21  心結
22  平衡

精采試閱


「盛真卉,我聽說了一件事情!」劉婕方睜圓眼睛,一臉興奮,鼻孔還些微張大。
「妳的臉好醜。」正在吃紅豆麵包的我忍不住笑。
「什麼時候了還吃紅豆麵包!」她用力打掉我手上的麵包。
「妳做什麼啦!食物無罪啊!」我立刻撿起被打掉的麵包繼續吃著。還好沒掉出來。
「齁!妳夠了,跟我過來!」她拉起我的手,一路拽著我來到走廊邊的欄杆,超級用力地要我往下看,讓我差點以為自己會被推下去。
「看什麼啦!」我哀怨地咬著紅豆麵包。
「看下面啦!」劉婕方粗魯地壓著我的頭,將我的視線轉到了特定位置,然後看著下方的一群人。
其中一個手拿籃球,另一手拿著礦泉水,其他人以他為中心聚在一塊聊天,看起來像是運動過後在休息談天、補充水分的畫面。
「……怎樣?」我咬下最後一口紅豆麵包。
「什麼怎樣?」劉婕方雙手壓在我左右兩邊的太陽穴,將我視線固定在那個拿籃球的男生。「萬宇漢啊!」
「我知道他是萬宇漢啊。」我說。
「妳和他國小同班過?」
哇,她是哪裡得到的消息啊,我是和他國小二年級同班耶,也就同班那一年,現在都已經國二了,多久以前的事情。
「對、對啊。」結果不知怎地,我居然回答得有點心虛。
「妳怎麼從來沒講過?」劉婕方用力將我的頭轉過來面向她,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那是國小二年級欸,而且我們之後也沒說過話,講要幹麼?」我咕噥。
「當然要講啊!!我以為萬宇漢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沒想到我最要好的朋友曾經和校園王子同班,這根本是認識他的大好機會啊!」
是呀,校園王子。
以前的萬宇漢是我們班上的白雪王子,那時他白皙、可愛又靦腆,還不太愛講話,雖然會和大家打躲避球,但運動神經並不發達,還被砸到臉好幾次。
但國二的他卻忽然長高很多,雖然沒再和他講過話,但曾經聽過他上台領獎時發表感言,他的聲音變得低沉,皮膚也因時常打球而曬得不像以往那麼白皙,但比起一般的男生還是顯白。他風趣又開朗,身旁總是圍著男男女女,完全是人群中心。
我記憶中的萬宇漢,和現在的萬宇漢,簡直是兩個人。
「不可能啦,他對我不會有印象的。」而且說不定很討厭我。
「為什麼?他說不定記得妳啊!」
我不想要他記得我。
這樣他就不會記得,我是因為美少女戰士貼紙才跟他做朋友,也不會記得我罵他娘娘腔。
雖然,我並不是真的那麼覺得……
啊!算了,好煩!
「反正國小二年級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妳別妄想要我介紹你們認識之類的,別吵我。」我擺擺手往教室走去,劉婕方則在走廊喊著我沒人性。
誰會知道,當初的萬宇漢成為了如今的模樣呢?

