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匿名女子

An Anonymous Girl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妳認為自己待人處事很有原則,殊不知原則也有價碼。
妳以為自己沒有做錯事,卻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第三者?


 

★《我們之間》暢銷作家雙人組懸疑新作
★《紐約時報》暢銷榜Top 1、亞馬遜「懸疑驚悚」小說當月推薦選書
★《今日美國》票選「不可錯過的五本書」之一
★USA電視網買下版權,即將拍攝影集



徵求十八至三十二歲女性參加道德研究實驗,酬勞豐厚,保證匿名。

擔任彩妝師的潔西卡從客戶那邊偷聽到一場高額報酬的心理實驗,她決定說謊頂替,成為「第52號受試者」。
原以為自己回答幾個問題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沒料到測驗內容遠比她想像的更詭異……

問題一:妳可以毫無罪惡感地說謊嗎?
問題二:妳會怕傷害心愛的人,而對他們隱瞞祕密嗎?
問題三:妳認為受害者有權利討回公道嗎?

測驗的問題變得越來越尖銳,幾乎直刺人心。現在負責實驗的博士提出更高的價碼,邀請潔西卡實際「執行」這些實驗問題。
她必須依照指令穿衣、打扮,到指定的酒吧與陌生男子調情……潔西卡的生活逐漸變成一場思想實驗,
她甚至懷疑博士是否隨時都在監控她,這些實驗的目的究竟為何?研究對象是她或是另有其人?

潔西卡決定主動出擊,潛入博士的住處尋找實驗紀錄。
她在自己檔案中發現博士寫下奇怪的評語:「放棄掙扎吧,第52號受試者,這場實驗將讓妳重獲自由。」
還有一個被藏起來的檔案夾,封面印著「第5號受試者」,裡頭有張和她極為相似的女性的照片⋯⋯

 

國外媒體讀者一致驚悚推薦

「奎兒和莎拉早已領悟了一套公式,她們非常了解如何讓引誘出角色本身對於危險的渴望,將他們帶入災難的邊緣,逼他們縱身一躍。」——《紐約時報》

「聰明又邪惡的作家雙人組,繼《我們之間》又一部令人緊張又期待的驚悚小說!」——《早安美國》雜誌

「我想到三個形容詞:強烈、扭曲,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靜。我看過作者的前一本小說《我們之間》,而《匿名女子》也沒有辜負我的期望,比我預想的還要好看。」——亞馬遜讀者Susan

「我覺得這本書完美地詮釋了什麼是『心理』驚悚小說!祕密和謊言總是令人著迷,而有些人不需要透過語言,觀察動作舉止就可以得到答案,他們『閱讀』人的技巧令人感到害怕。如果你對心理學感興趣,你一定也會樂在其中。」——亞馬遜讀者Taddy

「讀這本小說時,我發現自己跟主角一樣陷入困境,在這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中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危險分子,他們下一步又會採取什麼行動?到底誰在說謊,誰才是可信賴的人?這種緊張感真是太棒了!」——Goodreads讀者Jennifer

「這可不是一般的貓捉老鼠遊戲。誰是老鼠?誰是貓?別以為你捉的真的是隻老鼠!」Goodreads讀者Megs

作者簡介

奎兒・漢德瑞克斯(Greer Hendricks
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碩士畢業,曾任職於美國Simon  Schuster出版集團,擔任旗下Atria Books出版社的副總編資暨深編輯超過二十年,一手打造出許多暢銷女性小說及非文學書籍,她自己的文字作品也常見於《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及《出版者週刊》(Publishers Weekly)。她的第一本長篇創作小說《我們之間》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並且即將改編成電影。
 
莎拉・佩卡寧(Sarah Pekkanen
國際知名暢銷作家,著有七本小說。她同時也是一名自由記者,其文章經常刊登在《今日美國》(USA Today)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上。莎拉與奎兒共同創作的第一本小說《我們之間》,出版後大受好評。

譯者簡介

陳岡伯
1987年生於台中。國立政治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碩士班畢業。目前已有《咖啡品牌設計美學》、《幻獸藝術誌》、《復活師:傳奇醫師史賓賽・布萊克的失落秘典》、《奇幻藝術寶典》等十餘部譯作。

蘇凱恩
曾任編輯,現專職作者背後的藏鏡人,常備有翻譯蒟蒻為居家旅行之良伴。譯有《Get the Guy:男人完全解密》、《高敏感天賦2實踐篇》、《喚醒富思維》、《第三道門》等書。

精采試閱

第三章

十一月十七日,星期六

教室裡安靜得很不尋常。我盯著筆電的螢幕,感覺有些焦躁。答題指示說答案沒有對錯之分,但道德測驗的答案,難道不會顯露我的性格嗎?

