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愛過你的記憶

あなたが愛した記憶



定價:360元 
優惠價:79 28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恐怖」才是我的代名詞!《草莓之夜》譽田哲也回歸黑暗原點。
「暗黑懸疑」風靡台日韓、書評家們都落淚的「恐怖懸疑」大作!


【國外暢銷佳績】
1. 2013年文庫本銷售突破1,000,000本,擊敗宮部美幸、小野不由美、貴志佑介。

2. 繼東野圭吾、湊佳苗,日本影劇圈作品影視化最高的推理懸疑作家。

3. 日本出版界公認「文字最富有娛樂性」的新生代作家。


「明天起,你看心愛之人的眼光或許會改變。
    因為記憶無法取出,也無法看到,更無法觸摸!」──譽田哲也

夢境與現實。夢境與夢境。現實與現實。
我已經搞不清自己的意識屬於哪裡。
起初我以為是生病了。但發現不是後,我驀地怔住了。
原來這世上也有這種事啊?
 

那是一種明明醒著卻在做夢的渾沌,
唯獨藉由睡覺才能保護自己的恐怖。
教我如何解除這種狀態的並非別人,正是我的親哥哥。
他曾說過,只能兩人中死一個了。

認真思考的話,或許只能這樣。
但實際付諸行動卻極其恐怖──
一個死了,真的會使另一個得救嗎?
唯有死死看,別無他法了。

接著意識一片混亂。手,放開圍欄──

作者簡介

譽田哲也

1969年生。2002年以《黑暗天使紅鈴:妖之華》獲得第二屆《MU》雜誌傳奇小說大獎,2003年獲得第四屆「恐怖懸疑小說大獎」特別獎。

譽田哲也的創作風格多變,從「恐怖懸疑」出發、用「青春小說」嶄露頭角,直至「警察小說」大鳴大放。這一位通才的新生代作家,終於在2013年的文庫銷售破百萬,擊敗宮部美幸、小野不由美、貴志佑介等多位重量級作家。文風細膩,擅長描繪人性矛盾、身體表情的細微變化、特殊故事的架構和鋪陳,文辭的表現力流暢,更能引起讀者共鳴與同感。
而《愛過你的記憶》被書評家和出版業界評為,「書評家們都落淚的恐怖懸疑大作!」

想了解譽田哲也就從「黑暗」開始!

作者序

繁體中文版獨家作者序
恐怖小說,才是我的原點!
  

我在創作時,一部作品的執筆動機通常不止一個。長篇小說甚至匯集了三、四個點子組合成一個故事,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至於點子的來源也各式各樣,有來自與朋友的談話,也有來自電視新聞,有時是來自一部看了十次以上的摯愛電影給我的靈感,或是日常生活裡的小憤怒,這些都可能成為我的創作動機。
這本《愛過你的記憶》,也是將幾個點子如拼圖般組合起來,再把應該傳達給讀者知道的事放進去,交織出可當娛樂小說閱讀也無妨的作品。而故事最中心的主題——若在此透露便失去閱讀的意義,容我保留一下,最初我向責編說的是:「我想寫恐怖小說。」
我的作品大多是警察小說、青春小說、SF小說,現在則是「什麼都有」的狀態,但是剛出道時,我是個恐怖小說作家。由於近來系列化的緣故,我的創作不得不集中在以姬川玲子之類為主的警察小說,但這幾年我一直在想,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寫恐怖小說。

我思考的「恐怖」定義是比較單純的。主人翁置身於伴隨恐怖的狀況裡,瘋狂地拚死想克服恐怖——對我而言,這就是「恐怖」,和神祕或驚悚有著決定性的不同。因此有沒有鬼魂或怪物出現並不重要,有沒有超自然現象發生也無所謂,重點在於這種非現實之要素所產生的「感情增幅裝置」。譬如現實的毒蜘蛛確實很恐怖,但若有隻身長三公尺的毒蜘蛛會更恐怖吧,這就是所謂「感情的增幅」。很遺憾地,這部作品並沒有出現巨大毒蜘蛛,但出現了比巨大毒蜘蛛更具現實性的「恐怖傢伙」。
故事以追查某樁獵奇殺人案的形式進行,而且這種殺人案在現實裡也是可能的,不過光憑這點或許不足以讓讀者震驚,但凶案的背後若是隱藏著這種真相——明天起,你看心愛之人的眼光或許會改變。畢竟「記憶」是無法取出,也無法直接看到,更無法觸摸。

