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青少年小說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魔法圖書館的祕密

Sorcery of Thorns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420元 
優惠價:79 332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霍爾的移動城堡》x《傲慢與偏見》
2022最奇幻浪漫的少女魔法師冒險故事!

 

【國外暢銷佳績/得獎紀錄】

「如果你喜歡霍格華茲圖書館,或者【古王國系列】的克雷爾圖書館,你一定會在書中找到歸屬。這本書節奏緊湊、大氣磅礴又帶著詼諧幽默。從歌德式的開場到完美的結尾,都讓我愛不釋手。」——《熊與夜鶯》作者 凱薩琳・艾登

「本書如同一顆迷人的寶石……我非常喜歡並享受這個故事的每一刻。」——《魔幻卡瓦拉》系列作者 史蒂芬妮・蓋柏

★英國衛報2019年夏天必讀YA類推薦書單
★Goodreads讀者票選年度YA奇幻小說好書、超過70,000讀者搶評!
★美國亞馬遜奇幻小說類編輯選書、4.6星好評!

【內容簡介】

「在那座圖書館裡,每一本書都是有生命的;它們會在書架上與你對話,各有個性與想法,甚至很危險……」

魔法師都是邪惡的。伊莉莎白從小就知道這件事。

孤兒伊莉莎白被遺棄在奧斯特米爾的大圖書館前,自然而然地在圖書館與魔法中長大。
大圖書館中的書,會在書架上低語,有個性與想法,如果書被激怒了,它們會變成由墨水和皮革幻化的邪物。而伊莉莎白希望成為一名看守魔法書的守護員,負責保護王國不受它們侵擾……但她真的能勝任這個工作嗎?
然而,一個意外的夜晚,那本最危險的魔法書「眼之書」被釋放了,化成邪物。伊莉莎白不顧一切制服邪物,卻被列為開啟魔法書的嫌犯,準備送往首都受審。除了她的死對頭——年輕的高階魔法師納森尼爾及其惡魔僕人之外,她求助無門,不得不與對方合作。
但她很快地發覺自己被捲入一場橫跨數百年的陰謀中,不但圖書館將被燒毀,整個世界也會隨之毀滅!能夠拯救一切的方法唯有讓伊莉莎白進入書中,進入死去作者創造的另一個次元、那個惡魔生存的異界,透過作者留在書中的意志與密碼,找出藏在書中的祕密……

作者簡介

瑪格莉特‧羅傑森 Margaret Rogerson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作品已被翻譯成十多種語言。當她不是在讀書或寫作時,她喜愛觀賞紀錄片,並在森林裡尋找蟾蜍與蘑菇。目前她和獨眼貓Commodore定居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

相關著作:《魔法圖書館的祕密》、《烏鴉幻咒》

作者序

【致謝】

我聽過這樣的說法:第二本小說難寫得要命,我自己的經驗也不例外。我超級感謝經紀人Sara Megibow以及我的編輯Karen Wojtyla,寫作這第二本書遇到瓶頸時,是她們大力支持我。若非她們的理解與耐性,我絕對不會有機會發掘這個故事。
我也要向McElderry Books整個出版團隊致上大大感謝。Nicole Fiorica,謝謝妳如此親切地回答我荒謬的問題。也謝謝Bridget Madsen、Lisa Moraleda、Sonia Chaghatzbanian、Beth Parker、Justin Chanda、Anne Zafian、Chrissy Noh和Ellen Winkler,你們幫忙讓這本書從裡到外呈現最好的樣貌。我的靈魂歸Charlie Bowater所有,妳繪製的美麗封面讓我每次看到仍是敬畏不已。
接下來,我想向我的父母道歉,在我為這本書收尾時,你們容忍了許多因壓力引起的古怪行為,而且你們也確保我沒有餓死。「謝謝你們」根本難以道盡我想表達的一切。我也很感謝哥哥Jon Rogerson,以及我的乾姊妹Kate Frasca;還有Denise Frasca,謝謝你們如此熱情地支持我的作品。
Jessica Stoops和Rachel Boughton:妳們已經知道自己對我意義多麼重大,若沒有妳們,我不會是同一個作家或同一個人。謝謝妳們。也謝謝我親愛的朋友Jamie Brinkman、Kristi Rudie、Erin Phelps、Nicole Stamper、Liz Fiacco、Jessica Kernan、Katy Kania和Desiree Wilson,妳們是我所能認識的最棒的人。
作家夥伴們,凱薩琳.艾登(Katherine Arden)、Jessica Cluess、史蒂芬妮.蓋柏(Stephanie Garber)、Heather Fawcett、Emily Duncan、Isabel Ibañez Davis、Ashley Poston和Laura Weymouth──謝謝妳們的智慧、友誼和不可思議的作品;若是沒有妳們,這趟旅程將何其孤單。
最後,同樣重要的是,我無法形容多麼感謝支持我的作品的獨立書商,包括Allison Senecal、Nicole Brinkley、Sarah True、Cristina Russell和Rachel Strolle。太感謝妳們了,妳們最棒。

