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兒童故事/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納爾曼年代記3:赤之王(廣嶋玲子首部青少年小說)

赤の王 ナルマーン年代記 3


活 動 2022/7/1-8/31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3本74折、童書套書72折起、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廣嶋玲子首部青少年小說
奇幻異世界冒險三部曲


赤之王以勇猛和烈火為傲,坐鎮火焰王座。
沙漠中的各大幫派皆野心勃勃搶奪大權,
最終誰能成為稱霸納爾曼的新帝王?



擁有大沙漠之民血統的馬罕,
和擁有操縱火焰的神祕力量的夏恩,
兩名孤獨的少年,建立起堅定的友誼。
沙漠之都納爾曼慘遭暴君薩爾金蹂躪,
少年們加入復興納爾曼正統血脈的革命組織,
組織的頭目馬罕,正是納爾曼正統的王家末代後裔。
夏恩為了成為未來君主信任的魔法師,展開嚴酷的修行。
少年們真的能夠成功討伐暴君嗎?

 

【本書特色】
‧宏偉磅礡世界觀:文字細緻的描述出架空城鎮場景與魔族特徵,如看電影般具有臨場畫面感。
‧典型的日式洋風冒險:故事情節豐富,人物刻畫鮮明,精彩的描寫出角色間的成長羈絆及鬥爭心理。
‧系列巧妙伏筆:《赤之王》與《青之王》、《白之王》描寫的年代和主角不同,但某些角色貫穿三部曲,藏有驚喜彩蛋。


書籍資料:約12萬字,無注音。
適讀年齡:適合10歲以上閱讀。

作者簡介

廣嶋玲子

出生於神奈川縣。以《水妖森林》獲得少年冒險小說大獎,於二○○六年出道文壇。主要作品有《納爾曼年代記》系列、《神奇柑仔店》系列、《鳥籠之家》、《送行者的女兒》、《鐵匠的女兒》和《追魂者》等。

譯者簡介

王華懋

專職譯者,譯作包括推理、文學及實用等各種類型。
近期譯作有《我的戀人》、《快眠大全》、《我沒死,只是變成了掃地機器人》、《最好在二十幾歲就知道的事》、《名作要從最後一句開始讀》、《暗黑之羊》、《再會貝多芬》、《黑雨》、《營繕師異譚之貳》、《遺留的殺意》等。
譯稿賜教:huamao.w@gmail.com

繪者簡介

繪者:橋賢亀

裝幀設計:內海由

精采試閱

1

東方,與大沙漠相隔一座山頭之處,有一座小鎮巴雅爾,是塔爾庫人的城填。

塔爾庫人有著淡蜂蜜色的皮膚,細長的灰色眼睛,以及一頭直順的黑髮。他們身材矯小,手指靈巧,比起製作美麗的器物,更擅長發明有用之物,塔爾庫人是大沙漠與東方大國辛恩之間頗負盛名的能工巧匠一族。

但巴雅爾有個外表完全不像塔爾庫人的少年。

這名少年有著褐色的皮膚、黑色的鬈髮,以及一雙漆黑大眼,五官輪廓深邃,個子十分挺拔,年僅十三,身高卻已經快要超越塔爾庫人的大人了。

少年名叫馬罕,是一名混血兒,父親是大沙漠之民,母親則是塔爾庫人。

十四年前,某個商隊行經巴雅爾,在此地歇腳。護衛商隊的一位年輕傭兵追求巴雅爾的一名紡織女媞荷,他對她說了許多美好的願景,媞荷因此為他神魂顛倒。傭兵發誓自己一定會再回來,但隨著商隊離去,時至今日,都未曾再看過他的人影。

留下來的媞荷卻依然深信不疑,痴心等待。她的肚子懷有了他的孩子,並大肆公言自己是他的合法妻子。

生下來的男孩,媞荷取名為「馬罕」,這也是她愛人傭兵的名字。在大沙漠,這是王族的名字,傭兵自稱具有王家血統。

流著塔爾庫人與大沙漠之民血統的馬罕,隨著成長,逐漸理解到自己是孤獨的。他連耳朵的形狀都宛如父親的翻版。如果長得像母親,或許還可以稍微融入城鎮,然而在一群道地的塔爾庫人當中,他的形姿格格不入。

