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兒童故事/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納爾曼年代記2:白之王(廣嶋玲子首部青少年小說)

白の王 ナルマーン年代記 2


活 動 2022/7/1-8/31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3本74折、童書套書72折起、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廣嶋玲子首部青少年小說
奇幻異世界冒險三部曲


白之王統治寂靜和永恆,君臨白瑪瑙岩洞。
少女為了保護世上唯一的寶石,
必須全力抵抗殘酷無比的魔族勢力……

 


廢墟之塔林立的「塔之森」,棲息著偷竊物品的魔烏,
孤兒們蒐集塔上的值錢物品,轉手販賣賺取微薄金錢。
某天,名叫特斯蘭的神祕男子,
委託孤兒艾夏取回被魔鳥偷走的寶石。
艾夏找到了寶石,卻遭到魔鳥攻擊,自高塔摔落,
清醒的時候,寶石已經嵌進了她的胸口。
由於無法挖出寶石,
特斯蘭只好帶著艾夏一起去找委託人,踏上了旅程……
 

【本書特色】
‧宏偉磅礡世界觀:文字細緻的描述出架空城鎮場景與魔族特徵,如看電影般具有臨場畫面感。
‧典型的日式洋風冒險:故事情節豐富,人物刻畫鮮明,精彩的描寫出角色間的成長羈絆及鬥爭心理。
‧系列巧妙伏筆:《白之王》與《青之王》、《赤之王》描寫的年代和主角不同,但某些角色貫穿三部曲,藏有驚喜彩蛋。


書籍資料:約12萬字,無注音。
適讀年齡:適合10歲以上閱讀。

作者簡介

廣嶋玲子

出生於神奈川縣。以《水妖森林》獲得少年冒險小說大獎,於二○○六年出道文壇。主要作品有《納爾曼年代記》系列、《神奇柑仔店》系列、《鳥籠之家》、《送行者的女兒》、《鐵匠的女兒》和《追魂者》等。

譯者簡介

王華懋

專職譯者,譯作包括推理、文學及實用等各種類型。
近期譯作有《我的戀人》、《快眠大全》、《我沒死,只是變成了掃地機器人》、《最好在二十幾歲就知道的事》、《名作要從最後一句開始讀》、《暗黑之羊》、《再會貝多芬》、《黑雨》、《營繕師異譚之貳》、《遺留的殺意》等。
譯稿賜教:huamao.w@gmail.com

繪者簡介

繪者:橋賢亀

裝幀設計:內海由

精采試閱

1

咦?客倌,早啊!昨晚一夜好眠嗎?

瞧您一臉蒼白,是怎麼啦?

……重要的東西被偷了?在房間裡稍一不留意,東西就不見了?哎呀,那一定是烏咕拉做的好事。客倌,您是第一次來到這石之都克爾巴許嗎?那也算是咱們的疏失了,看您一副行旅老手的模樣,不小心便忘了提醒您一聲了。

其實,在克爾巴許這兒,有一群棘手的魔鳥,叫做烏咕拉。牠們的身體像蛇一般細長靈活,而且身上還裹了一層油,不管是石板地還是空中,牠們都能巧妙地融入其中,難分難辨。

烏咕拉就是利用這個強項,經常溜進人家裡。一方面是為了找吃的,但牠們最愛閃閃發亮的東西,像戒指啊、銅板那些,牠們會電光石火地迅速叼走。在克爾巴許,屋裡不知不覺間溜進了十隻烏咕拉的情形,也是司空見慣。

所以這裡的居民,絕對不會把重要的東西擺出來,就算麻煩,也一定會收進櫃子裡,或是小盒子裡。噯,真是,我應該一開始就好好提醒客倌才對。

無論如何都必須找回來?唔……有錢的話,嗯,或許有辦法。

請先到都城的西邊去吧!烏咕拉的住處,就在西方叫做塔之森那一區。那裡是在古時的大戰中燒燬的舊市區,地面積了厚厚的一層灰,無數在大火中殘存的高塔林立,宛如一座森林,那些魔鳥就是在破破爛爛的塔上築巢,存放偷來的寶貝。

啊,客倌,您要上哪兒去?不行的,只知道要上哪裡找是不夠的,別操之過急。客倌看起來身手不凡,但體格頗有分量,對吧?想要爬上搖搖欲墜的高塔,根本是胡來。

塔之森是烏咕拉的地盤,牠們在自己的地盤裡,會變得極度凶暴,只要發現有人爬上塔來,就會毫不客氣地用尖喙啄人。鎧甲?那種東西派不上用場啦!再說,穿著沉重的鎧甲,是要怎麼攀登高塔?