教室裡好冷,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把空調溫度調低,讓我保持清醒。我幾乎可以聽到不存在的噪音—紙張的沙沙聲、腳重重踩在硬地板上的聲音、學生彼此笑鬧推擠的聲音。

我用食指按下確認鍵,等待第一個問題出現。

「妳可以毫無罪惡感地說謊嗎?」

我猛地往後靠。

泰勒提起這個研究時興趣缺缺的樣子,我實在沒有預期到會是這樣的測驗內容,沒有預期到得回答和自己相關的問題。不知為何,我原本以為大概就是選擇題或是非題之類的測驗。面對如此私人的問題,彷彿席爾斯博士早就認識我一樣,彷彿他早知道我對泰勒的事說謊……讓我有一點坐立難安。

我重振精神,將手指懸在鍵盤上。

好吧!謊話有很多種,我可以回答一個可有可無的謊言,或是會改變人生的那種瞞天大謊,那種我再熟悉不過的謊。最後我選擇比較安全的答案。

我開始打字:「當然啦!我是美妝造型師,但不是你會在報章雜誌上看到的那種。我的客戶不是模特兒或電影明星,通常是上東區的年輕女孩。

我幫她們化妝,讓她們美美地參加畢業舞會,或幫她們的媽媽打扮好參加慈善晚會。我也接婚禮和成年禮的案子。所以,當然了,我會跟神經兮兮的媽媽說一定會有人邀她跳舞,或是告訴缺少安全感的十六歲少女,我根本沒注意到她長了一顆大痘痘。畢竟嘴巴甜一點,就比較可能收到豐厚的小費。」

我按下確認鍵,不知道這是不是席爾斯教授想要的答案。我想我應該做得還不錯,因為螢幕上立刻出現了第二個問題。

「形容一下妳人生中欺騙的經驗。」

等等,這有點太先入為主了吧!

或許吧,每個人多少都有欺騙的經驗,比如小時候玩大富翁作弊之類的。我思考了一下,然後回答:「四年級的時候,我在考試時作弊。莎莉.詹肯斯是班上最會拼字的學生,正當我咬著鉛筆上的粉紅色橡皮擦,試著回想『明天』的『明』是日部還是目部時,抬頭正好瞄到她的考卷。原來呢,『明』是日部,於是我寫下答案,最後得到了滿分。我在心裡暗暗地感謝莎莉。」

我按下確認鍵。

真有趣,我竟然想得起這些細節。我已經好幾年沒見過莎莉了。我們雖然是同一所高中畢業,但我缺席了好幾次同學會,完全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如何。我猜大概生了兩、三個小孩,做著兼職工作,住在她爸媽家附近吧。我從小認識的女孩大都是這樣。

下一個問題遲遲沒有出現。我再按了一次確認鍵,但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懷疑系統是不是故障了。正當我打算把頭探出門外,看看班在不在時,螢幕上開始浮現字母,一個字,一個字,就像是有人正在螢幕另一頭打字。

「第52號受試者,妳得挖得深一點。」

我的身體突然顫抖了一下,我不由得四處張望。輕薄的塑膠百葉窗簾被捲了起來,這麼無趣、幽暗的天氣,外面根本什麼人都沒有。草地和人行道上空無一人。馬路對面是另外一棟大樓,看不出來裡面有沒有人。

就邏輯上來說,我知道,房間裡只有我一個人。但我總覺得有人靠我很近,對著我呢喃。

我將視線轉回筆電螢幕上,這時又出現了另一句話。

「這真的是妳最先想到、出於直覺的答案嗎?」

我幾乎倒抽一口氣。席爾斯博士怎麼知道?

