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法醫鑑定現場Ⅲ:骸骨的迴廊

監察医シリーズ 3 骸の回廊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完全真人實事改編
擔任法醫近60年,相驗超過20,000具以上屍體
日本法醫第一人 案發現場祕辛全解禁!

封存的汙點記憶,是他擺脫不了的過去、更是必須承受的命運

復仇森林裡,活下去是唯一目的、殺人是人性虛榮的悲哀
吊死在工地現場的男性死屍、
同時期在溪谷被發現的溺死屍、
兩起案件的唯一共通點,都指向知名的腦外科醫生!
華麗面具下的犯人,將如何擺脫警方的警網和法醫的鐵證如山……

作者簡介

原案‧監修
上野正彥 Masahiko Ueno

1929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從事法醫工作近60年,至今已相驗過超過20,000具屍體、並負責超過5,000具的遺體解剖。堪稱日本法醫界之神。
從小受到同樣是醫生的父親影響,總把「醫者仁心」的信念放在心中,1954年從東邦醫科大學畢業後,毅然決然踏上了法醫這條路,時常警惕自己要傾聽死者的聲音、捍衛死者的人權。1989年退休後,以法醫學評論家之姿,參與寫作、演講、電視節目演出等,在許多領域都非常活躍。而退休後的第一本著作《屍體會說話》,一舉成為熱賣650,000本以上的暢銷作品。
「法醫鑑定現場」系列,更是一套未來有希望改編成電視劇的好作品。這也是原案‧上野正彥的創新嘗試。而《骸骨的迴廊》是人氣系列的第3集,案情不僅複雜,對法醫的專業著墨也更甚之前兩本作品,故事內容精彩可期!

作者
柚原瑠璃子 Ruriko Yuzuhara
1955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文化學院文學科肄業。曾經任職於出版社,後轉為自由工作者,現在則專心從事寫作。育有二子,現居於湘南,本書是第三本著作。

譯者簡介

詹慕如
自由口筆譯工作者。
近期譯作有:小說《雷神之筒》、《戰國三公主》、《光媒之花》、《新宿鮫》系列一至四集、《三千年的密室》、《對岸的她》、《如無頭作祟之物》等;童書《祕密點心》、《是誰送來禮物》、《和好湯》、《惡作劇婆婆》、《太空忍者豬豬丸》等;生活成長類書籍:《讚美日記》、《死前會後悔的25件事》、《小孩的宇宙》、《客房中的旅行》等;藝術類《日本80代後劇作家選》。

書籍目錄

前言  傾聽死者的聲音,是我畢生唯一的志願
第一章 身分不明的屍體
第二章 交錯的死因
第三章 大膽的推理
第四章 新的失蹤者
第五章 模糊的行蹤
第六章 鍥而不捨的追蹤
解說 日本法醫第一人 上野正彥
人類的自私與正義感,不斷交錯下的悲哀令人感傷