◆◆◆

剛才還是藍色的天空此刻烏雲密布,我從走廊探出頭看了看天空,這要下不下的狀態讓我猶豫是不是要去打掃。
我負責的外掃區域離教學大樓有點遠,要是途中下雨了,那邊沒有屋簷可以遮掩,跑回教學大樓也要一段路,不管怎樣我都會全濕,而且今天又沒帶雨傘。
不然偷懶算了,啊,可是衛生股長很凶……
「啊!不管了!」心一橫,與其在這邊猶豫,不如快點過去快點打掃,趕在下雨前回到教室就行了吧!
所以我立刻衝了出去。跑到一半,天空響起悶雷,我暗罵了一聲,來到外掃區域,立刻用夾子快速挾起飲料空瓶等垃圾塞到垃圾袋中。這時我感覺到頭頂被水滴到,抬頭只見天空更暗了,隱約還可見在烏雲之後一閃一滅的雷光。我加快手上的速度,把所有東西都塞到垃圾袋中,準備轉身就往教學大樓跑──
嗚。
但一個聲音卻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以為聽錯了,停下腳步仔細聽,忽然天空一個大雷,接下來是滂沱大雨,而我卻在這轟隆聲中聽見了那微小的呼喊。
嗚……汪汪……
我立刻放下手中的垃圾袋和夾子,往花圃中間走去快速翻找著。我不會聽錯小狗的叫聲,所以這邊一定有!
終於在我幾乎全身濕透的情況下,在花圃深處找到了一隻右前腳穿著白襪子的小黑狗,小到幾乎是剛出生沒幾個月。
牠躲在深處瑟瑟發抖,看起來十分害怕。
「乖,不要怕,過來,我帶你去避雨。」我蹲在前方對牠招手,但是小黑狗卻警戒地發出低吼。牠真的太小了,一點威脅也沒有,可是我擔心嚇到牠,所以只能緩緩前進。
「沒關係,不要怕,我——」話沒說完,小黑狗忽然豎起了耳朵,尾巴也微微晃動。
「黑點!」一個熟悉卻又陌生不已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回頭,見著萬宇漢撐著傘,臉上寫著擔憂,卻在看到我的時候愣住了。
「汪汪!」小黑狗搖著尾巴朝萬宇漢奔去,但天空又落下大雷,小黑狗被嚇得縮了起來,正巧跑到我身邊,我一把手將黑狗抱到懷中。
「妳怎麼沒撐傘?」萬宇漢則立刻衝進花圃,也不管他的白布鞋會被土壤弄髒,更不管原本沒濕透的他此刻幾乎把傘撐在我上頭,導致自己也全濕了。
「我們先去躲雨!」我喊著,以為他會往教學大樓去,但他拉住我的手,往比較近的資源回收場跑去。
我嚇了一跳,看著他毫不猶豫地握住我的手腕,感覺那炙熱的溫度從被碰觸之處燒起來,衝至我的臉龐。
以前,是我這樣抓著他的手,當時還是單純得沒有任何情緒的孩子。如今久未聯絡的我們,他這樣抓起我的手,對我來說,意義已經不同。
我在內心拜託他千萬不要忽然回頭,因為我總認為自己的臉已經紅了起來。
我們在有傘的情況下,還是渾身濕透地來到了資源回收場。這裡在同學的努力下乾淨整潔也無異味,大雨嘩啦啦地落在鐵皮遮陽板上。
萬宇漢鬆開了我的手,摸摸鼻子,看起來像是有點尷尬。燥熱感消失後,我才開始因為渾身濕透而有點冷。我忍住想打噴嚏的衝動,卻止不了瑟瑟發抖,而小黑狗在地上甩乾了毛以後,朝萬宇漢的腳邊磨蹭。
他掛著溫柔的微笑蹲下身,撫摸小黑狗的頭。
「你剛剛叫他黑點?」為了打破沉默,我決定率先開口。
「嗯,我前幾個禮拜發現牠的。」萬宇漢從口袋拿出了一塊放在塑膠袋中的小麵包,撕成碎片後餵食牠。「明明是妳的外掃區域,妳卻都沒發現嗎?」
「我是剛才才聽見牠的叫聲……」我一愣。「你怎麼知道那邊是我負責的外掃區?」
他頓了一下,並沒有回答。
這是小二以後,我們第一次說話。
「鼠鼠還好嗎?」
「啊……」沒想到他還記得我家狗的名字,這讓我莫名的感動。「你還記得牠啊……」
「怎麼會忘,我們那時候常一起散步。」手指撫摸著小黑狗的下巴,他溫柔地笑了。「誰會把狗的名字取做老鼠呢?」
「因為牠是鼠年出生的啊。」我咕噥。