我猛地把椅子往後推,想站起身。然後,我發現,一定是因為我打字前猶豫了一下,他才知道我沒有說出心裡最先想到的事情,而是給了一個比較安全的答案。我把椅子拉近筆電,緩慢地吐著氣。

新的指示又悄然爬上螢幕。

「打破表層,向下挖掘。」

席爾斯博士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告訴自己這真是個瘋狂的念頭。待在這間教室裡讓我開始胡思亂想。要是有別人在這,就不會感覺這麼奇怪了。

「形容一下妳人生中欺騙的經驗。」

好吧!你想聽那些難堪的事嗎?我可以再挖深一點。

「如果只是不帶情感的反覆過程,這樣也算欺騙嗎?」

我等待回應,但閃爍的游標是螢幕上唯一的動靜。我繼續打字。

「有時候,我會跟不熟的男人上床。與其說不熟,不如說我根本不想認識他們。」

還是什麼都沒有。於是我繼續打字。

「我的工作讓我學會觀察、評估第一次見面的人。但在私人生活中,我會在一、兩杯酒精下肚後故意放鬆我的注意力。幾個月前,我認識了一個貝斯手。我跟他一起回到他的住處,那裡很明顯有另一個女人生活的痕跡。但我什麼都沒問。我告訴自己,她只是室友罷了。我故意對事實視而不見,這樣有錯嗎?」

我按下確認鍵,不知道這麼誠實回答會有什麼結果。我最好的朋友麗茲知道我有過幾段一夜情,但我從沒告訴過她,那天晚上我其實在浴室看見了女性香水和粉紅色除毛刀。她也不知道我有多常和男人上床。我想我只是不希望她評斷我而已。

筆電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字母,再一個字母,最後構成了一句話。

「好多了。」

有那麼一秒鐘,我很高興自己抓到這個測驗的訣竅了。但接著,我意識到有個全然陌生的人在窺探我的性生活。班看起來很專業,硬挺的牛津襯衫、粗框眼鏡,但對於這個心理學博士和這項測驗,我又了解多少?

這美其名是道德和倫理實驗,但它也可以是任何東西。

我怎麼知道這傢伙真的是紐約大學的教授?泰勒看起來不像是會去查證的人。她是外貌姣好的年輕女子,或許這就是她受邀參加測驗的原因。

在我決定好該怎麼做之前,下一個問題又出現了。

「妳會因為更好的條件而取消和朋友的約會嗎?」

我的肩膀放鬆了下來。這個問題看起來無害,就像是麗茲尋求建議時會問的問題。

假如席爾斯博士意圖不軌,他應該不會利用大學教室進行計畫。更何況,他也沒有詢問我的性生活細節。我提醒自己,是我自己主動提起一夜情的。

我立刻回答:「當然,我的工作並不固定,有時候我會忙上好幾週,有時候一天要接七、八個客人,在曼哈頓周圍跑來跑去。但也有生意不好的時候,過了很久只有零星一、兩個客人上門。對我來說,拒絕上門的案件是不智之舉。」

正準備按下確認鍵時,我突然發覺一件事。席爾斯博士不會滿意這個答案的。我遵循他的指示,挖得再深一點。

「我十五歲時找到一份三明治店的工作,那是我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兩年後,我從大學輟學,因為我實在忙不過來。就算有補助,我每週還是得花三個晚上去餐廳端盤子,還要申請學生貸款。我討厭負債,厭惡一天到晚都得擔心提款機上的餘額變成負數,或下班時得偷摸個三明治回家⋯⋯我現在的經濟情況是好多了,但還是不像我最好的朋友麗茲一樣優渥。她爸媽每個月都會寄支票給她。我爸媽幾乎瀕臨破產狀態,我妹又有特殊需求,所以有時候,嗯,我的確需要取消和朋友的約會。我得顧好自己的收入,因為到頭來,我能依靠的人也只剩下自己。」

