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愛情小說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模仿和極彩度的灰(《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繪者loundraw自著自繪的色彩型視覺小說)

イミテーションと極彩色のグレー



定價:360元 
優惠價:79 284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繪者loundraw自著自繪的色彩型視覺小說
「為了超越插畫表現的高牆,我開始寫小說,
因為我有一個無論如何都想化成文字的故事。」──loundraw

★10代時以插畫家身分出道,筆下作品包括住野夜的《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又做了、相同的夢》、佐野徹夜《你在月夜裡閃耀光輝》、山田悠介《透過機器人與你相戀》、織守きょうや《記憶使者》和東野圭吾《戀愛纜車》等,累積銷量超過4,000,000萬本
★22歲便展現驚人才華,畢業設計原創動畫《直到從夢中醒來》成為網路爆紅影片,這部作品由他本人擔任導演、腳本、人物演出設計、版面、原畫、動畫、背景等所有製作,並與聲優下野紘、雨宮天等人合作完成
★跨足動畫界,電視動畫《月色真美》的人物設計和《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彈丸》的印象概念圖,更為LINE novel量身打造動畫短片CM《未來想像記》,一人身兼多職
★挑戰音樂界,參與音樂藝術集團CHRONICLE的創作,出道曲為《宇宙》
★買書才能擁有!獨家收錄超珍稀全新繪製彩頁
用充滿透明感及空氣感的筆觸,再運用景深營造出精緻的空間美學,「天空已開始混入了橘色,那雙深藍色的雙眸盯著我,淘氣地笑了。她靜靜地將食指放上快門,像是要把人吸進去的七彩鏡頭,讓我想起兩人走在一起的那一夜,我想說——我喜歡妳。
讓戀愛情愫像汽水泡泡般微甜又微酸。

【書衣意象】
交織了金色的天空沒有太陽,沒有影子的景色中卻充滿了光。只能靠「模仿」活下去的少女,靠著滿天飛舞、遍地散落的張張照片堆疊出屬於自己虛假卻又真實的人生,鞦韆、課桌椅、畫布、小說、病床甚至是沙發,故事中的所有線索都暗藏其中。「灰色」調的少女,活出蘊藏著高「彩度」對比的人生色彩。


她的照片,讓我想起國中時遇見的那個人。
不管是色調還是主題都和那個人很像。
彷彿勾起回憶般,清透的哼唱聲莫名地在耳邊響起。

中學生· 山浦大志,總是習慣隱藏真實的自己,
與外界刻意隔絕的他,在落日的公園裡遇見了少女。
少女拿著單眼萊卡相機,述說著自己一邊拍照一邊旅行的故事。
大志深深地被自由的她吸引,逐漸從虛假世界中清醒。
一個月後大志向少女告白了。
沒想到,少女留下意想不到的話後便消失了 ——
少女為什麼消失?又去了哪裡?
八年過去了,大志再度成為虛假卻完美的大學生。
他無意間在照片交流App 中發現的照片,
又會牽起怎樣的緣分?

跨越不同時間與場所的她 VS 追尋少女軌跡的他
當所有線索連成一線時,讓兩人的命運再次轉動。

 

「寫故事是很崇高的一件事,有生以來第一次寫小說的自己,到底能做到什麼?
可是,正因如此我才會想寫只有我能寫的故事。
我沒有寫作技巧和經驗,也不是小說家,而這樣的我,唯一特別的就是做自己。
『平凡無奇的少年』、『青年』、『loundraw』,這個世界上我最了解的就是這樣的自己而已。」──繁體中文版獨家作者序

loundraw從插畫、動畫到音樂最終走向文字,他描繪少年少女初遇時的酸甜、離別時的苦澀和相遇時的悸動。再透過第三者們的視角,刻劃出在愛裡的各種掙扎和醜陋。從小孩到大人,我們都因為愛而開心、傷心和憤怒。給所有「我們都不完美,但努力活著的樣子很美麗」的你。