萬宇漢稍微算了一下。「那牠現在也是老狗了吧?」
「牠前幾年就離開了。」
「是喔。」萬宇漢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看我。「妳還好嗎?」
「沒事啦,都這麼久了,而且鼠鼠也是老狗狗了,所以……」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很想哭。
鼠鼠的死的確讓我很難受,但是我們家早就釋懷了,只是偶爾想到鼠鼠,還是會非常寂寞,身邊少了個白色毛茸的陪伴。
只是此刻,我卻參雜了更多情緒。或許是經過了這麼久,沒想到萬宇漢還記得我,還會跟我說話;又或許是我一直以來,對當年那句娘娘腔感到愧疚,卻遲遲無法坦率道歉,但他卻無事般地與我搭話,在某種程度上拯救了我。
「妳聽過接班狗嗎?」萬宇漢依舊蹲著撫摸小黑狗。從剛才到現在,他都沒有看我。「我家沒辦法養狗,黑點也不能一直在這裡,牠會長大,要是被發現了,可能會被趕出學校。」
「我家可以養。」我立刻回應,同時眼淚也掉下來,使得我的聲音沙啞萬分。這讓萬宇漢抬起頭看我。
他一瞧見我的眼淚,先是張大嘴,但很快又立刻轉過頭去,垂下頭悶聲說:「我現在沒有乾的衣服可以讓妳穿……所以妳可能要先用旁邊的垃圾袋……」
「什麼意思……」
我看著萬宇漢的背,能清楚瞧見他穿在襯衫裡頭的白色T恤,才恍然大悟地低頭看自己的胸前,我的白色內衣展露無遺。
「啊!」我立刻用手遮住胸前,注意到低頭的萬宇漢耳根泛紅,所以他才一直不看我嗎?
應急之下,我拿起一旁的藍色垃圾袋蓋住胸前,又打了個噴嚏。
「我教室有放運動服外套,妳照顧黑點,我去拿給妳。」他聽見我的噴嚏,起身把黑點抱起來,然後別開眼神地將黑點遞到我面前。
「沒關係,我教室也——」
「怎麼沒關係,妳要這樣子走回去?」他認真地說。「抱著黑點遮好,我回去拿,妳在這邊等我。」然後強勢地不許我拒絕。他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個性啊。
「喔……」而我以前也不是這樣的個性,居然就這麼妥協了。
或許、或許是因為,萬宇漢和我記憶中的那個小可愛已經不同了,現在的他高大又有著低沈的聲音,明明一樣是王子,卻是不一樣的王子。
看著萬宇漢在滂沱雨中跑開的模樣,還有懷中的小黑狗,我的眼淚停不下來。
萬宇漢拿著外套回來時,雨勢已經和緩。他看見我紅紅的雙眼,拿出了條手帕讓我擦,並未多問,接著將運動外套披到我的肩膀上,然後摸了一下我懷中的小黑狗。
「我現在,應該不娘娘腔了吧?」他輕聲低語。
我嚇了一跳,抬起頭對上他略微受傷,但更多的是讓我懷念的笑容。
好像小二那天,他的臉上被餘暉染橘的溫柔微笑。
「我……」
「萬宇漢!你還不快走,在幹什麼啊……哇!談戀愛?」萬宇漢的幾個朋友從後面跟來,見到我們的動作,不由得怪叫起來。
「盛真卉,妳是打掃到哪裡……哇!!」而劉婕方也帶著傘從另一邊過來,看起來是要過來接我。
「別鬧了,快走吧!」萬宇漢笑著轉身,朝他的朋友們走去。
「天啊天啊,妳跟萬宇漢單獨說了些什麼?等等,妳身上的是他的外套?哇哇哇!」劉婕方興奮地抓著我搖晃,只注意到外套上的名字,沒注意到我手上的小黑狗。
「萬宇漢!」我大喊他的名字。我必須跟他道歉才行。
然而萬宇漢停下來,轉過身對我笑了笑,說:「掰掰,盛真卉。」
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所以我傻了,導致沒說出那句道歉。
我看著懷中小黑狗,輕輕喊了聲。「黑點。」
牠舔了一下我的拇指,我聞到從運動服上傳來的淡淡柔軟精香味,告訴自己,還他運動外套和手帕的時候,一定要跟他道歉。
然而我再也沒有機會了。