更糟糕的是,媞荷把自己的孩子看得很特別。塔爾庫人的小孩長到八歲,就開始拜師學藝,然而溺愛馬罕的媞荷卻不肯讓兒子去當學徒。

「你可是王族之後呀,你的父親總有一天會來接你。如果到時候他看到兒子在燒磚頭、修貨車,不曉得會有多失望。你要學習的,是沙漠之國的知識,因為你遲早要成為那裡的國王。」媞荷告訴兒子。

媞荷向行經城鎮的商隊買來西方的書籍給馬罕,讓他習字、學樂器。她不讓獨子從事任何勞務,只靠自己織布維持一家生計。

這使得馬罕更加孤立了。

許多人咒罵媞荷是「眼睛長在頭上的棄婦」,也有人毫不避諱地直說她是「塔爾庫人之恥,被外國人的甜言蜜語玩弄」。

對他們來說,馬罕就是來歷不明的外國人留下的野種,即使出生在巴雅爾,也形同天生的外人。

大人是這種態度,小孩子當然不可能接納馬罕。

馬罕被所有的人厭惡。

我不想要這樣!至少讓我找家店去做工吧!這樣大家應該也會稍微接納我一些。

馬罕也曾這樣哭著哀求母親,卻被母親惡狠狠地痛打一頓。

「你、你這個不孝子!你是我的希望啊!你跟其他人不一樣,你的體內流著王家的血統!是他的血統!所以不許你再說這種話。巴雅爾那些下賤的人,你要主動遠離他們……沒事的,錢的事你不用擔心,我會把你扶養成一個堂堂男子漢。」

如同媞荷所說,她做著其他織布女兩倍的工作。然而這樣的操勞不可能持續多久,媞荷很快就累壞了身體,母子被迫投奔媞荷的哥哥家,寄人籬下。

處境卻也形同地獄。

雖然哥哥讓媞荷母子住在小倉庫裡,但其實極不情願。哥哥的妻子和小孩,對兩人都毫不掩飾內心的輕蔑與憤怒。

不管在鎮上還是親戚家,馬罕都沒有容身之處。就連待在母親身邊,都讓他感到窒息。

某天夜晚,馬罕湧出一股強烈的衝動。

他好想要把周遭的一切全部砸爛。明知道這是不對的,然而對於無法忤逆母親的自己,他感到憤怒與窩囊。

衝動如暴風雨般激烈,但少年總算是克制下來,逃出屋外。他穿過行人變少的夜間道路,跑往鎮郊。

巴雅爾的城鎮,旁邊有一小片沼地。沼地水草繁茂,散發出獨特的腥臭,很少有人會來這裡。最近還傳說有個小魔物在這裡定居下來,更沒有人敢來了。

正因為如此,馬罕喜歡這裡,這裡是他能夠展現真正自我的唯一場所。

回頭望去,黑夜彼端是鎮上閃爍的光芒,是家家戶戶的燈火。但即使有那麼多的燈火,卻沒有一盞會迎接馬罕,他無處可去。

他打從心底愛著母親,有時卻會莫名地對她感到憎恨。

心愛的男人終有一日會歸來,會來迎接他們母子—他會身穿絢爛奪目的華服,颯爽地騎在馬上。

看著眼睛閃閃發亮地如此述說的母親,馬罕想要反問:

真的嗎?

那個人拋棄了我們。這十四年來,連個影子都不見,認為他早已忘掉了他們母子,才是理所當然,應該正視現實才對。我們住在塔爾庫人的城鎮裡,應該以塔爾庫人的身分而活,遵從塔爾庫人的規矩,融入其中才對。

但這些話馬罕總是卡在喉嚨裡。一方面是不想害母親絕望,但最重要的是,馬罕自身也無法拋棄這樣的幻想和希望。

或許父親真的會回來。想像這件事,他內心便能得到慰藉。

即使不是騎在駿馬上、不是穿金戴銀也好。只要能與他們母子倆團聚,馬罕就心滿意足了。然而為什麼父親不來?他果然還是拋棄了他們嗎?不,或許他被捲入了大沙漠爆發的戰火?

