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青少年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水晶老師2
 

花翼的召喚4 命

Wings by Aprilynne Pike (共4冊)


活 動 2021三采國際書展 - 全館單書3本74折、5本以上69折,滿2000贈三采提袋 (1/18-2/21)

定價:280元 
優惠價:79 221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花翼的召喚》系列大結局
※特別收錄:作者在各處發表《花翼的召喚》系列 番外篇
強而有力的終章。——《科克斯書評》(Kirkus)

結束並不悲傷,
悲傷的是,她必須做出選擇!

神祕的轉學生有紀,真實身分是個冬之精靈,只不過她受卡莉亞之控,強大的能力變成危險的威脅;而巨魔獵人卡莉亞,竟是當年亞法隆天賦異稟的新生,因研製禁忌魔藥而遭驅逐。現在她帶著多年潛心研究的各種黑暗魔毒回來,野心勃勃攻破亞法隆大門,精靈王國浩劫將起。

羅芮兒與塔馬米回到亞法隆奮力捍衛王國,然而能夠與巨魔與卡莉亞抗衡的一項祕密武器,卻只有身為人類的大衛才能動用。掌握王國祕密的大衛,是否會被困在亞法隆,永遠回不到人類世界?……而在混戰間,塔馬米誤以為羅芮兒已死,於是跟卡莉亞死命拚搏,等到羅芮兒趕到,他已身中劇毒,生命垂危……

※ 特別收錄 《花翼的召喚》系列的漏網場景及番外篇
#1 漏網場景:四人聚會
#2 有紀的登場彩排
#3 塔馬米的搭訕練習
#4 我們將何去何從

作者簡介

艾玻妮˙派克(Aprilynne Pike)
從小就喜歡發揮想像力編造關於精靈的故事。20歲時取得文學士學位。寫作餘暇喜歡健身、唱歌、表演、閱讀,她同時也是協助準媽媽學習分娩的老師。最近與她的丈夫及三個孩子回到亞利桑那定居,享受陽光。

譯者簡介

綵憶
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畢業。喜歡閱讀各類翻譯書籍,因為希望能從不同文化背景中,觀賞大千 世界多采多姿的風景。對於自然界的奧祕有濃厚的興趣。