譯者簡介

聞若婷

師大國文系畢業,曾任職出版社編輯,現為自由譯者及校對,擅長領域為小說。譯作包括《魔法圖書館的祕密》、《誰會愛上你受的傷》、《從前從前,在河畔》、《失落詞詞典》、《孤獨世紀》、《看不見的圖書館》系列。
賜教信箱:michelle.translator@gmail.com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夜幕降臨的時分,死亡馳入夏莫蕭大圖書館。它是乘著一輛馬車抵達的。伊莉莎白站在庭院,看著那些眼神狂亂的馬匹轟隆隆穿過柵門,口中吐著白沫。往高處望去,最後一抹夕陽熾亮地映在大圖書館塔樓的窗戶上,彷彿窗內的房間著火了──但是餘暉快速退去,向上收縮,使得守護圖書館雨痕斑斑女兒牆的天使和滴水嘴獸,都伸出有如細長手指的影子。
馬車咔噠咔噠停下來,側面有一面鍍金徽章閃閃發亮:交叉的鵝毛筆和鑰匙,是學院的符號。馬車後側被鐵條改造成一座囚室。儘管夜涼如水,伊莉莎白的手心仍因汗水而濕黏。
「史奎文納,」她身旁的女人說,「妳的鹽帶了沒?手套呢?」
伊莉莎白輕拍胸前交錯的皮帶,觸摸皮帶上的小袋子,又摸了摸掛在她腰間的一罐鹽。「帶了,館長。」她獨缺一把劍。但她要成為守護員以後才能爭取到佩劍的權利,而要成為守護員必須在學院接受好幾年的訓練。能夠堅持到那一步的圖書館員很少,他們要嘛是放棄了,要嘛就是死了。
「很好。」館長停頓了一下。她是個淡漠而優雅的女人,面容蒼白如冰,髮色紅豔似火。一道疤從她的左側太陽穴一路延伸到下巴,使她的左臉頰皺起,還令她的一邊嘴角永遠都歪向旁邊。她和伊莉莎白一樣,胸前穿戴著皮帶,但她的皮帶底下穿的是守護員的制服,而不是實習生的長袍。油燈的光芒隱隱照亮她深藍色外套上的黃銅鈕釦,也在她擦得油亮的靴子上反光。繫在她腰側的那把劍細長而呈錐形,劍首上的石榴石晶亮。
這把劍在夏莫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它叫「屠魔者」,館長才十九歲時就用過它來跟一隻邪物戰鬥。她就是在那次留下那道疤,謠傳只要她開口說話都會感到椎心之痛。伊莉莎白很懷疑這謠言的真實性,不過館長確實惜話如金,而且更是從不微笑。
「記住,」館長終於繼續說,「我們進到地窖後,如果妳在腦中聽到說話聲,不要去聽它在說什麼。這是級別八的,有幾百歲了,千萬不可等閒視之。打從它被創造出來,它已經把幾十個人逼瘋了。妳準備好了嗎?」
伊莉莎白吞了吞口水。她喉嚨裡的結讓她無法回答。她幾乎不敢相信館長在對她說話,更別說館長還找她來幫忙運送到地窖裡的工作。通常這樣的責任遠超出實習圖書館員的位階。「希望」像一隻受困屋內的小鳥在她體內彈射,飛起、落下、再度飛起,為了遠方可能有的開闊天空而耗盡自己的體力。驚恐像是影子隨之閃現。
她要給我個機會證明我值得接受訓練成為守護員,她心想。如果我失敗了,我就會死,那麼至少我還能發揮點用處。他們可以把我埋在花園裡餵蘿蔔。
她在長袍兩側擦了擦手汗,然後點點頭。