馬罕望向西方。背對星空,清楚地浮現出漆黑的山影,山的另一頭就是大沙漠。

據說現在在大沙漠,暴君薩爾金正日漸擴張他的勢力。薩爾金原本是納爾曼都城的將軍,是國王的義兄弟。然而某一天,薩爾金突然叛變,篡奪了王座,將納爾曼占為己有,不僅如此,他還開始接連侵攻鄰近的領土。

這二十年之間,主要的都市和國家都落入了薩爾金的手裡,雖然還有一些人奮力抵抗,但暴君遲早會將整個大沙漠據為己有。一旦如此,他深不見底的欲望是否會轉向東方大地?

馬罕聽見老人家們如此談論。

「如果父親真的是王族……或許他已經遭到薩爾金王的攻擊而淪為階下囚,所以才沒辦法來找我們。」

傳聞說,薩爾金王擁有黑龍之手,左眼嵌著從惡魔那裡得到的魔石。他身穿奇形怪狀的深紅色鎧甲,由於他所到之處都慘遭血洗、被烈焰吞噬,因此亦被稱為「赤之王」,他自己也很中意這個稱號。

「等我再長大一些……我就要參加戰爭,擊敗暴君,為大沙漠帶來和平。」

然後解救萬民,救出被關在牢獄裡衰弱的父親。聽到馬罕報出名字,父親發現對方是自己的兒子,一定會緊緊地擁他入懷。

馬罕耽溺在這樣的想像中,從懷裡取出一支纖細橫笛,上頭布滿優美的雕刻,據說是父親留下的。

馬罕從小就藉由吹奏這支笛子來安慰自己。沒有人教他,卻無師自通,現在笛藝已十分精湛了。

馬罕將笛子湊近嘴唇,吹奏起來。曲調哀傷激越,就如同吹奏者馬罕的內心感受。

來吧!快來吧!快點來救我!不管是誰都好!

清澄的笛聲乘載著少年的思緒,被吸入沼地深處。

這時,背後突然傳來腳步聲,回頭一看,馬罕臉色煞白。

是表哥卡雅爾,還有他的朋友塔烏和裘達。他們三個和馬罕同年,雖然馬罕個子更高,但三人都是石工學徒,因此體格精實,手臂也很粗壯。他們揚起細長的眼稍,惡狠狠地瞪著馬罕,尤其是卡雅爾,眼睛燃燒著熾烈的憎恨。

「哎呀,馬罕大人。」

卡雅爾假惺惺地出聲招呼。

「吃完飯也不幫忙家事,居然躲在這兒優雅地吹笛呀。喂,我說塔烏啊,沙漠的貴公子真是尊爵不凡呢。裘達,你也覺得很羨慕吧?」

「就是說啊,哪像我們,天天搬著千斤重的石頭,一整天揮舞鑿子和鐵槌,而這位貴公子頂多只需要拿笛子。」

「又不是靠吹笛賺錢,也稱不上什麼樂師。而且明明會讀會寫,卻連記帳都不肯幫忙,還真有臉賴在卡雅爾家呢。要是我啊,實在是沒這個臉皮待下去。」

三人的冷嘲熱諷,讓馬罕的臉頰幾乎燙得要燒起來。然而他連一句話都無法反駁,因為他也自認如此。

馬罕收起笛子,匆匆想離開。卡雅爾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站住,我話還沒說完。」

馬罕想要甩開卡雅爾,但下一秒肚子卻中了一腳。馬罕痛得蜷蹲在地,卡雅爾蹲身看著

害怕的他,滿懷恨意地啐道:

「好吃懶做,沒用的飯桶。什麼貴公子,呿!都是你,害我爸媽成天吵架。你們看我爸好心,就吃定了我家!你就不會想找份工作,回報一下我們嘛!」

「我、我媽……」

「哦,阿姨不讓你工作是吧?可是你已經十三歲了,我們三個也是十三歲了。看看塔烏,他因為沒有父親,拚命努力想要快點獨當一面,你看了都不覺得慚愧嗎?」

「砰!」的一聲,這回是臉頰挨了一拳。馬罕感到血腥味在口中擴散。

但卡雅爾似乎欲罷不能。第二拳、第三拳,繼續揮拳毆打。

馬罕看向塔烏和裘達求助,但兩人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你們母子是塔爾庫人之恥。只是跟你們沾親帶故,就讓我抬不起頭來。去死吧!要不然就滾出這裡!你一個人滾就好。畢竟阿姨還算是家族的人,我們會把她當成被外國人欺騙的可憐笨女人,賞她一口飯吃。可是你不一樣,你不是塔爾庫人,這可不是在說你的外表,而是你根本沒有塔爾庫人的靈魂!」