精采試閱

猛烈的戰鬥之後,突如其來的寂靜顯得那樣刺耳。當羅芮兒的耳朵逐漸適應後,隨即聽見來自受傷精靈的痛苦呻吟,以及牆上精靈將消息傳遞給無法親眼目睹戰況的同伴時所發出的嗡嗡低語。
塔馬米扶著自己其中一邊的肩膀,眼神帶著警惕,和大衛一起走近由傑米森和監護精靈形成的保護圈。
「我們贏了嗎?」雀兒喜低聲說。「傑米森能關上大門了嗎?」
塔馬米立刻搖頭。
「還沒結束,」他輕聲說。「如果危機解除的話,我手下的哨兵會前來報訊,」他咬緊
牙根。「卡莉亞和有紀仍在大門另一側。」
「不過,」傑米森說,比了個手勢,示意監護精靈讓塔馬米和大衛進入保護圈。「如果我們不出面迎擊,他們最後必定會攻進來。」
「我們召集一支精銳部隊。我會帶領他們殺出大門。」塔馬米說。
「讓我來。」大衛輕聲說,舉起手中的劍。
塔馬米猶豫著。羅芮兒可以看出自尊和理智在他眼中交戰。但謹慎占了上風。塔馬米點點頭,開始對聚集的哨兵們喊出命令;他們再次扛起武器,開始排列成整齊的隊伍。
羅芮兒將目光轉向大門。透過入口,她可以看見環繞那片空地的加州紅杉—空地上似乎一個人也沒有。哨兵們到哪裡去了?或其餘的巨魔呢?她認為自己看見身穿黑色皮衣的身影一閃而過,但說服自己這只是她在疑神疑鬼罷了。
然後,某種黃色的小型物體滾進大門。
它立刻被土壤吞噬(羅芮兒毫不懷疑這是傑米森的傑作),但更多相同的金屬罐颼颼滾進大門,湧出一陣令人作嘔的綠色氣體,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上升並四處蔓延。
羅芮兒設法在煙霧將她包圍前及時吸了一口氣。更多金屬罐絡繹不絕地滾進大門,羅芮兒眨眨眼、瞇起眼睛,抵擋這片煙霧。她驚恐地看見傑米森腳步踉蹌了一下,然後癱倒在監護精靈身旁翠綠的草皮上。那些哨兵們目瞪口呆地看著冬之精靈倒下,然後倉皇地轉身逃離那陣襲來的煙霧。但它擴散的速度比他們奔逃的速度還快。毫無疑問,這是卡莉亞的特殊配方。
羅芮兒逆著如潮水般撤退的哨兵,四處張望,試圖尋找她的朋友們。她捕捉到大衛的身影;他彷彿一塊佇立在洶湧精靈人潮中的石頭,手中握著王者之劍,盯著它,彷彿在問,現在我該怎麼辦?以氣體蔓延的速度,除了跟他們一起逃離,他別無選擇。即使手中有王者之劍,他還是得呼吸才行。
剎那間,羅芮兒意識到自己能救他。
就像她之前救過他的方式一樣。
羅芮兒衝向大衛,抓住他沾滿鮮血的上衣前襟。她的手滑了開來,彷彿抓到的是一個鬼魂;太遲了,她想起只要他拿著王者之劍,她就無法碰觸他。她感到自己被驚慌失措的人潮推開,抗拒著尖叫的衝動。
然後,他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拉向他。他露出堅毅的眼神,緊握著她的手臂,將另一隻手放在她的頸側,就像以往那樣。當她的臉靠近他時,可以感覺到他的心在胸腔裡猛烈跳動,然後她將唇貼上他的。
羅芮兒聽見一個奇怪的聲音,睜開眼睛,看見雀兒喜就在離他們幾呎外,一隻手摀著嘴,看著他們。在雀兒喜身後,塔馬米原本還拖著失去意識的傑米森,此時也停了下來,困惑地盯著他們。
羅芮兒吸了一口氣,向大衛四周環視著,捕捉到他們的目光。「呼吸!」她指示,確保自己沒有讓任何混濁的氣體進入口中。
雀兒喜眼中閃過一絲理解的神情,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轉向塔馬米。她牢牢地抓住他的耳朵,將她的唇貼上他的。
他們佇立在那裡;四個被生者遺棄、被死者環繞的身影緊挨著彼此。由切托克河底的經驗,羅芮兒和大衛知道他們可以交換呼吸很長一段時間。如果他們小心移動,很可能逃離煙霧籠罩的範圍,無論它已擴散多遠。大衛仍然可以在交換呼吸間的空檔拿起那把劍。
但沒有傑米森,我們該怎麼辦?
羅芮兒離開大衛,在傑米森身旁跪下。她將雙手放在他的胸膛上—驚訝地發現它隨著那名年老精靈的呼吸向上升起。當羅芮兒幾乎說服自己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時,他再次做到了。
傑米森還活著!
羅芮兒轉過身,抓住塔馬米的手臂。她拉著他的手,放在隨傑米森輕淺呼吸緩緩起伏的胸口,意味深長地凝視著他。塔馬米的肩膀猛然垂下,必定是領悟到其中所代表的意義而鬆了一口氣。
這意味著這種氣體不會即刻斃命,他們周圍大部分的精靈依然活著—但能撐多久?
透過茂密草叢傳來的腳步聲,表示他們沒有太多時間。羅芮兒暫時停下手上的動作,透過煙霧向外窺視。她只能辨認出模糊的形影,但羅芮兒僅需確認那些龐大的形體顯然不是精靈,就足夠了。攻擊行動即將再次展開。無論這種催眠氣體是什麼,只是為了讓敵人重新取得優勢。
塔馬米迅速比了個手勢,請求雀兒喜協助,將傑米森拉上他的背,然後開始拖著他朝庭園前方的木門前進。當他們走近石牆時,煙霧似乎稀薄了些,等他們穿過那扇沉重的木門後,周圍的空氣已變得乾淨而得以呼吸。
「瞄準!」這個輕聲呼喊代表精靈們已發現巨魔,希望能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塔馬米吸進第一口新鮮空氣,大喊:「別放箭!」
那個對庭園石牆頂端弓箭手發出命令的哨兵從牆垛上向下看。「我們無法在那裡跟牠們作戰!我們甚至看不見牠們。牠們這次必定會衝破石牆;我們只能盡速從上方向他們放箭。」
「這是催眠氣體,」塔馬米反駁。「每個吸入氣體的精靈都會全身無力,但依然活著;如果妳現在發動攻擊—尤其是盲目攻擊—殺死的精靈將會跟巨魔一樣多。我們必須撤退。找到更佳的防禦位置。」
