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同類書籍推薦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移動迷宮源起:閃焰密碼

The Fever Code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全球賣座電影《移動迷宮》原著系列小說
電影《移動迷宮3》將於2018年強勢回歸

回到故事之初,探尋迷宮原點
所有的疑問都將獲得解答


謊言終究會被揭穿,祕密總有一天會曝光
失去記憶,也許是保護真相的最好方式
但要是記憶本身就是謊言呢

「史蒂芬,史蒂芬,史蒂芬。我的名字是史蒂芬。」男孩被迫與母親分離,被關在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房間裡。他只剩下兩樣東西:他的記憶,還有他的名字。他記得父親突然發瘋的模樣,記得母親滴下的淚珠和她說的每一個字,他記得那種痛苦。將他關起來的人想盡辦法要他接受新名字:湯瑪士。男孩告訴自己,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名字。直到他們將那個東西塞進了他的腦袋……

本書將帶領讀者回到迷宮建立之初,解開所有迷團,包括湯瑪士和泰瑞莎進入迷宮之前的故事,他們為什麼幫助WICKED建立迷宮,以及泰瑞莎究竟抱持著什麼想法進入迷宮幽地……

【輝煌紀錄】
- 《移動迷宮》系列小說,全台熱賣10萬套,全球狂售1000萬冊!
- 《移動迷宮》改編電影在全球超過50多個國家和地區上映,榮登票房冠軍!
- 《移動迷宮》系列小說被評選為美國最佳青少年讀物,囊括各項青少年閱讀獎項!
  ★2011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
  ★2012美國紐澤西州青少年圖書獎
  ★2012美國亞歷桑納州Grand Canyon讀者票選獎
  ★2012美國喬治亞州傑出閱讀青少年獎
  ★2012美國紐約州夏洛特閱讀協會獎
  ★2011美國肯塔基州Bluegrass好書獎
  ★2011美國密蘇里州杜魯門讀者票選獎
  ★2011美國佛羅里達州青少年閱讀獎
  ★2011美國田納西州書獎
  ★2010新罕布夏州Isinglass青少年閱讀獎 

作者簡介

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
生於美國喬治亞州,畢業於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即《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尼‧梅爾母校),現居猶他州的青少年奇幻小說家。前一部作品《奇異手札》(The Journal of Curious Letters)曾獲選2008年Borders書店(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的「原創新聲選書」(Original Voices Pick),以及Cedar Fort, Inc.和Shadow Mountain Press選讀作品。

譯者簡介

翁雅如
英國雪菲爾大學翻譯碩士、東海大學中外文學士,曾旅居澳洲,現與一貓同居臺北。專職書籍、電影字幕、舞台劇字幕翻譯。過往譯作:《我是馬拉拉》(合譯)、《火星任務》、《告訴我,你是怎麼死的》、《移動迷宮前傳:格殺指令》等書。