隔天我拿著洗好的衣服來到他的班級,卻得知他轉學的消息。
於是手帕、運動外套和那隻名為黑點的小狗,以及來不及說出口的道歉,成為萬宇漢留給我的東西,而那些東西也轉化成了一種情感。
叫做遺憾。

◆◆◆

我相信人是會隨著經驗成長的,那跟年紀沒有關係,不是說年紀越大就會越成熟,而是要看你經歷了些什麼,又從中學到了什麼。
在萬宇漢的身上,我學到了所謂的遺憾。
我一直到了高中的此時才發現,自己當初對萬宇漢的情感非常矛盾。絕對存在著好感,但同時又存在著愧疚,更多時候我會問自己:那是喜歡嗎?
可惜因為他的離去,讓我永遠無法得知當時的答案了。
於是我從中學到了,許多話都要即時說出口,不要忍,不要以為對方永遠都會在,有誤會也不要不解釋。
於是當我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隔壁班的徐光威時,我並沒有猶豫太久,便決定跟他告白。
「等一下啦,妳真的要趁這次情人節告白?」跟屁蟲劉婕方跟著我來到了同間高中,但又被分到同班就真的是我們的緣分。
「對,我可不要再一次經歷萬宇漢轉學了才發現自己喜歡他的那種慘況。」不過其實也不算慘,只是遺憾的滋味讓我很難受罷了。
「但是妳跟徐光威根本不認識,而且他很受歡迎耶,妳長得還好成績也還好,又不算有名的人,人家一定拒絕妳。」
劉婕方認真的話語令人不爽,所以我打了她一下。
「妳到底是不是我的朋友?」
「就是朋友才這樣說實話啊。」她還一臉無辜地搓著被我打的地方。「但是假如萬宇漢當時沒轉學,而妳之後也真的告白了,妳覺得他有喜歡妳嗎?」
「我不知道。」遺憾的就是,我永遠不知道他的想法,這份曾經的暗戀也就成為一個得不到結果的遺憾。
「欸可是,假如萬宇漢那時候真的沒轉學的話……」劉婕方忽然一臉凝重。「那我們就會變成情敵了耶。」
我瞪大眼睛。「什麼啊,妳當年真的喜歡萬宇漢喔?我以為妳只是跟風。」
「是真的!我如果要跟風的話,現在怎麼不去喜歡徐光威,他比當年的萬宇漢更帥更受歡迎耶!」
「不能這樣比較,哪有誰比較帥這種事情。」我為萬宇漢平反。「而且萬宇漢高中長什麼樣子,妳又不知道。」
「哇,看樣子萬宇漢在妳心中評價很高耶。」劉婕方雙手環胸點著頭。「不過萬宇漢是真的不錯。」
「剛才不是還在說徐光威更帥嗎?」我翻白眼。
「那妳說妳為什麼喜歡徐光威?不就是因為他帥嗎?」劉婕方搶過我手中的飲料,自己喝了起來。
「不否認外表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他把雨傘給了我。」
我想起自己和徐光威的初次見面。
徐光威就是每間學校都一定會有的風雲人物,他不認識大家,但是大家都認識他的那種。
帥氣、健談、高䠷、愛笑、運動神經好,成績倒是普普,有一雙會喚起母性的無辜雙眼,下方還有恰到好處的握蠶;劉海蓋在他的濃眉上,活像是早期日劇走出的美男子一般。
那一天是個雨天,我因為繳交作業給老師而晚放學,來到一樓屋簷下才發現雨勢大得無法用書包遮掩,索性站在一旁等雨停。
「看樣子今天無法帶黑點散步了,牠一定很失望。」想到右腳穿白襪子的黑點,如今也是一隻頭好壯壯的大狗了。
而這樣的雨天,就會讓我想起萬宇漢把黑點交給我的那天。
啪──
一個開傘聲在我旁邊響起,我嚇了一跳,轉頭看見徐光威正要走出屋簷。他也看了我一眼,但沒有其他動作。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見徐光威,內心還想著,這就是風雲人物啊,還真的長得很帥氣呢。
就在此時,已經走出去的他又繞了回來。我以為他忘記拿東西了,他卻站到我面前。「妳沒帶傘嗎?」
沒料到他會跟我搭話,我嚇了一跳,原本靠在牆上的慵懶站姿也立刻端正站好。「對。」
「妳家在哪個方向?」他的聲音並不低沉,甚至以男生來講有些高,卻十分順耳。
「過馬路後右轉。」
「嗯……」他似乎在思索那邊的景象。「那沿路都有騎樓對吧?」
「嗯。」
「順著騎樓就能走到妳家了是吧?」
「對。」
「那,」他將雨傘往我這邊遞過來一些。「我也要過馬路,但我之後要直走,所以我能送妳到過馬路這一段淋雨的路程。」
「咦?」對於他的善意,我受寵若驚。畢竟這樣一個風雲人物會幫助一個陌生女同學,讓我有點驚訝。
「走吧。」他笑了下,嘴角彎成了好看的弧度,迷惑我的雙眼,讓我就這樣踏出騎樓,在他的傘下。
這條路並不長,但也不算短,足夠讓我心臟跳得飛快並且呼吸困難。畢竟除了萬宇漢以外,我從沒和其他男生共撐一把傘,更別說是一個如此令人心動的人。
期間,他問了我是哪個班級、叫什麼名字、數學老師是誰等等,最後過了馬路後跟我說了再見,留下我一個人傻愣在原地,還有褪不去的紅暈。
我想,喜歡這種心情一定是慢慢累積的。那個午後的我因那短暫的溫柔而對徐光威產生了好奇,這份好奇導致我開始在學校找尋他的蹤影。
漸漸地,尋找他的身影成為了我的習慣。
當我在走廊待一整節下課,只為在他走出隔壁教室的瞬間能見他一眼;當我在上課時看見他經過我們班走廊的側臉;當我待在操場邊看著他打球的英姿時,我明白了,這份習慣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累積成為了喜歡。
我意識到自己喜歡上徐光威這個甚至不認識的人時,便再次想起了萬宇漢。
明明當時的自己算是認識萬宇漢,卻沒在那個當下發現自己喜歡他。而此刻根本不算認識徐光威,卻能發現自己喜歡上他。
不是年紀,而是經驗。
也是因為有了萬永漢帶來的遺憾,讓我決定這次不能再造就遺憾。即便會被拒絕,也有很大的機會被拒絕,我也要說出口。