館長開始穿越庭院,伊莉莎白跟上去。碎石在她們的鞋跟下嘎扎作響。隨著她們逐漸靠近,一股惡臭撲面而來,像是有浸過水的皮革被留在海岸邊任其腐爛。伊莉莎白是在大圖書館裡長大的,從小就被魔法書那股墨水與羊皮紙的氣味環繞,但這與她所習慣的氣味天差地遠。惡臭薰得她眼睛刺痛,還害她手臂起了雞皮疙瘩。它甚至讓馬匹緊張不安。牠們扯著韁繩驚退,不理會試著安撫牠們的馬夫,踢得碎石四濺。就某種角度來說,伊莉莎白有點嫉妒那些馬,至少牠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牠們身後一路從首都來到這裡。
一對守護員從馬車前方跳下來,他們的手緊握著劍柄。他們惡狠狠地盯著伊莉莎白,她逼自己不要往後縮。她反倒是挺直背脊、抬起下巴,努力跟他們一樣擺出冷硬如石的表情。她或許永遠爭取不到一把劍,不過至少她能表現得像她有勇氣使劍。
館長的鑰匙環咔啦作響,接著馬車後側的雙扇門就發出令人顫慄的低鳴聲打開了。在昏暗的天色下,鑲著鐵板的囚室乍看是空的。這時伊莉莎白看出地板上有一樣物體:一只扁平的方形鐵箱,上頭用至少十幾個鎖保護著。對外行人而言,這樣的預防措施可能顯得荒謬──不過這種想法很快就會改變。在薄暮時分的寂靜中,箱內傳出咚的一聲,餘音不絕,威力強大到撼動馬車,讓雙扇門都快要從鉸鍊上鬆脫。其中一匹馬尖聲嘶鳴。
「趕快。」館長說。她握住箱子的一邊提把,伊莉莎白握住另一邊。她們合力提起沉重的箱子,走向一道門,門上有一條由左右兩邊哭泣天使各持一端的卷軸,卷軸上刻著一行字。「OFFICIUM ADUSQUE MORTEM」,隱約可看出是這些字,它幾乎被陰影遮蔽。是守護員的訓言。盡忠職守,至死方休。
她們走進一條石造長廊,火把躍動的光芒將長廊照亮。鉛一般重的箱子已經讓伊莉莎白的手臂很痠了。它沒有再動,但她並沒有因為它靜止不動而安心,因為她懷疑這代表什麼:箱子裡的書在聽,在等待。
地窖入口旁有另一位守護員在站崗,當他看到伊莉莎白跟在館長身邊時,他的小眼睛閃現厭惡的幽光。他是芬奇守護員。他有一頭灰白的短髮,臉龐浮腫,五官似乎都陷進肉裡,像是麵包布丁上的葡萄乾。他在實習生之間惡名昭彰,大家都知道他的右手比左手大,肌肉發達,因為他經常藉著鞭打他們來鍛鍊他的右手。
她用力握緊箱子的提把直到指節泛白,本能地繃緊神經準備挨打,不過芬奇在館長面前不能動她一根汗毛。他低聲嘟囔,同時用力拉扯一條鐵鍊。吊門一吋一吋地升起,將它尖銳的黑齒抬到她們頭上。伊莉莎白跨向前。
箱子突然傾斜。
「穩住。」館長嚴厲地說,因為她們兩人都斜靠在石牆上,幾乎要失去平衡。伊莉莎白的胃猛然下墜。她的靴子懸在螺旋梯的邊緣,那道螺旋梯令人暈眩地扭轉著直通下方的黑暗。
她猛然醒悟可怕的真相。這本魔法書想要她們摔下去。她想像箱子滾下樓梯、砸在底部的石板上,然後爆開──到時候會是她的錯──
館長一手握住她的肩膀。「沒關係,史奎文納。沒發生什麼事。握牢扶手,繼續走吧。」
