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魔法使夢見完全犯罪?

魔法使いは完全犯罪の夢を見るか?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專屬網頁 活動頁面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幽默推理大師‧東川篤哉最新長篇系列「魔法使瑪莉伊」START!!
誰說推理一定要偵探,魔法使也來湊一腳!
無厘頭魔法使瑪莉伊、色色刑警小山田與抖S警部椿木
不按牌理出牌x劇情失控暴走
推理界的新三人組合 帶領你進入現實vs非現實的推理世界!

八王子縣警的椿木警部和小山田刑警,兩人前往殺人現場時,不知為何在洋房裡當女僕的可愛美少女(三圍近乎完美),信誓旦旦的說「我知道犯人是誰」!但是……?只要和她扯上關係,怪事就接二連三,冰箱忽然出現在半路、噴嚏打個不停、還莫名被彈飛數公尺外。全身傷痕累累,筋疲力盡的小山田能夠成功破案嗎?
降臨現實世界的魔法少女,幫忙辦案卻雞飛狗跳!?  SxM刑警也只能舉手投降!

*東川威力爆盛炸裂4連發
魔法使與顛倒的房間
殺人現場,所有的家具全部都顛倒了!?殺人的道具和證據到底藏在哪?
魔法使與遺失的鈕扣
以體力自豪的犯人,用蠻力犯下了殺人事件!殺人動機到底是……?
魔法使與兩個署名
模仿藝人投注搞笑信念而製造出來的詭計,能騙倒你嗎?
魔法使與代打男的不在場證明
長相相似的兩個人,就算殺人也能製造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人物介紹
瑪莉伊:在好野人家到處流浪的家政婦!可愛的外表下說話卻超毒舌派。
        招牌打扮是兩條麻花辮配上深藍色洋裝。注意麻花辮發光時會有奇妙現象發
        生?!三圍是,82‧58‧84。
小山田聰介:好色的抖M男,最享受被上司‧椿木斥責,其實卻是個深具破案才能的刑警
            (?)發現瑪莉伊的身分後,就請求協助辦案。只要跟瑪莉伊扯上關係就會倒大
            楣!過著被掃把毆打、看板從天而降……等,受難的每一天。
椿木綾乃:別名「八王子縣警的椿姬」。39歲依舊單身的美人警部,總是無法放棄對
          結婚的執念。有個只要知道嫌疑犯是單身,辦案速度力馬龜速的壞習慣!
          魅力點在於無框眼鏡和美腿!是個抖S女……!

本書特色
1. 幽默推理大師‧東川篤哉最新系列登場!一貫的爆笑設定絕對讓你想停都停不下來!
2. 筆調輕鬆詼諧,大人、小孩都能進入東川篤哉的世界一起享受推理樂趣。
3. 現實與非現實交錯的推理火花,大師功力展露無遺。

作者簡介

東川篤哉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尾道市。岡山大學法學系畢業。
1996年在鮎川哲也所編輯的「本格推理⑧」中初次連載《半調子的密室》(暫譯)。
2002年以長篇推理小說《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出道。
寫作風格一直以幽默推理為最大特色,在日系推理中獨樹一格、無人能敵。
更於2011年以《推理要在晚餐後》得到「本屋大賞」的殊榮。
至此之後,「東川式笑點」更是有增無減,成為本本都暢銷的推理作家。
「魔法使瑪莉伊」系列的誕生,更是把「東川特色」發揮到淋漓盡致,把非現實的「魔法使」和現實的「推理」結合,同樣讓人爆笑滿點、欲罷不能。

譯者簡介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日本國立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曾任空中大學日文講師,華視特約譯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假面飯店》《真夏方程式》《藍,或另一種藍》《像樣的不倫人妻》《左岸》《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腳本》《花宵道中》等書。
譯文賜教:shemay@gmail.com

書籍目錄

魔法使與顛倒的房間
魔法使與遺失的鈕扣
魔法使與兩個署名
魔法使與代打男的不在場證明

精采試閱

    頓時一陣模糊的不安湧上聰介心頭。但瑪莉伊才不管他怎麼想,逕自走到嫌犯們面前。把嫌犯的臉都看過一遍之後,不知為      何,瑪莉伊開始在他們面前「啪嚓、啪嚓」彈了四次手指。面對驚愕的嫌犯們,瑪莉伊按照順序一個一個問。問的是極其單純    且過度直白的問題。