◆◆◆

於是,放學的時候我站在走廊等著徐光威離開教室。
他和他的朋友們還在教室打鬧,而劉婕方雖不贊成我這麼莽撞,但也陪我站在這邊乾等,讓我不會一個人尷尬。
「會不會在這邊等啊等的,妳的勇氣就消失了?」劉婕方看我握緊背帶的手指泛白,這麼說。
「不,我今天如果不講,我就剃光頭。」我的聲音竟然有點顫抖。
「哇,妳真是鐵了心。」這讓她對我佩服了起來。
終於等到了徐光威和他的朋友走出教室,他們並沒有多看我們一眼,經過我們便朝樓梯走去,直到我上前叫住了他。
「徐光威。」
我的聲音並不洪亮,但足以讓他停下腳步。
幾個男生馬上意會到我可能的舉動,開始發出看好戲的吆喝聲。劉婕方被這麼一鬧,勇氣全失,拉著我想打退堂鼓,但我剛才已經發誓不說就要剃光頭了,所以我一定得說。
我推開了想拉走我的劉婕方,嚥了嚥口水,看著一旁瞎起鬨的男同學,對徐光威說:「我可以單獨跟你說幾句話嗎?」
「如果是告白的話,在這邊講就可以囉。」旁邊的男同學嘿嘿笑著,而徐光威推了推他們。
「不要鬧了。」然後他看向我。「我們要去補習班,快要遲到了,我可以明天再聽妳說嗎?」
我的天,這算是拒絕嗎?
我瞧見他手裡拿著補習班的參考書,他是真的趕時間,可是他還是停下來聽我說話。這麼溫柔的他,不然我聽話,明天再告白也……
不對!我的勇氣真的差點在這瞬間消失,但馬上想起自己已經發誓,頭髮是女人的第二個生命,不能剃光頭!
我一定得說,就是現在!
「我喜歡你,可以跟我交往嗎?」為了不留遺憾,為了不剃光頭,所以我選擇在大家都在的此刻告白。
「天啊!」劉婕方沒料到我會直接說,嚇得倒抽一口氣,而他身旁的兩個男同學也興奮地怪叫。
徐光威要兩個男同學閉嘴,但沒有害羞的神情。面對告白他很是習慣,甚至游刃有餘地看著我說:「我都還不太認識妳,可能……」
「我叫盛真卉,就在你隔壁班。以前你曾經幫我撐過傘到對面,我喜歡你有半年多了,如果你想更認識我,不要當我的朋友,請試著和我交往看看,如果真的不行,那再分手也可以!」我一口氣說完這些,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握緊雙拳等著他的答覆。
「哇……妳都這樣講的話,」徐光威聽起來很訝異,看了一下手錶。「很多人跟我告白,但沒有人像妳一樣說話,而我們真的快要遲到了……」
好,就拒絕我吧,讓我死得快一點。
「不然我們就先交往看看吧。」
什麼?!
不只我,連劉婕方和那兩個男同學都訝異得睜大眼睛,不可置信。
「你真的願意?不需要再考慮?」我沒料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
「不是妳提議的嗎?」他笑了下,拿起一隻筆在他的參考書上寫了一串號碼後,隨手私下一小角給我。「這是我的號碼,我晚上九點下課。」
我傻愣在原地,接過他的號碼,目送他們離開,還能聽到他兩個朋友喊著。「哇靠,你瘋啦?!」
「帥哥的專利嗎?這樣就交往了?」
劉婕方用力捏了我的臉,直到我喊痛,她才無法掩飾地大喊:「這不是夢!妳居然和徐光威交往了,怎麼回事啊?!」
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還好我鼓起勇氣說了,還好徐光威不會成為我的遺憾!