伊莉莎白費了番力氣才別開頭,不去看芬奇那張充滿譴責意味的臭臉。她們往下走。下方飄上來一股來自地底的寒氣,聞起來有冷冷的岩石和黴菌的氣味,也有比較非自然的氣味。石材本身就滲透出一股惡意,源自在黑暗中受苦幾百年的古老生物──未眠的意識,無夢的心智。被幾千磅的泥土給悶住,這種寂靜滯重得讓她只能聽到自己的脈搏在耳朵裡咚咚地響。
她整個童年都在探索大圖書館無盡的隱密角落,窺探它數不清的神祕謎題,但她從未進過地窖。從她有生以來,地窖就像某種藏在床底下的不能提起的東西,鬼鬼祟祟地潛伏在圖書館下方。
這是我的機會,她提醒自己。她不能害怕。
她們進入一間類似大教堂地下墓室的房間。牆壁、天花板和地板都是由同一種灰色石材建成的。稜狀的柱子和圓頂天花板具有藝術性,甚至帶有崇敬意味。牆上的壁龕裡立著一尊尊天使雕像,它們腳邊的蠟燭淌著融蠟。那些天使用籠罩在陰影中的悲傷眼神守護一排排鐵架,鐵架在地窖中央構成了好幾條走道。這些鐵架與圖書館樓上區域的書架不同,它們是焊在地上的。一個個上鎖的箱子像抽屜一樣夾在鐵架之間,再用鐵鍊固定住。
伊莉莎白告訴自己,她們經過那些箱子時聽到的低語聲只是她在幻想。鐵鍊上覆著厚厚的灰塵,大部分箱子已經幾十年未曾受到擾動,而它們的居民也仍在沉睡。不過她的脖子後側依然感覺刺刺癢癢的,好像有人在監視她。
館長帶著她經過鐵架區,走向一個小房間,房間中央有一張用螺栓固定在地上的桌子。一盞油燈在染著墨漬的桌面投下像患了黃疸病的光芒。箱子依然展現出令人不安的合作態度,讓她們把它放在四道巨大的切口旁邊,那些切口像是木頭桌面上巨大的爪痕。伊莉莎白的目光一再瞟向那些切口,她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造成的,知道魔法書失控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邪物。
「我們要先採取什麼預防措施?」館長問道,將伊莉莎白由思緒中喚醒。測驗開始了。
「鹽。」她回答,伸手去取腰間的罐子。「鹽就和鐵一樣,可以削弱魔性的能量。」她用微微顫抖的手撒了結晶鹽,形成一個歪斜的圓圈。看到圓圈不平滑的邊緣,她羞愧得漲紅臉。萬一她畢竟還沒有準備好該怎麼辦?
微乎其微的溫情讓館長嚴肅的面龐變得柔和。「伊莉莎白,妳知道我為什麼選擇留下妳嗎?」
伊莉莎白僵住了,一口氣卡在胸腔。館長從未喚過她的名字──只會叫她的姓氏史奎文納,有時候只叫「實習生」,取決於她當下惹上多大的麻煩,而她經常身陷大麻煩。
「不知道,館長。」她說。
「呣。我記得那天有暴風雨。那天晚上魔法書都躁動不安,它們發出很多噪音,讓我幾乎聽不見有人在敲大門的聲音。」伊莉莎白能夠輕易想像那個畫面。大雨狂掃窗戶,厚書們在束縛之下嗥叫、哭號、咔嗒作響。
「我在門階上發現妳,把妳抱起來帶進屋,我確信妳會哭。結果妳看了看四周,開始笑了。妳並不害怕。在那一刻我就知道不能把妳送去孤兒院,妳屬於圖書館,不亞於任何一本書。」
伊莉莎白聽過這故事,但只聽她的老師說過,不是聽館長本人說的。有三個字在她腦中迴蕩,跟心跳一樣充滿生命力:妳屬於。這是她等了十六年想聽到的話,並且迫切地希望是事實。