    「是你殺了佐和子嗎?」
    「妳在說什麼啊,不是我啦!」首席助導島尾圭一答道。
    「是你殺了佐和子嗎?」
   「不是我。我絕對沒有殺她!」劇本家高橋健吾答道。
    「是你殺了佐和子嗎?」
    「才不是呢!他只是被兇手利用的被害人喔!」不知為何竟然是椿木警部回答。
    接著,過了幾秒天使經過般的詭異沉默後。
    「不是我喔。我才不會殺人呢。」劇本家紺野俊之答道。
    「那麼,」瑪莉伊問最後一個人。「是你殺了佐和子嗎?」
    回答的是,這棟宅邸的主人,電影導演南源次郎。
    「妳在說什麼。不是我。我怎麼會殺我最愛的妻子──哈啾!」
    不知為何,源次郎突然爆出可愛的打噴嚏聲,他立刻吸吸鼻子。
    霎時,瑪莉伊五官端麗的側臉變得越來越僵硬,臉上浮現驚愕與怒色。瑪莉伊忿忿地瞪了一眼聰介,意義不明地強調:「看到了!看到了吧!」聰介莫名其妙地點頭後,瑪莉伊高高地舉起右手的食指。原本以為她要說出力石徹的知名台詞,第一回合,不,獲得一分。但瑪莉伊並沒有這麼說,而是將她高舉的食指轉而筆直指向眼前的人,南源次郎,然後如此大叫。
    「你就是兇手啊啊啊啊啊啊──!可惡,你是女人的公敵啦啦啦啦啦啦──!」
    瑪莉伊的這番發言,響徹了客廳每個角落,聲波一口氣擴散開來。
    嫌犯之間竟然歡呼了起來。椿木警部看著眼前的情景,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還拿出手帕開始擦眼鏡。另一方面,被指名為兇手的源次郎,則是一臉紅得像熟透的柿子,聲音激動且顫抖地說:
    「妳、妳、妳有什麼證據,竟然如此瞎掰。證據,把證據拿出來!」
    下一秒鐘,源次郎激動的臉,突然恍然大悟般,立刻褪去了潮紅,接著臉色逐漸轉為蒼白,頓時開始發抖。
    「難、難道妳看到了嗎?妳看到那天晚上,我殺死妻子的場面嗎?是、是這樣嗎?」
    眾人的目光,一起轉向少女。瑪莉伊看向聰介。聰介推推她的背,用力點頭。瑪莉伊輕輕點頭回應,然後吸了一口氣,毫不畏懼地正面回答源次郎的問題。
    「不是。我什麼證據都沒有,也沒有看到你殺夫人。」
    咦!?這句意外的話使得聰介心神不寧。但是,瑪莉伊又指著源次郎說:
    「不過,錯不了。兇手就是你。我知道。」
    聽到她說得如此肯定,聰介終於想起來了。瑪莉伊並沒有說「我看見兇手」,只是誇下豪語說「我知道」。聰介之前把她當作重要嫌犯,單純是自己急於立功搞錯了。
    「妳知道?」源次郎奪回強勢,反問瑪莉伊。「妳說知道是什麼意思?妳又沒有證據,也沒有目擊到。那妳怎麼能認定我是兇手?還是妳用完美的邏輯,確定我就是兇手?」
    面對源次郎的質問,瑪莉伊一臉認真如此回答:「邏輯?這是什麼?有必要嗎?」
    聰介不禁抱頭。──這個女孩!原來只是!這種程度啊!
    既然如此,再給她發言機會等於自殺行為。領悟到這一點後,聰介慌忙跑到瑪莉伊身邊,一把抓起她的手:「跟我來!」
    感受著背後一群人如刀箭般的目光,兩人奔出客廳。
 