作者簡介

次世代最受注目的天才藝術家 loundraw

10代時以插畫家身分商業出道,曾經負責住野夜《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佐野徹夜《妳在月夜裡閃耀光輝》、電視動畫《月色真美》的人物設計和《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彈丸》的印象概念圖。
畢業設計原創動畫《直到從夢中醒來》成為網路爆紅影片,這部作品由他本人擔任動畫導演、腳本、人物演出設計、版面、原畫、動畫、背景等所有製作,並與聲優下野紘、雨宮天等人合作完成。
除了舉辦首次個人原畫個展「寫給黎明前的妳」之外,還寫了小說《模仿和極彩度的灰》和漫畫《藍天和陰天》,並參與音樂藝術集團CHRONICLE的音樂活動。
2019年1月成立「FLAT STUDIO」。

作者序

繁體中文版獨家作者序
我們都不完美。但努力活著的樣子很美麗

當我在心中做了「我要寫小說」的這個決定後,我發了一個誓,我要寫出只有loundraw才能寫的故事。身為插畫家,我有很多機會畫小說封面,每次拿到修改過無數次的原稿,成為那本小說在世界上的第一位讀者,就能深深感受到要完成一本書有多麼辛苦。
寫故事是很崇高的一件事,當初我還記得我非常煩惱:有生以來第一次寫小說的自己,到底能做到什麼?可是,正因如此,我才會想寫只有我能寫的故事。我沒有寫作技巧和經驗,也不是小說家,而這樣的我,唯一特別的就是做自己。
「平凡無奇的少年」、「青年」、「loundraw」,這個世界上我最了解的就是這樣的自己而已。所以,我放棄精心構思劇情,而是把自己曾經看過的情景赤裸裸地呈現在故事中,我相信這樣一定會有好結果。而這也是我對寫小說這個行為的最起碼的尊重。
我非常嚮往小說、動畫和電影,這種有時間軸的呈現方式。因為插畫的特性是截取瞬間,無法傳達前後的情景。我一再想像畫中的她從此將迎接什麼樣的人生,有怎樣的歡笑、哭泣和長高長大,我嘗試呈現人活著這件事。因為現實是由許許多多的光影所組成,只靠瞬間的閃耀是無法呈現全貌。
而這個世界是由愛、溫柔和正確,這些無形的東西所構成的。人們透過看不見的東西互相支持,有時也互相傷害。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也許你也有。人可能不正確也不完美,可是雖不完整也努力活下去的樣貌,其實非常美麗,不是嗎?這個想法,促使我動筆寫了這個故事。
寫小說的過程中,我回顧人生的時間變長了。包括剛開始畫畫時的喜悅與興奮、自卑與苦惱,後來我走了多遠?變了多少?以後又會如何改變?這些對我來說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小說。這個故事成為我作為小說家的一個指標,對於我今後從事的所有活動也是如此。
能夠完成這樣一本書、能夠得到創作的機會、能夠有讀者願意看這本書,我要對這一切獻上最誠摯的感謝,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loundraw

譯者簡介

劉姿君
台大畢,曾任職於日商及出版社,現為專職譯者。

繪者簡介

作者loundraw,首次自著自繪。

書籍目錄

繁體中文版獨家作者序
2018-06-18 
2010-06-08 
2017-10-02 
side.佐藤文香2013-10-04 
side.武田佑太郎2015-12-15 
2017-12-05 
side.川上晶2012-06-22 
2018-05-22 
side.北見千冬1990-11-20 
side.No.06742311-2 1989-08-14 
side.伊藤千奈美 2018-06-18 
2018-06-18 
2022-03-21 

精采試閱

2018-06-18

天空已開始混入了橘色。我快步走在住宅區裡,快得幾乎是用跑的。花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才到這一步。
回顧過往,我想著一直都是她引導著我。坎坷的遇合所交織出來的今天,真真切切地教導了曾經活著虛假的我。
什麼是活著。
什麼是原諒。
什麼是被原諒。
我沒有把握,但是,時隔八年正匆匆趕往那個地方的我,這就已經幾乎是答案了吧。