在令人喘不過氣的寂靜中,她看著館長伸手拿鑰匙串,並挑出最大的一把,它古老到已經鏽得幾乎看不出原貌。顯然對館長來說,感性的一刻已經過去了。伊莉莎白默默複誦那句誓言來滿足自己,幾乎從她有記憶開始,她就緊守著這句誓言。有朝一日,她也要成為守護員。她要讓館長以她為榮。
箱蓋吱呀一聲打開,鹽粒灑向桌面。一股腐爛皮革的惡臭漫過地窖,濃郁到她幾乎要反胃。
箱中擱著一本魔法書。這本書很厚,凌亂泛黃的紙頁夾在兩片厚厚的油膩黑色皮革間。它本該看起來很普通,只不過封面上有許多圓鼓鼓的凸起。它們狀似巨大的疣,或是一池瀝青表面的氣泡。每一顆凸起的尺寸都有如大彈珠,總共有幾十顆,讓皮革表面可說幾乎無一吋完好。
館長戴上一雙鑲了一層鐵的沉重手套。伊莉莎白急忙比照辦理。她咬著臉頰內側的肉,看著館長拿起箱中的書,將它放到鹽圈裡。
館長把書放下的瞬間,那些凸起物立刻裂開來。它們不是疣──而是眼睛。各種顏色的眼睛,染血且轉來轉去,隨著魔法書在館長手裡抽搐,那些眼睛的瞳孔也跟著擴大又收縮到像針尖一樣小。館長咬著牙硬把書翻開,伊莉莎白出於反射動作伸手到圓圈裡,將書的另一側用力往下壓,隔著手套都能感覺到皮革在抽搐和起伏。它很憤怒。充滿生命力。
那些眼睛並不是法術變出來的,它們是真的,很久以前從人類頭骨上摘下來,獻祭後用來創造一本力量強大的書,讓它能鎖住刻寫在紙頁上的各種咒語。根據歷史傳言,大部分的犧牲者都非出於自願。「『眼之書』,」館長處變不驚地說,「書中的咒語讓魔法師能探入別人的心智,閱讀他們的思想,甚至控制他們的行為。幸好整個王國裡只有幾個魔法師獲准閱讀它。」
「他們為什麼想讀?」伊莉莎白來不及阻止自己,便衝口而出。答案顯而易見。魔法師天性邪惡,他們握有的魔性法術腐化了他們的心靈。要不是因為革新後,規定魔法師將書本與人體某部分結合在一起屬於違法行為,像「眼之書」這樣的魔法書可不會如此稀有。當然,這些年來魔法師們試圖複製這本書,但是用尋常的材料卻沒辦法把那些咒語寫出來。法術的力量會立刻把墨水和羊皮紙都化為灰燼。
令伊莉莎白訝異的是,館長認真看待她的提問,儘管她已經沒在看著伊莉莎白。她專注地翻動書頁,檢查書頁在運送過程中有沒有受損。
「可能會有某個時刻,這類咒語是必要的,儘管它們很惡劣。史奎文納,我們對我們的王國負有很大的責任。如果這本魔法書被摧毀了,它的咒語將永遠佚失。它是同類型中的孤本。」
「是的,館長。」這道理她懂。守護員既要保護魔法書不被這世界傷害,也要保護這世界不被魔法書傷害。
當館長停下動作,彎下腰去仔細看其中一頁的汙漬時,伊莉莎白繃緊神經。移送高級別的魔法書是有風險的,任何意外的損傷都可能觸發它們變身為邪物,在把它們埋葬到地窖裡之前,必須仔細檢查才行。伊莉莎白感覺很確定,從封面底下往外窺探的其中幾隻眼睛直直盯著她──而且它們閃著狡猾的光。
不知怎麼的,她就是知道不該迎向它們的視線。她希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便瞥向一旁的書頁。有些句子是用奧斯特米爾語或古語寫的。不過其他的是用以諾語寫的,這是魔法師的語言,由奇怪的、有稜有角的符文組成,像猶在悶燒的餘燼在羊皮紙上隱隱發光。唯有跟惡魔合作,才能夠學會這種語言。光是看著這些符文都讓她的太陽穴脹痛。