    幾分鐘後──。在流經八王子的淺川橋墩下,出現氣喘吁吁的瑪莉伊和雙手抵著膝蓋的聰介。好了,夠遠了吧。到了這裡,追兵應該不會追來了。聰介的心理狀態,此刻完全是犯罪者的狀態。聰介開口問旁邊的共犯。
    「喂,瑪莉伊,到底怎麼回事?回答我!剛才那個,妳在開什麼玩笑啊。」
    「我不是在開玩笑喔。兇手是南源次郎喔。實際上,你也看到他驚慌的樣子吧。」
    「可是,沒有證據吧。妳也沒有目擊到他殺人吧。」聰介邊搔著頭,邊發出近似悲鳴的慘叫聲。「既然都沒有,妳憑什麼說妳知道源次郎是兇手!」
    「我就是知道啊。你也看到了吧。那個人打噴嚏的時候。」
    「打噴嚏!?他是打了噴嚏沒錯。那又怎樣?可能是感冒吧。」
    「不是,是因為他說謊啦。說謊的人會打噴嚏。我是這樣設定的啊。而且我問每個嫌犯同樣的問題,『是你殺了佐和子嗎?』結果只有源次郎打噴嚏。他在說謊。所以兇手就是他,南源次郎。證明完畢。──有什麼問題嗎?」
    「嗯~,只有一個地方,我完全不懂妳在說什麼……」
    聰介雙臂交抱,細細回想瑪莉伊剛剛這番話。「呃,妳說『說謊的人會打噴嚏』吧,然後說『我是這樣設定的』──喂,『我是這樣設定的』是什麼意思!妳把什麼設定成什麼了呀?」
    「就.是.說」瑪莉伊用手指在聰介面前繞了三圈。「我就是以這種設定施展了魔法呀。我對全體嫌犯施了魔法,只要說謊就會打噴嚏。」
    「哦,原來如此,魔法啊。這樣我就懂了。源次郎突然打噴嚏,是因為魔法的效果啊。對於妳的問題『是你殺了佐和子嗎?』,他撒謊說『不是我』,所以打了噴嚏。這樣啊這樣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豬頭!」
    聰介不禁想翻桌。但偏偏河邊沒有矮桌,於是聰介以全身做出翻桌的動作。然後他把拳頭握得直打哆嗦,雙眼目露兇光,忿忿地逼近少女。
    「魔法?什麼魔法?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還是說──」聰介指著少女,大膽地問:「瑪莉伊,妳是魔法使啊?妳會騎著掃帚飛天啊!」
    「我會飛啊。」瑪莉伊承認得很乾脆。「之前,我飛給你看過吧。只不過那時候你閉著眼睛。」
    這麼一說,聰介霎時恍然大悟。那是發生在南邸後院的事。那時,瑪莉伊用掃帚打了聰介的頭之後,突然連人帶掃帚從他眼前消失了。而且當時,聽到她的聲音似乎是從上面來的。
    「那,那麼,昨天的冰箱也是……」
    「對啊。是我施展魔法把冰箱搬到巷子中間,為了當你的障礙物。」
    「那麼,突然掉下來的水晶燈也是妳搞的鬼嗎?」
    「對啊。因為我覺得你好像會立刻來抓我,為了拖延時間。」
    「原來是這樣啊。」聰介反應過來了。「那麼,自從妳用掃帚打了我的頭以後,不管睡著還是醒著,我的腦袋裡都縈繞著妳的事,這也是妳施展魔法搞的鬼吧。」
    「不是,沒有這種魔法耶……」瑪莉伊露出困惑的表情。
    「咦!?哦,這樣啊……」看來這是聰介搞錯了。可能只是單純對瑪莉伊的事太過關心所導致的。「那就好,別在意。現在就忘記吧。」
    「嗯,我會忘記。不過也沒有忘記的魔法耶。」瑪莉伊撩起洋裝的裙擺,轉過身去。
    在這種突如奇來的尷尬氣氛中,聰介站在河邊,閉上眼睛冷靜思考。要是平常的話,聰介壓根兒不相信有魔法使的存在。不過最近,以他經歷的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來看,把瑪莉伊當做魔法使來想是合理的。
    不,即便如此,現役刑警可以承認魔法使的存在嗎?當然不可以。在這個科學辦案的時代,承認有魔法使是警察之恥。
    確定了這樣的信念後,聰介睜開眼睛。此時,一條不曉得香魚還是鯽魚,猶如五月的鯉魚旗般跳出水面在半空中漂浮而過。瑪莉伊手指一彈,魚兒就應聲落入河面,又開始在水裡悠游了。看到這一幕,聰介深切地認識到,這個穩固的信念在現實面前毫無意義可言。
    「原來如此,看來我確實必須承認魔法的存在。」聰介投降了,轉向成為「承認魔法論者」。「這麼說,兇手是源次郎沒錯,對吧。」
    「就是啊,我剛才就一直這樣跟你說吧。你終於肯相信了?」
    「不過,這樣還是說不通。那些嫌犯裡面,不可能只有源次郎是兇手。妳要知道,他的左手不太能動喔。只能用一隻右手的源次郎,不可能做得出那個顛倒的命案現場。妳也看到了吧,那個現場有一台顛倒的電視。妳認為源次郎一個人就能把它倒過來放?這是不可能的。」
    瑪莉伊一聽,反倒露出吃驚的模樣:「哎呀,那不是不可能喔。很簡單唷。」
    「真的假的!」聰介帶著淡淡的期待問:「源次郎是怎麼辦到的?」
    瑪莉伊伸出食指說:「這還用問嗎?」然後一臉正經地如此回答:「源次郎使用了魔法呀。就像我把冰箱倒過來一樣,他也用魔法把電視倒過來了。很簡單吧。」
    瑪莉伊的回答實在太過明快,聰介頓時全身無力癱坐在河邊。

    ──開什麼玩笑,兇手也是魔法使啊!

審定推薦

爆笑推薦
鼻妹  圖文部落客
從來沒看過這麼M(被虐)的推理小說主角,喜歡開著一台三不五時就會拋錨的汽車、熱愛被熟女上司責備,表面看起來很不可靠,不過卻能發現一般人注意不到的細節,再加上冒冒失失的魔法使瑪莉伊的幫助總是能很神奇的破案 。《魔法使夢見完全犯罪?》是一本詼諧且節奏輕快的推理小說,很適合在睡前閱讀。

黃色書刊    粉絲團
要用顏色來形容這場推理的話,大概是糖果色之類的顏色,然後我們還會一顆接著一顆的吃下肚子裡。

翻白眼吧!溫蒂妮小姐。  粉絲團
我以溫蒂妮小姐的名譽發誓,全部的謎底都解開了。不過請先SM我吧!

喬齊安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
我認為東川篤哉的成功處,除了一方面憑藉人設(管家、魔法少女)拉攏了動漫迷族群的讀者,另一方面則憑藉極為「親民」的平民化生活描述,可以帶給讀者們認同感與熟悉感。本格推理不會沒有人要看,端看於在這個創意枯竭的時代中,如何「包裝」自己的idea!

10所高校學生 台南女中 Chaku  武陵高中Vivian wu……等

影片



魔法使夢見完全犯罪?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