精采試閱

他們殺了男孩雙親那天,天上下著雪。
他們後來說,那是一場意外。但是事發當時他人就在現場,他知道根本不是意外。
雪比他們早了一步,彷彿冰冷的白色預兆,從灰暗的天空落下來。
他還記得一切有多令人一頭霧水。他們居住的城市受酷熱高溫殘忍地籠罩了好幾個月,然後變成好幾年。生活成了日復一日的汗水、疼痛與飢餓,但他和他的家人活下來了。充滿希望的早晨過季為撿拾食物、大聲爭執的下午,晚間則是在炙熱以及麻木感中度過。他會跟家人坐在一起,看著天空的光線慢慢淡去,世界在他眼前一點一點消失,然後心想,不知道這世界會不會再次跟曙光一起出現。
有時瘋人會來,他們不在乎時間是白天還是夜晚,但在家裡他們不談那些人。他母親不談,他父親不談,他當然也不會開口提起。彷彿大聲承認那些人的存在會召喚他們,就像唸咒語呼喚魔鬼現身一樣。有膽量提起那些瘋人的,只有比他小兩歲,卻比他勇敢兩倍的麗茲。好像全家只有她夠聰明,知道迷信無用。
而她只是個孩子。
男孩知道他才是有勇氣的那一個,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安撫妹妹。不要怕,麗茲。地下室鎖得很牢固,燈都關了,壞人根本不會發現我們在家。但是他發現自己總是無話可說,只會緊緊地抱住她,彷彿她是他專屬的泰迪熊娃娃,讓她給他一點慰藉。而每一次,她都會拍拍他的背。他那麼愛她,愛到心臟都發疼了。他會把她抱得更緊一點,在心中發誓絕對不會讓那些瘋人傷害她,並且期待感覺到她的手掌心拍著他的肩胛骨中間。
兩人常常就這樣睡著了,蜷曲著身子在地下室的角落,躺在爸爸拖到地下室的一塊舊床墊上。母親總會在他們身上蓋條毛毯,即便溫度那麼高——面對毀了一切的閃焰,這就是她表達心中反抗的方式。
那天早上他們醒來時,眼前所見是一片不可思議的景象。
「孩子們!」
是母親的聲音。他在作夢,關於足球比賽的夢,球在球場翠綠的草地上旋轉,飛越空蕩蕩的球場準備射門。
「孩子們!快起床!快過來看!」
他張開雙眼,看見母親從地下室唯一的一扇小窗戶往外看。她已經把父親前一天晚上釘在窗戶上的板子拿下來;每天日落之後,爸爸就會這麼做。一道溫柔的灰色光線照在母親的臉上,她的雙眼因為驚奇而發光,臉上掛著他很久很久沒看見過的笑容,讓她整個人顯得閃閃發亮。
「怎麼了?」他喃喃問道,一邊爬下了床。麗茲揉著眼睛打哈欠,然後跟著他一起走到媽媽目不轉睛地看著的、那塊日光灑落的地方。
他還記得那個當下。他瞇著眼一邊適應光線,一邊往窗外看去。父親仍像頭野獸般打著呼。街上沒有瘋人的影子,雲層籠罩在天空中,這陣子已經很少見到這種景象了。看見白色碎片時,他僵直了身子。白色碎片從灰濛濛之中飄落,旋轉、舞動,對抗著地心引力向上飛舞,最後才慢慢落地。
是雪。
雪。
「搞什麼鬼?」他喃喃地說道。這是他從父親身上學來的句子。
「怎麼會下雪,媽咪?」麗茲問道。她睡意朦朧的雙眼充滿了喜悅,讓他的心臟一陣刺痛。他伸手拉了拉她的辮子,希望讓她知道,她的存在使他悲慘的人生有了活下去的意義。
「噢,妳知道的啊,」媽回答,「就像大家說的那樣,全世界因為閃焰而氣候大亂了。我們就好好享受這一刻吧,好不好?你們不覺得這很特別嗎?」
麗茲開心地嘆口氣。
他看在眼裡,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看到這樣的景象。雪花在空中紛飛,一碰到人行道就融化,窗戶玻璃上沾了許多了濕濕的水珠。
他們就這樣站著,看著屋外的世界,直到一道陰影遮住了窗外的天空。那陰影消失的速度跟出現一樣快。小男孩伸長了頸子,想看一眼到底經過他們的是誰或是什麼東西,但是他動作太慢了。幾秒鐘過後,一陣沉沉的敲擊聲從樓上門外傳來。那聲音還沒消失,他父親已經站起了身子,完全清醒、非常警覺的模樣。
