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青少年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移動迷宮前傳:格殺指令

The Kill Order


活 動 12/1-12/31聖誕書展 2本74 套書72折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全球賣座電影《移動迷宮》原著小說前傳

本書收錄特別版「最高機密」

將揭露迷宮實驗小組中某位成員的身世之謎!

在地球毀滅後、WICKED成立前,在湯瑪士和泰瑞莎進入迷宮之前,

政府不願公開的「閃焰症」真相即將揭曉。

「這一切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看著太陽把地球燒成焦土,好不容易找到食物、建立了可以居住的地方,昨天大家還有說有笑的,結果突然飛來一艘大堡對著我們射飛鏢,把大家都弄死了!這是怎麼回事?上面是不是有人正在取笑我們、把我們當白癡耍?」

天空飛來不知名大堡,一群從頭到腳包著綠色橡膠衣的人拿著奇怪武器,對閃焰倖存者發射飛鏢,傷者幾乎當場死亡。馬克僥倖逃過一劫,但他受傷的好友卻像發瘋似地拿頭撞牆,死前還反覆唸著:「有東西住在我的腦袋裡……」

馬克決定追蹤墜毀的大堡前往基地,搞清楚真相。途中經過另一個遭到攻擊的小鎮,鎮上堆滿了屍體,只剩一個小女孩在街上遊蕩。她也受了傷,卻沒有死,也沒有發狂……

《移動迷宮》系列小說,美國最佳青少年讀物,囊括各項青少年閱讀獎項!
  ★2011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
  ★2012美國紐澤西州青少年圖書獎
  ★2012美國亞歷桑納州Grand Canyon讀者票選獎
  ★2012美國喬治亞州傑出閱讀青少年獎
  ★2012美國紐約州夏洛特閱讀協會獎
  ★2011美國肯塔基州Bluegrass好書獎
  ★2011美國密蘇里州杜魯門讀者票選獎
  ★2011美國佛羅里達州青少年閱讀獎
  ★2011美國田納西州書獎
  ★2010新罕布夏州Isinglass青少年閱讀獎

作者簡介

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

生於美國喬治亞州,畢業於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即《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尼.梅爾母校),現居猶他州的青少年奇幻小說家。前一部作品《奇異手札》(The Journal of Curious Letters)曾獲選2008年Borders書店(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的 「原創新聲選書」(Original Voices Pick),以及Cedar Fort, Inc.和Shadow Mountain Press選讀作品。

譯者簡介

翁雅如

英國雪菲爾大學翻譯碩士、東海大學中外文學士,曾旅居澳洲,現與一貓同居臺北。專職書籍、電影字幕、舞台劇字幕翻譯。過往譯作:《我是馬拉拉》(合譯)、《火星任務》、《告訴我,你是怎麼死的》、《別註銷我們財報上的乳牛》等書。

精采試閱

  引擎聲隆隆作響,小屋從上到下無一處不跟著搖晃。灰塵在凌亂堆疊、用灰泥固定的木頭之間漫天飛舞。震耳欲聾的巨響從他們上空掃過。馬克摀住耳朵,等待聲音漸漸遠去、小屋停止搖晃。所有人都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艾力克已經起身衝到門邊。拉娜緊跟在後,其他人則尾隨著拉娜。

  在大夥全都走出小屋之前,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屋外明亮的早晨光線照著大地,馬克一手掩在雙眼上方,斜眼看著天空,想找出噪音的來源。

  「是大堡,」蟾蜍宣布這個大家都已經知道的消息。「到底是在搞⋯⋯」

  自從太陽閃焰發生後,馬克第一次看到這惡名昭彰的飛行器。看到大堡的蹤影令人精神為之一振,但他實在想不透,這艘逃過浩劫的大堡到底是為了什麼飛到山上來。但它就是來了。龐大的機身,圓弧的外表還閃閃發亮,推進器噴出藍色火焰,溫度極高,發出極大聲響。它降低高度,往居住區的中央地帶靠近。