她一定在等我。
我有話要告訴她,趁著那鮮明的記憶尚未褪色。
我走著走著,佯作不知道深藏在心底的悲傷。
看來我是比國中那時候,更成長了。

2010-06-08

幾滴水乾了,白白的水痕在玻璃窗上形成斑點。既然連雨都是髒的,那就沒有什麼是透明的了。我托著腮望向外面,這時英文老師點名我。
「呃——,那,山浦。」
「是。」
教室的椅子發出聲音。「唸一下這句。」老師揚下巴指的地方,有一個英文短句。
It is difficult for me to imitate her moves.
老師好像教到不定詞的單元,我把句子唸出來。用心讓發音表現出不會太爛也不會太好、誰也不會多注意的程度。
「伊特以滋、底fi考特、to、伊迷tate、her、木不滋。」
「嗯,然後呢?」
老師問我句子的意思,我翻找記憶。
Imitation,模仿、仿造、偽造,意指非真品。
「對我來說,要模仿她的動作很難。」
「對。」
看老師點頭,我輕輕拉回椅子坐下。按在筆記上的自動鉛筆芯,悄然無聲地,不知消失到哪裡去了。
大人都不知道,我們能夠因為蠢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理由就討厭一個人。像是愛裝好學生、發音太矯情之類的理由,就綽綽有餘了。所以不管我被老師點名多少次、上多少補習班,我的破發音都不會進步,我也不想進步。再三強調這種事實在很煩,但這樣最保險。
每天都是這樣。但是,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切。