我盯著最後這句話,不知道這會不會聽起來像在無病呻吟。我希望席爾斯博士能明白我試著表達的意思:我的人生並不完美,但大家不都一樣?我也有可能拿到更糟的牌。

我不習慣這樣揭露自己的祕密。寫下這些隱藏的念頭,就像在卸妝露出素顏一樣。

接著我又回答了一些問題,包括:「妳曾經偷看伴侶手機裡的簡訊嗎?」

我開始打字:「如果我認為他背著我偷吃,我會。不過我沒結過婚,也沒跟人同居過。我只交過兩個還算認真的男友,但我也沒理由懷疑他們。」

回答六個問題之後,我開始有種不同於平常的感覺,整個人激動不安,像多喝了一杯咖啡,卻不像之前那種焦躁感。我非常專注,完全忘記時間的存在。已經過四十五分鐘了嗎?還是九十分鐘?

我才剛回答完一個問題,內容是我難以對我爸媽啟齒的事—我一直私下在為貝琪支付醫療費用。就在這時,螢幕上又冒出了一行字。

「這對妳來說一定很不容易。」

我放慢速度,再讀一次這段訊息。我很訝異席爾斯博士的話真的安慰了我。

我往後靠著椅背,感覺到堅硬的金屬壓上肩胛骨中間的地方。我試著想像席爾斯博士的樣貌,可能是個矮矮胖胖的男人,留著花白的鬍子,體貼又充滿憐憫心。他大概什麼話都聽過了,但他並沒有評斷我。

的確很不容易,我想著,眼睛快速地眨了幾下。

我發現自己開始打字:「謝謝!」

從來沒有人對我的事這麼有興趣。通常膚淺、表面的閒聊就能打發多數人,但席爾斯博士不喜歡這樣。

或許這些被掩埋起來的祕密比我想像的沉重,因為對著完全陌生的席爾斯博士傾訴,似乎讓我覺得輕鬆了些。

我稍微往前靠,撥弄著套在食指上的三枚銀戒指,等待下一個問題。

這次似乎等得比之前還久。

然後,問題出現了。

「妳是否曾經深深傷害妳在乎的人?」

我差點驚呼出聲。我把這問題讀了兩遍,忍不住瞥向門口,雖然我知道根本沒人從門上方的玻璃片窺視。

五百美元。我提醒自己。但現在感覺這錢一點也不好賺。

我不想猶豫太久,免得席爾斯博士發現我在逃避什麼。

我開始打字,試著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很不幸地,我傷害過。」我把一撮捲髮繞在手指上,繼續打字。「我剛到紐約時喜歡上一個男生,但我的朋友也喜歡他。他約我出去⋯⋯」

我停了下來。我知道這個故事微不足道,不是席爾斯博士想要的答案。

我慢慢地按著刪除鍵,清空這些內容。

我一直都據實以告,畢竟測驗一開始我就同意了這些條款。但現在,我想編造一些內容。

或許席爾斯博士會知道我沒有說實話。

「有時候,我認為自己傷害了所有我愛的人。」

我好想打出這些字,一邊想像席爾斯博士充滿同情地點著頭,鼓勵我繼續說下去。要是我告訴他我做了什麼,或許他會再說一些安慰我的話。
我的喉嚨逐漸緊繃。我用手抹了抹眼睛。

如果我有勇氣,我會告訴席爾斯博士,以前父母外出工作時總是我在照顧貝琪。雖然我當時只有十三歲,但應該還算得上稱職。貝琪有時候很煩,老是喜歡趁朋友來玩時闖進我房間借東西,或是跟在我屁股後面轉來轉去,但我還是愛她。