  「它在那裡幹嘛?」崔娜追著大堡移動的方向,跟著身邊這群夥伴一起跑過村子狹窄的小徑,一邊問道。「他們一向把補給品留在艾許維爾市那種比較大的居住地啊!」

       「也許⋯⋯」小霧開口,「也許他們是要來救我們之類的?帶我們去別地方?」

        「不可能,」達奈爾嗤之以鼻,「要這麼做的話早就採取行動了。」

          馬克什麼都沒說,只是跟著隊伍跑在後頭,心裡還在為這個巨大大堡的突然出現感到驚訝與懷疑。其他人繼續七嘴八舌地討論著這個神祕的「他們」,雖然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一直有傳言說,有個中央政府已經形成,可是所有的消息來源聽起來沒一個可靠,當然,也沒有任何來自官方的聯繫。沒錯,補給品和食物一直都被送往艾許維爾市附近的營區,那裡的人通常也會把物資跟偏遠地區的居民分享。

        大堡在空中停了下來,推進器噴出的藍色火焰對著下方,讓大堡靜止在城中廣場上方約五十英尺高處。大夥加快腳步趕到廣場,發現其他人已經聚集在此,大家都愣愣地看著天上的飛行器,好像看見了什麼神祕的野獸一樣。大堡發出轟轟巨響,還噴射著藍色火焰,這樣的形容好像也沒有錯,尤其是大家已經這麼久沒看過高科技產物的情況下更覺得如此。

        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在廣場中間,一臉期待和興奮的模樣,好像大家都跟小霧有一樣的想法——大堡是來救他們的,或至少是有好消息才對。然而馬克只覺得精疲力盡。過去一年的發生的事已經給了他無數次教訓:永遠不要抱持希望。

        崔娜拉拉他的袖子,靠過來跟他說話,「它在幹嘛?這裡的空間不夠讓它降落啊?」

  「我不知道。而且它的外表也沒有任何標示或圖案,看不出是誰的大堡,或是來自何方。」

  艾力克離他們很近,不知怎的在推進器的咆哮中還能聽到他們的對話,大概是軍人的超能聽力發功了吧。「他們說在艾許維爾市發放補給品的大堡外面有『閃焰後同盟會』的縮寫PFC,」他的音量已經接近大吼,「這台上面什麼也沒有,有點奇怪。」

  馬克聳聳肩,不太確定這項資訊有什麼幫助,他發現艾力克也是一頭霧水。馬克抬起頭,猜想到底會是誰坐在裡頭,他們又有什麼目的。崔娜捏了一下他的手,他也捏一下回應。兩人的手心都濕濕的。 

  「裡面坐的可能是神吧,」蟾蜍的聲音聽起來又尖又細——每次他大吼就會變成這聲音。「為了太陽閃焰的事來道歉的。」

  馬克眼角餘光看見達奈爾深吸了一口氣,張嘴好像說了什麼好笑還是小聰明的話來回應蟾蜍,但是他的聲音被天空中的一聲震天巨響,以及隨之而來的油壓動力聲響蓋過去了。馬克驚奇地看著大堡底部那巨大、方正的艙門緩緩打開,鏈軸一點一點旋轉,將艙門放成一道斜坡。艙內很暗,當艙門越開越大,有一小撮噴霧狀的物質從裡頭噴出來。

  擁擠的群眾開始驚呼、吆喝,許多人舉起手來,手指指向上方。馬克把視線從大堡上移開,看著眼前的景象,被四周滿心敬畏的人群給震懾住了。他們已經成了一群非常、非常絕望的人,每天醒來都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到明天。然而現在大家都在這裡,望著天空,彷彿蟾蜍的玩笑話不是說假的。他看到這麼多雙眼睛裡傾瀉而出的渴望,好像也覺得自己就要被什麼神聖的力量救贖了一樣。這畫面讓馬克覺得有點想吐。

  廣場上開始出現新一波的驚嘆聲,馬克轉頭再次望向大堡。從大堡陰暗的艙內走出五個人,他們的穿著讓馬克從心底打了個寒顫。綠色橡膠製的一件式笨重裝備,將人從頭包到腳,褲管塞進黑色長靴裡。頭部有透明護目鏡,可以讓穿戴者看到外面,可是烈日和距離讓馬克沒辦法透過護目鏡看到裡頭的人的臉。五個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已經降低了的艙門邊緣,緊繃的肢體動作顯示他們費了不少勁維持平衡。

  五個人手中都像是握槍一樣,握著一根黑色的管狀物體。

  但那管狀物體不像馬克看過的槍,外表看起來細細長長,尾端連接的機關像是從工業幫浦裡拆出來的零件。這幾個神祕份子站定位後,舉起手中的管狀物體,直直對準底下的人群。

  馬克發現艾力克用盡全力大喊,用力推開人群。身邊的一切都陷入瘋狂——大吼大叫、驚慌失措——但馬克卻陷入一股恍惚狀態中,看著從大堡走出來的這些神祕份子和他們一身古怪裝備,以及那不安好心的武器,看著所有人突然有如大夢初醒般地意識到,這些人並不是來拯救他們的。一向反應極快的馬克發生了什麼事?那個在太陽閃焰肆虐大地後還能活到現在的馬克怎麼了?