譯者簡介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日本國立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曾任空中大學日文講師,華視特約譯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變態圖鑑》《魔法使夢見完全犯罪?》《假面飯店》《真夏方程式》《藍,或另一種藍》《像樣的不倫人妻》《左岸》《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腳本》《花宵道中》等書。

精采試閱

由於工作關係,佐伯已習慣看守所這種地方,即使和流氓一起待在等候室也不會特別緊張。畢竟他過去也曾兩度擔任兇殺案的辯護律師,面對這種人已經不太會排斥了。不過碰到曾根崎榮治這個男人,坦白說還真的很難習慣,而且都已經面會十三次了。
曾根崎坐在厚厚壓克力玻璃的另一邊,稍微偏著頭,視線落在窄小的櫃檯桌面上。該怎麼形容這個男人呢?用「行屍走肉」或「失魂的空殼」還不足以形容,比較像是一塊放置很久、乾涸的抹布?或是燒成蒼白卻依然保持原狀的爐渣?他可能連刮鬍子的力氣也沒有,嘴巴和下巴一帶的暗影越來越濃。頭髮倒不至於沒剪,不過說客套話也無法說梳理得很整齊,可能是睡覺的關係,一頭亂髮東翹西翹。
今天也是佐伯主動對他說話。
「曾根崎先生,身體狀況如何?感冒好了嗎?」
曾根崎當然沒回應。若這樣他就有回應,佐伯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差不多可以說了吧?公審開庭前我們先談一下比較好。否則這樣下去,你真的會變成罪無可赦的殺人犯喔。」

這句話,佐伯說過數十次了。不,應該有上百次。但這一次依然又碰壁了。

「曾根崎先生,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沒辦法幫你辯護啊。不但無法訴請酌量減刑,而且犯行內容也完全沒有對方過失的要素。」
說來難以置信,曾根崎殺死的是未滿一歲的嬰兒。他在自己的房間,掐死那個小嬰兒,自己打一一○報警,當場被捕。田嶋吾郎曾詳細描述當時的情況,但他說的時候也嘴唇打顫,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對了……田嶋先生還跟我說,他想起了一件事。在案發前的幾個小時,你和田嶋先生為了斷奶食物起了爭執吧?好像是讓小孩吃橘子造成的?」
對,就在問這話的瞬間。
佐伯看見曾根崎的眼裡,忽然閃現某種尖銳的情緒。

*****

夢境與現實。夢境與夢境。現實與現實。我已經搞不清自己的意識屬於哪裡。
起初我以為是生病了。視野模糊不清,身體也無法隨心所欲地擺動。不過發現不是生病時,我驀地怔住了。原來也有這種事啊?那種感覺宛如被扔進惡夢裡。
不,確實有這種事,的確發生在我身上——儘管連這個事實也難以置信。一般認知範圍不可能發生的事,確實發生在我身上。
那是一種明明醒著卻在做夢的渾沌,唯獨藉由睡覺才能保護自己的恐怖。
教我如何解除這種狀態的不是別人,正是我的親哥哥。
對,他知道這種事。他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但一直沒告訴我,只是一個人獨自拚命搏鬥活了下來。
他曾說過,只能兩人中死一個了。
認真思考的話,或許只能這樣。但實際付諸行動卻極其恐怖。一個死了,真的會使另一個得救嗎?萬一結果不是這樣怎麼辦?面對這種現象,推測與想像都太無力了。亦即,唯有死死看,別無他法。