「實習生……」
耳語聲爬過她的腦海,陌生而出乎意料,有如在池塘水面下被一條又冷又黏滑的魚碰了一下。伊莉莎白身子一震,抬起頭來。如果館長也聽到了那個嗓音,她並沒有表現出來。
「實習生,我看到妳了……」
伊莉莎白屏住呼吸。她遵照館長的吩咐,盡力不去理會那個嗓音,但是有那麼多隻眼睛在盯著她,閃爍著惡意且有智慧的光芒,她實在是不可能專心做別的事。
「看著我……看……」
伊莉莎白的目光開始往下移,緩慢而確切,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引。
「行了。」館長說。她的嗓音聽來微弱而扭曲,好像她是在水底下講話。「我們完成了。史奎文納?」
看伊莉莎白沒回答,館長用力闔上魔法書,截斷它講到一半的悄悄話。伊莉莎白的理智驀然湧回來。她猛力倒抽一口氣,羞愧得臉上發熱。那些眼睛憤怒地暴凸,目光在她和館長之間快速移動。
「做得好,」館長說,「妳遠比我預期中堅持了更長時間。」
「它差點就控制住我了。」伊莉莎白小聲說。館長怎麼還能恭喜她呢?她的皮膚上附著一層濕黏的汗水,在寒冽的地窖中,她開始發抖。
「對,那就是我今晚想讓妳看到的事。妳對魔法書很有一套,我從未看過像妳這麼喜愛魔法書的實習生。但儘管如此,妳還是有很多要學的事。妳想成為守護員,是不是?」
在館長面前發言,又有牆上陳列的天使雕像見證,伊莉莎白輕聲細語的回答彷彿在告解。「我一直以來就只有這個心願。」
「只要記住,妳有很多條道路可以選擇。」館長的嘴巴因為被傷疤扭曲,幾乎帶著遺憾的意味。「在妳選擇之前,要確定守護員的生活真的是妳想要的。」
伊莉莎白點點頭,沒把握讓自己開口說話。如果她通過測驗了,她不明白館長為什麼建議她考慮放棄夢想。也許她在其他方面顯露出自己尚未準備好,資格還不夠。如果是這樣,她就得更努力才行。還剩一年她就滿十七歲了,十七歲就可以進入學院接受訓練──她能利用這一年時間證明自己沒有任何疑慮,並博取館長的認可。她只希望這樣就夠了。
她們合力把拚命反抗的魔法書放回箱子裡。它一碰到鹽就停止掙扎了,那些眼睛向上翻,露出新月形的乳白色眼白,然後閉上眼皮。箱蓋關上的悶響敲碎了地窖裡陰森的寂靜。這口箱子要再過很多年才會再打開,甚至是幾十年。它很安全。它不再構成威脅。
但伊莉莎白難以驅散腦海中魔法書的聲音,也有股揮之不去的感覺,感覺她還會再見到「眼之書」──它也會再見到她。

魔法圖書館的祕密

關閉視窗
  • 104010201027_01.jpg
  • 104010201027_02.jpg
  • 104010201027_03.jpg
  • 104010201027_04.jpg
  • 104010201027_05.jpg
  • 104010201027_06.jpg
  • 104010201027_07.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