哨兵指揮官將眼睛閉起一會兒,嘴唇抿成一條線。「我們不會放棄這個據點,」她說。「我會想出辦法的。」她快步走向離她最近的弓箭手,顯然打算進行某種備用計畫。
羅芮兒希望這是個好計畫。
「大衛?」
雀兒喜的聲音帶著擔憂。羅芮兒轉過身,看見大衛正盯著他空著的那隻手—已染成一片血紅—翻來覆去地審視著。他的衣服也同樣血跡斑斑。他小心翼翼地觸摸自己的臉,臉上沾著逐漸乾涸的赭紅色血跡。
「大衛?」雀兒喜再次喊道;大衛將一隻手放到前額上,目光似乎失去了焦點。他彷彿根本沒聽見任何聲音。
「大衛!」羅芮兒說,盡可能讓語氣顯得尖銳。
這次他抬起了頭;看見他充滿恐懼的空洞眼神時,羅芮兒的胃緊揪成一團。「羅芮兒,我—我—」
羅芮兒將他的臉捧在手中,強迫他看著她。「沒關係。你不會有事的。」羅芮兒說。他
必定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過了幾秒鐘,他的眼神終於恢復平靜。羅芮兒知道,他正試著將滿腹驚恐拋到腦後—他必須之後再處理這些感覺—但目前他只得忍耐。他深吸一口氣,再次拿起那把劍,重新在花園入口前站穩腳步。
羅芮兒將注意力轉回塔馬米身上。他已將傑米森放到地上,將耳朵貼在那名老冬之精靈的唇邊,聆聽他的呼吸。「他真的昏過去了。我們必須想辦法讓他清醒過來。」
「我們必須去學院一趟,」羅芮兒說。那裡必定有人能讓傑米森恢復意識。真該帶魔法箱來的!她懊惱地想。然後,她突然想到某件事。「他們不知道巨魔免疫的事!如果巨魔闖進那裡,他們根本束手無策。」想到哪怕是一隻對魔藥免疫的巨魔,所能對學院造成的傷害,就夠令人毛骨悚然;若整隊巨魔闖入那裡……
「他們並非唯一束手無策的。」塔馬米冷冷地說。
「我們必須現在就出發,」羅芮兒說,抓住塔馬米的衣袖。「我們必須去學院警告他們!他們可以讓傑米森清醒過來,我敢肯定。」
「沒時間了!」塔馬米咆哮著。「而且一路上也沒有任何掩蔽物。我們帶著傑米森上山,等於讓自己成為任何入侵巨魔唾手可得的獵物。即使我們抵達學院,妳說得沒錯——他們根本束手無策。我們不能冒著失去傑米森的危險。如果我們帶他到春之精靈村莊,才是最安全的做法。那裡有哨兵駐守,也有很多原料可以讓妳試著——」
「我很欣賞你的自信,」羅芮兒冷靜地說,懷疑塔馬米是否太過保護她了。「但如果有人能讓傑米森清醒,必定是耶利。即使他無能為力,也得有人去警告他們!」
「我所有的手下都被困在那裡!」塔馬米厲聲說,指著圍牆內那片籠罩著整座庭園的綠色煙霧。「而這裡的哨兵拒絕撤退。沒有任何人可以派遣。除非︙︙」他拖長了聲音,看著雀兒喜。「妳跑得很快。」他說。
「不。」羅芮兒輕聲說。
「雀兒喜。」塔馬米說,將整個身體轉向她。「我需要妳跑個腿。」
雀兒喜點點頭。「這是我的拿手強項。」
「沿著這條小徑往上,妳會在右手邊看到那座巨大的灰色建築,上面全是長滿花朵的藤蔓,妳不會認錯。走進前門,直接往大門前進。如果妳的腳程夠快—比妳這輩子最快的紀錄還快——就能拯救他們。」
「不。」羅芮兒說,這次大聲了點。
「告訴他們關於巨魔免疫的事,要他們開始在所有入口處搭建障礙物。盡可能高、盡可能堅固。還有窗戶:想辦法封住窗戶。他們很聰明,就像妳一樣—他們會明白的。」
「我出發了。」雀兒喜說,從原本的蹲姿站起。
「不!」羅芮兒說,感到她身後的大衛往前靠近。
「她不能單獨行動。」大衛說,揮舞著手中的劍。
「她非這麼做不可。」塔馬米反駁。「我需要你幫我照料傑米森,我需要羅芮兒試著讓他清醒。女王在為時已晚之前絕不會伸出援手,所以他仍是我們獲勝的最佳機會。我們不能讓他死掉。」
「我決定接下這個任務了,」雀兒喜說,下巴一沉,轉向羅芮兒和大衛。「如果你們有任何可用的幫助,現在就說。我會在十秒後離開。」
「去找耶利,」羅芮兒說,不敢相信這些話出自自己口中。「還有卡佳。告訴他們是我派妳去的;他們會聽的。」她猶豫了一下。「不要告訴他們妳是人類,」她輕輕加上一句,痛恨她知道這會有所幫助。希望他們在混亂中不會自行發現這一點。
雀兒喜點點頭,然後仰望著那座山丘。「跑者就位,」她低聲說。「出發。」
當羅芮兒看著她最好的朋友在廣闊山坡上顯得極為孤單的身影時,下巴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如果她死了,我不知道是否能原諒你。」羅芮兒說。
塔馬米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知道。」

審定推薦

強而有力的終章。——《科克斯書評》(Kirkus)

派克最棒的是,用聰穎有創新的方式,重塑精靈的故事與傳說,把它們變成自己全新的創作,故事元素豐富,有栩栩如生的細節描寫,生動的情節,還有冒險以及浪漫的愛情。——《浪漫時代雜誌》(Romantic Times)
 
在這花翼的召喚系列的最後一集,宿命與背叛以令人屏息的速度迎面而來。這個系列高潮迭起,直到尾聲都不例外。讀者會一頁接著一頁,屏息閱讀。——《青少年倡導之聲雜誌》(Voice of Youth Advocates)

高張的情節一開始就發展迅速,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到了尾聲還沒有真的停息。——《書單》(Booklist)

花翼的召喚4 命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