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法醫鑑定現場Ⅱ:刀的獻身

刃の献身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完全真人實事改編
擔任法醫近60 年,相驗超過15,000 具以上屍體
日本傳奇法醫 案發現場祕辛全解禁!

為你犧牲是我唯一能做的
為你殺人是我的義無反顧
交錯的情感犯罪,是世上最難解的謎……

死,是獻身亦是贖罪
隱藏在真假證詞中的真相
是人類最純粹的情感

一具死因不明的遺體,只是敲響一連串事件的前奏而已……
宅配的快遞人員是命案現場的第一發現者、
站在屍體旁的是被害人的妻子、
「人是我殺的」,是嫌犯的唯一自白……
一刀斃命是死者的致命傷,解剖後竟在體內發現毒藥殘留!
不尋常的「雙重死因」,會成為推翻自白的證據?破案的曙光到底在哪裡?

作者簡介

原案‧監修
上野正彥  Masahiko Ueno

1929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從事法醫工作近60年,至今已相驗過超過15,000具屍體、並負責超過5,000具的遺體解剖。堪稱日本法醫界之神。
從小受到同樣是醫生的父親影響,總把「醫者仁心」的信念放在心中,1954年從東邦醫科大學畢業後,毅然決然踏上了法醫這條路,時常警惕自己要傾聽死者的聲音、捍衛死者的人權。
1989年退休後,以法醫學評論家之姿,參與寫作、演講、電視節目演出等,在許多領域都非常活躍。而退休後的第一本著作《屍體會說話》,一舉成為熱賣650,000本以上的暢銷作品。
「法醫鑑定現場」系列,更是一套未來有希望改編成電視劇的好作品。這也是原案‧上野正彥的創新嘗試。
而《刀的獻身》相較於第一本,推理、懸疑度更高,對人物性格、感情描述更為生動。案件核心的「雙重死因」,其解剖過程令人驚奇更為故事帶來更多的懸疑感。

作者
柚原琉璃子 Ruriko Yuzuhara

1955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文化學院文學科肄業。曾經任職於出版社,後轉為自由工作者,現在則專心從事寫作。育有二子,現居於湘南,本書是第二本著作。

譯者簡介

詹慕如
自由口筆譯工作者。
近期譯作有:小說《雷神之筒》、《戰國三公主》、《光媒之花》、《新宿鮫》系列一至四集、《三千年的密室》、《對岸的她》、《如無頭作祟之物》等;童書《祕密點心》、《是誰送來禮物》、《和好湯》、《惡作劇婆婆》、《太空忍者豬豬丸》等;生活成長類書籍:《讚美日記》、《死前會後悔的25件事》、《小孩的宇宙》、《客房中的旅行》等。

書籍目錄

前言  有多少犯罪案件,就代表有多少憎恨和悲傷……
第一章 雙重死因
第二章 迷宮的入口
第三章 夫婦的陰影
第四章 丈夫的過去
第五章 意外的情報
第六章 毒藥的斷定
第七章 妻子的告白
解說 日本法醫第一人 上野正彥
法醫解剖報告,代表著不變的真相