  他就像被凍結一樣,看著這一切。此時上方發射了第一槍。一個模糊的影子,小小的黑影從管狀物體高速飛射而出。馬克的目光追著射程移動。然後他聽見令人反胃的「咚」一聲,扭頭往旁一看,剛好看見達奈爾的肩膀上插了一根五英寸長的飛鏢,細金屬管深深插進肌肉中,鮮血從傷口冒出來。這男孩發出一聲怪異的咕噥聲後倒地不起。

  這一幕終於讓馬克恢復神智。

  驚叫聲四起,慌亂失措的人群開始往四面八方逃散。馬克彎下身,兩手手肘勾住達奈爾的手臂,拖著他一起逃跑。飛鏢不斷射出,劃過他身旁兩側,擊中目標,逼得他抹去腦海中其他念頭,只知道要加快動作逃跑。

  達奈爾的身體在地上被馬克拖著。一旁的崔娜跌了一跤,拉娜扶她起身。兩人都跑來幫忙馬克,分別抓住達奈爾的兩條腿。大夥同時悶哼一聲,舉起達奈爾,把他搬離廣場空曠處,一路上沒人再被射中實為奇蹟。

  咻、咻、咻。咚、咚、咚。尖叫聲四起,不斷有人倒下。

  飛鏢一根接著一根地射進他們四周的地面,馬克、崔娜和拉娜盡可能地加快速度,笨手笨腳地搬動著夾在三人之間的達奈爾。他們經過一片樹叢——馬克聽見幾聲重重的「咚」聲,那是飛鏢射進樹幹時發出的聲音——然後他們又進入空曠地區。他們加快速度越過一小片空地,走進幾棟凌亂小木屋之間的小徑。到處都是人,每個人都在瘋狂地敲門,如果看見開著的窗戶就跳進屋內。

  這時馬克聽見推進器的聲音隆隆作響,一股溫熱的風吹過他的臉。推進器的聲響越來越大,熱風也越來越強。他抬起頭,望向噪音發出的方向,看到大堡轉了個向,開始追趕逃跑的群眾。他看見蟾蜍和小霧正在催趕群眾加快腳步,但是他們的聲音被大堡的噪音壓了過去。

  馬克不知道該怎麼辦。眼下最好的做法應該就是尋找遮蔽處,但是有太多人都想做一樣的事,拖著達奈爾加入這場混亂,只會讓他們被人群踩扁。大堡這時又停下來,奇怪裝扮的神祕份子再次舉起武器對準群眾開火。

  咻、咻、咻。咚、咚、咚。

  其中一根飛鏢擦過馬克的上衣,擊中地面,被某人一腳踩中深深插入土壤中。另一根飛鏢正中一位跑過馬克身邊的男子頸部——他一邊大叫、一邊往前飛撲,鮮血從傷口潺潺冒出。他倒地後一動也不動,有三個人踢到他被絆倒。若不是拉娜對著他大吼,叫他繼續移動,馬克還沒發現自己已經被身邊發生的事嚇得停下了腳步。

  在他們上方的槍手顯然越瞄越準了。飛鏢忽左忽右,不斷擊中目標,疼痛與恐懼的尖叫聲四起。馬克覺得絕望無比,他不可能有辦法躲過這場追殺的。他只能毫無意義地繼續嘗試跑贏一台飛行器,但他怎麼可能會成功。

  艾力克上哪去了?那個好像天生就知道如何戰鬥的壯漢呢?他跑到哪裡去了?