精采試閱

八月底的清晨,接到部下山岡佐紀的電話時,上杉健太郎剛沖完澡。接連幾天的酷熱夜晚,讓他早晨都熱到汗濕涔涔而睜眼。家裏雖有冷氣,但是刑警跟運動員一樣,不能讓肩膀受涼。否則一旦遇到危急場面,要是身體不聽使喚就派不上用場了。
「是上吊。」
山岡單刀直入地報告。
「自殺還是他殺?」
上杉趕忙咬了一口剛烤好的吐司,一邊問。
「鑑識人員已經到達現場了,但狀況還不清楚。案發現場在池尻三丁目XX番地,一處叫道斯大橋的工地現場。我現在也馬上趕過去。」
大約三十分鐘後,世田谷署搜查一課今津隊所有人員都來到現場會合。今津隊執行現場勤務時,由上杉負責率領。
案發現場是近來少見的廣大建築工地,正在興建十層樓高的大廈,水泥牆完成到一樓左右的高度,其餘部分還是往天空聳然延伸、殺風景的冷硬鋼筋。建案打著從家庭式到單身貴族應有盡有的各種房型,以及距離澀谷五分鐘車程作為賣點。
還是清晨,但夏日陽光已經非常炙熱。不過一踏入裸露的巨大混凝土地基,還是不免感到一股涼意。為了養護地基覆蓋上塑膠布,使得周圍看起來極其昏暗,眼睛得花一點時間才能夠適應。水泥地板上散亂著看似工人鞋底沾上的汙泥痕跡,可能是因為昨天下午開始下的那場雨。刑警們在鞋上套著塑膠套走進現場。
空蕩蕩的此處,完工之後據說將會是寬敞的迎賓大廳。樓面中央後方是通往地下停車場樓梯的施工專用出入口,現在還只是個空洞陰暗的黑洞。黑洞旁放著一具已經由鑑識人員們拉上來的男性屍體。
資深鑑識人員遠山秀彥說明,「死者的脖子就掛在這根鋼筋上。」,同時一邊指著橫跨在出入口兩端之間三條鋼筋中的一條。
「屍體就懸空掛在這裡。」
上杉仰起頭。這是一座還沒完成過半的鋼骨鋼筋結構。也就是說,這個男人明知道是個下方懸空、通往地底的洞穴,而選擇這裡作為尋死的地點嗎?
躺在地上的屍體體型中等,穿著白色馬球衫和普通的咖啡色長褲。年紀大約四十出頭,頂多四十五歲。脖子上纏著繩索,臉上呈現紅黑色的瘀血痕跡。
上杉戴上白手套,雙手合掌。
他向遠山確認,「照片都拍完了嗎?」。接著,慢慢解開脖子上的繩索。眾人不約而同地圍上來,確認死因。脖子上浮現繩索造成的明顯勒痕。
「看來應該只有這條繩索的勒痕。」
上杉低聲說道。那是一條撚合了施工用麻繩製成的繩索,直徑約三公分左右。
現場周圍拉起了禁止進入的黃色警戒線,鑑識人員腳步急促地來回行動,採集足跡、指紋,以及遺留品。出入口鋪起防水布為了方便停靠警車,留了一條縫隙,通勤通學途中的路人們走過時,紛紛好奇地往裡面窺看。
「找得到嗎?」上杉問遠山。
「因為昨天那場雨,所以有很多泥濘的鞋痕。不過至少地下足袋和其他鞋的差異,應該馬上就能判斷出來。」
上杉看看屍體身上穿的鞋。那是一雙稱不上高級的懶人鞋,看來應該是人造皮吧。上杉的部下正木剛在一邊聽著兩人的對話。正木是分配到上杉手下的新人刑警。
「所以……不是自殺嗎?」
身旁的伊達回答。
「勘驗時是這麼判斷的。」
「啊?可是……」
正木盯著纏在屍體脖子上的繩索。上杉問,「報案的人呢?」
「是,就是那位。您是宮本先生吧?」
回答他的鑑識人員視線前方,是名叫宮本耕平的第一發現者。他身穿灰色工作服,手上拿著寫有安全第一的安全帽。
「您是?」上杉問道。
「是。我……我是這裡的工地主任。」
他說話的聲音聽來像倒嗓假音。也難怪,畢竟眼前躺著一具屍體,心裡應該受到不小衝擊吧。
「您是宮本先生嗎?真早,您是第一個來的嗎?」
「啊、對。我每天都很早,六點之前就會到,在其他下包商進來之前,先做好檢查。」
這個人年紀大約五十多吧。曬得黝黑的臉上刻畫著深刻的皺紋。看來是個老實人。
「這條繩索呢?該不會是工地現場的東西吧?」
「是。我想應該沒錯。我們工作的時候也會用同樣的東西。」
「收工時不會整理嗎?」
「是。像那種小東西就不會一一收拾了……通常都直接堆在那附近。」聽到這裡,上杉摸著下巴說道。
「也就是說,犯人已經事先來勘查、確認過了嗎?」
正木嚥了一口口水。主任果然認定這個案子是他殺。
「昨天晚上收工大約是幾點?」
「喔、是。我們一直工作到視線快看不清楚,大約是七點左右吧。」
「回家時有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呢?」
「沒……沒有,我想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這個姓宮本的男人說起話來結結巴巴,看了真讓人不忍心。
「啊,很抱歉。我們並不是在審問您,請不用太緊張。」
「好……好。」
上杉再次蹲下,觀察屍體各處。
「上杉先生,請問……」
正木話還沒說完,就被上杉打斷。
「你看看死者紅黑色的臉。他是被絞殺之後,才會有瘀血現象。」
聽到這些話之後,宮本很明顯地臉色鐵青。正木則露出一頭霧水的表情。看到他這個樣子,岸本接著說。
「剛剛已經聯絡如月醫師了。她說現在馬上趕到署裡去,應該很快就能查清楚的。」
上杉嘴裡嘟囔著「又是那個大小姐啊」,一邊起懶腰。
正木感慨地盯著躺在冰冷地上的那張臉。剛當上刑警的時候,根本不敢好好看屍體的臉,但現在總算能正視了。既然不是自殺,那麼就表示,一個細雨紛紛的夏夜裡,死者在這宛如水泥墳場般殺風景的地方,死於某個人之手。
「遠山,死亡推測時間呢?」上杉問。
「大約是凌晨一點到兩點之間吧。」
「大半夜裡嗎?雨應該還在下吧。」
他自言自語般喃喃說完後,又提出下一個問題。
「繩子打結的方法呢?」
「是很普通的打法。」遠山也很習以為常地回答。
「全部都拍好了。」
「繩索上的指紋呢?」
「現在還沒找到。」
「遺留品呢?」
「沒有。」
「一點也沒有?」
「對。全部都找遍了,但就是沒找到。」
「一點線索都沒有嗎……」
就在此時,緊急煞車聲響起,兩名身穿西裝的男人匆匆走進。他們不顧制服警察的制止,硬闖進來的氣勢很是驚人。
「這裡誰是頭兒!」
說話的人氣喘吁吁。接著,他一看到監工宮本的臉,立刻宛如怒濤般火冒三丈。
「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閃失!?那個死掉的男人該不會是我們這裡的人吧?」
「真的非常抱歉。昨天晚上我也全部檢查過、確認養護防水布都沒問題才離開的……」
宮本低著頭道歉,那樣子看了著實讓人不捨。
上杉亮出警察證說,「這裡由我負責。」並擋在兩人中間。正在痛罵宮本的高大男子迅速遞出名片,名片上寫著「大岩不動產」。電視上經常看到這間知名建設公司的浮誇廣告。
「我是施工、銷售公司的代表。您是不是能幫忙把這次的騷動壓下來呢?現在這麼不景氣,這裡算是我們賭上公司未來推出的物件。沒想到竟然有人在工地現場自殺,消息傳出去怎麼得了!」他激動地表示。
雖然他把公司未來掛在嘴邊,但以高級進口車代步、身穿氣派西裝,手腕上晶亮刺眼的手錶也是高檔名牌貨。看來,這個男人一點都不關心躺在眼前的遺體。
「消息不可能壓得下來吧。」
上杉斜眼看著他,冷酷地說。

審定推薦

推理界名人驚豔!【依姓氏筆劃排列】
小葉日本台
推理評論人 冬陽
資深推理迷 杜鵑窩人

法醫鑑定現場Ⅲ:骸骨的迴廊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