那天晚上九點過後,我打電話給他,和他稍微聊了一下,我提議明天中午一起吃便當,讓我們多認識對方。他思考了一下,答應了。
劉婕方要我小心徐光威的粉絲找我麻煩,但我才不怕那些,所以中午便高調地拿著便當站在他教室門口等。
「那是我女朋友。」一見到我,他班上的同學先是隨意調侃,但沒料到徐光威乾脆承認,也沒任何含糊之意。
「什麼!!」於是在大家的驚叫聲之下,徐光威有女友這件事情很快地在全校傳開了。
我對於這件事相當自豪,同時也有些恐懼、不安。雖然徐光威和我交往了,但是他有喜歡我嗎?
「那個,你為什麼會答應跟我交往?」於是在交往的兩個禮拜後,我終於問了。
「因為妳很有趣。」他笑著回。
「有趣……」這不上不下的答案是什麼?
「很多我不認識的女生來告白,通常我那樣回答後,她們就會退縮。就算是認識的來告白,我也會說不想交往。只有妳會說試試看,而且還在我朋友面前告白,我覺得很有趣。」瞧他說話的模樣,眉開眼笑的,是真的覺得有趣。
「所以你沒有喜歡我……是嗎?」
「欸,對,沒有。」
他的誠實像是一把利刃。
「那……如果你一直沒有喜歡我,會跟我……分手?」
「但是我覺得妳很有趣啊。」
「所以只要你一直覺得我很有趣,不喜歡我也不會分手?」是這樣說嗎?
「大概是吧。我不會要求妳改變,所以妳也不要求我改變。」徐光威起身拍了拍屁股的灰塵。「我沒和人交往過,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樣,不過在一起不是開心就好了?」
「我是你第一個女朋友?」真是始料未及。
「對啊。」他又看了一下手錶。「我下堂課要考試,先回教室了,然後今天要補習,就不一起走了。」
「好,我知道了。」我微笑著目送他先行上樓。
雖然他沒有喜歡我這件事情有點令人在意,可是那句「第一個女友」的喜悅感壓過了一切不安。
沒問題的,只要我們在一起很開心,只要我持續保持現在這狀況,有一天他一定也會喜歡上我。即便沒有,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天真的我,如此想著。

