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BL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絕世小受莫小白1:腹背夾攻

絕世小受莫小白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老天,穿越還是交給女孩兒來做比較好!
當天然呆花美男穿越到NP文,會是內外夾「攻」?還是萬「受」無疆?

★《八夫臨門》、《菊領風騷》作者張廉腐力全開,首次挑戰BL力作
★ 多方強攻、一次襲來的歡樂BL-NP文
★ 獨家收錄:「送莫小白穿越計劃書」番外
★ 隨書附贈:「曖昧書封完整版」+「莫小白婆娑國制霸守則Q版人設」雙面拉頁海報

「恩主公」沒保庇,「N主攻」做伙來
「小攻退去,小受走開!」我莫小白可是「正港男子漢」,求求你賣勾來!

長得比女生還正點的大學生莫小白,受同學陷害穿越到「婆娑國」。這地方男風鼎盛、好養小倌,每個男人都用色瞇瞇的眼光看他。還好他遇見據說心地善良的妓院老闆——林默然,不但讓他吃香喝辣還給他戴上鈴鐺,這鈴鐺和皇帝令牌一樣好用。等等!柔美可人的頭牌小倌闌兒為什麼要吻小白?道貌岸然的林默然竟爬上小白的床?連林默然的死對頭美艷偽娘君璃鏡都看上了他?掛鈴鐺的意思竟然是……?

小白因而逃離青樓改去闖蕩江湖!好不容易遇到個武林真男人——歐陽日明,可這正氣凜然的傢伙為什麼要口中一邊喊著:「小雲」,手還在小白的衣服裡亂鑽?冒險途中更意外吸走武林魔頭的百年內功,不調息這內功可會自爆,為了性命只好拜死人臉孤煌為師,不過調息的方法竟然是……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别物種性别,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给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繪者簡介

何何舞
筆名:ENO
生日:4月24日
籍貫:重慶
職業:插圖高手,漫畫人。擅長水彩水墨風格。
出道作品:2002年短篇漫畫《坐著火車到我的寂靜街》
已出版作品集:《華蓋之月》、《銀蓮花》、《空蟬與詩》