我想著,我還是愛她。

只是,待在她身邊實在太難受了。

我一個字都還沒打,這時班敲了門,告訴我只剩下五分鐘。

我舉起手腕,慢慢打起字。「是的,我願意不計一切代價阻止事情發生。」

我還來不及重新思考措詞就按下了確認鍵。

我盯著電腦螢幕,但席爾斯博士沒有任何回覆。

游標像心跳一樣跳動,像在催眠一樣。我覺得眼睛熱熱的。

假如席爾斯博士現在說了些什麼,假如他要我繼續作答,說超過時限沒關係,那我一定會照做不誤。我會全盤托出,什麼都告訴他。

我的呼吸變得急促。

我覺得自己好像站在懸崖邊,等著某個人叫我跳下去。

我還是繼續盯著螢幕,知道再過幾分鐘我就得走人了。

除了閃爍的游標之外,螢幕仍舊一片漆黑。我的腦海裡浮現出幾個字,配合游標閃動著:告訴我,告訴我。

班打開門。我朝他點點頭,但發現自己很難將目光從螢幕上挪開。

我轉過身,從椅背上慢慢拉起外套,拿起背包,然後看了電腦螢幕最後一眼。螢幕上還是空空如也。

當我一站起身,一股疲憊感立刻席捲而來。我覺得精疲力竭,四肢沉重,感覺腦中蒙上一片大霧。我只想回家,和李歐一起鑽進被子裡。

班站在走廊上,低頭看著手上的iPad。我瞄到最上面有泰勒的名字,下面還有另外三個女生的名字。每個人都有祕密,不知道她們是否也會據實以告。

「明天早上八點見。」我們走下樓梯時,班對我說。要跟上他的腳步頗費力氣。

「好。」我一邊抓著扶手,一邊專心看著樓梯,以免踩空。

走下最後一階時,我停下腳步。「呃,我有個問題。這到底是什麼研究?」

班看起來有點煩。從閃亮的樂福鞋和時尚的觸控筆來看,他應該是個品味講究的人。「這是針對二十一世紀道德和倫理的初步研究。席爾斯博士找了大概幾百個受試者,之後會寫成大型學術論文。」

他的目光掠過我,往另一名在大廳等待的女人看去。「珍妮?」

我拉上皮夾克的拉鍊,站在門外,想搞清楚東南西北,然後開始往回家的方向走。

身邊的人似乎都在做著平常做的事,幾個女人拿著顏色鮮豔的瑜伽墊走進街角的工作室,兩個牽著手的男人漫步經過我身旁,一個小孩踩著滑板車在人行道上蛇行,他的爸爸緊追在後,大喊著:「慢一點,小傢伙!」

兩小時前,我一定不會對這些人多看一眼。但現在,回到這個吵雜、忙碌的世界,讓我有點暈頭轉向。

我朝公寓走去,在快到家的街角停下腳步。天氣很冷,我把手伸進口袋想找手套。我戴上手套,注意到昨天才擦的指甲油已經脫色且缺了角。

一定是在想著要不要回答最後那一題時被我摳下來的。

我打了個寒顫,雙手在胸前交叉。我覺得很不舒服。今天還有四個客戶,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力氣拖著化妝箱四處跑,還要和客戶閒聊。

不知道明天回去那間教室,會不會從今天最後一個問題開始?或者,席爾斯博士會跳過這個問題,直接問我新的問題?

我拐了最後一個彎,公寓就在眼前。我打開樓下大門,把門用力推上,等著聽到它在我身後傳來鎖舌扣上的喀啦聲。我拖著腳步走上四樓,一開門就倒在沙發床上。李歐跳上床,在我身邊捲成一團,似乎知道我需要一點安慰。兩年多前,我到動物收容所想認養貓咪,最後卻在衝動之下領養了李歐。牠沒有狂吠也沒有嗚咽,只是靜靜地坐在籠子裡看著我,像是一直在等我來接牠一樣。

我在手機上設了一小時後的鬧鐘,然後把手放在牠暖暖、小小的身體上。

我躺在床上,開始懷疑這一切是否值得。我不知道這個實驗會這麼逼人,也不知道它會引出這麼多不同的情緒。

我翻身側躺,閉起沉重的雙眼,告訴自己休息一下就會覺得舒服點。

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不知道席爾斯博士會提出什麼新的要求?我再次提醒自己,沒人逼我做這些事。我可以假裝自己睡過頭,或者學泰勒一樣,根本就不出現。

我不需要回去那個教室。在我的腦袋陷入一片空白前,我這麼想著。

但我知道,我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
 

匿名女子

關閉視窗
  • 104010101118_01.jpg
  • 104010101118_02.jpg
  • 104010101118_03.jpg
  • 104010101118_04.jpg
  • 104010101118_05.jpg
  • 104010101118_06.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