而且烏咕拉的鳥巢多到數不清,就算隨便挑一座高塔爬上去,想找到失物的機率也非常渺茫。克爾巴許的居民絕對不會親己去找回來,因為這實在太危險魯莽,又太沒效率啦!即使得破費一番,還是會選擇安全的方法,客倌最好也這麼做。

哦,您說方法嗎?

塔之森除了烏咕拉以外,還有其他居民,是一群叫做「灰雛」的小孩子,由孤兒和棄兒組成的集團,只要付錢,他們就會幫忙爬上高塔,取回失物。您問危不危險?放心,他們身手靈巧,不會犯失誤摔落這種差錯,因為他們從懂事的年紀開始,就成天在那些塔爬上爬下。

接下來才是關鍵:烏咕拉不知道為什麼,絕對不會傷害人類的小孩,不管是侵入鳥巢,還是取走藏在巢裡頭的寶貝,如果是小孩子,烏咕拉就會容忍。

我說這話是為了客倌好,如果想取回失物,就去委託「灰雛」吧!

※ ※ ※

這天早晨,「灰雛」之一的艾夏,被一陣心悸驚醒。

這讓她一陣憂鬱,胸口躁動難安,明明就好端端的,不安卻湧上心頭。

為了鎮定情緒,在塔上睡了一晚的艾夏起身站好,手扶著塔身外側,繞行三圈,接著對兩邊的兩座塔也進行相同的動作,這是她自己的一套儀式。

請保佑我今天也能平安爬上高塔,進入烏咕拉的鳥巢,請保佑我可以找到值錢貨,然後請保佑我可以平安回到地面。

艾夏懷著這樣的祈禱,依序觸摸三座塔,這是屬於艾夏的塔,五年前同伴交給她的。

擁有自己的塔,代表攀爬高塔的技術與能力受到肯定,亦即是成為獨當一面的「灰雛」的證明。只能靠年長的同伴施捨食物的歲月已經結束了,接下來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掙錢,當時的自豪與歡喜,艾夏至今難忘。

實際上,「灰雛」的生活還滿不賴的。只要依靠烏咕拉的餘澤,便不愁餓肚子,把鳥巢裡找到的廢鐵和水晶碎塊拿到市場變賣,可以賣得不少錢。

有時候也會有客人從鎮上過來,委託她們從烏咕拉的鳥巢取回遺失的物品。

每次接到委託,所有的「灰雛」都會振奮不已,委託的東西到底藏在哪一個鳥巢?他們會懷著尋寶的心情,登上各自的塔,按規矩,找到委託物的孩子可以得到一半的酬金,也難怪他們格外起勁。附帶一提,剩餘的酬金,會用在尚未擁有塔的年幼孩子身上。

遺憾的是,艾夏還沒有找到過委託物,這件事讓她很焦急。

「……我能在這裡待到何時呢?」

某一天,原本放任孩子為所欲為的烏咕拉,突然把他們當成敵人。有好幾個孩子一如往常地進入烏咕拉的鳥巢,卻立刻就被尖銳的烏喙刺穿身體,推落塔底。

在遭遇這種悲劇之前,必須從「灰雛」獨立出去才行,放下「灰雛」的身分,展翅離去,尋找新的生活方式。

而艾夏感覺到自己身為「灰雛」,已經接近極限了,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幾歲,但應該是十二歲或十三歲。每次侵入鳥巢,她都覺得烏咕拉在惡狠狠地瞪著她,雖然並未展開攻擊,但也有烏咕拉張開翅膀,就像在恫嚇她,每次都把她嚇得魂飛魄散。

最好就此打住。今天過後,就再也別上塔了吧!