精采試閱

真TM恨死那幫女生了!
小說裡寫掉到水溝會穿越,她們就信了,靠!一幫蘭州燒餅!就這麼把我推下來了!
可惡!我的衣服現在全吸附著髒水,頭髮也都濕了,好想吐!身上是什麼玩意?啊!是泡麵!
噁──
老子要殺人!
所以說,女生這種流血一個星期還不死的動物,就是怪物!看了幾本穿越小說就開始幻想穿越,居然還拿我做實驗,還說我是什麼……受?受是什麼?不去想了,她們嘴裡肯定吐不出好詞……
擦,這水溝怎麼走不到出口?
真倒楣。被一幫女生設計,我莫小白真是白痴……不不不,是大意!我是男生,女生找我幫忙,當然要挺身而出!只是……唉……大意了、大意了……
嗯!終於看到亮光了!
太好了,是出口!
慢著,我不能這麼出去,這樣我莫小白一世英名,還有乾淨整潔的形象全都毀了,
面子丟盡,會成為全校的笑柄。
不行不行,再怎麼說我也是校草之一,頭可斷,血可流,髮型可不能亂!不能被人看見我這麼狼狽,排名會掉的!嗯─摸下巴,要不……等到晚上……啊啊啊啊!真是火大啊啊啊啊!老子要砍了那幫女生!否則我就跟她們姓!
開始……等待天黑中……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啊啊啊!不行!我等不下去了!這該死的下水道,都快被熏死了!
算了,捂臉衝出去!
用力跑!
呼!終於出來了!空氣果然清新多了啊!
好像嗯……挺安靜的。我五指分開,從指縫往外看。
嗯?
這裡……是哪裡?
我放下手,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樹林。四周只聽見鳥鳴聲,感覺很寧靜。
奇怪,不記得醫學院有這樣一片樹林。
我抬頭看,陽光也被茂密的樹葉擋住了。
這裡……到底是哪裡?
「呼……呼……」
什麼……聲音?
茂密的灌木叢之中有一雙咖啡色的眼睛正盯著我看,那不是人的眼睛。難道是老周的阿旺?
老周是在我們學院警衛室工作的老頭。阿旺是他的狗,晚上也負責巡邏。
原來是阿旺。
我鬆了口氣,向牠招手:「阿旺,是我,莫小白。」阿旺是條退役的狼狗,認識學院裡所有的老師和學生,十分厲害。
我朝牠走去,忽然間,牠竄出了灌木叢,而當我看清那不是阿旺而是一頭黑熊時,
登時傻了。我們學院哪來的黑熊?醫學院用熊做解剖?全世界都在抵制用活熊取膽,這是會被人譴責的呀!
在黑熊撲過來的三秒鐘內,我腦子裡飛快閃過一個念頭,原來我已經走出自己的醫學院,跑到離我們學院三百公尺外的獸醫學院了!
三秒鐘,只有三秒鐘,我回過神後腳卻動不了。為什麼?因為我嚇呆了。什麼?你說我膽小?那你也來試試黑熊朝你撲來的滋味!
可是,也就在這三秒鐘內,黑熊忽然「嗷」的一聲,從飛撲變成自由落體。
「砰」的一聲,牠摔在我面前,我腿一軟跌坐在地上,腳底正好對著黑熊的頭。
嚇、嚇死我了,我滿頭都是汗。還好沒人看到我這矬樣,不然臉就丟大了,準能讓寢室的兄弟們笑上七天七夜。
我嚥了口口水,踹踹牠,「呼」的一聲,牠居然又醒了。靠!還沒死!我踹牠做什麼?我真白痴……不,是大意、大意。我轉身就跑,黑熊也掙扎地爬起來追我。
我用力跑,使出吃奶的力氣。不對啊!我出來的地方怎麼會是個山洞?我再進去一看,地上也完全沒有污水,乾乾淨淨,不像剛才那樣臭得令人受不了。我越跑越覺得不對勁。
「嗷──」那黑熊追著我,我摒除雜念閉眼悶頭狂跑,還一邊大叫給自己打氣。
咚的一聲,我撞上了石壁,撞得我眼冒金星,頭暈目眩地坐在了地上,等我看清面前是石壁時,我嚇呆了!真的被那幫女生害慘了。這哪還是什麼骯髒下水道,只有一道結結實實的石壁,完全沒有路。
真、真的穿越了!
Fuck !我不信!
我跳起來一拳揮在牆上,還真疼啊!關節都擦傷了,血跡斑斑的。
「該死!讓我回去啊──」可是,我喊有什麼用?牆還是牆,而後面的熊是越來越近了。
真是倒楣!我很害怕,但此刻我必須保持冷靜。可是,那是龐大的肉食性動物黑
熊!我又不是TMD什麼特種部隊,要我怎麼冷靜?
穿越小說我也沒少看。別的男生穿越是當種馬,我穿越怎麼就變成黑熊的食物?不行!既然無法冷靜,乾脆就跟牠拚了!我看看四周,沒有任何可以當武器的東西,好,那就咬牠!
對了!黑熊不吃死人!靠!我都被嚇糊塗了。我趕緊躺下、閉眼、屏氣、裝死。
「呼呼呼呼。」黑熊在我身上嗅嗅嗅,其實我心裡很害怕的。但是怕也要忍住,一定能撐過去的。
「碰」,地面震了震,好像黑熊又倒了……我睜開一隻眼小心觀察,果然黑熊就躺在我旁邊。難道是因為我太臭了?直接把牠給熏死了?