那天,我第一次翹了補習班的課。雖說是翹課,但我其實有去。
那時候,我把初春的模考試題塞進書包,老師正在上數學。要解二元方程式時,我的筆尖忽然變重了。老毛病又來了。我不理會自己的手指繼續寫,最後終於連動都不能動了。
我從以前就是這樣,有時候手會抖。每次開始覺得麻都一定是在上課,不然就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不過,不知不覺就會停下來,所以我一直以為是肌肉痠痛。可是,這次好像沒有這麼簡單。
「山浦,你還好嗎?」
數學講師看著我。據說補習班的同學看到那時候的我很擔心,覺得我臉色差得好像快掛了。其實當下的我很冷靜,還有心情判斷只要休息一下應該就沒事。
但是,「對不起,我身體不舒服,今天想先回家。」我卻無意識地這樣回答。
離開補習班,從塞車的大橋往下走到河岸邊。我看著自己半長不短的影子覺得很新鮮,這才發現我已經好久沒這麼早回家了。聞著夏天的青草味,身體慢慢就好了。接下來呢,因為我不想直接回家,專挑了和平常不一樣的路走。走了三十分鐘到了鄰鎮的商店街,正好是主婦們採買的時間,跟一個被母親牽著手一臉幸福的小朋友對上眼。
媽媽為了我的人生規劃可說是拚了命。我聽她的話用功唸書進了好國中,再來是高中,然後是大學,最後就是求職了吧。每次成績排名上昇,媽媽就說「保持這樣就沒問題了」,露出一臉滿意的神情。可是,我就是高興不起來。這樣努力唸書、找到工作,然後呢?我懷著這種心態去補習班,卻又不想讓媽媽失望,所以這樣的我肯定有問題。
被我踢飛的小石頭在柏油路上彈跳,最後掉進灌溉水渠。看了這次模考的成績,媽媽一定又會很高興。然後,照例做我愛吃的,晚餐八成又是漢堡排吧。
我的隨興亂晃也接近尾聲了。穿過平常從家裡就看得到的社區,有一座位在住宅區周邊的小公園。破柵欄和雜草叢生的沙堆後面,有兩架黃色的鞦韆。一坐上去就發出生鏽的唧唧聲。
我心想等太陽下山就回家吧。我伸長了腿,呆呆聽著隔著遊樂器具傳來的小朋友聲音。是小學生在玩捉迷藏。他們在狹小的空間裡跑來跑去的身影好輕盈,忘我地追逐著彼此的影子。
那情景對我來說好遙遠。夕陽都已經碰到水塔了,我還是一直看著地面。然後,就在我好不容易準備站起來的那一瞬間,
卡喳。背後響起的這個聲音,讓我不禁回頭。
那裡站著一個人,我發現那個人拿著相機害我看不到他的臉。那個好像會把人吸進去的七彩鏡頭裡,映著一臉傻相的我。
「哇,對不起喔。」
聲音很清澈的那個人跟我道歉,並放下相機。是個女生,好漂亮。我心裡自動出現了這個感想。深藍色的雙眸盯著我,淘氣地笑了。她微偏著頭,淺色的長髮柔順地飄動。
「問你喔。」
「……請問。」
「我可以坐你旁邊的位置嗎?」
纖長的指尖指著鞦韆。我點了頭。
「太好了,謝謝。」
她的臉發亮,一屁股坐在鞦韆上。「黃昏的這個時間,會讓人想起很多事喔。」她閉上眼睛仰起頭,她看起來應該是高中生吧,感覺很成熟。
「那,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
「怎麼說?」
「你一臉憂鬱啊。」
「……沒有這回事。」
「咦——,真的嗎?好吧,如果是我想太多就好。」
她低下頭,影子落在鼻尖上,。我以為我讓她不高興了,卻又不像。她輕快地哼起歌來,哼出一首我不知道歌名但聽過的日本流行歌。她的表情和剛才截然不同,很愉快,我實在無法預測這個人的反應。
「……請問。」
「什麼事?」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
「喔?這個嘛,我是攝影師。」
她舉起那台看起來很貴卻磨損的單眼相機,露出得意的微笑。
「我不是問那個。」
「拍照,是我的生存意義。」
「噢。」
「我想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和風景。我最近才來到這個地方,所以暫時住下來到處看看。」
她逕自說了起來。她帶著那台小相機在日本國內到處跑。學校和旅費呢?她的聲音比剛才更高更響亮了,蓋掉了我腦中這個直覺性的問題。我想她說的一定是真的,因為她比手畫腳、顧不得換氣說得好起勁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開心。
「……深山裡有一棵好大好大的樹叫妖怪杉,我就和她一起去看了。因為她生病了,只有一天自由時間。可是,她怎樣都不肯放棄,所以我們兩個人早上五點就出發了。」
「早上五點!」
她說起一個又一個日常生活中不會發生的故事,一回神我已經完全沉浸其中。每一個故事都是我求之不得的體驗,我想她的日子一定沒有一天是相同的。她所在的世界,對我而言非常耀眼。
「是很辛苦,不過還好我們去了。那棵樹可是大得嚇人哦!就算有二十個我手牽手都圍不起來!」
「啊!對不起。」
「嗯?」
「我必須回家了。」
公園裡的路燈照著張開雙手愣住的她。冷卻了的天空沉入深藍之中,小朋友的捉迷藏不知何時也解散了。她環顧四周,搓了搓上臂。
「對喔,已經這麼晚了。」
「聽妳說話,我真的很開心。」
「真的?那我就沒白說了。」
她高興地笑瞇了眼,將頭靠著鞦韆。
這個人所有的一切都跟我不同。她不會為了無聊小事煩惱猶豫,能夠活得隨心所欲。如果能夠活得那麼單純爽快,該有多開心啊。在既羨慕又無奈的心情下,我背起了包包。
「那麼,我先回家了。」
「啊,等等!」
她從後方追了上來。一回頭,她已經架好相機,閃耀七彩光芒的單眼眨了一下。
卡喳。
「可能拍到好照片了哦。」
我誇張地倒仰,睜大眼睛。
「怎麼可能。」
「咦——,對我有點信心嘛。洗出來我也會給你的。」
「噢。」
「你等著吧!那麼,回家小心哦!」
我和她在公園出口又一次對上視線,她揮舞著雙手叫道:「下次見!」
我也忍不住跟著揮手。

「下次見!」就代表永遠都不會消失嗎?
很多時候的「下次見」其實是維持原狀。一起唸書吧!一起玩吧!一起打電動吧!我對沒有實現的約定會漸漸淡化,最後再也想不起來。更何況是和初次見面的她呢。就這樣,都已經過了快兩個禮拜。

影片








模仿和極彩度的灰(《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繪者loundraw自著自繪的色彩型視覺小說)

關閉視窗
  • 104010101126_01.jpg
  • 104010101126_02.jpg
  • 104010101126_03.jpg
  • 104010101126_04.jpg
  • 104010101126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