「妳有看到人嗎?」父親的聲音有點沙啞。
剛剛還在母親臉上的喜悅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憂慮和恐懼。「只有一片陰影。我們要應門嗎?」
「不,」父親回答,「我們絕對不應門。不論來者是誰,等他們自己離開就好了。」
「他們可能會闖進來,」母親悄聲說道。「要是我的話就會。他們可能會覺得這裡已經沒人住了,也許還能找到些罐頭食物。」
父親看著她好一會兒,時間在沉默中流逝,他的腦袋思考著。然後,砰、砰、砰。大門上的重擊震得整個房子都搖了起來,彷彿他們的訪客還帶了攻城槌。
「待在這裡,」父親警戒地說,「陪在孩子們身邊。」
母親開口想說話,但沒說出口。她低頭看看女兒和兒子,心中的優先順序已經很明顯了。她把他們拉進懷裡,彷彿她的手臂就能保護他們安全。小男孩讓母親身上傳來的暖意平復自己的心情。當父親靜靜地走上樓,他緊緊地抱著母親。父親往前門移動時,地板跟著吱嘎作響。然後是一片靜默。
氣氛變得很凝重,壓得大家快喘不過氣。麗茲伸手握住哥哥的手。他這時終於想出了一些安慰的話,一股腦地對她說了出口。
「別擔心,」他悄聲說,音量幾乎跟呼吸聲一樣輕。「可能只是一些人餓了來要吃的。爸爸會分一些給他們,他們可能就會離開了。」
一陣吵鬧聲傳來。
門被用力打開。
憤怒的聲音大聲叫囂。
砰地一聲,然後是重物撞上地板的聲音。
沉重、可怕的腳步聲。
接著陌生人衝下樓。兩個男人,三個,一名女性,總共四人。他們一身俐落裝扮,看起來不親切也不兇狠,只是非常嚴肅的模樣。
「你們忽略我們發出的所有訊息,」其中一人環顧屋內說道。「我很抱歉,但我們需要那小女孩。伊莉莎白。我很抱歉,但我們別無選擇。」
就這樣,小男孩的世界崩解,那個已經裝載了超過孩子能承受的哀痛的世界。陌生人走上前來,劃破緊繃的氛圍。他們往麗茲伸出手,拉住她的衣服,推開母親——她發狂、失控地尖叫著——推開緊抱著女兒的母親。小男孩跑上前去拍打男子的肩膀。沒有用,就像蚊子攻擊大象一樣。
在這突然而來的混亂中,麗茲臉上的表情,讓小男孩感覺像是某種冰冷、堅硬的東西在他胸口應聲粉碎,所有碎片都帶著鋒利的邊緣,就要把他撕裂。那感覺令人難以承受。他發出一聲淒厲長嚎,更用力地衝向那些入侵者,瘋狂地揮舞著手臂。
「夠了!」女子大聲喝斥。一隻手揮過空中,呼在男孩臉上,讓他感到一陣像是被蛇咬了的刺痛感。有人往他母親頭上揍了一拳,使她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然後一聲像雷擊般的聲響傳來,很近,在四面八方同時迴盪。他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響,滿心恐懼地倒在牆邊。
其中一名男子被射中了腿。
他父親站在門邊,手上拿著槍。
他母親尖叫著爬向那女子,女子正在拔出自己的武器。
父親又開了兩槍,只聽見打中金屬的鏗鏘聲,還有打中水泥地的聲音。兩發都沒打中目標。
母親用力往女子的肩膀一扯。
女子出了個拐子,開槍,轉身,又開了三槍。在一片混亂中,空氣像是凝結了一樣,聲音消失了,時間像是一個陌生的概念。小男孩就這樣看著父母親在眼前倒下。好一會兒沒人移動。媽和爸沒有移動,他們再也沒移動過。
所有人就這樣盯著兩個孤兒。
「兩個都抓起來,該死的,」最後其中一名男子說道,「他們可以用另一個當作對照組。」
那男子指著男孩的模樣那麼隨意,像是終於在食物櫥櫃裡隨機選定了一罐濃湯。他永遠忘不了。他忙亂地衝向麗茲,把她擁入懷裡。陌生人就這樣把他們帶走了。