這次我記住了,不再動牠,悄悄的、慢慢的,從牠身邊爬走,然後拔腿就跑,我一口氣跑到洞口,眼前忽然出現一個人,一下子沒來得及停下來,就撞了上去。那個人的胸口很硬,撞得我眼冒金星。這兄弟的胸肌怎麼練的?也太硬了,像石頭一樣。
「好臭!」他扶住我。
我頭暈目眩、氣喘吁吁,看什麼都像在晃。大哥,你以為我想嗎?我莫小白可是從小就很愛乾淨的。
「小兄弟,你沒事吧?」他捏著鼻子說。
終於,視線不晃了。可是,這哥兒們怎麼是古代獵戶打扮?頭上還頂個髮髻,臉上留著大鬍子。
靠!難道穿越到了古代?那個擦屁股要用竹片的古代?擦!我想……我還是去餵黑熊吧!
「喂!小兄弟,小兄弟。」他拍我的臉,「怎麼突然傻了?」
我心裡很難過,竟然就這麼和家人、電腦、手機、八十級的法師、上百張瑤瑤照片分開了。我畫圈圈詛咒那些把我推下來的女生,一年沒有衛生棉用!哼哼哼,我陰森森地笑了。
可是,我心裡又很興奮。穿越了!這是奇蹟,而這個奇蹟就發生在我莫小白的身
上,我的血液開始沸騰。
「小兄弟,你該不是中邪了吧?笑得好嚇人啊。主子,主子!你快來看看!這裡有個小兄弟被黑熊嚇傻了,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
「怎麼了?」
嗯?這聲音……有點耳熟。
「啟稟主子,從黑熊洞裡忽然跑出了這個小兄弟,大概是之前被黑熊抓去的,好像嚇壞了。」
「是嗎?那就帶他回城吧!」
離開?回城?對!既然穿越了,就不能浪費這張免費的時空穿梭票。嗯!每一個穿越的男主角,必定會有一番奇遇,不是成為武林大俠,就是開闢一國江山,現在是我莫小白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哼哼哼!我陰惻惻地笑。
先讓我看看這個聲音挺耳熟的人是誰。那個新來的古人不是獵戶打扮,身上穿的是電視劇裡有身分的人會穿的衣服,咖啡色還帶點紫。再看看這人長什麼樣。
這、這不是……
「林默然?」我驚訝地叫他,而他也有點迷惑地看我,那樣子像是完全不認識我。
「什麼?」
「什麼什麼?」
「你是誰?」
「我是莫小白啊!你怎麼好像不認識我了?」
「我為什麼要認識你?」他笑,笑聲聽來有點嘲弄意味。
我奇怪了:「你當然認識我,我們就睡隔壁……不對,我穿越了。」我看向身後,再看回來,「這裡已經不是我的世界,那麼這個林默然……就不是我的那個……嗯……怎麼會那麼像……奇蹟啊……」
「你一個人在那裡嘀咕什麼?」他的聲音變得很不友善,可見他的確不是我同學林默然,因為林默然和我說話時都友善得很……我也說不上來。女生說那是溫柔。可是一個男生對另一個男生說話溫柔,呃……我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好奇怪的感覺。
要說林默然,他也是個風雲人物。他是我們學院第一校草,儘管我不想承認。他人長得帥,有明星氣質,聲音又好聽,所以女生都喜歡他。
不像我,雖然長得很帥,但是總會被人當作女生。長相我沒得選擇,天生像我那千年老妖漂亮媽我也不能有意見,否則我媽會停掉我的信用卡。
女生對林默然都是眼冒桃心說:「哇!好帥。」
到我這:「哇!好漂亮。」
我想吐,卻吐不出來。
男生被說成漂亮,箇中苦澀只能往肚子裡吞。
偏偏我還死要面子,在女生面前表現得很溫柔,其實當她們說我漂亮的時候,我真想一巴掌搧過去,妳爸才漂亮,妳們全家雄性都漂亮。
「主子,你看,他又在發呆了。這次好像比剛才更加嚴重。看來主子你比黑熊更讓他害怕。」
「嗯?」
「呃……小的失言了。其實主子,京城裡誰不認識你,看到你會害怕,也是情理之中吧?你看他嚇的,半天都說不出話來了。」
「哼!或許吧。小兄弟,在下的臉好看嗎?」古代林默然開口了。
我再次回神,看看他:「抱歉,我認錯人了。」
「是嗎?」他對著我一笑,那笑容也是跟林默然一模一樣,就是那種女生喜歡的什麼邪魅中帶著一絲冷酷,反正我們男生不懂啦,不就是裝酷嗎?這我也會,有什麼了不起。
「老周,你去把熊扛出來,我帶這位小兄弟離開。」他吩咐那位獵戶,我驚了,什麼?他是老周?和我們警衛室的老頭同一個名字?不過,這老周可比那老周年輕多了。
「小兄弟,走了。」古代林默然皺皺眉看了我一眼,指向洞外,眼裡帶著嫌棄。
我明白,他是嫌我髒。別說他,我自己也快熏死了。
「喂!你叫什麼名字?」我對這個古代林默然還是有點好奇的。
「你怎麼這樣跟我們主子說話?」老周不客氣地推了我一把,我打掉他的手:「幹麼推人!問問不可以啊?」這裡的人真不友善。
老周奇怪地打量我:「你這小子剛才不是嚇傻了?現在哪裡來的膽量敢這樣跟我家主子說話?」
「奇怪了,」我也奇怪,「問你家主子的名字,跟膽量有什麼關係?不說就算了,