◆◆◆

或許某些關係之中,「愛」不是絕對,但對於情竇初開的學生戀情,那份「喜歡」的心情卻是最重要的。
我們時常在公眾場合放閃,也不隱藏親密的肢體接觸,年輕的我曾認為那表示愛的深淺,所以當徐光威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吻我的時候,我也會回以熱烈的擁抱,藉此讓其他依舊覬覦徐光威的女生們死心。當徐光威說著想要我的時候,我非常樂意奉獻所有給他,表示我的愛如此堅決。
然而,即便徐光威有女朋友這件事情傳遍全校,即便我們時常公眾放閃,但他的魅力依舊。
我原本以為,那是因為他是個天生受歡迎的人物,所以女孩子們才會一直在他身邊。但我很快發現鶯鶯燕燕不斷,是因為徐光威不懂得抓「安全距離」。
好幾次,我可以看見徐光威和其他女孩靠得老近地說話,或是在對方耳邊說悄悄話,甚至會有伸手抓去女孩身上的毛絮等等親暱動作。
「為什麼你要那樣子?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嗎?」我說過好幾次。
徐光威不能理解。「我又沒有怎樣,她們也知道我有女朋友啊。」
「她們就算知道,但她們一樣喜歡你啊!」那些女孩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裡,甚至會在看見我之後,故意跟徐光威更親近,那是在挑釁我啊!
「妳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徐光威的不滿表現在臉上。
「我無理取鬧?我所說的話是正常女朋友都會說的話啊!你有女朋友了,不是就應該避嫌?」
「避嫌的定義是什麼?我告訴大家有妳的存在還不夠嗎?」
「當然不夠!」我氣得喊,也不管現在是在學校,即便我們確實找了相對隱密的地方,但還是在學校裡頭。
「我當初就說過,妳不能要求我改變,況且在最初的時候,我就沒說過喜歡妳。」
這句話宛如當頭棒喝一般。看見他抑鬱的神情,讓我意識過來他等等可能會說出口的話,我趕緊抓住他的衣角,放低了聲音。「對不起,我說了不需要你改變,我不會再這樣子了。」
「我們為了一樣的事情吵了多少次?」他老大不爽。「我真的受夠——」
「不不不,徐光威,不要這樣,我再也不會了,好嗎?」我的眼淚掉了下來。「對不起,不要跟我分手好嗎?」
正因為我喜歡徐光威,所以想占有他的一切,嫉妒他身旁的異性,想控制他的生活,於是我的喜歡,很容易成為負擔。一旦有了負擔,我的吃醋就不是有趣了。
我努力想要掩飾自己的醋意,但正如同喜歡需要累積,嫉妒也是。累積到某個時刻,總是會爆發。
但是每次的爆發,最後總會演變成徐光威的怒火掩蓋了我的妒火,讓我卑微地求饒,只怕他離開我。

◆◆◆

逐漸入冬的夜晚,氣溫比想像中的低,我搓著暖暖包站在補習班外頭,手裡拿著在便利商店買的熱飲,想給徐光威一個驚喜。
我的成績雖不到頂尖,但也不差,家裡也不覺得我有補習的必要,所以即便高二了,我也是少數沒有補習的學生。
但是最近,我發現徐光威時常和一個女孩在傳訊息。我問過那是誰,他說是最近才來補習班的女生。
即便在一起後,徐光威也從來沒和其他女生保持距離,但有時候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準的,我注意到他回覆簡訊的表情,那很不尋常。
所以我才會沒通知他就跑來。我想看看徐光威的反應,也想看看那女生長什麼樣子。
但距離他下課時間已經過了十五分鐘,卻還不見他的身影,手中的熱飲也漸漸變溫,我在想是不是該打電話跟他講我來了,又認為這樣就破壞了驚喜。
來回踱步了五分鐘後,終於看見他出來了。
「徐——」我正要喊他,卻發現了他臉上的笑容,還有他轉身看著的她。
那女孩嬌小又圓潤,看起來絕對不是亮眼的美女,身材甚至可以稱上是肉感,但是徐光威的表情,是我從來沒看過的。
「啊……」
然後那一瞬間,徐光威發現了我。他的表情僵了下。
我撐起微笑,舉步艱難卻裝無事地走到他身邊,勾起他的手。「我來接你下課。」
「你女朋友嗎?」女孩的聲音低沉也難聽,在那個當下,我能從她充滿受傷的表情看出來,她覺得自己比不上我。
「對,如果光威讓妳誤會了,妳也別在意,妳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所以我更是驕傲地抬起頭並回嘴,讓女孩能有多難堪就有多難堪,就是為了鞏固自己的位置。
「原來啊,你們很匹配呢。」女孩難看地笑了下。「我想起來忘記拿東西了,你們先走吧。」說完,幾乎是落荒而逃地離開現場,回到補習班裡頭。
「景容……」
徐光威居然要追上去,我拉緊他的手。
「我是你女朋友吧。」我堅定地說。
「就算是,妳剛才的話也太過分!」徐光威居然還能罵我。
「但我是你女朋友不是嗎?」這瞬間我怒火中燒,無法讓步。
「妳是!是又怎樣?妳根本不該這樣跑來!」徐光威吼著,並拉開我的手。
我一僵。「你這什麼意思?」
「妳應該打電話給我。」他瞥過頭不看我。
「然後呢?我打來你會跟我說什麼?叫我不要來?還是叫那個景容躲起來?」
「妳……」他似乎很驚訝我會提到景容,但又很快地收回驚慌的神情,轉為一種堅定。「我以為只要在一起開心,有沒有喜歡都沒關係。」
我感覺到眼前一片黑,再次用力地抓緊他。「所以……你現在跟我在一起不開心了?」
「不是不開心,但是……」他難受地看著補習班電梯前的「景容」。
「你完全沒喜歡上我?」
「我一直都沒喜歡妳……」徐光威看著我,露出抱歉的模樣。「我們分手吧。」
「徐光威,你不能這樣跟我分手!」我吼著,尖叫著,經過的路人們都在看我,但是此刻的我根本顧不了面子。「你答應和我在一起的!」
「妳說試試看,我試過了,也真的很開心,可是……果然沒有喜歡是不行的,一直被妳那麼強烈地喜歡著,我壓力也好大,妳放過我吧。」
我怎樣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即便他沒喜歡上我,我們也交往了半年。這段時間,他的親吻、他的溫柔、他的笑容,難道都是假的?
「她有什麼好的?她又胖又醜!而且她的制服……那是三流學校!她有哪點比得上我?」我大概是太過絕望了,所以口無遮攔。
「盛真卉,請妳別說她的壞話。」徐光威正色。「我們好聚好散吧。」
然後,他甩開我的手,轉身朝補習班裡面走去。那瓶熱飲也滾到了地板,變成了冰冷的液體。