精采試閱

男子從JR大分車站搭公車搖搖晃晃約三十分鐘後,在「高崎山自然動物園」下了車。八月初,陽光炙烈,還只是上午就已經可以預見今天的酷熱。
背向湛藍耀眼的別府灣,搭乘小型登山軌道車前往猿山。男子回想起,小時候曾經徒步爬上這段山路。
這座自然動物園裡有超過兩百頭的野生日本猿猴,根據史書紀載,這個地方自古以來就有很多猴子。
一般動物園大多只能隔著柵欄遠觀,不過這裡的猿猴採自然放養,不管老猴子、小猴子,都在遊客伸手可及的位置來來去去,飼育員餵食飼料的時間一到,猴子們就宛如滔滔洪水般洶湧奔騰,在人們雙腳之間穿梭奔跑而來,光景甚為驚人。
男子坐在較低的木樁外側看著猿猴。小猴子在岩山上奔跑,母猴子在替孩子抓跳蚤,那隻表情威嚴、穩如泰山的老猴,應該是這裡的猴王吧?眼前是一片平和寧靜的畫面。
為什麼要到這裡來?男子自己也不清楚。但他就是莫名地想來,心底深處有種不斷沸騰翻湧的異樣感覺。記憶中,小時候他曾經跟父母親一起來過。
已經是迢遙往昔了。
快接近中午,男子依然沒有動靜。因為他不經意看到一對猿猴母子,男子的視線一直跟著這對母子。被母猴抱在懷中的小猴子看起來好像才剛出生,只有巴掌大,呈紅黑色。但他馬上發現不太對勁。小猴子的身體癱軟,看起來甚至有點乾癟。什麼?該不會已經死了吧!
接近中午時,一位男飼育員走近,因為在來來去去的觀光客中,這男人一動也不動的樣子看來實在不太尋常。此時已是日正當中。「您還好嗎?身體不舒服嗎?」飼育員探詢。男子搖搖頭,指著那對母子猴。
「牠怎麼了?」
「那隻小猴子已經死了,今天都第四天了,母猴還是不放手。」
「為啥呢?」
男子問。聽到同鄉的口音,飼育員這才放鬆了表情。
「母猴子都這樣的啦。她還不知道小猴子已經死了。不對,其實說不定她已經知道了。她就這樣抱了好幾天,我們也不忍心分開牠們。」
聽到這些話。男子彷彿臉上被打了一巴掌。胸口重重一擊。自己呢?非但沒能保護好家人,常年來棄家庭於不顧,只會給妻子帶來痛苦。連猴子都做得到的事,自己竟然辦不到。現在還來得及嗎?男子的眼眶泛著淚光。如果、如果還來得及的話,真想重新再來。不知不覺中,淚水一滴接著一滴爬滿臉頰。不知道有多少年沒這樣哭過了。
重新來過吧。
男子磨磨蹭蹭地站起來,拍拍屁股上沾的土,朝下山路走去。但是隔天,這名男子根岸一彥,卻被發現陳屍在東京世田谷區。
 
八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多,世田谷警署搜查一課接獲「命案」通報。通報者是宅急便業者「戶川急便」的送貨員,名叫笹本康一。
接獲通報的是課裡的一位刑警山岡佐紀。從電話中可以感覺到話筒另一端的男人飽受驚嚇。山岡很快確認日程板上,主任上杉謙太郎的去處,上面寫著「外出調查」。上杉正在追查從一個月前開始持續發生的無名祝融縱火犯。目前已經有兩人遭受波及而送命。
山岡撥通了上杉的行動電話,報告案情。「我在附近,馬上過去」,上杉簡潔地回答。隊長今津忠彥警部立刻下達指令,要伊達、岸本、鳥山、淺田、山岡帶著五位鑑識官立刻前往現場梅之丘三丁目XX番地的公寓。
案發現場的建築物是位於環七公路轉進之後、面對吵雜街道的老舊五層建築。入口寫著「岱拉公寓」。這裡沒有管理員室,樸素的玄關排列著各戶的郵箱,對面有一座電梯。
今津指示刑警們分成兩隊,其中一隊的三個人從逃生梯上樓。因為犯人從案發現場逃亡時經常會使用樓梯。
三○二號房。從走廊可以看到敞開沒關的大門,通報者大喊,「這裡有個女人握著菜刀」。既然如此,那個女人就是犯人了吧?被殺的是誰呢?
周圍一片寂靜。不知從哪裡傳來叮鈴叮鈴的風鈴聲。伊達窺探屋內,玄關進去不遠處,可以看見倒臥在地的男人的一半身體,所有人槍枝確認完畢後,緊貼著牆邊一步一步逼近。就在大家即將踏入屋內的那一瞬間,上杉和正木上氣不接下氣地衝上來。被汗浸溼的襯衫緊貼著背後。正木是剛當上刑警不久的新人,直屬於上杉手下。他們互相以眼神示意,在今津揮下手臂示意進入的那一瞬間,眾人同時衝進屋內,迅速地確認廚房、各房間、廁所以及浴室等地方。並沒有發現任何異狀。
上杉手裡拿著槍,身體快速移動進入客廳,眾人緊接在他身後。仰躺在地上的是個男人,旁邊有個女人呆呆地癱在地上。是犯人嗎?所有人都嚥了一口口水,女子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年齡大約四十出頭吧。
或許是因為房間沒開冷氣,房裡溫度異常的高。正在運轉的電風扇發出呼呼聲響,但也只是擾動屋裡的一團熱氣罷了。
其中一名鑑識官急忙確認男子的瞳孔,告知眾人男子已經沒有呼吸。身上沒穿衣服,赤裸的胸口可以看到刺傷痕跡。這就是致命傷嗎?不過傷口只有些微滲血,幾乎沒有太大量的出血,所有人看了都覺得訝異。
上杉的眼睛正在尋找兇器,距離女子兩公尺外的沙發腳邊,滾落一把刀刃約二十公分長的菜刀。鑑識官拍攝完後,撿起來收進放置證物的塑膠袋裡。刀刃上也意外地沒沾上多少血跡。
鑑識官們四散在屋內,開始拍攝屍體、房間,以及採集指紋。
「把手放到頭上。」
上杉低聲對女子這麼說。聲音柔和卻暗藏著絕對的命令。女子沒有抵抗,然後怯生生地舉起手來。
「妳叫什麼名字?」
上杉問。女子沒有回答。他又再問了一次。這次女子用沙啞的聲音回答:「我叫根岸……涼子。」
「妳住在這裡嗎?」
這名叫涼子的女人垂下眼睛點點頭。仔細看,她的肩膀正微微顫抖著。
房間裡東西散亂。是爭吵後的痕跡嗎?
「這個男人呢?」
上杉問。女人又沉默了下來。
「他是誰?」
他又加強口氣問了一次。
「是我先生。」
「他叫什麼名字?」
「根岸、一彥。」
「是妳殺了他嗎?」
在刑警們包圍之下,女子停頓片刻,然後一邊顫抖,但還算清楚地回答,「對。」現場頓時瀰漫緊張的氣氛。
「我要把妳當作重要證人帶走,詳細情形請到署裡再說。」
上杉簡潔地說完後,正木替她銬上手銬。女子並沒有抵抗,非但沒有,甚至讓人覺得她相當順從。她身穿咖啡色的T恤和牛仔褲,上臂內側隱約可以看見淡青色的瘀青,山岡直覺應該另有隱情。
上杉和正木開始勘驗屍體。除了一處傷口之外,並沒有發現其他傷口。沒有擦傷、沒有瘀血。他翻開眼瞼確認出血點。
屍體沒有屍斑,也還沒有呈現死後僵硬。換句話說,從斷氣到現在還沒有經過太長時間。
「是我殺的。」
女人看著兩人勘驗屍體的動作,小聲地說,然後她又重複了一次。
「是我殺了我先生。」