這裡是哪兒?什麼年代?誰當皇帝?」
「喲呵呵!」老周繞著我走起來,然後站到他主子身邊,「主子,這小子是真傻了吧?剛才他叫主子的名字,現在又裝糊塗問起您的名字來了。」
「什麼?你也叫林默然!」這也太巧了!
這裡的林默然揚著唇笑道:「怎麼,你認識的那個長得與我相似的人也叫林默然?」
「是啊!暈,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我想打自己一個耳光,但是下手時果斷地拍向旁邊的老周,「啪!」老周被我一打,一時之間傻住了。
嘶,手心真疼,一半是我打的,一半是被老周臉上鬍子扎的,我果然不是在做夢。
手背也很痛,我一看,擦!我又大意了,剛才已經在山洞裡打過一拳,皮都磨破了。
「你為什麼打老周?」他和我始終保持距離,應該是被我熏的。臉上是我打他僕人的不悅,但他並沒有回打我。
「有蚊子。擦,平行空間。」
「你在說什麼?」他又問。我有些鬱悶:「沒什麼,反正你也聽不懂。」
「大膽!怎麼這麼跟我主子說話呢!」老周回過神又開始罵我,我奇怪地看他,他主子好像是什麼了不起的人,不能隨便跟他說話。
林默然對他揮揮手,他朝我瞪瞪眼之後,就去扛他的黑熊。
我看看林默然,這個人得好好利用。於是我笑呵呵地拍上他的肩,綻放我和平大使的笑容。一般來說,在我這個笑容下,無論是男生、女生,都可以被我隨意利用。
可是眼前這位兄弟,眼睛卻有寒光劃過。難道是我功力退步了嗎?他睨向我拍在他身上的髒手,我看到自己的手在他布料上乘的衣服上留了污印,原來是因為這樣。看來這兄弟跟我一樣愛乾淨。
「呃……對不起。弄髒你衣服了。」我拍了拍,污印更大了。汗,我還是不拍了,
這哥兒的臉都黑了。
「這位朋友,我迷路了,能不能帶我出去?我需要洗個澡。」我的身體又臭又癢,連我自己都想吐。
他忽然低下頭,陰森森地笑:「你既然知道我們的身分,又在裝什麼傻?」
「裝傻?」我奇怪地看他,瞪著他挨近的臉,「不願意就算了,本少爺自己也能出去!」我推開他,大步走出山洞。
外面是茂密的樹林,我完全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不過,沒關係,大膽往前走吧!
我的背開始癢了起來,一邊走一邊抓。怎麼這麼癢?該不會被什麼蟲咬了吧?
「別抓了,再抓皮就破了。」林默然走到我旁邊,笑得很奇怪。
我看看他,再看看手,立時「啊!」地尖叫起來,我的指甲裡全是血,「這這這是什麼蟲啊?」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我趕緊脫下上衣,衣服後面都有點點血跡,看起來挺嚇人。
林默然皺著眉看著我的背,我立刻問:「看到蟲子了沒?幫我拍一下。」我看不到後背,但是蟲子這種東西真是讓人噁心。
他抬手摸了摸我的背,我想他是在幫我拍蟲子,於是道謝:「謝謝啊!蟲子是不是沒了?」
他收回手,反而也脫起了衣服,一邊脫一邊說:「這裡有一種花的花粉有毒,你的衣服太寬鬆,容易飛進去。你穿上我的衣服把自己包緊,我帶你去洗澡。」說完,他把那件被我弄髒的衣服扔在我頭上,原來不是蟲,是花粉。什麼花粉這麼毒?
我趕緊把衣服穿上。他的衣服很大,我把自己從脖子到屁股包得緊緊的,絕對不會讓那有毒的花粉鑽進去。
我看看正在整理衣服的林默然,衣領高高地緊貼著脖子,難怪花粉進不去。
又開始癢了,我又想去抓。
「別抓,抓破了皮膚會爛。」他抓住我的手腕阻止我。
不能抓還真是折磨人。男人可以不怕痛,但這癢實在很難忍。
「那個……林默然,謝謝你的衣服。」對著古代的林默然,我還是有些不自在。
「不用謝,我的袍子一直都是髒了就扔的,現在便宜你了!」
「……」這人說話可真直接。
「你到底是誰?」他領著我往前走。看來我選的方向沒錯。
「莫小白。」
「莫小白?好……」他說。我奇怪地看他,好什麼好?我現在可不好,癢得只想把皮扒了……
我一路忍著奇癢跟著林默然出了林子,看到了一匹棗紅馬。
他唰的一下就上了馬,姿勢分外帥氣,我也緊接著想要爬上去,他卻阻止我,露出那種很壞的笑:「你還想上來?」
「你的意思是……要我在後面跟著?」我指著馬屁股。馬尾正悠閒地甩動。
他唇角勾勾:「當然。你不能弄髒我的馬。」
「……」本少爺繼續忍。
「咿嘿嘿嘿~」寶馬在嘲笑我,我鬱悶地走到牠身後。
「噗──」忽然,牠馬尾一揚,一股熱熱的、臭臭的氣體朝我迎面撲來,將我的瀏海吹起。
「……」我要宰了牠!
「哈哈哈哈……」林默然在馬上大笑,我瞪著他的背影,用我的眼神殺死他!忽
然,他又轉過頭來,我立刻對著旁邊吹口哨。