  馬克拖著達奈爾的身體繼續移動,崔娜和拉娜不得不配合他的腳步。蟾蜍和小霧跑在他們身邊,想幫忙卻找不到空間插手。飛鏢繼續像雨滴一樣從天上落下,有更多人發出被擊中的慘叫聲,更多人倒地。馬克轉了個彎,往小路下坡方向移動,這是回中央小屋的路。他邊跑邊盡量緊貼右側的建築物,利用它來稍作掩護。朝這個方向跑來的人不多,他們要躲的飛鏢也變少了。

  大夥搬著這個失去意識的朋友,盡可能地全速前進。這一帶的建築物可說是一棟疊著一棟蓋上去的,沒有地方讓他們穿過建築物跑進山裡的樹林。

  「我們已經快到小屋了!」崔娜大喊,「動作快,要趕在大堡回來追我們之前抵達才行!」

  馬克扭身讓自己面向前方,兩手抓著身後的達奈爾的上衣。全程一直倒著跑已經讓他兩腿肌肉疲勞累積到了頂點,在這種高溫下激烈運動讓他開始抽筋。眼前已經沒有任何會拖慢他們速度的障礙物,於是馬克再次加速,拉娜和崔娜也努力跟上,兩人各自抱著達奈爾的兩條腿。蟾蜍和小霧擠了進來,一人抓住一條手臂,幫忙分擔了一點重量。他們鑽進小路,越過凸起的樹根和堅硬的土壤,左轉、右轉又左轉。原本從右手邊方向傳來的大堡引擎聲響,現在已經被重重建築物和樹林隔開。

  馬克終於轉過彎,看到小屋出現在一片小空地上。他挺身衝刺最後一段,他們跟一群剛從小屋另一側衝出來的難民同時抵達,大家都一副抓狂的模樣、嚇得魂不守舍,從四面八方擠身鑽進視線中的每一道門和窗。馬克看到大堡加速飛到他們上方,飛行高度比之前任何時候都還要更低,他呆立原地,動彈不得。現在艙門旁只站了三個人,但是大堡一停穩,三人就馬上開火。

  銀色飛鏢高速劃過空中,密密麻麻的對著湧入空地的人群射去。每一根飛鏢彷彿都早已鎖定了目標似的,插入男人、女人、孩子們的脖子和手臂。他們幾乎一被射中就放聲尖叫、滾倒在地上,其他人則在瘋狂奔跑、找到遮蔽處的途中踩到倒地的人而跟著絆倒。

  馬克和其他人緊貼著離他們最近的一棟建築,他們把達奈爾放在地上。痛楚和疲憊湧上馬克的手臂和雙腿,讓他想要倒在不省人事的朋友身邊。

  「我們應該把他留在剛剛那裡就好,」崔娜說道,雙手撐在膝蓋上,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他拉低了我們的速度,反正他根本還在昏迷中。」

  「就當他死了,」蟾蜍的聲音變得很沙啞。

  馬克用銳利的眼神看了蟾蜍一眼——但他搞不好沒說錯,他們可能為了一個打從一開始就沒機會救活的人,危害了所有人逃生的機會。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拉娜一邊問,一邊移動到建築物的一角,往空地處看去。她回頭看了大夥一眼。「這是在隨機攻擊,完全沒有規則。可是為什麼是用飛鏢而不是子彈?」

  「一點都不合理,」馬克回答道。

  「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嗎?」崔娜說著,全身發抖,看起來比較像是挫敗所致而不是因為恐懼。「我們為什麼要讓這些人這麼做?」

  馬克往拉娜的方向移動,跟她一起窺視著廣場的動靜。現在廣場上到處都是倒地的居民,射中地面的飛鏢密密麻麻的指向天空,彷彿一片縮小版的森林。大堡仍停在空中不動,推進器轟轟巨響,噴著藍色火焰。

  「我們的警備人員呢?」沒有特別對著誰,馬克悄聲問道。「他們是放假去了還是怎樣?」

  沒有人答話。就在馬克放鬆的大喘一口氣時,小屋門口的動靜吸引了他的注意。是艾力克,他對著他們瘋狂地招手,要他們過去他那頭。老傢伙手上抓著兩把看起來像是來福槍的東西,尾端還跟爪鉤與一大捆繩子綁在一起。

  一日從軍,終生軍人——即便已經過了這麼多年——老傢伙已有計劃,現在他需要幫手,他要對那怪物發動反擊。馬克也是。

  馬克挺身離開牆邊,往四處張望。他看見小徑另一邊有塊木頭,立刻就衝了出去,抓住那塊木頭當作盾牌直奔空地處,往艾力克的方向跑去。

  馬克頭也不抬——他聽得到遠方傳來飛鏢朝著他發射的咻咻聲。一聲扎實的「咚」聲傳來,是飛鏢射中盾牌的聲音。他繼續往前衝。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移動迷宮前傳:格殺指令

關閉視窗
  • 10401020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