哪一個會死呢?想都不用想,應該是我吧。我在戶籍上沒有家人,實質上也等同沒有家人,所以死了也不會對別人造成困擾。
然而問題是,要怎麼死?
若真的想死,這個問題很簡單,可以電車跳軌,也可以上吊。不過,我其實很想活下去。換句話說,我是為了活下去而選擇死亡,所以盡可能用比較沒有痛苦的死法。最理想的是吞安眠藥。但我目前的情況很難弄到藥。而且究竟要吞多少才確實死得了,我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要是沒死成而被救了,這是最麻煩的,所以只好放棄吃安眠藥這個方法。
電車跳軌會給很多人帶來困擾,所以我不太有興趣,而且即將跳下時,難以估計恐懼也
令人不安。上吊也一樣,可能會痛苦個幾秒鐘吧,這種傷害也令人害怕。
結果,最後選擇跳樓自殺這個方法。我並非相信跳樓中途會失去意識,所以不會害怕也不會痛苦,不過一旦跳下去就不會躊躇了,而且只要確保高度,失敗率也很低。很幸運的,這間醫院是十三樓的建築物,頂樓天台的圍欄高度也翻得過去。
對,我經過反覆深思熟慮才走到這裡。
我等到深夜,巡房的護士走後立刻溜出病房。夜晚是我的時間,我有自信順利抵達頂樓。
我從十三樓,繼續爬向頂樓。通往頂樓的門沒有上鎖。走出去以後,左手邊有個吸菸區,所以這裡本來就可以自由進出。
我往正前方直走到底,隔著圍欄往下看。雖然天色昏暗看不清楚,但這棟建築物和下面的圍牆之間,確實有兩公尺左右的空隙,順利的話應該能落在這個空隙裡,正好在一樓廚房的窗外。如果來準備早餐的廚房人員注意到,遺體應該不會放置很久就處理掉了。


我抓住比我高一點的鐵絲網頂端,脫掉拖鞋,以拇趾、食趾、中趾穩穩地勾住鐵絲網。
一手將鐵絲網拉過來,另一手伸向更高的地方。用另一隻腳往水泥地一蹬,然後同樣用三根腳趾勾住鐵絲網,整個人貼了上去。就像蟬依附在樹幹上,自己都覺得好笑。
就這樣一手一手,一腳一腳,穩穩地爬上鐵絲網。距離頂端大概有兩公尺半吧。這對長期住院、身體反應遲鈍的我,是太過嚴酷的運動,但只要一想到爬過去就結束了,也就能奮力跟它拚了。
跨過頂端後,接著要以下梯子的要領下去,確實下到圍欄的另一邊,站在水泥地的邊緣,做好縱身一跳的心理準備。
「啊……」
糟糕,為什麼現在開始頭暈了起來。只要立刻閉上眼睛就好。
意識一片混亂。手,放開圍欄——

審定推薦

【國內名家推薦】(依姓氏筆劃排列)
●敦南新生活部落客  Zen大

「透過譽田哲也細膩的小說筆觸,我們得以窺探黑暗世界裡,被邪惡之名概括統而忽略的其他存在∼」

●日劇達人  小葉日本台

●怪異系圖文作家  鬼門

●驚悚小說作家  笭菁

●推理評論家  喬齊安(Heero)

「從《草莓之夜》、《野獸之城》到本作,譽田哲也總是先讓你看到主角陷入地獄般的絕境,再讓你從頭來過,慢慢喜歡上這些角色。你明知對他/她們投入感情會是自討苦吃卻無法自拔,只能一同墜入漆黑的深淵中⋯⋯他既是功夫扎實的警察小說家,更是擅長操控讀者情感的黑暗系名小說家!」

●部落客  蒼野之鷹

「這是一本既殘酷與溫暖的小說,在看過它之後,才明白原來愛與記憶才是最恆久不變的時光。」

●偵探書屋店長  譚端

「任何正常人的心底,都藏著變態的幼苗。」

愛過你的記憶

關閉視窗
  • 104010101089.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