滿臉鼻血的馬罕被卡雅爾拖到沼澤的水邊。

「滾!給我消失!除非你滾出這裡,否則我每天都讓你吃上滿肚子的沼澤泥巴!」

卡雅爾語畢,一把抓住馬罕的頭,按向淺灘腥臭軟爛的泥巴。

馬罕拚命掙扎,但塔烏和裘達也跑來幫忙,被三人按住手腳,馬罕的臉束手無策地往泥巴靠近。

馬罕深吸一口氣,就要放棄掙扎的時候——

響起一道奇妙的爆裂聲。

「喂!」

「那、那是什麼?」

馬罕突然感到重獲自由了,他慌忙爬起來一看,卡雅爾等人正望著沼澤深處。馬罕也望

向那裡,大吃一驚。

有火花。紅色與金色的火花,宛如舞蹈般從空中奔馳而來,火花一眨眼便衝到這裡,撲向卡雅爾的衣袖。

卡雅爾的衣服「轟」一聲燒了起來。

「哇啊啊啊!」

「卡雅爾!」

「快點,水!這邊!」

塔烏和裘達想要用沼澤的水潑向驚慌的卡雅爾,但還來不及潑水,火也移燒到他們兩人身上了,三名少年不得不立刻跳進沼澤滅火。

奇妙的是,火並沒有攻擊馬罕。或許正因為如此,馬罕一點都不感到害怕,他反而被那燦爛的金紅色火花給吸引了。

火執拗地糾纏著卡雅爾等三人,過不久終於消失了,慘兮兮的卡雅爾等人似乎連撂話的力氣都沒有,他們全身到處輕微灼傷,渾身爛泥,臉色蒼白,眼中充斥著恐懼。

三人跌跌撞撞地拔腿狂奔,眼睛只看著城鎮的方向,彷彿只想盡快回到安全的地點。只有卡雅爾回頭看了馬罕一眼,但什麼都沒說的離開了。

被留下的馬罕回頭看沼澤,火花是從那裡來的,那裡有什麼玄機?

他嚥了一口唾液,第一次感覺到恐懼,是對未知之物的恐懼,但好奇更勝一籌。他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射出美麗的火花,替自己解圍。

好奇戰爭了恐懼,馬罕分開水邊的蘆葦,踏進沼澤深處,黏滑沉重的泥濘拉扯著他的腳,但他不理會,不斷前進。

結果,對面草叢裡傳出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接著沙沙一響,像是蹲下身來的聲音。

有人在那裡,而那個人怕他。

嗅到恐懼的氣味,馬罕覺得好笑,射出火花的人,居然害怕半吊子的他?

馬罕停下腳步,對著躲藏在草叢裡的人出聲:

「是你救了我,對吧?謝謝你。我真的很開心……」

沒有回應,但馬罕感覺到空氣不同了,恐懼消失,困惑擴散開來。

馬罕繼續說:「我叫馬罕,住在那個城鎮,可是每個人都討厭我……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伸出援手,所以我想要向你道謝……」

說著說著,淚水奪眶而出。

沒錯,他感到開心。居然會有人關心他、幫助他,這在巴雅爾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他很高興,太高興了,百感交集,幾乎無法自持。

「請你出來吧。」馬罕懇求,「你……就算你是魔物也沒關係。就算你是想要吃掉我,我、我也不恨你,因為你是我的恩人。可是在你吃掉我之前,我想看看我的恩人是什麼模樣……請你出來吧,求求你。」

漫長的沉默之後,草叢沙沙搖晃起來。

走出來的是一個嬌小的人影,還是個小孩,似乎比馬罕小個兩三歲。小男孩瘦瘦乾乾,穿著沾滿乾燥泥巴的襤褸衣物。

但他的眼睛和頭髮,卻是比任何紅寶石或石榴石都要更深邃鮮艷的紅色。

納爾曼年代記3:赤之王(廣嶋玲子首部青少年小說)

關閉視窗
  • 112050501010_01.jpg
  • 112050501010_02.jpg
  • 112050501010_03.jpg
  • 112050501010_04.jpg
  • 112050501010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