◆◆◆

我的初戀就這麼告終了,也許我是自尊使然,也許他是愧疚使然,我們誰也都沒對外說出真正的分手原因。
但我在補習班失控的大叫,還是傳到學校之中。許是我太過可憐,或是我的氣場太過悲哀,意外的是嘲笑我的人很少。
不久之後,徐光威的新女友景容開始頻繁地出現在他的社群平台上,而我的照片和存在通通不見了,甚至連臉書好友也被解除,我也正式和徐光威分道揚鑣。
「唉呀,盛真卉輸給了那樣一個普通的胖女孩,看樣子那才是徐光威的真愛呀。」
我彷彿可以聽見每個人內心的真心話,這讓我痛苦不已。
而劉婕方的溫柔在這時候展露無遺,她只是抓著我的手,輕拍我的背,說著她無論如何都會永遠站在我這邊。
「也許最一開始,我就不該為了不造就遺憾而太過衝動,忘記用時間累積我們的情感,等到更穩固後再走向下一步。」
有些事情,是需要時間的累積,無法用什麼「試試」來衡量。
而有些事情,即便妳多努力,都可能沒有回報。
這,是徐光威教會我的事情。
在那時的年紀,我其實無法諒解徐光威的冷漠和背叛。
但多年以後,我卻能明白他的心情,也不後悔曾經勇敢的自己。的確,我沒了遺憾。
後來我也談了幾次戀愛,在傷害與被傷害中,更懂得自己想要什麼,以及自己適合什麼。
或許一路走來,所有的人事物都是幫助我所成長的關鍵。
只是偶爾,當我忙了一整天下班回家後看著青春校園戲劇時,會想起萬宇漢和徐光威兩人。
他們現在好嗎?
他們曾經想起我嗎?
想起我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如果讓我再回到當時,我是不是有更好的解決方式?
我是不是能做出不一樣的選擇,讓一切朝好的方向發展呢?
我不免,這樣想著。

影片



【年少】時光欠我一個你

關閉視窗
  • 107020101042_01.jpg
  • 107020101042_02.jpg
  • 107020101042_03.jpg
  • 107020101042_04.jpg
  • 107020101042_05.jpg
  • 107020101042_06.jpg
  • 107020101042_07.jpg
  • 107020101042_08.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