第一章

211.11.28│9:23 a.m.

史蒂芬、史蒂芬、史蒂芬。我的名字是史蒂芬。
他已經這樣自言自語地複頌兩天了——自從他們把他從母親身邊帶走後開始。他記得最後與母親相處的每一秒,她臉上滑落的每一顆淚珠,說的每個字,她的體溫。他年紀還小,但他明白這麼做是最好的。他見過父親突然發瘋的模樣,憤怒、吵鬧、變得危險。他不能忍受見到自己母親也變成那個模樣。
可是與她分別的痛楚吞噬了他,像一片大海把他捲入,那股寒冷和深度好像永不見底。他躺在小房間的床上,把腿縮在胸前,雙眼緊閉,身子蜷成一團,彷彿這樣就能讓睡意降臨。但是自從他被抓來了以後,睡眠就只剩下片片斷斷,像是被烏雲和尖叫的野獸奪走了一樣。他試著集中意念。
史蒂芬、史蒂芬、史蒂芬。我的名字是史蒂芬。
他覺得自己只剩下兩樣東西:他的記憶,還有他的名字。當然他們不能把前者從他身上奪走,但是他們企圖奪走後者。整整兩天,他們都想逼他接受自己的新名字:湯瑪士。可是他拒絕了。他絕望地緊抓住他的父母替自己選的那三個字。穿著白色長袍的人叫他湯瑪士的時候,他不予理會,表現得像是他聽不見他們的聲音,或是假裝他們在對其他人說話。這麼做並不容易,特別是屋裡通常只有兩個人。
史蒂芬還不到五歲,他對這個世界的短暫一瞥只有黑暗和痛苦。然後這些人把他帶走,似乎只想確保他明白情況只會更糟,所有的教訓都只會比前一次來得更慘痛。
門上傳來敲門聲,然後猛地敞開。一名男子大步走進來。他穿著綠色的連身服,看起來像是大人的睡衣。史蒂芬想跟他說他看起來有多荒唐,但是基於前幾次的短暫接觸經驗看來,他決定還是把自己的看法放在心裡就好。他們的耐性已經開始磨光了。
「湯瑪士,跟我來。」男子說道。
史蒂芬、史蒂芬、史蒂芬。我的名字是史蒂芬
他沒有移動,雙眼仍用力閉緊,希望那陌生人不會發現他剛剛偷瞄了一眼。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沒有惡意,但是同時也都不是很親切。他們全都帶著一股距離感,思緒彷彿總在別的地方。
男子再次開口,完全不掩飾口氣裡的不耐煩。「湯瑪士,起來。我沒有時間跟你玩遊戲,好嗎?他們為了準備這一切,都快把我們逼瘋了。我聽說你是最後一批拒絕接受新名字的孩子。夠了吧,你難道真的要抵抗這種事嗎?在我們把你們從外頭那亂七八糟中救出來以後,你還要這樣?」
史蒂芬強迫自己不要移動,但這麼做只是讓他全身僵硬,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睡著的模樣。他一直憋著氣,直到自己不得不大吸一口氣為止。在他終於放棄之後,他躺平身子,直勾勾地看著那人的雙眼。
「你看起來很愚蠢。」他說道。
男子想要掩飾自己的驚訝,可是他失敗了。他的臉上露出一抹趣味盎然的神情。「你說什麼?」
史蒂芬的心中燃起怒火。「我說,你穿著那套荒唐的綠色連身衣看起來很愚蠢。還有,省點力氣吧,我是不會照你的話做的。我也絕對不會穿上你那種大人睡衣。別叫我湯瑪士,我的名字是史蒂芬!」
他一口氣說完所有的話之後,不得不再次大口呼吸,然後一邊希望這動作沒毀了他的氣勢,讓他看起來顯得軟弱。
男子大笑出聲,聽起來沒那麼居高臨下,更像是被逗樂了,但這還是讓史蒂芬很想往他身上丟個什麼東西。
「他們跟我說你有⋯⋯」男子停了一下,看著手上拿的平板電腦,「⋯⋯可愛的孩子氣個性。看來不是指這個。」
「那是在他們告訴我我得改名之前,」史蒂芬回嘴道,「他們要我改掉我爸媽幫我取的名字,就是你們把我從他們身邊帶走時我就有的那個名字。」
「你是說發瘋的爸爸嗎?」男子問道,「那個發病差點把你母親打死的人?那個請我們把你帶走的媽媽嗎?那個病得越來越嚴重的人?你是說那對父母嗎?」
史蒂芬坐在床上,怒火中燒,可是他什麼也沒說。
他的綠衣訪客走上前,蹲了下來。「聽著,你只是個孩子,而且顯然是個聰明的孩子。真的很聰明,同時還對閃焰免疫。你有大好的前途。」
史蒂芬聽出了男子口氣中的警告,接下來不論要發生什麼事,都絕對不會是好事。
「你只能接受自己一定要失去一些東西,還有去想想比自己更遠大的事。」他繼續說道,「如果我們沒辦法在幾年內找出解藥,人類就完蛋了。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這樣,湯瑪士,你要站起來,跟我走出那扇門。我不會再說第二遍。」
男子眼神堅定,等了一會兒,然後起身準備離開。
史蒂芬起身,跟著男子走出了房門。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移動迷宮源起:閃焰密碼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