艾夏每天都這麼想,但她的積蓄還不夠多,她不得不繼續爬上高塔,尋找能變賣的值錢物品。

所以艾夏迫切地想要找到委託物,如果想要一口氣掙到一大筆錢,就只有這條路了。

老天保佑,今天一定要來個有錢的客人,然後客人的失物一定要在這三座塔之一。

祈禱結束後,艾夏拿出收在懷裡的舊麵包啃起來,麵包是她昨天找到的,表面硬得像石頭,但味道還沒變壞。

艾夏耐性十足地嚼著麵包,忽然聽見銅鑼聲響起,鏘鏘鏘地,以亂七八糟的節奏刺耳地亂敲一通的銅鑼聲,讓艾夏熱血沸騰。

有客人,銅鑼聲是通知有客人來到塔之森的信號。

艾夏把麵包收回懷裡,拔腿狂奔,她踹開覆蓋地面的灰,趕往王之塔。

途中和其他孩子們一個個會合了,「灰雛」們擁有纖細柔軟的手腳,渾身灰塵,打著赤腳奔跑,他們每個人都眼睛閃閃發亮,一臉雀躍。

「好久沒有客人上門了呢,艾夏!」

「對呀。會是怎樣的人?希望是個有錢人。」

「真的……我一定要找到寶物!」

「少來,功勞是屬於我的!」

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一起跑到王之塔前面。

王之塔。格外高大的這座塔,和其他的塔一樣殘破不堪,但只有王之塔被綠色的藤蔓圍

繞著,扎實地支撐磚石,在被一片灰燼所覆蓋的塔之森當中,王之塔的綠意無比鮮艷,甚至顯得神祕。

此外,王之塔跟其他的塔有一段距離,因此即使超過六十名的「灰雛」齊聚在這裡,也不致於過度擁擠。

抵達現場之後,艾夏定睛一看,瞠目結舌。

塔前站著一名男子,年紀約莫三十五歲,陳舊的白色行裝上,牢牢地繫著白牛皮披風,頭上包著白色纏頭布。身材很高,雖然清瘦,但手臂粗壯,顯然不是工匠那類職業。是武人或是傭兵,還是盜賊?實際上,男子的腰際佩著一把長刀。

然後那張臉……

那張臉駭人至極,射出白光的三白眼,配上顴骨高聳、臉頰凹陷的長臉。或許那人是曬不黑的體質,艾夏從來沒有看過白成那樣的皮膚,而且露出纏頭布外的髮絲,是難得一見的銀色。也因為那一身白的服裝,看上去就宛如月亮惡靈的化身。

男子的異相固然令人驚奇,但艾夏更感到大失所望,這個人看起來一點都不有錢,被烏咕拉偷走的東西,一定也不是什麼值錢貨。

另一方面,其他的孩子們為了別的事議論紛紛。

「那就是客人嗎?長得好可怕。」

「是盜賊嗎?」

「不是旅人?」

「可是他身上有劍。」

「那張臉真的有夠恐怖。」

眾人充滿好奇的目光,讓男子極不自在。

這時,響個不停的銅鑼聲停歇下來,王之塔上的大洞探出了一張臉。

「都到齊了嗎?」

「都到了,頭目!」

「那我過去囉~」

一名年輕人悠哉的從洞裡跳了出來,以猴子般靈巧的動作攀著塔壁,一眨眼便下到地面。看著客人的眼睛瞪大到眼珠子幾乎掉出來,艾夏忍不住笑了。

沒錯,目睹「灰雛」的動作的外來者,每一個都會露出這種表情,而且頭目納巴爾比任何人都更身輕如燕。

納巴爾身材嬌小,又生了張娃娃臉,看起來只有十五歲,但聽說他是在約二十五年前成為「灰雛」的。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就被拋棄,此後就一直住在這裡,明明老早就成年了,他的心卻永遠像孩子般童稚,笑容就像沙塵暴之後綻放的白色螢花般純潔無垢。

就是因為如此吧!沒有任何一隻魔鳥會攻擊納巴爾,他到現在依然蒙受著烏咕拉的恩寵。

「灰雛」們都把納巴爾當成哥哥般仰慕,打從心底敬愛他。雖然有好幾個因為遭父母拋棄而變得叛逆的惡童,但即使是這樣的孩子,也絕對服從納巴爾。

這並不是因為納巴爾是眾人當中年紀最大的一個,而是因為他擁有源自於純潔無垢的神祕直覺。

前來委託的客人當中,也有一些危險人物,像是一取回失物,就耍賴不付錢,或恐嚇「灰雛」,要他們乖乖就範。

納巴爾能識破這些心存不軌的客人。再親切的笑容、再誘人的報酬,都騙不了他,所以只要納巴爾哭道:「我討厭這個人,叫他走開」,孩子們就會像沙塵暴一樣群起圍攻,將客人從塔之森驅離。

自從納巴爾成為頭目以後,就再也沒有遇到過客人賴帳,或孩子們遭遇危險的情形了。

而既然納巴爾會答應,表示這名銀髮男子是個正派人士,雖然長得很可怕,但應該不用擔心。

納巴爾笑咪咪地對著等待指令的孩子們說:

「這個人說他想找樣東西,大家幫幫他吧!他說是個綠色的大石頭,非常非常漂亮。」

聽到納巴爾這話,孩子們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那是寶石嗎?」

「綠色的石頭,那是綠柱石嗎?」

「還是翡翠?」

「少來了,阿伯,你真的被偷了那種東西嗎?」

面對吱喳個沒完的「灰雛」們,男子不悅地回嘴:

「我不是阿伯,我才二十七歲。」

「………」

一秒鐘的沉默過後,爆出一陣哄堂大笑。

「對…對不起喔!我們改口就是了。」

「長得像阿伯的大哥哥,你說的綠色石頭,是寶石嗎?」

「不要亂叫!」

男子凶惡的面相變得更加凶神惡煞地吼道,但這更顯得滑稽,孩子們都捧腹大笑起來。

艾夏莫名地喜歡上這個人了。外來的客人多半不是裝模作樣,就是瞧不起他們,但這個人不一樣,他平等地對待「灰雛」。

和孩子們對罵了一陣後,男子疲倦地以手覆額:

「夠了……阿伯還是什麼都好,隨便你們愛怎麼叫。總之,我失竊的東西是寶石,大小約是貓頭鷹的眼珠那麼大,顏色是綠色,會發光,你們可以幫我找出來嗎?是別人寄交在我這兒的東西,非常貴重。」

「那報酬呢?你願意拿出多少錢?」

「目標是寶石的話,一點零頭我們才不接。」

「我知道,我已經聽旅店老闆說過了。」

「這樣如何?」男子遞出掛在腰間的小袋子。

「銀幣十六枚。或許做為寶石的代價嫌少,但這是我身上全部的錢了,拜託你們務必答應。」

孩子們看向納巴爾。納巴爾微笑:「就答應吧!他看起來非常困擾。」

「真沒辦法。」

「既然頭目這麼說的話,好吧!」

「幫你找就是了。」

「真的嗎?太感謝了!」

「媽啊,眼睛不要閃亮亮好嗎?阿伯。」

「就是啊,簡直就像魔物一樣恐怖。」

「……你們真的很沒禮貌耶!」

總之,「灰雛」答應以十六枚銀幣的代價,為男子尋找寶石。

孩子們立刻奔向各自的塔,艾夏也是。

奔跑期間,胸口也怦怦跳個不停。

如果找到寶石的話,八枚銀幣就是我的了。只要有這麼多的錢,就雇得起仲介人,找份不錯的工作,可以不用再當「灰雛」了。

希望讓艾夏怦然心動,但同時也有些心痛,必須和同伴道別,讓她寂寞;必須離開塔之森,讓她不安。可是這是沒辦法的事,即使賴在這裡不走,等待她的也只有死亡。

她和納巴爾不一樣,她明白自己不像納巴爾那樣受到魔鳥的寵愛。為了盡快離開塔之森,她只許成功,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寶石。

艾夏振奮情緒,跑回自己的塔,她已經決定首先要爬哪一座塔了。

瑪烏貝的塔。

艾夏私下把住在自己的塔的烏咕拉們取名為埃賈、撒烏、瑪烏貝。今早瑪烏貝回來時好像有所收獲,清早她確實聽見了歸塔的振翅聲,以及開心的啼叫聲。

如果有什麼的話,一定是在瑪烏貝的塔。

艾夏也沒先調整呼吸,直接就跳到瑪烏貝的塔壁上,將手指和腳趾尖插進牆石間細微的隙縫或突起,身體往上抬。自從懂事以來,她每天都在做這樣的動作,因此一點都不覺得害怕或痛苦。

一眨眼就爬上塔頂了。

烏咕拉的鳥巢就在那裡。黃色的鳥巢,形狀就像側躺的壺。大小約有小屋那麼大,牢牢地黏在塔頂上。雖然是以沙築成的,但因為以烏咕拉的唾液為黏劑,非常堅固,光是用石頭敲打,也無法造成絲毫損傷。