審定推薦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一致好評】
「第一次有主角能讓我覺得傻的很可愛、傻的好天真、傻的不做作,難怪其他的男主角們都不惜使出渾身解數、偷搶誘哄拐騙他進金屋中,這麼可愛的寶貝不收歸己有才是真正的傻瓜呢!」
——讀者 天晴

「君璃鏡有目的地循序攻克小白芳心的過程和他與莫小白針鋒相對的場面都令我臉紅心跳、印象深刻,儘管短短兩次的相遇都以跳海、跳河等方式結束,讓我更加期待作者下回將用什麼更獨特的出場及收尾來描述這一對的劇情發展。雖然目前喜歡的是君璃鏡,我也開始期待作者描寫莫小白如何攻克孤煌和日明小狼犬之心的種種過程啊!但是,感覺孤煌和莫小白這段情也會有令人難以預估的發展。」
——讀者 星榆

「《莫小白》整體而言是一本很歡樂的小說,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因為看起來很輕鬆很快樂。雖然莫小白的處男之身一直岌岌可危,但我實在擔心不起來,反倒是一直期待哪個攻能得到小白的處男身。」
——讀者 咖啡飛

「主角個性迷糊率真,傻里傻氣,經常鬧笑話,使故事不平板無趣,使故事增添了些活性。」
——讀者 米蟲

絕世小受莫小白1:腹背夾攻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