審定推薦

推理界名人讚嘆、各界專家們佩服!
命案現場,刑警對於那些不尋常的蛛絲馬跡,憑藉的總是經驗累積的直覺,但接下來的舉證,則必須依賴法醫的科學專業方能讓屍體說話。唯有捍衛住死者的人權,真相才能大白;《刀的獻身》,原來真相背後竟是隱藏著那麼令人感嘆感傷且感動的家庭悲劇!
─小葉日本台

柚原瑠璃子頗有承接松本清張、島田莊司(吉敷竹史系列)以及橫山秀夫的企圖,以警察為調查主體的社會派風格,新加入法醫的視點,讓這個發展已超過半個世紀、日本獨有的推理子類型,有了不一樣的氣象。在《刀的獻身》一書中,特別揭示了從「表象」到「真相」的艱辛與執著,幾近白描的質樸文字,更為故事的結局增添了另一層力道。
─ 推理評論人‧冬陽

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是從事刑事鑑定工作的鑑識人員常講的一句話。
正是證據的證明力戳破被告的謊言。而這些強而有力的證據就是來自法醫與刑事鑑識人員的努力,再加上外勤刑事人員的偵查,才能說『破案』。
─前新北市刑大鑑識中心巡官‧林國春

通常由真實犯罪事件改編的小說作品難免流於枯燥,本書卻能兼顧小說的趣味性,實為罕見的突破
推理作家‧林斯諺

法醫亦如同福爾摩斯辦案一般,雖非親身經歷整個案件的發生,卻需從僅有的證據中找出一個完整的故事,也就是法醫得注意任何一點細微證據之串聯,所謂「屍體會說話」正是隱喻其扮演串聯所有證據的重要角色。
台灣大學醫學院法醫研究所所長‧孫家棟

法醫鑑定現場Ⅱ:刀的獻身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