烏咕拉會把偷來的東西存放在巢裡,牠們用閃閃發亮的物品,裝飾在蛋和雛鳥的周圍。

艾夏在入口處用力嚥了嚥口水。

以前她總是直接衝進去,但隨著年紀漸長,她不敢再這麼做了。現在她都會先探頭看鳥巢裡面,確定主人不在,否則實在不敢跨進去。

幸好沒看到瑪烏貝,艾夏鬆了一口氣,迅速溜進去。

鳥巢裡堆滿了盤子和水壺的碎片、發亮的甲蟲屍體、漂亮的鳥羽毛、銀製長柄杓、水晶碎塊等魔鳥的收藏品,幾乎都是些垃圾,不過只要耐心尋找,有時也能挖到寶。

但這次完全不需要找。

一踏進裡面,艾夏就看見了,深處有東西在發亮,是綠色的、激動人心的美麗光芒。

艾夏忍不住走向那個位置,她留意別踩到玻璃和結晶碎片,挪開擋路的東西,把手伸向發光處。

抓住的物體冰冰涼涼,光滑無比,艾夏輕輕地把手抽了出來。

是一顆渾圓的石子,然而卻像綠色的火焰般燃燒著,時強時弱,反覆明滅的模樣,就彷彿正在脈動。綠光無比地通透,直盯著看,就彷彿連靈魂都要被吸進去。

少女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東西,忘了呼吸,沉醉地欣賞著。

她不該這麼做的。忽然間,背後傳來動靜,艾夏驚慌回頭。

就在那裡,是烏咕拉。即使睜大眼睛,也只能隱約看見牠的身形,因為烏咕拉油亮的身體可以融入任何背景。

但艾夏知道,烏咕拉正看著她,用那雙潮濕陰冷的眼睛盯著她看。

艾夏嚥著口水,慢慢地動了起來。

沒事的,我是「灰雛」,我還是小孩子,今天還可以的。沒問題,可以脫身的,拜託,今天就放過我吧!放過我,我永遠不會再來了。

艾夏手中緊握著寶石,緊貼在鳥巢的牆壁上,一步一步地朝出口移動。經過烏咕拉旁邊時,心臟像擂鼓一樣亂跳,胸口都痛起來了,她屏住呼吸,設法繞過去。

感覺到陽光了,是戶外,馬上就可以離開鳥巢了。

她覺得全身活力充沛,已經沒事了。

就在她轉身背對鳥巢,準備拔腿就跑時—

一道「噗嗤!」的怪聲,艾夏感受到強烈的衝擊,轉頭一看,右肩伸出一根赤黑色的細長物體。

當她悟出那是烏咕拉的鳥喙,而且自己被刺穿了的瞬間,一陣劇痛席捲而來。

「嗚啊、啊、嗚……」

艾夏發出不成聲的呻吟,但仍然拚命掙扎,這時,鳥喙抽離了她的身體。

下一擊馬上就要來了。

艾夏強忍劇痛,連滾帶爬地離開鳥巢,這時她的左大腿被刺穿了。

「呀!」

正準備往前衝的腳一軟,少女猛地向前栽倒,她就這樣滾過塔頂,整個人被拋向空中。

以驚人的速度下墜時,艾夏仍然緊握著寶石不放。

為什麼偏偏是今天?

這是她腦中唯一浮現的話語。

※ ※ ※

赫然驚醒時,艾夏正望著天空。

藍天,沒有半點雲朵。多美的天空啊!她從來不曾覺得天空如此美麗。

胸口一陣顫動。

這時,兩張好奇的臉龐映入眼簾,是「灰雛」的頭目納巴爾,以及銀髮的委託人。

「喂,好像醒了。」委託人說。

「艾夏,妳沒事吧?」納巴爾問。

「啊、嗚……」

「等等,先不要動。」

「先躺著比較好吧~」

「我…我沒事。」

艾夏抓住擔心的兩人的手,坐了起來,腦袋深處昏昏沉沉,就好像從極深沉的睡眠中醒來那樣。

納巴爾詢問茫茫然地揉眼的少女:「到底是怎麼了?難不成妳摔下來了?」

「摔下來……」

沒錯,自己摔下來了。

艾夏想起自己從高塔上摔落,急忙檢查身體,她提心吊膽地活動手腳,但沒有任何痛楚,看來並未骨折,連個瘀青都找不到。

是因為掉下來的地方,剛好灰積得特別厚嗎?總之,這真是天大的幸運。掉下來的時候,她都已經接受自己的死亡了。

這時,她想起了寶石。

對了,我找到寶石了。寶石到哪裡去了?

打開手掌,空空如也,明明自己握得那麼緊,一定是撞到地面的時候張開了手,寶石不知道彈到哪裡去了。

艾夏臉色大變,開始扒挖四周圍的灰燼。

「呃,喂?」

「艾夏,怎麼啦?突然慌成這樣。」

「寶石!我找到了!我找到寶石了!」

「什麼?」

「掉下來的時候我握在手裡的!所以絕對就在這附近!」

委託人和納巴爾聞言,也開始翻找周圍的灰燼。

這時,不經意地瞥向艾夏的男子倏地瞇起了眼睛:

「喂……那光是怎麼回事?」

「咦?哪裡?」

「妳的胸口在發亮。」

納爾曼年代記2:白之王(廣嶋玲子首部青少年小說)

關閉視窗
  • 112050501009_01.jpg
  • 112050501009_02.jpg
  • 112050501009_03.jpg
  • 112050501009_04.jpg
  • 112050501009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